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

首頁 魔法異界 赤血龍騎第五卷 我是大領主 第一千零三十六章 衰神招喚大法(六千字,求月票)   
  
第五卷 我是大領主 第一千零三十六章 衰神招喚大法(六千字,求月票)

"一了百了嗎?"彼得留斯自言自語的低聲說道.

他停下腳步沉思起來,臉上的表情陰晴不定,不住的變換,顯然心里正猶豫不決.

副官那爾撒斯緊張的看著自己的老板.那爾撒斯跟隨彼得留斯十幾年,他太了解自己這位老大了.

雖為他為軍中重將,也是殺人如麻,立下了赫赫戰功的,但是卻是極重情義,在涉及到一些老人,老朋友的時候,彼得留斯總是的舉棋不定.

這時,一位頭發花白,身著便裝的老將以和他年齡不相稱的速度,健步如飛的跑了進來,還沒進門就大聲嚷道:"好消息,好消息,大人,哈杜將軍他醒了,您聽到了嗎?哈杜將軍醒了∼!

這下咱們的冤屈終于可以澄清了.

哈,我就說安赫爾那小兔崽子肯定不行的."

彼得留斯心中一沉,隨即板著臉,面無表情的道:"是嗎?普利切爾將軍."

"當然,"老將普利切爾激動的晃晃手里的信件,高興的道:"這是大人的親筆簽名,肯定錯不了.大人在信上也說了,前面的事件是誤會,安赫爾正式向大人您道歉了,哈杜大人也已經懲罰了安赫爾.不光罵了他一個狗血淋頭,而且狠狠地抽了他一頓,差一點沒有把他給打死.而且還把他圈禁了起來."

彼得留斯只是淡淡的"嗯"了一聲,看起來沒有興致不高,沒有說話的心情.

在心里卻暗暗冷笑.差一點兒沒有把他打死.那也就是說,沒有把他打死∼!

那小兔崽子為了奪權.差一點兒就要了我的命∼!

結果呢,罵一頓,打一頓,然後讓那個小兔崽子回家好好反省.還真是"嚴厲"的懲罰.

看到彼得留斯的態度生硬不滿,普利切爾將軍將信件疊起來,走到跟前耐心的勸解著說道:"大人,哈杜大人讓咱們都回哈利加德開會,我想哈杜大人肯定會借此機會當面向您澄清誤會的."

彼得留斯搖搖頭,冷冰冰的說道:"敵人的前鋒已經到了城下,身為鎮守柯克福斯的總指揮,我的任務在這里,不在哈利加德,這種時候豈能離開津德倫堡壘.有什麼指示,快件傳達過來即可."

普利切爾急道:"可是這是哈杜大人親自召喚,不去不好吧?"

"他不是不能去,怕是不敢去吧."旁邊一個聲音陰陽怪氣的說道.

彼得留斯霍然轉身,冷冷的看著說話的人,一臉煞氣死死的盯住他.

說話的人就站在大廳門口,在他身後的大廳外,此時聚集了密密麻麻的一群要塞軍官.

那人也瞪著眼睛.毫不畏懼的和彼得留斯對視,兩個人視線相撞,仿佛能碰出火花.

能在彼得留斯吃人般凶厲的眼神下堅持下來,也是需要勇氣的.

看著這個家伙眼神不躲閃,絲毫不落下風的和自己對視,彼得留斯心里也奇怪.暗道:這個馬屁精什麼時候膽肥了?

彼得留斯一手叉在腰間,一手緩慢的握上劍柄,眼中的殺氣越來越盛.

那爾撒斯看看自己老板,有看看剛剛進來的蒙克將軍,後退一步.悄悄向身後的侍衛打了個手勢.

"蒙克你什麼意思?"普利切爾見狀不對,急忙上前一步,不滿斜視著他.本來挺好的事情,這貨來攪什麼局啊∼!

蒙克將軍眯起了細長的眼睛,像毒蛇一樣,死死盯住彼得留斯,強硬的道:"這是哈杜大人的軍令,彼得留斯,不管你怎麼想,必須執行∼!"

