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

首頁 魔法異界 赤血龍騎第五卷 我是大領主 第一千零五十九章 職業道德(求月票)   
  
第五卷 我是大領主 第一千零五十九章 職業道德(求月票)

第一千零五十九章職業道德(求月票)

黃昏時分,灰袍人邁上台階,緩慢的走進房間,手中的木杖點在大理石地板上,發出"嗒,嗒,嗒"的單調聲音.

此時太陽正向著西方落下,黑夜的影子隨著他的腳步,一步步地籠罩過來.

夕陽照在地上的最後一絲光芒,與潮水一般湧上來的黑暗陰影之間似乎有一道分界線,正飛速地向著西方退去.

而他每走一步,卻全都正好踩在那道線的邊緣.就好像那黑夜是伴隨著他的腳步而來一樣.

看上去,極其詭異.

看到灰袍人過來,附近正在忙碌的的傭人們慌忙地閃身躲避,懼怕他就像是懼怕一個瘟神一樣,沒有一個人敢走近他身邊五十米的范圍.

甚至有人恐懼地在胸前劃著十字,希望可以得到光明神的護佑.

那些傭人們雖然身份低下,但是他們卻並不傻,事實上,恰恰相反.這些傭人們如果不是頭腦精明,身手利索的話,早就已經被主人給踢滾蛋了.根本不可能在這高標准嚴要求的第三產業當中立足.

他們雖然不清楚那灰袍人的身份,但是從他身上散發出來的恐懼氣息,還有那令人作嘔的味道,令他們感到不寒而悚.

灰袍人冷冷地掃了四周的傭人一眼,將他們的恐懼全都看在眼中,隨即心中響起一陣輕蔑的笑聲,隨即走進了一個寬大的房間.

此時,陽光在西方的天際最後閃爍了一下,隨即消失不見.

黑暗如潮水一般,在瞬間湧上來,無聲無息之間將整個大地全都淹沒.

灰袍人來到了房間當中,略略打量了一下.

只見一個白發蒼蒼的老人正坐在一張大椅之上,緊鎖著眉頭,正在聽身前的一名官員彙報工作.

借著房中剛剛亮起的燈火,可以清楚地看到那人的面容.

正是哈杜將軍∼!

看到灰袍人走進來,哈杜只是向他點點頭示意,隨即繼續和跟前的人討論工作.

灰袍人在幾尺之外停下腳步,沉默不語的站在那里,靜靜的觀察哈杜.

此時的哈杜將軍面色紅潤,是健康的那種顏色,眼睛炯炯有神,清澈明亮,說話中氣十足,鏗鏘有力,整個人散發出一種王者霸氣.

在他強大的氣勢壓迫之下,在他對面的人無一不是戰戰兢兢,只敢低頭注視著地面.

看他的模樣,好像已經完全康複,曾經的戰敗和傷病沒有對他造成什麼傷害.

但是灰袍人那雙深深地藏在帽兜陰影下的眼睛,卻能看到別人看不到的東西——在看似健康的表面下,哈杜的生命力正在飛快流逝.

灰袍人在心中略略估計了一下,照目前的樣子,哈杜死撐著大概還可以活上半年.

想到這里,灰袍人隱蔽下陰影下的嘴角不由微微抽動了一下——只有黑暗才是永琚!

而且,讓灰袍人很感興趣的是,哈杜雖然生命力逐步衰弱,但是那靈魂之火卻熊熊燃燒,而且很比以前更勝.

"可惜了……"灰袍人低聲自語.

如果是哈杜是黑暗法師的話,簡直是轉化巫妖的最佳人選,一定是百分之百的成功率.

這時哈杜和對面的人結束交談,隨即對旁邊的一眾官員和侍衛們揮揮手,道:"你們都出去吧.我累了,有什麼事情明天再說."

眾人也得到了醫生的嚴厲警,哈杜將軍身體剛好,不宜過度操勞.因此上,聽了哈杜的話,他們也不敢勉強,紛紛行了一禮,然後退了出去.

等房間內只剩下哈杜和灰袍人,哈杜咳嗽了一聲,慢慢地道:"先生有什麼事嗎?"

灰袍人仔細地端詳著哈杜的表情,過了好一會兒,這才喑啞的聲音道:"我是來向大人辭行的."

哈杜的眼睛猛的一亮,發出攝人的光芒,但是在瞬間又放松了下來,輕聲問道:"你們,要開始了?"

