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 點魔 法仙 武言 情穿 越科 幻靈 異競 技紀 實名 著

首頁 魔法異界 赤血龍騎第五卷 我是大領主 第九百七十八章 天下的烏鴉一般黑(求月票)   
  
第五卷 我是大領主 第九百七十八章 天下的烏鴉一般黑(求月票)

老鎮長抱著厚厚一摞紙張,來到了桑多斯大主教跟前.

他"呼呼"的喘著粗氣,一腦門全都是汗水,也顧不得擦一下,急忙躬身道:"將將軍大人,全都全都在這里了."[]

桑多斯看了他一眼:這老家伙居然知道叫自己"將軍大人,.僅沖著這一點,就足以讓大主教心中龍顏小悅一下.

但是隨即,他一低頭,看著老鎮長懷里足有三寸多厚的一摞報紙,桑多斯大主教頓時被嚇了一跳,忍不住"嘶"的吸了一口涼氣,心里暗道:這,………,這樣太多了吧∼!

看來敵人這是不惜血本,要搞輿論攻勢啊∼!

桑多斯大主教可不是五指不沾陽春水,從小到大就高高在上的貴族,只會說些何不食肉糜之類的傻話.

相反,雖然出身貴族家庭,但桑多斯大主教基層工作經驗豐富,

對物價了,居民生活指數了,平均幸福指數了,消費指數了等等等等的各項事關百姓生活的數據全都是了若指掌.

這是身為教廷一個中高級神職人員所必須的工作∼!

因為做為大主教,帶著小弟們到鄉下去,去征收那項被光明神所授予教會的,神聖而不可侵犯的十一稅的時候,就必須要清楚地知道,雞蛋多少錢一個,老母雞多少錢一只,一斤大麥多少錢,一斤小麥多少錢,一斤小麥能磨多少面粉,一個壯勞力每天能掙多少錢,等等等等.

只要先清楚了這些,才能在和普通老百姓,基層小官僚,手下的辦事員等斗智斗勇,不讓自己被這些人給忽悠了.

那些死老百姓們可全都不是什麼好鳥,收的多了他們可真敢操板磚拍自己的黑磚.

而收的少了,或者對不上帳,桑多斯大主教自己可是要負責任,

甚至自己掏腰包填補虧空.

雖然在前期,他也沒有少吃這方面的虧,被那幫死老百姓們坑了好多回,但是最近十年,他卻已經精明多了.基本上已經沒有人能再騙過他的火眼金睛.

基本上,搭眼睛一掃,就知道什麼東西大約是什麼價錢.收起稅來也是無往不利.每每都是恰好踩在那些人的心理底線之上.既能多收一點兒,又不至于他們痛的哇哇慘叫.

因此上,看著那一摞紙,大主教就感到心中一沉.

他清楚地知道,在所有的東西中紙張可是奢侈品,就算是最下等草紙,也不是普通農家能消費的起,質量更好的紙張只會出現在貴族家里.

至于最精美的羊皮紙,那是教廷抄寫《神典》才會用到的.

自然,書籍,這種承載著知識的東西只有有錢人才能擁有的稀罕物,老百姓有也沒用,他們大都不認字.

能寫出自己名字的家伙,在十里八鄉當中也是少有的知識份子了.

而家里能有一張擦屁股紙,那就更不得了.基本上已經跨進了高級知識份子的行列,很是受人尊敬的.

而那些紙張卻遠比擦屁股紙的質量好了許多倍.光滑整潔紙幅寬大,絕對價格不菲.

桑多斯大主教只要搭眼一掃,就已經估算出,這厚厚的一摞紙值差不多要值兩三個金幣.

老鎮長見眼前這位將軍大人,發現他一臉的凝重緊緊盯著自己懷里的紙張,不由心中也是咯噔了一下.心知:這會兒可能是闖了大禍了∼!

他彎著腰,一邊小心地窺視著桑多斯大主教的臉se一邊惴惴不安地道:"大大人明鑒.這這可都是別人給我的,不是我寫的.我我在這貼了一張剩下的全在這里了.

我看這紙不錯,所以…所以想要拿給我小孫子練字用"

桑多斯大主教冷哼一聲,道:"別人給你的?別人給你的你就敢貼?膽子不小啊,不知道這上面寫的是什麼內容嗎?

