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

首頁 魔法異界 赤血龍騎正文 第九百五十三章 洛林演義(六千字,求月票)   
  
正文 第九百五十三章 洛林演義(六千字,求月票)

戰爭堡壘在天空當中,呼嘯著急馳而去.

所到之處,引的地上的那些百姓們無不大呼小叫,雞飛狗跳.

這還是有史以來,戰爭堡壘第二次出現在大陸之上.上一次,還是在千年之前那轟轟烈烈的衛聖戰爭當中.

儒略大公頂著凌烈的狂風,傲然ting立在戰爭堡壘的大門之前.

在狂風的吹拂之下,身上的衣袂獵獵作響,寬大的披風高高地揚起.盡顯一派絕世高手,那寂寞如雪的蓋世風范.

也不知過了多久,他發現戰爭堡壘的路線,已經偏離了地面上那條土黃se的茹曼大公路,直接以直線方向,向著茹曼城馳去.

他不禁輕輕地歎息了一聲,由于線路有些偏僻,這樣一來,也就沒有那麼多的人可以幸福地目睹大公殿下那高大偉岸的身影了.

不過,話說回來,這樣一來,他也不用再站在這大門口處喝冷風了.

想到這里,他當即活動了一下手腳,不禁一咧嘴剛才站的過于投入,腳有些麻了.

那種酸楚的滋味著實是難受,他也不敢〖運〗動的太過明顯了,生怕是落在了別人的眼中.要是讓別人知道,堂堂的儒略大公居然為了臭屁擺姿式,擺的腳麻了,那以後可就真沒臉見人了.

他假裝不動聲se地一步一步挪了進去,但是隨即卻還是看到眾人鄙夷的目光.

就連凱瑟琳也有些看不眼,不禁喃喃地說了一句什麼.

看到堡壘當中的氣氛不對,大公當即干巴巴地笑了一下,然後輕咳了一聲,頗有些心虛地道:"各位,你們肯定以為,我之所以要求戰爭堡壘這樣低空掠過"只是為了臭屁顯擺一下,滿足內心深處的虛榮…^

洛林在旁邊一撇嘴:還用以為?那簡直就是肯定的∼!

那燒包臭屁的模樣和雷歐第一次帶著蛤蟆鏡上街時一模一樣.只差著沒有把鼻孔翻到天上接鳥屎了.

而旁邊阿黛兒卻不由得同情地看了凱瑟琳一眼.有這樣一個老爹,也著實是太過辛苦了.

凱瑟琳此時已經是羞愧的滿臉通紅,要是平時"她早就假裝不認識了.但是現在卻毫無辦法.只能是期望著自己的老爹可以少說兩句,

大家誰都沒有問,你自己就搶先說出來,這不是做賊心虛,還是什麼?

但是她這個願望卻還是被打破了.

此時,就見儒略大公老臉一板,大聲說道:"其實"不是這樣的∼!

我這樣做是有原因的.

千年大戰在即,我這樣做,是為了百姓們著想.為國家著想.

首先,讓那些百姓們知道,我們也有戰爭堡壘這個大殺器"讓他們豎立起堅定的信心.

其次,也讓他們習慣戰爭堡壘的出現,讓他們知道戰爭堡壘並不可怕,也免的將來敵人的戰爭堡壘出現之時,會嚇壞了他們."

"哇,老爹,稱好厲害了∼!"雷歐在旁邊當即佩服的五體投地.

大公當即哈哈一笑"頗有些偉人風范地一擺手.剛要張口再說幾句.

就在此時,就聽雷歐接著說道:"眨一下眼睛就能掰出這麼理直氣壯的理由,真是太厲害了∼!"

大公當即一個倒栽蔥,差一點兒沒趴在地上.

旁邊的眾人看了,想要又不敢笑,只能是生生地蹙住.一個個全都皺著臉"一陣陣地打著哆嗦.

阿黛兒實在忍不住,當即撲到了洛林的懷中,然後張開檀口,對著他的肩頭就狠狠地咬了下去.

洛林痛的不由倒吸著冷氣.一時間,又想哭"又想笑,呲牙咧嘴的,極是難受.

就在此時"旁邊凱瑟琳卻也是伸手揪住了洛林的另一邊的肩頭,隨即jiāo軀一軟"就要向地下滑去.

