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

首頁 魔法異界 赤血龍騎第五卷 我是大領主 第九百七十六章 折翼的天屎(求月票)   
  
第五卷 我是大領主 第九百七十六章 折翼的天屎(求月票)

戰斗結束的當夜,教縫第四軍團的營寨這會熱鬧非凡.

那些打了一天的兵痞們原本一個個累的跟龜孫子一樣,但是此時卻全都精神了起來.[]

他們頂著青腫的大臉,呲牙咧嘴地聚在篝火旁邊,〖興〗奮地討論他們今天的平局.繪聲繪se地描述著自己在演習當中英勇事跡.

雖然這只是一個平局,但是對于他們來說卻是來之不易.而現在,他們也終于覺的,對打仗,已經有點兒mo到竅門的意思.

也就是說,他們現在對于未來殘酷的戰爭當中,生存下來,多了一些信心.不再是以前那種兩眼一mo黑,四處被人欺負,四處碰牆的菜鳥了.

在營地〖中〗央的指揮部內,桑多斯大主教和自己手下們也是圍坐在一起.按照條例,正在討論著演習當中的得失.

桑多斯大主教這會兒正一臉紅光,手舞足蹈地向手下講述他今天在戰場上的經曆.

"當時,看著後面突然殺上來一大幫人,我就感到眼前一黑,差一點兒沒有暈過去,心道:不好,曆史可能又要重演了.

就在這時候……"

周圍的軍官們雖然心中全都是無奈之極一這已經是那死胖子第三遍講這個故事了∼!

但是一個個卻也聽得津津有味,至少從表情上看,各個神態專注.甚至就連桑多斯大主教的吐沫星子噴到臉上也沒感覺.

"就在這時候怎麼了?"手下一名軍官一臉急切地表情催促道,睜大著眼睛,表情還頗有些驚恐的意思.

用小白的話說:不管什麼時候,這給人當小弟的都是苦命的娃∼!

不僅要沖鋒在前,撤退在後,幫老大砍人,替老大擋刀,給老大背黑鍋.而且時不時的還得要扮小丑扮無知.使勁地拍老大的馬屁.

哪怕是心里惡心的幾乎都要吐了,但是表情也得要表演到位,最起碼也得要奧斯卡影帝級別的.以突出老大那高大全,偉光正的光輝形象每一個當小弟的全都是折翼的天屎本來該幸福地飛進馬桶的,結果半道上風大,翅膀"咔嚓,一聲斷了.于是從三萬英尺的高空一下子掉來,最後"bla,的摔到地上……

實在是傷不起啊∼!

也許那軍官的表演確實是到位了,也許是桑多斯大主教太過ji動,根本就沒有在意.

因此上,他微微地撣著頭以四十五度角仰望著帳頂,兩眼濕潤著,好像可以看破那牛皮的帳蓬,看到外面的天空一樣.

他停了好一會兒,然後這才用混厚的男低音動情地緩緩說道:"就在這時候,就在那千鈞一發之間,咱們敬愛的教宗陛下,還有睿智英明的副總司令大人的高大形象出現在了我的眼前.

在他們那充滿鼓勵的溫暖目光注視之下,我一下子清醒了過來.

然後我心里想:對啊∼!咱們苦點累點疼點不要緊,關鍵是不能讓陛下和副總司令大人失望.

一想到陛下對咱們毫無保留的信任,我覺得渾身從充滿了干勁腰不酸了,tui不疼了,就連多年的老胃病也一下子好多了.

些許敵人算什麼,有陛下的支持.就是再多三倍,不,再多十倍也不用害怕∼!

想到這里,我一陣的熱血沸騰,也顧不得什麼勝敗了,一抖缰繩,我就沖了上去."

一眾手下軍官們趕忙拍馬屁紛紛大聲高叫了起來.

"大人英明,身先士卒,英勇無雙一下子就挽救了咱們軍團."

"對對,當時我在前面和敵人拼命一看後面上了敵人,都以為又要打敗了,但是看到大人一馬當先沖了上去,弟兄們心里一下子就安定了."

"看到大人縱馬馳騁的颯爽英姿,我們就知道這一回,咱們四軍團絕對是敗不了∼!"

"就是,關鍵時刻還是得看大人您力挽狂瀾."

"……………"

一時間頌詞如潮,馬屁橫飛.