彼得留斯不屑的哼了一聲,冷笑道:"哈杜剛起來,不了解前線的情況,我現在走不開,你們去給他解釋一下就可以了."

蒙克手捏著命令高高舉過頭頂,沖著彼得留斯,高聲道:"哈杜大人命令,你,彼得留斯,必須到哈利加德參加會議."

看著兩人之間劍拔弩張的氣氛,普利切爾有些傻眼了,急得連連擺手,道:"有話好好說,大家都別急."

彼得留斯微微一笑,冷冷地盯著蒙克,森然道:"我要是說不呢?"

"哼哼……"蒙克將軍冷笑一聲,慢悠悠的將手里的命令對齊,整齊的疊起來,一邊說道:"哈杜大人早就料到你會這樣."

然後從衣服的內袋里掏出一張紙,得意的在彼得留斯面前晃了晃,展開用最大的聲音讀到:"今查,柯克福斯總司令奎因都斯?彼得留斯,公然違抗軍令,著解除奎因都斯?彼得留斯一切職務,即可押送哈利加德聽候審問,阿摩爾,哈杜書."

蒙克讀完之後,大廳內外的人全都呆住了,俱都是一臉不可置信的表情,來回看著彼得留斯和蒙克.

居然來這麼一手,這也太涼薄了∼!

彼得留斯表情平靜的聽完蒙克宣布命令,沉默了良久,然後一臉落寞的表情,垂下頭如釋重負的長長歎了一口氣.

彼得留斯忽然自嘲的笑了笑,喃喃的自言自語道:"哈杜啊哈杜,老朋友,幾十年出生入死的交情,你就全都不顧了,也罷,也罷……"

蒙克將哈杜的命令用力拍在桌子上,得意的哈哈大笑著:"彼得留斯,你的日子到頭了,老實束手就擒."

一直以來,他全都被彼得留斯死死的壓住,現在終于可以揚眉吐氣了.

彼得留斯輕蔑的瞥了蒙克一眼,微笑著道:"就憑你,一個馬屁精?"

蒙克的臉色瞬間變得漲紅,憤恨的一指彼得留斯,大吼道:"弟兄們上,給我拿下他."

在眾人還發愣的時候,蒙克身後的一群士兵拔出武器沖了上來.

彼得留斯表情冷淡的注視著沖上來的士兵,他身後的兩扇們突然拉開.大群士兵擁擠著湧了上來,一部分攔在彼得留斯的身前.其他人迅速的將整個大廳包圍起來.

手中的弓弩長矛立時對准了大廳內的人.

見彼得留斯的手下人多勢眾,沖進來的士兵全都停下來,圍在蒙克周圍.

普利切爾孤零零的站在中間,急得直跳腳.道:"你們這是干什麼?咱們有話好好說."

彼得留斯暴喝道:"還有什麼好說的,兒子想殺我,現在他老子也想殺了我.當我彼得留斯是什麼人."

看著周圍冷冰冰的劍鋒對准自己,蒙克暗暗著急,嘴上說道:"哈杜大人讓你去,是想解開這個誤會,而不是加深誤會……"

彼得留斯大笑一聲,道:"當我傻瓜嗎?我就在這里,想拿我,讓哈杜親自來吧."

"不用將軍大人.我們就可以."哈杜的親衛隊長在大廳外大聲說道:"奉哈杜將軍命令,抓拿彼得留斯,上∼!"

親衛領著身後數百名士兵一聲吶喊沖進大廳.

彼得留斯的人立刻迎了上去,雙方在不大的空間內拼死搏殺.

蒙克借機交戰的機會後退,連滾帶爬的逃出大廳,看著周圍聞訊趕來,而又茫然不知所措的軍官們,指著他們大聲喝嗎道:"召集你們的士兵.給我抓拿逆賊彼得留斯."

軍官們驚呆的看著蒙克,彼得留斯的威名在他們心中也是根深蒂固,這些人根本提不起反對彼得留斯的心思.

