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

首頁 魔法異界 赤血龍騎第五卷 我是大領主 第一千一百四十章 雙面間諜(二,求月票)   
  
第五卷 我是大領主 第一千一百四十章 雙面間諜(二,求月票)

第一千一百四十章雙面間諜

地精銀光置之死地而後生,豪邁的說完自己的宣言之後,閉上眼睛等死

而周圍的野蠻人驟然聽到這樣的秘密,也被嚇了一跳,不約而地同地發出一聲驚歎..

這幫卑鄙而無恥的人族,果然是如傳說當中一樣陰險狡詐,詭計多端,誰會想到,他們能派了一個地精來充當間諜.

哈克也是驚訝的嘴都合不攏,一臉被嚇傻了的表情,直勾勾的盯著地精銀光,眼睛冒著精光,不知道轉著什麼主意.

銀光從來沒有像現在這樣,感覺時間是如此的漫長,雖然只有短短兩三秒的時間,但是銀光卻幾乎將自己一輩子都回憶了一遍.

聽到長劍撕破了空氣,發出凌厲的尖嘯,銀光絕望地發現,自己真的死定了.

就在這千鈞一發的緊急關頭,黑暗法師冷漠的聲音響起.

"停∼!"

地精銀光突然發現,原來黑暗法師的聲音是如此的動聽,簡直就如仙樂一般.

他原本揪的緊緊的心也一下子從空中落下來,重重的砸在地上.

銀光小心的將眼睛睜開一條縫,冰冷鋒利的劍尖都在他眼睛上來回晃動,雪亮利刃上反射的光芒刺的他兩眼發痛.

而持劍的野蠻人一臉不甘心的表情,凶惡的瞪著地精,挑了挑嘴角.

黑暗法師冷冷地盯著地精,一臉的漠然,手里無意識的來回攥著法杖,獨自沉思起來.

旁邊的那些野蠻人在從震驚中清醒之後,全都用仇恨的表情怒視著地精,眼睛如同能噴出火焰一般,恨不得立刻就將地精撕碎了生吃掉.

"大人,不能留他,他是拉塞爾那個老狗的奸細,必須殺掉他."

"宰了這個拉塞爾的走狗."

"我要扒他的皮,喝他的血,分他的尸∼!"

"宰了他,為我們的族人報仇."

"宰了他∼!"

"宰了他……"

"……"

野蠻人群情激奮,同聲高聲呼喊著要殺掉地精銀光,百十個野蠻人都是恨不得吃人的表情,面色猙獰而陰冷地向銀光圍了過來.

地精的臉色被嚇的更白了,看來這下自己連死都不得好死了.

野蠻人最恨的是誰?

第一個是他們的鄰居,因為他們一輩子都在和自己的鄰居戰斗.沒吃的時候就去搶劫他們的鄰居,或者防備被他們的鄰居搶劫.

一個野蠻人的領地,根本不會運行另一個部落的人穿越,所以他們的戰斗對象也只有自己的鄰居.

第二恨的就是茹曼帝國,尤其是首相拉塞爾大紅衣主教.

野蠻人從小就會唱著懷念大森林的歌,那悠長而悲愴的歌曲告訴他們,遼闊富饒,物產豐美的大平原才是他們原本的家.所有的野蠻人全都生活在那里.

大家每天喝歌跳舞,吃著烤肉,喝著蜂蜜酒,殺殺別的野蠻人,搶搶他們的老婆姑娘,過著簡單純樸,幸福快樂的生活.

直到有一天,萬惡而卑鄙的茹曼人突然從地平線上出現.

他們利用他們可怕的魔法,鋒利的長劍,卑鄙無恥的詭計,以及如同天上晨星一般眾多的士兵,將勤勞善良,英勇善戰的野蠻人的趕進了荒涼寒冷的大山……

每當聽到有人描繪茹曼人富裕幸福的生活,聽到茹曼人居然一天吃三頓飯,而且每天都能吃到面,野蠻人就會恨的雙眼發綠,嗷嗷狂叫,發誓要奪回他們的祖居之地.

可惜的是,回歸的美夢做了幾百年,野蠻人卻被逼的越逃越北.他們也就認命了,大山就是他們的家.

但是最近二十年,他們連勉強生存的日子也過不下去了.

拉塞爾所積極推行的戰爭,讓野蠻人的日子一天比一天難過,

持續不停的封鎖,對所有物資的禁運,還有每年都必不可少的茹曼軍團大規模掃蕩.

