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

首頁 魔法異界 赤血龍騎第五卷 我是大領主 第一千一百二十一章 皇後與大公(六千字,求保底月票)   
  
第五卷 我是大領主 第一千一百二十一章 皇後與大公(六千字,求保底月票)

第一千一百二十一章皇後與大公(六千字,求保底月票)

儒略大公跳上馬車,就先給了雍容優雅的伊莎貝拉皇後一個燦爛的微笑,足足露出了八顆雪白閃亮的牙齒.

"親愛的伊莎……"看著伊莎貝拉皇後那嬌豔如花的俏容,儒略大公像是一個剛剛初戀的毛頭小子一樣,略有些不安地搓了搓雙手,然後一陣'嘿嘿嘿……’的傻笑.

看著他那菜鳥般的模樣,在後面看戲的一眾將軍們心中一陣大急,如果不是畏于儒略大公長期以來積下的虎威,這個時候,大家都能上去狠踹他幾腳,希望打醒這個老家伙,讓他能爭一點兒氣,不至于現在表現的這麼蹩腳.

***,不就是一個女人嗎?

好吧,雖然神情冰冷了一點兒,氣勢強大了一點兒,氣質高雅了一點兒,身邊的小弟多了一點兒……

對于這種名符其實的冰山女王,自己這些當小弟的是玩不轉的,但是大公好歹也是一方鳥雄……呃,梟雄人物.

不正好是這一類女人的克星?

再冰山一樣的女人,最終不還是一個女人?

更別提,大家做為資深的流氓,看著伊莎貝拉皇後那一臉冰冷,就知道她肯定是內分泌失調.很久都沒有受到男人的關懷了.

所以,直接走上去,圍著她轉兩圈,用身上所散發出來的,男性所特有的雄性氣味誘惑她,刺激她,然後再抱過來狠啃幾口,讓她迷失在那最為熾烈的熱吻當中,讓她嬌喘籲籲地癱軟在自己那寬廣雄厚的胸膛當中.

再然後就是天雷勾動地火,干柴之遇烈焰,白馬王子邂逅了灰姑娘,西門慶碰到潘金蓮,帕里斯見了海倫,克林頓瞧見了萊溫斯基……反正是就是那些曆史上最為著名的奸夫淫婦們所做過的很黃很暴力很少兒不宜的那些事情.

雖然那整個過程很是直接簡單,似乎跟公狗碰到了母狗沒什麼區別,但是對于這些豪邁的兵痞粗胚們來說,這才是豪邁人生的真正意義,什麼花前月下,卿卿我我,小資情調什麼的,全都是狗屎.人類自打誕生以來,就是這麼干的.

他們也會堅定地將這一傳統繼承下去,而且發揚光大.

因此上,眾人看著大公的表現,不由很是一陣的扼腕歎息.

大公原來也是很勇猛的一個人,但是後來非要不學好,去學那些個死瘟生們寫什麼詩了什麼的,結果現在變成了這麼一文藝青年……呃文藝中年的樣子.做點兒什麼事兒都是瞻前顧後的.

可惜啊∼!

真是太可惜了∼!

要知道,就在剛才,很多人還在極其猥瑣而認真地思考著一個重大的哲學問題:今天會不會有一場現場的車震可以欣賞?

伊莎貝拉皇後根本沒有注意到那些惡劣的狗崽子們的表情,也或許注意到了,卻並沒有表現出來.

她只是向著微微頷首,平淡的道:"殿下好."

不緩不急,語調平穩,顯出了一代女皇的威儀和風范.

儒略大公雖然受過良好的皇家教育,而且現在還能很寫上幾句歪詩,算是一個准文藝中年,但是他久在軍伍,和那幫只會直來直去的兵痞們混的久了,神經也是極其粗大,因此上,根本沒有注意到這些細節,而恰恰是這些細節,卻正是優雅的貴族們表現自己態度的精華所在.

他見伊莎貝拉和自己搭了話,當即就是一臉興奮的表情,然後趕緊挪了挪屁股,往伊莎貝拉皇後身邊湊了湊,道:"我告訴你哦,伊莎……"

那神態就像個急著向自己朋友獻寶的小孩子一般,正急不可耐的准備向美人講述自己的精彩經曆.