蒙克瞪著他們,凶狠的道:"這是哈杜將軍本人的命令,凡是抗命不遵的,均視為叛逆."

這一頂大帽子扣下來.軍官們開始猶豫不決.

蒙克干脆抽出一把長劍,指著周圍的軍官,喝罵道:"都給我行動起來,不然我現在就宰了你們."

突然一個軍官抽出武器,指著蒙克罵道:"你個婊子養的.敢在我們柯克福斯的土地上指手劃腳.哈杜又怎麼樣?老子的老大是將軍.叫人,砍了這群王八蛋."

他對面卻有人站出來大聲叫道:"這是哈杜將軍的命令,怎麼?你想叛變嗎?"

"這種政府,叛了也罷,老子砍你丫的∼!"

"……"

數名立場不一的軍官揮舞著武器就在大廳門口沖突起來.

跟著他們各自的士兵聞訊趕了過來,兩方對立的士兵將大廳附近團團包圍起來.

一方人想沖進大廳增援彼得留斯,另一方人立刻沖上去將他們阻攔下來.

原本是同胞戰友的南方軍,圍著大廳的門口開始混戰起來.

不過,和那些軍官們不同,他們打的全都是懶洋洋的,根本提不起精神,更多的時候都是在裝著樣子.

畢竟,對面的人是自己的同僚,甚至是住在同一條街上的鄰居.一旦下了死手,將來怎麼去面對他的父母妻兒?

但是盡管如此,那手中拿的卻是雪亮鋒利的刀劍,在揮舞之際,難免會有一個碰著磕著.

隨著時間的延續,最終肯定會有人按耐不住,真的拼殺起來.那結果必然是血流成河,一發不可收拾.

而旁邊更多士兵則沉默的圍觀者大廳內外的戰斗,他們不知道到底該幫那一方.也不知道自己該怎麼辦,只能是眼睜睜地看著局面一步一步地惡化下去.

忽然,從大廳內傳來一聲如霹靂般的暴喝:"都他媽給我住手∼!"

戰斗中的士兵被聲音震的一愣,這是他們熟悉的彼得留斯式的吶喊聲,彼得留斯沖在第一線的時候,就以狂吼和吶喊來鼓舞士氣.

士兵們慢慢停手,警惕地向兩邊退開.

彼得留斯痛惜的看著倒在地上的南方軍士兵尸體,道:"我有話說."

然後只顧邁步向外走去,在士兵的長槍的逼迫下,哈杜的親衛步步後退,被從大廳內逼了出來.

彼得留斯最終站在大廳門口,望著眼前密集的南方軍士兵,長長地歎息了一聲,道:"都是土生土長的南方人,都是我彼得留斯的弟兄,何必要自相殘殺?"

幾千名南方軍士兵表情凝重的看著他們的統帥.

"罷了."彼得留斯意興闌珊的道:"既然哈杜容不下我,那我就走吧.你們都是追隨我出生入死的袍澤.我不能看著你們不打敵人,卻自己人殺自己人.我彼得留斯也不讓弟兄們為難,我走.

願意跟隨我的,我彼得留斯歡迎.有我彼得留斯一口飯,就少不了弟兄們的.不願意跟隨我,那就繼續留在這里吧."

聽到彼得留斯要走,周圍的軍官們全都松了一口氣,對他們軍官來說這種情況下,既不違抗哈杜的命令,也不用對戰友拔刀相向,也許走才是最正確的選擇.

不然的話柯克福斯的南方軍非要自己殺掉自己一半的人.

蒙克在人群後大聲尖叫道:"不能放他走,你們給我上,給我上∼!"

周圍的軍官們頓時心頭火起.拎著明亮的刀劍,回頭眼色不善的看著蒙克蠢蠢欲動.

大家對于那個只會拍馬屁早就看不順眼了.尤其是在現在,他在這里鼓動著大家自相殘樣的時候.

要知道,這兩軍當中,保不齊就有一奶同胞的親兄弟∼!

哈杜的親衛看情況不對,立時將蒙克保護在中間.

