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

首頁 魔法異界 赤血龍騎第五卷 我是大領主 第一千零五十二章 蜘蛛陣(求月票)   
  
第五卷 我是大領主 第一千零五十二章 蜘蛛陣(求月票)

《》 第一千零五十二章蜘蛛陣(求月票)

經過一天的行軍之後,洛林率領的維和部隊十萬的先頭部隊抵達了德賽城.

離的遠遠的,洛林就能看清德賽城的形式.

德賽並不是一座小城,看規模估計城市內能有五萬人口,在阿爾摩哈德,是數得上號的城市了.

城外還有大片大片的農田和村鎮,這里一直都是人口密集的富裕地區.

就像盧孚斯說的那樣,德賽城依山傍水,城市分成兩個部分,一半在平原,一般沿著山坡而建,地形險要,易守難攻.

由城市的布局就能看出當初修建這座城市人的智慧,即便是德賽的前半部分陷落,守軍已然可退守後半部分的山崖壁壘繼續作戰.

換做阿爾摩哈德的新軍來,要打下這座城市大概得需要五六萬人,強攻上一個月的功夫.

但是洛林並不太在意,即便是高山壁壘,也擋不住火炮的轟炸,大不了多開幾炮.

反正爵爺現在別的沒有,就有的是錢∼!

洛林隨即命令維和部隊分成三部分,從三面將德賽城包圍住.

當時已經是傍晚,紮下營地之後,布置防守.讓全軍休整,養精蓄銳.准備攻城.

當第二天一早,洛林走出帳篷的時候,看著眼前的情景愣住了.

高大的德賽城就在數里之外,從這里可以隱約看到城牆上飄揚的南方軍大旗.

但是從維和部隊的營地一直到德賽城之間,大地是光禿禿的一片,沒有一株樹木,甚至連一片低矮的灌木都沒有,就像禿子的腦袋一樣干乾淨淨.

洛林環顧了四周,果然從德賽城外周邊十幾里的范圍內,所有的樹木都被砍掉了.

洛林怔了一下,然後笑了笑,嘀咕道:"還挺專業."

在被圍城的時候,提前砍光城市附近的樹木,對被圍的一方有很大好處.不光可以收集到材料,更重要的是阻止敵人就地取材,只做攻城器械,可以為守城方爭取到幾天的時間.

洛林心里暗道:看來這個哈杜手下的智將,辦事還是有點章法的.

這時旁邊突然有個聲音接話,說道:"是啊,大人.伊萊爾達辦事向來周全,因此很得哈杜的喜歡."

邊上突然冒出一嗓子,洛林差點嚇了一跳,以前從里沒人在帳篷門口等著和他說話的.

洛林轉頭一看,正是昨天新收下的盧孚斯,他一身整整齊齊的,站在侍衛的一側,看樣子應該是來了好一會了.

洛林微微一笑,心里暗道:這家伙態度倒是端著,而且還懂的官場規則,知道,像他這種沒後台,沒背景的家伙,想要升官沒有其他的辦法,唯一的辦法就是有事兒沒事兒就在領導周圍多轉轉,找找機會拍拍馬屁.

這樣一來,在領導的心里留了印像,以後升官的機會也就比別人大的多.

盧孚斯向洛林鞠躬行禮,道:"大人早安.據說伊萊爾達將德賽周邊三十里的樹木都砍伐乾淨,用來修建他那個大工程了."

洛林四下又掃了幾眼,隨後贊同地點了點頭,道:"還有這麼一說.老馬你等了有一會吧?吃早飯了嗎?沒有一起來吃點?"

盧孚斯趕忙搖頭,道:"我起床的時候已經吃過了,大人不用管我."

同時在心里暗道:開什麼玩笑,這位爺早餐一定是和那個貼身小侍女一起,自己可不敢不開眼,去打擾人家的早餐時間.

他現在的重要性還不到能和洛林一桌吃飯的程度,貿貿然擠到洛林身邊,能不能得到信任先不說,首先就會招來洛林身邊將領謀士的忌恨.

洛林這些手下,不是茹曼帝國的老鄉,就是儒略大公的小弟,還有梵蒂諾希爾梅莉亞的親信,再要麼就是洛林楓葉丹林的同學.

論起親疏關系,一百個他盧孚斯加一起,也比不過其中一個人.

