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

首頁 魔法異界 赤血龍騎第五卷 我是大領主 第九百八十章 緊急任務(求月票)   
  
第五卷 我是大領主 第九百八十章 緊急任務(求月票)

緊急任務?

這些參謀們頓時一驚.

洛爵爺平時對下屬並沒有什麼架子,而且只要坐辦公室里,不管什麼時候,也是吊二郎當的.[]

讓人一看,還以為這個家伙絕對屁本事沒有,是一個靠著有個好爸爸,或者是吃軟飯,這才爬上來,整天混日子的小白臉.

在這樣的領導手底下做事,很少有什麼緊張感.哪怕是敵人殺過來,說不定他也會掃上一眼,然後說,嗯,敵人離的還遠,讓我再睡上五分鍾,或者喝杯酒什麼的.

但是此時,他卻突然說"緊急任務"

頓時讓眾人繃緊了神經.

他們一時全都是面面相覷,但是卻發現,旁邊的人也是一臉的茫然.看的出來,別人和自己一樣,對這個"緊急任務"毫不知情.

眾人不禁一陣的奇怪.

一般真的有什麼重要行動的話,事前不可能一點風聲都透不出來,總部里的參謀們鼻子比狗都靈,有什麼風吹草動的,他們在第一時間就嗅到.

不過,這些參謀們也不是笨蛋.

看到大家全都是一臉疑huo的表橡,他們就知道,這次真的是突發事件了∼!

"這是出了什麼大事?"

一眾參謀全都像是屁股上被針紮了一樣,不由自主地ting直了身體,一臉嚴肅的表情看著洛林.

洛林拿起那張由桑多斯大主教傳過來的布告,舉在眼前晃了晃,沉聲道:"你們先看看這個東西."

說著,將布告遞給了身前的參謀.

那參謀接過來報告,首先就是驚訝于那巨大的詞彙量.

這麼長的報告,全都是用電報機一個字一個字地傳過來的.光是這,就得要好大的一筆錢啊∼!

雖然他身為軍人,平常對于那如流水一般動輒以百計萬計的軍費huā銷並不太在意,但是此時卻也不禁感歎了一下:這可全都是錢啊∼

!

但是出于職業的本能,他一邊感歎著,在此同時卻還是將那布告迅速掃視了一遍,然後遞給身邊的同伴,將這一份布告挨個傳閱下去.

看到這個東西之後,參謀們才lu出恍然大悟的表情,然後松了一口氣,心里全都頗有些不以為然:"原來是為了這個小事兒啊,還以為是哈杜打過來了∼!"

一份布告而已雖然是說維和部隊壞話的布告,在這些職業的參謀們看來,也實在不算什麼了不得的大事.

不就是說說壞話嗎,既不會很快造成什麼損害,對付起來又不會很麻煩.

參謀部里好的筆杆子可是不少寫一份反駁這份布告的東西,那是分分鍾的事情.

而且可以做到逐條批駁,內容有理有據有節,保證那些不明真相的群眾看到了,在第一時間破除謠言.

"這個"一個參謀拿著布告看了一遍,然後撓撓頭,道:"大人……………"

洛林點了他一下道:"你說."

那參謀皺著眉頭,思索著說道:"這個,我好像在那里見過反正不是在酒館,就是在紅舞鞋."

洛林愣了一下,隨即奇道:"紅舞鞋?那是什麼地方?"

那參謀頓時一滯,而周圍的一眾狗崽子們卻都lu出會心的一笑.

這個招牌的名字在哈夫斯港和維和部隊內可以說得上是無人不知無人不曉.

在這里,它的江湖地位,甚至可以和和當初茹曼帝國最為著名的紅磨房,天上人間什麼的,這一類高級娛樂場所相提並論.

大家剛發了軍餉都喜歡去那轉一圈請客吃飯什麼怕也最喜歡選那個地方,就連打個賭,也是賭輸了的就去紅舞鞋請包夜套餐.

但是大家都知道,就是這個名動四方威震老和部隊的地方,洛林爵爺還真就是不可能知道.而且也不可能知道∼!

凱瑟琳長公主,阿黛兒魔法師,羅琳娜大魔法師這一幫糖醋娘子軍的名頭,在老和部隊當中盡人皆知.

