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

首頁 魔法異界 赤血龍騎第五卷 我是大領主 第九百六十八章 雨中即景   
  
第五卷 我是大領主 第九百六十八章 雨中即景

.第九百六十八章雨中即景(六千,求月票)

將大多數軍團都派出去演習之後,少了那些狗崽子們在那里做些違法亂紀的事情,哈夫斯港內的總司令部里突然一下子清淨了下來.中文網

不僅那些憲兵們感到輕松了許多,就連哈夫斯港口的狗都有一種逃出生天,大難不死的慶幸.

畢竟那一幫狗崽子們實在是太能胡鬧了.

而洛爵爺像是過勞動節,放了長假一樣,讓緊繃了這麼多天的神經,可以放松一下.每天只需要偶爾往指揮部走一趟,了解一下手下的動態,剩下的事情都扔給參謀們去處理.

難得有了這個假期,洛林爵爺終于可以舒舒服服的坐在自已的女朋友們中間,享受一下有人端茶遞水,捶肩捏背的主人翁的待遇.

不過身為軍團的高級指揮官,他心中卻仍然保留著一絲的警醒.因此上,當大雨驟然落下時,洛林第一時間就想到了那些正在行軍途中的維和部隊.

洛林有那麼一會,大概十幾秒鍾的時間,認真地同情了維和部隊一次.

窗外大雨傾盆而下,打的不遠處的翠綠芭蕉--飄天文學--局一樣厲害了.

快告訴我,拉塞兒首相最近會不會出車禍啊?"

阿黛兒不由大怒,很是'呸呸’了兩聲,給了洛林他們一個白眼,嬌嗔道:"什麼叫烏鴉嘴,我那叫經驗好不好?

那是本宮我豐富的人生閱曆,哼∼"

說著,精美的下頜微微一揚,一臉的傲驕.

雖然在這些女人當中,很有幾個可以自稱'本宮’的,雖然阿黛兒並不在這些人當中,但是奈何現在,那些個什麼宮廷劇正流行.讓她們受了很大的影響.

就連美琳娜有時候和雷歐一塊兒玩,也是擺出一副慈禧太後老佛爺的模樣,大叫飛鷹公司的董事長'小雷子’.

而且,最令人感到可悲的是,雷歐那傻小子根本不看這一類的價值觀低下,思想不健康的毀禁低俗小說,結果讓美琳娜騙他這是某種愛稱,因此上,他還樂顛顛地答應了下來.

因為這件事情,小公爺被大家取笑了整整三個月,不過從那之後,雷二爺也是是充分體會到了一個真理——這個世界上,不讀書還真是不行的∼

此時,阿黛兒白嫩的纖手一抬,指著外面,繼續說道:"你們別不信,像這種時候,在大草原和海上,說不定有的地方還起龍卷風那,不信等著瞧."

洛林此時笑了笑,他知道:在夏季這種突然而至的大暴雨,往往很容易伴生著冰雹,他自已也見過不止一次兩次了,不過龍卷風……

"龍卷風就免了吧,"洛林心中道.那些兵痞們雖然全都是一幫狗崽子王八蛋,但是畢竟他們全都是自已的小弟.他可不希望在戰爭正式開始前,手下的部隊就出現非戰斗減員的情況.

看著外面不斷下落的冰雹,洛林歎了口氣,道:"我原本只是想他們吃點苦頭,現在……我突然有些同情他們了."

"嗷嗷嗷∼"

就在此時,外面突然傳來一陣歡快的叫喊聲,打斷了眾人的談話.

洛林轉頭看去,只見一個矮小的身影出現在視線當中,他頭頂舉著一塊大大的木板,帶著一股旋風,沖進了暴雨和冰雹中.

冰雹砸在木板上,發出一陣咚咚咚的聲音.

洛林怔了一下.

因為看那身形,這個勇敢的家伙不是別人,正是神勇過人的雷歐小公爺.

而他頂在頭頂的,是一個特大號的木頭鍋蓋,真不知道這家伙是雷歐從哪找來的.

