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

首頁 魔法異界 赤血龍騎第五卷 我是大領主 第一千零五十七章神秘禮物(求月票)   
  
第五卷 我是大領主 第一千零五十七章神秘禮物(求月票)

第一千零五十七章神秘禮物(求月票)

"價值連城的神秘的禮物."

說完,傑拉多爾呲牙嚕嘴,一臉得意神秘的微笑.他跟在洛林身邊久了,也是學了爵爺不少的毛病.

以至于,當洛爵爺看著他那古怪的微笑,心中很是升起一種想要抽他的莫名沖動,但是隨即卻強自按壓了下來.畢竟他也是冒著生命危險,來來回回地跑了好多趟,異常的辛苦.

再者,洛爵爺聽了'禮物’這個詞,也頗有些心動.

他搓了搓下巴,喃喃地道."神秘禮物啊……"

心里暗道:這種情節好像很熟悉啊.

一般這時候,大反派為了表達誠意,不都是先送個十噸八噸的黃金珠寶,再搭配上幾個青春貌美的大美女,像什麼貂小蟬,西小施什麼的.

這幫狗崽子真是知道孝敬……呃,不對,真是太可惡了∼!

剛開始談判就送東送西的,一定是沒安好心,估計是想腐爛拉攏自己,將帝國精心培養多年的,深受廣大人民群眾愛戴和敬愛的,最為優秀的官員干部拉下水.

著實是居心不良∼!

不過話說回來,對付敵人的糖衣炮彈,本爵爺可以說是身經百戰,經驗豐富,一准把糖衣添乾淨,把炮彈吐回去.

想到這里,爵爺就已經打定主意,說什麼也得把這個糖衣炮彈給收拾了不可.

金銀珠寶什麼的,就收下.

萬一真要是送了美女,自己就先看看,長的不漂亮了,就大義凜然,擲地有聲地大加痛斥一番.

將來,薇拉打小報告的時候,自己再幫著她潤色一樣,在那幾個母老虎跟前也可以充分顯示一下爵爺'出淤泥而不染,濯清漣而不妖’的高大全,偉光正的光輝形象.

到時候,她們龍顏大悅,自己的日子也就好過一些.

要是長的漂亮了……

那可能嗎?

爵爺現在也是好幾個女朋友,而且個頂個的禍國殃民,傾國傾城的.

他可不認為,還有什麼小妞能比她們更漂亮的.

再者,他現在也是充分體會到了,一夫一妻制是保護男人這個偉大的真理.

有那八個如花似玉,嫵媚妖嬈的女朋友,雖然爵爺身為聖騎士,身體頂的住,但是爵爺的錢包卻是頂不住啊.爵爺使了勁地刮地皮,這才僅僅跟上那幫姑奶奶們的慢花.

而且這外戚,也著實太過厲害.

什麼大舅子,小舅子,大姨子,小姨子,七大姑八大姨,天天來找爵爺說情,找工作的,借錢的,借馬的,借車的,借游艇的……而且那幫家伙極其惡劣,還全都是借了不帶還的.

而且不管是用了多久,爵爺都不敢張嘴催問,只要一張嘴,那邊就敢給你甩臉子,橫眉冷目的.比優秀的鄉鎮企業家,金融家黃世仁先生都橫.好像他們才是正主,自己是去找他們借東西一樣.

要是換一個人,爵爺早就火冒三丈了,直接拎板磚掀丫的前臉了.

但是這時候,爵爺再有脾氣也得要忍著∼!

那些畢竟是他女朋友的親戚,俗話說,'不看僧面,也得看看佛面’.她們不求名,不求份的,每天都笑語嫣然,洗白白了陪著自己.

爵爺怎麼能發脾氣?

除此之外,還有最可怕的是,那些女朋友們,除了凱瑟琳之外,她們每一個人的背後還都站著一個巨大無比,如同山岳一般陰影.

那就是傳說當中的位于人類社會生物鏈頂端終極生物——丈母娘∼!

那些人凝聚起來的強大力量,爵爺縱然是三頭六臂,也只能是乖乖地舉手投降.

因此上,就算是那些女朋友們全都是寬宏大量,就算是再借爵爺一個膽子,爵爺也不會再給自己再找個麻煩回來.

xxxxxx

雖然底下算盤打的噼啪作響,但是表面上,爵爺卻還是不動聲色.

