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

首頁 魔法異界 赤血龍騎第五卷 我是大領主 第一千零二十九章 諷刺(求月票)   
  
第五卷 我是大領主 第一千零二十九章 諷刺(求月票)

看著拉赫特像瘋了一樣歇斯底里的狂笑,搖曳的燈光下,那張原本頗有些英俊的臉變的扭曲而猙獰,看上去極是駭人.

旁邊的中年人卻是根本就不在意,甚至于心中還略略有些欣賞.

混到他這樣的地位上,早就已經見多識廣,對于什麼光輝,正義,榮耀……乃至世間一切褒義詞已經不感興趣.

甚至自以為有了充分的閱力,已經如飽經滄桑的哲人一樣,可以輕而易舉看透那浮華背後的丑惡與肮髒.而不是因為他自己在大糞池子里泡的太久,早就被染黑了.

所以一直以來,他對于拉赫特的行為也是睜一眼,閉一眼.

拉赫特身為名震天下的哈杜將軍的兒子,不僅要面對他那個難以超越的老爹,也要面對身後鼎力支持他的那些龐大的家族.

多少人的生死,多少家族的興亡,全都系在他一人的身上.

在這種情況之下,哪怕是做一個丑惡的壞人,也比做一個只知道唯唯諾諾,老實無能的好人要強上許多.

因此上,哪怕是哈杜將軍對于這個兒子極其不滿,但是他卻是一力支持拉赫特從事'死龜公’這個很有前途的職業,成為了哈利加德首屈一指的文化娛樂業钜子.

而正是靠著這繁榮的產業,他私下里也為哈杜提供了大量的財源.雖然這件事情說出去不太好聽,但是在此同時,他也漸漸的獲得了一些人的支持.

哈杜將軍以前為了錢,沒少發愁.現在有了財源.雖然心中還是有些不滿,但是表面上卻不在說什麼.

這樣一來,雖然他的勢力還是比不上安赫爾,但是在那細心經營之下.卻也漸漸成長起來了.

想到這里,那中年人微笑了一下,然後晃著酒杯,冷淡地道:"我親愛的外甥,不要得意的過早.

俗話說:木桶能盛的水,並不是由最長.而是由最短的那塊板子決定的.

那兩個笨蛋雖然只是暫時和我們是一伙的.但是如果他們的計劃提前暴露了,我們也會跟著倒黴.

安赫爾身邊可有很多人看我們不順眼.他們早就虎視眈眈地盯著我們呢."

拉赫特怒哼了一聲,從沙發上一躍而起.

他拎起酒瓶直接灌了幾口,溢出的酒水順著下巴滴到小女孩的身上,在那輕紗上濺出一塊塊鮮紅如血的酒漬.

拉赫特用力地抹了一下嘴角,道:"我知道.舅舅.我會為他們保密的.

這兩個蠢貨,做事之前都不先打探底細.拉人入伙居然拉到咱們的人頭上,還有比這更可笑的事情嗎?

要不是咱們替他收拾收尾,這兩個家伙早就給安赫爾察覺了,一刀剁了."

中年人也呵呵笑了出來,搖著頭道:"所以說,絕不要跟笨蛋為伍,只會讓我們死得更快.安赫爾是這樣,這兩位皇子也是這樣.太自以為是了."

拉赫特看了旁邊那少女一眼,隨即俯身靠近中年人,緊張的低聲道:"大概什麼時候能動手.我現在看到安赫爾得意的樣子,都恨不得親手掐死他,那狗家伙每天還非要在我跟前轉兩圈,一臉耀武揚威.

真是欺人太甚∼!"

中年人搖搖頭,道:"不急,不急.城內外現在都是終于安赫爾的人,我們的人一旦調動,很容易被安赫爾看出問題.再等等."

"等?"拉赫特一掌拍在桌子上.嘶聲叫道:"怎麼等?留給我們的時間不多了.我可以感覺的到,那刀刃已經架在我的脖子上了."

中年人不滿的瞪了拉赫特一眼,酒杯往桌子上重重一扔,呵斥道:"你急?我比你還急∼!"

見中年人發火,拉赫特訕訕的一笑.趕忙道:"我不是這個意思,舅舅您別生氣."

中年人長長地歎了一口氣.道:"沉住氣,拉赫特,沉住氣∼!

做這種事情我們只有一次機會,錯過了就再也沒辦法了.

