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

首頁 魔法異界 赤血龍騎第五卷 我是大領主 第一千零五十三章 巴比倫(求月票)   
  
第五卷 我是大領主 第一千零五十三章 巴比倫(求月票)

第一千零五十三章巴比倫(求月票)

面對著敵人簡單的挖坑戰術,洛林也郁悶的撓頭.

不管是什麼火燒水淹放毒,自己能想到的招數,哈杜沒道理想不到.

覆蓋范圍達方圓三四里這麼大一片壕溝陣,里面可以藏的東西實在是太多了.

敵人占據著絕對的地利,自己就是扔進去兩三萬人,也沒絕對把握將他們趕走.

雖然自己占據絕對的優勢兵力,但是將士兵們扔進險地里,在哈杜劃下的地圖里陪他玩,洛林才沒那麼傻.

洛林甚至考慮要不要憑借蠻力,從後方運土將這一片所有的壕溝都給填了,這個是最直接最徹底的辦法.

不過在心里稍微計算了一下工程量之後,洛林也只有將這個想法放在一邊.

自己要是填溝,南方軍不可能不出來干擾,這種情況下這個工程進度就可想而知了.

洛林無奈的歎了口氣,心里暗罵:要是換上輩子,雇倆包工頭就解決了.比挖坑填坑,誰比得過我同胞?

薇拉一直坐在洛林身邊,此時心里暗暗驚奇,湊到洛林耳邊問道:"少爺,這個包工頭是什麼東西?這麼厲害?十萬軍團做不到的事情,兩個包工頭就足夠了?"

薇拉身為龍族的自尊心感到了不滿,怎麼可能有人比龍族更厲害.

洛林心不在焉的道:"異位面生物,比這更厲害的多的是."

"哦,"薇拉乖巧的點點頭,心里釋然,原來是異世界的,那當然有可能了.

一眾將軍們面對敵人密密麻麻的壕溝,也是無計可施,提不出什麼能迅速見效的方法.

吵了一個下午也沒有找出一個合適的方案.

他們的意見跟洛林想的差不多一樣,要麼憑人多勢眾將坑給平了,要麼干脆留下幾萬人包圍住德賽城,其他人繼續南下,反正維和部隊人多.

洛林爵爺看看時間不早,這幫家伙們吵的口水都干了,還在嘰嘰喳喳.

只得是宣布暫時休會,讓那幫將軍滾蛋,省的他們在自己的耳邊瞎吵吵.

讓他們各自回去發動手下想辦法去.反正急也不是這一天兩天.

不過估計很難,壕塹戰大家伙從一戰用到二戰,直到現在還樂此不疲,也沒有直接有效的破解辦法.

洛爵爺一個人坐在帳中,看著地圖上那標注的密密麻麻的地堡,壕溝,很是有些悶悶不樂,這是由法師在空中摹繪的,不很精確,但是很詳細,環繞城市的壕溝都都清楚的描繪下來.

在地圖上看著就像是一個真正的蜘蛛網,中心就是織網的那只蜘蛛,德賽城.

爵爺最恨的就是這種只會修地堡的玩家.還美名其曰,地堡小王子.

以前混網吧的時個,拼命的堆地堡尖塔光棱塔之類的防禦建築,老窩守的跟鐵殼龜一樣硬.

爵爺碰到了這種家伙,每每恨不能剛剛花了五百塊錢買的新鞋,在大街上很踩一腳熱呼呼的狗屎,最後再呼在那個狗東西的臉上.

mlgbd∼!

把個地堡修的到處都是,讓爵爺像狗咬刺猬……呸呸呸,讓爵爺根本沒有辦法下手.

犯賤點的還在旁邊淫蕩的大叫"來打我吧,快來打我吧",恨的洛林真的想去打他.

洛林空有比敵人強大的多的兵力,但是在這種人為造成的複雜地形面前,優勢兵力根本展不開.

為了破開敵人的防線,只能是一點一點兒地派兵上去硬啃,啃下來一段就守住一段,這就又成了典型的添油戰術,自己得不斷增派士兵和敵人打拉鋸戰,實為兵家大忌.

不僅如此,洛林觀察地圖之後,看出整片壕溝陣是和城邊的河流相連的.

