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

首頁 魔法異界 赤血龍騎第五卷 我是大領主 第一千零五十八章 在大紅燈籠之下(求月票)   
  
第五卷 我是大領主 第一千零五十八章 在大紅燈籠之下(求月票)

第一千零五十八章在大紅燈籠之下(求月票)

太陽落下,黑夜悄然降臨.

夜幕下的城市遠離了白天的喧囂,顯的頗為冷清.

由于戰爭的關系,這里的市面極為蕭條.

大街上的行人基本上全都是匆匆走過.每每秋天的涼風吹過,將道路兩邊的樹木上的葉子吹落,打著旋兒飄落在地上.

干枯的葉子厚厚地落了一地.踩在上面,發出簌簌的聲響.

此時,從街的另一頭,一個看上去頗為熟悉的人影緩緩地走過來.

當他過街邊的一個店鋪之時,那店鋪門口的明亮的燈光照了下來,恰好照在他的臉上,顯出了傑拉多爾的面容.

他一身的便服,雙手背在身後,一邊哼著歌,邁著四方步晃晃悠悠的走在大街之上.

看他那一步三搖的模樣,根本就不像是曾經跟在飛鷹戰神洛爵爺身邊的親隨禁衛,而是一個悠悠閑閑的小貴族.

他看似漫不經心地閑逛,但是卻無時無刻不在注意身後的情況,在繞了幾條街,確定身後沒有尾巴跟著之後,這才一轉身,來到了一條掛滿了大紅燈籠的街上.

濃郁的化不開的膩脂粉香味道,頓時迎面撲來,薰人欲醉.

兩邊那些穿著暴露,無限風情的女子發出了一陣陣的輕柔軟語,讓人聽了,全身酥麻,移不動步子.

大街上人來人往,異常的熱鬧.

傑拉多爾卻根本看都不看,徑直從那些女子的身邊走了過去.

一直走到街上掛著最大的紅燈籠的那個大門前.

門口那正在招攬客人,打扮妖嬈的紅衣女人看到他來,頓時眼睛一亮,忙不迭地笑著迎了上來.

她抱著傑拉多爾的胳膊,豐滿的胸部有意無意地在他的胳膊上蹭了蹭,媚笑著道:"喬大爺,姐妹們都等你多時了."

傑拉多爾隨手摸出一枚金幣,塞進她的敞開的胸口里,順勢重重的掏了一把,饞著臉笑道:"我這不是來了嗎?"

黃金落在衣襟里,女人的甚至更軟了,整個人都掛在傑拉多爾身上,嬌笑著道:"要不然今天晚上……我等你……"

傑拉多爾哈哈大笑了兩聲,心里暗道:要是大帥看到我現在這樣,不知道會不會親自跑來談判,不過嗎,上帝真的對沒一個都是公平的,給你開了一扇門,就給你關上幾扇窗.

這里當然就是男人們都喜歡的娛樂場所.也是洛林最向往卻不得而入的地方.

因為這一次戰爭,也因為飛鷹集團實施了極其強大的貿易禁運,南方軍的城市當中百業蕭條,但是娛樂產業卻異軍突起.

自開戰以來越發興盛,規模擴大了好幾倍.

這里人來人往,從早到晚……呃,從晚到早都不會安靜,將談判的場所定在這里,正好可以避人耳目.

傑拉多爾在那紅衣女人的屁股上拍了一把,立時引的對方發出了一聲驚叫,很很地白了他一眼.

那一巴掌力道不輕,也不太重.但是就像是對付撒嬌的貓兒一樣,恰到好處地讓對方明白他的意思,讓她自己走開.

如果不是沙場……色場老手,很難掌握這其中的力道的.

那女人臉上顯出無奈幽怨的神情,瞟了傑拉多爾一眼,隨即也是知趣地松開了他.

傑拉多爾哈哈笑著搓了搓手指,然後頭也不回地走進了院子.

那紅衣女人看著他消失在黑夜當中的背影,突然臉色一變,恨恨地罵了一聲:"這個該死的死兔子∼!"

"死……死兔子……"旁邊同樣招攬客人的姐妹聽了,當即驚奇地'咦’了一聲.

那紅衣女人為了表明剛才傑拉多爾沒有看上自己,並不是自己魅力不夠的原因,當即冷笑一聲,道:"你可不知道啊.那個小白臉看上去不錯,但是實際上卻是一個死兔子.