現在局面一片混亂,我會讓人勸說安赫爾再次向外增兵.只要軍隊都調走了,哈利加德就是我們的了,然後……"

中年人意味深長地看了他一眼,臉上露出一個殘忍笑容.

拉赫特當即也是哈哈一笑,但是隨即想到了什麼,卻是一滯,隨即猶豫著道:"萬一到時候,我父親他……"

中年人氣得蹦起來,指著拉赫特的鼻子大聲罵道:"都到這一步了,你還猶豫什麼?"

拉赫特趕忙搖頭,道:"不是,我,我……"

中年人坐下來深吸了口氣,按耐下心中的怒火,道:"我們沒得選擇,拉赫特,如果姐夫還好好的,我們會毫不猶豫的和他們拼命到底,有那邊的幫忙,勝負還是未知數.

但是你父親的情況你也知道."

拉赫特不願相信中年人的說法,硬撐著道:"說不定父親還有希望?"

中年人搖搖頭,道:"我也希望你父親能起來,但是我們已經動用了所有可能的手段.

你父親雖然表面上沒有什麼,但是一直有暗疾在身.

那還是當初,在入侵茹曼帝國之時,面對敵人的重兵圍剿,雖然是全軍而退,但是在戰斗當中,卻曾經受了重傷.

只不過為了打擊敵人的氣焰,將軍從不宣揚,很少人知道罷了.

而這一次卻是氣急攻心,連帶著一起複發了.

如果……如果用三五年的時間靜養的話,他還可以恢複,但是我們去哪找這三五年的時間?

敵人隨時都有可能踢開房門,闖進我們家里了∼!"

拉赫特像失了魂一樣喃喃的道:"真的沒有機會了?"

中年人一攤手,搖搖頭長噓了口氣,道:"如果不行動.我們所有人的身家性命,都會跟著南方軍一起毀滅.

我們必須為我們的家族保留火種,拉赫特,這是我們的責任."

拉赫特看著懷里嬌柔的少女.面色一片的灰白,不敢想如果失去了他們會這麼樣.

沉默了片刻,拉赫特低聲的問道:"和對方談妥了條件嗎?"

中年人露出振奮的神色,點點頭肯定的道:"談妥了.而且我們是越過中間人,直接和對方最大的兩個老板談的."

"誰?"拉赫特沒好氣的道:"那對狗男女嗎?"

他好歹還是哈杜的兒子,這老子跟人死磕了一輩子.而到了他這里,卻要為了家族,忍辱負重,舔人的靴子.著實很有些不情願.

中年人搖搖頭,道:"儒略那個老小子並不知道,我們聯系了那個妖婦和她手下的維尚."

拉赫特沉吟了片刻,皺著眉頭思考著說道:"這樣.不好吧……"

此時的拉赫特抿著嘴,皺著眉頭,眼睛閃閃發光,哪還像平時那個癲狂的紈绔子弟.

中年人看著拉赫特的樣子在心里暗暗歎了口氣,論起聰明才智,拉赫特從小就比一根筋的安赫爾強很多.自從他搞出這座桂花園就能看出來.

這也是為什麼他會更討哈杜家人的喜歡.

大家都不喜歡那個假模假樣,一本正經的安赫爾,但是拉赫特的聰明從來沒有用到正地方,吃喝嫖賭樣樣精通.

拉赫特看著中年人.認真地分析道:"如果繞開儒略那個老小子,和洛林那個天殺的混蛋,和北方人單獨攘和.被他們知道後,肯定會激怒他們.

如果到時候儒略那個老小子對議和不認賬,咱們還不是死路一條?

他們可有五十萬人,那個妖婦手下只有不到十萬,還盡是一幫蠢貨軟蛋.

"我懷疑……"拉赫特拇指按著腦門,道:"伊莎貝拉那個老娘們是沒安好心,她可能是抱著過河拆橋的心思."

中年人嗤笑一聲,道:"誰都知道她沒安好心.不過對我們來說.和那個妖婦談,要比和儒略那個混蛋談好很多.

我們沒得選的,拉赫特.

茹曼人才不會給我們談判的機會,那幫該死的茹曼人只有一個目的,殺了我們.將我們哈杜家族連根拔起."

拉赫特一時沉默了下來.

他們都知道,哈杜和茹曼人之間結下的仇恨已經太深了.這場戰爭對茹曼人來說,如果不能徹底洗刷掉恥辱,就等于是失敗.

