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

首頁 魔法異界 赤血龍騎第五卷 我是大領主 第一千零五章 合格的領導者(求月票)   
  
第五卷 我是大領主 第一千零五章 合格的領導者(求月票)

就在洛林這一眾外國友人們的眼皮子底下,一幫阿爾摩哈德官員吵吵著要彈劾首相維尚侯爵.

他們也是有些急眼了,絲毫也不顧忌這樣做,是不是會引來友邦的莫名驚詫.造成嚴重的國際問題.[.]

見那些文官們全都撕破了臉皮,維尚侯爵手下的將軍們也不干了.這些粗坯們當即一躍而起,指著那些人破口大罵.

"彈你妹∼!"

"除了一張嘴你們還有什麼?"

"說的好聽,征兵,征兵,哪兒來那麼多的志願兵?還不是大爺我頂著大毒太陽,到鄉下拿了繩子去拉壯丁.***,連個高溫補助都沒有.""你們這幫狗崽子整天坐辦公室里面屁事兒不干,吹著涼風,喝著茶.尸位素餐.光知道在那里傻bb."

"一幫子死瘟生,有種的話,你們拿刀子上前線和哈杜拼一場去.""別的不說,只要你們這幫王八蛋能站在紮米比亞河站著撤泡尿,老子就帶三百人,組敢死突擊隊,沖擊哈杜的大本營."

"……"

要彈劾維尚侯爵的官員立刻針鋒相對,槍口指向維尚侯爵手下的將軍們.

"***,你以為就你們苦嗎?"

"軍餉是你們籌的嗎?""軍糧物資器械,哪一個不是我們不眠不休,點燈熬油,硬生生從石頭縫里擠出來的.""老子的薪水已經被自願減三成了.你以為光稱們是人.我們也是人,我們也得要養活一大家子的人.,,

"一幫光會打敗仗的家伙,有什麼資格在這里說我們."

"你們這幫狗崽子,哪一次被打的丟盔卸甲的,不是我們給你們擦的屁股?"

"……"

雙方拍著桌子對噴起來,很快升級到互相吐口水.

但是不得不說的是,那些文官們不愧是文人出身,不管是語言邏輯還是文彙詞藻,全都比那些死兵痞們強的太多.

只是用了區區幾次的偷換概念,就已經將那些兵痞們辯的面紅耳赤,張口結舌說不出話來.

不過,那些兵痞們雖然打不贏嘴巴官司,但是他們卻也有著天然的武力優勢.既然說不贏,那就開打吧.

反正大爺全都是職業的流氓出身,從來都不是講理的人.

他們鼻即把眼睛一瞪,挽起了袖子.

而那些文官們雖然畏敵如虎,但是面對這些將軍們卻還是不怕的.

看看我煌煌大宋就知道官府養文官的最主要目的,不光是要對付那些死老百姓.最重要的任務就是對付這些軍人.以防止他們哪天一高興,來一個謀朝篡位了,謀朝篡位了,謀朝篡位了之類很有益身心的文化娛樂活動.

他們對于這些將軍有著天然的的警惕xing.

一直以來軍隊的軍需物資,這些代表著生命血脈的東西,也全都是卡在這些文官們的手中,搓扁揉圓了,全由得他們高興.

更何況,旁邊還有皇後陛下坐鎮.

因此上,他們也是毫不示弱當即也是一彎腰,抄起了十大兵器排行第三的椅子板凳,還有排行第七的茶杯,huā瓶.緊緊地握在手中,瞪著眼睛,怒視著對方.就等著對方一沖過來就給那孫子的腦袋開一個天窗.

大殿當中,一時間又吵又鬧,氣氛異常的熱烈.

不過任憑他們叫的歡,做為老和部隊軍事主官的儒略大公卻連眼皮都不眨一下.

他的眼里仿佛只有伊莎貝拉皇後,看都不看他們一眼.一臉的柔情如同陽谷縣優秀鄉鎮企業家代表西門大官人看到了潘金蓮小姐一樣.

盡顯了一代怪大叔金魚佬的絕世風范.

而副司令官洛林伯爵靠在椅子上,無聊的掏掏耳朵,一臉不耐煩的神態.

那幫家伙實在是太吵了震他老人的腦仁都嗡嗡嗡直響.

在他的身後,一眾維和部隊將領們全都是事不關己坐在一邊拿出看好戲的樣子,雙手抱xiong笑看阿爾摩哈德表演.只差著沒有拿著爆米huā,喝著可樂.

