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

首頁 魔法異界 赤血龍騎第五卷 我是大領主 第一千一百零七章 歡呼(求月票)   
  
第五卷 我是大領主 第一千一百零七章 歡呼(求月票)

"看以後誰還敢這麼做?"安赫爾站在高台之上,一臉凶看著下面數萬哈利加德百姓,高聲警告道.

此時,鮮血從高台木板的縫隙中滲透出來,哩哩啦啦的滴在地上,然後從台面上蔓延流下,浸染了台下的地面.

附近的哈利加德人甚至能聞到這股刺鼻的血腥味,人群不由自主的向後退去.

看著人群驚慌的反應,安赫爾不由得滿意點點頭,他要的就是這個效果.

"這幫死老百姓∼!

從來都不知足,只有讓這幫狗東西害怕了,他們才會乖乖聽話."安赫爾心里暗暗罵道.

他頓了一下,然後揮舞著染著鮮血的刀子,厲聲叫道:"你們每一個人身為哈利加德人,身為南方軍的一分子,也有義務保衛我們偉大的哈利加德城,保衛我們南方人的靈魂哈杜將軍.

所以我現在命令,每一個哈利加德人都要參加保衛城市的戰斗,這一神聖而光榮的偉大任務當中.

不管是老人還是孩子,不管是男人還是女人,為了我們南方去做你們力所能及的事情,用我們共同的力量去爭取最終的勝利.

南方軍必勝∼!"

安赫爾振臂一呼,附近的士兵們也是急忙舉起了手中的刀劍,跟著一起高喊,不過那聲音聽起來很有些虛弱,就好像這些士兵們沒睡醒一樣.

至于廣場上的老百姓則全都一言不發,瞪大眼睛,傻乎乎的看著安赫爾的表演.

安赫爾的臉色變得有些不好看,舉起拳頭又大吼了一聲:"哈杜將軍萬歲∼!"

看到自己的老板要生氣,周圍的士兵立馬扯著嗓子竭力大吼.

但是廣場上數萬老百姓依然沉默無語的注視著安赫爾,盡管人群當中有幾個事先安插好的家伙也是做出一臉的興奮模樣跟著大聲叫喊.

但是他們也只是喊了一聲,看周圍的人冷眼旁觀,表情頗為不善,也全都明智的閉上了嘴.

安赫爾心里的大為光火·用力攥緊了拳頭,咬咬牙,罵了一聲"這幫該死的刁民∼!"

隨即,向著旁邊使了一個眼色.

旁邊的軍官當即一聲令下·只見旁邊所有的士兵們齊刷刷地將手中的刀槍放平,對准了面前的百姓們.

一眾百姓們看到那兵刃閃過的寒芒,不由得一陣驚慌——他……他們這是想要干什麼?

此時,突然有人高聲叫道:"將軍萬歲∼!"

有些機靈的百姓反應了過來,急忙高高地舉起手來,大聲叫道:"哈杜將軍萬歲∼!"

那聲音雖然有些稀稀落落的,但是比起剛才的冷清來·要強上許多了.

"哈杜將軍萬歲∼!"

"哈杜將軍萬歲∼!

越來越多的百姓們也是明白了過來,也是急忙舉起手來,放開喉嚨,大聲叫了起來.

那呼喊聲彙聚起來,如同潮水一般,響徹了城市的上空.

安赫爾赫然發現,這幫死老百姓們在刺刀之下發出的歡呼聲,比起以前來·那聲音要大上了許多,也熱烈了許多.

這也可以理解,畢竟以前歡呼的時候·是拿了錢,或者有那麼一些是真正發自肺腑的,但是現在卻是為了保命.自然是要多下些力氣才行.

安赫爾不由暗罵了一聲:"這幫該死的刁民∼!"

最後一甩手轉手離開.

在安赫爾眼里,哈利加德人能過上豐衣足食的日子,完全是被哈杜家族之賜,正是他父親的經營和管理,以及哈杜家族的仁慈大方,才讓哈利加德人變得如此富有.

但是這些人卻一點都不知道感恩,在他們哈杜家族最危機的時候,都躲在旁邊冷眼旁觀.