畢竟,爵爺現在也是堂堂的大帥.該有的矜持還是要有的,要是答應的太快了,也顯的爵爺身價太低了.

"這……這不好吧……"洛林猶豫了好一會兒,等到可以充分讓旁邊的人感覺到,他內心深處進行著極其激烈的思想斗爭,這才說道.

"怎麼會?"傑拉多爾奇怪的看著洛林,道:"大帥,沒什麼不好的."

"你這樣認為?"洛林不由一喜,但是隨即卻又猶豫地道:"可是我家里已經……"

傑拉多爾眨了眨眼睛,頗有些疑惑不解地道:"這和大人家里有什麼關系?"

"咦?"洛林不由怔了一下,隨即頗有些恨鐵不成鋼地瞪了他一眼,用手比劃著道."他們不是要送價值連城的東西嗎?"

傑拉多爾點點頭,理所當然地道:"是啊,而且我已經帶回來了."

洛爵爺頓時龍顏大悅,搓著手道:"還不快拿……請進來."

傑拉多爾奇怪的看著洛林,心里暗道:這位爺今天是怎麼回事?著魔了?平時挺精明的,今天怎麼光說胡話.

傑拉多爾從懷里掏出一個普通的小盒子,放在桌子上,道:"就是這個."

"就……就是這個?"洛林定睛一看,卻發現只是一個普普通通的長條形盒子,這里面別說裝人了,就是長一點兒擀面杖都不一定能裝下.

而且……而且,看盒子好像輕飄飄的,更不像是裝有什麼精金秘銀這一類的無用的重金屬,也不像是什麼鑽石,藍寶石什麼的純天然礦石.

洛林低頭看了看那個盒子,然後又看了看傑拉多爾,然後再看了看他的身後,發現確實是再沒有其他任何的東西,雖然心中失望,但是卻仍然賊心不死地又問了一句,道:"沒有了嗎?"

傑拉多爾心里暗暗奇怪,暗道:老大怎麼看起來很失望的樣子?

然後解釋道:"沒有了,他們說這個東西價值連城,大人一看就明白他們談判的誠意了.我也不知道里面裝的是什麼."

這時從帳篷後面傳來一聲悅耳的輕笑,洛林訕訕的摸摸鼻子.

傑拉多爾當然聽出這是薇拉的聲音,不過他只能裝作沒聽見.

洛林拿起桌上的盒子,在手里掂了掂,分量很輕,里面裝不了什麼東西,而且晃起來一點聲音都沒有.

盒子用火漆嚴密的封上,可見里面東西的重要性.

洛林伸手就去摳盒子,傑拉多爾趕忙跳起來,急到:"大人,我來∼!"

洛林抬眼看著他,傑拉多爾道:"這畢竟是敵人送來的東西,不可不防,還是我來吧."

洛林怡然一笑,道:"你是聖騎士還是我是聖騎士,放心,他們坑不了."

傑拉多爾這才想起這位爺是神佑騎士,能硬抗亡靈大祭司,一些小手段傷不到他分毫.

洛林三兩下將盒子摳開,傑拉多爾一直繃著腿,准備見勢不妙撒腿就跑,他可沒有戰魂甲給他抵擋傷害.

一切正常,沒有突然跳出來一股毒霧,蹦出來一蓬毒針什麼的.

傑拉多爾湊過去,只見盒子里靜靜的躺著一張紙.

"就這玩意?價值連城."洛林奇道:"難道是瑞士銀行的秘密帳號?"

"大人你說什麼?"

"沒事,"洛林擺擺手,將那張紙拿出來攤在桌子上,上下瞟了一眼,微笑著道:"這玩意還真的就值一座城."

傑拉多爾點點頭.

圖上大大的幾個字寫著"德賽布防圖".

這張不大的圖畫的密密麻麻,上面紅藍綠等不同顏色的線交織在一起.

洛林皺著眉頭,凝神仔細研究了片刻,喃喃的道:"這有點意思嗎."

傑拉多爾在旁邊點點頭.

看似雜亂無章的壕塹陣,其實分成了幾個不同的部分.

其中紅色的線條數量最多,可以看出這就是上午新軍士兵們進攻的壕塹.

紅線中間夾著醒目的綠色線條,嵌進紅色線條中,又自成體系,洛林想了想就沒有,這是和普通壕塹不同的南方軍專用壕塹.

