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

首頁 魔法異界 赤血龍騎第五卷 我是大領主 第一千零四十九章 跟爺玩文學(求月票)   
  
第五卷 我是大領主 第一千零四十九章 跟爺玩文學(求月票)

第一千零四十九章跟爺玩文學(求月票)

聽到那個聲響,兩個人不由全都愕然地轉頭看向了後牆.

只見那用泥土堆砌起來的牆面已如同被吹起來泡泡一樣,向內凸起了老大一塊,牆皮剝落,露出里面扭曲發黃的雜草.

還不等他們明白過來,緊接著,就聽到牆外傳來響亮的號子聲.

"一,二∼!"

隨即,又是一聲巨響傳來.

隨著那聲巨響,牆面的土塊嘩嘩的不住脫落.

那大漢最先醒悟過來.

他慌張的大吼一聲:"有人∼!"

緊接著,'噌’一聲反手拔出長劍,掄起長劍化作一道銀光,兜頭向年青人砍去,同時暴喝道:"你他媽出賣我∼!"

那年輕人也是一臉的驚駭,看到一道寒光奔向自己面門而來,也來不及思索,本能的作出躲避的動作.奮力轉身後仰,堪堪的躲過了這一劍,但是他身子扭的過度,腳步一絆,坐到在地上.

這時又是"空"一聲悶響,梁柱上積累的灰土像下雪一樣成片的落下.

一根胸徑在一尺以上的粗大圓木通過牆壁,穿進了屋內,隨後又迅速撤了出去,在後牆上留下一個被砸開大洞.

透過大洞可以看到牆外影影綽綽的士兵.

大漢也不管牆外的人,此刻只一心要殺死年輕人,手腕一轉一劍順勢向他捅下.

那年輕人此時倒在地上,根本無法避閃,只能眼睜睜地看著那支長劍奔向自己的胸膛,眼中充滿了絕望.

這時,就聽'嗖’的一聲響.

一把菜刀打著轉迎面向著那大漢飛了過來.

大漢本能的抬手揮劍格擋了一下,將飛來的菜刀彈飛,就見老頭操著一棍擀面杖,從廚房急匆匆的跑了出來.

他一邊跑,一邊高聲大叫:"你這個墮落的亡靈狗腿子,放開我的侄子……"

與哈杜打仗,他偷偷地幫幫忙,倒是無所謂.但是……但是與亡靈戰爭,那就是另一回事情了.

衛聖戰爭當中,那些萬人坑,怨靈塔,還有被瘟疫肆虐過的城市遺址,到現在仍然還矗立在北方的大地之上,向人們訴說著當年亡靈族席卷大地,所到之處寸草不留的可怕遭遇.

這些百姓們對于那些邪惡的亡靈全都是深惡痛絕∼!

那大漢微微閉了一下眼睛,旋即睜開,在這瞬間的工夫,那眼睛已經變成了一種詭異的黑紅色.

他看著那老頭,不怒反笑,嘶聲叫道:"好,好.你這條老狗,本來就沒打算留你活口.既然跳出來,就將你們一起宰了∼!"

說著,就要揮劍沖上.

就在此時,又是一聲巨響傳來.

大片大片的土塊被強大的沖擊力撞進了房屋內.伴隨著土塊嘩啦啦掉地的聲音,後牆被人硬是砸出一個半人高的大洞.

透過大洞已經能清楚的看到屋內的情景.

一個身穿法袍的牧師粗暴地推開擠在洞口前的士兵,舉起手里的法杖,果斷的一聲大喝:"聖光∼!"

只是這一聲,就讓大漢魂飛魄散

隨後乳白色的光芒透過大洞照進房內,屋子內被照的纖毫畢顯.

光明之下,黑暗避散.

在聖光的照耀下,大漢如野獸一般尖利的嘶吼一聲,舉起手臂擋在眼前,猛的一撲,將整扇房門撞破,滾進了院子里.

院子里此刻已經占滿了士兵,密密麻麻的圍成人牆,他們平端著十五尺長的長槍,跨前一步團團的圍住他.

在他身後,士兵們已經高舉著長劍盾牌,從破開的大洞湧了進來,堵死了他的退路.

人群背後,一個嘹亮的聲音大聲叫道:"你這個肮髒的亡靈聽著,你已經被我們維和部隊包圍了,放下武器立刻投降,抵抗只有死路一條."

大漢拄著劍從地上站起來,表情不屑的挑挑嘴角.

