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

首頁 魔法異界 赤血龍騎第五卷 我是大領主 第一千零七十七章 不容(求月票)   
  
第五卷 我是大領主 第一千零七十七章 不容(求月票)

第一千零七十七章不容(求月票)

巫妖躲在濃霧中不住地放聲大笑,嘲笑洛林,一邊遠遠的將各種法術扔向洛林和薇拉.

洛林與薇拉兩人被逼得只能四處躲避.

在這個巫妖布置的戰場上,洛林和薇拉都是空有一身本來卻發揮不出來,兩個人的視線完全被這片古怪的濃霧給限制了.

不受濃霧影響的巫妖卻可以放心大膽的在遠處攻擊.

這種情況令爵爺極是惱怒.

當年爵爺剛剛出來的混,還有些小純潔的時候,也曾經買票看球賽,當時看到身為主場觀眾的痞子們,靠著本地的優勢,仗著人多,欺負人家客隊,欺負栽判,欺負教練……

當時的情形給爵爺很幼小的心靈留下了不可磨滅的印像,從那以後,爵爺就深深知道,不管干什麼,一定要占據主場的優勢.

而到了後來,他還著小弟們,操家伙出去砍人,積累下了豐富的戰爭經驗,成長為一名不折不扣的偉大軍事家.

對于這種'被迫在別人設置的戰場上戰斗’的情況,最為痛恨,而且沒有之一.

此時,又是一枚火球飛來.

洛林急忙閃身躲開.

火球在地面上轟然爆炸開來,炸起了一地的碎石塵土,濺了洛林一頭一臉,看上去極是狼狽.

那巫妖見此,當即得意地哈哈大笑.

洛林不由大怒,高聲叫道:"***,你們這些腦子都鏽沒了的白癡,當個反派都他***這麼落伍."

薇拉此時正用心地撐開一個護盾,以免的那些灰塵落在她的衣服上面.做為一個鑽眼兒里的純真少女,她的錢基本上全都攢起來,很少花銷.更別提花在衣服這種無所謂的東西上面.

所以她的衣服並不多,絕大多數都是女仆專用的黑裙白罩制服,或者是魔法師的袍子.而且這一次出來,也沒有多帶幾件.

因此上,她可不想把衣服給弄髒了.

她原本不想吭聲的,但是看到洛林瞪過來的眼光,無奈之下,只得接了下去,道:"咦,少爺,為什麼這麼說?"

洛林靠著短牆,冷哼了一聲,道:"你不覺的這幫家伙太老套了嗎?

不管是誰,一出場,全都是這樣哈哈狂笑,好像很得意一樣.

***,壞人都壞成了一個模樣,一點兒個性沒有."

他頓了一下,然後向著外面高聲叫道:"你們這些骨棒子出場的時候,除了用這種邪惡的狂笑裝裝13之外,還會什麼?"

巫妖不由一滯.說實話,它從來都沒有考慮過這種問題.以前還是人類的時候,經常聽那些吟游詩人們說起什麼故事的時候,反派人物一出場,總是邪惡地哈哈大笑.嚇的那些老百姓們瑟瑟發抖,抱頭鼠竄.

在潛移默化之間,就形成了這種定勢.

所有的巫妖外出辦事,好像都是這樣放聲狂笑.然後看著敵人在自己的笑聲中顫抖.

大家也沒有覺的這有什麼不對的.

此時,洛林看著薇拉,撇了撇嘴,然後很大聲地小聲道:"這幫骨棒子,真是一點兒也不開化.

以為現在還是五百年前嗎?

笑都笑的這麼低俗下賤,真沒有一點兒的品味∼!"

薇拉側頭想了一下,隨即認真地道:"少爺,你這麼一說,我也是覺的他們好像確實是挺沒有品味的."

那巫妖不由一滯.

如果這種毒舌是從洛林的口吐出來的,他或許還不太在意,偏偏這話是從那個看上去很傻很天真的丫頭嘴里吐出來的,著實是讓人有些內傷.

如果他還有臉的話,此時早就已經漲的通紅了.

它蹩了半天,最後嘶嘶地叫道:"牙尖嘴利,但是再怎麼牙尖嘴利,也還是一只老鼠."

洛林冷哼了一聲,道:"不知道咱倆誰更像一個老鼠?只會躲起來放冷箭的家伙.老子最恨你們這些用連狙的."

