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

首頁 魔法異界 赤血龍騎第五卷 我是大領主 第一千一百零五章 三人成虎(求月票)   
  
第五卷 我是大領主 第一千一百零五章 三人成虎(求月票)

據說東方有一句諺語:"一句話經過三個人,就會變成只老虎."

雖然一眾專家學者們一致認為:那句話是屬于遙遠的東方的,在西方世界水土不服,並不是怎麼太管用.

但是不管怎麼說,在這里,一條消息倒過三手之後就會基本變樣,而等倒過十手之後,早就已經變的面目全非.

尤其是在這個各種消息還依靠口口相傳的時代.對老百姓來說,信息傳播的主要途徑是酒館,茶社或者路邊攤.

傳播消息主要是過路的行商或者跑長途的車夫海員.中間傳遞了不知道多少次之後,再怎麼詳細的消息也會變樣.

而且為了眼球效應,為了贏得一杯廉價的啤酒,這些連自己名字都寫不好的大老粗會開動腦筋,使勁的添油加醋,怎麼精彩怎麼生動,怎麼不可思議怎麼來.

而另一條獲得信息的渠道,就是通過專職賣唱的吟游詩人.

在這個時代,吟游詩人可不是一件高尚的工作,只有不務正業,失去了土地,沒有工作,又不願意出力的年青人才會去干.

他們和街頭說書的差不多,而實際上,他們也就是另一類說書藝人.到處游走,靠著給別人唱歌跳舞賺幾個錢.

像這種個體戶為了更多的利潤,會在自己的段子里加上一些迎合聽眾需求的內容.

比如說,每隔個三五段,必有的女神點撥,公主獻身了之類,段子的內容也在往神神鬼鬼的方向靠攏,充滿了各類宣揚封建迷信,以及很黃很暴力的內容.

當然在吸引觀眾,賺到鈔票的同時,為了不致于被各國的風紀掃黃等公共安全部門給請去喝茶大家還得要保證內容健康向上,積極進取以及符合主流價值觀,那些故事里面還要加上正直的牧師修女之類的正面任務.

等這所有的東西雜七雜八地摻雜進來之後,慢慢的關于洛林爵爺的故事就越變越離譜.

從開始,洛爵爺為了偷回戰爭堡壘和亡靈大祭司兩個人斗智斗勇,勢均力敵.

到了後來,故事已經演變成為,洛爵爺和亡靈大祭司兩個人為了搶馬子,而且還是一個灰常灰常漂亮的馬子大打出手——反正曆史上,這種禍國殃民的紅顏禍水也是不勝枚舉再多上一兩個也沒有什麼.

反而這種奸夫淫婦的故事,更能增添故事的趣味性和緊張感.在老百姓們當中很有受歡迎.(當這故事傳到了阿德玲的耳中的時候,她很是黯然了一陣.而阿黛兒聽了,也是一陣的胃疼.)

再後來,就是兩人正式開砍.

他們從人間殺到了地獄,又地獄殺到天堂,最後再從天堂殺回到人間,大戰三天三夜了.

在那戰斗當中不僅犧牲了好多的天使,墮天使,地獄惡魔……更是毀滅了無數的城市鄉村,數以萬記的百姓生靈.

最後,洛爵爺使出了絕招'九天十地追魂奪命劍,,大叫一聲,"嘛呢叭咪哄."然後就見一道白光閃過.大祭司頓遭重創,慘叫一聲,大敗而逃.在逃跑之際,還不甘心地大叫一聲:"我一定會回來的∼!"

當然在閃族的版本當中,勝負雙方的角色會發生改變.但是不管怎麼說,那故事卻是一樣的精彩.

耳濡目染之下這些連城鎮都沒出過的老百姓眼里,洛林爵爺儼然已經變成了神一樣的人物—當然這里面也有教廷開動宣傳機器的結果.

一來,洛爵爺確實是英雄過人.二來,更主要的原因,那就是大家都知道教宗陛下的奸夫是誰.

對于一個墜入了情網的女人來說,這個時候直接她的馬屁不如拍她男朋友的馬屁,更能討她老人家的歡心.

"幸好剛才沒沖動."在得知對面的人竟然是傳說中的洛林爵爺之後,士兵們心里同時冒出這個想法.

然後幽怨的看了一眼他們的軍官這家伙剛才差點拉大家陪葬.果然這種靠裙帶關系爬上來都不靠譜,早知道這小子智商不夠用,但是卻沒有想到他居然廢才到這種地步.