有幾個缺德的壞家伙si下里還偷偷地壓了注.

雷歐早被那聲音給驚醒了過來,此時看到場中的情形,頓時也是龍顏大悅,樂的直咧嘴.然後在一邊捏著小拳頭比劃,嘴里小奔的道:"打,打,快打∼!快上去,咬他的耳朵,用國足名震天下的絕招一斷子絕孫連環鴛鴦腳對付那個家伙…"維和部隊里也沒有一個是傻子.

他們早就已經品出味來,阿爾摩哈德人雖然口口聲聲的說守土之責,表面上義憤填膺,其實是在責備他們維和部隊的人光吃飯不干活.

今天這個會是意有所指.

不過他們維和部隊的人需要在乎嗎?

正好可以看場好戲.

伊莎貝拉皇後對儒略大公歉然一笑,道:"讓您見笑了."

大公擺擺手,溫和的笑道:"沒事,我那兒開會也這德行,習慣了就好.習慣就好了."

伊莎貝拉皇後不禁滯了一下.

隨即俏臉一板,輕咳了一聲,一雙明亮如星的鳳眸冷冷地在場中一掃.

大廳當中頓時有一股寒流憑空出現.

正吵的熱火朝天的阿爾摩哈德人頓時ji冷冷打了一個寒戰.

他們才想起這里還有其他人在場,再鬧下去,宴後老人家臉上掛不住,可就要發飆了.

維尚侯爵適時高聲道:"安靜,先生們,注意你的身份."

眾人借坡下驢,紛紛怒視了對面的家伙一眼,然後這才拉拉衣服,訕訕然地坐了回去.

看著伊莎貝拉皇後展現出她所特有的皇者霸氣,只是一個冰冷眼神就已經力壓全場,令那些大臣們全都不敢動彈,洛林不禁暗贊了一聲.怪不得國際象棋里面,皇後才是最牛叉的棋子.看來確實是有生**驗的.

而雷歐在旁邊看著會場已經從後現代主義變為宇宙風的桌面,他不禁唉歎了一聲,失望地連連搖頭,心里暗道:剛剛才有趣一點兒,怎麼就又不打了?早知道這麼無聊我就不來了.

他向著窗外掃了一眼,突然發現窗外的huā叢邊投來了一雙明亮熟悉,而又充滿了憤怒的眼睛.

他不由打了一個寒戰,這才想起來,今天好像答應美琳娜要一起去逛街的.結果現在卻給這個破會給耽誤了.

為了能盡早地結束這場無所謂的會議,雷歐當即ting身而起,一拍桌子,道:"你們這幫笨蛋,多大一點兒的破事兒啊.你們就吵成這樣."

大廳當中頓時一片的寂靜.

所有的人全都驚訝地向著他看了過來.

雷歐這才意識到自己好像有些太過了.這幫人是帝國的重臣,不是自己在飛鷹公司的那些職業經理們.

但是他卻也不在意,做為跨國大托拉斯壟斷企業,那些經理們也是稱霸一方的人物,但是在他面前,卻也全都是畢恭畢敬,不敢有一絲一毫的怠慢的.

因此上,他只是眨了一下眼睛,隨即認真看著對面的阿爾摩哈德重臣,緩緩地道:"你們,知道豬是怎麼死的嗎?"

阿爾摩哈德人面面相覷,心道:沒義沒尾的,這什麼意思?

雷歐左右掃了他們一眼,沒好氣的道:"笨死的∼!"

阿爾摩哈德人臉一黑.

但他們又不能跳出來和雷歐較真,不僅因為他年紀小.不僅因為他是茹曼帝國的小公爺.也因為,他是皇後陛下小表妹的小男朋友.

從這個角度來看,雷歐怎麼都算是親阿爾摩哈德的,而且這位飛鷹集團董事長為人又極其仗義,毫不猶豫的支援了他們大筆戰爭物資.

可稱是阿爾摩哈德帝國的國際友人.

現在這個時代,像這種錢多人傻的冤大頭已經是很難再找到了.

雷歐一指他們,喝道:"你們比豬還笨∼!

為什麼哈杜把稱們引you進他的地盤里面打,還不是為了占據主場的優勢.輕而易舉地知道你們軍隊的動向.

你們就不能反過想想,把敵人引進自己的地盤里面打嗎?"

