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

首頁 魔法異界 赤血龍騎第五卷 我是大領主 第一千一百四十五章 諜中諜(下,求月票)   
  
第五卷 我是大領主 第一千一百四十五章 諜中諜(下,求月票)

~日期:~10月25日~

,nbsp;跟-我-讀en文-xue學-u樓記住哦!

科長胖胖的臉盤上露出狡猾笑容,那雙猥瑣的小眼睛精光一閃,道:"那就沒辦法."

說著,伸出手來,隨手在前面一個胖大媽的大屁股上重重的捏了一把.

胖女人頓時忍不住驚呼一聲,隨即憤怒地轉過身來]上的肥肉不住亂顫,如同母虎一般,格外凶猛.

科長也不出聲,而是轉過頭去,定定地看著自己的手下,臉上也是顯出了吃驚的神情.

那年青人愣了一下,一時有些不知所措,看了看科長,然後又看了看那胖大媽,然後再次看了看科長……

他的這涅落在了胖大媽的眼中,立時讓對方以為這是做賊心虛地的表現.

"小兔崽子,居然揩老娘的油,找死∼!"胖女人尖叫一聲,挽起袖子,厚的如同門板一般的巴掌,掄圓了大力抽了過去.

這要是被打上,就算是年輕人的身板也得被打飛了.

"不是我∼!"年輕人驚呼一聲,一低頭躲過這致命的一巴掌,狠狠的叫道:"老家伙,我記住你了,給我等著∼!"

科長卻裝作一副什麼都不知道的樣子,雙手插著衣兜,一邊舉首望著天空,一邊吹著口哨.

此時那胖大媽怒吼一聲,再次掄圓了巴掌猛抽過來.

年青人急忙再次閃開,然後撒開腿,一路沿街狂奔.

那胖大媽在身後一路的緊追.一邊追.一邊扯著嗓子高聲大叫:"非禮,非禮啊.別讓那小兔崽子跑了.快抓住他.敢吃老娘豆腐的,到現在還沒留下活口.別跑∼!…………"

兩個人吵吵鬧鬧的沖過街道,撞翻了行人,踢倒了攤子,搞的一路之上人仰馬翻,極是混亂.

銀光饒有趣味的看著悍婦追殺小流氓的戲碼,還和哈克一起抱著肚子哈哈大笑,笑話這個小流氓該有多饑渴,這種比男人還彪悍的女人都敢碰.

他卻渾不知自己已經走進了死亡伏擊圈⌒動組的特工們早就將火槍握在手上,搭上一件衣服遮蓋.

只等一聲領下,撩開衣服就同時開火.

按照風險投資公司的標准執行條例,暗殺行動中∽要攻擊目標是頭部.然後不管死活,在最短的時間內再補上三槍,保證可以擊斃目標.

久經訓練的特工們可以保證在三十米的距離,每一槍都准確擊中一枚銅板.極為強悍.

而且,按照計劃,每一個目標通常由三名槍手照顧,兩個人以交叉的角度開火,一個人在旁邊策應掩護,並且准備在未命中的情況下補槍.

迄今為止,這一行動方式已經被證明是准確高效的.

銀光雖然也是風險投資公司掛上編號的密探.不過他的專業方向也只是偽裝身份活動,公開打探消息.

走進這一行是因為沙金的關系,半路出家,銀光本人只經過最基本的收集情報的培訓,對于特種刺殺行動這一塊基本上一無所知.

風險投資公司的人也不認為他們能將一名貪生怕死,身體孱弱的地精培訓為戰斗高手.

因此上,他絲毫也不知道,自己已經一只腳踏進了鬼門關當中.仍然幸災樂禍地指著那被大媽追殺的年青人哈哈大笑.

另一邊正准備行動的特工們則不然,他們看著自己同事大呼小叫的狂奔而過,不由對望了一眼.

他們都知道這一突兀的插曲.只代表著一件事情——行動終止∼!

特工們垂下手臂,將武器插回懷里,看也不看一眼,低頭混入人群當中.與銀光三人擦肩而過.

黑暗法師似乎有所感覺,好像有人盯著自己.但是抬起頭來仔細找了一圈,只看到熙熙攘攘的人流.

只有戈爾的兩個密探.大大方方的尾隨在他們身後,手里還舀著一塊餡餅邊走邊笑.