野蠻人能找到的食物越來越少,但是敵人越來越多

很多曆史悠久,英勇善戰的部落都已經徹底消失在剿殺戰中.

每個部落的人口總是在下降,由于缺乏食物,生活環境惡劣,有一半的新生兒剛生下來就夭折了,剩下的一多半也難以活到成年.

所有野蠻人都認為,造成他們苦難的就是茹曼人,而茹曼人中,他們最恨的就是拉塞爾那條邪惡的老狗.

茹曼人和野蠻人之間的戰爭極端殘酷,雙方都沒有保留俘虜的習慣,被抓的俘虜往往會被用最殘酷的方式殺死.

只要一聽是茹曼帝國的士兵,就算是剛會走路的小孩子也會向他丟石頭.

此刻聽到這個地精居然就是萬惡的拉塞爾的手下,野蠻人的怒火瞬間就燒透了頭頂,擄起袖子,搬起石頭,准備親手將地精砸死.

黑暗法師抬頭掃一眼那些群情激憤的野蠻人,不滿的冷哼一聲,法杖一頓,一道綠色的光芒向四周散開.

夜空瞬間被照亮,野蠻人怔一下,全都驚懼的停下腳步,對強大的黑暗法師,他們是發自心底的懼怕的.

黑暗法師冷酷的掃了野蠻人一眼,命令道:"把他拎到我的帳篷里."

地精銀光重重的喘了一口氣,無力的癱倒在地上,心里暗暗發苦,暗道:今天實在是太刺激了.

然後地精銀光開動腦筋,拼命的苦思,下面該怎麼做才能保住自己的小命?

銀光知道,危機只是暫時解除,黑暗法師彈彈手指,就隨時可以要了他的命.

黑暗騎士將弱小的地精捆的結結實實,拎起他直接仍在地上,摔的銀光的個狗啃泥,暈的七葷八素.

銀光抬起頭來,只能看到黑暗法師的雙腳在眼前不停的來回踱著腳步.

"只有讓對方感到留下自己比殺了自己更劃算,才能讓保住自己的性命."銀光憑著地精的天性,立刻從商業角度抓住了事情的關鍵.

黑暗法師忽然停下腳步,蹲在地精面前,手里拿著從瓶子中取出的木片,道:"上面寫著什麼?"

木片一指來長,不到一寸寬,上面正反兩面抖刻著叉和杠的符號,一看可知是密語.

銀光板著臉,老老實實的說道:"我被抓住了,極度危險,速來營救."

黑暗法師質問道:"就這些?"

"當然,"銀光沒好氣的道:"就這一片木板,你以為能寫下多少話."

黑暗法師冷笑一聲,指尖亮出一點綠色的火焰,然後彈在地精身上.

"啊……"銀光如同被燒紅的烙鐵按上,疼的尖叫一聲,滿地打滾.

黑暗法師用法杖按住銀光,森冷的道:"我們有一個法師,可以讓被施法者看著自己的身體化成膿水而不死,如果你不想嘗試一下的話,就給我好好說話,聽到了沒有."

銀光驚恐的打了一個冷戰,連忙點頭,一邊喘著粗氣,一邊顫聲道:"我……我……我聽到了."

看著地精那慘色的面孔,黑暗法師露出滿意的微笑,道:"看來你很識相."

銀光疼的連吸幾口冷氣,呲著牙,有氣無力的道:"地精……地精都是聰明人,大人."

"很好,"黑暗法師點點頭,居高臨下的道:"如果你聽話,我可以暫時不殺你.現在,我要你的密碼表."

銀光使勁點頭,道:"是的,大人,我都記在腦子里了."

黑暗法師手指一劃,解開銀光的繩子,然後拍了一張紙在他跟前,命令道:"寫∼!"

銀光就趴在地上,撅著屁股,一邊流著冷汗,一邊顫顫巍巍的寫出自己熟背的密碼表.

完成之後黑暗法師一把抓過來,對照了一下將銀光刻的木片翻譯出來,內容果然和銀光說的差不多.

黑暗法師微笑著一點頭,贊許道:"好,你這頭肮髒的地精,你為自己贏得一個小時的生命,接下來能不能活命,就看你表現了.這種瓶子你一共扔了多少?"

銀光立刻道:"算上今天,總共有十一個."

"就這麼多?"黑暗法師質疑道.

銀光苦笑一聲,道:"大人,我就是想扔,野蠻人這也找不來這麼多瓶子."