每一回來,也不叫姐妹們坐陪.都是和另一個男的在一起,也不知道他們究竟是干了什麼下流齷齪的勾當.

反正他們這些個貴族整天吃飽了沒事,全都是極其變態的家伙……"

旁邊女人聽了,瞬間在腦子里已經將整個故事很黃很暴力很少兒不宜地演繹了一遍,隨即驚奇地瞪大了眼睛.喉嚨里發出一連串如同母雞一樣'嗷嗷嗷……’的驚歎.

以此向那些貴族們表達一下自己這些沒有見過世面的人所特有的,如長江之水濤濤不絕,又如黃河泛濫一發不可收拾的敬意.

那紅衣女人見了,當下心中得意,然後道:"我再告訴你喲,你可不要告訴別人."

旁邊的那女人當即瞪大眼睛,用力地點了點頭.

紅衣女子當下接著道:"他們這樣這樣,然後又那樣那樣,再這樣那樣……"

聽的旁邊的女人忍不住驚訝地張大了嘴巴.

而旁邊經過的人聽了她們的八卦,或是一笑而過,或是停下來,認真地加入討論.

對于這種貴族間的下流齷齪,而且充滿了先鋒意識潮流的風格高雅事情,大家全都有所耳聞,但是卻從來沒有人過于深究的.

畢竟這種事情雖然犯一些忌諱,但是卻沒有什麼大害,而且還會引來惱羞成怒的貴族瘋狂報複,出了力,不討好不說.甚至會受了害.自然也就沒有人願意去管.

××××××

傑拉多爾如果知道因為自己的無情,而遭到那女人無情的造謠攻擊的話,或許會後悔的.

但可惜的是,他並不知道.仍然是一副浪蕩公子的模樣,一路溜溜達達的走進一座獨院.

他站在門外,看到房中亮著三盞燈,于是徑直推開房門.

在房間里,一個氣度沉穩的中年人坐在桌邊,捏著酒杯,悠然自得的自斟自飲.

傑拉多爾看著這個中年人,在心里微微歎了口氣:維護部隊動用了相當多的資源,卻對這個人的身份還是一無所知.

按說能代表安德拉寇來談判,不應是籍籍無名的人物,但就是沒人認出他來,只知他自稱納波圖利斯,一個典型的貴族名字,是安德拉寇介紹過來的.

而對方卻知道他是洛林的親信副官.

這種敵暗我明,這讓傑拉多爾心里有些郁悶.

傑拉多爾徑直坐在他對面,取過酒杯給自己倒了滿滿一杯.

納波圖利斯看著傑拉多爾捏著酒杯,將那杯價值不菲的紅酒一口灌下,不由惋惜地搖搖頭:這些北方佬,真是粗俗不堪.怎麼知道這種紅酒只適合配著起司,淺斟慢飲才好,怎麼可以如此糟蹋.

但是出于貴族的禮貌,他卻並沒有指出來,而是平淡道:"聽說你們在德賽損失慘重?"

傑拉多爾一聳肩,無所謂的道:"不是我們,是新軍.損失也不重,三五千人而已.你們送價值連城的禮物,好像沒發揮它的作用."

納波圖利斯搖搖頭,道:"這不怪我們,我也沒想到伊萊爾達那個瘋子會連自己人都淹.估計是哈杜的主意,伊萊爾達沒這個膽量,唉……"

傑拉多爾的嘴角挑了挑,道:"但我老大對此很生氣,他認為你們這是在欺騙朋友."

納波圖利斯哂笑一聲,道:"那你說我們該怎麼做?宰了伊萊爾達,把他的人頭送到你們跟前?"

然後納波圖利斯瀟灑的一聳肩,道:"我們如果有那本事還用跟你們談判?

醒醒吧,小伙,哈杜已經瘋了,你們將面對一個瘋狂的南方軍.沒有我們幫助,德賽城的戰局將在每一座城下重演."

傑拉多爾一滯,昨天伊萊爾達德賽城淹掉,確實讓維和部隊感到了南方軍最後的瘋狂.

維和部隊面對的不再是一支有值得稱贊素養的職業軍隊.

納波圖利斯歎了口氣,道:"算了,算是我們的失誤,我們早該想到伊萊爾達是條瘋狗的.

我在免費補償你一個消息.哈杜早已經在哈利加德城複制德賽的戰術.而且是規模更大,結構更複雜的壕塹體系.

哈杜征集了附近所有的勞力,現在有五十萬民夫正在挖掘哈杜的這個超級大坑."