他們要是看盧孚斯不順眼,對于這個新來的阿爾摩哈德貴族,有的是辦法對付.

這點自知之明他盧孚斯還是有的,他早就打定了注意,在這里他首先要端著態度,就是洛林的小弟.

然後要先夾著尾巴做人,守好本份,低調,低調,再低調.

只有在需要的時候,才出現一把,表現自己的重要性.

所以,天還沒亮的時候,他就起來守在洛林的門口了.以備這位大爺可以隨時查問.

當太陽升起之時,全軍上下已經飽餐戰飯,披掛整齊.

隨著一聲令下,大軍走出營地,在營外集結起來,排成了一個個整齊的方陣,開往德賽城下.

最外圍是執行偵查清掃任務的游騎兵.

他們縱馬揚鞭,四處奔馳探查,一旦發現敵人的偵察兵,當即就凶狠地猛撲過去,將敵人干掉,或者驅趕開來,讓他們無法偵察自己這邊的情況.

在他們後面是隊列整齊的裝甲步兵.他們在軍官的口令之下,邁著整齊的腳步,大步前進.

沉重的腳步聲整齊劃一,轟轟作響,如排山倒海一般,震的大地不住地顫抖.

在他們身後就是全軍上下矚目的炮兵隊伍.

雖然他們的戰力是最為強大的,但是他們的軍容在老和部隊當中,卻是最差的.

那些炮兵們嘶聲吼叫著,趕著馬車.時不時的,還要下去推上幾把.一個個全都是汗流浹背.

為了能涼快一點兒,那幫狗崽子很多都脫了上衣,露出滿是肌肉的上身,和厚厚的胸毛.

皮鞭聲,馬嘶聲,驢叫聲,人喊聲,還是車子輪軸發出的吱吱聲,混雜在一起,充滿了一種奇怪的喧囂.

而且每每走過,那些牲口們還要在地上留下一地的屎尿,極是難聞.

盧孚斯站在道邊,看著那支炮兵部隊從身邊經過.

他也是第一次見到這種傳奇武器.看著細長的瓦藍色炮管,想不通在眾人口中被傳誦的像神一樣的哈杜,是怎麼敗在這種武器之下的.

不過過一會就能見識到傳奇武器的威力了,盧孚斯心中有些急不可耐.

炮兵之後就是作為主力的軍團步兵.

六七萬人分成三個部分,緩緩的接近德賽城,直到全軍距離城市大約十里的時候,一名游騎兵軍官忽然穿透軍陣,飛馳而來.

他徑直來到洛林大纛之下,敬了一禮,大喊了一聲:"報告∼!"

洛林擺擺手讓他過來.

洛林發現,這位偵查騎兵隊長的表情很是奇怪,像是見到了什麼難以理解的東西,不由疑惑的問道:"怎麼了?有什麼情況?"

那偵騎撓撓頭,道:"回大帥,我們在德賽城下發現了一些不正常的東西."

"洛林一皺眉,不正常的東西?身為指揮官,最恨的就是不正常的東西,因為那種東西,往往都是一些無法預料的東西.

他沉聲道:"什麼東西?"

"壕溝,"偵騎道:"縱橫交錯的壕溝."

洛林心里咯噔一下,暗道一聲不好,隨即一揮馬鞭,沒聲道:"帶我去看."

騎兵隊長答應了一聲,隨即調轉馬頭,向著來路飛奔而去.

洛林率領著一眾軍官也是緊跟其後.

他們直接來到距離城下八里的地方,只見前面有數名偵察騎兵正停在那里,好像在警戒什麼.

那軍官當即伸手一指,道:"大人,就是那里."

洛林停下馬來,舉頭望去.

只見在他們不遠處,地上突然出現一道十幾尺寬的大溝,看不清有多深,向兩側無限的延伸過去.

這個寬度不大,但是偏偏人和馬都無法一躍而越.

而且就在這條橫著的壕溝上,每隔幾十尺又有一道同樣寬度的縱向壕溝,延伸了二三十尺之後,又是一道橫向的壕溝,然後又是以縱向壕溝相連,之後還有……

洛林看到,原本平坦的平原已經被挖的亂七八糟,壕溝密集的如同蜘蛛網一樣,以德賽城為中心,向外輻射了幾近十里的范圍.