他傲然的看著滿院的維和部隊士兵,哈哈大笑,道:"你們以為你們勝利了?告訴你們,我們的進攻才剛剛開始.

永生一族的力量是你們無法想像,黑暗終將籠罩大地,最終的勝利是屬于我們的."

那些年青的士兵們聽了他的話,不由全都面色蒼白.

鋪天蓋地的亡靈大軍,面目猙獰的魔獸,冒著熊熊烈焰的地獄戰車……那些只是存在于傳說當中的東西,真的會出現在自己的面前?

洪流激蕩的大時代真的來臨了嗎?

雖然對于那些偉大的人物,生活在這個時代或許是一種驕傲,但是對于他們這些小人物,卻只能更加感覺到,在殘酷的命運面前,自己是何等的渺小和柔弱.

那種無能為力的感覺幾乎能將他們全數窒息.

就在此時,一聲暴喝從人群中傳來:"mlgbd∼!你個死亡靈,居然還裝213,玩文青范兒∼?"

一眾士兵們頓時爆發出一陣哄堂大笑.

在那大笑當中,原本籠罩在眾人心頭恐懼立時一掃而空.

桑托斯大主教點了點頭,很滿意自己剛才說過的話.

mlgbd∼!

很早以前,看到那些文青死瘟生們在漂亮女生的窗戶底下尖著嗓子念詩,他就有大嘴巴子抽丫的沖動.

奈何,他水平不高,根本就搞不懂文學這種很213的泡妞工具.萬一做了什麼出來,丟人的只能是他自己.

但是現在不同了.

現在,他可是洛爵爺是正牌的小弟.

洛爵爺那不僅是著名的軍事家,政治家,科學家,藝術家,發明家……而且還是世界著名的文學家.

震古爍金,前無古人,後無來者的那一種.

響當當的大文豪∼!

跟洛爵爺混了這麼久,雖然沒學會多少東西,但是說出去,也是堂堂的爵爺門下.隨隨便便撒泡尿的工夫,也可以做出老長老長的英雄雙體詩的那種.也算是一方的學霸了,嗷嗷叫的磚家叫獸.

誰要是敢在自己裝文青,那就再不用客氣,虎軀一震,狂散王者霸氣.隨隨便便給他扣一個'玷汙文學’的罪名,直接上去抽丫的.

打完了,大家還都得給自己叫好∼!

桑托斯看著那大漢在氣急之下,眼中迸出的火焰,心中更是大爽.然後雙手一背,不屑地道:"既然跟爺玩文學.

那大爺也給你來一個.那句話是怎麼說的?

噢,對了.

准備在地獄和亡靈大祭司慶祝你們的勝利吧,孫子∼!

淨化∼!"

隨後,熾白色的聖光從天而降,包圍了大漢.

那大漢全身頓時冒出了滾滾的黑煙,隨即在刺耳的嘶吼聲中從里到外,劇烈燃燒起來,最後化為一堆灰燼.

黑暗騎士?

在聖力澎湃的大主教面前,那就是一個渣.

此時,維和部隊士兵已經將年輕人從屋子里拖了出來扔在地上,不等說話,一個聖光落在他身上.

被聖光包圍的年輕人卻一點反應都沒有.

桑托斯大主教撥開士兵走了出來,驚訝的道:"這家伙不是黑暗生物."

"別殺我∼!"年輕人趴在地上抬頭看著桑托斯大主教祈求道:"我是被他們要挾的.我……"

他看著旁邊那一堆的灰燼,最後一咬牙,道:"我說,我什麼都說……"

桑托斯大主教上上下下仔細打量著這個年輕人,看他惶恐的樣子不像是裝出來的,而且臉上透著紅潤的血色,也不像是某種未知的亡靈生物.

桑托斯大主教擺擺手,讓眾人放開他,道:"好,你說說看."

年輕人像抓住一根救命稻草一樣,嘴里如倒豆子一般快速說道:"剛死這個是他們的領隊,城內還有四個小組,他們負責制造內亂,城外野人溝還有一支部隊."

"哈杜在城外潛伏了部隊?"桑托斯驚訝地道:"這怎麼可能?"

年輕人連忙點頭,急道:"真是,我發誓,我親眼見到有三五百人."

周圍的官兵和桑托斯大主教一樣,都露出不可置信的表情.

儒略大公和洛林爵爺所屬的維和部隊有五十五萬人,這其中包括茹曼帝國和盟友的軍隊,教廷的征召軍團,帕提亞帝國的幾萬人.