伊莎貝拉皇後皺了皺眉頭,無奈往後躲了躲,臉上露出為難的表情,如水一般的眼波微微一轉,向大公示意了一下——大路兩邊可全都聚滿了夾道歡迎的的百姓.

儒略大公愣了一下,然後訕訕的一笑,屁股又一點兒一點兒地挪了回去.

好幾十萬阿爾摩哈德人在路邊圍觀,熱烈歡迎自己的勝利凱旋,在這樣莊重的儀式氣氛中,儒略大公也知道,伊莎貝拉皇後不能和他表現的太過于親密.

她要在自己的臣民面前表現出皇者的威嚴氣度來,而且也必須在他們的面前表現出來.讓他們永遠臣服于地,不敢生出絲毫的反叛之心.

不過這並不妨礙儒略大公的高漲的興致,他開始繪聲繪色的向伊莎貝拉皇後講述自己包圍攻克哈利加德的經過.

伊莎貝拉皇後一邊向大路兩邊的群眾揮手示意,一邊聽著儒略大公自認為很精彩的戰斗故事.時不時微笑一下,或者'嗯’一聲,點點頭.

就在儒略大公大講自己戰斗故事的時候,維和部隊排著整齊的隊伍,在道路兩旁阿爾摩哈德百姓的歡呼聲中,邁步走進了阿卜德瓦德皇城.

雄偉的阿爾摩哈德皇城被裝飾一新.

大道兩邊插著彩色的錦旗,一面面色彩鮮豔的錦旗,整齊的延伸向大路的盡頭.

道路兩側的每一間房屋上,懸掛著維和部隊圖案複雜的軍旗和阿爾摩哈德的黃金獅子旗.

那一面面的旗幟,隨著微風獵獵飄擺.極是華麗,充滿了節日的氣氛.

城內的街道上聚集著更多的行人,就連兩側房屋的陽台上,任何一個可以站人的地方,都擠滿了准備歡迎維和部隊的人.

要知道,哈杜將軍在阿爾摩哈德人心中那簡直如戰神一樣的人物,那個只會搞死背背的,被光明神授予了皇權的皇帝陛下,跟他一比,差過好幾條街去.

而就是這樣一位將軍居然被他們給打敗了,而且還被逼的生生自殺了.

他們都是想要親眼看一看,這些維和部隊的勇士們.看看他們是不是如傳說當中一樣,長著銅頭鐵臂,青面獠牙,身高八尺,腰圍也是八尺……

一隊阿爾摩哈德的皇家禁衛軍的騎兵為先導在前方開路,後面緊跟的就是坐著儒略大公和伊莎貝拉皇後的敞篷馬車.

剛一駛入城門,早已等候多時的阿卜德瓦德市民同時爆發出激昂的歡呼聲.

"皇後陛下萬歲∼!"

"儒略殿下萬歲∼!"

"帝國萬歲∼!"

"新軍萬歲∼!"

"維和部隊萬歲∼!"

"皇後陛下萬歲∼!"

"……

整齊的呼喊聲一浪高過一浪,很顯然是經過排練的.

而且如果注意聽的話,就會發現,那些歡呼聲中,喊的最多的是'皇後陛下萬歲’,而'儒略大公萬歲’和'維和部隊萬歲'的,要明顯比其他幾個要低.甚至比'新軍萬歲’都要低上許多.

如果換算成錢的話,'皇後陛下萬歲’要值一個金幣,那麼'儒略大公萬歲'最多也就值一個銅板.

在那歡呼聲中,伊莎貝拉皇後一臉燦爛的微笑,向著歡呼的人群頻頻揮手.每當這個時候,人們的歡呼聲也就越加的響亮.

這一路上,儒略大公雖然沒有意識到自己被人給坑了,但是卻還是很有一點兒小郁悶.

他本來興致很高,挾大勝之威,一路緊趕慢趕,為的就向美人獻殷勤,哄的伊莎貝拉的歡心.

在大公原本的計劃中,伊莎貝拉皇後應該和自己一樣激動興奮,因為阿爾摩哈德帝國重歸一體了,然後像所有勇者斗惡龍的冒險童話故事一樣,公主被勇者拯救之後,在感動之下就以身相許,然後兩個人幸福快樂地生活在一起.

