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

首頁 魔法異界 赤血龍騎第五卷 我是大領主 第九百七十七章 百戰之先(求月票)   
  
第五卷 我是大領主 第九百七十七章 百戰之先(求月票)

"鐺鐺,鐺鐺鐺……,破爛的銅鑼在敲擊之下,發出了刺耳難聽的聲響.

響亮的聲音在小鎮中回dang,打破了小鎮特有的甯靜.[]

"鐺鐺,鄉親們,快出來吧.鐺鐺.老和部隊全都是好人."

"快出來.鐺鐺.他們不搶糧食."

"長官說了,鐺鐺鐺,他們也不搶姑娘."

"……………"

但是不出意外的是,盡管那鎮長扯著喉嚨,敲著銅鑼在小鎮中轉了兩圈,他這樣叫喊一點效果都沒有.

家家戶戶還是緊緊關著房門.

而且那門雖然並沒有什麼變化,但是所有的士兵們全都可以感覺到,那門關得更緊了.

而且從那門縫中,窗縫中,依稀可以看到警惕而驚恐的目光.

這令老和部隊的所有官兵全都感到極不舒服.好像有人用針在紮他們的後背一樣.

繞著小鎮轉了一圈之後,鎮長孤身一個人走了回來.

他苦著那張老臉,好像被人欠了八百多萬一樣,無奈站在桑多斯大主教跟前,連連躬身道:"大人,這個這個小人實在是叫不出來他們."

桑多斯大主教拍了拍老鎮長的肩膀,燦然一笑,lu出兩排明亮光潔的牙齒,道:"老家伙,你以為,大爺我是凱子,老爺我的錢是那麼好拿的嗎?"

說著,向著旁邊丟了一個眼神.

旁邊的衛兵當即"噌"一聲把長劍抽出半截,明晃晃的劍身映射著火光,在老頭的眼前晃了晃.一臉凶神惡煞的模樣,惡狠狠地瞪著他.

不管是披上什麼皮,惡狼永遠是惡狼.

同樣的,不管是穿什麼衣服,兵痞們永遠都是兵痞,這幫狗崽子沒有幾個好東西.

別說是殺人了,就是幾個人湊上來,打他一個半死,也是一件輕而易舉的事情.

老鎮長嚇得雙tui一軟,差一點就摔倒在地上,原本跟干桔子皮一樣的老練瞬間變得刷白.

桑多斯大主教冷笑一聲,心中不住地暗罵:這幫賤骨頭∼!

每年秋收之後,為了收征教廷規定下來的"十一稅"他老人家也沒有斷了往鄉下跑.經常跟那些個鎮長,鄉長之類的家伙打交道.

基層工作相當經驗豐富,非常了解這些基層小官僚們是什麼德行.

吃拿卡要,樣樣精通.

一個比一個jiān詐油滑.

你敬他一尺,他就想要一丈∼!

略略地給點好處,他們就會認為你軟弱可欺,然後蹬鼻子上臉.

想盡辦法,也要從你手里再敲點兒東西出來.

要是嚇唬嚇唬他們,或者拿著鞭子狠狠地抽他們一頓,再要麼砍上兩個狗頭,他們絕對是聽話老實,一個比一個跑的快.

對付這幫賤骨頭,就得恩威並重∼!

老鎮長哭喪著臉,向著大主教閣下連連打躬作揖,哀求道:"將軍大人,將軍大人,您暫且息怒.

您聽我說.事情是這樣的.

一年多以前,我們哈夫斯被楓葉丹林人占了,當時我們鎮上可被禍害慘了,鄉親們都怕了."

桑多斯大主教頓時勃然大怒.

他一瞪眼,眉毛都快立起來了,呵斥道:"胡說.楓葉丹林聯軍是威武之師,文明之師,所到之處,于當地秋毫無犯"

說到這里,他看到身邊的士兵們全都是咧起了嘴,就連那個被刀架了脖子的老鎮長也是一臉的鄙夷.

桑多斯大主教身為教廷中高層管理人員,拿過四六級證書的專業神棍.平時也沒有騙人,但是此時,卻也感到這瞎話實是在沒有辦法說下去了.

他輕輕地咳了一聲,急忙改口道:"呃最起碼與當地平明百姓秋毫無犯."

楓葉丹林聯軍搜刮阿爾摩哈德貴族,那可是傳遍了整個大陸的趣談.

尤其是洛林爵爺.