"有本事下來,跟爺拼刀."洛林揮舞著拳頭對黑色的天空大喊一聲.

回應洛林的是一道黑色的火焰.

那火焰沖出了迷霧,迎面向洛林射來.

薇拉和洛林敏捷翻過矮牆,跳進另一座房子里.

黑色的火焰擊中牆壁,將牆面炸出一個大洞,已經被燒毀的房子嘩啦一聲坍塌下來.

"好玩嗎?不過還有更好玩的."巫妖將洛林說過的話又送了回去,然後一大片法術朝著洛林和薇拉躲避的房屋扔了過去,諷刺道:"包你過癮,不爽免費."

破損的房屋很難完全擋住巫妖的攻擊,巫妖的攻擊又十分密集,洛林和薇拉不得不再次跳出這里躲避.

這種只挨打不能還手的狀況讓洛林十分窩火,左右看了看尋找有什麼能對付巫妖的東西.

瞟了一眼周圍的環境,洛林發現在不知不覺間,他和薇拉又回到了碼頭區的中央——剛剛在港口內兜了一大圈.

洛林不由一愣,疑惑地道:"我怎麼感覺,這家伙好像在趕著我們走?"

薇拉也點點頭,道:"我也感覺到了."

巫妖的法術總是落在洛林和薇拉的身後或者左右,卻從不在前方打提前量.

有時候又會在洛林和薇拉的一側方向狂轟濫炸,堵住洛林的路.

洛林感覺巫妖好像是趕羊一樣,逼著他們要往某一個地方去.

"有古怪,"洛林捏了一下薇拉的手,慎重的道:"小心一點,如果遇到危險你就先飛走.去找羅琳娜來."

薇拉抓著洛林的胳膊,緊張的問道:"少爺你呢?"

洛林道:"這家伙就是占了個地利的便宜,欺負我打不到他,一對一那個骨頭棒子絕對不是我對手."

對付這個巫妖洛林還是有自信的,只要是能在迷霧之中將這個家伙抓出來,貼身近戰,巫妖的法術對洛林起不了多大的作用.

連亡靈大祭司的招數,洛林都能直接抗了下來,一個巫妖自然不在話下.

如何要將這個巫妖逼得從空中下來,和自己打近戰,才是洛林讓感覺最頭疼的.

"你要像個老鼠一樣躲到什麼時候?"巫妖在空中大聲叫道:"給我出來."

說著,隨手向著空中一揮,隨即一團黃色水霧飛了出去.籠罩在洛林和薇拉頭頂,覆蓋了附近幾十米的范圍.

那團黃色的水霧擴散開來,與那灰色的霧氣混合在了一起.隨即化做了一滴滴黑黃色的水滴

那些水滴如雨點兒一般落下,旋即落在青石路面上,冒出了縷縷的青煙,在此同時,發出了嗤嗤的聲響.

洛林正好站在雨水當中,背上的衣服沾上水珠之後瞬間就被灼燒成一個個窟窿.

黑色的液體穿透衣服,沾在他的背上,洛林"嘶嘶"的咬咬牙,背上傳來一陣火燎一般的灼燒疼痛.

洛林心中暗歎一聲:我的魅力值加二百三十的喬治,阿瑪尼啊.

這套衣服當初可花了洛林不少錢,對于將阿迪達斯都能當國際名牌穿的洛林來說,這樣的衣服實在是有些浪費.

但是此時,他也顧不上心疼自己大師級手工,純帕夏細羊絨毛料的外套,眼看著無可躲避,當即一把抱起薇拉,彎腰護在薇拉身上,向外猛沖出去,任憑黑色的水珠落在自己的背上.

薇拉看起來好像肉肉的,略帶嬰兒房的臉蛋,豐滿雄偉的胸部,洛林抱起來卻感覺沒一點重量,快速的躲進了一間民房中間.

他這才停下來.

薇拉此時,從他身上跳下來,也顧不得自己也被腐蝕的衣服,急忙扒開了洛林的後背.

只見那些腐蝕水滴在洛林背上留下一個個像燙傷一樣的紅斑,不過以很快速度慢慢消散.

她這才略略地松了一口氣.

遠處的巫妖也有些驚訝,為這個法術他准備不斷的時間,高強度的腐蝕液體足以將鎧甲蝕穿,沾在人體上,除非燒到骨頭,否則不會罷休.

