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

首頁 魔法異界 赤血龍騎第五卷 我是大領主 第一千零一十章 水晶之夜(求月票)   
  
第五卷 我是大領主 第一千零一十章 水晶之夜(求月票)

第一千零一十章水晶之夜(求月票)

"釣他出來?"

儒略大公正對著伊莎貝拉皇後大獻殷勤,猛然間聽了洛林的話,先是一愣,但是隨即想到了什麼,眼中寒光一閃,甚至都中斷了繼續向伊莎貝拉皇後獻殷勤,轉頭目光炯炯的盯著洛林.

一直以來,對于哈杜將軍的行動,兩人也全都是極為頭痛的.

盡管在他們的授意之下,阿爾摩哈德新軍大踏步的後退,讓出了不少的地盤.

面對這個巨大的誘惑,哈杜將軍的那些盟友們全都一窩蜂地湧了上來.甚至為了搶奪地盤,互相之間大打出手,很是火拼了幾場.

但是哈杜那個老狐狸根本就不為所動,只管是收縮兵力,加強防禦.經營的如同鐵桶一般.

而且最為氣人的是,那老家伙還放出話來,誓要將他的尼美尼斯變成另一個斯大林格勒,呃……另一個撒馬爾罕城,一定要讓大公在他的城下,碰一個頭破血流.

氣的大公私下里沒有少跳腳大罵:***,罵人還別揭短呢∼!

這老東西真不是個東西,拿這個事兒說事,這不是明擺著戳人的肺管子嗎?

但是縱然跳腳大罵,卻也沒有更好的辦法.那老家伙就跟縮在烏龜殼子里一樣,根本就不出來.

饒是大公的狗牙鋒利,卻也沒法兒下嘴,只能是自蹩自氣.

關于這件事情,早就恨的他牙根發癢了.

此時聽了洛林的話,他也是隱約想到了什麼,沉聲道:"怎麼個意思?"

洛林伸手擰了擰自己的眉心,開動腦筋思索,邊想邊比劃著說道:"首相和哈塞爾將軍策劃的這個行動,成功的可能性極高."

哈塞爾將軍肚子一腆,伸手捋了一下胡子,頗為矜持地笑了一下.顯然他對這個作戰方案很得意.

"如果對手不是哈杜的話."洛林一聳肩,然後攤開雙手.

伊莎貝拉皇後臉色露出一絲無奈的表情,不管是誰撞上哈杜這樣一個對手,都是壓力山大啊.

洛林上前幾步,伸手點指著地圖,緩緩說道:"哈杜絕對不是一個白癡,你們……呃,我們能想到的,他自然也能想到.

普里斯卡渡口戰略意義重大,他絕對不會不防備的.

如果……如果新軍在普里斯卡渡口激戰正酣的時候,哈杜派出幾萬軍隊從上游或者下游繞路,在新軍背後發起進攻.你們認為你們還能勝利嗎?"

哈塞爾將軍沉吟了一下,然後道:"這一點我們考慮過了.我相信,以我們此次動員的兵力,可以在哈杜的援軍趕到前攻下普里斯卡渡口.

只要拿下渡口,我們趁勢發動全線反攻,關死了他們的退路,叛軍在紮米比亞河以北的軍隊就是死路一條."

洛林微微一笑,神棍一般高深莫測的表情,道:"如果普里斯卡渡口久攻不下呢?"

哈塞爾將軍果斷的道:"這不可能,我們測試過火炮了,叛軍在普里斯卡的硬盤只是築壘防禦,根本抵擋不住火炮的轟擊."

伊莎貝拉皇後若有所悟,道:"伯爵,你的意思是,故意在普里斯卡渡口拖延,讓哈杜以為有機可乘,吸引他的軍隊前來增援?"

洛林優雅地微微欠了欠身,伊莎貝拉皇後果然是一個秀外慧中的傑出女性.

"啪"一聲,儒略大公高興的一拍手掌,道:"伊莎說的對極了,圍點打援,最常用也是最好用的辦法."

洛林悠悠的道:"這家伙一直窩在自己的老窩里,死活不肯出來一步,那我們把自己偽裝成一個魚餌,而且是可口美味的魚餌,釣哈杜上鉤.這比我們深入他經營十幾年的地盤中去討伐他,要容易的多."

"不過……"儒略大公憂慮的道:"這個計劃中,我們打擊敵人援軍的部隊就不能靠普里斯卡渡口太近,不然會把敵人嚇跑.