看似混在一起,其實它們不合普通壕塹相連,南方軍可以放心的在里面活動,通過暗道能到達普通壕塹.

這就是南方軍神出鬼沒的秘密.

除此之外,圖上還詳盡的標著暗堡的位置,在靠近德賽城的方向,圖上特意標明了幾條地道.

這些暗道不光可以隱蔽大量的南方軍士兵,在需要時,他們還可以通過這些暗道迅速的到達戰場不同的地方.

洛林感慨這大概是阿爾摩哈德版的藏兵洞和運兵地道,贊歎道:"這個體系成熟完備,層次分明,不管是誰搞出來的,都是一個天才."

傑拉多爾想了想,道:"伊萊爾達,是德賽的守將伊萊爾達."

"是那個傳說中的智將嗎?有點本事."洛林微微頷首贊道.

能設計出這樣一個壕塹陣已經很不容易,更困難的是,在一個月的時間內把它挖出來.

不光有想法,還有行動力,可見這位坐鎮德賽城的守將不簡單.

傑拉多爾道:"難怪今天他們拉著我聊了半天的伊萊爾達.原來是用心良苦."

"他們怎麼說這個人?"洛林饒有興致的問道.

傑拉多爾回想著道:"伊萊爾達很可能是平民出身,聽得出來南方軍那幫人對他是又恨又妒,但是他很得哈杜的賞識.

據說這個家伙為人很跋扈,卻又狡猾的很,和他斗的人沒幾個不吃他虧的.不過這家伙因為出身不好,沒什麼根基,好像誰都瞧不起他,被南方軍那幫狗崽子聯手給排擠到最南面,去打食人生番去了."

洛林點點頭,笑道:"怪不得這幫家伙將這個伊萊爾達給賣了.他簡直是最合適出賣的人選."

鎮守一座孤城,還是哈杜的親信,又沒人喜歡他.正好將他連德賽城一起賣給洛林,既表達和談的誠意,人家等于送了一座城市給維和部隊.

同時還不會惹哈杜懷疑.

洛林搖搖頭,道:"這個伊萊爾達倒是個人才.可惜太不會做人.去把哈塞爾將軍叫來."

傑拉多爾猶豫了一下,道:"就這麼便宜新軍了?"

洛林一攤手,道:"這就是政治,為了盟友見的團結,慢慢你就懂了,再說咱們不差這點功勞."

哈塞爾一直還在進攻德賽的辦法頭疼,接到洛林的招呼很快來到大帳.

洛林將這張德賽的壕塹圖放在哈塞爾跟前.

哈塞爾先是一愣,繼而大喜過望,拍著胸脯道:"有了這張地圖,我們新軍打德賽那就輕而易舉了."

洛林將地圖送到哈塞爾手邊,道:"好,交給你了."

哈塞爾將地圖珍重的疊起來,放在盒子里貼身裝好,激動的道:"多謝大人,我哈塞爾銘記大人的無私幫助."

哈塞爾將這個恩情記到自己私人頭上了.本來他正焦頭爛額,洛林把地圖直接塞給他,對他本人的好處勝過給新軍的好處.

收好地圖,哈塞爾悄悄的道:"這張地圖,大人您是怎麼得到的?"

洛林擺擺手,笑道:"這個,別人送我的."

哈塞爾呵呵一笑,他早就知道洛林手下有一幫極厲害的密探,只是沒想到手都能伸到南方軍的將領那里.

哈塞爾敬了個禮,轉身准備離開,洛林突然叫住他,道:"對了,對方的將軍盡量抓活的."

xxxxx

第二天一大早,天剛剛大亮,新軍就擺開陣勢.

哈塞爾志得意滿,一揮手全軍壓上.

這一次哈塞爾將新軍分成千人一支的小部隊,從各個方向跳進壕塹內.

哈塞爾在後方焦急的看著進展,很快,壕塹內響起交戰的喊殺聲,幾名新軍士兵爬上高處拼命的揮舞旗幟.

"好∼!"哈塞爾高興的一敲手掌,這是約定的信號,那里出現新軍的旗幟,就表示士兵已經占據了那里.

隨著時間退役,越來越多的旗幟豎了起來,離德賽的城牆也越來越進.

殺進德賽城內,看來只是時間問題.