雷歐沖到了冰雹當中,然後興高采烈地四下亂竄.也不知道他究竟在高興個什麼勁兒.

一時之間,洛林不禁感到啼笑皆非.雖然自已也是從孩子過來的,但是現在,這孩子的世界卻遠遠不是自已能夠明白的.

此時,美琳娜也是從不知什麼地方沖了出來.

她站在廳門口,雙手攏在嘴邊,大聲喊叫:"雷歐你快給我回來,冰雹會砸死人的."

"就不,"雷歐踢著腳下的小冰塊,硬氣的:"等一下,等再下大一點兒,我還要玩激流勇進……"

凱瑟琳氣得頭都痛了.

她一拍扶手跳了起來,捏著拳頭,咬著牙,恨聲說道:"真是……真是三天不打,上房揭瓦∼看樣子,這小流氓又皮癢了……"

說著,一甩裙擺,氣沖沖的走了出去.

緊接著,哇哇的慘叫聲從那傾盆的大雨當中傳了出來……

在距離哈夫斯港二百里的地方,教廷第四軍團也被暴雨和冰雹包圍著.

由于處在荒野當中,又恰好在風暴中心,因此上,落在桑多斯大主教他們頭頂的冰雹,比哈夫斯港的還要大一點.

當指肚大小的冰雹從天而降的時候,桑多斯大主教的第一個想法就是,我要死在這里了.

"蜜兒,安娜,克莉絲汀娜,喬……我再也見不到你們了,"桑多斯大主教閉上眼睛,心里暗道,"對了,還有我的狗杰克,老馬閃電,不知道我死了,會不會有人照顧他們……

我也算是因公犧牲吧,按慣例,這死後應當追封一級的.應該得給我一個紅衣主教的葬禮……

,就是紅衣大主教的葬禮,我也不想要啊∼

早知道有他這麼一天,我就不來了,後悔沒聽我老話……

偉大的父神啊∼

仁慈的父神啊∼

看在我這麼多年認真給您老人家當小弟的份上,再給我一次機會,我絕對不當什麼見鬼的將軍了……

我還年輕,我還要當紅衣主教,我不想死啊……"

桑多斯大主教不住地向著父神祈禱,如果認真計算的話,這大約是他有生以來最為虔誠的一次.

但是在此同時,他卻是根本就忘記了向手下的士兵們發令.

隨即,幾個冰雹從天而降,砸在他身上,桑多斯大主教痛的'唉喲’一聲,但是摸摸被砸的地方,一臉又是驚訝,又是慶幸的表情,道:"也不是很疼嗎……"

周圍的士兵們在冰雹來臨之時,也是紛紛抱頭鼠竄.

小冰塊雖然砸不死人,可是砸在身上生疼生疼的,一下一個青紫色傷痕.而且誰能保證,在這個鬼天氣當中,下一刻不會突然冒出一個板磚大小的冰雹砸在自已的頭上?

他們慌張的尋找可以躲避的地方.有的匆忙套上了自已的鎧甲,或者舉起自已的盾牌,抵禦從天而降的冰雹.

最後實在沒地方可躲的人,發現了馬車的車板下面,是一個不錯的地方,干脆就拱進了馬車底下.

裝滿了輜重的四輪馬車相當寬大,車板距離地面差不多將近有一米高.

雖然車下滿是能陷住腳脖那麼沉的泥水,不過這會也顧不得了,蹲在泥水里總比在外面挨砸強得多.

就連桑多斯大主教,也在失神落魄當中,被自已的隨從拽著給塞進了車板下馬,一臉呆滯的表情,和自已的手下背靠著背擠在一起,坐在肮髒的泥水里.

縱然如此,桑多斯大主教看著外面的冰雹,卻感到他好像是處在天堂當中.

這種極端惡劣天氣,來的快去的也快,冰雹只持續了十幾分鍾的時間就停止了.

大雨在半個小時之後也漸漸轉小.