這就需要孤軍深入敵占區,在援軍未到的情況下,拖著哈杜十天左右的時間.難度不小啊!"

伊莎貝拉皇後看向自己的兩名手下,問道:"你們覺得怎麼樣?新軍有能力辦到嗎?"

哈塞爾將軍苦笑一聲,道:"我就怕這條狡猾的魚把餌吞了,然後又溜走了.以我們目前的兵力和實力去實施這個計劃,很難∼!"

哈塞爾將軍說著,連連地搖頭.

他心中清楚,現在的阿爾摩哈德新軍究竟是一個什麼德性.以他們的能力,去執行這樣的誘敵行動,基本上等于羊入虎口,不等援軍趕到掐住哈杜,他們就被哈杜給消滅掉了.

這是一種很冒險的做法,這種冒險失敗的戰例,在曆史上數不勝數.敵軍已經被吸引住了,但是援軍要麼因為敵人的阻擊,要麼因為其他原因,無法及時趕到戰場.

這種情況下,用來吸引敵人的部隊只能會被人一口一口地吃掉.

洛林此時一笑,露出了滿口的白牙,道:"將軍,以新軍的能力,當然不行∼!執行這種作戰方案,需要能在敵人的重重圍困下堅守下來的精銳部隊.也許要行動的迅速的後援部隊.

我的想法是我們調集維和部隊中最精銳的一部分,偽裝成新軍,前去進攻普里斯卡渡口,其他部隊繼續公開演習,在演習中慢慢向南移動,制造我部隊假像短期內不會行動的假像.

在哈杜上鉤之後,迅速南下增援.我的要求不高,只要能掐死哈杜三萬精銳,這場仗就算成功了∼!"

室內一時寂靜無聲.

眾人當然都知道這個計劃一旦成功,收獲極大.甚至可以說,一戰就可以平定南方.

但是在此同時,這計劃卻也相當凶險,,執行魚餌任務的部隊一個不好,就會全軍覆沒.

儒略大公沉思了片刻,緩緩點頭,果斷的道:"可以.這是個好機會.皇後您的意見呢?"

伊莎貝拉皇後有些茫然,她對軍事真的不是很懂.沉吟了片刻後,問道:"你們打算動用多少軍力?"

洛林笑道:"裝要裝的像,因此必須包含部分真正的新軍.原計劃中的禁軍和聖殿騎士團也要帶上,我們出四個軍團,新軍再出一萬多人.這就正好."

伊莎貝拉皇後手托著下巴,支在桌面上,蹙起眉頭思索了好一會,忽然燦爛的一笑,看著洛林和儒略大公,輕笑道:"打仗的事情我不懂,但是你們兩位是全世界最傑出的將軍,我相信你們是最專業的,既然你們都認為可以,我們阿爾摩哈德人當然鼎力支持."

這就是伊莎貝拉皇後能成為帝國統治者的原因,也是一切優秀政治家的優點之一:第一,認清楚誰是真正專業人事.

第二,讓最專業的人來做那些專業的事情.

在官場有個琤j不變的道理,官當的越大,懂的越多.

但其實一個人能在一行里做到精通,就已經是難能可貴的事情了.

那些真以為自己事事都懂,什麼都是專家的大領導,最後的結局只是挖了坑把自己給埋了.

在別的方面還好說,做錯了頂多喊一聲"交學費"了,但是在涉及國政,經濟,尤其是軍事領域,胡亂指揮,隨便插手,是會要人命的.

最典型的例子就是板刷胡小希哥,被人吹捧兩句,就不知道自己吃幾碗干飯.自認為長了兩個小jj.成了無所不能的軍事天才,置先前將領的意見于不顧,依照自己的想法胡亂指揮.

話說,你人都不在前線,你怎麼可能知道前線的仗該怎麼打?

mbd∼!

當年拿破侖拿哥都敗在了俄羅斯的冬天之下,丫就是不長記性,仍然不給小弟們配備足夠的冬裝.

像這種只會好大喜動,置前線將士安危于不顧的豬頭,能打勝仗?

那才真的是沒天理了.

就連雷歐都知道,在實際經營和生產上,要依靠專業的經理人和技師,他董事長只需要看結果,做到賞罰分明就可以了.

伊莎貝拉皇後的決定無疑是非常聰明的.