***·這幫該死的白眼兒狼∼!

這種危急存亡的關鍵時刻,這些身受哈杜恩惠的哈利加德人,應該站起來保衛他們的管理者,積極的投身到這場戰斗當中.

而不是像現在這樣躲在家里.

"你們吃我們哈杜家族,喝我們哈杜家族,這個時候·居然袖手旁觀,看我們的笑話.我豈能讓你們如此得意."安赫爾心里打定了主意,哪怕是最終毀滅了,也一定要多拉一些人來陪葬.

做為一個封建地主階級家的少爺羔子,具有極強的曆史的局限性.他並不知道,其實是這些百姓們用他們勤勞的雙手和辛苦的勞作,來供養他們.

隨著他的離開,廣場上歡呼聲也消失不見了.廣場的高台上只剩下一地的無頭尸體,還有那滿地的淋漓鮮血.

那些民眾也漸漸散去,只是這一會這些老百姓的心里都是沉甸甸

他們對這一場曠日持久的戰爭已經感到恐懼和厭倦.

哈杜的皇圖霸業和他們沒有什麼關系?

他們都是領著一家老小過日子的普通人.

只想過自己安定和平的日子.現在日漸困苦的生活已經消快磨光他們的耐心.

他們對這場不可能勝利的戰爭越來越反感.

在包圍哈利加德之前,洛林就曾經說過,哈杜困守孤城根本就是死路一條.

越是繁榮富裕的城市,對外部的依存度也就越高.

一個現代化城市,只要是斷掉城市的水和電,不能用抽水馬桶的市民們就會軟弱的立刻投

對斷掉了供給的哈利加德來說,飛漲的物價,越來越少糧食供應,不斷縮水的財富······種種的困難已經使的這些百姓們舉步為艱.

投降正是他們心里都希望的事情.只要這場戰爭結束,他們的日子該怎麼過還會怎麼過.

這跟頭上的管理者是姓哈杜,還是姓尼奧多斯沒什麼關系,也沒人在乎.

在廣場背後的一棟多層豪宅中,哈杜的小舅子,安德拉寇伯爵手里端著一杯酒,湊到嘴邊深深聞了一口酒香,然後一臉幸福陶醉的表情.

哈杜的次子拉赫特站在窗前,出神的看著窗外高台上的尸體·一臉興奮的表情,還禁不住舔了舔嘴唇.

安德拉寇伯爵看了拉赫特一眼,有些苦惱的皺皺眉頭:拉赫特這小子小時候不知道受了什麼刺激,精神有點問題·見不得鮮血.

一旦看到血,他整個人就變得瘋狂.

安德拉寇伯爵抿了一口酒,長長的歎息一聲,道:"嗨,拉赫特,別站在那里了,人都已經走了."

拉赫特猛然轉過頭·雙眼布滿了血絲,如凶殘的野獸一般瞪著安德拉寇伯爵.

安德拉寇伯爵搖了搖頭,道:"冷靜,我親愛的外甥."

拉赫特冷哼一聲,抓起酒瓶狠灌了幾口,然後癱倒在沙發上,道:"喝吧,使勁的喝吧·這種好酒,你馬上也要享受不了幾天了."

安德拉寇伯爵不置可否的一聳肩.

"我不想死,"拉赫特忽然道:"尤其是不想被安赫爾那個混球給害死."

安德拉寇伯爵嗤笑一聲·道:"我也不想."

拉赫特發了一會呆,道:"我們還有機會嗎

安德拉寇伯爵搖搖頭,道:"你父親唯一的希望,那些巫妖們失手了.

已經有三個巫妖被洛林干掉了,剩余只怕是都躲起來了.

得到這個消息之後,你父親立刻就暈倒了."

"我就知道那些死人靠不住."拉赫特道:"同意他們的條件吧."

"現在的問題不是我們不同意他們的條件,而是儒略不同意我們的條件."安德拉寇伯爵搖搖頭,道:"按儒略的條件,我們就真的一無所有了."

"活下來就還有希望."拉赫特吶吶的道.

安德拉寇伯爵嘲笑一聲,道:"這可不像拉赫特會說的話."

拉赫特苦笑一聲.

安德拉寇伯爵沉吟了片刻·道:"你有沒有想過另外一個可能."