黑暗法師見此,在暗暗高興的同時,不由心生鄙夷:這幫飯桶,號稱人族的防禦密不透風,但是本大爺就堂堂皇皇地出現在他們的眼皮底下,這些家伙卻仍然是一無所覺,而且還居然特意派出人手來保護.

想到這里,不由暗罵一聲"蠢貨∼!"

忙碌了大半天,地精銀光將整個溫特里斯都轉了一個遍,這才拖著疲憊的身軀回到旅店.

盡管臉上一點表情也沒有,但是銀光心里卻極度失望,在這座城市里,他沒有發現一點兒的飛鷹集團的蹤影.

銀光想想也釋然了,這種邊境小城,又是拉塞爾的地盤,飛鷹集團看不上才是理所應當的,在這里設一家飛鷹集團的分公司那反倒讓人感覺怪異.

銀光在心里尋思著,要不要找個借口,往南面的大城市再跑一趟.或許在那里可以和他們接上頭.

萬一他們要真的認為自己變節投降,那可就麻煩了≡己在奈安的房產什麼的估計得要被他們沒收一個乾淨,說不定還會派出殺手,來干掉自己……

他不由越想越怕,幾乎忍不住都要打起寒顫來.

就在這時,門外突然傳來一陣響亮的笑聲.

發覺那笑聲好像有些熟悉,銀光不由愣了一下,隨即這才反應過來,這應該是戈爾男爵的聲音.

人未到聲音已經先到,而且笑聲如此的響亮,很顯然是有什麼好事兒.

隨後戈爾男爵邁著大步走了進來.

他剛一進門,就笑吟吟向著銀光致歉,道:"今天我兩個不成器的手下給銀光先生添麻煩了."

地精也是急忙換上了副笑臉,道:"不不,我還得感謝大人您的好意,有了他們在.我可是省了很多麻煩.哈哈哈哈……"

戈爾男爵毫不在意的揮揮手.道:"那里,咱們現在是合作伙伴,而未來,更是並肩戰斗的同事."

地精露出疑惑的表情,道:"大人您說的這是?"

"我帶來一個天大的好消息∼!"戈爾男爵也不客氣,隨手拉過了一把椅子,坐在地精對面,擺出了極其平宜近人的態度,笑著說道:"昨天晚上我將銀光先生的功勞傳回了茹曼,今天一早就收到了拉塞爾首相大人親筆回電."

地精銀光驚的目瞪口呆.他怎麼也想不到,拉塞爾居然親自關心起了自己,這些反倒更是麻煩了.

黑暗法師精神一震,心中暗喜.覺得自己收編地精,親身涉險這一趟真是來對了,眼前這個丑陋的地精居然奇貨可居,入的了拉塞爾的法眼.

豈不是意味著……

意味著以後可以通過地精搞到茹曼帝國最高層的消息???∼!!!!

黑暗法師眼里全是**裸的**,看著地精就像是一個爍爍放光的小金人一樣.

"撿到寶了,撿到寶了∼!"他心里暗下決心:"原本以為是用一下就扔的東西,沒想到撿到寶了,這下要改變計劃,放長線釣釣茹曼這條大魚."

在興奮之下,他絲毫也沒有注意到.戈爾男爵話中透露出來的另一個極其重大的信息:在相隔千里遠的地方,戈爾男爵是如何與首相實現快速通訊的?

相對于撿到一個地精來說,這個訊息當中,包含有更大,含金量更高的信息量.

如果他能從這個消息中推斷出人族已經實現了迅捷通訊,並且將這個消息帶回到不死族,將來在戰爭中,不死族就可以有針對性地對人族的通訊設施進行破壞,阻礙人族的通訊,造成的破壞力將是極其可怕□至不可估量的.

但是可惜的是,他卻並不是一個合格的情報人員,卻並沒有抓住這一點兒.而是像握著的沙子一樣,白白地讓這個珍貴的金沙,隨著沙子一起從指縫當中滑走了.

不過♀也無可厚非,畢竟做為一個魔法師來說.他們有著不少的辦法可以實現快捷通訊,雖然那些全都極其耗費魔力.

因此上,以己度人,人族在北方要塞與茹曼城首相府之間有著魔法師專用的聯絡通道,也並不奇怪.

聽到那個消息之時,地精也是在第一時間就呆住了,不知道該說些什麼好,吶吶的道:"居然驚動了首相大人,這,這……"

一副被嚇傻的樣子,實在是和地精們精明的傳聞大相徑庭.

