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

首頁 魔法異界 赤血龍騎第五卷 我是大領主 第一千零六十六章 鄉巴佬(求月票)   
  
第五卷 我是大領主 第一千零六十六章 鄉巴佬(求月票)

第一千零六十六章鄉巴佬(求月票)

"就是這里了.《》%網《》%網"

從他們站立的地方望過去,繁忙的愛汀島港口一覽無余.

這座港口雖然處于大海中央,但是卻屬于茹曼帝國的一塊領地.

整個港口依山而建.規劃的極為合理.

港口區的規模大的如一座小城,由石頭建造的堅固碼頭沿著海岸線一路鋪開.

在那些碼頭旁邊,停滿了進港休息的船只.

在船長或者主管們的大聲喝罵之下,數以百計的水手們正在忙碌清洗著甲板,搬運著各種物資.

時不時的,還有馬車從中間馳過.引的路人一邊慌忙躲避,一邊破口大罵.

而碼頭後面是港口的物資轉運倉庫.

那倉庫當中各種物資堆積如山,高高聳起.

再往後面,則是一排排的民居商鋪.那些民居極多,層層疊疊,一排一排的一直向後延伸,到了半山腰的位置……

老人站在小山上,居高臨下,略略打量了一番.隨即目光被碼頭幾個奇怪的東西給吸引住了.

那些古怪的東西通體由黑鐵制作,足有兩層樓那麼高.

它一邊向著天空噴著濃密的白煙.一邊發出轟隆隆的聲響.那聲音是如此的巨大,縱然隔著如此之遠,卻仍然可以清楚地聽到它的聲響.

老人不由愣了一下.這是什麼東西?

他不由凝神向著其中一個看去.

在震耳欲聾的聲響當中,就見旁邊的一個吊臂從地面上吊起足足有三五噸多重的一大包東西,然後在旁邊一個揮舞著紅色小旗的人員指揮之下,緩緩的落向碼頭上的運輸船.

可以清楚的看到整個過程都是由機械本身來完成的.

而且,如果一個是這樣的話,倒也算了.

問題是,旁邊的那幾個機械也是同樣隆隆作響,異常輕松地將一包包重達數噸的物資吊上吊下.

老人頓時瞪大了眼睛:這怎麼可能?

他拼命地揉了揉眼睛,然後仔細地看過去,想要找到旁邊的魔法師,又或者是藏在那機械旁邊的人員,但是瞪了半天,眼睛都花了,卻還是什麼也沒有找到.

他不由失聲叫道:"這……這……這是魔能機械∼!"

這個灰衣老人就是巫妖的一員.

自從接了命令之後,他一路小心的輾轉來到愛汀島,剛剛和這里潛伏的哈杜密探接上頭.

目睹著眼前的一幕,他簡直無法形容心中的震撼,心里暗暗稱奇:寶貴的魔能機械,什麼時候爛大街了,難道人類的魔法藝術已經發到到可以讓平民隨便用的地步?

"這不可能啊?"老人差一點兒就瘋魔了,一直不可置信喃喃自語:"人類不可能到這個的程度.不可能到達這個程度……"

以魔能驅動的機械以制造複雜,使用昂貴而著稱,是魔法體系中的一個分支,向來只用在高精尖的魔法建築中,比如代表著魔法神秘威力的魔法塔.

楓葉單林的三座高塔中,就使用了由魔法動力驅動的機械裝置.尤其是法師塔,驅動魔導炮轉動就是這一類機械.

每使用一次,所消耗的各種晶石昂貴的令人乍舌,財大氣粗如楓葉單林者也用不起,不到最後時刻絕不啟動.

灰衣老人看到本該是被當寶貝一樣供起來的魔能機械,居然被堆在碼頭上干苦力們才干的活,只感覺自己的靈魂之火一陣震動.

以巫妖的思想,他無法理解這種敗家的行為,苦力們才值幾個錢,在閃族案例苦力都是論打買的,累死了再去抓就行了.

可這魔能機械一天燒掉的晶石就海了去了.

如果人類魔法真的達到這個地步,這仗以後還打個屁啊∼!

大家回去之後,洗白白了,就等著那些神甫們給自己淨化吧.

"這……這……"灰衣老人吶吶的說不出話來.

