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

首頁 魔法異界 赤血龍騎第五卷 我是大領主 第一千一百零六章 背叛(求月票)   
  
第五卷 我是大領主 第一千一百零六章 背叛(求月票)

第一千一百零六章背叛(求月票)

"我決定在開春之後,對剩余的野蠻人發動一場最後的進攻,徹底解決北方邊患."拉塞爾首相一臉振奮的紅光,自信滿滿的說道.

茹德倫皇帝面上卻露出了遲疑的神色,猶豫了一下,然後道:"我親愛的首相大人,從帝國創立之處就一直糾纏我們的北方邊患,這一次真的可以完全清楚嗎?"

對這位自己這位大首相的保證,茹德倫皇帝也不敢全信,茹德倫皇帝知道拉塞爾首相做事張弛有度,手腕靈活,也足夠心狠手辣,但是畢竟這家大業大的,有時候他也有照顧不來,或者根本就想不到的事情會跳出來.結果最終辦出的事情,照樣不靠譜.

比如讓凱瑟琳去和親那回.

那個時候,他也沒有少為了凱瑟琳考慮:這皇家雖然是至尊世家,但是這皇家也得要和普通的老百姓一樣居家過日子,女兒的年紀那麼大了,一直不嫁.這當家的誰看著不窩心?

而且說不定還有王八蛋偷偷地在底下幸災樂禍,說皇家的女兒,嬌生慣養的,嫁都嫁不出去什麼的.

因此上,為了幫凱瑟琳挑一個好婆家,他也沒少了操心.正犯愁著呢,結果拉塞爾給出了主意——嫁阿爾摩哈德去吧.

要說起來,這阿爾摩哈德也是老牌的帝國主義強國.家里面的王子一個個看上去也是相貌堂堂的,這也算是門當戶對,同為皇室成員,肯定是興趣相投,到時候也有一個共同語言什麼的.

省的像自己結婚時當初一樣,找了一個完全沒有共同語言,只會和自己吵鬧打架的婆娘.結果那一次吵的惱了,把她給推水里了……呸呸呸.她自己失足掉水里了.

而且一旦凱瑟琳嫁了過去,兩國之間的這一聯姻,也可以大大緩和一下國際緊張的局勢.可謂是一舉數得.

當時也是想著挺好的,但是奈何凱瑟琳不願意,為了避婚千里逃亡——說到這兒,茹德倫皇帝不由很是自豪一下:妮可也不愧是我們儒略家族的血裔.一個弱質女,在布下的天羅地網之下,結果她還是順利地逃走了.

說到底,還是我們皇家的人厲害∼!

不過話說回來,因為這件事情,自己的面子上也是大大的無光,後來給凱瑟琳陪了好多不是,才平息了那丫頭的怒火.

從那之後,搞的他再也不敢管長公主的事了,要不然也輪不到洛林一個破落戶的傻小子跟茹曼帝國公主不清不楚的就這麼胡鬧著,而且據聽說,他還有好幾個女朋友.

光是這一條就足以砍他二十次腦袋了.

***,天才又怎麼樣,本事大,又怎麼樣?真以為我們皇家的威嚴是混假的啊∼!

雖然後來,從洛林身上敲到了有史以來最豐厚的聘禮,但是每每想到這件事情,還是讓茹德倫陛下感到一陣的胃疼.

而且他也曾經坐下來,仔細地捉摸過一回,這件事情說到底,還是拉塞爾這個家伙出的餿主意.

除此之外,還有這北方戰線上.

這里一直以來,都是一段關于拉塞爾首相的公案.

當年拉塞爾首相剛坐穩位置的時候,為了顯示自己英明神武,文武雙全,當即就對困擾的帝國北方野蠻人游牧部落發動了百十年來最大規模的清剿.

一開始倒也是挺順利的,但是誰知道後來越打越不順,到了最後,北線會演變成一個無底洞,無論投入多少軍隊進去,最終還是兵力不足.

北方戰線對拉塞爾首相來說,就像是腦子一熱,在中石油48.62塊的時候,買了滿倉的股民,整個家底都被套牢了.

現在想從北方抽身都抽不出來,一旦撤退,以前耗費的巨大人力物力就等于白費了.

別的不說,那些戰死了親族子弟的貴族們首先就不會答應.

根據官場規矩,誰的屁股誰自己擦.