傑拉多爾吸了口冷氣,德賽一座小城就夠洛林頭疼了,更別說阿爾摩哈德第二大城市的哈利加德.

納波圖利斯抬起眼皮,看的傑拉多爾驚訝的表情,得意舉起酒杯一飲而盡,道:"哈杜說了,防禦體系建成之後,可擋三十萬大軍."

納波圖利斯一直很奇怪,洛林怎麼派了一個雛來跟他談判,這小子根本就不是政客的料,臉上什麼表情也藏不住.

對手太弱,納波圖利斯在談判中一點激情就找不到,提不起精神來.

"維和部隊里有的是老謀深算的家伙,可偏偏是這個小屁孩."納波圖利斯心里不爽的暗道,他原本還打算大展拳腳,結果現在跟全力一拳打在棉花上一樣,憋的難受.

傑拉多爾手里轉著酒杯沉默不語.傑拉多爾的辦法也很簡單,既然不知道該說些什麼,那就一句話也不說.

納波圖利斯無奈的撇撇嘴,懶散的道:"好吧,今天不談正事,我老板讓我告訴你老板一個不好的消息."

傑拉多爾的眼睛一亮,沉聲道:"你說."

納波圖利斯慢悠悠的斟酒,道:"我們老板通過重重跡象推斷,亡靈族可能正在策劃一個可以改變戰爭大行動."

傑拉多爾放下手里的酒杯,一臉不可置信的表情,吶吶的道:"你說什麼?"

作為洛林的副官之一,傑拉多爾當然知道亡靈族暗中和哈根勾結,但這個消息具有石破天驚的效果.

納波圖利斯平靜的道:"哈杜和亡靈族勾結,利用亡靈族策劃一場改變戰爭的秘密行動."

然後嘲諷的一笑,道:"要不要我給你寫下來."

傑拉多爾沒好氣的撇撇嘴,談判以來,納波圖利斯總是在嘲笑他的不專業.

傑拉多爾思索了片刻,覺得這個消息很可能是准確的,哈杜已經到了狗急跳牆的地步,從德賽的可以看出南方軍已經變得瘋狂.

只要是對他有幫助的手段,哈杜不會拒絕去嘗試一下.

但是傑拉多爾還是謹慎的問道:"消息可靠嗎?"

納波圖利斯一攤手,道:"六七成可靠吧.消息來自于哈杜的大兒子安赫爾."

然後含混的說道:"你知道,我們中有人和安赫爾是很近的親戚."

傑拉多爾茫然的點點頭,洛林只是讓他去談判,並沒有告訴這幫人之中有安赫爾的岳父,但是納波圖利斯這句話已然讓傑拉多爾明白消息的可靠.

六七成可能,在軍事上來說,就相當于"肯定發生",不可不防.

傑拉多爾趴在桌子上,往前探身,湊到納波圖利斯跟前,低聲道:"他們,准備怎麼做?"

納波圖利斯白了他一眼,沒好氣的道:"我們怎麼知道?你以為像這種事情,安赫爾會到處去說嗎?哈杜將秘密保守的非常嚴,能打聽到這些消息已經很不容易了."

傑拉多爾訕訕的摸摸鼻子,擰著眉頭沉吟了片刻後道:"為什麼告訴我們?我是說?如果戰爭逆轉,對你們不是更有利?也不用和我們談判了?"

納波圖利斯歎了口氣,幽幽的道:"我們受夠了哈杜."

"啊?"

納波圖利斯手指敲著桌面,慢慢道:"在外人看來,哈杜是一個英明睿智的人,心胸開闊,平和正直,簡直是下屬心目中最合適的老板."

說到這里,納波圖利斯輕蔑的嗤笑一聲.

"實際上哪?"傑拉多爾問道.

"實際上,他是一個權力欲很重的人."納波圖利斯搖搖頭歎了口氣,道:"他不允許任何人威脅到他統治,壓制著整個南方.

彼得留斯因為人望高,就被常年派駐在北方,哈杜還安排一個馬屁鬼監視他.

伊萊爾達剛露出才能,哈杜就將他派往南方.我的老板安德拉寇在他入主南方時提供了全力支持,沒有我們家族作為後盾,哈杜根本不可能在南方站住腳.

但是二十年來安德拉寇伯爵連一官半職都沒有.更別說梅拉將軍,跟著哈杜打了十五年,還是一個屁大的軍團長,呵呵呵……"

納波圖利斯苦笑著搖搖頭,道:"你說這種老板,跟他干還有什麼意思?"