洛林正重的點點頭,道:"好,既然大家全都同意,那就這麼定了.事不宜遲,我們討論一下該怎麼配合和執行."

雖然這件事情事關重大,只要隨著行動展開,必然有無數的將士血染沙場,流血漂櫓.正可謂是'一將功成,萬骨枯’.

但是,但是在座的幾人,全都是位高權重,早就已經習慣了這種區區幾言,就決定別人的生死命運的事情.

既然決定行動,儒略大公和洛林,很快就和伊莎貝拉皇後敲定了大略的計劃.

至于具體的細節,就不是他們這兩位大佬需要親自處理的事情了,參謀部就是干這個的.

洛林也見識了伊莎貝拉皇後行事的干脆利落.

"最後一個問題."原則決定之後,伊莎貝拉皇後皇後認真的道:"誰來統帥作為誘餌的部隊."

統領全局的自然是儒略大公,但前出做誘餌的,必須要一個經驗豐富,能打硬仗,更重要的是敢玩命的將領.

哈塞爾將軍一挺胸,大聲道:"陛下,臣願往∼!"

伊莎貝拉皇後滿意的點點頭,看向洛林和儒略大公.

儒略大公露出遲疑的神色.

洛林搖了搖頭,一聳肩,說道:"還是我去吧.維和部隊那些狗崽子,一個個全都讓我給慣壞了.眼睛都長在頭頂,哈塞爾將軍指揮不動他們."

維和部隊中茹曼軍團,都是一幫驕兵悍將,他們才看不上老是轉進轉進的阿爾摩哈德新軍.

哈塞爾將軍也沒足夠的戰績能讓茹曼軍團信服,由他來率帥的話,茹曼軍團那些家伙鐵定不會聽他的.

在和兩倍于自己的敵人作戰的時候,再出現指揮不暢的情況,是非常危險的.

儒略大公也沒多想,點點頭道:"也好,這種誘敵的任務需要急智,正是洛林比較合適."

凱瑟琳雖然有些不舍,卻沒有提出異議,只是緊緊的握住洛林的手.

××××××××

在維和部隊和伊莎貝拉皇後迅速准備進攻普里斯卡渡口工作的同時,在阿卜德瓦德城,一股風暴也可跟著襲來.

伊莎貝拉皇後可不是一個只會被動防守的人.

雖然看上去,成熟華貴,年青漂亮.但是'尼奧多斯多家的母狼’,這個外號可不是白來的.她可是以行事果斷,心狠手辣著稱的.

敵人在她的眼皮子地下陰謀策劃鬧事,還差點就成功了,這讓伊莎貝拉皇後十分惱怒.

這事害得她用掉半瓶珍藏的頂級香水,感覺身上那股從難民身上傳過來的臭味,怎麼洗也洗不掉,惡心了她好幾天的時間.

伊莎貝拉皇後鎮定下來之後,隨即就展開了反擊.

那反擊行動迅速而猛烈,毫不留情.帶有一些飛鷹集團中情局的特點,那結果也讓反對伊莎貝拉皇後的人一片膽寒.

皇後陛下祭出'憂國騎士團’這個殺手锏.

宮門鬧事之後的第二天,皇城內的憂國騎士團成員們就自發地走上街頭,組織了聲勢浩大的聲援行動.

憂國騎士團經過一段時間的發展,組織已經壯大了很多.

囊括了阿卜德瓦德城內各階層的居民百姓,從貴族貴婦,到士紳地主,從街頭小販,農夫船員,以及大量的街頭流氓.

憂國騎士團前期的行動以小打小鬧為主,搞搞支持政fu的集會,在街區發發傳單,搞一些街頭演講什麼的,根本不成什麼氣候.

這是成立以來,第一次搞大規模的集團行動.

他們身穿統一的褐色服裝,揮舞著憂國騎士團的旗幟和阿爾摩哈德的國旗,在阿卜德瓦德的大街上高聲呼喊著口號,挨家挨戶的散發傳單.

甚至對那些不歡迎他們的人,憂國騎士團的人會強行闖入他們的家中,質問他們到底愛不愛國,愛不愛皇後陛下?

看著周圍一群如狼似虎的人,門外又是人山人海的憂國騎士團成員,這種時候還能怎麼選.

只有點頭,使勁的點頭,一邊點頭一邊高喊"皇後陛下萬歲".