"呃……"黑暗法師一滯,然後深有同感的點點頭.

黑暗法師緊跟著問道:"你是怎麼為拉塞爾工作的?"

銀光歎了口氣,道:"我真的是為霍克伯爵工作的,但是我在出關的時候被抓住了,人類總是地精充滿偏見,我被人盯住了,剛剛越過防線就被抓了回來.

當時抓我的是拉塞爾在北方軍的親信,也是他的情報主管,戈爾男爵.我在我面前擺了兩條路,要麼是被絞死,要麼就是干當他的密探,打聽野蠻人的情報.我還有的選嗎?"

"茹曼人知道奧德海姆的存在嗎?"黑暗法師追問道.

銀光搖搖頭,篤定的道:"當然不,我的使命只是偵查野蠻人,根本沒想到會在這里遇到亡……高貴的法師大人."

"你為什麼不在情報里告訴他們?"黑暗法師直視著地精的雙眼問道.

銀光理直氣壯的道:"開什麼玩笑,我要是告訴他們,他們就不可能派人來救我,只有我一個人掌握著絕密情報,我對他們才有價值."

黑暗法師愣了一下,想想確實是這個道理,不覺一笑,道:"你倒是聰明."

銀光露出一個諂媚的笑容,道:"這方面地精都是天生的.

黑暗法師道:"他們許給你什麼好處?"

銀光歎了口氣,道:"回去之後,我賺的錢可以自己留下三成.但是據我分析,其實戈爾男爵想搶了霍克伯爵的生意,壟斷對野蠻人的貿易,這是一年上百萬的暴利,我只是被推到前台的."

黑暗法師嗤笑一聲,不屑的道:"政客的那種德行,這種事情確實干的出來."

之後黑暗法師冰冷的眼神看著地精,道:"我現在也給你兩個選擇,你是我現在就抽出你的靈魂做成幽靈."

地精激靈靈打了一個冷戰,不可抑制的露出驚恐的表情,拼命的甩頭.

"第二,就是你為我工作."黑暗法師緩緩的道:"我要你繼續扮演你密探的角色,但是要為我取得茹曼人的情報."

地精銀光臉上的表情變幻不定,顯然內心在掙紮猶豫.

黑暗法師臉色一寒,道:"看來.你不願意."

銀光瘋狂搖頭,急道:"不不,我願意我願意."

黑暗法師一笑,道:"答應的這麼快,很顯然你不夠忠心,我不能相信你∼!還是殺了你得了."

銀光連連擺手,焦急的道:"您也知道,地精沒有忠誠.大人,我們只是順應潮流."

黑暗法師很顯然是想起了地精們的秉性,不屑的撇撇嘴.

世人眼里地精沒有信仰,沒有道德,在他們眼里只有價錢,聲音沒有人願意雇傭地精.

銀光道:"現在的潮流誰是老大誰說話.既然您是老大,我當然就會誠心為您工作."

黑暗法師躊躇起來,他根本不可能相信一個地精的滿嘴胡話,地精就是以騙人為職業的.但是出于一個黑暗法師的驕傲,他不認為自己連個地精都掌控不了.

一旦操縱這個地精打入茹曼內部,竊取茹曼帝國的情報,比如他們軍隊布放,調動.

對明年的進攻有不可能估量的幫助,甚至將發揮決定性作用.

他也是一個有野心的人,要不然也不會加入先遣隊,到人類的大陸來冒險.

"風云際會,正是自己一展抱負的時候."黑暗法師心里暗道,立下這個大功,就像于出人頭地.黑暗法師的世界等級森嚴,如果慢慢的熬,也許三百年之後,他還是一個跟班.

黑暗法師心里仔細思索權衡,地精銀光則緊張的等待著他決定自己的命運.

一直過了很久,黑暗法師猛然攥緊法杖,看著地精道:"我和你一起去茹曼,如果你敢耍花招,或者說錯一句話,我就讓生不如死.

但是如果你證明了你的價值,我保證你將獲得的好處,比茹曼人許給你的要多的多."

收買一個地精需要什麼?

錢∼!

僅此而已.

xxxxxxx

聽到卡梅倫冷酷的聲音,那年青人的臉色瞬間白了一下,但是緊接著,在下一個瞬間,已經激動的滿臉通紅.

"是∼!"他高聲答應,緊接著,雙腳一並,'啪'的敬了一個軍禮,隨即轉身,大步地奔下了塔樓的樓梯.

