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

首頁 魔法異界 赤血龍騎第五卷 我是大領主 第一千零七十六章 魚餌(求月票)   
  
第五卷 我是大領主 第一千零七十六章 魚餌(求月票)

那灰黑色的濃霧有如實質一般,擋在兩人的四周.

即便是以洛林二點一的視力也只能看清左右五六米遠的地方,再遠就是一片灰茫茫的顏色.

在那灰色迷霧的籠罩之下,好像整個世界也失去了顏色.讓人不由自主地感到心頭的壓抑.

洛林不由心中暗罵了一聲,這幫干柴棒子,在這方面倒是挺有兩手

他這一次進來,就是想借機摸一下敵人的實力和情況.

在所有人當中,也只有他有著曾經與巫妖打交道的經驗,如果冒冒失失地派別人進來,那就是給巫妖來加餐的.

如果派一個實力強大的紅衣大主教什麼的,萬一巫妖偷襲一下,失損可就大了.

而萬一把巫妖給嚇跑了,回頭他跑到別的地方去興風做浪,損失也更大.

因此上,在這種情況之下,也只有爵爺是最佳的人選.

像一個魚餌,既不太大,不致于把敵人給嚇跑也不太小,不致于被魚兒給一口吞下.

不過,在這種迷霧的籠罩之下,什麼也看不清楚,著實是令人有些惱火.

他伸手拉了拉旁邊的薇拉,道:"你能看多遠?"

薇拉眨了眨她那水汪汪的秀眸,四處張望了一下,道:"大概,二三十尺遠的樣子."

洛林不覺挑挑眉毛,薇拉的視力可是在漆黑的夜晚都能看清東西的,但是在這里也施展不開.

他略略猶豫了一下,然後道:"能驅散這里的煙霧嗎?"

薇拉也不說話,白皙的纖手一伸,在空中比劃了一個如同舞蹈一樣的手勢.

隨即一陣猛烈的旋風從洛林身後飛過.

那風裹著灰霧在洛林和薇拉身邊打轉,被風吹來的全是灰色的霧氣,在周圍來回地飄蕩,但是四周的迷霧卻一點也沒有變淡.

薇拉見此,黛眉不由輕蹙了起來輕盈地向前邁了半步,雙手舉過頭頂,環成一個半圓,在此同時嘴里不滿的嘟噥一聲,低聲念起咒文,加大了力量.

風力變得越來越強,吹的洛林和薇拉的衣服獵獵狂舞,薇拉海藍色的長發在風中飄擺,整個人看起來如同一位戰斗女神.

薇拉英姿颯爽的樣子,看的洛林賞心悅目.尤其是薇拉的長裙在風中狂擺露出原本被遮蓋下那雙修長晶瑩的**.

薇拉轉過頭,見洛林頗有些失神,不由側頭看了他一眼.清純如水的秀眸里顯出了一絲的困惑.

洛林不由干笑了一下,然後警惕地看向了四周.他不想讓薇拉在施法的時候,被巫妖給偷襲了.

狂風吹開了身前的濃霧,但是瞬間又被旁邊湧上來的霧氣給填滿——那風根本就沒有什麼作用.

薇拉停下手,擦了一下額頭細小的汗珠,無奈的搖搖頭道:"霧很奇怪,它好像果凍一樣,被什麼東西束縛在地面.除非解掉這個束縛不然沒有辦法驅散."

洛林點點頭,道:"肯點是巫妖搞出來的,看來自有先解決他了,走吧."

說著,用力地一拉槍栓,就聽'喀喇,一聲,子彈已經被推上槍膛.

洛林拉著薇拉,沿著街道小心翼翼的往里面摸索著前進.

薇拉對于這種迷霧很有些反感,緊緊揪著洛林的衣角,跟在他的後面同樣小心的四處張望.

隨著兩人的緩步前行,前方的物體進入視線范圍當中,漸漸清楚起來.

只見街道上散落著各種各樣的雜物,木桶,籃筐,蔬菜衣服……等等,偶爾還有小孩的玩具,可見當時老百姓逃跑時的混亂局面.

街邊的民房已經被徹底燒毀,房頂在火災中被燒掉,牆壁也多有倒塌,房子內部黑色的灰燼中,有些現在還在冒著青煙.