洛林身後的將領們先是驚訝的看著眼前的蛛網壕溝,然後面面相覷,有人小聲的說道:"這是怎麼回事?"

在他們身後,盧孚斯好像早已經預料到了,一直板著臉,看不出任何表情.

眾人將目光都集中在洛林,他們雖然臉上沒表現出來,心里卻很不蛋定.

維和部隊的將軍們跟著洛林玩了半年的打仗游戲,又深入研究了以火炮為主體的現代化戰爭,理所當然的一眼就看出來,這時為了對付火炮而搞出來的防禦體系.

而且更重要的是,這種方法十分有效.

人員如若躲在壕溝里,炮彈打在地上根本不能殺傷敵人,即便是准確的落盡壕溝中,因為壕溝兩壁的限制,威力也大打折扣.無法發揮它的優勢,大面積地殺傷敵人.

眾人自問,在這種情況之下,除了依靠兵力優勢強推,一時半會也想不出來破解這個壕塹戰的方法.

他們只能將目光集中在洛林身上,看這位副總司令能想出什麼有效的解決辦法.

洛林看著眼前的壕塹和城市,一時也很是有些無語.

哈杜這家伙倒也不錯,在這麼短的時間內,居然就找到了對付火炮的辦法.

這讓洛爵爺原本打算好的炮轟城市的計劃一下子落了空.一時間,爵爺頗有些火冒三丈,很想要罵人.哈杜那老東西不死,光在這里禍害人.就不能讓爵爺打仗打的簡單一點兒嗎?

但是看到一眾將軍們的目光全都落在自己的身上,他卻只能是深吸一口氣,將火氣按了下去.

身為堂堂的大帥,他這個時候發火,只能告訴士兵們一件事情——他拿對方沒有辦法∼!

這是很傷士氣的.

想到這里,洛林忽然呵呵笑了出來,表情愉快的道:"這仗打到現在,終于有點意思了."

然後回頭看著手下,笑道:"哈杜不愧是曾經號天下第一的名將."

將軍們謹慎的點點頭,在沒有辦法的時候,最好的做法就是不要隨便發表意見.

盧孚斯在心里暗贊一聲,這位副總司令不愧是大將,就這在手下跟前誇贊敵人的氣度,已經是其他人難以企及的.

又有幾個大將,不怕降了自己的士氣,敢公開的稱贊敵人英明.這只能說明洛林的底氣十足.

洛林點點身前的壕溝,笑著道:"看來確實小看了天下英雄."

洛林可是知道,一戰二戰已經充分的證明,被動防禦火炮,壕塹是最好的選擇,只是沒想到這個應對的辦法已經被哈杜想出來了.

洛林從馬上跳下來,邁開腳步就向前走去.

身後的將軍們慌忙的下馬跟了上去,同時惴惴不安的抽出刀劍來,誰知道對面的壕溝里是不是藏了敵人的士兵或者弓箭手.

薇拉掏出兩把手槍,亦步亦趨的跟在洛林身邊.

洛林蹲在壕溝邊上向下張望,壕溝足足有兩三米那麼深,一個人跳下去,沒有梯子很難爬上來.附近的壕溝內看不到任何一點敵人活動的蹤跡.

他側耳聽了一下,根本聽不到一點有人活動的聲音,整片戰壕地區寂靜無聲,如同一片莫測的死地.又好像是一個充滿了危機的巨大陷阱.

士兵跳進壕溝里只能看到頭頂的天空,失去參照物,很容易在這迷宮一樣的壕塹網中迷失方向.

壕溝又狹窄,根本無法展開兵力,發揮老和部隊的人數優勢.一旦遇到敵人,只能是展開消耗戰.

在這種情況之下,如果壕塹內再活動一部分刀槍不入的黑暗騎士,這簡直就是一張吃人的蜘蛛網.

維和部隊雖然有兵力上的絕對優勢,想拿下德賽城,只怕也得費一番功夫,承受一些損失.

眾人看著壕溝盡頭的拐角,總有一種不安的感覺,好像在拐角之後隱藏著恐怖的妖獸一樣.

洛林抓起一把黃土,在手里慢慢捏碎.忽然笑道:"你們說,要是這里面隱藏著百十個黑暗騎士,會怎麼樣?"