現在拉塞爾只能咬著牙打下去,甚至將自己家族的數個子侄送上戰場,以示自己的將戰爭進行到底的決心,同時期待一個遙遙無期的勝利.

這場持續了十幾年的戰爭就像是阿妹例假的越戰一樣,茹曼軍團打贏了每一場戰役,但是每一場勝利之後,卻發現他們離勝利越來越遠.

帝國政壇都知道,在拉塞爾首相跟前最忌諱提起北方戰爭,誰提他就把誰送到北線去.

同時北線也是坑自己仇人,上司對付不喜歡下屬的最佳場所,基本上看誰不順眼了,就誇上幾句:"我看閣下骨骼清奇,本性純潔,一看就是練武的好材料,去吧,去北方戰線好好地施展你的身手去吧.

期待你立下功勳,勝利凱旋的那一天.帝國一定會為你准備好鮮花美酒還有漂亮的姑娘,向你表示熱烈的歡迎."

然後就把那可憐的倒黴蛋,扔到那里就沒什麼出頭之日了.

一般情況下,像洛林這種沒有背景,沒有後台,又沒有什麼錢可以通路的破落貴族,畢業等安置的時候,大都被打發到那里去混日子了.

因此上,現在驟然聽到首相信誓旦旦說,要發動最後的進攻,贏得徹底的勝利,茹德倫皇帝心里也是將信將疑.

茹曼帝國曆史上,文治武功比他強的皇帝不在少數,比如在內戰中,被打到首都邊上還能逆天翻盤的凱撒,征討四方從無敗績的亞曆山大大帝……等等等等,無數名垂青史的皇帝,但是他們都沒能解決北方的野蠻人侵擾問題,准確地說是從來都沒有解決這個問題.

拉塞爾重重的點點頭,肯定的道:"是的,陛下,我有這個信心.不過在此之前,我們還需要一些准備."

茹德倫苦笑一聲,搖搖頭道:"我就知道沒這麼簡單."

然後歎了一口,顯出了一副被當肥羊宰的覺悟,道:"好吧,你需要什麼,誰讓我當時腦子一熱,答應你打仗了."

拉塞爾尷尬的一笑,實際上他自己也覺得冤枉,作為帝國管家,他只是二把手.

這麻煩,這無數的麻煩,其實是茹曼帝國大老板惹出來的,沒有他做決定,誰敢輕易亂動.不過誰讓人家是扛把子的龍頭老大呢.

不管什麼時候,誰見過人家龍頭老大犯錯的.還不都是小弟們犯的錯?

因此上,這個黑鍋也只能由他這個當小弟的來背.

拉塞爾道:"我們不缺軍力和火炮,目前的困難是找到躲藏在深山中的敵人.我想請陛下出面,從雷歐殿下那里爭取一些情報支援.

我聽說飛鷹集團屬下有一支多種族組成的偵查隊伍,您知道,我手下的都是茹曼人,不利于深入異族,能不能……"

茹德倫知道:拉塞爾所說的是風險投資公司內部由地精沙金領導的情報收集隊伍.

那是一支有多種族組成的成分混雜的專業情報收集組織.

雖然風險投資公司的存在是絕密信息,不過作為首相,從蛛絲馬跡中發現這些也不難.

茹德倫皇帝想了想,最後點點頭,道:"這個我可以和雷歐商量,不過你也要做好出血的准備.這小子現在壞透了,張嘴閉嘴都是錢,要價可不低."

"這個……"拉塞爾無奈的苦笑一聲,點點頭道:"我明白的,陛下."

雖然從大局著想,拉塞爾從飛鷹集團買東西的時候,凱瑟琳也從來不說不給.

不過總是會加價個百分之五十一百的,至于加多說,得看凱瑟琳殿下的心情了.

就這還不提供免費的售後服務.拉塞爾每每心疼的上火牙疼,但是咬著牙還要掏.

就像火炮一樣,拉塞爾是飛鷹集團外最大的買家,幾乎壟斷貨源,全都送往北線.

搞的軍方一肚子意見,每年產量就那麼多,他全弄走,讓別人玩什麼.

軍務總長弄了個草人貼上拉塞爾的名字,天天拿匕首紮,就連開國務會議的時候也帶著,對那個八十多歲老家伙孩子氣的行為,拉塞爾只能裝作沒看見.