甚至他還考慮過,伊莎貝拉皇後身為帝國至尊,很可能不方便公開和自己在一起.

在這種情況下,公爺身為一個合格的男人,放棄一些男人無聊的自尊,在這里當個面首什麼的也不是不能考慮的.

唯一麻煩的就是,凱瑟琳知道這個消息之後,會不會暴跳如雷,然後直接發動第三次茹阿戰爭,把自己抓回去.

但是他千算萬算,也沒有算到現在這種情況該怎麼辦.

儒略大公發現,伊莎貝拉皇後這一路上好像有點性子寡寡的,沒有什麼精神的樣子.

無奈之下,為了搏美人一笑,儒略大公將自己的口才發揮的淋漓盡致,將故事將的盡可能的跌宕起伏,他自己一路上說的嗓子都干了.

但是伊莎貝拉皇後只是平靜的聽著儒略大公的故事,即便是到了故事的**部分,也只是挑起嘴角微微一笑.

然後又恢複自己平靜的面容,甚至眉頭還微微蹙起,顯得有些心事重重的樣子.

儒略大公在歡呼聲中向兩邊的群眾揮揮手,然後看著伊莎貝拉皇後,關切的道:"親愛的伊莎,你遇到什麼麻煩了嗎?"

伊莎貝拉皇後怔了一下,然後笑著搖搖頭,道:"感謝殿下關心,阿爾摩哈德從來沒像現在這麼好過."

那話語說的極是優雅,而充滿拒人千里的官方語調.

"我是問你,伊莎."儒略大公根本沒有明白這個暗示,他上下看了看伊莎貝拉皇後,道:"你好像有些提不起精神.是不是有病了?"

說著,漲了膽子,就要伸手在伊莎貝拉光潔的額頭上探試,但是看著對方那雙明亮清澈的雙眸直直地盯著自己,好像能看到自己心底最為陰暗的角落,那鼓起來的勇氣頓時一下就泄了乾淨.

最後,只能是尷尬地收回了手去.

伊莎貝拉皇後假裝沒有看到,然後輕輕搖頭,道:"沒有,我也挺好,殿下.只是感覺有些太累了."

儒略大公點點頭,關心的道:"那伊莎你一定要好好休息,正好事情都已經結束了."

伊莎貝拉皇後點頭,示意自己的同意了儒略大公的意見.

維和部隊的隊伍徑直行進道宮門前,伊莎貝拉皇後和儒略大公在雙方高層的簇擁下一起走入皇宮.

在這里還要舉行一場規模空前盛大的招待會,來感謝維和部隊的對阿爾摩哈德的幫助,維和部隊的高層悉數出席.

儒略大公在歡迎會上是當之無愧的主角,被阿爾摩哈德人圍著不停的恭維.

伊莎貝拉皇後在主持完歡迎會之後,就匆匆的離開了會場.

儒略大公一直在應付眾人的包圍,等關注到伊莎貝拉皇後的時候,只捕捉到她離開的背影.

首相維尚侯爵一直關注著儒略大公和伊莎貝拉皇後,儒略大公正向追上去,維尚侯爵眼明手快,立刻上前一步纏住儒略大公.

儒略大公不滿的瞪了他一眼,維尚侯爵也只當沒看見.

"伊莎貝拉好像沒什麼精神?"在和維尚侯爵閑扯了幾句國際形勢之後,儒略大公最終忍不住向維尚侯爵打聽起來.

維尚侯爵無奈的歎了口氣,唏噓的道:"實在是我們這些做臣子的失職,不能為陛下分憂,所有的重擔都壓在皇後一個身上.

這兩年來皇後陛下日夜操勞,連一天都沒有休息過.現在天下安定,皇後陛下終于可以卸下重擔好好休息一陣."

儒略大公無奈的撇撇嘴,人家都說領導累到了,他自然不好再不識趣的去騷擾伊莎貝拉皇後,最後架不住一幫人在旁邊起哄勸酒,干脆放開懷暢飲一通.