當年,這幫娘子軍聽說爵爺去喝huā酒之時,全都是龍顏大怒,然後盡起精銳,只是一個回合就攻陷了號稱墮落之城的玫瑰園,將帝國一眾高官們幾乎是一網打盡,鬧了一個天翻地覆.

從那之後,大家伙兒如果要見洛爵爺之前,全都要互相告誡提醒一下.求爵爺辦事,不管什麼招都可以使,但是絕對不能用行賄十大絕技之首的喝huā酒.更不能隨隨便便地往他那里送女人.

否則,那一眾娘子軍龍顏大怒之下,絕對是下狠手收拾,說不定就得要"誅連十族"可怕的狠∼!

因此上,眾人雖然看到爵爺好像是明知故問,似乎還有些一臉向往的模樣,但是眾人卻全都視而不見,不敢搭他的這個碴.要知道在平時,這一起洗個澡了,按個摩了什麼的,可是和領導拉近關系的,不二法門.

再說了,看看旁邊正開心的吃著零食的薇拉.

那略帶著嬰兒肥的紅潤小臉,那清澈明亮如同大海一般的秀眸,修長ting翹的睫毛,小巧精致的瓊鼻,嫣紅濕潤的櫻chun,豐ting飽滿,無人可敵的suxiong……

在吃東西的時候,偶爾還伸出了靈巧的香舌,輕輕地tiǎn一下嘴chun…那天真jiāo憨,出塵脫俗的神態,讓人心醉不己.

緊急任務?

這些參謀們頓時一驚.

洛爵爺平時對下屬並沒有什麼架子,而且只要坐辦公室里,不管什麼時候,也是吊二郎當的.

讓人一看,還以為這個家伙絕對屁本事沒有,是一個靠著有個好爸爸,或者是吃軟飯,這才爬上來,整天混日子的小白臉.

在這樣的領導手底下做事,很少有什麼緊張感.哪怕是敵人殺過來,說不定他也會掃上一眼,然後說,嗯,敵人離的還遠,讓我再睡上五分鍾,或者喝杯酒什麼的.

但是此時,他卻突然說"緊急任務"

頓時讓眾人繃緊了神經.

他們一時全都是面面相覷,但是卻發現,旁邊的人也是一臉的茫然.看的出來,別人和自己一樣,對這個"緊急任務"毫不知情.

眾人不禁一陣的奇怪.

一般真的有什麼重要行動的話,事前不可能一點風聲都透不出來,總部里的參謀們鼻子比狗都靈,有什麼風吹草動的,他們在第一時間就嗅到.

不過,這些參謀們也不是笨蛋.

看到大家全都是一臉疑huo的表橡,他們就知道,這次真的是突發事件了∼!

"這是出了什麼大事?"

一眾參謀全都像是屁股上被針紮了一樣,不由自主地ting直了身體,一臉嚴肅的表情看著洛林.

洛林拿起那張由桑多斯大主教傳過來的布告,舉在眼前晃了晃,沉聲道:"你們先看看這個東西."

說著,將布告遞給了身前的參謀.

那參謀接過來報告,首先就是驚訝于那巨大的詞彙量.

這麼長的報告,全都是用電報機一個字一個字地傳過來的.光是這,就得要好大的一筆錢啊∼!

雖然他身為軍人,平常對于那如流水一般動輒以百計萬計的軍費huā銷並不太在意,但是此時卻也不禁感歎了一下:這可全都是錢啊∼

!

但是出于職業的本能,他一邊感歎著,在此同時卻還是將那布告迅速掃視了一遍,然後遞給身邊的同伴,將這一份布告挨個傳閱下去.

看到這個東西之後,參謀們才lu出恍然大悟的表情,然後松了一口氣,心里全都頗有些不以為然:"原來是為了這個小事兒啊,還以為是哈杜打過來了∼!"

一份布告而已雖然是說維和部隊壞話的布告,在這些職業的參謀們看來,也實在不算什麼了不得的大事.

不就是說說壞話嗎,既不會很快造成什麼損害,對付起來又不會很麻煩.

參謀部里好的筆杆子可是不少寫一份反駁這份布告的東西,那是分分鍾的事情.