灰袍人微微點頭,道:"准備工作已經完成,我馬上就要過去親自住持.

用不了幾天時間,大人您期待的行動就可以實施了.我們會給敵人一個大大的驚喜."

"如此甚好."哈杜不動聲色地點了點頭.

看他的從容不迫那模樣,灰袍人幾乎都要產生錯覺,好像自己才是那個身處危機當中的人,而坐在對面的人才是自己哭著喊著,求他出手相助,給自己幫忙的大爺.

這種情況很不好,明明形勢是對自己有利,但是每每卻還是不由自主地落了下風.

搞的他感覺自己就像是騎士身邊一個小跟班一樣.

而且這種情況,也不是一次兩次了.

他心中不禁感到一陣郁悶.正要開口,提醒一下對方現在的形勢,奪回話語主動權.

就在此時,哈杜卻已經微笑了起來,打斷了他剛剛醞釀好的話,道:"既然先生要走,那我就也不多留.預祝先生成功,我就在這里靜候您的佳音了."

那灰袍人也是一方的人物,雖然落了下風,但是卻也不願意和哈杜多做無謂的口舌之爭.

因此上,他只是勉強微笑了一下,然後躬身一禮,道:"請您放心,目前已經沒有什麼人能夠阻擋我們.我來是感謝大人對我們的支持,感謝您為我們爭取的幾個月時間,沒有這些,我們不可能成功."

哈杜的臉上表情複雜,臉色不停變換,時憂時喜,

沉默了好一會,哈杜才抬起頭,平淡的道:"互惠互利而已.我做到我該做的,希望你們信守承諾."

灰袍人頓時發出一連串嘶啞難聽的'呵呵’笑聲.

他看著哈杜的臉色繃的越來越緊,不禁搖了搖頭道:"您盡可放心,世人懼怕我們,仇恨我們,誹謗我們,但就是這樣他們也承認,我們從不背諾.

在朋友面前,我們一族的信譽無可挑剔."

哈杜心中發出了'嗤’的冷笑一聲,這個世界上從里沒有絕對可靠的盟友.大多時候坑自己最慘的都是自己盟友.

'朋友就是用來出賣的’,這句話,好像正是從魔族和不死族那邊傳過來的名言.

哈杜看著灰袍人,心里暗罵:我信你們才鬼∼!真當我第一天出來混.我就不信你們沒留下後手.

灰袍人好像看出了哈杜的想法,臉上別有意味的微微一笑,向哈杜略一欠身,轉身准備離開.

"等等∼!"哈杜突然出聲.

灰袍人轉身看著哈杜,道:"大人還有什麼問題?"

哈杜呵呵一笑,道:"合作這麼久了,先生總該告訴我你的身份吧."

灰袍人猶豫了一下,然後道:"在下,大祭司的忠實仆人,黑暗議會第五議員,楓葉丹林法師學院博士,愛德伍德,凱爾雷."

哈杜脫口而道:"果然是你∼!"

他可記得,幾年之前,那灰袍人曾經和自己秘談之後,然後一路向北,執行什麼秘密任務,但是過了不久,就傳來了什麼巫妖愛德伍德大戰巨龍的消息.隨即這灰袍人就失去了消息.

而當時,也正是那個龍崖草家族洛林第一次出現在世人的面前.

哈杜不傻,只要略略聯系一下,就可以知道,這灰袍人究竟是誰了.

隨即,哈杜反應了過來,不由尷尬的一笑,對灰袍人拱拱手,道:"久仰大名了."

灰袍人好像也是覺察哈杜心中所想,不由冷哼一聲,轉身大步走出了房間——當初的那件事情,可是他一生……亡靈生涯的一大恥辱.

哈杜看著他的背影,不由微笑了一下.

他雖然不懂什麼社交網絡的六度分隔理論,但是一想到,對面那個飛鷹戰神在名聲未顯之時,就已經和自己之間有了某種聯系,不禁頗為感慨,這命運造化是何等的神奇.

xxxxx

灰袍人大步走出大門,一名侍從戰戰兢兢的走過來,躬身一禮道:"先生,我們家公子有請."

灰袍人冷冷地看了他一眼,隨即按耐下心中的怒氣,沉聲道:"帶路."

他跟在那侍從的身後,沿著一條青石板路,轉了幾個彎之後,來到了另一個幢房子的門前.

此時,安赫爾大笑著迎了上來,道:"聽說先生要走了,預祝先生一切順利."

