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

首頁 魔法異界 赤血龍騎第五卷 我是大領主 第一千零六十八章所謂英雄(求月票)   
  
第五卷 我是大領主 第一千零六十八章所謂英雄(求月票)

第一千零六十八章所謂英雄(求月票)

那些沖入港口的士兵們發現,那灰黑色的霧氣極是奇怪.

它從遠處升起,有如海浪一般,向著他們湧了過來.在眨眼之間,就將他們重重包圍起來.

四周原本清晰可見的景物一下子被那迷霧給隔絕開來,眾人拼命地掙大眼睛,也只能看到身邊三四尺的距離.

那詭異的情況使得士兵們本能地感到一陣恐懼.

他們紛紛停下了腳步,背靠著背聚在一起,小心謹慎的四處張望.但是四周仍然是一片的模糊.

眾人無奈之下,只得豎起了耳朵,傾聽四周的動靜.

此時,四周極其安靜.除了他們的呼吸之外,根本就聽不到任何一點兒的聲音.

這時突然從不遠處傳來一陣低沉的呻吟聲.那聲音充滿了痛苦,嘶啞沉悶,極其難聽.

一眾士兵們不由得面面相覷,紛紛轉過去,用問詢的目光,看向了身邊的中尉.

那中尉猶豫了一下.

這迷霧著實是太古怪了,甚至令人感到害怕.如果換一個時間地點,他絕對會第一個轉身逃跑.

但是這里是愛汀島,他是這里的軍官,守土有責.現在這里突然出了這麼大的事情,他有責任將這件事情搞清楚.

想到這里,他一咬牙,然後用力地向前一揮手.

一眾士兵們對望了一眼,盡皆看到對方眼中的無奈,但是隨即卻握緊了手中的武器,默不作聲地向著那軍官所指的方向,一步一步地向前走去.

灰色的迷霧無聲無息地湧了上來,將他們原本所站的地方給完全吞沿.

一眾士兵們緩緩向前,隨著腳步的移動,雖然遠處仍然一片模糊,但是身邊的景物漸漸清楚.

只見地上扔著各種雜亂的東西:

繩子,水桶,破碎的木片,翻倒的板車,扯開口子的布袋……

在不遠處還有一具殘破的尸體倒在汙濁的血水之上,那血水不住地冒出黃煙發出嗤嗤的聲響,在幾個呼吸之間,就將尸體完全融化.

看到眼前這一幕,士兵們不由吃驚地瞪大了眼睛,隨即小心翼翼地繞過了那一灘的血水,繼續向前.

循著聲音的方向,他們又走了幾步,隨即就看到前面不遠處的地面上倒著一個人.

那人趴在地面面,一邊顫抖著,一邊發出痛苦的呻吟.

一名士兵當即快步走了過來,只見這個平民的背上被法術擊中,已經血肉模糊.

那士兵絲毫不疑有他,伸手將那人翻了過來,緊張的問道:"喂,你沒事吧?"

"嗬……嗬∼!"從平民的喉嚨里傳來嘶啞的呻吟聲.

緊接著,他突然睜開眼睛.

士兵驚訝的看到他的眼睛里已經全部都是黑色,詭異的眼睛的嚇得士兵一松手,將他扔在地上,緊接著,倉惶的就要向後退去.

但是地上的平民忽然用雙臂支起了上身,張開大嘴,露出滿口的黃牙,發出了一聲奇怪的嘶吼,咬向士兵的腿部.

措不及防的士兵被他一口咬在小腿上.

士兵登時大聲慘叫起來,手腳並用要將這個人從自己腿上推開.

周圍的戰友們迅速趕過來,幾下拉開了咬人的平民.

只見士兵的小腿上硬是被咬掉一塊肉,鮮血汩汩的往外冒.

士兵抱著小腿倒在地上,疼的不住慘叫,來回打滾.

而被幾個士兵抓住的平民卻仍然不住地掙紮吼叫,想要撕咬按住他的士兵.

"這是怎麼回事?"一眾士兵們不由驚慌了起來.

就在此時.

"讓開∼!"隨著一聲大吼,旁邊沖過來一個人,掄起長劍對著平民的腦袋一劍砍下,將他的腦袋剁了下來,從尸體中流出濃稠的黑紫色血液.

"阿瑟你干什麼?瘋了."

叫阿瑟的士兵咬著牙,大聲叫道:"這他媽是僵尸,僵尸∼!你懂嗎.這是亡靈法師的黑魔法."

"他們……他們都起來了∼!"一個士兵倉惶大叫.