再往前十幾步,在一個十字路口,洛林看到了第一個死者.

一個······呃一個姑且像人形的東西躺在地上一動不動,周圍再也沒有其他東西,很是紮眼.

能看出是人的尸體,是因為尸體頭部和四肢的輪廓還在,死者生前的衣服大致還算完整.

但是不知道何種原因,尸體像是被吹起的氣球一樣膨脹起來,不管是頭還是四肢,都膨大到不可思議的地步.

薇拉只瞟了一眼,身上就起了一層雞皮疙瘩,"呀"一聲驚呼,趕忙縮在洛林的身後,雙手揪著洛林的衣服,額頭死死的抵在洛林的背上,死活不肯出來.

這玩意兒洛林都看的都是一陣反胃,更別說還是青春少女的薇拉大

洛林拍了拍薇拉的手,然後道:"要不你現在這等著,我過."

薇拉想了想,圓溜溜的大眼睛瞟了瞟四周,然後果斷的搖搖頭:"嗯嗯……不要∼!"

雖然有這麼一個東西橫在路上很可怕,但是洛林一離開,就余下自己孤身一個了,那種情況好像更可怕一點兒.

洛林無奈之下,拖著背後的薇拉,小心翼翼地走到尸體的旁邊,然後蹲了下來.

薇拉也保持這個姿勢趴在洛林背上,從洛林的肩膀上探出頭瞟了一眼,迅速又縮了回去.

洛林仔細地看了過去.

只見那尸體已經高度腐爛,腦袋大的像個籃球一樣,臉上的五官早已消失,只露黑色的,或者慘白色的肉塊,從中流出惡心的液體.

"劍∼!"洛林略略思付了一下,將手舉過肩膀.

一柄長劍從後面仲出來,塞進洛林手里.

"隨身帶個漂亮的女秘書就是好,"洛林心里暗歎,手里握著長劍一伸,就要去捅開地上的尸體.

他很想看看巫妖到底對這具尸體做了什麼······

隔著洛林和薇拉遠遠的地方,全身已經變為骷髏架子的巫妖飄浮在半空中,兩只眼睛里冒著點點的磷光,凝神注視著洛林的動作.

那灰霧並不能影響巫妖的視覺,看到洛林握著武器准備去紮那具尸體,巫妖的骷髏頭張開嘴,發出幾聲空洞的笑聲·眼中的綠光變得大盛.

"紮吧,快紮吧."巫妖刺耳嘶啞的聲音響起:"一點小計策就能把這個家伙干掉,我們當初居然花了那麼大代價,真是可笑."

巫妖突然想起那一場大追逐·在戰斗中他們損失了一大批同僚,就連亡靈大祭司也被偷襲受傷了,那可是千年來的第一次.

在黑暗法師中造成巨大影響,在他們心目中像神一樣亡靈大祭司,竟然也會被人類傷到∼!

在那一次的行動當中,盡管付出了巨大代價,他們最後卻無功而返·反倒成了笑柄.

巫妖心里暗道:或許問題出在大祭司的布置上,可能當初就不該那麼做……

"不,不,不∼!"巫妖趕忙搖搖頭,喃喃自語道:"我不能置疑大祭司,大祭司大人永遠是正確的.如果我看不懂,那是因為我不夠聰明,嗯·一定是這樣的……"

巫妖想起亡靈大祭司最著名的幾句教導"思想上的犯罪最可怕".

巫妖搖搖頭,將自認為罪惡的想法甩出去,抬頭看了一眼遠處的洛林·愣了一下,自言自語道:"這家伙怎麼還不動手?"

就在長劍即將刺到那具尸體的一刻,洛林卻停了下來.

他抬著頭四處張望,四周一片死寂,一絲聲音也沒有.

洛林悄悄捅了捅身後的薇拉,低聲問道:"有動靜嗎?"

薇拉老實搖搖頭,道:"沒有,什麼也沒聽到."

洛林不由失望地輕歎了一聲,然後拍拍衣服站了起來.

他拉著薇拉後退了十幾步,隨即拔出腰間的手槍·站定,舉槍,撥開擊錘,扣動扳機,整個動作一氣呵成.

"砰"一聲悶響,子彈准確擊中了地上的尸體·瞬間地上的尸體像個炸彈一樣爆炸.