洛林急忙伸手去摟她的纖腰,正好碰在了凱瑟琳的肋下敏感之處.

凱瑟琳就感到肋下一癢,當即再也忍不住了,立時咯咯咯地一陣大笑.

她這一笑,像是一個導火線一樣引爆了全場,當下眾人也是繃不住,東倒西歪的一陣哈哈大笑.

大公縱然臉皮再厚,此時也是站不住了.

他當即打了一個哈哈,然後一扭頭,飛快地奔下樓去了.

而雷歐卻頗有些莫名其妙,看著眾人,道:"你們笑什麼?一幫子的神經病∼!"

xx,x,x

幾個小時之後,戰爭堡壘那巨大的黑seyin影,已經降臨在茹曼城之上.

洛林已經從空中看過不少城市,楓葉丹林,奈德爾,君士丁等等.但是眼前的茹曼城,卻無疑是最有氣勢的.

作為大陸第一名城,茹曼城的規模無疑是最為龐大的,黑se的建築一直鋪到了視線的最遠處.

城市內的主干道橫縱交織,密密麻麻的如同蛛網一樣.

其中位于城市最深處,那雄偉高聳,金碧輝煌的建築群,就是茹曼城的皇宮.

整個帝國的心髒.

洛林居高臨下,甚至可以清楚地看到了自己第一次請人喝huā酒的玫瑰園.不禁有一種痛並快樂著的感覺.

當初,凱瑟琳她們一幫糖醋娘子軍,可是把玫瑰園鬧了底朝天.

從那之後,帝國所有的文化娛樂業的大門全都對自己緊緊地關閉了起來………

就在洛林看到茹曼城的同時,城中的百姓們也看到了懸在天上的戰爭堡壘.

一如往常一樣,瞬間就起了巨大轟動∼!

皇城根的老百姓,對政治的嗅覺和八卦的靈敏度,天生就比別的地方的人高幾倍.

洛林爵爺和雷歐小公爺,曆經九九八十一難,降伏魔族妖女,和亡靈大祭司煮酒論英雄,在大魔神殿溫酒斬巫妖,雷閃魔都的殺了一個七進七出,後來更是過五關斬六將等等的段子"早就在茹曼城的酒館鬧市中傳播開了.

每一個茹曼的百姓都能夠唾沫橫飛地講上一大段兒.

那些編出的新段子個頂個的情節跌宕起伏,驚險豪邁.

其中有剛烈的男人魅力,也有纏綿的感情糾葛,有情殺"有仇殺,有忠貞,也有背叛.

有勇救洛林爵爺,用血肉之軀替他擋下亡靈大祭司詛咒的英雄好,更有舍身相許的農家女孩,還有外柔內剛,傾國傾城的將軍女兒著實是驚天地"泣鬼神.回腸dang氣,讓人聽了,yu罷不能,精彩之極.

原本在帝國宣傳部所采編的這些故事當中,也該有小公爺智破連環陣,勇斗十八妖女等等驚險情節,但是只可惜雷歐的年齡實在是太小了,最後他們只能是刪節了大部分,小公爺也就只能委屈一下,暫時當捧哏的.

在這些故事當中,考慮到廣大的成年受眾,甚至有些版本還有關于洛林爵爺戰魔女的限制級描寫.

而且寫的很不錯"一看就知是出自大家之手.

這段子可比洛林在魔族做過的事情精彩多了,基本上是老少咸宜,群眾喜聞樂見.

在這之後,洛林大爺沒事做的時候,也是弄一本精裝典藏無刪節般的《洛林伯爵演義》翻翻,然後很是感慨"這藝術真的是永遠止境的∼!

自己要是有書里這孫子做過的一半好,這輩子也就滿足了由于那些故事一經面市,就廣受歡迎.因此上,已經有一些小劇場打起了主意.把其中的部分劇情搬上了舞台,立時引起了巨大的轟動.

甚至有人已經計劃…將《洛林爵爺演義》改編為一部宏大的史詩級歌舞劇.

要請當時最紅的演員做主演"巨額投資,還要全國巡演,一定能掙的盆滿缽滿.

不過後來"在聽說了凱瑟琳長公主搞的文字獄之後,紛紛打消了這一念頭.