有些老兵痞們甚至打定了主意:萬一以後真要打仗了,一定要先打他的黑槍.省的這狗崽子把大家全都帶到溝里面去,白白地送了性命.

洛林指指雷斯特,道:"這位是禁咒魔導師,楓葉丹林院長雷斯特大師."

雷斯特用眼角的余光瞥了城主一眼,臉色不善的冷哼一聲.

斯塔克城主嚇的腳底一軟,差點歪倒,他可是清楚的知道,洛林爵爺雖然霸道,為人很橫,但是洛林爵爺還是願意跟人講講道理的.

理由正當的時候,洛林爵爺不管是再怎麼生氣,但是也是捏著鼻子認.

而雷斯特這老家伙外面宣傳的挺好,仁慈寬宏,師心仁厚什麼是,其實心眼暴小,有仇必報,惹毛了他老家伙直接下狠手,連個賠罪的機會都沒有.

對于這種典型的流氓學霸,斯塔克城主不敢有絲毫的怠慢,趕忙執學生禮,恭敬的道:"學生八一一屆軍事學院畢業生,拜見院長大人."

一聽是城主也是楓葉丹林人,雷斯特臉色登時好看了很多,老頭雖然缺點很多,不過護短這個優點倒是全大陸一致公認的,尤其是護楓葉丹林學生的短.

從阿爾摩哈德事件之後,大家都知道誰敢去動楓葉丹林一指頭,這老家立馬抄家伙殺人全家,沒看好幾萬阿爾摩哈德人都被他給秒殺了.

這也導致最近兩年報考楓葉丹林的學生數量飆升——所謂不怕犯多大罪,就怕站錯了隊.這年頭-馬亂的,有一個好老大罩著,不管什麼時候,都不會吃虧的.

雷斯特表情瞬間溫和,點點頭,道:"小子你好.從楓葉丹林畢業的,當一個城主,也算將就了."

楓葉丹林的學生做首相總督的大把大把·一個城主,還是個小國城主,真不夠看的.

聽雷斯特緩和了口氣,斯塔克城主當即松了一口氣·但是隨即,卻不由得苦笑一聲.

這位大爺真是不當家不知道柴米貴,以為著從楓葉丹林畢業出去的,都像他一樣,到哪兒都有人伺候著

楓葉丹林畢業出去的,又怎麼樣?也有大把大把混的慘了的.

沒後台,沒背景·什麼時候都不太好混.

像他這個城主,雖然拿了楓葉丹林的文憑,但是還得是拼了家底,才弄到的.

不過這些話,他也無法說出口來,只得是咳了一聲,然後試探地道:"不知道院長大人和總司令閣下到我們伯塔曼來有何貴干,如需幫助·學生我一定全力配合."

洛林掂了掂手里巫妖的命匣,笑道:"不用了,來抓個巫妖·哈杜派過來的,我們已經逮到了."

"巫妖∼!"斯塔克城主看著洛林手里黝黑的金屬匣子,身子晃了晃,腦子里嗡的一聲,好半天才站穩.

今夜對他的刺激實在是太大了.

先是聽到有人沖破城門殺了進來,後來又聽到有戰爭堡壘在城內肆虐,斯塔克城主好玄沒嚇得當時就帶上老婆孩子逃之夭夭.

正驚惶不定的時候,得到消息是那個天殺催命的洛林來了.

斯塔克城主坐在床上,愣了大半天,然後像是過電影一樣·仔細地將自己的前半生回憶了一遍,發覺自己從來沒有得罪過洛林爵爺,而且和飛鷹集團有合作的很好,紅利只拿一成五,最後,這才壯著膽子前來鎮場子.

結果現在驟然間聽到自己的城市里有一個巫妖·這可是要命的事情啊∼!

愛汀島發生的事情經過教廷宣傳已經天下皆知,他還受到過梵蒂諾的警告,要加強戒備.

沒想到還是落到了他頭上.

斯塔克城主急切地道:"巫妖在哪?我這就動員全城的士兵,對了,還有神殿牧師,我……"

洛林在他臉前擺擺手,道:"鎮定,斯塔克城主,巫妖已經被我們干掉了,伯塔曼現在安全了."

"什麼?干······干掉了?"斯塔克城主愣了片刻才反應過來,驚喜道:"干掉了∼!哈,干掉了∼!"

他頓時大大地松了一口氣,很是高興了一會兒,隨即這才反應了過來,又接著道:"敢問院長大人,這到底……怎麼回事?"