桑多斯大主教笑的後槽牙都lu出來了,但是他卻仍然一臉的謙虛,連連擺手,道:"弟兄們,弟兄們.這都是因為陛下對咱們的鼓勵,要首先感謝陛下和副總司令大人.然後靠的是咱們弟兄們齊心合力."

眾人對望了一眼,頓時一臉的恍然大悟,齊聲叫道:"對,要感謝陛下∼!"

"沒錯.我們能取得現在的成績,和大人的支持是分不開的."

"……………"

聽著手下軍官們的話,桑多斯大主教滿意地點點頭:集爬上現在的位置,大主教也是在教廷官場當中yin浸多年.響當當的老油條了.

這種出成績的時候,最重要的就是要保持頭腦的清醒.

不管是取得了什麼成績,必須得要強調的是,能夠成功,首先靠的就是領導們重視和支持,然後再說自己的團隊努力,這個順序一定不能弄反.

不然就是政治xing錯誤.

落在別人眼里那就是驕傲自滿的表現.

只要是有人歪歪嘴"才打個平局都不知道自己是誰了,驕傲自滿,目無領導.飛揚跋扈.心懷不軌……"

但凡是這些話,有一絲絲傳到大人的耳朵里面,就足以讓他美美地喝上好幾壺了.

桑多斯大主教雖然軍事才能不怎樣,但是在教廷組織中mo爬滾打二十年,這點政治覺悟和為人處事的道理是倍兒清楚的.

"一定要告訴手下的弟兄們,不管那個孫子問起來,咱們首先就要感謝教宗陛下."

雖然聽了眾人的話,但是桑多斯大主教仍然有些不太放心,又是認真地地向軍官們叮囑了一遍.

"大人放心,咱們教廷軍可全都是文化人.隨便拉一個人出來,那十四行的拉丁文的贊美詩,也能背上好幾段兒的.

和那群大字不認一個的死丘八們不一樣.

這點覺悟,弟兄們還是有的."

"嗯"桑多斯大主教笑著點點頭,重重的靠回椅背上,抬手mo了mo頭上光亮整齊的頭發,感懷著說道:"幸好是沒再輸,終于可以對陛下有個交待了……"

說著說著,桑多斯大主教的眼睛不禁又有些紅了:這一段時間來,大主教本人的壓力確實很大.

自從來到這里,首先干了一架,結果給洛爵爺留下了一個壞印象.

後來參加演習,又是打一場輸一場.

真是太難了啊∼!

第四軍團上上下下都輸得起,但是就他桑多斯自己輸不起.

士兵軍官們打了敗仗,頂多就是被人笑話笑話,但是他桑多斯已經是教宗陛下和洛林爵爺親自點名表示過支持的.

要是再輸下去,那損的就不是化一個人的面子.而是教宗陛下的面子,教宗陛下是光明神在世間的代言人,也就是說,最終,自己損的是光明神的面子.

別說桑多斯大主教膽子不大,就算他是狗膽包天了,敢損光明神的面子?

為了自己的前程,惡多斯大主教也必須交出一份能看過眼的成績,以謝教宗陛下的信任,以謝光明神的眷顧.

否則,那地獄就得要破例,為他特建一個高級v篕巡堮M餐服務.

這一段時間桑多斯大主教心中承受了巨大的心理壓力,這種壓力又不能對別人說,因此上,桑多斯大主教只能拼命的工作,偵查對方的動向,構思作戰計劃,反複思考勝敗得失.

一個看過眼的平局,終于讓桑多斯大主教重重的松了一口氣.

桑多斯大主教咂mo咂mo嘴,心里感覺這會好像缺了點什麼,轉頭想了想,突然一拍腦門,道:"這種時候怎麼能沒酒那."

手下的軍官們互相看了看,不約而同的苦笑了一下,有些讒嘴的甚至tiǎn了tiǎn嘴chun,然後無奈的歎了口氣.

軍中無酒,這是所有國家軍隊通行的規矩.

軍隊運輸糧草尚且困難,要運輸液體的酒占地方不說,而且麻煩,極易出現損耗,跟別說運輸酒的後勤士兵,一定是會偷酒或者拿出去賣了換錢.純粹是出力不討好的事情.

最重要的是,所有的老大們都知道,喝酒誤事.要是放開士兵飲酒,他們因此而打了敗仗,那不就是虧大了.

士兵在戰時飲酒也是有違軍法的,抓到了要被重罰.

所以行軍打仗的時候,軍團里面不會有酒.只有在修整時才會解除禁令.

