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

首頁 魔法異界 赤血龍騎第五卷 我是大領主 第一千零一十八章 普里斯卡會戰(四,不敗戰績)   
  
第五卷 我是大領主 第一千零一十八章 普里斯卡會戰(四,不敗戰績)

第一千零一十八章普里斯卡會戰(四,不敗戰績)

由于使用了更為先進的火藥,因此上,開火之際,與以往大炮開火之際,那濃重彌漫,久久不散的白色煙霧不同,那炮口噴出的是略有些黑黃色硝煙.而且比以前也少了許多.

但是饒是如此,那些煙霧隨著風雨卷了過來,還是嗆的大炮旁邊的士兵們一陣的難受.

洛林眾人身為高級軍官,自然是站的稍稍遠一些,根本沒有受到波及.

相反的,當炮彈呼嘯著沖出了炮膛之際,他們為了能更清楚地看到戰果,甚至是全都不自覺的踮起腳,伸著脖子向炮彈飛去的方向用力張望.

眾人感覺好像過了很久,但其實就在兩秒鍾後,在南方軍最為密集的軍陣上空,突然亮起一道閃電.

只是這道閃電是怪異的圓形橘紅色.

緊接著,轟然炸響了開來.

在火藥巨大的推動之下,數以百計小鋼珠四下激射開來,毫不留情地撕開士兵的鎧甲,鑽入他們的脆弱的皮膚,在人體組織當中翻滾,撞斷所過之處的骨骼,最後再從另一側射出.在人體上留下一個碗口大小的恐怖傷口.

隨即,鮮紅的血水從傷口中噴射出來.

即便是射入泥水當中,高速運動的鋼珠依然發出一陣噼噼啪啪的聲音.

橘紅色火光消散,只留下一片由爆炸產生的煙霧.

當煙霧緩緩散去,顯出了可怕的景響.

只見那些南方軍的士兵,就像被無形的大腳踩扁了一樣,旋即齊刷刷的倒下了下去.

鮮血,殘肢,人體的組織散落了一地,肉眼可見地方全都布滿了猩紅的顏色,看上去宛如屠宰工場.

戰場上突然一片的寂靜.

只余下那些傷者淒厲的哀嚎和慘叫.

看著敵人人群中突然出現的那個血色池溏,火炮旁邊的聯軍軍官們全都緩緩地放下了手中的望遠鏡,一時相對無言.

縱然對面那些全都是不共戴天的敵人,縱然他們全都是見慣了生死的職業軍人,但是看到那種宛如地獄般的慘狀,他們卻還是感到于心不忍.

"惡魔."有人喃喃地低聲說道:"發明這個東西的人絕對是一個可怕的惡魔."

旁邊的軍官也是忍不住贊同地微微點頭.

洛林回過頭去,冷冷地看了那人一眼.

那軍官頓時嚇的面色蒼白.

俗話說,不打勤,不打懶,就打不長眼.

那玩意兒是洛爵爺帶過來的,縱然不是他親自發明的,但是卻也逃不過他的那個情兒——五百年來,最為偉大的煉金魔導士羅琳娜的手.

自己偷偷說他幾句壞話倒也算了.但是當著他的面這樣說……

想到這里,他不由打了一個寒顫.

洛林看著他的臉色,卻是淡然一笑.

那軍官當即心中一跳:完了,那痞子全都聽到了∼!

不知道自己會怎麼死啊?

是讓自己帶敢死隊沖哈杜的本陣?

還是發一把指甲刀,讓自己去和哈杜玩一騎討?

……

他不住地胡思亂想,額頭上隱隱都冒出一層虛汗.

雖然欺負下級軍官,毫不留情地虐待他們,一向是身為長官應盡的義務.但是洛林看了他戰戰兢兢的模樣,不由想起當年自己第一次出去打工,當菜鳥時被人欺負的情形.

一時間,頗有些五味沉雜.

他當即一呲牙,寬慰地向著那軍官笑道:"謝謝你的誇獎."

那年青軍官頓時一愣,隨即臉上湧起了一層激動的血色.這老大居然如此寬宏大度,真是值的跟∼!

此時,哈塞爾將軍已經從剛剛的震驚當中回過神來.

他看著那一門門的大炮,兩眼放光,只差沒有流了口水出來.

旁邊的副官看他形象太過丟人,當即在旁邊伸手拉了拉他的衣角.