"什麼?"拉赫特緊張的問道.

安德拉寇伯爵道:"投降和起義的結果是不一樣."

拉赫特瞪著他,道:"你想說什麼?"

"與其坐以待斃,不如放手一搏."安德拉寇伯爵舉手如刀,表情凶狠的道:"殺了哈杜和安赫爾,我們起義.這是我們最後的機

如果不主動出手,伊莎貝拉那個瘋女人是不會放過你我的."

拉赫特呆呆的愣住了·眼珠滾了滾,喃喃的道:"這······不好辦吧.安赫爾一直防著咱們."

安德拉寇伯爵道:"據我所知,將軍們沒幾個願意打下去的.我可以聯絡他們共同舉事."

拉赫特道:"你躲得過伊萊爾達那條瘋狗嗎?他的眼睛一直盯著戰場."

"那就先把他干掉."安德拉寇伯爵攥緊了酒杯,斷然說道.

不同于哈利加德城內的愁云慘淡,包圍著哈利加德的維和部隊士氣高昂.

儒略大公手下有足夠的兵力投入戰斗,新軍也將從南方證照的新兵盡數云集再次,將他們投入戰場曆練.

因而儒略大公采取了輪戰制度,每隔一段就有三分之一的士兵撤下前線,在後方修正.

坐擁著三四十萬精力充沛男人的大市場,維和部隊後方變的異常繁榮,云集了從全阿爾摩哈德來此淘金的生意人.

甚至有其他國家的妓女來這里做跨國的勞務輸出.

傑拉多爾依然和納波圖利斯約定在老地方見面,這兩個男人每隔三五天就來一趟,關在房門里老半天不知道干什麼,已經被夜總會里的人熟悉.

一般大家都用了解鼓勵的眼光看待他們兩人,還有好事的姑娘和客人打賭他們兩個大男人究竟誰上誰下的問題.

傑拉多爾自從無意中聽到他們嚼舌頭之後,頓時覺得人生一片灰暗,一世英名盡付流水,每每走進夜總會的時候,甚至還有男人向他拋媚眼,惹得傑拉多爾很想揍人.

連帶著他看納波圖利斯的眼神都頗為哀怨.因為按照夜總會姑娘們的說法,他傑拉多爾就是那個小受.

納波圖利斯無奈的一聳肩,道:"你不用這樣看著我.我也是受害者."

傑拉多爾一敲桌子,道:"你就不能換個地方嗎?比如說·比如說……"

"旅館嗎?"納波圖利斯一笑,道:"兩個大男人天天關旅館的房間里面,光這個說法我都感到惡心.好了,你這個小受·我今天帶來一個好消息,也許你以後再也不用來這里了."

傑拉多爾氣得蹦了起來,揮舞著拳頭叫道:"你說什麼,誰是小受

納波圖利斯擺擺手,道:"談正事談正事,談完了你大可以叫上幾個姑娘,然後再喊上全夜總會的圍觀證明你自己,現在先談正事."

傑拉多爾氣哼哼的坐了下來,道:"今日條件不變,沒什麼可說的."

納波圖利斯幽幽的道:"我這里條件倒是變了."

"嗯?"傑拉多爾愣了一下.

納波圖利斯慢慢的倒了杯酒,道:"我老板對戰爭已經厭倦了,他准備起義."

"再說一遍."傑拉多爾道.

納波圖利斯歎了口氣,道:"和你談判,真是一點樂趣都沒有我的老板說了,他准備起兵干掉哈杜,然後撥亂反正."

傑拉多爾抱著胸哈哈一笑道:"不用,我們不需要你拿我們自己的東西再獻給我們.哈杜的人頭我們可以自取."

納波圖利斯優雅的一聳肩,道:"沒了愛汀島,這個月供給變少了吧."

傑拉多爾道:"百分之十五而已,無關大局."

"你老板這兩天沒少罵新軍吧."

傑拉多爾撇撇嘴,道:"新軍那幫孫子整天磨洋工."

"我要是告訴你,這是伊莎貝拉皇後看到大局己定,所以命令他們保存實力呢."納波圖利斯一笑.

"大公當然知道."傑拉多爾哂笑一聲,道:"這點小聰明,瞞不過我們."