第二天一早,儒略大公直奔伊莎貝拉皇後的寢宮去見皇後的時候,卻被比他早一步的維尚侯爵告知,皇後陛下因為過于辛苦而累倒生病,現在不能見客.

儒略大公也只能失望的甩甩手.

當天下午,阿卜德瓦德的市民依然在大街,和維和部隊一起歡慶他們的勝利.

在晴朗的天空下,大街上歡樂的人群,忽然被一道陰影籠罩.

當百姓們抬起頭來,看到是一座漂浮在空中的堡壘建築,優雅的身姿平穩的從他們頭頂劃過,直向皇城而去,最後身影隱沒在皇宮的宮牆之後.

儒略大公一直在等待戰爭堡壘的到來,那個被從哈利加德帶出的小侍女琳迪此刻站在戰爭堡壘的門前,瞪著大眼睛連連驚歎,看著眼前這座宏偉的人工飛行器,然後拋出一連串的問題.

"它好大啊,真神奇,它居然能飛哎……它是怎麼飛起來的?我要上這個上面嗎……"

像個好奇寶寶一樣圍著戰爭堡壘團團轉.

而儒略大公每隔幾分鍾就要回頭過頭去,向著皇帝的方向張望一下,然後遺憾的咂摸咂摸嘴.

直到伊莎貝拉皇後的身影出現在庭院前,儒略大公才咧嘴一笑,撇開眾人大步迎了上去.

到了眼前,他赫然發現伊莎貝拉皇後不僅身上裹著厚厚的皮裘,臉上也帶著重紗,從頭到腳將自己包裹的嚴嚴實實.

儒略大公上下打量著伊莎貝拉皇後,疑惑的道:"伊莎你這是?"

伊莎貝拉皇後的聲音沙啞,道:"感染了風寒,沒什麼大不了的事情,不過殿下還是不要過來,免得您也跟著傳染."

說完,低聲咳嗽了兩聲.

儒略大公就像個單戀的小伙子一樣,圍著伊莎貝拉皇後問道:"嚴不嚴重?"

"真的沒什麼大不了,勞殿下關心了."伊莎貝拉皇後搖搖頭,道:"走吧,殿下,不要耽誤了行程."

說著,在侍女的攙扶下徑直走上了戰爭堡壘.

儒略大公帶著人緊跟了上去,特意將伊莎貝拉皇後安排在不透風的房間里,然後遺憾的退了出來.

戰爭堡壘拔地而起,在阿爾摩哈德官員的目送下升入云霄,消失在北方的天空.

小侍女琳迪第一次坐上能飛行的機器,在眾人都去休息之後,她終于按奈不住自己的好奇心,溜出房間在戰爭堡壘內上下閑逛.

琳迪的相貌乖巧可愛,從記事的時候開始,就在哈杜的府上做傭人,性格簡單單純——拿的錢最少,挨的罵最多,干的活最多.縱然如此,卻依然快快樂樂的.

而且,又是儒略大公帶來的人.

更別提,現在幾乎所有人都已經知道她的光輝事跡.

雖然大家全都知道,這主要是因為她傻,但是這些正直的茹曼人對她很是敬佩.能如此忠心耿耿的人,值的他們所有人的尊重.

戰爭堡壘內忙碌的法師們也任由她參觀,甚至有幾個小年輕拉著她熱情的講解.

經過一夜不停的飛行,在天色微微發亮的時候,戰爭堡壘飛臨聯合國總部所在地的楓葉丹林上空.

小侍女琳迪激動的一夜都沒有睡覺,將戰爭堡壘參觀個遍之後,據趴在窗前俯瞰腳下蒼茫的大地,夜晚則抬頭望著星空,聽小法師講解如何用不同的儀器觀察,星象來確定自己的位置和方向.

當戰爭堡壘在楓葉丹林上空減速的時候,小侍女琳迪看到了一片她一輩子都不會忘記的景象.

腳下大地上的燈光閃耀,光芒比銀河更加璀璨.

光芒顯露出三座高聳的尖塔,如同大地的衛兵一般筆直矗立.

地面上一片燈光如田壟一樣整齊縱橫交錯,將大地劃為規整的方塊,每一個方塊的中間,都有一座漂亮的戰爭堡壘在加緊施工.