哈塞爾將軍不由老臉一紅,輕輕地咳了一聲,道:"這玩意兒真不錯啊∼!"

洛林搖了搖頭,臉上卻帶著一些遺憾的表情,道:"還不夠好.受技術條件限制,膛壓上不去,這玩意目前更像是是迫擊炮,射程並不遠."

哈塞爾滯了一下,吶吶地道:"已經足夠了,我尊敬的伯爵,已經足夠好了……"

此時保安軍的炮兵軍官們已經評估了完炮擊效果,隨即揮舞著手中的小旗,大聲命令道:"全體准備,射角三十五度,裝填∼!"

那命令隨即被一層層傳遞下去.

近百門新式火炮早就已經在小土包下展開,做好了准備.

黑衣的保安軍士兵接到了命令,紛紛行動起來.

校正炮口的角度,將炮彈推入彈膛,然後雙手抱頭,一言不發的蹲在一邊,等待命令.

站在土坡頂端的炮兵指揮官向著左右掃視了一下,看到山坡下,那些火炮後方的發令兵們全都齊刷刷地舉起了手中的紅旗——那是火炮准備完畢,只待擊發的信號.

那軍官當即高高的舉起手中的紅旗,指向天空,在用力的向下一揮,在此同時,怒聲大喝道:"開火∼!"

近百門火炮幾乎在同時開火,炮口噴出的火焰彙集在一起,遠看就像是一群巨龍同時噴出的龍息.

而彙集在一起的炮聲,以比雷鳴更響亮的威勢,滾過整個戰場,震住了戰場上的每一個人.

炮彈在南方軍頭頂爆炸時,爆出桔紅色的火焰,遠遠望去如一朵朵怒放的火玫瑰.但眩目的豔麗轉瞬即逝,跟著落下的是致命的彈雨.

南方軍中瞬間空出一大片.

在第一聲炮聲響起的時候,矗立在普里斯卡城頭觀戰的哈杜瞬間握緊了拳頭,挺直蒼老的身軀,瞪大了眼睛直直的看著炮口火光亮起的方向,臉色一片蒼白,心中唯一的想法就是:失算了∼!

哈杜將軍從所有途徑收集的情報,都顯示洛林手中的火炮多牛叉多牛叉,但是卻有一個致命的弱點——那些火炮不能在雨天使用.

不管是勝利號上的艦炮,還是茹曼大公手下的火炮,都不能在潮濕和陰雨環境中正常開火.

這一點是明確寫在教授阿爾摩哈德炮兵的教材中的.

前兩天他也是不顧手下士兵們的傷亡,強令他們發起進攻.其中很大一部分原因,也正是為了證明這一點∼!

而沒有火炮,聯軍就失去了一只利爪,甚至哈杜可以斷定,洛林他們敢膽子大到孤軍深入,所的就是手中掌握的火炮.

在戰場上,它們發揮的作用太大的.

盡管哈杜並不知道洛林稱火炮為戰爭之神,但是火炮在戰爭中的意義,他揣摩的非常清楚.

火炮是改變戰爭的武器.

本來一切都沒有出乎他的預料,連續的雨天,對面聯軍的大炮熄火了.

自己又集合起優勢兵力,只用兩天時間就拿下洛林的營地的外圍陣地,堵死了逃跑的所有道路.

盡管傷亡不小,但是進展順利,消滅洛林只是時間問題.

一旦干掉了洛林,對于維和部隊在阿爾摩哈德的行動產生無可估量的影響.

別看洛林這家伙是敢和亡靈大祭司面對面放手一搏的狠人,到時候自然有人對付他.

但是驟然出現的炮火毀滅了哈杜的一切.他渾然不覺指甲已經刺破了掌心,鮮血順著指縫滴了下來.

當對面的聯軍中心,連綿的火光乍然一閃之後,哈杜徹底的絕望了.

他算對了一切,獨獨估計錯了飛鷹集團的強悍.

這也並不奇怪,因為飛鷹集團的活動,一直避開阿爾摩哈德的南方,他們可不會傻傻的去資敵.

而雷歐身為茹曼帝國的小公爺,以及伊莎貝拉皇後陛下的表妹的男盆友,為了能困死這一幫南方佬,甚至是極其卑鄙地采取了單方面貿易禁運制裁手段.

一旦發現有誰和那些南方佬做生意,當即就被列上飛鷹集團的黑名單.

在這種強力的封鎖情況之下,哈杜將軍自然不可能對飛鷹集團有很詳細的了解.