雷斯特豪爽一揮手,道:"一時半會說不清楚,總之那,我們讓你這里避免了重演愛汀島的悲劇,你就不用謝我們了."

斯塔克城主感覺自己的腦子有點不夠用了,一切發生的太突然,不過,巫妖被干掉了就好.

斯塔克城主知道雷斯特這老家伙最好名聲,眼珠一轉就有了主意,轉身面對著身後的士兵,大聲道:"士兵們,今夜禁咒魔導師,楓葉丹林學院院長雷斯特大師和維和部隊總司令洛林大帥,飛鷹集團雷歐董事長,成功消滅了潛伏在我們城市中的亡靈巫妖,保衛了我們伯塔曼的和平."

洛林心里感慨,看這城主一口氣說完都不帶喘的,果然能當上大官的沒一個簡單人物,不管是拍上級,還是哄下屬,總要會兩手的.不跟某島國的議員的一樣,只要有個好爸爸就行.

斯塔克城主道:"讓我們感謝他們,雷斯特院長萬歲∼!"

"萬歲∼!"士兵們雖然一瞬間還沒完全明白過來,不過不妨礙他們緊跟城主的腳步.

數千名士兵舉起手臂或者武器,沖著雷斯特他們山呼萬歲.

看著眼前士兵們興奮激動的表情(看到戰爭堡壘的都不會太平靜),振奮的呼喊聲(老大都喊了他們敢不喊),崇敬的眼神(這個老家伙可是法師哎,法師是什麼,怪物∼!).

雷斯特老懷大慰,挺起腰板,捋了捋一把仙風道骨的長胡子,表情淡然的點點頭.

平淡的道:"這都是我們應該做的,能力越大,責任就越大,維護大陸和平我們楓葉丹林人責無旁貸."

斯塔克城主拍馬屁道:"院長說的極是,院長們的教訓學生一刻不敢或忘."

雷斯特感覺眼前這個城主越看越順眼,自己帶的一半研究生里面·就沒有一個能像這家伙這麼體貼的.

雷斯特贊許的拍拍斯塔克城主的肩膀,道:"好,很不錯,我會讓楓葉丹林出了報告·事情如此順利,這里面的功勞自然也有你一份."

斯塔克城主此刻感覺就像被天上掉下來的官帽子砸中一樣,能和雷斯特拉上關系,這可是了不得政治資源.

斯塔克城主立刻鄭重的道:"那里,這都是院長您的功勞,學生不敢居功.請院長讓學生我已經要盡地主之責,好好招待原則和總司令·殿下,代表我們伯塔曼十萬百姓表達謝意."

洛林擺擺手,道:"不必了,城主有心就好,我們還要立刻啟程去下一個地方抓拿巫妖."

斯塔克城主道:"只是一晚上沒關系吧?"

雷斯特搖搖頭,道:"我們是在和時間賽跑,為了大陸的安全,不得不爭分奪秒."

"院長大人您心系全大陸·不懼勞苦,高風亮節,實在是學生們的楷模."

洛林無聊的撇撇嘴·心里暗道這老家伙很真好哄,兩句好話就被拍的飄飄然了,但是當初針對自己的時候,撅的跟頭驢子一樣.

洛林招手示意戰爭堡壘落下來,道:"對了,城主大人."

斯塔克城主急道:"大人您說."

洛林想了想,道:"感謝您對飛鷹集團的照顧,我這里有幾個幫忙的人,以後煩勞城主多費心了."

斯塔克城主立馬拍胸口保證,道:"請大人放心·這點小忙,不在話下.實際上,我跟希爾多將軍是摯友,他經常對我提起和大人一起共事的經曆."

洛林咧嘴笑了笑,心里暗道:希爾多那家伙鐵定沒說自己什麼好話.

數天之後,一名宮廷近侍手里捧著一個木盒子·恭順的低著頭走在茹曼皇宮奢華的長廊上.

在他前面的是執政十數年之久的政壇不倒翁,深受茹德倫皇帝信任的帝國首相,拉塞爾大紅衣主教.

拉塞爾首相穿著深紅色的金絲鑲邊主教袍,胸前別著茹曼帝國的金鷹國徽,脖子上則掛著光明教廷的白金十字架.同時代表了大陸上兩個最強大組織.

首相整個人看起來莊重嚴肅,又帶著聖職者的寬容慈悲.

走廊上的皇家禁衛軍紛紛向首相躬身致意.