而洛林卻硬抗了下來,巫妖還從來沒有見遇到過這種情況,這讓巫妖的心里突然一沉,他這時才想起了,遠處這個人是曾經硬抗過亡靈大祭司三次全力攻擊的.

巫妖也清楚,就算是被自己擊中了,他的這些法術能產生多大的作用.

盡管此刻洛林和薇拉被他打的到處逃竄,但是想想真正被困住的確實是巫妖自己.

他才是上天無路,入地無門,被人類包圍在這座大海中的孤島上,他和洛林獵人和獵物之間的關系可能隨時顛倒過來.

到時候就是他被洛林獵殺了.

想到這里巫妖心中一凜,他這才想起了,自己已經將港口內所有的船只都打沉了,附近所有的活人也都被他殺掉了,他就是現在想跑也跑不了.

巫妖咬咬牙,心里發狠,暗道:"既然沒有退路就不管了.就算這個洛林再厲害,我在前面准備的東西也足夠了對付他了."

巫妖慘白色的骷髏頭張開嘴,發出"咳咳"的笑聲,抬手一個法術打在洛林身側,逼得洛林和薇拉向一側躲開.

隨後用各種黑暗法術追在洛林和薇拉身後,迫的兩個人不斷向港內移動.

當巫妖炸毀了洛林身後的民居之後,洛林突然發現自己被逼到了一片空曠的開闊地.

這里很顯然是港口區中間的廣場,也是港口區的集市,洛林身邊就是曾經的倉庫,已經被大火燒成了一地灰燼,而地面遍地都是腐爛的水果蔬菜.

洛林和薇拉在小心的站在原地,等了片刻卻發現那個巫妖不在攻擊他們了,而且那家伙連話也不說,四周一片死寂,這種突然的安靜卻讓洛林感到了不安.

那個巫妖絕對不是罷手,一定是准備什麼厲害的招數.

洛林攥緊了武器,拍拍薇拉,道:"這里的地形不適合隱蔽,等會聽我命令,讓你飛就直接飛出去."

薇拉手執武器,乖巧的點點頭.

洛林平息靜氣,凝神尋找巫妖的蹤跡.

"少爺,少爺,"薇拉這時突然拉拉洛林的手,指著廣場的中心的方向,小聲的道:"那麼好像有什麼東西?"

洛林望向薇拉手指的方向,卻只能看到黑乎乎的濃霧,無奈問道:"是什麼東西?"

薇拉搖搖頭,道:"不知道,只能看清輪廓,黑黑的一大片."

洛林皺著眉頭思忖片刻,果斷的道:"走,過去看看."

兩人慢慢摸索著走向廣場中間,在這中間巫妖卻一直沒有騷擾他們.

慢慢的洛林看到正前方有一團黑乎乎的東西,只能隱約的看到它的輪廓,像是一個高大的東西.

越來越近,洛林漸漸看清那是一個堆起來的小丘一樣的東西.

"堆在這里的貨物嗎?"洛林心里暗道.

這時薇拉突然"呀∼!"的高聲尖叫一聲,嚇的洛林寒毛都立了起來.

不等洛林說話,薇拉一下子鑽進洛林的懷里,雙手緊緊的揪住洛林胸前的衣服,小腦袋貼在洛林的懷里,眼睛用力閉了起來,一臉受到驚嚇的表情.

"怎麼了?"洛林緊張的問道,散發出白色光芒的戰魂劍瞬間出現在洛林手上,洛林警惕的望向四周.

薇拉搖搖頭,不肯說話.

"到底怎麼了?說話啊?"洛林拍拍薇拉綿軟的背.

"好可怕∼!"薇拉好像都快哭出來了,抬手手指向身後.

洛林一皺眉頭,道:"到底什麼東西?"

薇拉只是搖頭,洛林攬著薇拉肩頭的手能感覺出來,薇拉被嚇得微微發抖.

"什麼東西能把薇拉都嚇成這樣?"洛林心里奇怪,總得來說薇拉大小姐的膽子在洛林的幾個女孩子中間是排名前三的,膽子最大的當然是羅琳娜.

但是能把薇拉嚇的連話都不敢多說,前面那個東西一定不簡單.

洛林緊張的舔舔嘴唇,道:"你在這里等著,我過去看看.一有異常你就往上飛."

