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

首頁 魔法異界 赤血龍騎第五卷 我是大領主 第一千零五十一章 最後一道防線(求月票)   
  
第五卷 我是大領主 第一千零五十一章 最後一道防線(求月票)

第一千零五十一章最後一道防線(求月票)

薇拉圍在洛林的身邊來回打轉,總是有意無意的攔在洛林和對面貴族女眷們之間.

洛林不甘心的又試了幾次,奈何他的視線轉到那里,薇拉的小身板就領先一步擋在那里,然後像個奸計得逞的小狐狸一樣,笑嘻嘻的看著洛林.只差沒有得意洋洋地搖那條大尾巴.

要論這個世界上最了解洛林,那自然是非薇拉莫屬了.由于靈魂契約的關系,洛林不管腦子里想些什麼東西,薇拉總是能第一時間就知道——雖然對于清純天真的少女來講,洛林腦子里那些汙七八糟的東西很多有些莫名其妙.

而在凱瑟琳她們看來,就是這一對活寶實在是太默契,太合拍了.

洛林往往只一個眼神,薇拉就知道洛林是想干什麼.

這讓凱瑟琳她們很是驚訝,只能歸結為洛林和薇拉長時間生活在一起的默契.

就像現在,洛林有什麼想法,還沒來得及付諸行動,就被薇拉提前一步給攔住了.

這讓洛林感覺非常的郁悶.

洛林對薇拉呲呲牙,道:"你干什麼?我只是欣賞一下風景而已.你不感覺這里很無聊?"

薇拉撅著紅潤的小嘴,認真地想了一下,贊同地道:"是挺無聊的……"

洛林不由龍顏大悅.這丫頭到底還是自己家的

但是緊接著,卻見薇拉又搖搖頭,道:"但是,不行∼!

我來之前,妮可姐姐她們全都交待了,讓我一定要看牢,看死少爺.不給你犯錯誤的機會."

說著,薇拉伸出手虛抓了一把,緊緊握住拳頭,擺放在高聳的酥胸前之前,如同一個堅定的衛兵一般,表示要把危險掐滅在萌芽之中的堅定決心.

每次洛林出來,薇拉總會接到這樣的任務,用阿黛兒的話就是:不讓那些外面那些風騷的女人勾引洛林.

雖然她們對洛林也挺有信心,家里有阿黛兒,阿德玲這樣的絕色,一般的漂亮女人洛林爵爺還看不進眼里.

但是奈何身為一個成功男人,在外面收到的誘惑實在是太多了,洛林不去招惹別的女人,也會有女人主動倒貼過來.

萬一要是洛林那天沒把持住……

多進一個吃飯的人倒是小事,關鍵的是,丟不起那個人.

這一大群美豔動人的絕世美人,居然還讓他跑出去找一個又老又丑的女人,只能說明大家挑選男人的眼光太差,品味低下.

而後者是這一眾美少女尤其是不能忍受的.

至于說,洛林又找來一個絕世美人?

這世界上還有比她們更漂亮的美女,這可能嗎?

因此上,為了捍衛她們的名譽,品味,和眼光.大家自然是對洛林嚴防死守,絕不容他踏過一步.

但是大家全都能頂半邊天的新時代女性,有各自的事務要忙.

凱瑟琳不光是要處理東方行省,還要幫著洛林處理奈安行省的事務.

阿黛兒一代妖姬,也得為大陸的藝術文藝事業添磚加瓦.搞搞希望小學,扶貧工程什麼的.

羅琳娜不用說,身為最有希望成為最年青的煉金魔導士的魔法師,光是洛林丟給她的那些實驗,像什麼云爆彈,vx神經毒劑,非魔法動力飛行器……之類的,都忙不過來.

希爾梅莉婭……新任的教宗陛下,那也是日理萬機,日夜操勞,更別提,還帶著一個正吃奶的孩子.

一眾魔族的少女,她們身處異地,雖然這片大陸的絕大部分居民全都是心地善良,並不因為她們的身份尷尬,就對她們心生懷疑.

但是別忘記了,她們可全都是從大祭司那里叛逃出來的.

魔族與亡靈雖然恨洛林,但是卻更恨她們這些為了所謂的個人幸福,就拋棄了國家大義,辜負了帝國,辜負了大祭司對她們的殷切希望和栽培,毅然決然地跟奸夫私奔的女人.

因此上,為了安全起見,她們卻還是深居簡出.