拉塞爾首相則抬起纏著銀色十字架項鏈的手,向禁衛軍作出一個賜福的手勢.

從這個動作就可以看出此刻首相本人的心情非常不錯.

首相和近侍來到走廊盡頭的一扇高大的木門前,門前的禁衛軍士兵徑直推開了大門,不用通報就讓拉塞爾走了進去.

年老的宮廷總管看了拉塞爾一眼,微微頷首示意.

拉塞爾也不敢怠慢,點點頭回禮,對這位從茹德倫皇帝穿開襠褲就開始照顧他的老人,誰也不敢輕慢.

茹德倫皇帝正斜倚在他的寶座上工作,看到拉塞爾之後扔下手里的文件,揉揉腦門,道:"你最好帶來了一個好消息,我親愛的拉塞爾.最近我都快下面叫苦的聲音煩死了."

"如您所願,恭喜陛下,"拉塞爾撫胸躬身.

"哦?"茹德倫皇帝坐直了身體.

拉塞爾笑道:"洛林總督干掉了一個巫妖,特意將巫妖的命匣給陛下送來."

"哈∼!"拉塞爾興奮的大笑一聲,從椅子上跳了起來,道:"我就知道這小子不會讓我失望.快拿給我."

近侍將盒子捧到茹德倫皇帝跟前.

茹德倫迫不及待的打開盒子,攤手就去抓里面黝黑的命匣.

拉塞爾趕忙道:"小心,很……涼的,陛下."

不等拉塞爾說話,茹德倫皇帝已經抓起了巫妖的命匣,然後又扔回了盒子里.

就像拉塞爾說的那樣,巫妖的命匣很涼,冷到甚至不能手握.

茹德倫在手里墊了塊布,又把命匣拿到眼前仔細觀察,道:"真想不到,這里面居然有一個巫妖."

拉塞爾道:"陛下,這個巫妖已經被洛林總督淨化了,現在它只是一個鐵塊."

茹德倫皇帝臉上有些遺憾,晃了晃手里的命匣,問道:"這玩意到底是怎麼做出來的?"

拉塞爾無奈的攤攤手,道:"迄今為止,這仍然是一個只被少數亡靈生物掌握的秘密."

茹德倫仔細端詳了命匣好一會,才扔給身邊的近侍,道:"把這個放進大廳准備好的展櫃里,就放在那個准備裝哈杜頭顱櫃子的旁邊.明天我要讓大家都看一看."

近侍應了一聲,躬身後退了出去.

茹德倫皇帝拍拍手,道:"可惜不是禍亂愛汀島那個."

拉塞爾道:"活抓一個巫妖對我們的幫助更大."

"我知道,我親愛的首相."茹德倫撇撇嘴,這個動作和雷歐看著幾乎一模一樣.

拉塞爾道:"好消息還不止這一個.經過教宗的協調,梵蒂諾已經同意派出數個隱修院的修士們,加強重點地區的防守.有他們在,巫妖的危害可以降低很多.

而薩林的總督剛剛報告,他們在偵破了一個哈杜余孽破壞儲備糧庫的隱秘,發現了疑似巫妖的蹤跡,現在全省動員正在全力追緝,洛林總督和雷斯特大師已經緊急趕了過去."

茹德倫一喜,道:"給薩林的總督發封電報,讓他全力配合洛林那小子,逮巫妖,那小子是專業的."

"是."拉塞爾躬身領命,道:"另外,維和部隊來報,我們和南方軍殘余勢力的談判即將取得最終結果,儒略大公說,一旦達成一致,將立刻報告給陛下請示.這場戰爭看樣子持續不了多久了,我們可以將更多的精力,放在追捕滲透的巫妖上面."

茹德倫皇帝愣了一下,喃喃的道:"終于要結束了嗎?我忽然有一種不真實的感覺.

拉塞爾呵呵一笑,道:"恭喜陛下.最後還有一件事情,北方殘余的野蠻人經過這一個冬天和我們的鐵籠清剿,相信將不可能剩下多少,

他們現在縮進了深山里,我想從現在就可以籌備,在開春冰雪融化之後,對剩余的野蠻人發動一場最後的進攻,徹底解決北方邊患."

新 ,首發手打文字版.新域名新起點!更新更快,所有小說電子書格式免費下載.

上篇:第五卷 我是大領主 第一千一百零四章 一代**名士的絕世風采(求月票)    下篇:第五卷 我是大領主 第一千一百零六章 背叛(求月票)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