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

首頁 魔法異界 赤血龍騎第五卷 我是大領主 第一千一百四十七章 超級間諜(求月票)   
  
第五卷 我是大領主 第一千一百四十七章 超級間諜(求月票)

第一千一百四十七章超級間諜

"七號你好.請牢記"

正埋著頭,在辦公桌上亂翻的銀光,猛然間聽到有人說話,頓時嚇的腦子里一片空白,稀疏黃軟的頭發一下子根根豎起,整個人如同被冰凍了一樣,在瞬間定格..

沉默了一秒鍾,地精銀光猛的跳起來.

他敏捷的像一只貓鼬一樣,向後跳出幾步,面對著說話的人,在此同時,手里還握著一根尖銳的鍍金派克簽名筆作為武器,對准說話的人.

借著窗外照射進來月光,依稀可以看到,在他對面的是一個漂亮的年輕人,

他身穿一身適合夜間行動的黑灰色衣服,躲在牆角的陰暗之處,如同一個幽靈一般,如果不仔細觀察的話,幾乎都看不到他的影子.

那年輕人看到地精銀光被嚇了一跳的樣子,不覺有些好笑,瞥了瞥地精手里作為武器的簽字筆,嘿嘿笑著道:"你在公司就學到這個,用簽名筆殺人?

沒人告訴你,這種時候,純銅的鎮紙才是最方便的武器?

簽名筆,哈哈哈……"

那年輕人一時間樂的前仰後合.

銀光滯了一下,握緊了手中的簽名筆,警惕地盯著那年青人,隨即飛快地瞥了一眼桌面上青銅色雄獅鎮紙,緊接著快如閃電的速度伸出手去,一把將碩大的鎮紙抄在手里,舉起了瞄准年輕人,一邊哆哆嗦嗦地顫抖著,一邊厲聲道:"你是誰?"

在緊張之下,那聲音聽上去有些尖利失真,很有一種不真實的感覺.

"哇哦,鎮定鎮定,"年輕人嗤笑一聲,舉起空無一物的雙手,向地精晃了晃,一臉道:"自己人,不用這麼大反應吧?

沙金那個老吝嗇鬼還說你是地精里面最專業的特工……"

地精銀光捏緊手里的鎮紙,兩只綠豆的小眼睛瞪的圓圓的,咬著牙一副將要咬人的表情,凶狠的道:"你到底是誰?"

年輕人撇撇嘴,一攤手,道:"都說了自己人."

"有什麼可以證明?"銀光急切的追問道.

年輕人不滿的哼了一聲,從衣服里拉出一柄火槍,握在手上對地精晃了晃,道:"這個總可以了吧?"

手槍是風險投資公司行動組的標准配置,也只有風險投資公司的特工們才會裝備,是保密程度極高的武器,外人雖然聽說過,但是都知道火槍到底長什麼樣子.

銀光盯著火槍仔仔細細的看了好一陣,直到確定那不是把假貨,這才略略放松了一點兒,但是卻仍然不依不饒地繼續追問道:"暗號,暗號呢?"

那年輕人愣了一下,咧了咧嘴道:"大哥,你不覺的咱們現在這樣對暗號,好像有點兒傻嗎?"

銀光冷哼了一聲,倔強地堅持道:"少來這個,快說暗號.這是規矩∼!"

最後一句話,他幾乎是咬著牙,一字一頓地說出來的.雖然他心中對于中情局的接頭暗號也感到有些不妥,但是這畢竟關系到他自身的安全,地精們出于他們的天生,在這種時候從來都不會馬虎的.

那年輕人只得道:"好吧,好吧.你才是老大."

他頓了一下,然後輕快地唱道:"啊門啊前有一棵葡萄樹.阿嫩好阿綠的剛發芽."

完,眯著眼睛,一眨不眨地看著地精.

"蝸牛背著那重重的殼啊,一步一步地往上爬."銀光也是小心翼翼地背完了暗號,隨即長長的喘了一口氣.

他將手里的鎮紙扔在桌子上,一屁股坐倒在戈爾男爵的椅子上,呼呼的大聲喘氣.

這暗號雖然聽上去兒戲,但是實際上,卻極其的嚴格,不僅僅只是字不能錯,就連語調也不能有一絲的錯誤.

這是為了間諜們被捕之後,被嚴刑烤打的時候,實在熬刑不過吐出了實情的情況之下,還可以部分的隱瞞.

這樣一來,其他人在冒充的時候,讓接頭的人可以通過暗號,知道真正的自己人已經被捕,一來,識破面前的冒充者,二來,可以想辦法營救被捕的人∼!