灰袍人看著他的笑臉,不知為什麼,心中的怒氣突然一下子消散了.

他笑了笑,平淡的道:"也預祝大公子一切順利,事成之後,大公子就可以再進一步了."

安赫爾高興的嘴都咧了起來,道:"我會牢記現在的情誼,臨別在即,還有什麼需要我做的嗎?"

灰袍人搖搖頭,道:"不必了,您做的已經超出我們的預計了.我倒是有一句話要送給大公子."

安赫爾愣住了,道:"您說."

"不要相信任何一個人."灰袍人慢悠悠的說道:"尤其是您身邊的人."

安赫爾驚訝的道:"您這是什麼意思."

灰袍人枯瘦的手掌拍拍安赫爾的肩膀,嗤笑一聲轉身離開.

安赫爾看著灰袍人的背影,心里暗暗嘀咕:他發現什麼了嗎?怎麼不把話說清楚.不要相信任何人?也包括你們這些骨頭棒子在內嗎?

阿爾摩哈德的最南方,是一片遠離文明世界的邊緣地區,從未被世人所知.

據說在那里生活著這個世界上最神秘的原始部落,他們以人為食.

這讓所有人視他們為未開化的蠻夷.

長久以來,對阿爾摩哈德帝國來說,這些食人生番就是一群麻煩.

時不時竄出來劫掠一番,等人來打他們的時候,又逃回詭秘危險的原始叢林之中.

阿爾摩哈德人對他們束手無策.

直到哈杜成為南方王,這種情況發生了改變.

哈杜不斷的派遣軍隊深入叢林,消滅那里的原始部落.

俘獲人口,將他們賣為奴隸,開發南方的土地,開采叢林中的金銀礦.

從中獲得了巨額利潤.

直到這是,南方人才發現他們眼中的蠻夷野人之地,居然富的流油.

尤其是叢林中的很多河流,直接就可以淘出金砂.

隨後越來越多的人投入南方的淘金浪潮,叢林也開始變得喧囂吵鬧.

伊萊爾達到來之後,更是達到了拓荒的**.伊萊爾達一邊誘之以利,一邊又狠下殺手,擴充了相當大的一片地盤.

叢林潮濕悶熱,在地下,是汙泥爛葉的沼澤,水的顏色混濁怪異,其中混雜著腐爛的樹葉和不知名的動物尸體,發出刺鼻的味道,時不時還會冒出氣泡.

這種沼澤暗藏危險,看起來也許滿是落葉的地方,下面很可能是空洞,稍微大點的動物一腳踩進去就會被吞沒.

沼澤中的樹木生長的扭曲雜亂,樹干上纏著手臂粗細的青藤,茂密的枝葉完全遮蔽了天空,陽光難以射下,樹下變得昏暗不明.

樹枝上盤踞著毒蛇蜥蜴等動物,還有各種不知名的小昆蟲,色彩豔麗,一看就知道是毒物.

更別說空氣悶熱潮濕,人在這里幾戶都喘不上氣來.

這里是人類的禁區,在惡劣的條件人類很難在這里生存.

但是在沼澤地的中央,唯一一片水面上的土地上,卻有一片不小的村落.

最讓人驚奇的是,在村落的正中央,突兀的聳立著一座粗糙的石頭金字塔.

所謂村落就是一大片簡陋的窩棚,用樹枝圍城了尖錐型,毫無章法的散亂分布著.窩棚上掛著動物或者人的頭骨來裝飾,貼著畫著奇怪圖案的動物皮毛.

不過這些窩棚里早已沒有人居住,露出破敗的樣子,有些已經被火燒掉了,只剩下黑漆漆的余燼.

再往里突然出現幾座阿爾摩哈德樣式的大木屋,有人影在木屋里活動.

鉛灰色的天空飄下蒙蒙細雨,一個穿著一身獵裝,帶著一頂寬邊皮帽的壯漢,依靠在木屋的柱子上.

他背上背著一張弩弓,腰間插著長劍,短刀,腿上捆著匕首.

在他腳下,一大群赤身**,樣貌丑陋的原始部落人蹲在地上,他們被鐵絲串聯者捆在一起,眼睛驚懼的看著四周.

壯漢抬頭看了一眼天空,惱怒的呸了一聲,一口吐在屋下的土著身上.

土著嚇得蹲在地上蹦了蹦,用誰也聽不懂的語言倉惶說了兩聲.