眾人沉默不語,他們當然知道黑暗騎士有多厲害,可以說,如果近身交戰,連最精銳的半獸人重步兵都不是他們的對手,黑暗騎士的防禦太變態了.

只有盧孚斯驚呼一聲:"黑暗騎士∼!"

旁邊的人拐過頭來不屑的瞥了他一眼.

盧孚斯表情呆滯的道:"傳言是真的……"

說完,又是一陣沉默,也不知這貨究竟在想什麼東西.

洛林站起來,看著遠處的德賽城的城牆,也不知道是敵軍的守將,不知道火炮的射擊范圍,還是根本沒有來得及將壕溝擴展開去.

雖然從他的所站的位置,距離著城牆雖然仍然有些遠,但是卻已經進入了火炮射擊的范圍.

想到這里,他拍拍手上的土,神色輕松地道:"走,回去了.咱們好容易出來一趟,不能空手而歸.不管怎麼樣,先把德賽的城牆砸碎了再說."

xxxxxx

炮兵部隊的官兵們接到攻擊命令之時,還正納悶那:怎麼在這個距離停下來了?這還不到火炮的最佳射程.

但是命令就是命令.他們隨即就將火炮推到了壕溝不遠處,然後構築炮兵陣地,開始轟擊德賽城那可憐的城牆.

上百門火炮迅速展開,一刻鍾之後,如雷鳴一般的炮聲傳遍大地.

火炮噴吐出火焰,將致命的炮彈送到德賽的城牆附近.

德賽的城牆迅速淹沒在一片硝煙之中.

經過差不多整整一個小時的炮轟,德賽的城牆被炸的千瘡百,大段的城牆崩塌倒地,露出缺口,透過缺口能看到德賽城中大片的建築.

隨後炮兵停止攻擊,在原地靜靜的等待命令.

而在後方的指揮部中,將軍們吵作一團,爭論對付壕塹的辦法.

洛林坐在旁邊,托著腦袋看他們爭吵,心里暗暗盤算,如果自己是德賽的守將,會怎麼布置這個壕塹.

洛林忽然想起了自己小時候所受的深刻電影教育,結合電影來看,當然陷阱首先是不能少,然後還有地堡之類的堅固防禦建築.

暗道也是不能少的,明道要和暗道相結合,敵人只要進入壕塹中,就會四面受敵,攻擊從各種意想不到的地方而來.

此外還可以各種的機關,以及火燒,水淹……反正各種方法,全都是生兒子沒有小jj,歹毒的狠.

不知道回來會不會出現一部"哈杜毒計擺溝陣,爵爺睿智取德賽"之類的演義,要不回來自己寫一個,也弄個什麼鐵馬連環,鉤鐮槍之類的.

想到深處,洛林微微一笑……

身旁的將軍們停止爭論,看著他們這位老大小心的問道:"大人已有妙計破敵?"

"啊?"洛林一怔,然後笑著搖搖頭,道:"沒有."

看著他們失望的表情,洛林道:"我們在這里光說也沒用,總是要派人試探一下虛實的."

洛林心里也知道,這種壕塹是自己跨不過的檻,除非再來個比雷斯特還牛的禁咒法師,來一招山崩地裂,直接摧毀德賽城和這片壕塹就得了.

不過這種牛氣沖天的人物,早一千年多年就沒有了.

真要打的話,最有效的武器要麼是霰彈槍,要麼是火焰噴射器,這兩種武器都是壕塹殺手.

霰彈槍就自己手里一杆,火焰噴射器要說搞也能做出來,但是是一次性的,只能噴一下.

法師也行,但是將珍貴的法師投入到危險的短兵相接中,除非自己腦子抽了.

他們頂多在天上做做偵查指示.

派拎著刀槍的普通士兵進去,那就是給人送菜,在人主場,人家想怎麼虐就怎麼虐.

但也不是沒人可用,半獸人重步兵就是最合適的人選.但是那些可全都是精銳士兵,讓他們一對一地跟那些普通的南方軍士兵拼消耗,爵爺可是要心痛死的.

!#

《》

新 ,首發手打文字版.新域名新起點!更新更快,所有小說電子書格式免費下載.

上篇:第五卷 我是大領主 第一千零五十一章 最後一道防線(求月票)    下篇:第五卷 我是大領主 第一千零五十三章 巴比倫(求月票)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