桑多斯大主教從茫然的從車底爬了出來,在他眼前是一副好像世界末日一樣的場面.

士兵們顯得非常疲憊而又狼狽不堪,雜亂的聚集在一起,有的撐著武器勉力的站著,有的干脆就坐在泥水里.

泥濘的地面上散亂的扔著鎧甲和武器,還有帳篷,鍋碗等等東西.

就連軍旗也不知道什麼時候倒在了地上,被眾人的大腳踩進了爛泥中.

桑多斯大主教左右看了看,突然想起來什麼似的,雙手在自已的身上上下摸了摸,直到發現一個零件都沒少,桑多斯大主教ォ重重的松了口氣,然後認真地在胸前劃了一個十字.心道:"感謝偉大的光明神,我還活著∼"

微微安心的桑多斯大主教,全身上下突然傳來一陣火辣辣的疼痛傳來,就好像整個人被一群牛踏過一樣.然後ォ感覺到濕漉漉的衣服緊貼在身上.冷的他打了一個寒顫,衣服里都是泥漿那種粘膩的感覺.

整個人感覺又困又累,虛弱無力,就好像馬上就要死了一樣.

桑多斯大主教一輩子養尊處優,何曾受過這種罪,大主教越想越覺得傷心,最後鼻子一酸,眼淚都掉了下來.只差著沒有坐在地上哇哇痛哭了.

一名同樣滿身泥水的軍官,胳膊下面抱著自已的頭盔,踩著泥水一步一歪的走到桑多斯大主教跟前,提起手臂敬了禮.

那軍官強打起精神,道:"大人,下一步我們該怎麼辦?大人,大人∼"

桑多斯大主教心里一直在自怨自艾,雙眼無神的盯著遠方,直到軍官加大聲音喊了數聲,桑多斯大主教ォ猛然打了一個冷顫清醒過來.

見眼前這個人正是他的心腹愛將,桑多斯大主教咧著嘴,帶著哭腔道:"賽博,我們要怎麼辦?"

軍官苦笑一聲,心里暗道:就知道這位大爺已經懵了,然後道:"大人,您應該傳令紮營休息,生火做飯,先弄一些熱湯去掉寒氣,我怕有人會生病."

桑多斯大主教連連點頭,道:"對對,賽博,就照你說的辦."

教廷第四軍團的士兵掙紮著,就在泥水中勉力搭起了營帳,然後精疲力竭的士兵倒在行軍床上,心里只有一個想法:這和我們想的怎麼不一樣.早知道當兵打仗這麼辛苦,孫子ォ來∼

桑多斯大主教在床上趟了半天之後,當天晚上就病了.

各個軍團的報告在第二天陸續傳到指揮部,指揮部的參謀們看著各個軍團的慘狀,沒心沒肺的躲一邊的偷樂.

洛林已經預料到可能的糟糕情況,一幫沒有任何經驗的新兵,攤上了一群沒有任何經驗的軍官,在遭遇這種突然狀況時手足無措是太正常不過的事情.

但是當洛林看到報告時,還是被真實情況給嚇了一跳.

所有的軍團都遭受了不同程度的損失,不過教廷的部隊占了大頭.

有些人被冰雹砸傷,有些人因淋浴而染病,又是人因慌亂奔跑而踩踏受傷.

有一個教廷的軍團長甚至向司令部遞交了養病申請,那位軍團長年齡太大,被雨淋之後,受了風寒,又因為受驚受怕—他的軍團因為停留的地方不對,遭遇了突發的山洪,好在騎士們跑的快,沒有人受傷,只是裝滿輜重的馬車,連車帶馬被洪水卷走了幾十輛.

這位老主教是被自已的手下拖著跑出來的,結果當時就高燒不止,甚至開始胡言亂語.

無奈之下他的部下只能請求司令部換人.

洛林大筆一揮就同意了,同時罵了他一句蠢貨,行軍的基本要點都不懂,差點害死半個軍團的人.