蒙克氣急敗壞的叫道:"你們這是抗命,是叛變,我會稟告哈杜大人.我……"

看著周圍拎著武器慢慢逼近的南方軍士兵,哈杜的親衛隊長拉了拉蒙克,搖搖頭示意他閉嘴.

再讓蒙克叫下去,他們很可能會被爆怒的南方軍士兵給宰了.

這些官兵現在心里的情緒極不穩定,一旦強力鎮壓,必然會導致更加強力的反彈.

那親衛隊長猶豫了一下.隨即上前一步,向彼得留斯沉聲道:"大人請自便."

彼得留斯苦笑一聲,抬頭仔細的看著眼前的熟悉的士兵和關隘,像是要把這一切都印在腦海里,然後一揮手.果斷的道:"我們走∼!"

要塞的大門緩慢打開,在南方軍軍官沉默不語的注視中,彼得留斯和跟隨他的南方軍官兵,以及他們的家眷,走出了津德倫山隘口要塞的大門,向北方而去.

xxxxxxx

洛林掀開了大帳的門簾,惆悵地看向了遠處那座雄偉的要塞.

雨後的要塞顯的格外的清晰.就連旁邊那些山林也是郁郁蔥蔥,一片的碧綠.空氣中也充滿了一股野草所特有的青香.

看到這里,他不禁心中很是感歎:人生真是……人生真是太***∼!

本來,在接到了彼得留斯的書信之後,老和部隊的一眾高層們全都很是激動.

哈杜將軍重病,臥床不起,眼看著就要翹辮子了.而他的兒子不管是能力,還是威望上,全都是遠遠不足,根本無法壓制南方.

一旦有這南方軍二號人物的投靠倒戈,那號稱一夫當關,萬夫莫開的南方天險津特倫要塞就已經在掌握之中.

這一場仗可以說,就是已經勝了一半.

洛爵爺當時很高興,差一點兒就喊出了麥大帥那一句最為著名的"聖誕節讓孩子們回家"的口號.

當然,孩子們回了家,不用再開支那麼大的軍費,也可以讓爵爺的荷包放松一下.

原本這是一個皆大歡喜的雙贏的局面.奈何……奈何哈杜那個老混蛋好死不死,居然也信了春哥.

***,他居然在最為危急的時刻,原地滿狀態複活了.

然後一紙傳檄,就將原本紛亂不堪的南方局勢給穩定了下來.堂堂的彼得留斯,南方二號重將,也不得不棄城而奔,狼狽逃竄.

平定南方,只用了區區幾天,簡單的如舉掌觀紋一般.

讓爵爺不得不佩服一下:哈杜不愧是一代名將∼!

而洛爵爺此時,也是突然發現,那一句"聖誕節讓孩子們回家",簡直就是一句不折不扣的衰神招喚**.

當年草包大帥喊出了那一句話,然後就開始倒黴.

而爵爺也差不了多少.先是因為連日大雨,結果紮米比亞河河水猛漲.

雖然提前做好了准備,沒有人傷亡,但是那一場洪水下來.卻將河上的船只沖毀了一半.

那一場洪水還將老和部隊被截成了前後兩段.後方糧草物資根本就運送不上來.

洛爵爺可不是英帕爾戰役當中那位著名的鬼畜名將.他可清楚地知道'兵馬未動,糧草先行’.這是絕對不容觸犯的戰爭鐵律.

因此上,十幾萬渡過河去的先頭部隊生生地在原地趴了幾天.眼看著軍中的攜帶的糧食快見底了,馬上就要實行食物配給了,河水這才平緩了下來.

天地良心的.做為一支洛爵爺一手打造出來的,而且還頗引以為傲的近代化軍隊,居然要在軍中實行食物配給.這讓爵爺著實是很沒面子,甚稱的上是一大恥辱.

他當時很是認真思考了一下,關于實行文字獄的可行性.哪怕是豁出臉不要去,也絕對不能讓這件事情的記錄流傳下去.

這不光是丟他一個人的臉,連所有穿越者的臉都要丟盡了.

到了後來,糧草軍需運送了上來,部隊這才漸漸恢複了行動力.