他在這方面聲名赫赫,刮的阿爾摩哈德的貴族們像被宰的肥豬一樣,嗷嗷地慘叫.叫苦不已.

在si底下,都有人親切地稱爵爺為"洛扒皮,.由此可見,他手段的厲害.

當然,不能說是聯軍在阿爾摩哈德秋毫無犯了.

桑多斯大主教勉強將鼻說圓了,也是累的一頭的大汗.

他很喘了一口氣,然後這才接著道:"別以為大人我不知道,當初楓軍軍紀嚴明,怎麼可能禍害百姓那?

管好你的嘴巴,不該說的別亂說.

要是再胡亂說話,小心我告你誹謗∼!

讓你去宗教裁判所里喝*啡∼!"

當年的楓葉丹林聯軍,很多人可都在現在維和部隊里面.別說是洛林爵爺,甚至是現任教宗希爾梅li亞陛下,可都是親自參加了的.

這個老家伙敢說楓葉丹林聯軍的壞話,那就是說教宗陛下的壞話,說教宗陛下壞話,那就是說光明神的壞話,說光明神的壞話,那就是褻瀆神靈.

瀆神,那就是異端∼!

異K…異端,那就是沒得說.

代表著光輝與正義的教廷就得要抱著治病救人,以天下為己任,的悲天憫人的慈悲情懷,挽起袖子將那個狗崽子綁十字架上,然後架上干柴,用熊熊的烈火淨化他的**和靈hun.

老鎮長當即打了一個哆嗦.

所有人都知道,宗教裁判所,那可比地獄都要可怕地方.進的去,出不來.什麼滿清十大酷刑,在那里面全都是開胃菜.

他急得連連擺手,腦門上冒出一層的白毛汗,急切地道!"將軍大人.我我不是在說楓葉丹林人,我…我說的是我們自己人是我們自己人."

"自己人?"桑多斯大主教奇道.

"唉"老鎮長垂著頭長長的歎了口氣,道:"楓葉丹林的大軍走後,我們這里遍地都是亂匪,他們殺人放火,敲詐勒索,無惡不作,鄉親們是深受其害.

這安穩日子沒過兩天,你們又來了,鄉親們是被禍害怕了."

桑多斯大主教拍著他的肩膀,道:"你去把大家都叫出來,我們是老和部隊的.我們的任務就是維護世界和平,平定叛亂的.不過,現在看來,大家對我們好像有點誤解,我們來澄清一下.

我們老和部隊,我們不會禍害老百姓,也不會讓哈杜再禍害老百姓.

桑多斯大主教向身後的士兵一揮手,道:"你們,跟著鎮長一起去.有誰不願意的,給我把他請出來."

聽著桑多斯大主教從牙縫里擠出來的聲音,這幫大兵們立時會意.

他們又找回了以前在鄉下橫行霸道時的感覺,當即哈哈一笑,拉起鎮長就沿著街去叫人.

看身後有如狼似虎的大兵們,尤其是他們身上的武器碰撞的時候,傳來喀喇喀喇的聲音,鎮長一臉死灰的表情,只好認命了一樣,挨家挨戶敲他們的大門.

看鎮長有氣無力的拍著居民家的門環.

他身後的軍官不滿的瞪了他一樣,吼道:"你是沒吃飽飯怎麼的?

兄弟們給我敲門."

幾個士兵走上前去,啪啪啪的使勁拍著大門.

這還是因為桑多斯大主教有命令,要客氣一點,他們不是來清鄉的,是來維和和平的.

要擱他們平時的脾氣,早就幾只大腳踹在大門上,把大門踢倒了.

鎮長哭喪著臉,在門外哀求道:"老德,出來吧,軍爺們真不搶糧食.我保證."

屋內的人遲遲不開門,士兵們干脆就堵著門不走,一直不停的使勁拍,兩扇們被砸的咣咣響.

一直拍了幾分鍾,門里的人看他們沒一點走的意思,終于小心翼翼的把門打開,拉開一條一掌寬的空隙,用驚疑不定的目光看著門外的幾個人.

老鎮長笑了笑,道:"老德,去鎮子中間,將軍們是來搞親善活動的."

里面的居民遲疑了一下,點點頭道:"好,我這就走."

出了們,又小心的把房門關上,一邊偷眼看著眼前的大兵,一邊又找了鎖頭,將門鎖好了.這才慢慢的向鎮子中間走過去.

慢慢的看人越來越多,好像也沒什麼危險,很多居民不用叫,也自發的走出家門,前往鎮子中間去看看熱鬧.