更別提,洛林怕她們無聊,也為了開拓市場,將飛鷹公司對魔族大陸的走私貿易,全都交到她們的手中.

為了能在最短時間內順利地打開市場,洛爵爺甚至將'傳銷’這個大殺器都搬出來了.

這幫小娘們兒可也全都不是什麼吃素的主兒.個頂個的禍國殃民,呃,冰雪聰明.都是有背影,有關系,有能力,有人脈的四有新人.

她們剛到奈安,就已經意識到,甚至震驚于那片土地上的活力,老百姓們的富裕.

而兩相對比之下,也注意到魔族的百姓們,她們同胞的生活是何等的苦難和災難深重.

因此上,為讓魔族的普通的老百姓們可以過上像他們一樣的好日子.

她們現在正挽了袖子,可了勁兒地折騰走私販子們,開展魔族大陸的各種業務,爭取將來,也能在魔族大陸完成工業革命,第二次工業革命……讓魔族可以在最短時間內完成近現代化.

魔族第一美女阿德玲甚至是喊出了'三十年內,不再讓農民交稅.’這個看上去頗為瘋狂,充滿了激進的口號.

在這種情況之下,她們根本就沒有多少時間去管洛林,因此上,薇拉就成了洛林女朋友們的最後一道防線.

從今天的表現就知道,薇拉對這個艱巨的任務也執行的兢兢業業.當然或許也有可能跟昨天洛林沒有及時發工資有那麼一丁點兒的關系?

但是洛林隨即就打消了剛才的想法,這丫頭傻呼呼的,而且從不記仇,絕沒有那麼小心眼兒.

但是看到她如此毫不讓步,洛林也不由有些火大,湊到薇拉耳朵邊,惡狠狠的道:"我是那種人嗎?"

薇拉微微仰著頭,食指點在紅潤的嘴唇上,思索了幾秒,然後重重的點點頭,道:"是∼!"

洛林無奈的撇撇嘴,看著薇拉得意的神情,突然對著薇拉白嫩的小耳朵吹了一口熱氣.

薇拉"呀"的驚呼一聲,小臉瞬間就紅了,湛藍色的大眼睛蒙上一層水汪汪的霧氣,嬌柔的看著洛林.

那清純嬌憨,又略帶著著一絲青澀嫵媚的神情,宛如初戀.看的洛林食指大動.

周圍的人只當沒看到洛林爵爺和他的小女伴**,大家作為貴族,這點情商還是有的,假裝沒有看到,只顧自地在旁邊聊天,大聲地向著同伴們表達自己對于洛爵爺那有如濤濤江水連綿不絕,黃河泛濫一發不可收拾的敬仰之情..

見沒有機會結識幾個阿爾摩哈德貴族嬌小姐,洛林只得悻悻地把注意力轉到跟前的本地人身上來.

他輕咳了一聲,掃了這些地頭蛇一眼,問道:"作為哈魯阿省的門戶,德賽城有什麼特別的嗎?"

中間一個貴族搶先答道:"那是哈杜的地盤,總司令大人您是不知道哈杜和他手下那幫人的狂傲,他平時甚至不准我們靠近德賽城."

旁邊一個花白長發的老貴族感歎著道:"是啊,我們每次到德賽城,總是會被哈杜的手下問東問西,拿我們當賊一樣盤查防備."

"二十多年起,哈杜沒來的時候,南方還是帝國的南方,自從哈杜來了之後,南方就不再是帝國的南方,而是他哈杜的南方了.

天幸皇後陛下英明神武,挖出了哈杜這個叛國的大逆賊.

大帥您行義舉,興義兵,解救我們阿爾摩哈德帝國于危難當中,當真是我們阿爾摩哈德人的大英雄∼!"

"……"

周圍的人紛紛附和,可勁的稱贊洛林.

他們這些人當然是出于真心的,哈杜在的這些年,他們這些帝國貴族的日子特別難過.

哈杜對南方的控制是十分徹底的,自然就擠壓了這些貴族們的固有勢力.

但是哈杜手里有人有槍,而且耍起流氓來,也夠不要臉.因此上,貴族們也只敢跺在被窩里說哈杜兩句壞話,連公開罵哈杜的膽量都沒有.

這樣憋了二十年之後,胡漢三……呃,新軍終于打回來了.屬于他們的歲月又到來了.