戈爾男爵心里暗喜,這個地精再怎麼精明,也只是一個土鱉地精,下等的小民,聽到首相的名頭就嚇傻了,這種人好控制.

他很是輕咳了一聲,眉毛亂舞了一陣,暗示地精繼續追問下去.

奈何,那地精卻極不識趣,讓戈爾大人很有一種拋媚眼兒給瞎子看的郁悶.

最後,他只得干笑了一聲,然後說道:"銀光先生,難道閣下就不想知道首相說些什麼?"

"啊?"地精愣了一下,這才反應過來,急忙追問道:"首相……首相大人說些什麼?"

戈爾男爵哈哈一笑,然後摸出一張紙放在地精面前,得意地點指著抬頭的一行大字,道:"嘉獎令,並且首相大人任命銀光先生為野蠻人地區的情報主管."

說著,用手指輕輕地推著那張紙條,推到了地精的面前.

接二連三的重磅消息讓地精銀光感覺腦子都不夠用,呆了好一會,銀光才不可置信的問道:"我?當官了?"

戈爾男爵點點頭,道:"地區情報主管,在級別上和城主相當,並且有自主招募手下的權限,也就是說,以後北方山區中的野蠻人情報系統,就由銀光先生全權負責了.恭喜銀光先生,以後咱們就是同事了."

銀光揉揉鼻子,咧著嘴傻笑一聲,喃喃的道:"我?城主級別?"

戈爾男爵微笑著點點頭,道:"銀光先生要是能再立新功,按咱們首相大人慷慨的性格,先生說不定能被封為貴族."

銀光在背後重重的掐了自己一把.終于確定這不是在做夢.

他.畿尼,銀光,一個在下城區窮街陋巷中長大的地精,一個小偷和騙子,一個造假者和走私商人,當官了∼!

而且還是茹曼帝國正兒八經的官員,而且一當就算城主級別的大官.

為了還很有可能成為貴族,一個地精貴族.

銀光估計自己已經成為地精曆史上官位最高的人.

沙金雖然執掌著風險投資公司情報偵查部門的大權,但是飛鷹集團是私人公司,風險投資公司為皇家工作]金級別極高,卻沒有官位.

銀光舀起自己的任命狀,雖然只是一封電報,但是上面寫的清清楚楚.他,地精銀光被任命為北方大雪山區情報主管.

銀光露出一臉傻笑,嘴里不停的念叨著:"主管∼!我當官了……當官了……"

戈爾男爵搖搖頭,嗤笑一聲,心里暗道:怕不是一早登天高興傻了吧?

然後拍拍手道:"為了慶祝銀光先生升職,明天晚上我會咱們北方情報部的總部,舉行銀光先生的歡迎大會,咱們北方區的領導都會到,屆時我將先生介紹給大家."

"還有歡迎會?"銀光張大了嘴說道.

戈爾男爵點點頭,道:"明天下午五點.我會派人來接您.今天請好好休息."

然後戈爾男爵拍了拍手,一大群人蜂擁著走了進來,有男有女,有老有少,又提著箱子的珠寶商,也有掛著軟尺抱著布料的裁縫.

"好好為銀光先生他們服務."戈爾男爵淡淡的命令一聲,但是這些手工藝人卻嚇的瑟瑟發抖,畢恭畢敬的道:"是……"

"那麼,不打擾銀光主管了,明天晚上見.不用送了."戈爾男爵留下一句.揮揮手走出房間.

而此時地精還在發愣.

戈爾男爵前腳離開,這些服務人員就蜂擁著沖了上去,將地精三人團團圍住,繞著他們開始忙碌.

黑暗法師在地精耳邊低低的道:"別高興過頭,忘了你的身份."

地精銀光猛然一震.從驚喜中清醒過來,想到了自己眼前的危機.他到現在還隨時可能被黑暗法師宰掉.

不等地精細想,他們就被人群分開,十幾雙手在他們身上摸來摸去.

很快,銀光,黑暗法師弗林特和野蠻人哈克打扮一新,身上穿著華貴的套裝,衣服上別著閃閃發光的金銀飾品,腳上都是锃亮的皮靴,身上撒著香水.

但是只有黑暗法師的氣質像一個貴族,地精這一身給人個感覺就像個暴發戶一樣.

而野蠻人哈克,這一身打扮更像是從別人那里偷來的,怎麼看都猥瑣.