周圍走過的路人看到老人失態的樣子,無不是得意的哈哈大笑.

還有人在走過之後,鄙夷地看上一眼,再來上一句道:"又一個鄉巴佬∼!"

然後心中充滿了優越感,一臉得意洋洋地離開.

他身邊的年青人則是一臉窘態,對路過的人尷尬的笑了笑,解釋道:"老家來的,沒見過市面.哈哈,哈哈哈哈……"

然後一轉身,不滿的拉長了臉,對灰衣老人道:"不知道就別瞎說,狗屁的魔能機械,就是個燒煤的蒸汽機而已,記住了,蒸汽機.下回別再這麼大驚小怪了,讓人笑話."

聽到年青人的語氣,灰衣老人頓時心頭一陣火大.

mlgbd∼!

老子還是活著的時候,走過的橋比你小兔崽子走過的路都多,吃過的鹽比你吃過的飯都多.

不就是個破……破……破什麼機來著,有什麼了不起的.你丫的再牛叉,老子也是一個詛咒就念死你∼!

但是隨即想起了自己的任務,強自壓下了火來.這可是大白天的,而且敵情未明.這個時候動了手,就等于把敵人全招過來了.

想到這里,他昏黃的眼睛瞥了年青人一眼,心里暗道:好小子,你敢這麼跟我說話,這筆帳我記下了∼!

作為一名高貴的永生者,他老人家就是還是人類的時候,都沒人敢嘲笑他一句.

現在混了這麼多年,擁有了豐富的知識閱曆經驗,原本是應該他站在相當高的高處鄙視這幫渺小的人類的.結果現在居然被一幫人類給鄙視了.而且讓他老人家為了找回心理平衡,不得不動用n多年沒有再用過的阿q式自我心理安慰法.

著實是太丟臉了∼!

那年青人此時'哼’了一聲,不悅的道:"我要去上工了,你要是想看蒸氣機的話,就下去看,那里不拒絕人參觀.

還有小心點,不要亂說話,不要隨便走動,這里到處都是茹曼帝國的軍人,碰到麻煩就說我老舅,我來處理."

年青人的態度也是相當的冷淡.

就像老人不喜歡他一樣,他也不喜歡這個神神秘秘的老家伙,身上有一股說不出的難聞氣味不說,人還臭屁的很,動不動就頤指氣使的,完全全拿他當奴仆一樣使喚.

不過,好在出了門之後,他還知道一點輕重,一路上規規矩矩的,並沒有給他惹麻煩.

年青人心里暗暗歎息:看來將軍失敗的命運是無法避免了,上面說要准備個大行動,結果派來的是個什麼都不懂的老頭,難道上面也破罐子破摔,支差應付.

或許是時候該為自己謀條出路了……

此時,那巫妖鼻子里也是'哼’了一聲,不滿的瞥了年青人一樣,不過嘴上什麼話也沒說.

年青人板著臉走下山坡,慢慢走向港口,心里卻在猶豫:要不要把這個老家伙賣了,茹曼人應該會開個好價錢……

剛步入港口區,周圍路過的工人熱情的和年青人打起了招呼,可見年青人在港口這片的人緣不錯.

"托爾,你小子今天居然沒遲到,太陽打西邊出來了?哎?這老先生是誰?"

年青人笑罵一聲,道:"滾你的蛋,我每天都來這麼早.這是老舅,回老家去順利過來看一眼."

巫妖一路上板著臉一聲不吭,徑直來到轟轟作響的蒸汽機前面,繞著蒸汽機轉了兩圈,仔細打量這台像怪獸一樣的機器.

操作蒸汽機的工作人員打量了巫妖一眼,像這種一看就很寒酸的老家伙,工作人員可沒心情讓他在自己身邊亂晃,露出不耐的神色,擺擺手道:"去去,一邊去,往後站,別影響我們工作."

巫妖聽得心頭的火氣騰然而起,瞥了那人一眼,眼中凶戾的神色一閃而過,手腕抖了抖,差點就要扔出一個暗影箭,將這個狂妄的家伙化成一灘黃水.

年青人托爾趕忙道:"這是我老舅,鄉下來的,沒見過這種稀罕玩意.你就讓他看看嗎."