表演的過火了"也就是多賺一點兒錢.但是惹惱了凱瑟琳長公主殿下,流配三千里,去永久凍土帶種土豆都是輕的.

總之,在經過全方位,立體化的包裝和宣傳之後,茹曼城上至皇帝陛下,中間各級貴族官員,下至平民百姓,都知道洛林爵爺弄了個戰爭堡壘回來.

甚至長寬幾何,高矮多少,有什麼特征,帶多大火力,很多的軍事mi都能扳著指頭,懈啵懈的說的一清二楚,最後再論述一番戰爭堡壘在未來戰爭中的戰略作用等等等等.

不僅如此,他們居然還知道,洛林從魔族還帶回來四個魔族的美jiāo娘,姓什麼,叫什麼名字,相貌如何,茹曼人都能說出一二.

著實是讓洛爵爺大為感歎,這帝都人的政治嗅覺比狗鼻子都靈∼!

洛林的手下的風險投資公司都認為,在茹曼城,最好的情報來源就是出租馬豐車夫,基本上皇宮昨天晚上發生了什麼事情,車夫們在第二天早上九點之前就知道了.

在看到逼近的戰爭堡壘之後,茹曼城的老百姓們,第一時間都判斷出,這就是了洛林爵爺和雷歐小公爺弄回來的戰爭堡壘了.

然後這些人ji動萬分,絲毫不顧危險,湧出城來圍觀戰爭堡壘.

看著下面密密麻麻的人群,儒略大公也有點頭疼,雖然儒略大公很樂意在茹曼城人跟前耍帥,大公可知道,這些茹曼城人沒少笑話他是東邊來的鄉巴佬.

而且儒略大公也在門口擺了半天媿菑F,但是熱情的人群擠得下面連個降落的地方都沒有.

雖然他們在上面拼命的揮手示意下面人讓開,但是根本沒人理會.

就算戰爭堡壘就在他們正頂上,他們還是咧著大嘴瞎樂.

洛林和儒略大公對視一眼,無奈的歎了口氣,心里暗道:太熱情了!君士丁人都比茹曼城人懂規矩的多.

雷斯特無奈的也撓頭,他用法杖一指皇宮,道:"干脆就開進城得了,我說儒略,你飛降城外干嘛?"

洛林和儒略同時急道:"不可∼!"

雷斯特被兩人鄭重的表情嚇了一跳,怔了怔道:"怎麼了"

儒略大公搖搖頭,無力的一揮手,道:"洛林你說吧."

洛林苦笑一聲,道:"這個"我們今天把戰爭堡壘開進茹曼城,下午就要有人彈劾大公了."

雷斯特疑huo的問道:"彈劾儒略?彈劾什麼?"

洛林指指戰爭堡壘武器室的位置,道:"這戰爭堡壘,它畢竟是一件武器.我們總不能帶著武器去皇宮吧."

"哦"雷斯特一拍腦門"恍然大悟,然後搖了搖頭,道:"你們這些政客就是麻煩,哪有那麼多破爛規矩."

洛林一攤手,道:"可這個規矩,我們還必須遵守."

數位帶著禁衛軍標識的法師,迅速從空中接近"見到門口的洛林和儒略大公他們,還沖眾人笑了笑,相繼躍入了戰爭堡壘中.

為首的法師首先向雷斯特一點頭,恭敬的道:"大師."

然後才向儒略大公和洛林行禮.

這就是法師們的規矩,甚至是禁衛軍中的法師也不能例外"楓葉丹林和法師協會總部,在法師中號召力,雖然比不上梵蒂諾對牧師們的號召力,可也不差到哪去.

一旦有事,絕大多數的法師都會響應楓葉丹林和法師協會的號召.

雷斯特一擺手,大大咧咧的說道:"讓下面人讓開,我們要降落."

"是的"大師."禁衛軍的法師答應一聲,躍出戰爭堡壘,去地面上指揮眾人讓開.

足足用了一刻鍾的功夫,戰爭堡壘才穩穩的落在地上.

圍觀的人去嘩啦一下就擁了上來,禁衛軍不得不費力將他們驅開.

洛林和儒略大公他們走下戰爭堡壘,看熱鬧的人一眼就認出了他們.