***,要是別人給你把刀子,你是不是就敢去刺殺皇後陛下啊?

知不知道,這是謀逆大罪,可是要誅滅九族的."

他一邊說著,一邊抬起眼來,不懷好意地掃視著後面的那些百姓們.

一眾百姓們頓時也是一陣的嘩然.

由于交通不便,長年不能接觸外界,因此上,能在一個小鎮上生活這麼多年,基本上也全都是沾著點兒親戚.

像小希哥,扭說就是他爸爸和侄女兒生的娃.而小希哥最開始,也是喜歡他的侄女兒.口味重的狠.

但是這對于他們來說,這卻也並不算是什麼很違反倫理綱常的事情.

這一眾百姓們也是同樣.一開始,他們對于這個主教不像主教,將軍不像將軍的家伙ting反感的,基本認識就是,這又是一個死肥豬王八蛋,侵略我們國家的壞蛋.

但是此時,一聽這個死肥豬王八蛋居然威脅著要"誅滅九族"眾人全都有些害怕了.

看著四周老和部隊的官兵們手中明晃晃的刀劍,他們不敢說什麼,但是旁邊不是還有那個老鎮長嗎?

他們當即對于那老鎮長大聲地抱怨起來口早就看這老家伙不是一個東西,但是沒想到,他居然這麼不是東西.沒事兒拿別人的報紙干什麼?這一下子給全鎮子的人惹了禍不是桑多斯聽著眾人七嘴八舌的指責,不禁心中暗笑.

他揮了揮手,示意眾人全都閉上嘴巴,然後這才看著那鎮長,罵道:"你個老混蛋∼!本來老爺我可是要動刀子的,奈何今天我心情好.給你最後一次機會.

說,誰給你的?為什麼要貼出來?"

"說∼!"大主教身邊的shi衛們當即亮出明晃晃的刀劍,尖利的劍尖沖著老頭一指,齊聲大喝.

這種嚇唬人的陣勢,以前下鄉的時候他們玩的太多了,不用排練就知道該怎麼配合.

看著明亮的利刃就在自己眼前晃悠,仿佛下一刻就會穿透自己的身體,把自己給紮個透心涼,老鎮長嚇的tui一軟,一下子倒在地上,連懷里的大字報也都"嘩,的一聲,散了一地.

他跪爬在地上,驚恐地大聲叫道:"別殺我,別殺我.我說,我全都說…"

看著他慘白的臉se,桑多斯大主教不禁微微一笑.

眼前的場景讓他突然有一種回到故鄉的感覺,心里因為連續戰敗的壓力和郁悶一時間也少了很多,盡管以前欺負這些鄉下土財主的時候,大主教自己總沒有多少成就感.

桑多斯大主教厭惡地看了他一眼,道:"把他拉起來."

幾個如狼似虎的大兵揪著老鎮長的衣服把他給拎了起來.

桑多斯大主教背著雙手,在老鎮長面前來回踱著步,道:"說吧."

老鎮長看著架在自己脖子上的長劍,冰涼的劍身就貼在他的脖子上,嚇得他全身的寒毛都豎了起來.

老鎮長帶著哭腔,道:"前幾天我們鎮上來了個過路的行腳商……………"

桑多斯大主教打斷他的話,厲聲道:"幾天前?"

"子,三……不,是四天∼!

四天前,他給了我十個金幣,說讓我把這些布告貼出來.1小人不敢欺騙將軍,真的是別人給的.1小人我一時鬼mi了心竅,就把這個東西給貼出來了."

桑多斯大主教心里暗道:貼個傳單就給十個金幣,哈杜倒是鬼精的很.算上紙錢,算上人工費,再算上給當地人的錢,就算是把全阿爾摩哈德給貼遍了,哈杜也huā不了一百萬,但是造成的影響確實一兩千萬都買不來的.

教廷每年倒是都要huā掉一兩千萬的宣傳費用,可那效果比飛鷹集團投放的廣告差遠了.

桑多斯大主教暗暗贊歎,這個家伙,果真是個名將∼!