對面的人群里頓時一片寂靜,維和部隊的人群里則發出一陣低笑聲,好像有人嘀咕了聲"不要侮辱豬嗎,人家也很聰明的."

被人家公開笑話為笨蛋,維尚侯爵也感覺臉上掛不住,訕訕的mo了mo自己的鼻子,道:"小公爺,依您看,這仗該怎麼打?"

雷歐道:"新軍兵力不比哈杜少多少,哈杜是怎麼在南方省贏了你們的,你們就怎麼去打他們."

維尚侯爵思索了片刻,轉頭看向伊莎貝拉皇後.按雷歐說的,意味著要放棄南方多省的一大片土地.

做為阿爾摩哈德帝國的正統政府,像這種主動放棄城鎮的主意,別看他是首相,自己也不敢主動提出來,維尚侯爵也擔不起這個責任.

只有伊莎貝拉皇後親自發話了,他們才敢順著這條思路走.

前線的新軍明知被包圍還要守住那些城市,就是因為如果不戰就棄守的話,後方的大佬們絕對要砍他們腦袋的.

新軍才會明知死守不利,還要拼命死守.

但是他們阿爾摩哈德政府的人,要麼沒想到,要麼想到了不敢提,提這種建議很容易被政敵抓住尾巴.

反倒是他們維和部隊的人,可以毫無顧忌.

伊莎貝拉微微蹙起秀眉.

伊莎貝拉皇後不懂軍事,但是卻也看出其中的利弊.

做為正統的政府,守土有責.一旦放棄,輿論必然對他們極為不利.

但是如果不放棄,那就只能是被哈杜給牽著鼻子走,打一仗敗一仗.

對她來說,這情況況也委實難以決斷.

片刻之後,伊莎貝拉皇後卻展顏一笑,看著儒略大公她身邊有個專業的凱子.不用不白用.用了也白用,白用誰不用?

伊莎貝拉皇後柔聲道:"殿下您覺得我們該如何應戰?"

儒略大公精神一振,擺手笑道:"我先問兩個問題.第一,出現在北岸的叛軍是哈杜的軍隊嗎?"

維尚侯爵搖搖頭,道:"不是,都是哈杜盟友的軍隊."

"哈杜的軍隊在哪?"儒略大公問道,其實這個問題他自己都很清楚,包括哈杜的每一個軍團,每一個將領,每一座城市,都在情報部的監視之中.

維和部隊的人說不定比阿爾摩哈德帝國政府的人都清楚.

雙方雖然有情報共享的渠道,但其實是阿爾摩哈德單方面提供,維和部隊絕不和他們共享,誰都知道伊莎貝拉皇後手下絕對有哈杜的間諜.

而哈杜手下也絕對有伊莎貝拉皇後的間諜.這釘子是雙方多少年以前就埋下來的.

在這種內戰當中,雙方的部署可以說互相都是透明的,因為他們根本無法防禦間諜滲透和窺探,儒略大公這話是說給伊莎貝拉皇後的.

維尚侯爵道:"除在普里斯卡渡口布置一個軍團外,余部都在他的根據地里."

伊莎貝拉皇後微微領首,她有些明白了.一直以來,哈杜將軍都在收縮兵力,攥緊拳頭,積蓄著每一分的力量,以便將來和老和部隊展開大決戰.

儒略大公一聳肩,道:"簡單.敵人兵力有限,以殺傷敵人有生力量為主,以城鎮防禦為輔.不計一城一地得失.

擴大敵人的占領區,增加他們的防禦壓力,引you他們深入,拉長他們的補給線.只要和叛軍磨上兩個月,他們自己就垮了."

有個阿爾摩哈德將軍提出疑問,道:"如果我們撤出,哈杜他們突然全軍壓上,鞏固了占領區怎麼辦?如此他就占據了半個帝國了."

儒略大公輕蔑的瞥了他一眼,嘲笑道:"你覺得哈杜會犯如此白癡的錯誤."

在阿爾摩哈德官員們看來,能不用交戰就占領一大片土地,簡直是天上掉餡餅的好事,那里白癡了?哈杜要是也這麼配合,他們做夢都會笑醒.

看阿爾摩哈德人一臉疑huo的表情,洛林撇撇嘴,不過想想這幫家伙要麼是文官,要麼是忠誠可靠的馬匹鬼,沒幾個有真本事.

舊帝**隊中有本事的先被老德斯皮排擠,在伊莎貝拉皇後的新政府這里又不被信任,大都在家賦閑.

