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

首頁 魔法異界 赤血龍騎第五卷 我是大領主 第九百六十七章 屠龍點數(求月票)   
  
第五卷 我是大領主 第九百六十七章 屠龍點數(求月票)

.聯合演習?!

這幫軍團長們全都愣住了.中文網

有經驗的老將軍們心里奇怪:剛到地方紮營,就要開始演習,也太匆忙點了吧?

軍團這才剛到,正是需要休整,讓那些兵痞們熟悉當地的情況,有一個過度的適應期,以防止他們因為水土不服,或者其他各種原因,造成大量的病傷減員.

他們全都是打了一輩子仗了,經驗無比豐富,自然知道這時候首先應該穩住陣營,了解各支部隊的具體情況,整合好手下的各方面力量,理順關系.

總之,先把指揮體系弄的順暢了,然後再開始演習也不晚.

不過……

看儒略大公一臉堅決的神態,似乎是已經下定了決心,因此上,這些人盡管心里有些疑惑,但是也沒有出來.

這些軍團長們做為部隊長官,管好他們自己的一攤子就行了.只需要按照命令,該沖鋒的時候,讓弟們上去砍人,該撤退的時候,帶著大家伙兒跑路.至于其他的,他們基本上也不在乎.

就像當年,洛爵爺提兵進攻阿爾摩哈德之際,搶功勞的時候,跑的比兔子都快.後來更是變本加厲,逮到機會就到處地搜刮那些個貴族們,很刮他們的地皮.

至于,整支部隊怎麼樣?給養運輸怎麼樣?這些全都是需要高層操心的,爵爺光是摟錢都忙不過來,哪有那個米國時間去管那些破事?

相應的,現在這些位部隊長官們也是只管著自己的門前雪,再加上所處的位置不同,根本沒有洛林和儒略那樣統攬全局,因此上,他們自然不知道,現在維和部隊內部遇到大問題.

教廷那幫大主教們則根本不懂演習是什麼意思,這些人根本沒有任何一點的軍事經驗.

他們只是想當然的認為所謂演習,是模擬作戰,大家按照戰場上可能出現的情況排練一遍.

當然,更多的就是,跟每年秋天的時候,騎著馬出去,拿個弓箭長槍什麼的,搶呃收,收老百姓們的糧食差不多.

因此上,這些大主教們對此無可無不可:那演習就演習唄,演演也好,正好讓茹曼人見識一下教廷護殿騎士們的厲害.

這些位草包主教們對他們帶來的教廷護殿騎士們的信心可是很足了.

為了盡可能地在新晉教宗陛下面前表現一把,將來好爬上更高的位置,很多人帶來的還是自己的精銳.

那些騎士們平時下鄉搶老百姓們的糧食的時候,很是驍勇.穿著鎧甲騎著馬,一個人都能揍爬下半個村兒的老頭兒老太太.純粹從單兵素質來講,也許真的比普通士兵們厲害.

不過,除了他們之外,還有一部分率領教廷軍團的,是有經驗的老將軍們.

教廷遍布各地的分舵堂口當中,也有些大主教有自知之明,知道自己能吃幾碗的干飯,或者有其他的原因,不願意帶兵的.就委托他們帶領那些部隊.

此時,這些人心里同樣感到了疑惑不解.

不過,不管他們願意或者不願意.他們全都清楚地知道:軍人以服從命令為天職,而不是維護正義.

因此上,既然總司令頒布了命令,他們只有執行的義務,沒有質疑的權力.

洛林看在座的眾人全都沒有反對,當即揮了揮手,讓參謀部的人搬出一張有整整一面牆那麼大的阿爾摩哈德地圖.

這張精細的地圖上,已經用各色的旗標注了各個軍團的位置,密密麻麻的一大片.

洛林走到地圖前,用手中的指揮棒,點指著地圖上的標記,沉聲道:"先生們,本次演習完全貼近實戰,是一次實兵實彈的對抗性演習.要求們全裝全員,攜帶全部物資和稿重.

們就把它當作打仗.演習的成績和結果,將作為評定們功勳的重要依據.