同時,在德賽殘破的城牆,一個消瘦的身影跺在角落里,探出頭,正用望遠鏡觀察不遠處的戰場.

他就是德賽城的守軍司令,伊萊爾達.

喊殺聲越來越響,從前面逃回的士兵也越來越多,從他們口中,伊萊爾達得到一個讓他發愁的消息,敵人發現了他們的內部通道,正通過那里向德賽城進攻,好在暗道擋住了他們.

不過伊萊爾達心里清楚,幾條暗道撐不了太久,畢竟敵人有三萬人,而他只有一萬多.

"不過應該是我的設計出了問題,"伊萊爾達喃喃的自言自語道:"即便是洛林也不能在兩天之內參透我的陣地.難道是有人泄密了?

算了,大勢已去.本來就只是個實驗,丟了也沒什麼大不了."

伊萊爾達悄悄的從城牆上退下來,維和部隊的炮兵可一直盯著城牆,一有風吹草動就是一陣炮轟.

伊萊爾達見識過炮擊效果,這讓他不得不小心翼翼的活動.

"將軍,"幾名士兵迎了上來,伊萊爾達瞥了一眼從身旁抬過的傷病,道:"敵人馬上要沖上來了,開閘放水."

"可是里面還有咱們的人."一名軍官驚訝的說道.

伊萊爾達心里暗道:一幫民兵而已,本來就是炮灰,然後道:"他們知道逃跑的線路,放水∼!"

那軍官先是一愣,但是看到伊萊爾達眼中冰冷的寒光,不由一震,隨即後退了半步,緊繃著面色敬了一禮,轉身離開.

看著軍官帶著幾個士兵去執行自己的命令,伊萊爾達眼中寒光一閃,表情冷酷,對身邊的侍衛道:"咱們從後山的秘道走,德賽,守不住了."

新軍的旗幟最遠的已經插在了德賽的城門外.

在後方觀戰的哈塞爾松了一口氣,心道:終于拿下來了,打一座小城也這麼難.

旁邊的將軍大聲道:"恭喜大人,咱們新軍可算是一腳踹開了哈杜的大門."

哈塞爾笑了笑,謙虛的道:"這是新軍全體的功勞,我會為大家在皇後陛下那里請功."

"那是什麼?"突然一個人指著前方驚叫道.

"什麼?"哈塞爾踮起腳,向指的方向望去,只見一股混濁的水流從德賽城內湧出,一路推倒房屋,穿過破爛的城牆和城門,奔湧著灌進壕溝里,迅速在壕溝內四處蔓延.

里面的士兵根本來不及反應,瞬間被渾水吞沒.

哈塞爾眼睛瞪的大大的,不可置信的看著眼前的一切,一時間只感覺手腳冰涼,那里面現在有足足兩萬人的新軍部隊.

哈塞爾哆哆嗦嗦的道:"他們……他們,連自己人也淹?"

大水是從城內出來的,很顯然南方軍連德賽城也一並淹掉了.

如同傻子一般愣了片刻,哈塞爾忽然一個激靈,揪住身旁的軍官,大吼道:"預備隊全上,去救他們出來,能救出多少是多少."

旁邊的傳令兵拼命揮舞手中的旗子,聲嘶力竭地高聲大喊:"將軍有令,快,快上去救人,快救人啊……"

喊到後來,語氣中都帶上了哭聲.

那些新軍也顧不得陣型,吶喊一聲,沖了上去……

洛林放下望遠鏡,皺了皺眉頭,心里暗道:南方軍也變得和原來不一樣了.

以前的南方軍就算是明知戰敗,也不會主動毀壞城鎮.

剛才洛林清楚的看到,被水淹在壕塹里的,還有大量的南方軍士兵.

洛林歎了口氣,這表明今後的戰爭將更加殘酷.哈杜是准備拼上老命了.

在德賽城背依的山脊上,伊萊爾達回頭看一眼泡在水中的城市和壕塹,嘴角露出得意的笑容,望向維和部隊的大營,森然道:"你以為要結束了?你們勝利了?

不,這才剛剛開始."

!#

新 ,首發手打文字版.新域名新起點!更新更快,所有小說電子書格式免費下載.

上篇:第五卷 我是大領主 第一千零五十六章 驕兵必敗(求月票)    下篇:第五卷 我是大領主 第一千零五十八章 在大紅燈籠之下(求月票)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