瞥了一眼嚇得都快尿了的老鎮長,桑多斯大主教哂笑一聲,悠悠然道:"你身為鎮長,知不知道,這是很嚴重的罪行∼!

發現敵特分子,你一不組織人抓捕,二不向官府舉報,這已經是失察瀆職.

居然收受敵特分子的賄略,公開宣傳反老和部隊,反皇後陛下,反帝國政府的反動〖言〗論,你知不知道這是什麼罪?"

老鎮長耳聽著一頂頂大帽子扣下來,早嚇得臉都白了,張著嘴"啊啊"的說不出話來.

桑多斯大主教一笑,看著鎮長森然地道:"這是叛國謀反的罪名,真不知道叛國罪怎麼處罰的?

主犯要被抽腸錄皮,在〖廣〗場示眾一天後斬頭.從犯斬頭示眾,犯人家屬罰為苦役,流放邊境,一直到死.,,

老鎮長軟倒在地上,嚎啕大哭起來,邊哭邊道:"1小人只是一時貪心,真不知道那是犯罪,以前他們就老貼皇帝壞話,小人見沒人管,才一時糊塗……大人饒命,饒命啊……"

聲淚聚下,哭的當真叫慘,旁邊的鎮民都不忍心看,紛紛垂下頭去,心道估計鎮長這禿驢老孫子,這次是活不成了.

換了維和部隊其他人,也許會心責憐憫,就是換做洛林來,也根本不把這個當回事.

要知道,爵爺沒有少被人叫做"天高三尺"洛扒皮"1小白臉,…之類的,但是爵爺心xiong寬大,對此也只是笑笑,知道那一幫狗崽子只是羨慕嫉妒恨,對此並不計較.

但是發現這件事情的是教廷出身的桑多斯大主教,他敏銳的政治直覺,瞬間就意識到背後的影響,而老鎮長聲淚俱下的哭訴,也很難打動桑多斯大主教.

在桑多斯大主教看來,現在求饒,當時收錢的時候就敢說沒想到?

光想占便宜不想吃虧,你以為你是教士嗎?

不過桑多斯大主教不打算真的去處罰這個老家伙,他宣傳的是反阿爾摩哈德帝國政府的〖言〗論,自己又不是阿爾摩哈德帝國官府的人,犯不上為阿爾摩哈德人操這份閑心.

像這種刷在牆上的報紙,罵皇帝,罵政府,罵教會,罵某個當官,罵情夫,罵小三的,大主教自己也見的太多了.

要不是因為這張報是反維和部隊的,對他們將來的行動可能造成極壞的影響,桑多斯大主教管都不會管.

要擱在其他時候,說不定大主教還會在在一邊津津有味的看熱鬧,贊一下寫這片檄文的寫手文筆不錯,要是去寫騎士小說說不定早就賺錢了.

手癢了,在下面跟個貼子,寫個頂,甚至是學學傳說1當中的讀者大神,隨手給張月票…推薦票什麼的.

看把這個老家伙嚇唬的足夠了桑多斯大主教親自把他從地上拉了起來,拍了拍他身上的塵土,道:"咱們不能把人一棍子打死,法律的作用就是懲前毖後,治病救人你說是嗎?"

老鎮長呆滯的點點頭,他已經被嚇傻了.

桑多斯大主教道:"我就當你一時糊塗,給你個戴罪立功的機會."

老鎮長眼睛一亮,緊緊抓住桑多斯大主教的手,急切的道:"大人您說,1小人一定做到."

桑多斯大主教道:"去吧交給你布告的這個行腳商給我抓回來,你把他抓回來我就在官府那里給你求情,讓他們免你的罪.

你要是抓不回來……後果你知道的."

老頭就像是快溺死的人,終于抓住一根救命的稻草,想也不想道:"是,大人,1小人一定把他抓回來.他往西邊的城鎮去了往西走下去一路直線,我一定可以抓到他的,請大人相信我."

桑多斯大主教"嗯"了一聲,然後一指身邊的一個親隨,道:"約瑟你帶一個中隊,跟著這個老頭去抓人."

"是,大人."軍官大聲答應一聲.

事關自己的小命老鎮長一刻都等待不了,道:"事不宜遲1小人和軍爺們這就出發."