事實上,他對飛鷹集團的了解,遠不如教廷的狗崽子們深刻,當年教廷不少人都死在飛鷹集團手里.

"這個時代將要改變了……"哈杜仰頭看著天空的陰云,喃喃的說道.

身旁的屬下只看到他們永遠成竹在胸的統帥,此刻臉色蒼白的可怕.

而他們只能迷茫的看著混亂的戰場,心中想不出任何頭緒.

一直以來他們習慣于跟隨著頭狼,認為他們只需要奮力搏殺即可.但是現在這個情況,就連頭狼也不知道該怎麼辦.他們又能想出什麼辦法出來?

像是突然抓住了救命的稻草,哈杜豁然轉身,眼睛逼視著灰袍人,道:"你∼!你能去干掉洛林嗎?"

灰袍人嗤笑一聲,語氣甚至略微愉快,道:"別傻了.如果你能殺掉他的士兵,我可以殺死洛林.但是現在……我上去只能送死,更別說……更別說……"

灰袍人搖了搖頭,沒有說出"更別說"還有東西存在.

哈杜手臂最終無力的垂了下來,永遠都挺起胸膛忽然也彎了下來,整個人突然蒼老了十歲.

炮火的屠殺仍在繼續,橘紅色光芒閃耀下,南方軍的士兵一批一批的倒在泥水中.

哈杜凝望著遠處高高飛舞的茹曼帝國大旗,仿佛看到就在那面旗幟下,一個年輕人正向他冷笑.

哈杜微微顫抖,抬起手臂想要扶在城牆,卻突然噴出一大口鮮血,仰天摔倒.

侍衛迅速扶住哈杜,只見他頜下的胡須上沾滿了血跡,緊緊的閉上眼睛.

侍衛搖晃著哈杜,焦急的道:"大人,大人∼!"

哈杜無力的睜開眼睛,緩緩的道:"撤退,全部撤退,能跑出多少都好."

灰袍人發出一聲幽幽的歎息,道:"你這是何苦,早些答應我的條件不就好了."

哈杜手下的將領手足無措的看著他們已經昏迷的統帥,焦急互相的問道:"怎麼辦?我們該怎麼辦?"

一個矮壯的將軍瞥了一眼左右的同僚,緩慢的邁出一步,站在人群中央,用堅定的語氣說道:"你們撤,我的部隊來掩護."

"赫利爾將軍,你……"

赫利爾將軍垂首看著昏迷的哈杜,沉聲道:"無序的撤退會導致全軍覆滅.我們還有機會.再說守衛普里斯卡本來就是我的責任."

哈杜的將軍們不安的互相對視,都看出對方的猶豫不決.習慣了聽命令執行,他們自己卻失去了決斷的能力.

赫利爾將軍急道的一跺腳,推了一把身邊的將軍,大聲道:"別猶豫了,你們想大人死在這里嗎?保護好大人,快走.過了河就安全了.

我這條命的大人給的,今天就回報給大人了."

最終一個年級最老的將軍握住赫利爾將軍的雙手,激動的道:"赫利爾……保重.弟兄們,各自傳令撤退,保存實力才能東山再起."

哈杜的將軍們表情悲哀而凝重,他們一一拍了拍赫利爾將軍的肩膀,然後飛快的跑下城牆.

來自聯軍的炮擊越來越密集,熟練之後保安軍的炮兵在開火速度上越來越快.

密集的人群使炮兵根本無需瞄准,只要將炮彈大致扔到地方就可以了.

北面的叛軍已經松動,後面的不敢前進,前面不敢進攻,也不敢退後,像一條困獸一樣,在原地打轉.

而中間,鋪了滿滿一地的尸體和哀嚎的傷員.

洛林吐了一口氣,看著叛軍士兵像割草一樣成片整齊的倒下,就是他自己,也感到一陣陣心悸.

沒有人能在這樣的炮火下堅持.

保安軍的炮兵軍官觀察了戰場,發現正中間被火炮覆蓋過的地方已經沒有什麼有價值的目標,當即冷冷的吐出一句"火力延伸∼!"

"火力延伸∼!"

命令被大聲的傳達下去.

炮兵們飛快轉動著炮架旁邊的鋼制輪盤,調整角度,將射程一點點的向外延伸.

原本畏縮徘徊在射程之外的叛軍士兵,立時被籠罩在鋼珠編織的暴雨中.