他這邊剛舀下來,敵人那邊開閘放水,淹了這一片地方,不用打就又奪回去了……

整個防禦體系異常的厲害,簡直就如同古代的巴比倫城.**

想要攻下這種複雜的防線,不僅是費時費力,而且還得要有付出巨大傷亡代價的准備,敵人打出一個一比一的交換比都有可能,洛林可不接受在一座邊緣城市下付出一兩萬人傷亡的損失.

在這種情況之下,縱然打贏了,也沒有多少的光彩.

就算自己靠人力堆下了德賽城,但是這也證明了哈杜壕塹戰的成功,哈杜會將壕溝挖遍整個半個南方省,對此洛林一點都不懷疑.

這才是最令爵爺惱火的.

而且做為通往哈杜將軍老巢,哈利加德的唯一一條通道,又根本無法繞行過去,這就像當年米國大兵進攻硫磺島一樣,雖然困難,但是卻是唯一的辦法.

要是只圍不打,德賽城就一直卡在自己的後勤線上,如鯁在喉.

看著那密密麻麻的坑道,洛林坐在椅子上,雙手交叉,托著下巴,苦思了半天,最終卻還是找不到什麼好的辦法,只得是悻悻地道:"這要是有毒氣的話,就好了."

要是以往,爵爺對于那種生兒子沒有小jj的武器,極是深惡痛絕的,但是現在卻是看到它的好處.

毒氣比空氣重,只會貼地傳播,只要順著風一放出去,毒氣就會蔓延整個壕塹,里面有多少的狗崽子全都得要死絕.

這邊根本就不用費什麼力氣,大軍只管開過去接收就行了.

爽的很∼!

可惜的是,毒氣這玩意兒實在是太過危險,而且他也怕羅琳娜出事.

自己只有理論經驗,羅琳娜對此是一知半解,很容易在試驗中出事.

羅琳娜又是膽大包天的主兒,因此上,洛林下了極其嚴格的安全命令.

這毒氣的研究發展工作也一直極其的緩慢.

就連實驗室制取也只是在初期試驗階段,更不用說要投入實戰了.

而且如果用上毒氣,很容易被普通人誤會為是黑暗法術,影響就實在是太惡劣了.

就算自己孩子他媽是教廷的大老板,解釋起來也很麻煩.

洛林從來就沒打算過要讓毒氣投入實際使用.

現在唯一的辦法,就是在遇到敵人抵抗之際,大規模地使用手雷,看到風吹草動就先扔他幾十顆過去,對敵人進行驅趕.然後再讓士兵們沖上去占領,還要在頂住敵人的進攻的同時,迅速封堵部分壕塹以防敵人水淹……

就在他思付著具體戰術之時,苦惱的直揪頭發的時候,就聽旁邊有人低聲道:"大帥,大帥……"

洛林不由一怔:沒看到本大帥在這里日里萬機什麼的,誰這麼不長眼,居然在這個時候,打擾自己?

他頗有些生氣地回過了頭來,只見一名年青的侍衛正站在自己的身前,一副欲言又止的模樣.

那人見洛林臉上不高興嚇的一跳,更膽怯了.

洛林一見,眼熟.

這小伙子是教廷那邊派過來的,還不過二十歲,臉上還帶著一絲的稚嫩.新兵一個.

據說還和希爾梅莉婭一家是遠親,和她關系不錯.

也算是爵爺的小舅子了,自然是不能太不給面子.否則教宗陛下知道了,絕對不會給自己面子的.

她要是一生氣,打自己兒子出氣怎麼辦?

洛林不由笑了一下,道:"修斯,有什麼事情嗎?"

那侍衛慌慌張張地敬了一禮,然後道:"大帥,我知道這個時候不應該打擾.但是……是這樣的,有個叫盧孚斯的南方貴族堅持求見.他還說有機密大事要與大人稟報."

"盧孚斯……"洛林一時沒有回過神來,腦子里正一團漿糊,很愣了一會兒:"這名字聽上去很有些耳熟啊……"

那侍衛低頭看著自己的腳下,低聲提醒道:"大帥,您真是貴人多忘事.那人就是……那個中年人.今天早上您還誇獎過他很不錯的."

洛林頓時一拍額頭,恍然大悟.