很快,在鎮子的中間已經聚集了差不多千把號人.

桑多斯大主教清了清嗓子,用刻苦修煉出來的專業嗓音,揚聲道:"鄉親們,阿爾摩哈德的百姓們.我們,是維和部隊的軍人.我們此次來阿爾摩哈德,就是為了維護世界和平,鏟除阿摩爾,哈杜這個逆賊,維和百姓的安居樂業,再創一個穩定,繁榮的阿爾摩哈德."

桑多斯大主教話音一落,鎮長賣力的鼓起了掌.

不過整個人群也只有老鎮長一個人在拼命的鼓掌,老鎮長好歹見過點市面,知道領導講完話後要鼓掌的.

可其他人全都默不作聲的站著,場面瞬間顯得異常尷尬.

好在第四軍團手下的官兵們反應迅速,立馬大聲叫道"好,說的太對了∼!"

然後使勁的拍手,這才沒有給桑多斯大主教一個難堪.

不過就在眾人拍手的時候,人群中突然一個童稚的聲音大聲叫道:"哈杜將軍是好人,你們才是侵略者,嗚嗚"

看樣子是立馬被別人給捂住了嘴.

鎮長緊張的回頭看了一眼人群,諂媚的笑道:"將軍大人,1小孩子瞎說,您別跟他一般見識."

然後回頭看著對人群大聲喝道:"誰家的毛孩子,還不睡覺,領回去領回去∼!"

桑多斯大主教皺著眉頭思索了一下,斷然的道:"不對∼!"

然後一指人群中間,道:"你們讓他說."

人群瞬間散開一片空地,lu出中間一大一小的兩個人,大人正用力拉著孩子要往回走.

桑多斯大主教一揮手,十幾個士兵里面沖進人群中,攔住那兩個人.然後桑多斯大主教走到小孩子跟前,習慣xing的mo了mo口袋,一掏口袋空空如也,才想起來這不是自己下鄉慰問.

桑多斯大主教拍了拍手,彎腰站在小孩子跟前,lu出一個最和藹的笑容,道:"1小朋友,你剛才說的很好啊,能再給叔叔說一遍嗎?"

小孩子一指桑多斯大主教,大聲道:"你騙不了我,書上都說了,你們都是侵略者,我們過不好全都是因為你們.

皇後也是個壞人,兩次把外國人帶進來打我們的人,她是個阿jiān∼!

哈杜將軍會把你們都殺掉,然後我們就好過了."

那聲音不大,但是卻響徹了整個小鎮.

老鎮長一臉驚駭的表情,心里暗道:完了∼!

這時,桑多斯大主教回頭冷冷的瞥了鎮長一樣,老鎮長下意識momo自己脖子,好像下一秒他的脖子就會從中間整齊的斷掉.

"書上說的?"桑多斯大主教皺了皺眉,伸手mo了mo錢包,結果遺憾的發現里面只有金幣,肉疼的從里面掏出一枚金幣,塞到小孩子手里,道:"拿去買糖.告訴叔叔,哪的?"

別看小孩子年紀不大,金銀可認的倍兒清楚,一看手里是枚亮黃se的錢幣,笑得都lu出了豁牙,他可知道,就這一枚圓形的小錢幣,夠他買下全鎮上好吃的東西.

小孩子緊緊的攥住金幣,握錢的手也背在身後,生怕這位叔叔再給他要回去了,一直旁邊的牆壁,道:"那的,還是鎮長老爺念給我們的."

桑多斯大主教站起來,奪過身邊士兵手里的火把,直奔小孩子手指的牆壁.

火光一照,桑多斯大主教就看到,在白se的牆壁上貼著一張大大的紙張,紙上密密麻麻的寫上了大字.

仔仔細細看了三遍,桑多斯大主教冷笑一聲,喃喃自語道:"我就猜到是這樣."

報上的內容,概括的說就是在數楓葉丹林軍和維和部隊的罪行,還有伊莎貝拉皇後的勾結外國勢力干涉本國政治罪名.

把阿爾摩哈德的現狀都歸結為皇帝昏庸,皇後jiān佞,群臣貪婪,外國干涉軍圖謀不軌,只有阿摩爾,哈杜將軍是偉光正的,在他領導下的南方欣欣向榮.

報最後呼籲了一下,只有哈杜將軍的道路才是光明的道路,才是勝利的道路,才是阿爾摩哈德的唯一的出路.