如此規模的宏大的建造工程,不光是小侍女琳迪,就連旁邊楓葉丹林的小法師都醉心不已,喃喃的道:"雖然看了很多次,但是每次看到都感到從心底的震撼."

小侍女連連點頭,她已經驚的說不出話來,在她的思想里,哈杜的龐大的府邸就是整個世界.

夜空下,籠罩在燈光中,同時開工十六座戰爭堡壘工地的宏大場面,遠遠超出了她想像的極限.

即便是她這個知識貧乏的小侍女,也知道這里面要動用的人力,物力和財力,是一個她數都數不出來的天文數字.

旁邊的小法師剛跟她科普過一座戰爭堡壘的價值,以及要建好這一座戰爭堡壘需要消耗的物資和時間.

小侍女琳迪吐吐舌頭,心里暗道:這個世界上,不知道是什麼人竟然擁有如此強大的力量.

和這個比起來,她曾經認為天下無敵的南方簡直不值一提,

身邊的小法師一臉自豪的表情,挺起胸口,指著下面燈火輝煌的工地,道:"也只有我們楓葉丹林,有這樣的能力,也有這樣的魄力."

小侍女咬著手指,喃喃的道:"楓葉丹林是嗎?好厲害啊∼!"

年輕的法師高興的臉上的粉刺都亮了起來.

旁邊走過一個年紀大點的法師,嗤笑一聲,伸手在小法師的腦袋上揉了一把,將他的頭發撓成雞窩的樣子,嘲笑著道:"別誤導人家小姑娘,小心下地面上這話被梵蒂諾和飛鷹集團的代表聽到了,他們可是會來拍你黑磚的."

小法師哼了一聲拍拍頭發,然後對小侍女道:"當然了,光明教廷和梵蒂諾也提供了部分幫助,但主要建造工作還是以我們楓葉丹林為主.他們出錢,我們出力."

小侍女琳迪掩住嘴偷笑一聲.

戰爭堡壘緩緩降落在畫著巨大停機符號的降落場上,降落場的燈光下,早有一大群人在這里等候.

伊莎貝拉皇後走下戰爭堡壘,不等儒略大公趕過來獻殷勤,和儒略大公打了招呼之後,就被阿爾摩哈德駐聯合國的代表們簇擁著上了馬車,駛往辦事處.

儒略大公只能戀戀不舍的收回目光,對自己人揮揮手,道:"走吧.聯合國大會什麼時候開始?"

茹曼帝國駐楓葉丹林的代表恭敬的答道:"明天一早,殿下.不過各國家和組織的代表都已經到位.很多人想要提前拜見殿下您."

"煩著哪,不見∼!"儒略大公干脆道.

代表恭敬的應了聲是.

然後儒略大公問道:"洛林那小子和雷歐在哪?"

"我們收到副總司令的最後一封電報時,副總司令說他和小公爺正在趕過來."

儒略大公嗯了一聲,一轉頭看到了正伸著脖子,好奇的四處張望的小侍女琳迪,大公微微一笑,道:"放你兩天假,出去好好轉轉."

這個單純的小侍女是唯一見證了哈杜死亡的人,對茹曼人來說,她非常重要.不過怎麼安排她儒略大公到現在也沒想好.

"我嗎?"小侍女手指點著自己,眨眨眼睛疑惑的道.

"當然,"儒略大公道:"出去看看吧,外面的世界很精彩."

這一段時間小侍女一直儒略大公身邊做著自己本來的工作,大公很快了解,這個盡責的小侍女,根本就是一只從小在籠子里長大的小鳥,從未離開過籠子一步,單純到讓人為她的未來感到憂慮的地步.

茹曼人和哈杜之間的仇恨與她無關.

小侍女琳迪興奮的蹦了起來,歡快的叫道:"感謝殿下."

新 ,首發手打文字版.新域名新起點!更新更快,所有小說電子書格式免費下載.

上篇:第五卷 我是大領主 第一千一百二十章 借錢的人總是善忘的(六千字,求保底月票)    下篇:第五卷 我是大領主 第一千一百二十二章 工業時代(求月票)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