參謀部有一套完整的,絕對公正,公平,公開的公會積分呸呸呸,一套軍事積分評定體系.絕對杜絕暗箱操作.

每位軍團長和每個軍團,原始積分各十二分.做的好加分,做不好扣分.

演習結束後,積分最低的二十個軍團長將會降薪降職留用,以觀後效.而積分高的,在軍需調度方面具有優先權,而戰利品分配方面占有相應更高的分配比例,甚至可以用相應的積分直接換取占利品"

聽明白了沒有?"一聽扯到了功勳,還要搞末位淘汰,這些軍團長們瞬間來了精神,不重視不行,事關自己的官位和前途.

為什麼大家削尖了腦袋,甚至不惜降級都要混進維和部隊,遠征征阿爾摩哈德,推平哈杜,還不是因為這是一次千載難逢的,刷聲望的好機會.

只要在自己的履曆上,重重的添上這麼一筆,到升值提拔的時候,都能大大的加上幾分.

就算不能升官,最起碼也能混個加一級待遇退休.

看洛林將末位淘汰都搬出來,他們心里都清楚這次看來是玩真的了.不是以往過家家做游戲.

"也好,那就來吧."眾人心中都是這樣的想法,功名只在馬上取,文無第一,武無第二,沒有戰斗意志,他們也混不到軍團長這一級.

眾人緊盯著地圖,聚精會神的聽洛林講解.

洛林道:"先生們,不要看這一次的演習.我們的口馬是:平時多流汗,戰時少流血.

眾人聽了,頓時一震.縱然最漫不經心的人也是坐直了身體.這口號雖然在爵爺來的那個時代已經喊的耳朵里起繭,但是卻也正因為如此,更能明它的正確性.

上戰場去拼命的人,無一不是希望他們自己能在戰爭當中活下來.

而現在,洛林給他們指出一條最有可能在戰爭當中保住命的辦法,眾人當然全都是的上心.

有人甚至掏出了本本,認真地將爵爺的話記錄下來,以便回去之後,給手下的弟們做思想工作的時候,也能用上.

洛林此時繼續道:"下面我來一下演習的內容,第一階段是行軍∼!

所有的軍團長都會接到司令部發布的命令,告訴本軍團的目的地和到達的期限,各軍團務必在命令指定時間內達到指定位置,逾期未至者………"

洛林掃了他們一眼,道:"軍團長和軍團各扣六分,並記過."軍團長們咧咧嘴,心里嘀咕:這也太狠了吧,一下子就是六分.

洛林接著道:"第二階段是實兵對抗,總司令部隨機決定紅藍兩方面軍,由紅軍和藍軍和對戰.司令部不設導演部,不干預們的指揮作戰.

勝利者加三分,失敗者扣三分."

這話一出,茹曼帝團長們的眼神不由自主的就往教廷大主教的身上瞟.

這幫家伙連表情都變了,他們的眼神一下子就變得很熱切,就好像是看到了一群紅帽的灰太狼叔叔一樣.

手里正握著刀叉,將自己的獵物不蘸醬就大口大口的吞掉.

誰都知道這幫沒有任何經驗的大主教們,是一群軟腳蝦,而且是一群自以為是的軟腳蝦,就是在競技場碰到一群菜鳥隊伍,到時候隨便怎麼玩就能打贏他們,這幫家伙就是一群刷積分的最好工具.

大主教們被周圍一群留著口水的怪叔叔們嚇了一跳,看著茹曼軍團長們想把他們生吞掉的眼神.

那些們大主教不由得盡皆感到心虛,暗中很是嘀咕:這幫家伙怎麼了?難道都有那方面的癖好,早就聽當兵的常年不見女性,見個母豬都賽招蟬.很多人的某方面取向都不正常……

父神保估,這太可怕了∼!

但是,還真有兩個不怕的大主教卻是絲毫不懼,甚至挑釁地沖著幾個比較英俊的軍團長拋了個媚眼.

結果把那幾個可憐的家伙嚇的出了一身冷汗,趕忙轉過頭去,看也不敢再看一眼.