眾人不由一愣,隨即轉頭向四周看去.

不知道什麼時候,他們已經被搖搖晃晃的平民們圍在中間.

那些平民……不,那些僵尸們搖晃著,嘶吼著,伸出了雙手,緩緩地向著他們湧去.

那軍官看到這里當即不再猶豫,大聲高叫道:"撤,撤,離開這里,快撤∼!"

士兵們立時如蒙大赦,架起了剛才被咬的士兵,然後調頭就跑.

聽到茹曼士兵們慘叫,然後撤離的聲音,那巫妖輕蔑的瞥了港口外一眼.

他准確地感知道,在那迷霧的外面,在陽光之下,大批的士兵正戰戰兢兢地站在那里,不知所措.

當迷霧起來的時候,那駐地的指揮官就發現不對,除了一小部分人沖進來之外,其他人都在他的命令之下,停了下來.

他不由鄙夷地一笑,心里暗道:只用一個簡單的複活僵尸法術,就將茹曼正規軍擋在了外面,看來人類的軍隊也不怎麼樣.

巫妖知道這些最低級的僵尸其實沒多大用處,只能活動一段時間,而且沒什麼攻擊能力,很容易就可以殺掉,就是比較嚇唬人.

不過人類是第一次見,嚇住他們了而已,為自己爭取到不少時間.

他當然還有更厲害的法術,不過得為後面的戰斗准備,他知道茹曼人的援軍很快就到,其中就可能包括教廷的牧師或者法師.

但是那巫妖卻並不在意,而是專心的看著眼前的那還在隆隆作響的蒸汽機.雖然沒有人的操作.但是在鍋爐冷卻之前,它卻仍然按照慣性在持續地運作著.

"我倒要看看你是個什麼東西."巫妖看著眼前這個鋼鐵制成的龐然大物,喃喃自語一聲.

他又繞著蒸汽機轉了一圈,找到一個在他看來可能比較薄弱的地方,低聲吟誦了一句咒語,緊接著手臂一震,一顆磨盤大小的綠色光球出現在空中,呼嘯著撞上蒸汽機粗大的鐵罐.

那法術立刻起了作用.

在一陣令人壓酸的"嗤嗤"聲中,鐵罐的表面被迅速腐蝕,鐵皮以肉眼可見的速度變薄融化.

巫妖聚精會神的注視著蒸汽機.

盡管嘴里說著不屑一顧,對這個只用燒火就可以吊起數噸貨物的機器,巫妖還是非常感興趣的.

鋼鐵被在法術的腐蝕下變成了液體,巫妖自得的一笑,心里暗道:任你再高明的煉金術,在真正的法術跟前也不堪一擊.

巫妖正等著准備看大鐵罐內部的結構,這時,被腐蝕而變得軟弱的鐵壁再也無法抵禦蒸汽罐內的壓力.

高溫的水蒸氣從鏽蝕的小孔中驟然噴出,發出了嘶嘶的聲響.

巫妖就站在跟前,在他還措不及防的時候,高溫蒸汽猛然噴在他的臉上.

壓力在瞬間整片鐵壁撕開,小孔一下子變成足有一個人頭那麼大的空洞,蒸汽'轟’地一聲噴了出來,將巫妖整個人都籠罩在白色的氣霧中.

只是幾個呼吸的功夫,罐內的蒸汽依然消散的差不多了,籠罩著巫妖的熱氣也散入了空氣當中.

巫妖未及防備中了一招,不由頗為惱怒,伸手扇了扇面前空氣,但是隨即感覺到身體的異樣,抬起手臂,驚訝的發現手上的皮膚和肌肉已經被灼熱的蒸汽給沖掉,只剩下森森的白骨.

巫妖趕忙摸了摸自己的臉,發覺那里也只剩下了骨頭.

他不由無奈地一歎,喃喃自語,道:"這下可麻煩了."

失去身體在人類的大陸上將寸步難行,這倉促之間,巫妖也不能再給自己找一具讓自己滿意的**.

"算了,先不管."巫妖凝神向鐵罐內望去,之間除了幾個鐵塊之外,偌大的罐內什麼都沒有.

巫妖有些奇怪,心道:怎麼回事,難道剛才噴出的氣體才是關鍵?再開一個看看.

想著巫妖正要移動腳步,突然感覺到從遠處傳來他最討厭的聖力波動,顯然是有牧師趕到了.

巫妖冷哼一聲,整個人化作一道黑煙,飛快的向聖力傳來的方向飄去.