一聲巨響,血肉橫飛,爆炸吹得尸體附近一片狼藉.炸開的碎片濺在路面,那些液體飛濺在地面上,紛紛冒出被腐蝕的青煙.

"嚯∼!"洛林看的目瞪口呆,很是贊歎了一聲.心中暗道:這亡靈的東西果然厲害,要是自己真的挨上這一下,估計也好受不了.

不過,這些家伙也太白癡了一點兒,真當自己這個神佑騎士是假的?這點小手段都想坑了自己?

當年爺們玩大菠蘿的時候,用的最擅長的可是死靈法師.而且還在各種難度之下,將那位著名的魔神推倒了一百遍啊一百遍.

街口擺上一個怪異的尸體,簡直就是在明擺著告訴別人這兒有問題.

洛林對薇拉道:"這個巫妖的腦子果然不夠用."

那些巫妖們可是不折不扣的腦子鏽逗了,他們光余下了那一身的法力和怨念.縱然是智商足夠,那情商明顯不足.

薇拉看著那冒起的青煙,心有余悸地勉強笑了一下.

她雖然天性純潔嬌憨了一點兒,可也是女孩子,也有著愛美之心,想到那些液體萬一要是沾一點兒在她的…···呃,她的金幣或者珠寶之上……頓時就感到一陣的擔心.

"走吧,再看到這種東西繞著走."洛林緩緩的往港口中心摸過

隨著一路走來,只見附近簡直就像遭了核彈襲擊一樣,遍地廢墟.

但是讓洛林奇怪的是,自從過了巫妖尸體炸彈的陷阱之後,路上卻很少也遇到遇難者的尸體.

好像他們都被特意給收拾起來了.

洛林心里暗暗奇怪,按照盧瑟福城主的說法,港口區被殺的普通人足有上千人,這些人的尸體到底哪去了?

雖然心中疑惑,但是他卻仍然不停,一直走進了港口當中.

很快洛林找到了自己的第一個目標.

看著眼前變成一堆鐵皮的蒸汽機的,洛林禁不住咬咬牙.

巫妖將蒸汽機破毀的非常徹底,連一段完整的鐵管都沒有留下.

洛林氣得牙根癢癢的.這就像自己剛貸款買的房子,才剛剛裝修完,油漆的味道還沒散,就被一群家伙給強拆了,更重要的是,還沒上保險.

布置在港口的蒸汽機,貨款還沒有結清那.

洛林氣得一腳將一根鐵罐踢飛·拉著薇拉頭也不回的走向碼頭,只要碼頭還能用,港口湊合著還能使用.

愛汀島在正常情況下,港口共可以停留上千艘大大小小的船只.

但是看到港口的情況·洛林徹底絕了僥幸的心思.

港口這邊面向大海,一直有海風吹拂.因此上,迷霧淡了許多.

但是正因為如此,看到面前的情景,洛林卻是連苦笑都笑不出來了.

原本停在港口當中,大大小小的船只幾乎全都被巫妖燒毀擊沉了,小船已經完全沉入水底.

還能露出水面的·只有運輸船的桅杆.

沿著碼頭走了一路,到處都是如此.

光是清理打撈這些沉船,怕是就要好幾個月的時間,在這期間港口是不要想再用了.

"呵呵呵······"突然在寂靜的碼頭上,一聲古怪的笑聲傳來,洛林和薇拉同時抽出武器,這笑聲就像洛林聽過的電子合成音一樣,感覺就是在空腔中震動發出的·極其嘶啞難聽.

"哈哈哈,哈哈哈哈∼!"古怪的笑聲越來越大,但是聲音卻飄忽不定·忽左忽右,聽起來像是從不同的方向傳來.

這種情況下就顯出洛林和薇拉之間的默契,兩個人背靠著背,舉著槍警惕的注視著自己的前方.

"你這個蠢貨,你以為你還能活著出去嗎?"巫妖的輕蔑的說道.

洛林毫不猶豫,抬手就往聲音傳來的方向開了一槍.

清脆的槍聲在四周回蕩,卻無法判斷是否打到了什麼東西.

"垂死掙紮而已."巫妖的聲音又從洛林身後傳來.

薇拉毫不猶豫抬起手來,連開幾槍.