看著他們各自算計的表情,洛林嘿嘿一笑,心里暗道:要的就是這種效果.

誰做紅方,誰做藍方,還不是用司令部的人來安排.

到時候讓茹曼軍團挨個使勁的輪教廷的軍團,直接摧殘這幫大主教們柔軟的心靈,讓他們輸的一點脾氣都沒有,打到這幫大主教的心里留下不可磨滅的陰影,自動扔下指揮崗位,哭著喊著回來求安慰.

不管是在哪一個世界,這公會積分可是公會制度發展到極致的分配方式.

只要會長不胡鬧,不手黑.有了這個完善的制度,再大的團隊也照樣輕松管理.不管是再複雜的副本,也是揮揮手,就輕而易舉地刷爆.

在這種強有力的ji勵制度當中,不管是軍官還是士兵,為了他們自己的利益最大化,自然而然地就會用盡全力.而在這種ji烈的競爭當中,那些優秀的部隊自然就會脫穎而出.

洛林微微一笑,指著地圖,繼續道:"為了達到實戰的水准,第三階段,模擬各種突發狀況.

我們會對每個軍團下達一個可能遭遇的突發狀況,考察們各自的應對水平.

本次演習預計用時一個半月,演習結束後,我們將正式揮師南下,直取叛軍首領阿摩爾,哈杜."

最後一招就是用來加餐的,表現突出的就加試一次,想讓他們滾蛋的,就在給他們加點料.總之一句話,要折騰的他們yu仙yu死.

不過話回來,如果他們真的能抗過了演習,明這些人已經是完全合格的軍人.爵然對于這些人自然是高舉著雙手,熱烈歡迎.

儒略大公此時站起來,大聲道:"諸位,演習中最點出的軍團長,我將任命他為先鋒.

我在這里看們的表現了∼!"完,重重地一揮手,道:"散會∼!"一眾軍官"轟,的一聲,全都ting身站起,高高地舉起了右手,在此同時,嶄亮的馬靴重重地跺在地板上,高聲怒喝:"光明萬歲∼!"xx,x,x

隨後,除了留下預備隊,用力應付可能的突然情況之外,涉及到全體維和部隊的大軍演正式開始.

這次演習的目的也很明確,就是折騰他們,使勁的折騰他們.

只要這樣才能暴lu出維和部隊中被掩蓋住的問題.

各個軍團按照他們收到的命令,開始一次長途行軍.

對茹曼帝國的正規軍和楓--飄天文學--悠然就跟野營一樣.

教廷的狗崽子可就苦b了.

洛林發布的命令並不苛刻,平均下來每天只要走八十里就能在預訂時間內到達位置.

對正規軍來,這只是一個再正常不過的行軍速度,但對于教廷軍……

第一天還好,在大主教們的ji勵,催促下有些軍團甚至一天行軍一百二十里.

當這些大主教得意洋洋的,想要給茹曼軍團一個厲害瞧瞧的時候.

第二天教廷的軍團普遍都出了問題,很多護殿騎士因為腳上磨傷,都走不動了.

大主教們急得直撓頭,最後經過簡單的治療,催促著手下再次上路.

洛林在第二天收到的情報顯示,大多數軍團還是都完成了他們的預訂里程.

但是第三天大批的延誤開始出現在教廷的軍團中.

很多軍團因為騎士們再也走不動了,只能推遲出發時間.

更嚴重的是,教廷的幾個軍團開始發現,他們的物資出了問題.

他們在駐紮地找不到合適的飲用水源,手下的人居然不知道該如何生火做飯,後勤物資管理混亂到了吃飯的時間,輪值的炊事員居然找不到糧食在那里.

前兩天他們還能在人群中找到轆重隊,現在那幫家伙不知道已經跑到那里去了.

總之,因為各種各欄意想不到的原因,他們的速度越來越慢.

有的大主教不得不用一整天的時間去尋找掉隊的部隊,將他們重新收攏起來.

而有的大主教,甚至都不清楚有多少人掉隊以及掉隊的這些人在那里,他們甚至不知道自己現在在那里.

洛林在指揮部和一幫參謀們看的哭笑不得.