但是一旦德勝歸來,各種美酒又是敝開了提供.

對士兵來說,想喝酒就努力打仗吧.

當然這條規矩對高級軍官們不算回事,瓦巴多爾打仗的時候就喜歡喝幾杯,軍官們在自己的行李中帶幾瓶酒是太正常不過的事情.

這些軍官和士兵們,以前有事沒事的時候都喜歡找個酒館喝上幾杯,有些甚至嗜酒如命.

但是出來這一個多月,第四軍團上上下下卻滴酒未沾.

不提還好,桑多斯大主教一提出來,大伙肚子里的酒蟲都叫了出來,甚至桑多斯大主教都感覺有些口干味寡.

桑多斯大主教一拍大tui,然後指著管軍需的軍官,道:"那個誰,安培,我掏錢,你去鎮上把他們所有的的酒都買來,在弄些豬牛羊肉什麼的,今天好好犒賞下弟兄們."

手下自然狂拍馬屁,齊聲贊頌"大人英明".

桑多斯大主教親自掏了腰包,軍需官領了兩千金幣,帶著一群士兵快步向著鎮上而去.

第四軍團的士兵聽說晚上能喝上頓酒,高興山呼萬歲,並且有人表示,要是每天都能喝上兩倍,說不定咱們早就打敗那些茹曼軍團了.

第四軍團上上下下幾千號人盯著營門翹首以待,就等著軍需字帶酒回來,好痛飲一番,出出這一段時間的悶氣.

很快幾個人就出現在營門口.

"回來了,回來了."士兵叫嚷著擠了上去,准備看准時機,先搶個一兩桶拿回去過過癮再說,反正這麼多人,軍需官也不會看清楚是誰拿走的.

但是等眾人將軍需官團團圍住,卻驚訝的發現軍需官一行人根本就是兩手空空,他們拉出的大車上什麼也沒有.

"這是怎麼回事?"桑多斯大主教排開眾人走了出來.

他剛才一直營地里巡視,正准備在上酒前,對士兵們發表一番熱情洋溢的講話,好好鼓舞下士氣,但是卻驚訝的看到他們什麼都沒帶回來,這讓桑多斯大主教感覺很沒面子.

桑多斯大主教心里暗道:按說不應該啊,那個鎮子看規模也不小,少說也有三四千人的規模,不可能沒有幾家酒館飯店的,再說這是有酒莊的.

桑多斯大主教早就將附近的地形爛熟于心,他很清楚河谷附近就有幾家種葡萄的酒莊,每個酒莊都會在地窨里放上存貨.

軍需官一臉無奈的表情,向桑多斯大主教一攤手,道:"大人,我們在鎮子上走了一圈,每一家酒館開門."

桑多斯大主教一皺眉,道:"你們不會敲門嗎?"

軍需官道:"敲了,大人,每一家酒館飯店我們都敲了,還跑了所有的酒莊,我們喊了半天沒一家開門."

桑多斯大主教疑huo的道:"難道鎮里沒人?"

常言道賊過如梳,兵過如篦,大主教也知道,平民都很害怕當兵的,看到附近有軍隊,首先想的就是逃兵禍去了.

軍需官氣憤的道:"大人,就是這點讓弟兄們不解,屋子里明明有人,可任憑我們怎麼叫就是不開門."

桑多斯大主教不解的momo腦門,道:"你們沒說是掏錢買嗎?"

大主教心里暗道,是不是這幫家伙橫慣了,打算直接搶了人的東西,然後黑了我給的錢?

嗯,………,極有可能∼!

這種事情在教廷里面桑多斯大主教見過太多了,他自己也不是沒干過,畢竟這撈錢的法門都是大家心知肚明的潛規則.

桑多斯大主教用懷疑的眼神看著軍需官.

軍需官被搞的哭笑不得,皺著臉解釋道:"大人,我們說了,我甚至還說了,我們加三成買他們的東西,但就是這樣他們也不開門."

"你們沒說自己的身份嗎?"

"說了啊,大人,我們進鎮子就說自己是老和維和部隊的,但是凵"軍需官的表情有些怪異.

"但是什麼?"桑多斯大主教急道:"你倒是說呀."

軍需官思付著道:"我們一說自己的維和部隊的,鎮子上的人都跑回家,而且全都鎖上了門."

"豈有此理∼!"桑多斯大主教怒喝一聲,道:"我們玩命的從幾千里外漂洋過海過來,又是風吹雨淋,又是行軍打仗的,甚至還挨了冰雹,為的是什麼?