在灰霧的外圍,五六名身穿長袍的牧師一邊頌著聖歌,一邊揮舞著手中的法杖,將一道道的聖光,打向那些蹣跚而行的僵尸.

在他們身後是十幾名最低級的見習神甫.茹曼軍團的士兵則在周圍保護著他們.

在牧師們最簡單的驅散和淨化聖術之下,被巫妖喚起的僵尸一個個栽倒在地,重新變為一動不動的尸體.

隨著他們的推進,那迷霧也像是受了壓迫一樣,不住地後退.

巫妖隱蔽在暗處偷偷觀察,感受著不遠處的波動,喃喃的道:"一個地方主教,三個,不,四個主祭."

隨即冷笑一聲,道:"就這點人手,也敢來我跟前送死."

作為天生的敵人,巫妖和聖職者互相間了解的很深刻,都能從對方的施法的本領上判斷出對方的等級.

而地方主教一級的聖職者,論能力大概可以和一名高階的黑暗法師,甚至是中階的亡靈法師斗個旗鼓相當,但是他們的這點能力,在這位高階巫妖眼里卻是不值一提.

同一時間,愛汀島神殿的主教巴夏爾摸索著走在最前面,心里不停的抱怨.

本來以為分到富裕的愛汀島來,是一件輕松美好的事情,卻沒有想到,出乎他的想像的極限,在愛汀島這個海中間的位置,居然突然鬧出了亡靈法師.

主教只能在心里哀歎自己的背運倒黴.

要知道,他可不是一位實打實的主教,而是利用關系爬上來的.雖然教廷里有豐厚的各種方法,提升聖力,但是要知道大陸已經承平近千年,雖然還有不少刻苦修行訓練的瘋子變態什麼的,但是巴夏爾主教大人卻並不其中一員.

但是這種時候,他又不能不來.宗教裁判所可不光是為異端所設的.

在所有人期盼的目光中,這位胖胖的主教很灌了三瓶的聖水,然後集合神殿所有的力量,戰戰兢兢的走上了港口去.

將一個搖晃的僵尸重新淨化,看著士兵們將平民的尸體拖在一邊,巴夏爾主教擦了一把額頭的汗水,轉身叮囑道:"從對方的召喚僵尸的能力上看,敵人應該是個中級以上的亡靈法師.你們小心,發現的第一時間就要集中攻擊他.他只有 一個人,打不過咱們的."

周圍緊張的臉色發白的主祭慌忙點頭.

主教喘了口氣,心中暗道:到現在沒見到亡靈法師出來,可能是逃跑了吧.畢竟愛汀島上還有近萬軍隊.

忽然他心里猛的一跳,主教的臉色巨變,倉惶大吼道:"小心,他來了."

主教話音剛落,就見一道黑影從濃霧的深處飛出,速度快的帶去一道殘影,筆直沖向牧師們的人群.

主教身後的主祭們先是一驚,隨即反應過來,拼命地地揮舞著法杖,匆忙地身前布下數道聖光防禦.但是那道黑影卻如面利箭一般,將那些聖光盾擊的粉碎.

那巴夏爾見此,也是狗急跳牆,當即怒吼了一聲,緊接著將手中的法杖用力地一頓.

一道聖光盾立時閃現,但是那聖光盾剛剛在他的身前形成一道薄膜,黑影已經到了,隨著'啪’的一聲輕響,當即將他的聖光盾也擊的粉碎.

眾人只能是眼睜睜的看著這道黑霧撞在主教身上.那黑霧從他的身上穿過,然後繞著他轉了幾圈.

最後在主教面前驟然停下,繚繞升騰的煙霧中露出一個慘白色的骷髏頭,幾乎是貼著主教的身體瞪視著他.骷髏頭的眼眶中燃燒著綠色的磷火.

主教驚的幾乎說不出話來,張大了嘴:"巫……巫……"

"桀桀……"巫妖發出喑啞刺耳的嘲笑聲.

在所有人呆滯的目光中,抬起手臂,白骨手臂印在主教的胸口,順手抓走了主教脖子上的十字架.

沉寂了兩三秒之後,終于有人反應過來,用被嚇的變了聲的嗓子大喊道:"殺了他∼!"

這一聲喚醒了呆住的牧師和士兵們,他們舉起各自手里的法杖和武器,准備殺向巫妖.

就在主祭們凝聚力量的時候,骷髏尖嘯一聲,又化作一道黑影,飛快的向後飄出,幾個閃現之後,再一次沒入了濃霧之中.

從濃霧中傳來巫妖肆無忌憚的哈哈狂笑聲.