"我會將你變成一個骷髏兵,或者是一個黑暗騎士.那個小女孩不錯,我大概會把她做成一個女妖·哈哈哈哈······"

洛林心里暗暗好笑,暗道:薇拉要是亮出真身來,不閃瞎了你們的死狗眼.敢欺負她,不怕薇拉那個更年期的老媽來拆了你們老板的骨頭架子.

薇拉哼了一聲,脆生生的道:"少爺,不許說我媽媽壞話·我媽媽才沒有更年期哪,連我爸爸都說我媽媽和我站在一起就像姐妹一樣."

洛林撇撇嘴,就安瑞莉亞斯女王的火爆脾氣,說不是更年期誰信.在此同時,他也頗為同情薇拉的老爹,居然被逼的,不怕天打雷劈睜著眼說瞎話份上,由此可見,他的日子也不好過.

咦……為什麼要說'也,字?

洛林四處掃視,大聲道:"老子最討厭你們這些藏頭露尾的,有卵子是男人的就出來和爺們單挑.哦,我忘了,你沒這種功能."

說完洛林哈哈一笑.

"哼∼!愚蠢的人類,你們狹小的思維永遠無法理解永生者的理想.這是追求魔法終極必然的代價."

聲音依然飄忽.

"說的好聽,"洛林哂笑一聲道:"你們關起門來自摸也沒人願意搭理你們.可是你們這幫理想遠大者老是拿活人做工具,也不問人家願意不願意."

"獻身魔法他們應該光榮."巫妖高聲道.

"九點鍾方向."薇拉嬌咤一聲,抬手連發幾槍.

洛林也調過槍口,朝著那個方向胡亂開了幾槍,直到將子彈打光.

"呵呵······"聲音一下子又從遠處傳來,道:"這就是聖騎士的武器嗎,好像玩具一樣."

"還有更好玩的,要不要過來見識一下?包你過癮,不爽免費."洛林褪掉彈殼,一邊裝彈一邊說道.

"哼,游戲時間結束了∼!"巫妖森冷的聲音從半空中傳來.

"少爺小心∼!"薇拉突然警示一聲,後背一撞洛林,兩個人向一側飛撲出去.

一大片銳利的骨矛如同箭雨一般從空中射下,洛林和薇拉剛才站的地方被插的如同一片玉米田一樣密集,換個人估計會被紮成碎片.

"反應倒是挺快的嗎····…"巫妖嘲笑著道:"繼續."

洛林扶著薇拉站起來,還不等他們站穩,破空聲再次傳來,兩個人趕忙向前方跑去.

一顆碩大的慘綠色液體球從空中落下來,砸在地上濺開,腐蝕性的液體將周圍變得一片焦黑.

"真好玩∼!不是嗎?"從空中傳來巫妖的狂笑聲.

"又來了."薇拉拉著洛林沿著街道快步跑開,巫妖的法師追在他們的屁股後面,將兩人身後的地面砸的千瘡百孔.

就連整塊的石頭都可以在黑暗法術的腐蝕下燃燒,像冰塊一樣融化,洛林自己沾上了,最少也得脫一層皮.

薇拉的感覺靈敏,總是能先一步發現巫妖釋放的法術,而巫妖明顯也是很忌憚洛林和薇拉手里的武器,只敢在極遠的距離施法.

不過這種距離也正好可以發揮出亡靈法師的威力,讓洛林這種近戰無計可施.

薇拉和洛林在居民的房屋中間閃躲騰挪,躲避巫妖的法術.

而巫妖隱藏在濃霧中,不停的移動位置,薇拉盡管法力強大也無計可施,而他明顯吸取了剛才的教訓,從不靠近兩個人.

"老子最討厭放風箏的,尤其是放我風箏的∼!"洛林恨恨的罵道.

"哈哈哈,"巫妖得意的大笑,這種只攻擊而不用擔心敵人的戰術,讓他感覺實在是太過癮了,巫妖大聲笑道:"這不是無敵的洛林嗎?智慧的洛林嗎?說出去不知道誰會相信,他這會兒正像個老鼠一樣倉皇逃命."

新 ,首發手打文字版.新域名新起點!更新更快,所有小說電子書格式免費下載.

上篇:第五卷 我是大領主 第一千零七十五章 生化危機(求月票)    下篇:第五卷 我是大領主 第一千零七十七章 不容(求月票)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