"哦……"傑拉多爾點點頭,表示理解.

哈杜一倒,整個南方軍瞬間六神無主,安赫爾胡亂指揮也沒有阻止,從中就能看出是怎麼回事.

南方軍只是哈杜一個人的南方軍,沒了哈杜,南方軍就沒了靈魂,就是一盤散沙.其他首領的根本無法通盤指揮整個南方軍.

這可是為政者的大忌,一切都是看首領的個人魅力,一般這種情況下,興盛的很快,但是當首領決策出錯或者死亡之後,垮台的時候更快.

不是長久之道.

茹曼帝國離了茹德倫皇帝照樣轉,飛鷹集團離了洛林和雷歐也照常壟斷盈利,這才是穩定的集團.

"而且……"納波圖利斯臉色變得冷峻,嚴肅的道:"和亡靈族勾結?笑話,我們是正統的人類貴族,我為我們的姓氏而驕傲.甯死也不可能成為亡靈的幫凶,人類的公敵,玷汙家族名譽.只有哈杜那種平民出身的人才會沒有榮譽感."

傑拉多爾深有同感的點點頭,他也是貴族出身,當然知道貴族將家族名譽看的比生命還重.

侮辱貴族個人,或許有些人會忍,但一旦侮辱到貴族的家族名譽,鐵定是要不死不休了.

納波圖利斯道:"我不知道哈杜和亡靈族進展到哪一步,但是我知道,留給我們的時間不多了.將這句話帶回給你老板.然後我們再來談具體條件."

說完納波圖利斯站起來,瀟灑的扣上帽子,手指一捏,將帽簷拉低,對傑拉多爾點點頭,轉身推開門走了出去.

傑拉多爾一仰脖,將酒倒進喉嚨,也拍著桌子站了起來,打個酒嗝,晃晃悠悠的出門了.

當天晚上,傑拉多爾快馬加鞭,回到維和部隊,走進洛林的營帳.

德賽城被大水淹過,到現在水還沒退,洛林只能委屈接續呆在大帳里辦公了.

洛林雙腳蹺在桌子上,百無聊賴的打著哈欠,看樣子就是在等傑拉多爾的到來.

傑拉多爾回想著,將今天的談判內容一字不漏的告訴洛林.

等他再回頭的時候,洛林的兩只眼睛已經爍爍發亮,沒有一點瞌睡的樣子.

傑拉多爾小心的問道:"大人,您覺得他們說的話可信嗎?我在回來的路上又想了想,他們不會是想詐我們吧?讓我們作出戰略誤判."

洛林笑著點點頭,道:"有這個可能.甚至連這場談判都可能是哈杜的計謀."

"那我們?"傑拉多爾疑惑的撓撓頭.

洛林搖搖頭,笑道:"這幫狗崽子,正好撓在我們的心眼里,就算是假消息,我們也不能不重視.他們這次算是占據主動了."

"假的?"傑拉多爾驚呼一聲.

"有這個可能,"洛林道:"但我認為這是真的.亡靈族萬里迢迢的從魔族跑過來,不會是給哈杜當參謀,煉幾個黑暗騎士這麼簡單."

洛林回憶著說道:"以我對亡靈族的了解,黑暗一族的法師們非常傲慢,盛氣凌人,就是那種驕傲的'殺你會髒了我的手’那種.他們殺人還要先看看對手夠不夠資格.

黑暗法師們不屑于為去做任何在他們眼里微不足道的事情,能讓他們出動,一定是為了做一些在他們眼中夠大的事情."

傑拉多爾緊張的道:"那麼說,就是真的?可什麼是夠大的事情?"

洛林一聳肩,道:"不知道,他們能做的太多了,也許是亡靈軍團,也許是傳播瘟疫,也許是搜集靈魂."

洛林拍拍腦門,仰頭苦惱的歎了一聲,道:"敵暗我明,不好對付."

傑拉多爾也沉默了下來.

洛林坐起來,雙手拍拍臉頰,道:"那幫干骨頭架子,還難不倒爵爺我."

抓起筆寫了一封信,道:"讓人給我送到楓葉丹林去.暴兵?誰怕誰∼!"

……

新 ,首發手打文字版.新域名新起點!更新更快,所有小說電子書格式免費下載.

上篇:第五卷 我是大領主 第一千零五十七章神秘禮物(求月票)    下篇:第五卷 我是大領主 第一千零五十九章 職業道德(求月票)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