爵爺現在也是位高權重,日理萬機什麼的,每天接見的人比見到的狗都多.那麼多人,那麼多的面孔,要他一下子都記住?

爵爺有那個精力,還要去研究一下放在金瓶里的梅花,肉做的蒲團,一個名字叫燈草的東方神甫……等等等等,這些個震古爍金,風格高雅的文學藝術什麼的.

這個盧孚斯還是他一時興起收的小弟,只是一個路人甲的角色,心里也沒怎麼在意.

他定了定神,然後看了看帳外,只見天色已經擦黑,四下里全都亮起了火把,沒想到這一思考時間居然過的飛快,不由喃喃地道:"這麼晚了,他來干什麼……"

但是轉念一想,見見不就知道了,隨即一揮手,道:"算了,讓他進來吧."

那侍衛當即答應一聲,轉身快步走了出去.

過不多時,就聽外面一陣腳步聲響,緊接著,那侍衛領著一個中年人走了進來.

正是盧孚斯.

洛林當即從椅子上一躍而起,哈哈笑著迎了上去,熱情的道:"哈,親愛的盧孚斯男爵.怎麼這麼有興致到我這里來?"

看著他笑的露出四顆白牙,一臉的燦爛,神態輕松愉快,旁邊的那侍衛不由得偷偷一咧嘴:看爵爺這熱情的.誰知道剛才他都沒想起來,對方是誰來?怪不得人家能幫著表姐上位,這就是能耐∼!

見洛林迎了上來,盧孚斯此時卻是不敢怠慢,急忙上前,搶先深施一禮,恭敬的道:"見過大帥.夜晚拜訪,打擾大人休息了."

洛林擺了擺手,道:"不用多禮,不用多禮.有什麼話,咱們坐下來說."

說著,一指旁邊的椅子.在此同時,他也在另一張椅子上坐了下來.

盧孚斯看洛林並沒有回到他的帥位坐下,而是就近選了一把椅子,像見朋友一樣隨意的坐在桌邊,不由眼中露出一種奇異的光芒.

這位可是手握六十萬武裝到牙齒的士兵的大帥,茹曼一省的總督,飛鷹集團的領導者之一,一言可決人之生死,一語可斷國家興蘀.

和他們阿爾摩哈德的皇後都是平起平坐的大人物.

在這個等級分明,壁壘森嚴的封建時代,當官兒的,尤其是當大官兒的.

為了表現自己的高高在上,與眾不同,說不得就得要裝足了13.

給手下的小弟們分一個三六九等待遇,規定個不同的著裝標准.

順便著搞個七宮八院八十二妃什麼的,給每個女人編個號,晚上睡覺了還要先翻翻號碼牌.

甚至是在臉上掛一個屁簾子,以顯示出自己呼吸的空氣都得要與手下的不一樣.

總之一句話,就是要讓所有人一眼就看出來,誰是老大.

就連哈杜將軍也不能免俗.

雖然他的譜擺的不大,但是卻也給自己安排了一個什麼猛虎親衛,六駕馬車什麼的.

完完全全按照一代藩王的待遇標准來嚴格要求自己,從來都沒有一絲一毫的馬虎.

而這位爵爺可是擊敗哈杜的飛鷹戰神,原本應該擺的譜更大,更裝13才對.

但是卻如此的平宜近人,一點大官的冷然氣都沒有,怪不得他能成為一代戰神,果然是有他的過人之處.

洛林看他愣愣地看著自己,不由咳了一聲,道:"我說老盧啊,咱們都是痛快人,你也給個痛快話,今兒找我來究竟是什麼事兒?

先說,喝花酒什麼的,就免了吧.我這兒實在是離不開人.

有什麼事兒說話,說話啊.咱們哥們兒誰跟誰,沒有什麼張不開口的.

就是借錢,也絕對沒有問題.我認識好幾個放高利貸……呸呸呸,好幾個搞個人金融公司的,保證最優惠率,再給你打了九七折."

盧孚斯不由苦笑了一下:這位爺外號可是'天高三尺’,響當當的刮地皮高手,找誰借錢,也不能找他借啊.

他突然站了起來,向著洛林深施一禮,表情嚴肅鄭重的道:"大帥,我有重要的情報要向您稟報."