薇拉搖搖頭,大眼睛眼巴巴的看著洛林,小聲的道:"我跟少爺一起."

"那走吧."

薇拉揪著洛林的衣服,弓著腰縮在洛林身後,連頭都不敢抬,小腦袋低垂,還緊緊的閉著眼.

洛林拖著薇拉往前走了十幾步,看清眼前這堆如小山一樣堆起來的東西之後,只感覺脊背發亮,頭皮像被冰凍一樣繃緊發麻.

心髒都好像在收縮,血液從頭腦里倒流出來.

這一瞬間洛林的腦子里一片空白.

出現在洛林眼前的,竟然是堆積如山的尸體.

他們被雜亂的扔在一起,互相糾纏,堆起足有四層樓那麼高.

尸體上空洞的的眼神毫無感情的看著自己.

洛林這時才明白,為什麼自己腳下突然變得沾粘,腳下的地面也已經被染成了黑紫色,那是血液干涸後的顏色.

洛林也不是沒見過尸體,從楓葉丹林開始,洛林爵爺也是一路尸山血海里趟過來的.

僅在楓葉丹林城下,雷斯特一個法術一夜凍死了阿爾摩哈德軍隊三四萬人.

當時遍地被凍僵的尸骸洛林也見過,他們甚至還保持著被凍死前的動作.

但是洛林當時並沒有任何不安的心理.

一方面可以因為他們是侵略者,死有余辜.另一方面,當時的情景也沒有此刻眼前那麼悲慘.

南征大草原,洛林和半獸人部落聯軍死磕,一仗殲敵兩萬多人,半獸人的尸體沿著河岸鋪出上百里遠,水里飄浮的死尸更是不計其數.

看著被刀劍剁碎的尸體,洛林也沒有任何不適.

甚至普里斯卡渡口一戰,死在火炮下的南方軍有上萬人,被炸爛的尸體甚至密集到遮蔽了草地.洛林在他們中間行走的時候甚至不放在心上.

但是眼前如山的尸堆,讓洛林從來沒有的感到心悸.

巫妖們如此作為,缺乏對死者的最起碼的憐憫和尊敬.

不管那些死者是不是自己的敵人,在戰斗結束之後,人類總會將死者埋葬,由牧師吟誦一段安魂咒,給他們一個最起碼的葬禮.

人類不會像這樣去侮辱死者.

但是在巫妖們看來,他們只是廉價的一次性工具,用完即丟.

洛林終于明白亡靈法師們為什麼會被教廷和世俗所不容,就連思想極端,從不在乎世俗想法的法師們也容不下他們,修習黑暗法術的法師們想是過街老鼠一樣被人人喊打.

最終通過一場燒遍大陸的戰火,將亡靈法師和黑暗法術一起放逐.

洛林自己看到眼前的情景,也感到出離的憤怒,腦子里的第一個想法就是將這麼做的巫妖抓到之後把他命匣敲成碎片.

亡靈法師們毫無人性,碰到這群只要一感興趣就把活人殺了做骷髏的人,誰會不怕他們.

一個黑影無聲的從天而降,落在尸堆旁邊,發出綠光的眼睛直直的注視著洛林.

這是洛林第一次正面看到巫妖,出現在他面前的是一個灰白色的骷髏,完全是白骨的手中,握著一根骨杖.

洛林眯著眼睛面無表情的和巫妖對視,手里的戰魂劍光芒大盛,如陽光一般刺眼.

洛林估計了一下自己和巫妖之間的距離,盤算著能不能在巫妖躲開前沖到他面前,痛快的給他一劍.

不過這個距離有點遠了,洛林沒有把握能留下巫妖.有能力的薇拉這會連頭也不敢抬,跟別說和巫妖對轟了.

巫妖的眼睛盯著洛林手里的戰魂劍,握著法杖的白骨手指緩緩活動了一下,以空洞的聲音說道:"自我介紹一下,我就是大祭司坐下第四十二位.黑暗議會第十三評議員烏西彼得."

!#

新 ,首發手打文字版.新域名新起點!更新更快,所有小說電子書格式免費下載.

上篇:第五卷 我是大領主 第一千零七十六章 魚餌(求月票)    下篇:第五卷 我是大領主 第一千零七十八章 無比想念奧特曼(求月票)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