不過,在此同時,他卻有些暗暗高興,雖然教廷的那些家伙們仍然還

由于那位老主教離職,軍團指揮官出了空缺.洛林將出發前那些自降軍銜的軍團長給調了一個過去.讓那位主教來司令部掛職當個副參謀長.

有了一個示范之後,很有幾個大主教暗暗意動,當浪漫主義的情懷被艱苦的環境和致命的危險擊碎之後,幻想破滅的大主教對戰爭失去了興趣,他們發現打仗一點都不好玩.

因而不約而同的裝病請求調回總部修養.

還是後方的香車寶馬,宴會美酒更適合他們.

洛林一邊偷笑一邊批准了他們的申請,洛林原本預料這些家伙們還能堅持過第一階段,沒想只淋了一場大雨,這些家伙就改變了想法.

同時教廷所屬各個軍團都表示,要停下來駐紮幾天治療病人.並且向洛林開出了一份長長的請求補給物資的清單,從馬匹,車輛,到武器,糧食,藥品等等.

這些東西都在大雨中損失掉了.

可是要把這些東西准確的送到他們手上,也足夠洛林撓頭了.

在磕磕絆絆之中,演習還在一步一步的繼續推進.

好在在這之後,除了偶爾三十多度的高溫,沒有再出現什麼極端惡劣天氣,

桑多斯大主教大主教在發了一天一夜的燒之後,很快就恢複了健康,本來他年齡就不大,比起同行來,身體素質好多了.

整個第四軍團經過一整天的修整,狀態也恢複的不錯,再次踏上了行軍的路途.

不過和出發時高昂的士氣相比,現在的第四軍團,從上到下都顯得有氣無力.

桑多斯大主教騎馬上,地垂著頭,身體隨著馬的腳步一晃一晃.

這ォ幾天的功夫,桑多斯大主教整個人就瘦了一圈,原本光滑紅潤的臉蛋也變得暗淡無光,比原來黑了許多.

大主教抬頭看了看頭頂毒辣的陽光,暗暗罵了一聲,一揮手道:"停下,休息三個小時."

旁邊的軍官賽博勸道:"大人,不抓緊的話,我們就趕不上預訂時間了."

桑多斯大主教苦笑一聲,道:"算了,趕不上就趕不上吧,再這麼走下去,我們的人就要中暑了,唉……"

桑多斯大主教長歎了一聲,他也想過干脆托病,回去修養算了,打仗這事,誰喜歡就讓誰來吧.

可是一想自已出發前對幾個女友許下的海口,桑多斯大主教咬咬牙,下定了決心要硬撐著,這事關一個男人的尊嚴.

桑多斯大主教暗暗告誡自已,堅持,堅持,再堅持.

數天之後,出現在參謀部人員面前的桑多斯大主教,差點讓他們認不出來.

這位大主教不僅沒有出發之時的氣派,人也也被曬的黑黑的.

在看到參謀部的人時候,桑多斯大主教眼睛一紅,差點哭了出來,仰頭長歎了一聲,道:"終于到了."

參謀部的人板著臉走上來,道:"是第四軍團桑多斯大人嗎?"不跳字.

"是我."

"貴部遲到了四天,按照規定扣六分."

桑多斯大主教一聳肩,道:"扣就扣吧."

參謀將一封完全密封的大信封遞給桑多斯大主教,面無表情的:"這是司令部對貴部下一步的指示,請照此執行,我們會監督你們的戰況.實時回報司令部."

桑多斯大主教打開信封,原本他以為,經過這十天的鍛煉,他已經修煉到處變不驚,但是抽出命令看了一眼,大主教臉上表情瞬間就變了.

當著參謀部人員的面,大主教惡狠狠的罵一句,道:這他坑爹那∼

第九百六十八章雨中即景...

..

新 ,首發手打文字版.新域名新起點!更新更快,所有小說電子書格式免費下載.

上篇:第五卷 我是大領主 第九百六十七章 屠龍點數(求月票)    下篇:第五卷 我是大領主 第九百六十九章 名將是如何煉成的(上,求月票)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