旁邊一個看守他們的人隨即一鞭子狠狠的抽在土著身上,打的他皮開肉綻,血花一下子飛了出來.

壯漢指著天空,罵道:"我叉叉你個媽的老天,老子來了半年,愣是一天都沒晴過."

旁邊一個同樣裝備的人也跟著罵道:"老子的卵都要發黴了."

壯漢朝地上捆著的土著努努嘴,猥瑣的笑道:"你可以找個土著女人泄泄火."

"免了,我可跟你不一樣,生冷無忌,媽的長的跟鬼一樣,還不夠惡心."

壯漢肆無忌憚的哈哈大笑起來.

這時一個特大號的雨滴從天而降,黑點越來越大,慢慢的可以看清楚,那是一個人在從空中緩緩的降落.

旁邊的人一捅壯漢,道:"來了."

壯漢整整腰間的武器,從台階上走了下來,從天而降的人正好落在他身前.

壯漢點點頭,道:"我們等你好幾天了."

灰袍人抖抖袍角,也不看身邊壯漢,徑直走向木屋,道:"事情辦好了嗎?"

壯漢沖著灰袍人的背影撇撇嘴,道:"這是最後一批了,兩百六十個."

灰袍人猛的站住,回頭不悅的瞪著壯漢,道:"數目不對,我要的是三百個."

壯漢一攤手,道:"這幫原始猴子越來越難逮了.附近三百里內都沒有他們部落了.為了抓這一批奴隸,我們在叢林里走了足足半個月的時間.

你還想要,也行,等二十天我再給你送二百個."

灰袍人不耐煩的擺擺手,道:"我等不了那麼久.我付給你的錢是三百個,你就必須給我抓夠三百個."

壯漢不滿的哼了一聲,道:"老子已經給你抓了三千人了,還差這三四十個.

知道為什麼抓不來嗎?因為老子的隊伍已經將方圓幾百里的野人部落都抓了個遍了.合約我們已經完成了,好了,你們該付錢了."

灰袍人冷笑一聲,道:"作為法師,我們是最恨不受合約的人了.合約沒有完成,你們還想要錢?現在,我給你一條路,補足我需要的人數."

大漢搖搖頭,道:"要麼你再給我加一倍的錢,要麼趕快付錢,我們拿錢走人."

灰袍人怒極而笑,平淡的道:"我要是說不那?"

銀光一閃,只是一眨眼的功夫,長劍已經架在灰袍人的脖子上,足見大漢的身手不俗.

大漢森然道:"現在我也給你一條路,把錢付給我們.聽著,我們是有職業道德,既不會多要,誰也別想短我們的,我們只要我們應得那一份∼!"

灰袍人也不管脖子上的長劍,低頭沉吟了一下,自言自語道:"也罷,既然如此,不足的部分就用你們來填補了."

壯漢皺著眉頭,貼在灰袍人脖子上的劍加重三成力道,道:"你說什麼?"

"我說,"灰袍人轉過身來,看著身前的壯漢,嗤嗤笑了一聲,陰沉的道:"這是你們自找的,可不要怪我."

壯漢的臉上露出猙獰的表情,大喝一聲:"去死吧∼!"

一抖手腕就要將灰袍人的腦袋切掉.

這也是個信號,壯漢告訴手下立刻行動.

灰袍人的手臂忽然舉起,干枯瘦長的手指在壯漢的長劍的輕輕一彈.

大漢驚恐的發現,自己忽然不能動,失去了對自己身體的控制,只剩眼睛眼眶里來回滾動,如同一尊雕像一樣站在那里,眼神中露出驚恐的神色.

壯漢在木屋周圍的手下聽到信號好,立刻行動起來,大聲叫喊著:"殺∼!"

"宰了他."

拔出長劍弓弩,沖向屋外的灰袍人.

灰袍人冷哼一聲,輕蔑的瞥了壯漢一眼,也沒有興趣對他采取下一步行動.

袖子一抖,灰袍人騰空而起,筆直的飛上空中,在半空低頭注視著地面,揚聲道:"起來吧,我的奴仆.品嘗鮮血的時候到了."

!#

新 ,首發手打文字版.新域名新起點!更新更快,所有小說電子書格式免費下載.

上篇:第五卷 我是大領主 第一千零五十八章 在大紅燈籠之下(求月票)    下篇:第五卷 我是大領主 第一千零六十章 獎賞(求月票)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