洛林一怔,頗有些失望地道:"還真有情報?我還以為請我喝花酒,白白小激動了半天."

在洛林想來,地方貴族夜里來擺放,大概是來拉關系的.最好的出去當然是娛樂場所.

盧孚斯不由愣了一下,道:"大帥,您說什麼?"

洛林揮了揮手,道:"沒什麼,沒什麼了.說吧,究竟是什麼重要情報."

"大帥……"盧孚斯猶豫地看了看四周,欲言又止.

洛林哈哈一笑,道:"老盧,你太見外了,這帳中可全都是我信的過的,私人助手.有什麼話盡管說,絕不會走漏消息的."

後面還有一句,他卻並沒有說出來——如果真的走漏了消息,那反倒是一件好事,爵爺絕對會給他記上一大功,因為他的消息,讓爵爺挖出了一個潛藏在身邊的奸細.

說完,笑眯眯地看著盧孚斯.

他雖然是投靠自己的貴族,但是阿爾摩哈德貴族的尿性,洛林見過太多了.

這幫家伙全都是有奶就是娘的牆頭草,今天可以投靠自己,明天也可以投靠別人.

盡管說的再好聽,但是爵爺對他們一直有一個清醒的認識——他們不值的信任,最起碼,在他們沒有做出應有的成績,交了投名狀之前,還不值得信任∼!

誰知道這家伙是不是受了哈杜的指派,潛伏過來,來玩爵爺的無間道.

萬一他要是學習一下刺殺小希哥的施陶芬貝格,給自己來一下子,那爵爺可就虧大了.

盧孚斯看著旁邊面無表情的侍衛,心中很是掙紮猶豫了一下,不過洛林都說了私人助手,看了更可信,最後一咬牙,道:"好吧,大人."

他頓了一下,然後輕聲道:"大人,是這樣的,城里有人想要和大人談談."

洛林不由一滯.

有人想和自己談談?在這種時候?

爵爺現在好幾個女朋友,跑車好幾十輛,院子里有片森林,舀一整個大湖當庭前游泳池.

成功的不能再成功的成功人士,分分鍾都好幾十塊金幣上下.時間多寶貴,是隨隨便便一個人想見就能見的?

那爵爺也太不值錢了……

但是……等等,城里有人……

城里?

洛林隨即精神一振,坐直了身體.

他看著盧孚斯的面容,沉聲道:"說清楚∼!"

在洛林凌厲的目光之下,盧孚斯腦門上里面浮出一片虛汗,勉強笑了一下,然後道:"大帥,我南方貴族一向是忠于皇家忠于帝國的,但是奈何哈杜,那個惡魔來了之後.靠著他強大的武力,脅持威脅我們.

而且當時,皇帝陛下身邊又有奸臣蒙蔽.

我們萬般無奈,只得暫時潛伏下來,忍辱負重,保全有用之身,以待將來.

南方上上下下,盼王師如久旱之盼甘霖……"

洛林急忙揮了揮手,道:"行了,行了.這些套話,你還是留著騙那些天真的死老百姓們去吧.咱們都是出來混的,別玩這些虛的.你就說究意是怎麼回事?"

盧孚斯深吸了一口氣,道:"大人,我們南方貴族們認清了哈杜將軍……呃,哈杜那個亡靈的走狗的真實面目,所以想和大人和談.

只要將軍答應他們的條件,他們就親手將哈杜一家老小捆了,送到大人的跟前.

其中有安德拉寇伯爵,拉紹兒將軍,梅拉將軍,古里斯德勳爵……"

洛林認真地聽著那些的名字,驚奇地發現,其中不少人都是哈杜將軍的摯友,而且其中……

他突然道:"盧孚斯,你沒有搞錯吧?安德拉寇伯爵,那可是哈杜將軍的小舅子,而梅拉將軍,據我所知,他可是哈杜將軍大兒子的岳父.

你來是告訴我,這些人都背叛了哈杜將軍?"

新 ,首發手打文字版.新域名新起點!更新更快,所有小說電子書格式免費下載.

上篇:第五卷 我是大領主 第一千零五十二章 蜘蛛陣(求月票)    下篇:第五卷 我是大領主 第一千零五十四章身在老營,心在哈(求月票)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