地精一手端著如琥珀色清澈的名酒,年輕靚麗的化妝師蹲在地上為他修建指甲,銀光忽然想起一個緊要的問道,猛一下從椅子上跳起來,一把抓緊跟前老裁縫,緊張的道:"這錢該不是要我出吧?"

老裁縫被地精的行為嚇了一跳,愣了好一會才低聲小心的道:"不,先生,戈爾男爵已經付過錢了?"

銀光松了一口氣,坐回椅子上,道:"既然如此,多給我加兩套套裝,還有皮裘,我要帶走."

老裁縫的嘴角抽搐了兩下,苦笑著道:"如您所願."

"對了,六八年的霞飛再給我舀一箱."銀光抖抖衣服,氣派的命令道.

忙碌的手工商人答應一聲,心里暗暗叫苦,不知道戈爾男爵在收到帳單之後,會不會直接讓他們人間蒸發.

一直到天徹底黑掉,所有的小商人都離開之後,黑暗法師弗林特坐到地精銀光身邊,按照地精的肩膀,道:"我再警告你一次,銀光,別給我耍花樣,我在你身上下了信標,不管你跑到那里,我都可以找到你."

銀光驚恐的打了一個寒顫,拼命的搖搖頭,道:"不會,絕對不會."

"哼哼∼!"黑暗法師滿意的一笑,道:"這個戈爾說,明天的歡迎會在他的情報總部."

地精銀光點點頭.

"很好,"黑暗法師挑挑眉毛,陰冷的臉龐冷笑一聲,道:"我想他和拉塞爾的公文往來,應該都在他的總部里,還有更重要的明年的戰爭計劃."

地精警惕的看著黑暗法師,不自覺的往後縮了縮,慌張的道:"你想干什麼?"

黑暗法師兩只眼睛凶狠的瞪著地精,道:"明晚,你去把這些東西給我偷出來,這就算你的投名狀,做不到,我就宰了你."

地精惶恐的搖搖頭,連聲道:"你不能這麼做.我會被發現的,發現我就死定了,我……"

黑暗法師一把攥緊地精的衣領,掏出匕首頂在地精的脖子上,冰冷的道:"那我不如現在就殺了你."

"不要,"地精拼命搖頭,吱吱唔唔的道:"我……我做就是了,我做."

黑暗法師放開地精,整整地精的衣領,語氣和善的道:"如果做到了,從此之後就是自己人.

我們閃族可沒有種族歧視這一說,亡靈大祭司處事極是公允,有如此功勞,別說一個小小的城主貴族,就算總督,世襲侯爵,亡靈大祭司也會賞給你.不比在茹曼做一個下等的小官要強一百倍."

地精銀光連連點頭,心里卻暗罵:開空頭支票,這本事老子比你厲害多了,還總督,侯爵,誰不知道魔族當官是最黑的,巫妖幾百年都不死,死霸著位置不放,我信你我未來會死無全尸.

黑暗法師拍拍地精的肩膀,陰冷的一笑,道:"很好,我看你的表現.記住,你這條小命是掐在我手里的."

地精挑挑嘴角,勉強露出一個笑容,卻是比哭都難看.

黑暗法師放開地精,彈了彈袖子,道:"我要為明晚准備一些東西,你們兩個誰都不許踏出這扇大門一步."

地精銀光從椅子上跳了起來,徑直走向房門.

黑暗法師一捏拳頭,厲聲道:"你要干什麼?"

銀光頭也不回的道:"上茅房,你要不要跟來?"

黑暗法師真的跟著地精銀光,一直盯著銀光直到他走進廁所內.

銀光關上廁所的門之後,猛然轉身沖著黑暗法師的方向伸出兩手的中指,嘴里無聲的罵道:"叉你老母∼!"

然後垂頭喪氣的跌坐在馬桶上,心里暗道:"該怎麼辦才好?"

xxxx

求月票,求推薦,求收藏,求訂閱,有的話,投一下吧謝.(未完待續.,投推薦票,月票,,.

跟-我-讀en文-xue學-u樓記住哦!

,

新 ,首發手打文字版.新域名新起點!更新更快,所有小說電子書格式免費下載.

上篇:第五卷 我是大領主 第一千一百四十四章 諜中諜(中,求月票)    下篇:第五卷 我是大領主 第一千一百四十六章 間諜們最基本的接頭方法(求月票)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