但是剛剛開拔,隨即就又下起了雨來.

雖然這一次有了更充分的准備.調集了不少的大船,保證了紮米比亞河上運輸.但是奈何,這南方該死的道路極是泥濘.

再加上幾萬大軍前仆後繼的一踩,那路泥濘的簡直……簡直就像是嬰兒拉的屎一樣,黃里透著白,白里泛著黃,外加還有一些綠了吧嘰,黑不溜秋的顏色.光是看看.就已經讓人惡心的想吐.

更別說在上面走了——不管是穿著什麼樣的鞋子,只要在上面邁上一步,當即就會將鞋子陷在里面.

再加上,南方本來炎熱,蛇鼠蟲蟻,各種的毒蟲極多.而且它們也全都極善偽裝.

一不小心碰上了.咬上一口,就得要致命.

雖然那些事例不多,而且隨軍的牧師們也全都緊緊跟隨,以便及時出手施救,但是……但是這種事情卻是極傷士氣.

每每一傳播開來.令的所有的士兵們全都是心驚膽戰.他們走上一步,全都瞪大眼睛,仔細看好了,這才邁過去.生怕自己被咬上一口.然後再仔細地看好下一步的落點,然後再邁過去……

等他們好容易放松了警惕,開始大步行軍的時候,這時,就又會有'什麼人被咬了’的消息傳來.再次讓他們像聽到風聲的兔子一樣警覺起來.

事實上這些還算是好的,最可怕是就是道路周圍的草地.那里也同樣布滿了殺機.

那些草地外表雖然看不出與其他地方有什麼不同,但是由于連日的陰雨,實際上卻早就變成了沼澤泥潭.

張著大口,只等著哪一個倒黴鬼從上面經過,就一口將他吞沒下去,連個渣子都不吐.

除此之外,還有連日的陰雨,使的部隊中不少人都得病.那軍醫的紅十字帳蓬里住滿了人.其中絕大部分人都是感冒痢疾,上吐下瀉……等等水土不服的病症.

就這,還是洛爵爺拉著他們在這里訓練了幾個月的結果.

雖然洛爵爺急于和彼得留斯取得聯系,然後搶占津德倫要塞,取得戰場的主動權,但是在這種情況之下,老和部隊的行進速度卻比蝸牛快不了多少.

事實上,雷歐沒事找事就逮到一只烏龜,然後給它系上紅線,讓它在路邊和部隊比賽.

結果第二天就發現,那烏龜已經遠遠甩了他們一大截.

因此上,爵爺就是天大的本事,面對著這種惡劣的天氣,卻也只能是望洋……呃,望雨興歎,沒有絲毫的辦法.

而等到天氣終于放晴了,結果一個晴天霹靂'咔嚓’一聲打在他的腳下.哈杜醒了.

而且一紙傳檄,搞定了南方.虧的彼得留斯見機不對,跑的快,不然的話,他就被人給一勺燴了.

洛林抬起頭,看著那位于兩山之間的雄偉要塞,心中暗歎:看來,還是免不了這攻城的命啊∼!

就在此時,就聽旁邊一陣腳步聲響.

而且離的老遠,就聽到對方洪響而快活的聲音,道:"哈,洛林,你在這里,我正有事要跟你商量呢."

洛林轉頭一看,卻見一個身材魁梧的大漢龍行虎步,大步走了過來.沉重軍靴從剛剛下過雨的路面上踩過,水花四濺.令的旁邊的侍從們紛紛躲避.

洛林不由苦笑了一下.

能在老和部隊當中,橫沖直撞,如此囂張的人物,除了雷歐,小白之外,也只有這位大爺了.(未完待續.如果您喜歡這部作品,歡迎您來起點()投推薦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動力.)

新 ,首發手打文字版.新域名新起點!更新更快,所有小說電子書格式免費下載.

上篇:第五卷 我是大領主 第一千零三十五章 將軍令(求月票)    下篇:第五卷 我是大領主 第一千零三十七章 夜貓子進宅(求月票)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