洛林只能自己又坐起來,耐心的對他們解釋道:"哈杜的優勢在內線,他要是放棄根據地,在外線跟我們打,我們維和部隊求之不得.

你們誰要是能把他引出來,我給他發一噸重的金質勳章."

阿爾摩哈德人恍然大悟,對哈杜來說,他的地盤就像是城牆,能保護到他.離了城牆,維和部隊就會湧上來把他撕碎.

然後他們覺得問這個問題的人也確實太白癡了,這道理他們文官一想就通,那家伙還將軍哪,一把年紀活狗身上了.

"哦,對了."洛林突然想起了什麼,笑道:"敵人的目的是糧食和物資,在撤離前要將所有的物資清空,能拉走的拉走,不能拉走的就地分發給百姓."

"燒毀不是更好嗎?分發下去敵人不會重新收集?"有人問道.

洛林一聳肩,道:"你要是想讓交戰區的阿爾摩哈德百姓餓死,當然我沒意見."

提問的人立刻閉嘴,縮進了人群里,祈禱最好剛才沒有注意到是他說話.

這個罪名是在是有點大,會被千夫所指的.指不定哪天就被人從背後用板磚給拍了.

"至于說敵人重新收集嗎"洛林搓著下巴,一臉玩味的表情,嘿嘿笑道:"求之不得,你覺得把到手的東西再交出去,老百姓會願意.他們收的越狠死的越快."

阿爾摩哈德官員設身處地的想一想,別人免費發給我的東西,你再給我搶回去,確實不可能同意,說不得就要抄家伙跟他們干,如此一來,敵人的失敗幾乎是必然的.

直到這時,他們才認識到他們阿爾摩哈德人和洛林,雷歐,儒略大公的差距.

在他們阿爾摩哈德人眼中情況危及的事情,人家卻早已想好了辦法.

伊莎貝拉皇後看向一班重臣,問道:"你們的意見哪?"

維尚侯爵首先點頭,道:"陛下,我覺得這個辦法可行.我們不能所有的事情都指望著大公殿下幫忙."

維和部隊總是要走的,而且更深層的意識維尚侯爵沒說,但是伊莎貝拉皇後知道,茹曼人畢竟是茹曼人,一旦他們認為必要,會毫不猶豫的挖阿爾摩哈德帝國的牆角.

他們可都記得,兩年前,皇太子是洛林親自給放走的.

雖然也現在的情況來看,皇太子在哈杜那里對伊莎貝拉皇後更有利,但是洛林的做法依然讓阿爾摩哈德人心中耿耿于懷.

"你可以把他交給我們,我們再放嗎."

但是以伊莎貝拉皇後的強勢xing格,想來皇太子真的落她手上,結局大概會合他父親一樣吧.

不過大家明智的都選擇了遺忘這件事情.

維尚侯爵之後,幾個老臣也跟風表示,儒略大公提的這個辦法很好,可以照此執行.

伊莎貝拉皇後沉思了片刻,朗聲道:"既然大家都這麼看,那好,就按照大公殿下制定的戰略來執行.通知前線的將軍們,相機行事."

看伊莎貝拉聽了自己的意見,儒略大公得意的一笑,還大包大攬的道:"放心,出了問題有我哪."

洛林和雷歐同時歎了口氣,心里暗道:得虧凱瑟琳今天不在這兒,不然大公的表現足夠他好好的喝上一壺.

而且伊莎貝拉皇後說來說去,這都是別人的意見,合著沒她什麼事.就算是以後出了問題,也不影響皇後陛下的英明神武,不愧是合格的領導人.

其實阿爾摩哈德人心里都清楚,最好的辦法就是維和部隊現在就抄家伙去砍哈杜,新軍跟在屁股後面打打小怪,漲漲經驗.

而不是現在這樣,穿著一身白板新手裝刷那個絕世名將的主線任務副本,時不時掛了就得跑半天的尸.

psd∼!

別的不說,光是修理費就足夠美美地喝一壺了.

說完之後,伊莎貝拉皇後沉默了片刻,忽然拉著儒略大公問道:"殿下,哈杜在當前的局面下,他會怎麼做?"!.

新 ,首發手打文字版.新域名新起點!更新更快,所有小說電子書格式免費下載.

上篇:第五卷 我是大領主 第一千零四章 醉翁之意(求月票)    下篇:第五卷 我是大領主 第一千零六章 巨人與小裁縫(求月票)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