"是洛林"是洛林,真的是洛林哎."

"也不怎麼樣?本錢還沒我雄厚,怎麼就泡上那麼多妞?"

"切,小白臉一個."

"不要命了,小心長公主宰了你."

"嘶……"

男人們一下子就沒了脾氣"凱瑟琳長公主那酸醋壇子的威名,可不是說說而已的.因此上,他們只能在心里暗罵一聲"小白臉"然後用嫉妒的眼神死死瞪著洛林.

年輕的女人們卻尖叫了起來"洛林看這里,看這里!"

"啊……!他真的看我們了."

"我太幸福了,不行,我要暈過去了."

洛林看看外面長個比鳳姐優勝三分的女人,只能抽抽嘴角.

一大隊禁衛軍騎士從茹曼城中馳出,領先的是一個頭發胡子全都huā白的老將軍.

他們道了跟前翻身下馬,首先向儒略大公行禮,叫道:"參見殿下.

洛林一看認識,為首的老將軍正是禁衛軍統領薩朗伯爵.

薩朗伯爵也向洛林點點頭,恭敬的道:"殿下,總督大人,雷斯特大師,陛下請諸位盡快入城覷見."

儒略大公一拍洛林,道:"那就走吧."

一路上禁衛軍已經在主干道戒嚴,留出一條直通皇城的大道.

洛林他們在禁衛軍引導下直入皇宮,第一眼就看到皇宮前殿前聚集的一大群人,正中的就是皇帝茹德倫.

儒略大公翻身下馬,快步走到近前,和茹德倫皇帝擁抱了一下.

洛林微微一笑,這兩兄弟倆站一起,別說還真的ting像,茹德倫就是個頭比儒略低了一點兒,又胖了一點.

兩年不見,茹德倫皇帝和洛林第一次見到他時相差無幾,茹德倫皇帝這時明顯很開心,和儒略打了招呼之後,對洛林招招手,道:"過來,小子."

洛林走上前去,微一躬身,道:"陛下."

茹德倫拍拍洛林的肩膀,大聲的對周圍的人說道:"諸位,這就是我侄女的女婿,咱們年輕一代最優秀的總督,洛林."

周圍的大臣立時一片拍馬屁的聲音,意思都是陛下聖明,慧眼識才,洛林爵爺正是在陛下的指導下,取得了輝煌的成績.

茹德倫明顯很受用,向下按按手,道:"年輕人嗎,就是要多指導,好了好了,不要再誇了."

"不過嗎"茹德倫皇帝看著洛林,道:"你小子以後別這麼拼命,玩命的事情還是要交給下面人去做,就像和亡靈大祭司對戰一樣,你要是有個什麼意外"妮可還不恨我一輩子."

洛林苦笑著道:"我也不想啊,陛下,還不都是被逼的."

茹德倫搖搖頭,然後搓著雙手,急切的道:"算了,不說這個,走"帶我去看看戰爭堡壘去."

洛林暗暗嘀咕,這兄弟倆怎麼都一個急脾氣.

然後看向雷斯特,征詢他問道:"大師?"

雷斯特一笑,道:"沒問題,陛下"包在我身上."

看著這雷斯特笑的臉上褶子都堆起來了,洛林心里暗道,這老家伙也不是不通政治嗎,對茹德倫巴結的就不錯.

戰爭堡壘載著茹德倫皇帝還有拉塞爾首相等一眾近臣,又在茹曼城頂上兜了一圈,讓眾人過足了癮,這才在茹德倫的指揮下落在皇宮中.

茹曼城的人政治覺悟就是高"看到皇帝陛下出現在戰爭堡壘中,就可勁的喊萬歲,周圍的人又拐著彎的拍馬屁,稱贊只有陛下的治理下,才能有如此盛世.

茹德倫皇帝走下戰爭堡壘的時候,高興的臉都放著紅光"〖興〗奮的對儒略道:"下午舉辦一個宴會,把大家都叫來,好好慶祝一下."

儒略大公怔了一下,還想說點什麼,茹德倫擺擺手"道:"好了,儒略,有正事晚上再說."

下午茹德倫皇帝就在皇宮中舉辦了一個大型宴會,眾人照樣逮著洛林猛灌,就連茹德倫也拉著洛林連干了三杯.