拉赫特用手掌拍拍腦門,怨毒的道:"該死的茹曼人,該死的儒略,該死的洛林.

洛林那個家伙怎麼不死在亡靈大祭司手里,我們能省多少麻煩."

中年人也是一臉仇恨的表情,用力的攥緊了酒杯,道:"會有這一天的,拉赫特,會有這一天的.不用我們動手,有人會取他的性命.

最重要的是,對我們來說,維和部隊和那個妖婦之間也不是鐵板一塊,他們心里都藏著自己的打算.那個妖婦想從我們手里獲得一個完整的南方,不願意看到戰火將這里摧毀.

而儒略那老小子,會毫不猶豫的將南方變成一片焦土,茹曼人才不會留給阿爾摩哈德人一片富裕而又充滿了仇恨的土地.

他們的矛盾,對我們來說就是機會."

拉赫特道:"但是我們不能將所有的希望都寄托在那個妖婦身上."

中年人哂笑一聲,道:"當然不會.萬事只能靠我們自己."

"他們開出了那些條件?"拉赫特問道.

"嗯……"中年人想了想,道:"咱們南方軍所有的軍隊並入他們的新軍中,交出所有的地盤,看管好地方的貴族和官員,在妖婦接管前協助北方佬穩定秩序.

然後咱們可以帶著自己的財產自由的離開阿爾摩哈德."

拉赫特冷笑一聲,道:"這等于把整個南方洗得白白淨淨的,端到北方佬的餐桌上供他們享用,而他們甚至不用出一份的力氣."

中年人一聳肩,道:"你還有其他辦法嗎?這已經是我能爭取到的最優厚條件了.

洛林那小子的名聲你又不是不知道,如果打下去.維和部隊一過,整個南方的菁華可就全裝洛林那家伙兜里的,北方佬不願意看到這個結局,所有我們才有機會.不然就連那個妖婦也不會放過我們."

拉赫特歎了口氣,道:"辛辛苦苦幾十年,一夜又要變成窮光蛋了."

中年人扔下酒杯,伸了個攔腰,道:"活著,就有機會.拉赫特,複興的種子已經灑下了,我們需要忍耐,直到它再次成長.

這幾天你別出去鬼混,老是在這里呆著."

拉赫特笑道:"放心吧,舅舅,我那都不去.我還害怕在大街上會被安赫爾的殺手給干掉哪."

說著,拉赫特仰頭一陣狂笑.那笑聲既絕望,又有些悲傷.

如果有可能,他也不願意和北方佬談判,但是現在哈杜倒下了,掌權的是安赫爾.

原本在這個需要兄弟同心,共度難關的時刻,對方卻為了那個位置.很高興先來一場兄弟相殘的人倫悲劇.這不得不說是一種諷刺.

而他為了保命,身為堂堂百戰名將哈杜將軍的兒子,也不得不向著曾經的敵人屈膝.這也是另一種的諷刺.

中年人無奈的搖搖頭,拉開房門走了出去.

xxxxxxxxx

普里斯卡城頭上飄揚著維和部隊的大旗.

戰爭的痕跡依然醒目的存在.

被跑回摧毀的城牆就那麼散亂的倒在地上,一大群被俘虜的南方軍士兵正在奮力的清理.

旁邊監督的新軍士兵揮舞著鞭子,棍棒,肆無忌憚的教訓那些南方軍俘虜.

因為沒有過多的往城里開炮,普里斯卡小城內的建築大部分得意保留,在野地里風吹日曬雨淋了一個月的洛林,終于可以住到寬敞乾淨的房子里了.

對洛林和薇拉來說.這簡直太幸福了.

普里斯卡城不大,城中常住人口一萬多人,但是卻相當富裕,就拿洛林住的酒店來說,看標准應該是四星級的.

至于城主府.雖然比這里更漂亮,但是已經被圍城的時候.在新軍炮兵曲射炮火的重點照顧之下,已經被夷為了平地.

普里斯卡城內的居民在北方軍和南方軍混戰的時候,就早已經逃走了.

現在整座城市完完全全的一座兵營.

這家叫平安的酒店,現在成了洛林的指揮部.進進出出的都是維和部隊的軍人.

洛林站在酒店的房頂,頭頂著遮陽傘俯瞰跟前的紮米比亞河.

在紮米比亞河寬闊的河面上,三道浮橋正在緊張的搭建.