阿爾摩哈德新軍經過不斷擴軍,在戰場上的也有七萬多人.

六十多萬士兵分布在這片土地上,可以說遍地旌旗,大道上縱橫往來的大都是全副武裝的士兵.

哈杜居然能通過三百多里嚴密布防的戰線,將幾百名士兵潛伏在補給站附近.

桑托斯大主教揉揉額頭,又驚又疑的道:"開什麼玩笑,哈杜怎麼可能辦的到?"

但是隨即,心中一轉,暗道:他的士兵難道是飛過來的,或者,得了魔族什麼什麼武器?

想到這里,桑托斯大主教心里一沉,一點年輕人,沉聲道:"南方軍來的都是什麼人?黑暗騎士?他們究竟是怎麼過來的?"

年輕人搖搖頭,道:"黑暗騎士?不,不是.領頭的是哈杜的親衛士兵,其他人是南方軍的精銳,他們是化妝成難民潛伏進來的."

"化裝成難民啊……"桑托斯大主教松了一口氣.

這樣就說得過去了.

因為持續不斷的戰爭,交戰區狠多南方人的家在戰火中付之一炬,他們失去了以前擁有的一切,變成了無業的流民,在戰區找不到活路.

只能拖家帶口的四處躲避戰火.

就算是沒遭多大損失的,因為戰區已經失去了秩序,維和部隊和南方軍雙方你來我往,打成了一團漿糊,普通老百姓的生計也困難.

更別說還有新軍這種心黑手辣的狗崽子.

他們簡直比起那個什麼傳說中的,米國內戰當中,最為著名的魔鬼將軍謝爾曼還狠.在前方胡作非為,要麼奸淫擄掠,要麼殺良冒功.

凡是新軍所到之處,就像是一群蝗蟲過境一樣,將地方吃的一干二淨,搞的當地人都活不下去.

因而產生了大量的戰爭難民,有些逃亡哈利加德,去哈杜那里尋求安全的庇護.

但是因為戰火一路向南燒,他們甚至跑不過戰火推進的速度,更多的人選擇向北逃.

和生存比起來,南方人那高貴的面子已經一無是處,他們不得不到他們一直鄙視的北方佬那里討食.

在通往南方的大陸上,經常可以看到一邊是源源不斷向南開進的維和部隊,一邊是三五成群,延綿不絕的難民這樣的情景.

他們背上背著小孩子,手里牽著大孩子,推著板車上面裝著他們全部的家產,面無表情的向北走,前往阿爾摩哈德帝國政府設置的收容站.

他們在那里被變成伊莎貝拉皇後的順民.

如果哈杜的士兵是混在難民隊伍中,穿過維和部隊戰線是很容易的,不過這也決定了他們的人數不可能太多.

桑托斯大主教大大的松了一口氣,他長噓了一口氣,看著地上的年輕人,道:"小子,我給你一次活命的機會,能不能把握住就看你自己的."

年輕人趕忙點點頭,大聲道:"你讓我做什麼都行.其實我也是被他們抓住的,他們逼我這麼干的."

"很好,"桑托斯大主教滿意的笑了笑.

xxxxxxxx

參謀敲敲門走了進來,敬了一個禮,目光一直直視,直勾勾的看著對面的牆壁,視線都不敢下垂分毫.

洛林正將雙腳蹺在桌子上,半躺在寬大舒適的椅子上.

嬌俏可人的薇拉一身漂亮的黑色小翻領女士軍裝,胸口被緊繃的衣服撐的鼓鼓的,能看得出連扣子都是勉強才扣上的.

衣領上別著銀光閃閃的徽章,灰色的襯衣上打著一條黑亮的領帶.

頭頂微微歪帶著一頂別致的黑色船形帽,下身是一條不過膝蓋的窄裙.

整個人在颯爽的英姿中,夾著別樣的嫵媚.

這一身服裝是洛林充分吸取電視劇女特務們標志的形象,為薇拉量身定制的.

這套衣服也只有薇拉穿起來最漂亮,也只有薇拉才能穿出那種特有的韻味來.

凱瑟琳她們也好奇的試過,不過凱瑟琳穿上這件套裝,女王氣質一路狂飆,升到爆表,往辦公桌後面一座,氣場強大,比儒略大公更像維和部隊的總司令.

而阿黛兒則因為胸部撐不起,而拒絕接受這種樣式的衣服.