巫妖火氣又盛了三分,眼睛里都冒出了綠光,強行壓下心頭的殺意,心里一個勁的暗道:大局為重,大局為重,等辦完正事送你們一起下地獄.

"嗨∼!"工作人員一擺手,道:"早說嘛,托爾.前兩天這台機器出了故障,工作速度慢了一點,主管就鼻子不是鼻子臉不是臉的,讓我們小心點,不過是你老舅就沒關系了."

巫妖哼了一聲,上上下下仔細的觀察.

工作人員在蒸汽機的鐵罐上踢了一腳,點點上面的徽章,頗為自豪的介紹道:"瓦特牌蒸氣機,飛鷹集團出品,技術獨有,質量保證.全大陸獨一份.操作這個機器可是要有四六級證的,一般人還玩不轉."

巫妖湊了過去,仔細地看了一眼.

只見那鋼鐵的表面銘刻著飛鷹集團的標志,銘牌上還有編號,制造日期和建造工廠的名字.

雖然巫妖對此並不太懂,但是略略想了一下,卻也不由吃了一驚——這東西不光是造出來,而且還可以大批量的造出來.

他急忙走到另一台旁邊看了一下,發現兩台的編號居然差著好幾位的數字.也就是說,這個東西,他們已經造了數以百計∼!

頓時感到一陣的暈眩:他們居然能像生產皮鞋一樣,生產這種機器∼!

托爾在旁邊卻是已經司空見慣,當下譏笑著說道:"拉倒吧,你淨吹牛.這里除了人家飛鷹集團的工程師,你也沒有四六級證."

工作人員訕訕然地笑了一下,道:"我這不正跟人學嗎."

巫妖轉了好幾圈,終于確定這台奇怪的機器不是魔能機械,旁邊的工作人員只是不時的將煤炭鏟進爐膛里.

巫妖思考了良久,以他豐富的學識,卻怎麼也想不通這機器到底是怎麼運轉的.

巫妖因為他們悠長的壽命,俱是以學識淵博而著稱的.幾百年的時間足夠他們耐心研究自己喜歡的東西.不管是天文地理等東西,巫妖們都懂一點.

但是此刻他發現自己的腦子不夠用了,猶豫了良久,巫妖才拉下老臉,吭吭哧哧的問道:"這個東西,它究竟是怎麼運轉的?"

工作人員自得的一笑,手指梆梆的扣扣鐵殼,道:"這是先用煤燒水,水熱了出蒸汽,蒸汽在推著鐵杆就動了."

巫妖傻傻的道:"可蒸汽怎麼能推動鐵杆?"

工作人員咧咧嘴,沒好氣的道:"我也不知道,這可是煉金術的產品,煉金術你知道嗎?就是法師老爺們才玩的."

"煉金術?"巫妖愣了一下,然後一臉驚詫道:"煉金術,原來不什麼奇技淫巧,一幫沒有魔法天賦為了騙經費這才搞出來,怎麼可能做出這個來?"

這煉金術雖然奧妙,但在法師們眼中,卻不算是正途,有點歪門邪道的味道.

類似于古代的讀書人研究個術數算學,當個趣味研究一下可以,但是當作正事來干,就難免讓人嘲笑了.煉金術的產品也大都被當作玩具.

對洛林拿出來的東西,雷斯特的態度一開始是鄙視,後來見到了成效,就開始不待見,認為是搶了法師們的飯碗.

就連羅琳娜全力投入煉金學當中,雷斯特肚子里也有點意見.

羅琳娜剛二十出頭,就已經是**師,可稱得上是天才.繼續修行下去,前途不可限量,卻拐回頭去專門鼓搗不能讓自己進階的煉金術,在雷斯特看來這是舍本逐末.

普通的法師尚且不太看得起煉金術,更別說他們這種追求魔法奧秘極致的巫妖們.

研究煉金術的巫妖一向被斥為不務正業,有制作一堆小玩具的功夫,多研究一下法術多好.

所以巫妖一聽是煉金術扭頭就走,既然是煉金學的東西,那就沒什麼大不了,自己花點時間也能搞定,脫不了法陣轉換之類的東西,這方面,他們黑暗法師是大行家.

但是卻沒有想到,這玩意兒居然被人類搞的這麼大.連普通人都能使,這以後還要法師干什麼?

這時碼頭上突然響起了"鐺鐺"的鍾聲.