主祭們失去了目標,只能是憤憤地將手中的聖光對著迷霧胡亂地發射.

當眾人再將目光轉在在場等級最高的主教,等待他發布命令的時候,但是卻見巴夏爾主教臉上一陣的灰白,肥胖的身軀晃了幾晃,隨即轟隆一聲倒在地上.

他的胸口已經被法力侵蝕,腐爛的慘不忍睹,主教圓睜著雙眼直直的望向天空,喉嚨里發出"咳咳"的聲音,鮮血順著他的嘴角溢了出來.

旁邊的主祭急忙撲了過去,緊緊握住他手,大聲叫道:"大人,大人∼!"

"巫……巫妖,"主教的身體不住的顫抖,從嘴里噴出打量的血液,含混不清的吐出幾個斷斷續續的字眼:"跑……跑,通知,陛……陛……"

說完,主教頭一歪,手臂無力的垂了下去.

"巫妖∼!"主祭們驚的脫口叫出聲來,重重的吸了一口冷氣.臉上瞬間變得慘白.

作為聖職者,他們清楚的理解一個巫妖有多強大.那是由不願意舍棄生命的高階法師轉化而來的不死者.

他們生前就是強大的法師,轉變為巫妖之後變得更為強大,不知道活了多少個百年.

法師轉變為巫妖之後,也失去了他們作為人時的感情和道德,在他們眼中人類只是低聲生命,就如人類的眼光看待牛馬一樣.因而手段異常的凶狠殘忍.

在教廷中,紅衣主教也不敢說在一對一的戰斗中能穩贏一個巫妖.

現在愛汀島聖術最強大的主教被巫妖一個法術給秒殺掉了,詭秘的濃霧籠罩下,這個巫妖又不知道隱蔽在那里,就憑他們幾個淨化都不熟練的主祭,進入濃霧中和送死無異.

"撤退,全部撤退∼!"一名年紀最大的主祭斷然說道.

士兵們抬起主教的尸體,飛快的向港口外退去.

愛汀島的最高軍政長官,愛汀城主盧瑟福站在他建築在半山腰上的官邸,用望遠鏡觀察著遠處的港口區.

現在整個港口區已經被一片霧氣籠罩,港口建築劇烈燃燒的火焰從濃霧中冒出,黑煙沖天而起,在天空中久久不散.

盧瑟福城主心急如焚,他已經派出了自己手下所有的軍隊,但是目前沒有任何消息傳回來.

盧瑟福也只能眼睜睜的眼看著整座港口在火焰中被完全摧毀,數年的艱苦建設毀于一旦.

更讓他憂心的是,他這個太平了百十年的地方,居然會有黑暗法師光臨.

剛聽到這個消息,盧瑟福城主以為誰膽大妄為的在跟自己開玩笑,但是碼頭燃燒的建築讓他知道這事真的發生在他頭上了.

但是直到這個時候,盧瑟福還以為是某個邪惡的法師在劫掠,直到派進去的士兵回來告訴他他們遇到了僵尸,里面是一個亡靈法師.

這時候盧瑟福的感覺就像是天塌下來一樣,他的第一反應就是盡其自己手下所有的士兵,前往包圍整個碼頭,然和親自去請神典的主教出馬.

然後撤離了碼頭附近的所有人員,剩下的只能焦急等待.

這時盧瑟福看到士兵們倉惶的從碼頭區跑了出來,飛快的向後撤退,盧瑟福的心里咯噔一下,心道:大事不好∼!

很快,主祭們上氣不接下氣的來到城主盧瑟福跟前,盧瑟福不顧儀態,揪住一個主祭的袖子,大聲問道:"怎麼樣?主教大人那?"

主祭一邊喘著粗氣,一邊急道:"巫妖,碼頭上的是一名巫妖,主教大人,大人他被殺,殉教了."

幾名士兵抬著主教的尸體默默的放在地上,尸體慘不忍睹的樣子看得周圍的人一陣反胃.

盧瑟福還在發呆,消化主祭帶來的消息,傻愣愣的道:"巫妖……"

在腦子里回想了好一會,他才想起所謂的巫妖是一個什麼東西.

"我靠,巫妖∼!",盧瑟福的臉上瞬間大變,抓住主祭的袖子,厲聲吼道:"這他媽可是巫妖,我們該這麼辦?"

……

新 ,首發手打文字版.新域名新起點!更新更快,所有小說電子書格式免費下載.

上篇:第五卷 我是大領主 第一千零六十七章 致命的笑話(求月票)    下篇:第五卷 我是大領主 第一千零六十九章 紅色警戒(求月票)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