地精一邊喘著粗氣,一邊拍著胸口,按住狂跳的心髒,一副劫後余生的樣子,感慨地道:"剛剛真是嚇死我了.你們就不能換個不嚇唬人的出場方式?"

隨即猛然一怔,想到了什麼緊急的事情,急忙伸手在褲襠上摸了一把——還好還好,沒有濕.

那年輕人呲了呲牙,無奈地攤開雙手,道:"我們在你周圍晃了兩天的時間,直到現在才逮到一個你落單的機會."

地精銀光滯了一下,隨即也只有無奈的歎了口氣.

一直以來,黑暗法師監視他確實非常嚴密,一刻都沒有給地精可以利用的機會.

地精銀光上下仔細打量著年輕人,道:"對了,兄弟,還不知道你叫什麼名字呢?還有,你是怎麼進來的?"

年輕人指著自己的鼻子,笑道:"你可以叫我四十九號,至于怎麼進來的嗎?這麼說吧,戈爾這個破窩的保安實在是慘不忍睹."

地精喃喃的道:"四十九號,是嗎……"

光說代號,也就是說,對方並不打算與自己深交,無法打人情牌,這讓地精略略有些失望,

但是隨即,他又得新提起精神,道:"時間不多,你仔細聽我說.

被一名黑暗法師挾持了,就是下面那個叫弗林特的家伙.

黑暗法師在山區里建了一個叫奧德海姆的城市,俘虜了附近所有的野蠻人,正在策劃開春之後,聚起百萬大軍,然後出其不意,進攻茹曼……"

四十九號擺了擺手,道:"停停,不用急,有的是時間,外面的人已經讓我們擺平了."

"擺平了?"銀光驚訝的道.

四十九號白了他一眼的,道:"要不然你能這麼輕松的模進來?可憐的戈爾男爵還是我們找借口給支走的."

"都是你們做的?算了,這是次要的,"銀光一擺手,鄭重的道:"這是我冒著生命危險發掘的情報.我在地圖上標的部落基本上都已經沒人了,全都被黑暗法師們給滅了.

而且,那些黑暗法師還在不斷的增援奧德海姆……"

四十九號打斷銀光,道:"別急,這些我們都知道了."

"你們知道了?"地精銀光愣了一下,驚訝的問道:"你們怎麼可能知道?"

四十九號笑了笑,道:"弟兄們已經在你們樓下蹲了兩天兩夜了,連那個野蠻人的夢話都聽的一清二楚.我們知道那個黑暗法師的身份後,稍微推斷一下自然清楚了."

"你們已經蹲了兩天了?"銀光奇道.

"很奇怪嗎?"四十九號扁扁嘴,道:"你以為中情局是吃素的?

們這一組的任務就是盯著戈爾和你,前方收到了你在漂流瓶里傳遞的消息,我們評估了一下,你只能從溫特里斯進城,在這兒侯你很久了,從七號你進城開始我們就發現你了."

銀光不高興的埋怨道:"那你們怎麼不主動聯系我?讓我自己白擔心了兩天."

四十九號意味深長地笑了下,道:"我們不是不確定你的安全嗎,未曾貿然行動."

當然另一句話並沒有說出來——"我們還要確定你是不是叛變了.如果是的話……"

而且據溫特里斯傳來的消息,那情報傳遞的消息相當的及時,晚上一步,這位英勇間諜就要被當場格殺了.

當然,這件事情,沒有必要讓銀光知道.

銀光皺皺眉頭,道:"沙金怎麼說?"

"我們來聯系你就是二老板的命令."四十九號正色道:"二老板說了,給七號你兩個選擇.

一是我們現在就救你走,繩子我已經准備好了,順著繩子溜出去直接就落在大街上,在拐角處有一輛馬車等著.

那黑暗法師雖然有些麻煩,但是自然也有人對付,而你的任務也勝利完成了,回去公司自有獎勵."

"沙金這麼說了?"地精銀光眼睛一亮,轉頭看著窗外點點燈火的夜色,緊張的咽了口唾液,想想越過窗戶就是自由了,這對一直以來置身于危險當中的銀光來說,是莫大的誘惑.

地精銀光朝窗外看了看,隨即拐回頭,遲疑地道:"那麼第二個選擇呢?"

四十九號反倒怔了一下,苦笑著搖搖頭,道:"二老板說的真是一點都沒錯."

"沙金那個混蛋又說什麼了?"銀光警惕地瞪圓了小眼睛.

四十九號笑著搖搖頭,道:"二老板說七號你不會立刻就決定脫身的,果然如此.