還不是為了這幫阿爾摩哈德人,他們居然敢不歡迎王師?

真是豈有此理∼!

一幫子死老百姓,一點兒覺悟都沒有.

混帳,混帳之極∼!"

官兵們也群情ji奮,維和部隊上上下下都有同一個想法,他們此來是來幫主阿爾摩哈德人.

這幫阿爾摩哈德人理應感恩戴德,簞食壺漿以迎王師.不迎就算了,看我們來了居然還跑,把我們當作什麼.

鬼子進村嗎?

真是嬸可忍,叔不可忍.

再說了,大家就等著這點酒過過癮那,又不是不掏錢買,你們阿爾摩哈德人至于嗎?

伊莎貝拉皇後還不得乖乖讓我們總司令泡∼!

反了你們了.

桑多斯大主教眼珠一轉,道:"來人,咱們去鎮上和阿爾摩哈德人講講道理,搞搞親民活動."

"好嘞∼!"

桑多斯大主教帶著一大群士兵開出營門,打著火把,浩浩dangdang走向小鎮.

小鎮果然就像軍需官說的那樣,鎮內黑乎乎的一片,除了汪汪的狗叫聲,什麼聲音也聽不到.

但是桑多斯大主教分明可以感覺到,有人從門縫窗縫中看著他們.

桑多斯大主教突然感覺自己就像是在敵占區一樣.

桑多斯大主教領著手下在鎮子里轉了一圈,連一戶有燈光的院子都沒看到.

"去把鎮長給我請來."桑多斯大主教對身後的軍官命令道.

軍官撓撓頭,疑huo的道:"可是大人,我們不知道鎮長在那?"

"這還用問"桑多斯大主教瞪了手下一眼,道:"鎮子里最大的房子就是.還有,我是讓你們請的,不要給我用暴力手段."

"是,大人."軍官應了一聲,為難的領著幾個人去執行任務了.

這鎮上黑乎乎的,家家閉門落鎖,既不能用暴力手段,還得把人請過來,這到底要怎麼辦才好?

軍官一頭霧水的去了,好一會,從不遠處傳來一陣叫喊聲.

"抓到了,抓到了."

"讓你給我跑,還跑∼!."

後很快,一群人中間簇擁著一個六十歲左右的老頭,來到桑多斯大主教跟前.

桑多斯大主教上下打量了他幾眼,見這老頭顯然是嚇的不輕,佝僂著腰,見了桑多斯大主教先就團團的打躬作揖,對誰都喊"拜見將軍,拜見將軍."

桑多斯大主教拿出自己在做牧師時刻苦修煉出來的笑臉,走到老人跟前,拉著他的胳膊,溫和的道:"老人家你好."

老頭趕忙鞠躬,道:"將軍大人您好."

桑多斯大主教道:"老人家,婁們是維和部隊,維和部隊的你知道嗎?"

"是,是,知道,知道."老頭顫巍巍的道.

桑多斯大主教拍著鎮長的手道:"我們是來和大家買點東西,huā錢買東西,你去把大伙都叫出來."

說著桑多斯大主教抓著一把金幣,硬塞進老頭的手里.

老頭一邊說著"不敢不敢"一邊用眼角的余光了瞟了一眼手里的硬幣.

感覺到手里壓手的分量和反射著火光的金燦燦光芒,老頭一下子ting直了xiong,臉上瞬間lu出了貪婪的表情,驚呼道:"金子∼!"

桑多斯大主教點點頭,笑道:"我們真的是來買東西的,你放心,去把大家都叫出來."

桑多斯大主教可是深知,在這個世界上再硬的道理,也硬不過真金白銀,再好的口才,也好不過珍珠寶石.

老頭恭敬的一彎腰,大聲道:"是是,1小人我這就去."

隨後鎮長敲著一面銅鑼,發出鐺鐺的響聲,身後跟著幾個第四軍團是士兵,沿街大聲叫道:"鄉親們,鄉親們都出來吧,老和部隊不搶糧食."

桑多斯大主教咂mo咂mo嘴,怎麼覺得老頭這話的味道有些不對.!.

新 ,首發手打文字版.新域名新起點!更新更快,所有小說電子書格式免費下載.

上篇:第五卷 我是大領主 第九百七十五章 王八小翻身(求月票)    下篇:第五卷 我是大領主 第九百七十七章 百戰之先(求月票)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