不過後來學聰明,總是讓茹德倫皇帝出面拿貨,能享受一個九八折.

茹德倫皇帝歎了口氣,道:"唉,你有這個覺悟就好.上次坑了他一艘戰列艦,這小子現在精明了."

就在拉塞爾首相為如何請動雷歐董事長的大駕而頭疼的時候,在距離茹曼城數千里之外的北方冰雪群山中,一個黑影矗立在風雪肆虐的峰頂,任憑風吹雪打卻紋絲不動,身上的黑袍在能吹飛岩石的狂風中獵獵飛舞,和雪山一樣冰冷的眼神,俯瞰著一個生活在山洞中的野蠻人部落.

××××××××

哈利加德,這座阿爾摩哈德南方最大的城市,依然被維三十萬大軍圍的水泄不通.

城外是一層圍著一層的軍營,旌旗如林,鼓號聲此起彼伏,全副武裝的士兵不停的在營地中調動.

在維和部隊營地和哈利加德城中間,士兵們如戰斗的螞蟻一樣密密麻麻的鋪在大地上,正奮力打通通往哈利加德的通道.

戰場上時不時就升起醒目的桔紅色煙霧,為火炮指示目標.

隨後設在陣地上的火炮齊聲轟鳴,將目標區炸的塵土飛揚.

原本漂亮的城牆已經千瘡百孔,白天炮兵們炸,晚上南方軍就搶修.

雙方在城外的拉鋸戰似乎看不到結束的跡象,喊殺聲直沖云霄.

哈利加德城內,寒風蕭瑟.

城內的南方軍士兵和平民百姓感到這個冬天尤其的冷.

雖然阿爾摩哈德的南方幾乎從來不會下雪,但是隨著寒風吹來的喊殺聲,依然讓城內的人感到一陣刺骨的寒意.

所有人心里都明白,大難就要臨頭了.

現在,就連哈利加德街道上原本栽種的大樹,也已經幾乎砍伐乾淨,只剩下凌亂的樹樁,有些地方連樹樁都被刨走,在街道上留下一個大坑.

原來的哈利加德四季常綠,鮮花長盛,但是現在哈利加德,已經變成了灰土的顏色.

圍城日久,城里的一切物資都開始變得匱乏.這些生長了幾十年的大樹,都被城內人砍下來當作柴火燒掉了.

為了爭奪這些本來就不多資源,城內的居民還發生了一場大規模的械斗,最後被鎮壓下來.

有勢力的拖走了樹干,沒勢力的撿一些枯枝爛葉,或者挖走別人不要的樹干,晾干了砸碎燒.

對哈利加德城的百姓來說,飲水匱乏,食品集中配給發放,藥品匱乏,一切都開始匱乏,黑市上油和鹽已經賣到了原來的三百倍價錢.

城內盜搶猖獗,普通人甚至不敢走出家門,更可怕的是,不少南方軍士兵也加入盜搶隊伍.

這讓曾經以富裕安甯,甚至藐視皇城哈布德瓦德的哈利加德人心里難以承受,巨大的落差讓他們如同置身世界末日.

忽然"咣,咣∼!"悠長響亮鍾聲響起,南方軍的士兵們走上街道,挨家挨戶的大力砸門,吆喝道:"都去市政廣場,有重要命令,都去市政廣場."

驚疑不定的百姓謹慎的走出家門,和鄰居打聲招呼,門後的家人立刻將房門牢牢鎖好,人流慢慢的向市政廣場彙合.

大路上臨街的店鋪全都已經封死,一地的枯葉泥土也沒人打掃,偶然還能看到被火炮摧毀的房屋,只剩下一片黑色灰燼.

城市中甚至有整條街都被燒成了廢墟.

路過的平民們感覺這座城市好像正在一點點的死去,就像哈杜本人一樣.

平民百姓們交頭接耳,低聲交換著打探到的小道消息.

"好像哈杜在半個月前又犯病了昏迷了,現在是大公子安赫爾指揮城防."

"敵人已經填了快一半的壕塹了,要不了多久就能打到城下."

"今天為什麼事召集全城的人集合?"

沒過多長時間,市政廣場上聚集的哈利加德百姓越來越多.

數萬人湊在一起低聲交談,廣場上響起一片嗡嗡嗡的聲音,不過眾人的眼光,總是躲閃著廣場前端的一排木架.