納波圖利斯點點頭道:"洛林爵爺在滿世界抓巫妖吧?"

"宵小之輩,不足為慮."

納波圖利斯道:"出門這麼久,你們也想家了吧?"

"我們全軍上下一心,眾志成城……"

納波圖利斯打斷了他的話,道:"我們可以讓戰爭提前兩個月結束,光這剩下的軍費就是一個大數字."

傑拉多爾滯了一下.

納波圖利斯接著道:"除此之外更別提,到時候陷入城市巷戰,大炮發揮不了做用,你們所必然受到了重大傷亡."

傑拉多爾一時說不出話來,過了好一會兒這才冷然道."說說你們的條件吧."

"很簡單,"納波圖利斯道:"儒略大公出一個保證,保留起義者的爵位既可."

"就這麼簡單?"傑拉多爾奇道.

納波圖利斯撇撇嘴,道:"所以我不喜歡和你談判,一點專業素質都沒有,形勢對我們不利,當然不能漫天要價."

傑拉多爾道:"我會轉達給我的老板."

納波圖利斯點點頭,站起來道:"那麼好吧,我等你的消息."

正當他准備出門的時候,傑拉多爾突然叫住了他,道:"納波圖利斯先生······"

納波圖利斯奇怪的看著他,道:"還有什麼事?喂喂,別用那種眼神看著我."

隨即心頭一凌,顫聲道:"你……你不會真的是個小受吧?"

傑拉多爾撇撇嘴,道:"我的老板說了,事情結束之後,他希望你能換一份工作.你這樣的才能,在阿爾摩哈德,埋沒了."

納波圖利斯臉上第一次出現了驚訝的表情,愣了好一會,忽然啞然失笑,道:"大老板還是二老板說的?"

"大老板."傑拉多爾道.

納波圖利斯脫下帽子猶豫著搓了搓頭發,道:"謝謝殿下的好意,等事情結束了再說吧."

傑拉多爾微笑著點點頭,沒有拒絕,那就表示他心動了.

納波圖利斯擺了擺手走出門去,在歡樂的人群中,他的背影顯得有些寂寥.

傑拉多爾跟著推開房門,一把拉住一個路過的服務生,豪氣的道:"去把你們這最好的姑娘都給我叫來,大爺我今天要大開殺戒.

當傑拉多爾回到維和部隊司令部的時候,腳步還是有些虛浮,忍不住揉了揉了自己的腰.

當他從錢包里倒出明晃晃金幣的時候,夜總會那些姑娘們的眼神恨不得生吞了他.

當傑拉多爾走進司令部大帳的時候,儒略大公揮手趕開正彙報的人,上上下下打量了傑拉多爾好幾眼,道:"年青人,運動也要注意量力而行."

大公做為過來人,當然一眼就能看出發生了什麼事情.

傑拉多爾臉上一紅,低下頭道:"是,殿下."

"唉,火一樣的青春."儒略大公一臉羨慕的表情道.

傑拉多爾偷偷一笑,眼前這位大爺在年輕的時候,也曾經有過一段荒唐不經的往事.

好像意識到自己跑題了,儒略大公咳嗽了一聲,道:"今天他們怎麼說?"

傑拉多爾將談判的內容一字不漏的敘述給儒略大公.

大公沉吟了片刻,遞給傑拉多爾一份文件.

"這是什麼?"傑拉多爾接過迅速瀏覽了一遍,這是一篇來自茹曼城的電報,報告的正是薩林省發現追緝巫妖的經過,薩林總督動用了全省的力量,依然讓那個巫妖給逃了,目前附近幾個省都聯合起來,正展開大規模搜捕.

"答應他們."儒略大公道:"不過跟他們說清楚,想留下自己的爵位,拿哈杜的項上人頭來換."

說完之後茹曼大公透過門口望著外面黑沉沉的營地,道:"希望在新年之前,孩子們都能回家吧."

新 ,首發手打文字版.新域名新起點!更新更快,所有小說電子書格式免費下載.

上篇:第五卷 我是大領主 第一千一百零六章 背叛(求月票)    下篇:第五卷 我是大領主 第一千一百零八章 薩林獵殺(求月票)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