新軍想要立穩腳根就缺不了他們的支持,要得到他們的支持,也就必須與他們進行合作.

因此上,他們又可以在南方作威作福了.

實際上這些人立刻就跟新軍的打得火熱,帶著他們深挖南方軍的勢力,剪除哈杜的支持者,每天都有當地的反抗者被他們和新軍掛在絞刑架上.

聽著他們沒有營養的馬屁,洛林擺擺手阻止他們,沒好氣的道:"說點實際的吧."

眾人都是一滯,臉上俱是悻悻的表情.但是面對這位大爺,他們卻不敢有絲毫的怨言,甚至臉上都不敢帶著一絲的不滿.

在人群後,一個沉默了好半天的貴族走過來,道:"總司令大人,對德賽的情況我了解一點."

洛林上下打量了這人一眼,中等的身材,平凡的相貌,在人群里一點都不顯眼,不過帶著一點卓爾不群的氣質,一直和周圍的貴族們不太合拍.

這種人肚子里大概有點料,洛林心里暗道,然後頷首道:"你說."

那人道:"是的,大人.德賽城依山傍水,作為哈魯阿的門戶,易守難攻,把守著通往哈利加德的道路.

駐守德賽的一直是哈杜的心腹.即便是在前一個月四處擴張的時候,德賽的駐軍也沒有調動."

他說的這些洛林都知道,見洛林漸漸露出不耐煩的表情,他趕忙道:"前一個月,哈杜又調來兩個軍團,加強了德賽的防禦."

"哦?"一聽有干貨,洛林才來了興致.

那人接著道:"我有准確的消息,就在兩周前,哈杜忽然派來一名心腹,接管了德賽的防務."

洛林眼睛一亮,急道:"准確嗎?"

那人點點頭,道:"我可以打包票的大人,雖然哈杜封鎖了整個德賽城,但是我有自己的消息渠道."

洛林不由得重新審視了這人一番.

南方軍封鎖了整個德賽城和附近的地區,不允許任何人出于,洛林對德賽城現在的情況也是開了該死的戰爭迷霧一樣,兩眼一抹黑.

這個人居然能得到換防之類的消息,可見是個有心人,心里有點想法.

洛林笑了笑,和善的道:"你叫什麼名字?"

那人一躬身,恭敬的道:"在下馬爾庫?盧孚斯."

洛林點點頭,道:"老馬是嗎?很好.你還知道些什麼?"

盧孚斯滯了一下,有心想要糾正洛林對自己的稱呼,但是卻又沒有那個勇氣,只得繼續道:"接收了城防的人名叫伊萊爾達,是哈杜的謀士之一,在南方軍中被稱為智將,向來以陰險狡詐而著稱,一直坐鎮最南方,鎮壓南方未開化的野人部落.哈杜將他調來,足見他對德賽的重視."

"智將是嗎?"洛林搓著小巴,道:"比哈杜怎麼樣?"

盧孚斯哂笑一聲,道:"當然也遠遠不如,伊萊爾達原是名山賊,敗在哈杜手上之後投靠了哈杜.當然在總司令大人面前,他只能算得上是一只小魚小蝦."

盧孚斯小小拍了一下洛林的馬屁,然後表情鄭重的道:"不過有個現象值得警惕."

"嗯?"洛林一皺眉,道:"你說."

盧孚斯猶豫了一下,道:"伊萊爾達剛到之時,為了提振守軍的士氣,曾說他有哈杜親授的妙計,能使大人您的魔導炮無用武之地."

洛林還沒說話,周邊的貴族們齊齊冷哼一聲,不屑的道:"好大的口氣."

"不知道天高地厚."

"維和部隊碾死他就跟碾死臭蟲一樣."

"……"

洛林沉默的點點頭,既然是哈杜的主意,那不可不防,說不定還有亡靈族攪合在里面.

盧孚斯道:"到人當他,伊萊爾達就召集了城中的所有的勞力,准備大興土木,好像要建一個大工程.但是自那之後,德賽城就被嚴密封鎖了,我們再也得不到有價值的消息."

洛林看著盧孚斯,贊賞道:"你很不錯."

盧孚斯先是一怔,眼中精光一閃,壓下心中的喜悅,平靜的道:"謝大人誇獎,這都是我應該做的."

"有野心啊……"洛林心里暗道:有野心就好∼!

洛林雙手雙手抱在胸前盯住盧孚斯.