木架上掛著一片尸體,脖子上套著絞索,已經僵硬的尸體隨著寒風來回擺動.

一群烏鴉毫不在意旁邊的數萬人,旁若無人的落在尸體上.

這些掛在絞架上的尸體都是最近被處決的平民.

有些是在前一段的械斗中被鎮壓抓到的,當天就被處決.有些則是以各種各樣的理由被絞死的.

小到偷竊,大到殺人,還有一部分是被懷疑為密探,被南方軍士兵殺掉.

城內早已經是軍事管制,殺不殺人僅僅是軍管人員的一句話.

掉在絞架上的尸體確實震懾了城內的百姓,即便是配給的食物一降再降,也沒有人敢發出什麼牢騷.

自從軍管宣布告密有獎以來,哈利加德人在說話時候都要多長幾個心眼,再也不敢相信自己的鄰居.

黑壓壓的人群在寒風中矗立了好機會,廣場中的高台上,終于出現了一隊士兵.

士兵們押著一隊被捆綁起來的人,推著他們前進,然後將他們按倒在高台上.

這些被綁著的人中有士兵,也有平民,甚至還有幾個女人和小孩.

台下的哈利加德百姓看的面面相覷,這時候他們意識到,這大概不會是一個和平的集會了.

安赫爾在士兵後面走了出來,他一身華麗的鎧甲,站在高台中間,俯視了一遍台前的百姓.

然後嚴肅的高聲道:"我的臣民們,今天將你們招集起來,是見證對罪人的懲罰."

"他們,"安赫爾一指跪在地上的人,道:"意圖背叛我們偉大的將軍,背叛我的父親,背叛我們南方人,今天,我要在這里給他們一個正義的懲罰,同時告訴你們.

勝利終將是我們的,一切不能堅持到勝利,一切對我們勝利沒有信心的人,都是不合格的南方人.

我,將清除一切對將軍,對南方不忠誠的壞分子,一切不合格的南方人."

安赫爾抽出腰上的寶刀,一身戾氣,凶狠的道:"我會讓你們見見背叛南方軍的後果."

被按住的人忽然奮力掙紮著要跳起來,嘴里狂叫著:"是你們背叛了我們,哈杜勾結亡靈生物,他將我們所有人的靈魂賣給亡靈,神會處罰哈杜."

安赫爾氣得咬著牙,揮起長刀,猛力照著跪在地上人脖子上砍去.

一刀砍下鮮血飛濺,被殺的人慘叫一聲,跌倒在地上.

但是安赫爾這一刀砍偏了,落在了被殺者的肩膀上,沒有像安赫爾預想的那樣,乾淨利落的把人頭砍下來.

安赫爾立時覺得丟臉,下面好幾萬正看著他,安赫爾臉上的表情甚至變得有些歇斯底里,大聲道:"還發什麼呆,你們這群蠢貨,給我按住他."

旁邊的士兵迅速跑上來死死按住被砍的人,他的傷口中不停的往外噴血.

其他被壓住的人也開始拼命掙紮,大聲疾呼:"你們還不醒悟,哈杜已經背叛了我們,背叛了整個人族,他將我們全都賣給了亡靈."

"我們的靈魂被哈杜賣掉了."

"哈杜就是一個亡靈."

"……"

他們身後的士兵緊急按住他們,狂扇他們的耳光,阻止這些人繼續說話.

安赫爾重新舉起長刀,哈一聲奮力砍下,終于將地上那人的頭顱砍了下來.

被殺者的腦袋在台上滾了兩滾,從高台上掉下去,跟前的圍觀的百姓慌忙後退躲避.

安赫爾皺了皺眉頭,血噴在手上的感覺讓他很不舒服,看著無頭的尸體不停的往外噴血,他甚至感覺有些惡心.

安赫爾扔下長刀,摸出手絹來擦了擦手,命令道:"行刑,給我殺了他們."

士兵答應一聲,各自舉起武器,砍下跪在地上人的頭顱.

安赫爾滿意點點頭,道:"就把他們的尸體留在這里,我要讓所有人看看,這就是背叛南方軍的後果.看以後誰還敢這麼做."

新 ,首發手打文字版.新域名新起點!更新更快,所有小說電子書格式免費下載.

上篇:第五卷 我是大領主 第一千一百零五章 三人成虎(求月票)    下篇:第五卷 我是大領主 第一千一百零七章 歡呼(求月票)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