此刻薇拉正充當著小秘書的工作,站在洛林身後,一雙小手溫柔的捏在洛林的肩膀.

在這種情況下,參謀的眼睛可不敢亂瞟,他將一摞文件放在洛林的桌子上,躬身又退了出去.

洛林對著桌面努努嘴,薇拉撅著小嘴,將文件拿過來,遞在洛林身上.

然後洛林伸出食指和中指像剪刀一樣夾了夾,嗯嗯兩聲.

薇拉勤快的跑到桌面,拉開抽屜拿出一根雪茄,熟練的剪掉一截,放進洛林的手指中間.

然後白嫩的手指一撮,"啪"的打了一個清脆的響指,一小團火焰從指尖跳了出來,點燃洛林嘴邊的雪茄.

洛林深吸了一口,緩緩吐出煙霧,拍拍薇拉的軟軟的小手,感歎著道:"這才叫生活."

這時房門呼啦一聲被拉開,希爾梅莉亞手拎著群角,夾著一陣香風可快步走了進來,剛進門就脆生生的說道:"你看到了嗎?"

洛林不解的道:"什麼?"

希爾梅莉亞笑的眼睛都彎了,高興的道:"桑托斯那個家伙,剛在二十七號兵站粉碎了敵人的一次陰謀."

"桑托斯?二十七號兵站?"洛林腦子里裝的事情太多,回憶了一下才想起桑托斯大主教昨天打來的報告,說是在二十七號兵站發現了黑暗騎士,正在協助守軍搜捕.

"什麼粉碎了敵人的一次陰謀?"洛林奇道.

希爾梅莉亞纖指點點洛林放在膝蓋上的文件,道:"你還沒看嗎?"

洛林嘴里叼著雪茄一聳肩.

希爾梅莉亞交叉著手指,手肘撐在桌面上,滿意的笑著道:"哈杜花了大力氣,據說用了一個月的時間,才在二十七號兵站外潛伏了一只三百多人的部隊."

"哦?"洛林怔了一下,翻著手里的文件,找到桑托斯大主教的報告,迅速瀏覽了一邊,然後扔下文件,摸著下巴道:"這倒是挺值得注意.上次六十九號兵站被人端了,給我造成了不小的麻煩,西線的行動都被推遲了一周時間,這次又來……"

"就是嗎,"希爾梅莉亞一拍手,笑道:"幸好入城的黑暗騎士被桑托斯識破了,才破解了他們的陰謀.哈杜潛伏在城外的幾百名士兵,也被第四軍團的人給一鍋端了,一個都沒跑了.哈哈……"

希爾梅莉亞優雅的掩著嘴,得意的笑道:"我就說嘛,我手下的人總是有些用處的."

洛林點點頭,鄭重的道:"仗打的太久,身居後方的士兵有些麻痹大意了.也許我該讓他們集體去看看六十九號兵站被毀後的慘狀.讓這幫粗心的家伙清醒一下."

希爾梅莉亞肯定道:"確實應該,估計哈杜的目標都盯在咱們的補給站上.這個沒得手,他肯定會轉向下一個."

洛林"嗯"了一聲,道:"不能不警惕,這幾個兵站是咱們整個戰場網絡中重要的節點.每一個都要負責一段戰線的後勤.

尤其現在是秋季了,這一仗估計要打到冬天了,後勤上已經在儲存冬季的被服了.阿爾摩哈德的冬天雖然沒有茹曼冷,可是氣溫也會下降的.沒有足夠的衣服禦寒.光是一個流行感冒,就足以把咱們的大軍全都摞趴下了.

我估計哈杜是奔我們的冬裝來的.二十七號兵站因為位置靠後,儲存著二十萬套冬裝.相當的重要."

說著,洛林搖了搖頭,道:"新軍那幫家伙,搞得咱們一點秘密都沒有.

哈杜的密探深入新軍之內,稍微下點功夫,維和部隊後勤的事情就能被他們打探出來."

希爾梅莉亞恍然大悟,點點頭道:"我說哪,戰線後有價值的目標多的是,敵人為什麼非選一個重兵把守的兵站."

這時一聲爽朗的長笑聲傳來,人還未到,聲音就先到.

洛林不由打了一個寒戰.

新 ,首發手打文字版.新域名新起點!更新更快,所有小說電子書格式免費下載.

上篇:第五卷 我是大領主 第一千零四十八章禮貌的作用(求月票)    下篇:第五卷 我是大領主 第一千零五十章 一點兒小麻煩(求月票)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