盧孚斯的表情當沒有逃過洛林的眼睛,向他這樣的表情,這幾年來洛林見過太多了.

那眼神里滿是對名利的渴望,對機遇的追求,為此這些人會不惜任何代價.

盧孚斯被洛林的眼睛緊緊盯住,心里的壓力越來越大.

他知道對面這個年輕人,堪稱是天下最有權勢的幾個人之一,一言決萬人生死.

像他這種名不見經傳的鄉下小貴族,在人家眼里就像是一只小臭蟲,而且還是路邊跑過的野狗身上的——根本不值一提.

但是他有野心,有抱負,不甘心就這樣在鄉下當個土財主蹉跎一生.

在哈杜的壓制下,他從風華正茂的青年,蟄伏了二十年之後,直到變成大腹便便的中年人.

人的一生能有幾個二十年?

更別提,還是最為寶貴的二十年.

他對哈杜自然是恨到了骨子里.

而這一次他終于等來了千載難逢的機會,自然不會讓機會從自己手邊溜走.

他有野心,也表現出了他的野心,剩下的就是等洛林來決定他的命運.

盡管心里相信自己是能夠打動洛林的,但是此時心里已然惴惴不安,在洛林的注視下,腦門上的汗很快就流了下來,盡管這時山風微涼.

洛林突然笑了起來,盧孚斯也挑挑嘴角,心虛的跟著笑了兩聲,猶豫著要不要說出自己的底牌來,但是這時候貿然掏出底牌顯得為時過早.

洛林道:"老馬啊,我看你有些想法,這樣,先跟著我吧."

盧孚斯先是松了一口氣,繼而露出狂喜的表情,深鞠了一躬,聲音顫抖著道:"謝,謝大人提攜,在下自,自當全力以赴."

洛林擺擺手,道:"只要你能證明自己的價值,我只有獎勵."

眾人再看向盧孚斯的眼神就變的,有人羨慕,有人嫉妒,暗暗嘀咕著"狗屎運".

不用回頭盧孚斯就知道這些貴族們此時的表情,他太了解他們,甚至有些恥于與他們為伍.

這些人鼠目寸光不說,而且貪婪無度,只顧眼前利益.

哈杜剛被趕走就迫不及待跳出來,霸占地方的利益,屠殺南方軍的支持者,將自己當成了這里的土皇帝.

他們也不想想,伊莎貝拉皇後是何等人,能將維和部隊的總司令儒略大公都玩弄在股掌之間的蛇蠍女人.

她會允許南方剛脫了哈杜的掌控,就再落到他們這幫地方貴族的手中?

對此盧孚斯看的很清楚,伊莎貝拉皇後和哈杜其實都是一類人,甚至比他更狠.不然的話,憑她一個柔弱女子怎麼可能打敗哈杜,堂堂的百戰名將?

伊莎貝拉皇後會暫時和他們這些南方地方貴族合作,讓出一部分利益,以穩定占領區的統治.

因為伊莎貝拉皇後用得到他們,等用不著他們的時候,北方佬自然不會允許他們這些南方人霸占著這些好處.

到那時就該調轉槍口對付他們這些土財主了,他們在哈杜那里拿不到的,在伊莎貝拉皇後那里也拿不到,甚至會更慘.

為了統治的穩定,哈杜還會留他們一條性命,而伊莎貝拉皇後會毫不猶豫的拿走他們的腦袋.

以盧孚斯收集的信息來看,這個女人為了權利連自己都能賣,何況他們這些鄉下的土包子貴族?

想要不被兔死狗烹,想要出人頭地,他們唯一的出路就是抱上維和部隊的粗大腿.

而他盧孚斯,已經抱上了,而且抱上的還是維和部隊里最粗的兩條大腿之一.

看著周圍人嫉妒的表情,盧孚斯心里冷笑,暗道:珍惜剩下的日子吧,你們快活不了幾天了,爺們我不陪你們玩了.

經過一天的行軍之後,很快,洛林率領的十萬大軍從趕到德賽城外,將德賽城三面圍住.

但是德賽城的情況,卻使洛林大吃一驚.

!#(

新 ,首發手打文字版.新域名新起點!更新更快,所有小說電子書格式免費下載.

上篇:第五卷 我是大領主 第一千零五十章 一點兒小麻煩(求月票)    下篇:第五卷 我是大領主 第一千零五十二章 蜘蛛陣(求月票)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