維和部隊的士兵們,在保安軍工程技術人員的指揮下,將木船一個個用鐵鏈串聯起來,然後在上面鋪上木板.

施工進度最快的一座浮橋,橋面的長度已經超過河面的一半.

"再有兩天的時間,第一座浮橋就可以搶通了.實驗證明,中間浮橋可以通過我們最重的運輸車輛."一身黑衣的保安軍軍官在洛林身後報告工程進度.

"東面的浮橋還需要最少三天時間,西面的浮橋要更慢一點,我們派出收集船只的士兵,在上下游五百里內,已經找不到合適的渡船了."

洛林手掌搭在眼前,看著像螞蟻一樣附在浮橋上忙碌的士兵,道:"還有其他辦法嗎?時不待我了."

洛林身後的新軍將軍們沒好氣的丟下一個白眼,心里暗道:什麼時不待我,時間還不都是你自己浪費掉的.早點打下普里斯卡,現在我們已經在米德爾堡城里喝酒泡花姑娘了.

保安軍軍官道:"我已經讓他們去搜集胸徑在一尺左右的圓木.用圓木紮成木排,牢固固定後,鋪上木板可以做成一座同行人員的步橋."

洛林點點頭,道:"你們看著辦就好.我大把金幣撒下去了,別讓他們給我搞成豆腐渣工程."

黑衣銀飾的軍官自信的笑了笑,道:"請您盡管放心,大人,有咱們保安軍看著,他們不敢."

軍官這句自信滿滿的話一出口,附近的軍官都是脊背一涼.經過這麼長時間的接觸,他們已經看出來了,保安軍里都是不能以常理度之的瘋子.

一條寬大的交通船這時以極快的速度接近北岸的碼頭,也不知船上的水手是不是喝醉了,整條木船野蠻的撞上了碼頭,船舷立時凹下去一大塊.

就在交通船還在劇烈搖晃的時候,幾個水手倉皇的從船上跳下來,像是船上有什麼吃人的妖怪一樣,連滾帶爬的遠遠跑開.

看到異常,一大群士兵抽出武器圍了上去.

船頭忽然站出一名新軍的軍官,對靠近的士兵擺擺手,示意他們離開,然後大聲喊道:"別過來,推一輛板車來,我們有東西要運."

船上幾個新軍的官兵合力抬著一個長方形的木箱放在甲板上.

洛林指指碼頭,道:"怎麼回事?"

哈塞爾低聲道:"是我們的人,派往南岸做聯絡工作的."

洛林點點頭,維和部隊的偵察兵已經在河南岸活動,新軍派出的人也去和彼得留斯聯系合作了,這幾個應該就是派出聯絡彼得留斯的人.

哈塞爾疑惑不解的道:"可是,他們怎麼給我托了個箱子回來?"

新軍軍官合力將木箱太上馬車,排開眾人,飛快的向城內駛來.

"去看看就知道了."洛林一甩往樓下走去.

一路上幾名軍官緊密保護著馬車,疾馳進旅館的院子里.

洛林走出酒店大門,正看到保護馬車的軍官在阻止任何人靠近馬車.

看到平放在馬車上的木箱,洛林忽然感到心髒猛的一跳,右手不由自主的抽動了一下,戰魂劍差點從手上跳出來.

洛林壓下沖動,眯著眼睛緊緊盯住木箱.

看到洛林,幾個人快步迎了上來.

哈塞爾搶先問道:"特歐斯,這是怎麼回事?"

特歐斯敬了個軍禮,走到洛林他們跟前,小聲的道:"大人,事出緊急,請借一步說話."

洛林擺擺手,道:"到後院去."

幾個人小心翼翼的抬著木箱,放進後院一個**小樓的房間里.

士兵們守好院落,按照洛林的命令,不允許任何人靠近.

哈塞爾一頭霧水,道:"特歐斯,這到底是怎麼回事?"

一直守在木箱前的一名穿著新軍軍裝的軍官這時走到跟前,挺直了腰板,後腳跟"啪"的一並,敬了個軍禮,道:"在下那爾撒斯,彼得留斯將軍的副官.參見副總司令大人,哈塞爾將軍閣下."

新 ,首發手打文字版.新域名新起點!更新更快,所有小說電子書格式免費下載.

上篇:第五卷 我是大領主 第一千零二十八章 斗角(求月票)    下篇:第五卷 我是大領主 第一千零三十章 兩對好兄弟(求月票)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