全國人們就等著打開大門迎哈杜吧,哈杜來時不納糧.

桑多斯大主教立刻就認識到這一事情的嚴重xing,以為桑多斯矢主教心里非常清楚,這張大字報上寫的東西,七分真,三分假,極具盅huoxing.

真的地方就是,阿爾摩哈德人混到今天這步田地,確實是因為皇帝昏庸,官員貪婪不法,貴族們窮奢極yu,致使老百姓的稅賦越來越重,一年的收成甚至不夠交稅,還要被基層官員們敲骨吸髓般的勒索.

而伊莎貝拉皇後確實和楓葉丹林聯合軍合作,維和部隊也是應伊莎貝拉皇後的請求出兵阿爾摩哈德的.

這些事情老百姓都看在眼里,心里明白的很,老百姓不會在乎他們頭頂的皇帝,是姓尼奧多斯,還是姓哈杜,只要這個皇帝能讓他們吃飽飯,穿的暖就行.

這個皇帝不行,換個姓"哈杜,的來,也許咱們就從此過上了美好幸福的生活也說不定.

而哈杜因為圖謀甚大,也為普通老百姓做了很多事情.對哈杜,很多人阿爾摩哈德人心里抱著好感.

桑多斯大主教心里也清楚,哈杜在民間的聲望很不錯,民心向背在這種時候很重要.

如果讓老百姓堅信選擇哈杜更好,那麼維和部隊很可能會陷入人民戰爭的汪洋大海中去.

政治斗爭,輿論支持,民意不可違這些,桑多斯大主教實在是太清楚了.

一個小孩子都敢當著他的面說他們是侵略者,牆上貼著**的大字報也沒人管,可見這種論調在民間已經極有市場了.

他打仗也許不行,但是搞這個本來就是他的專業,桑多斯大主教一瞬間就推斷出可能出現的嚴重後果.

但是這張大字報在最關鍵的地方卻是偷換概念,編造和中傷.而且還玩的極是熟練.

維和部隊是來打阿摩爾,哈杜的,不是來打阿爾摩哈德人民的.雖然現在看來是免不了要和阿爾摩哈德南方諸省的人干一仗了.

而造成今天這一局面的幕後推手,就是阿摩爾,哈杜本人.

因為楓葉丹林聯軍,尤其是洛林爵爺,對阿爾摩哈德貴族勢力的沉重打擊,伊莎貝拉皇後的改革也進行的很成功.

但是這些發生在宮闈之間,高層之內的事情老百姓是不可能了解的,他們只能看到他們能看到的,並以此為依據作出判斷,在他們看來,哈杜當了皇帝,也許真就比現在的皇帝好.

桑多斯大主教一指牆壁上的報紙,道:"來人,把它給我揭下來."

幾個親隨連忙上去,手忙腳亂的想要把報紙從牆上摳下來.

但是它貼上的時間太久了,已經和牆面緊緊的合在一起,士兵仔細的撕也只拉下來幾條碎紙.

士兵們為難的看著桑多斯大主教,道:"大人,這個弄不下來."

桑多斯大主教一皺看,道:"笨蛋,把整面牆給我敲下來."

"遵命"士兵們高興的應了一聲,一卷袖子就准備上手砸牆.

老鎮長急了,跑到牆壁跟前,揮舞著手臂阻攔士兵動手,大聲道:"軍爺等等,等等.別砸別砸."

這面牆正是老鎮長自己家.

士兵們也知道牆上貼的是什麼東西,看這老家伙連這種**〖言〗論都敢維護,士兵們抽出武器晃了晃,獰笑著道:"讓開,想死嗎∼!"

老鎮長自己緊緊的貼在牆上,拼死保護自家的財產,大聲叫道:"大人你想要的是牆上的紙嗎?我還有,我還有∼!"

桑多斯大主教一擺手,讓手下把武器收起來,不耐煩的道:"去給我取來."

"是,是"老鎮長邁開雙tui,以和他年紀極不相稱的速度飛快跑回院子里經,幾個呼吸的功夫,就抱著厚厚一摞紙張,氣喘籲籲的跑了回來.(未完待續!.

新 ,首發手打文字版.新域名新起點!更新更快,所有小說電子書格式免費下載.

上篇:第五卷 我是大領主 第九百七十六章 折翼的天屎(求月票)    下篇:第五卷 我是大領主 第九百七十八章 天下的烏鴉一般黑(求月票)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