好在是有這一次演習,要不然讓這些業余水平的大主教們上戰場,他們會直接把部隊開到哈杜的首府去.

洛林恨的只能在司令部里面破口大罵:這幫蠢貨都不懂看地圖嗎?

希爾梅li亞和教廷的人卻顯得很沒面子,畢竟這些出糗的都是自己弟,手下如此不專業,他們這做老大的也面上無光.

第四天,下雨了.

拉姆,桑多斯主教看著閃耀在頭頂,發出刺眼光明的閃電,yu哭無淚.

剛才明明還是晴天,桑多斯大主教吹著從海洋方向過來的涼風,望著阿爾摩哈德無垠廣袤的原野.

在他身後是邁著大步走過的整個軍團,桑多斯主教心中頓時一股指點江山,揮斥方遍的豪情大發,在心里耘釀一首漂亮的十四行詩.

連名字都想好了,就叫戎馬軍中好男兒,寄給自己最喜歡的那位男爵夫人.

但是還沒有等桑多斯主教想好韻腳,一陣大風吹來,緊跟著一片灰色的云層就飄了過來,天色瞬間就暗的好似傍晚時分一樣.

"轟隆"一聲雷聲之後,黃豆的大的雨點從天而降.

剛開始打在地上還是稀稀落落,一轉眼的功夫,雨勢就大的如飄潑一樣,十幾步外就是白茫茫的一片水色.

雨中還夾著狂風,呼呼一陣陣吹過,撲到身上的雨水,就像是要把人淹沒一樣.

拉姆,桑多斯大主教在兩分鍾之內就成了落湯雞,一頭漂亮的長發跟撈上岸的海帶一樣貼在頭上.

士兵們四處尋找能夠躲雨的地方,卻發現在這樣一個曠野當中,根本沒有地方可以讓他們避雨.

地面很快就變得跟稀黃湯一樣泥濘不堪.

他的馬在打雷的時候就受驚了,差點把大主教給扔下來,無奈之下大主教只好下馬步行.

桑多斯腳上穿著的是一雙精致的羊皮長統靴,還是在他出征前,另一個女朋友送的.

不過這一會已經被泥水給澆了個透,每踩一腳就陷進稀泥中,然後用手扶著才能從泥水里拔出來.

桑多斯大主教艱難的邁出了一步,腳下一滑,整個人都摔了個狗啃泥,趴在泥水里.

帶著一股怪味的泥水甚至湧進了矢主教嘴里,桑多斯大主教惡心的差點吐了出來.

旁邊的忠心耿耿的隨從把大主教從稀泥中拉出來.

風勢越來越大,氣溫降的飛快,沒幾分鍾,濕透了的大主教就冷的嘴發青,牙關打顫,整個人都縮成了一團.

旁邊有人試著在雨中搭起帳篷,在狂風中幾次努力都失敗了,整個軍團全都亂了套,士兵們扔下馬匹,插重,在雨中不知方向的亂跑,尋找可能的避雨的地方.

更多的人茫茫然不知道該怎麼辦,他們所受的訓練中,沒有應付眼前這種狀況的一項.

只能出于本能的擠在一起,背對著風雨的方向,互相靠體溫抵禦寒冷.

如此同時,在距離桑多斯主教不到二百兩的哈夫斯港維和部隊總司令部里,洛林捧著一杯薇拉泡好的熱茶,矗立在窗前,看著外面的暴風驟雨.

雨點打的窗玻璃都噼噼啪啪作響,不遠處的樹木就像是個破布條一樣,在狂風吹的來回搖擺,看那樣子隨時都可能連根拔出.

想想正在行軍途中的幾十個軍團,洛林挑挑嘴角,微微一笑,道:"六月天是孩兒的臉,變就變,這雨來的太是時候了."

教廷的那些家伙們,一定過的很艱難吧..

新 ,首發手打文字版.新域名新起點!更新更快,所有小說電子書格式免費下載.

上篇:第五卷 我是大領主 第九百六十六章 帶頭大哥之煩惱(求月票)    下篇:第五卷 我是大領主 第九百六十八章 雨中即景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