不過好在大家都知道洛林爵爺是凱瑟琳長公主的人"沒有jiāo小姐們再去吃洛林的豆腐,這讓洛林非常遺憾,這個,雖然是負擔,但也是甜mi的負擔不是.

儒略大公事先提醒洛林,晚上還有正事,千萬別喝高了,洛林中場就裝醉敗退了,然後在皇宮的休息室里,mimi糊糊的睡著了.

等儒略大公把洛林拍醒的時候,已經是華燈初上的傍晚.

洛林晃晃腦袋,雙手拍了拍臉頰,趕走腦子里暈暈乎乎的感覺,道:"現在什麼時候了?"

儒略大公看著洛林的樣子,笑話他道:"原來你也有不行的時候.

行了,該吃晚飯了.

洛林搖搖頭,心有余悸的道:"您是沒見他們的架勢,十幾個公爵輪番灌我,後面還有幾十個人虎視眈眈,要不是我裝醉倒的快,這會都爬不起來了."

儒略大公哈哈一笑,道:"誰讓你小子最招人嫉妒.洗漱一下,

大奇在lu西那等著我們."

洛林愣了好半天才反應過來,儒略大公說的大哥就是他哥哥茹德倫皇帝,可lu西又是誰?

洛林和儒略大公登上一輛由便裝騎士保護的馬車,很快就駛出皇宮.

洛林有些mo不著頭腦,不知道這兄弟倆唱的是哪一出?

一肚子疑huo,又不知道方不方便問,這里面明顯涉及皇家秘聞.

儒略大公抱著手,開心的看著洛林一副作難的表情.因為洛林不光哄走了他的寶貝女兒,還特別會摟錢,更兼老道圓滑的很,這讓儒略大公很有一種失落感,感到似乎自己一下子就老了,其實儒略大公才四十四歲,正是年富力強的黃金年齡.

所以只要看到洛林吃癟,儒略大公心中就會有說不出的高興.

看洛林的表情仿佛便秘了一樣,儒略大公哈哈一笑,道:"好了,別瞎猜了.我們這是去婁克蕾琪亞夫人那里,lu西是個很隨和的人,到她那里不用拘束."

洛林恍然的點點頭,心道,懂了,原來就是那位大名鼎鼎的lu克蕾琪亞夫人.

lu克蕾琪亞夫人的大名知道的人並不多,但在茹曼上層卻流傳很廣,但是很少有人曾見過她.

這樣一個lu克蕾琪亞夫人充滿了mi一樣的se彩.

洛林在奈安就聽凱瑟琳她們說起過這位茹德倫的頭號情fu.

即便以凱瑟琳和阿黛兒她們挑剔的眼光,在和洛林說起時也都稱贊,這位夫人確實不錯,要是皇帝的情fu都是lu克蕾琪亞夫人的類型,這個世界就好過很多.

這位夫人很得茹德倫皇帝的寵愛,甚至可以說,如果不是因為她的出身問題,她很可能成為茹曼的皇後.

但是她只是一位出身平民家庭的普通女人,在遇到茹德倫之前,還是一個孀居的寡fu,這一切注定她不可能走到台前.

在凱瑟琳的介紹中,洛林知道,這位夫人雖然集萬千寵愛于一身,卻從不恃寵而驕,不在國事上指手畫腳,也不會要求皇帝安插幾個親戚,她不會一擲千金購買奢華的飾物,也不願意住宅茹德倫安排的宮殿中.

lu克蕾琪亞夫人的家就在內城一個普通的宅院中,她甚至連家門都很少出.

但是茹德倫在遇到困難事情的時候,卻總是願意咨詢lu克蕾琪亞夫人的意見.

lu克蕾琪亞夫人又總是從公允的立場出發,從國家利益的角度給出自己的看法,對一個女人來說,這一點非常難能可貴.

總之,在洛林的印象中,這是一個溫柔賢惠,而且理智的女人.!.

新 ,首發手打文字版.新域名新起點!更新更快,所有小說電子書格式免費下載.

上篇:正文 第九百五十二章 老和部隊(求月票)    下篇:正文 第九百五十四章 哈杜必須死(六千,求月票)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