而且可以做到逐條批駁,內容有理有據有節,保證那些不明真相的群眾看到了,在第一時間破除謠言.

"這個"一個參謀拿著布告看了一遍,然後撓撓頭,道:"大人……………"

洛林點了他一下道:"你說."

那參謀皺著眉頭,思索著說道:"這個,我好像在那里見過反正不是在酒館,就是在紅舞鞋."

洛林愣了一下,隨即奇道:"紅舞鞋?那是什麼地方?"

那參謀頓時一滯,而周圍的一眾狗崽子們卻都lu出會心的一笑.

這個招牌的名字在哈夫斯港和維和部隊內可以說得上是無人不知無人不曉.

在這里,它的江湖地位,甚至可以和和當初茹曼帝國最為著名的紅磨房,天上人間什麼的,這一類高級娛樂場所相提並論.

大家剛發了軍餉都喜歡去那轉一圈請客吃飯什麼怕也最喜歡選那個地方,就連打個賭,也是賭輸了的就去紅舞鞋請包夜套餐.

但是大家都知道,就是這個名動四方威震老和部隊的地方,洛林爵爺還真就是不可能知道.而且也不可能知道∼!

凱瑟琳長公主,阿黛兒魔法師,羅琳娜大魔法師這一幫糖醋娘子軍的名頭,在老和部隊當中盡人皆知.

當年,這幫娘子軍聽說爵爺去喝huā酒之時,全都是龍顏大怒,然後盡起精銳,只是一個回合就攻陷了號稱墮落之城的玫瑰園,將帝國一眾高官們幾乎是一網打盡,鬧了一個天翻地覆.

從那之後,大家伙兒如果要見洛爵爺之前,全都要互相告誡提醒一下.求爵爺辦事,不管什麼招都可以使,但是絕對不能用行賄十大絕技之首的喝huā酒.更不能隨隨便便地往他那里送女人.

否則,那一眾娘子軍龍顏大怒之下,絕對是下狠手收拾,說不定就得要"誅連十族"可怕的狠∼!

因此上,眾人雖然看到爵爺好像是明知故問,似乎還有些一臉向往的模樣,但是眾人卻全都視而不見,不敢搭他的這個碴.要知道在平時,這一起洗個澡了,按個摩了什麼的,可是和領導拉近關系的,不二法門.

再說了,看看旁邊正開心的吃著零食的薇拉.

那略帶著嬰兒肥的紅潤小臉,那清澈明亮如同大海一般的秀眸,修長ting翹的睫毛,小巧精致的瓊鼻,嫣紅濕潤的櫻chun,豐ting飽滿,無人可敵的suxiong……

在吃東西的時候,偶爾還伸出了靈巧的香舌,輕輕地tiǎn一下嘴chun…那天真jiāo憨,出塵脫俗的神態,讓人心醉不己.

妾十萬部隊,近百個軍團分散在小半個阿爾摩哈德北方的土地上,處處都飄揚著維和部隊的旗幟.

這一張大網撤開,還真抓到了兩個散發布告的人,這種外鄉來的人,在本地本身就非常顯眼,不管他們是扮成行腳商,還是走方的醫生,云游的牧師,都會被當地人記起.

一兩個軍團拉網追捕之下,他們是很難逃脫的.

希爾梅li亞比洛林稍晚一些看到這份聲討維和部隊和阿爾摩哈德皇室的檄文.

看到這份檄文的第一時間,希爾梅li亞就意思到它的嚴重xing,首先就去找了她的表姐,伊莎貝拉皇後.

伊莎貝拉皇後手里拿著的,也是洛林送來的這篇檄文布告,皇後拿著這篇聲討她的文章,整個人顯得有些悶悶不樂.

"伊莎姐姐"希爾梅li亞坐拉張椅子坐在伊莎貝拉皇後的對面,道:"你也看到了,這都是哈杜的yin謀,不用太在意."

伊莎貝拉皇後先是點點頭,然後又緩緩搖了搖頭.道:"我剛才讓人上街看了看,他們說現在在很多酒館,旅店都能看到這種東西,這說明什麼?"

希爾梅li亞心里暗歎一聲,暗道,這說明這種說法有一定的群眾基礎.