"好"桑多斯大主教點點頭,然後對自己手下囑咐道:"約瑟,你們最好都穿便裝,能抓活的最好,不能的話,死的也行,以兄弟們的安全為第一."

"是"軍官一點頭,笑道:"大人放心,做這種活弟兄都是老手了."

桑多斯大主教呵呵一笑,這才想起了這幫教廷護殿騎士們,可都是偷雞mo狗個高手.

大主教收起地上的布告,轉身對賽博等軍官道:"走,去最近的電報站."一大群騎士連夜出發,頂著暗淡的月se向附近的城市疾馳而去.

維和部隊的電報網絡是以城市和重要的關隘,戰略要地等為節點,輻射整個地區,基本上有維和部隊下面的軍團,快馬加鞭,當天就能把消息傳回總司令部,然後第二天一大早軍團長就能收到總司令部返回的命令.

桑多斯大主教親自半著手下連夜奔向附近的小城,這時候城市為了安全都已經關門落鎖,不過亮明了身份之後,守軍很快打開了大門.

大主教一行人直趨設在城內軍營的電報站.

盡管已經是深夜,架設著線路的房間內依然燈火通明.

當桑多斯大主教走進房間的時候,幾個不同軍團的軍官,正坐擠在長椅上打瞌睡.

幾個電報員擠在一起正在忙碌,很快一個人站起來,手里拿著一份文件,大聲道:"十七軍團的,軍令.

十七軍團∼!"

長椅上的軍官們一個ji靈,然後一個人揉著眼睛跳了起來,道:"到∼!"

電報員將文件塞給他,道:"軍令."

十七軍團的軍官趕忙接過,笑道:"謝謝兄弟啊."

然後悄悄的遞了兩個金幣過去,電報員水手捏住,熟練的塞進口袋里.

盡管動作不明顯,不過瞞不過桑多斯大主教的眼.

桑多斯大主教拉了拉身後的軍官,低低的問道:"怎麼收份電報還塞錢?"

"辛苦費唄"軍官苦笑一聲,道:"大人,您是不知道,這電報室的都是一幫大爺,脾氣牛的很,剛開始那一段還好,後來不知道那個孫子為了搶先發報,偷偷給他們塞了錢.

慢慢的搞的大家都不得不塞錢,不然他們就把咱們的軍報排在最後才發.

這還算輕的了,大人您想,這軍令如山,咱們要是孝敬不到,電報室的大爺們給弄錯一兩個字,出了錯,司令部追究下來,還不是咱們倒黴.

不怕一萬,就怕萬一不是,只能把這幫大爺們先伺候好了."

說到這里,手下的軍官也咧著嘴,無奈的搖了搖頭.

"哦"桑多斯大主教撇撇嘴,搖了搖頭,心里暗道:看來這天下烏鴉一般黑.

屋內的電報員聽到大主教和手下兩個人小聲嘀咕,一皺眉頭,翹著下巴點了一下他們倆,滿臉不耐煩的道:"你們兩個干什麼的?電報室不得喧嘩."

電報員轉過頭去,還嘀咕著說道:"一點素質都沒有"

桑多斯大主教的臉se登時就變黑了,大主教是有頭有臉的大人物,即便是見了上級,也是客客氣氣的接待,何曾被人如此蔑視過,而且還是一個無職無銜的小人物.

大主教就算是犯了錯,被洛林副總司令罵的狗頭噴血,也沒有被當作盲流一樣蔑視.

桑多斯大主教瞪著他,呵斥道:"怎麼說話那你?"

"嗨∼!"電報員虎軀一震,顯出壟斷通訊企業從業人員所特的王者霸氣,斜眼瞥著他,道:"你怎麼說話呢?"(未完待續.如果您喜歡這部作品,歡迎您來起點(叭山m比m)投推薦票,月票,您的支持,

就是我最大的動力.)

求月票,求訂閱,求推薦,求收藏,謝謝.

1ze6聰三1x不人正.!.

新 ,首發手打文字版.新域名新起點!更新更快,所有小說電子書格式免費下載.

上篇:第五卷 我是大領主 第九百七十七章 百戰之先(求月票)    下篇:第五卷 我是大領主 第九百七十九章 理解萬歲(求月票)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