軍靴重重的踩在石質台階之上,發出了響亮的聲音,在這個諾大的空間里形成了一連串奇怪而恐懼的回聲.

當那軍官奔到了樓下,這才發現,此時,傾盆的暴雨嘩嘩落下.

天地間一片茫茫的白色水霧,幾乎阻隔了人們的視線.

那軍官匆匆地穿過大門,沿著走廊來到了來到不遠處的廣場邊上,然後抬頭看了一眼.

只見那廣場當中,早就已經密密麻麻站滿了士兵.

他們全都挺胸而立,目視前方,在傾盆的暴雨當中一動不動,任由著冰冷的雨水將他們的衣服打濕浸透.

縱然隆隆的雷聲在頭頂不斷地炸響,但是那些人卻連眉頭都沒有皺上一下.

那軍官心中不由一陣的激蕩.這些士兵不愧是帝國最優秀的戰士.

他也是一時性起,冒著大雨,踩著泥水,來到了那些士兵們的正前方,然後扯著嗓子,高聲叫道:"大人有令,發動兵變.代號'中流砥柱’∼!"

此時,'轟隆’又是一聲巨大的雷聲在他們的頭頂上炸響.

但是那些士兵們卻是高聲吶喊起來:"帝國萬歲∼!"

那吶喊聲,甚至比雷聲更加響亮.

"帝國萬歲∼!"那軍官怒吼一聲,拔出了手中的長劍,直指天空.

緊接著,他們已經沖出了院子,踩過泥濘的泥水,向著遠處的皇城方向沖去.

軍官費爾騎著戰馬,沖在隊伍的最前方.

盡管頭頂上傾盆的暴雨打下,但是卻澆不熄他心中燃起的熊熊火焰,還有……還有眼中的狂熱.

他回頭看了一眼身後的隊伍.雖然那些將士們在泥濘當中頗有些艱難地跋涉,但是所有人的臉上全都緊緊地抿著嘴唇,顯出了堅毅神色.

他不由心滿意足地輕輕歎息了一聲:等了多少年,終于等到這一天了∼!

多少年來,閃族那些**的官僚們如同蛀蟲一般腐蝕著這個偉大而強盛的國家.

這個曾經強大的帝國曾經讓人族戰悚,讓巨龍退避.

龐大的軍團曾經將戰火燒遍了人族三分之二的大陸.

曾經的光榮輝煌如中天烈日,讓人不敢仰望.但是隨著時間的流逝,現在這個帝國也還剩下什麼?

魚肉百姓的貪官汙吏,橫行霸道的貴族豪強,瘋狂斂財的無良奸商,輾轉哀嚎的窮苦百姓……

所有的有識之士全都清楚地知道,這個曾經強大的帝國已經如風中殘燭,如果再不挽救,馬上就要熄滅崩壞了.

多少的英雄豪傑也曾經痛心疾首,甚至為之痛苦流涕,但是面對這個老大的帝國卻毫無辦法.

而現在,這個機會終于來到了.

現在在大祭司首席弟子的支持之下,自己這些忠于帝國的勇士終于有了施展的機會.

一千五百六十三名將士在自己的率領之下,如利刃一般深深地刺入這個老大帝國的肌膚,然後將危害帝國多年的膿瘡一舉挖去,毫不留情地干掉那些昏庸無能,尸位素餐的官僚,拔亂反正,讓這個帝國重新煥發出新的活力.

讓帝國重新站起來,讓它的敵人重新籠罩于強大帝國的陰影之下,讓他們繼續嚇的瑟瑟發抖,最終在帝國的刺刀和鐵蹄之下痛苦的呻吟.

雖然可能會有些人道主義者會跳出來,指責這些對于其他的種族可能有些殘忍,但是為了閃族擁有更加大的生存空間,所以這也是不得不采取的措施.

因為,閃族是這個世界上最為優秀,最為純潔的主宰種族,被大魔神用頭腦所創造出來的,無論是身體還是精神全都最為傑出的人群.

而其他的種族,不管是人族,地精,又或者半獸人,甚至包括那些精靈,他們要麼智力低下,要麼血統不純,要麼道德敗壞,又或者是三者皆有.只配做閃族的奴隸和附庸……

新 ,首發手打文字版.新域名新起點!更新更快,所有小說電子書格式免費下載.

上篇:第五卷 我是大領主 第一千一百三十九章 雷霆殺機(六千,求月票)    下篇:第五卷 我是大領主 第一千一百四十一章 中流砥柱(六千字,求月票)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