聲音清脆急促.

周圍的人一下子緊張起來,快步跑向前面的碼頭.

巫妖猛的一怔,緊張的問道:"怎麼了?"

托爾搖搖頭,道:"沒事,有船出故障了.我去看看,你呆在後面別動,別動啊∼!"

說完托爾快步跑進了人群中.

巫妖沉吟片刻,拉拉頭上的兜帽,順著人潮走了上去.

擠上了碼頭,巫妖才看到一艘寬大的運輸船已經嚴重傾斜,掙紮著緩慢駛向港口內.

船上的隨手們揮舞著旗幟,拼命朝碼頭上的人揮手.

兩艘領航船迅速靠了上去,將纜繩扔上受損的運輸船,拖著它一起駛向港口.

蹣跚著駛入碼頭的最前端,領航船上扔下攬勝,碼頭上的工人們抓起來,嘴里喊著號子,合力拉起攬勝向後退去.

在幾十個的幫助下,運輸船加快速度駛入港口,被拖進一間船塢,這時候運輸船一側的船舷離水線已經沒剩幾尺了.

看到安全之後,碼頭上的工人這才漸漸散開.

托爾很快在人群後面看到了灰衣的巫妖,兩步走到跟前,低聲斥責道:"不是讓你在後面等嗎."

巫妖白了他一眼,冷哼一聲.

托爾氣得咬咬牙,這個沒有一點密探職業素養的家伙,實在是讓他火大.

幾個同為碼頭工人的年青人走了上來,拍拍托爾的肩膀,道:"喲,托爾."

托爾熱情的和他們打著招呼,隨口問道:"剛才那船是怎麼回事?"

"嗨,別提了,被海盜襲擊了唄,"工人一揮手滿不在乎的道:"船主機靈跑的快,側舷挨了一塊大石頭,能堅持到港內真是奇跡,吝嗇鬼金的船,算那老小子走運."

托爾接著問道:"船上裝的什麼?"

"糧食唄,老金從別的地方買的,准備賣給維和部隊,"說著那人暢快的大笑起來,道:"我去看了,大半都浸了海水了,這下那老小子虧慘了,實在是太解氣了."

旁邊一人歎了口氣,道:"這一周都是第三起了,西邊海域的海盜越來越猖狂了.這不可是好事,咱們指著這個吃飯那."

周圍的人齊齊歎了口氣,這可跟他們的飯碗有關,船少了自然工資就低.

"都怪咱們的艦隊的被拉去給維和部隊的運輸船護航了."有人不滿的嘀咕著說道.

"用不了幾天就回來了.那邊的仗馬上就打完了."一個人賣弄他的消息,高聲說道.

"有什麼新消息,快說說."

"聽說那個倒黴鬼哈杜,已經被包圍在自己的最後的一座城堡里了,馬上就要被咱們的人給宰了.合該那個老小子倒黴,惹誰不好,非惹咱大公的馬子."

周圍的碼頭工人發出粗俗的哈哈大笑,對于大人物的花邊新聞,底層的小民們總是樂此不疲的.

茹曼人對儒略大公泡上了伊莎貝拉皇後,然後沖冠一怒為紅顏,帶著幾十萬小弟去砍哈杜,普遍心里頗為自豪.

這事提起來太給茹曼的男人們長臉了.

"聽說伊莎貝拉皇後長的賊漂亮了."一個人咂咂嘴,道:"胸大屁股也大.要是能和她睡一夜就好了."

托爾哈哈大笑,道:"也不撒泡尿照照你自己."

"說起哈杜……我聽說一個秘聞,你們知道哈杜為什麼總是打勝仗嗎?因為啊,他跟魔族勾結在一起了.有魔鬼在後面幫他."

托爾切了一聲,道:"你開什麼玩笑."

那人急了,道:"真的,這可是一個過路的軍官跟我說的.他說戰場上,他們殺了好幾百個哈杜派出的魔鬼兵."

托爾和巫妖對視一眼,同時沉默下來.

!#

新 ,首發手打文字版.新域名新起點!更新更快,所有小說電子書格式免費下載.

上篇:第五卷 我是大領主 第一千零六十五章 互相扯著蛋(求月票)    下篇:第五卷 我是大領主 第一千零六十七章 致命的笑話(求月票)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