不過這話她當然不能說出來,希爾梅li亞拍拍伊莎貝拉皇後的手,道:"別擔心,老百姓總是很容易被煽動,被愚弄的,只要我們針鋒相對的把事情說清楚,人民是會明白真相的."

伊莎貝拉皇後苦笑一聲,道:"但願吧,自從我親政以來,一直兢兢業業,我自問我做的每一件事情,都是為了讓老百姓過的更好,讓這個國家變得更好.可為什麼他們總是不理解我……"

希爾梅li亞柔聲道:"他們最終會明白的.我們需要做的就是堅持下去.想這種手段……"

希爾梅li亞抖抖手里的布告,道:"只會搬起石頭砸自己的腳.走吧,我們去看看洛林有什麼想法,對付這種事情,他是最有辦法的."

兩人來到了指揮部,剛一進門,還沒有和洛林聊上幾句.

旁邊儒略大公聽說伊莎貝拉皇後被人刷大字報欺負了,第一時間趕過來安慰伊莎貝拉皇後,果斷的說道:"等我抓住了哈杜,一定讓他把這個給吃下去."

不過這時伊莎貝拉皇後已經嘻複了儀態萬方的皇後風采,絲毫看不錯這份檄文對她有任何不好的影響,皇後優雅的笑了笑,道:"像這種栽賊陷害的東西,我以前見的太多了,不用理會他們就行了."

儒略大公一拍手,贊同道:"伊莎說的太對了,洛林,現在情況怎麼樣?"

洛林撇撇嘴,心里暗道:伊莎∼!叫得這麼親熱也改變不了身為一個怪叔叔的事實.

伊莎貝拉皇後矜持的笑了笑,悄悄的往外挪了一點.

看著這個小動作,洛林在心里暗樂,然後正se道:"情況很嚴重,根據下面各軍團傳回來的消息看,各地均有發現,哈杜已經把這個布告貼遍了阿爾摩哈德."

儒略大公皺皺眉,道:"以前怎麼就沒人發現?"

洛林一攤手,道:"士兵們不懂這種,就算看到了也不會把這個當回事,再說演習正是緊要階段,要不是第四軍團的桑多斯偶爾發現,估計到演習結束還是不會有人發覺."

希爾梅li亞驚訝的道:"是那個拉姆,桑多斯發現的?"

洛林點點頭,道:"他還把發這個布告回來的電報員給打了一頓.

希爾梅li亞一怔,哭笑不得的道:"這個家伙怎麼老是亂來."

儒略大公思索了下,道:"洛林,你認為我們該怎麼應對?置之不理的話,對我們不是好事."

"別急"洛林擺擺手,道:"憲兵隊剛才回報說,他們收到線報,抓住一個在城里貼布告的家伙.我讓他們把人提過來,先審審看."

少頃,一對憲兵將一個流里流氣的阿爾摩哈德人押到了指揮部憲兵隊的審問室當中.

希爾梅li亞和伊莎貝拉皇後自然不會出現在這里,儒略大公對這個也不感興趣,用大公自己的話說,他老人家正忙著安慰伊莎貝拉皇後受傷的心靈.

所以這種髒活累活只能洛林自己來了.

眼前這個家伙一看就是個標准的小流氓,衣衫不整,好像永遠也不會把衣服穿整齊,一雙賊亮的小眼睛在眼眶里骨碌碌亂轉,從進了門開始就四處亂飄.

負責審訊的憲兵隊長不悅的對手下使了個眼se,他們的大老板正坐在一邊看著,難得一個在領導親臨的機會,這位憲兵隊長當然要好好表現.

兩邊的憲兵想拎小雞一樣把那人給拎起來,用力的按在憲兵隊長桌子對面的鐵椅上.

憲兵隊長看了洛林一眼,首先請示一下領導的意思.

洛林擺擺手,示意他自己決定,這三趟洛林爵爺就是聽個結果.

憲兵隊長當即一點頭,然後向著手下令道:"照老規矩,先給他過一遍."(未完待續!.

新 ,首發手打文字版.新域名新起點!更新更快,所有小說電子書格式免費下載.

上篇:第五卷 我是大領主 第九百七十九章 理解萬歲(求月票)    下篇:第五卷 我是大領主 第九百八十一章 憂國騎士團(求月票)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