看到眼前的戰友在炮火下被鋼珠打成篩子,叛軍士兵們瞬間崩潰,他們扔下武器,歇斯底里的狂叫著,轉身逃跑.

南面的哈杜直屬部隊這時也發生了異常,哈杜的士兵們如潮水般向後撤退,但是一支部隊卻異軍突起,高舉著戰旗,逆著撤退的人流向聯軍的營地沖來.

最前面一名**著上身的大漢,任憑雨水淋在身上,手持一柄戰斧,一邊怒吼著,邁著大步向聯軍沖來.

哈爾區隊長端著望眼鏡看著沖鋒的哈杜士兵,微微挑起嘴角,笑道:"有點意思.小崽子們,看到那個不怕死的家伙沒?"

"是,大人."身邊的炮兵轟然應道.

哈爾平淡的道:"給我干掉他∼!"

炮兵軍官用不敢感情的語調,緩慢說道:"距離兩千兩百尺……射角四十一度.三發連射∼!"

哈爾跟前的五門火炮同時行動,炮兵們大聲重複著命令,"射角四十一度",迅速調整角度.

"放∼!"

五門炮彈同時出膛,落在沖鋒的南方軍士兵頭上,彈雨落下,奔跑中的士兵整齊栽倒一片.

但是後面的士兵踩著他們的尸體沖了上來.

一馬當先的大漢踉蹌了一下,戰斧猛然杵在地上,然後又搖晃著站了起來.

第二輪炮擊臨空.

在他頭頂,驟然爆開一朵花火,激射的鋼珠在地上濺起一片水花.

炮火在陣地前形成一道鋼鐵雨幕,所有踏上這一條的道路的士兵最後全都倒在彈雨中,最終後面的士兵忍受不了,停止沖鋒,跟著其他軍團一起潰退.

哈爾在望遠鏡中看著那個大漢重重的摔倒在地,才滿意的一點頭,輕快的笑道:"火力延伸,攻擊敵人撤退部隊."

"算了∼!"洛林忽然擺擺手,道:"屠殺逃跑的敵人有傷天和,停止使用鋼珠子母彈."

哈爾不甘的急道:"大人,不可縱虎歸山,這可是哈杜."

洛林道:"以炮火封鎖河面,騎兵壓上,命令他們投降.對集結的敵人使用榴彈.

鋼珠子母彈數量有限,留在以後的關鍵時刻.北面的潰軍就不用管他們了,成不了氣候."

盡管不情願,哈爾還是一點頭,大聲的道:"是,大人."

然後命令道:"停止炮擊,換裝榴彈,炮兵一隊,二隊,三隊封鎖河面.四隊攻擊敵人集結部分."

聽到不再使用鋼珠子母彈,哈塞爾松了一口氣,道:"大人,追擊的命令就交給我們吧."

盡管他們是不同戴天的敵人,但是哈塞爾還是動了惻隱之心,他也曾經到過南方,這些士兵原來只是南方的普通百姓,和他同屬一個民族,一個國家.

洛林猶豫了一下,最終點點頭,由阿爾摩哈德人上,敵人投降的可能性會更高.

由茹曼軍團上的話,情況就不好說了,他們對哈杜的手下可不會手軟.

哈塞爾感激的看了一眼洛林,敬了一個禮,飛快轉身去組織部隊.

天色完全暗下來之後,普里斯卡暫時結束.

聯軍的火炮不停的轟擊河岸附近,被火炮嚇破了膽子的南方軍不敢登船渡河,分散向上游和下游倉皇逃跑.

哈塞爾率領的新軍成功的將一部分南方軍堵截住,這些人見無路可逃,退入了普里斯卡城中堅守,對哈塞爾的招降不聞不問.

北方的叛軍這時扔下營地和所有的輜重,早已逃的無影無蹤,可想而知,失去補給,在紮米比亞河北方這片廣袤的土地上,等待他們的將是新軍的清剿.

洛林取得了普里斯卡戰役的勝利,第一次打敗了大陸第一名將,阿摩爾,哈杜.飛鷹戰神依然保持著自己不敗的戰績.

*

新 ,首發手打文字版.新域名新起點!更新更快,所有小說電子書格式免費下載.

上篇:第五卷 我是大領主 第一千零一十七章 普里斯卡會戰(三,違禁類大殺器,求月票)    下篇:第五卷 我是大領主 第一千零一十九章 粉碎神話(求月票)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