憂國騎士團最後聚集在皇宮前的大廣場,在一位領導發表了一同煽動性的宣言之後,群情激奮的憂國騎士團,將矛頭對准了那些不愛國的人.

至于那些不愛國的人是誰,自然是有人給他們指定了目標.

對策劃實施了逼宮行為的人,伊莎貝拉皇後有懷疑的對象,總跑不了那幾個人,但是卻沒有拿到他們的證據.

不過這種事情也不需要證據,在一個成熟的政客看來,有嫌疑的人就一定會去作案,這次他們沒做,下次也會去做的.

這個邏輯雖然強盜了一點,但是在洛林看來卻沒什麼問題.

對一個統治者來說,只要有反對我實力的人,都應該剪除掉,哪怕他沒有這個想法.

有這個實力的人,遲早會有這個想法的.

憂國騎士團高舉著'扶皇滅哈’的旗號,勇敢地沖進了城外數個大貴族的莊園.

貴族家里那些護院們雖然武功高強,又是什麼刀客,什麼劍俠的.一個能打十好幾個,但是在那幾千人的憂國騎士團跟前,連朵浪花都沒有泛起來,就被人群淹沒了.

他們沖進莊園後一通徹底的打砸,在這過程中敢有反抗的立刻會被他們按住一頓暴打.

情緒激動的愛國百姓搶光了他們的東西之後,甚至點燃了好幾處馬廄和柴房.當夜在阿卜德瓦德城內,都能看到城外閃爍的數處火光.

在他們走後,原本漂亮的莊園一片狼藉,房屋的門窗全部都被砸毀,室內的家具裝飾要麼被砸成了碎片,要麼不翼而飛.

那原本華貴透明的玻璃全都變成了一地的碎片.在月光的照耀之下,反射出清冷的光芒.

一如水晶般,晶瑩剔透.

史稱'水晶之夜’.

等一切全都恢複了平靜,負責治安的士兵才會姍姍來遲,草草地詢問一番之後,甚至連個筆錄都不做,撂下一句"等著吧,抓到人了會讓你去指認."

然後轉身就走,一點也不看這些貴族老爺已經氣得發黑的臉色.

平常這些大貴族麼拽的跟二五八萬一樣,對他們這些小兵甩都不甩,呼來喚去不說,進門連口水都不給,嫌髒了他們家杯子.

這會兒逮到機會,小兵們自然狠狠的報複回去.

被砸掉莊園的貴族,有些人氣憤,叫嚷著要去討個說法.

有些人則驚恐不已,他們自然知道這是為了什麼,這一次來的是一群暴徒,那麼下一次哪?

要是這幫"情緒激動的愛國者"們下一回"失手"把自己給打死了,他們又能講理去.

不管他們什麼態度,這些和伊莎貝拉皇後作對的貴族,無一例外,全都選擇立刻逃離阿卜德瓦德,舉家遷出幾百里之外.

他們心里都清楚,這是來自伊莎貝拉皇後的一個嚴厲的警告.

不光在阿卜德瓦德,在其他重要的城市,憂國騎士團的分支機構都舉行類似的聲援活動.

在有些地方貴族勢力強大的城市,憂國騎士團甚至和貴族的手下大打出手,爭奪地區的實際控制權.

官府在這種事情,嘴上說著中立,實際上不停的拉偏架.

比如斗毆的肇事者,貴族的人關起來了,就狠狠的處罰,憂國騎士團的關進來,轉頭就又放出去了.

世人也見識了憂國騎士團的凶狠,意識到這是對付反對派的最有力武器.

他們的名聲一下子打響,很快蜚聲國際,走出了阿爾摩哈德帝國,在大陸其他國家遍地開花,當然名字也變得五花八門.

諸如愛國委員會,王室應援團,志願者服務隊,學生會,等等等等.

不過因為有洛林的提醒,在茹曼帝國,首相拉塞爾嚴厲封禁了此類組織,並且私下里咒罵洛林是沒事找事.

在阿卜德瓦德城被憂國騎士團攪鬧的不得安甯的時候,維和部隊和伊莎貝拉皇後則在暗中准備出征的事宜.

*

新 ,首發手打文字版.新域名新起點!更新更快,所有小說電子書格式免費下載.

上篇:第五卷 我是大領主 第一千零九章 市場花園(求月票)    下篇:第五卷 我是大領主 第一千零一十一章 爵爺出征(求月票)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