聽好了,第二個選擇,是你繼續潛伏下去,為黑暗法師提供情報,直到我們弄清楚他的真正的意圖和規模,然後在合適的時間,打他們一個全軍覆沒.不只是要打疼他們,而是要徹底打死他們,順便連野蠻人的問題一並徹底解決掉,千古之功一戰而定."

"那我的安全怎麼辦?"銀光急切的追問道.

四十九號聳聳肩,道:"公司會在合適的時間派出最精銳的行動小組解救你,其余的時候,只能看你自己的了.不過我們會配合你,讓你取信于黑暗法師."

銀光皺著眉頭沉吟了幾秒,道:"然後哪?沙金還怎麼說?"

四十九號道:"然後你可以在七前面加兩個零,董事長會將你的功勞報給陛下,至于能拿到什麼獎賞要看陛下的了.

不過據沙局長說,最少給你一個男爵的爵位是跑不了的."

到這里.四十九號不由咂了咂舌頭,心中很有些羨慕.由于封建社會的階級森嚴.別說是從一個地精一躍而成為貴族,就是一個平民能成為貴族,那也得是祖墳上冒了青煙的.

"貴……貴族……"銀光一下子也呆住了.

成了貴族,就是上流社會的人了,以後再也不用擔心有人敢搶自己的東西了.而且到時候有了封地,也可以在自己的領地里面欺男霸女,為非作歹,大力推行初夜權……

想著,想著,忍不住抬起頭來,四十五度角仰望著天空,滿嘴的口水都順著嘴角流出來了.

四十九看著他的模樣,心中不由一陣厭惡,但是再想想,如果自己到他的那一地步,好像也好不了多少.

他不由打了一個寒顫,然後輕咳一聲,接著說道:"兩個選擇,由有你自己選."

看著對方那似笑非笑的目光,地精銀光滯了一下,隨即也是反應了過來.

走,可以保住性命的.

而留下,雖然可以封爵,但是很可能會沒命的.

性命和爵位,看樣子,好像自己只能留下一個.

這……這兩個究竟那一個才是最重要的?

地精抱著頭,雙手在腦袋里用力撓了撓,臉上的表情變幻不定,時喜時憂,一會咧嘴傻笑,瞬間卻又撅著嘴恨恨的罵了幾聲.

四十九號也不催促地精,只是在一旁平靜的等待著.

銀光縮在椅子上,足足呆了五分鍾時間,忽然咬咬牙,抬起頭來,一雙小眼睛冒著精光,一臉豁出去的表情,惡狠狠的道:"好吧,我選第二個,拼了∼!

沙金那個混球去撩撥半獸人的時候,不是也沒死嗎?

銀光大爺福大命大,去野蠻人那里肯定也能活著回來.

到時候,熬死了沙金,老子就是中情局的局長∼!"

四十九號像是剛認識銀光一樣,驚訝的上下打量他幾眼,然後搖搖頭苦笑一聲,道:"二老板說的果真沒錯.地精都是天生的賭徒."

下定了決心之後,銀光好似換了一個人,整個人輕松了很多,譏笑一聲,拍拍四十九號,道:"你說錯了,地精只是喜歡用最小代價,去換取最大的利潤."

"好吧,"四十九號白了地精一眼,道:"雖然你讓我賭輸了一頓夜宵,不過我還是敬佩你的勇氣."

著,從懷里掏出一摞文件,道:"這是我們偽造的行動計劃,你只需要將他交給黑暗法師,公司會做作出配合行動,讓你獲得黑暗法師的信任.剩下的就全靠你自己了.

下一次來的時候,我們等你的好消息."

銀光鄭重的接過文件,緊緊的握在手里,仿佛它有千斤之重,然後小心的將它揣進自己的懷里,用手在衣服外面按了按,確保萬無一失.

做完這一切,銀光抹了一把腦門上的細汗,顫聲道:"如果我不幸遇難了……"

"沙金會將奉養你的母親,就像自己的母親一樣,而且還會在你的那些侄子們當中挑一個過繼到你的名下.

這是他親口說的."四十九號輕聲道.

銀光苦笑著搖搖頭,道:"沙金這個狗娘養的是吃定我了,你相信嗎,從小到大賭錢我都沒贏過他.哦,對了,衛生間有個被我迷暈的家伙."

"已經處理好了,你放心吧."四十九號嘲笑地精道:"不得不說,你下手的方法很業余,我們還得費勁在他的後腦上補了一下,這才讓那個家伙安靜了下來."

銀光搖搖頭,轉身拉開房門,探出腦袋左右看了看,哧溜一下鑽了出去,消失在走廊上.

四十九號想想銀光的樣子,忍不住笑了笑,自言自語道:"一邊膽小如鼠,一邊又膽大包天,果然是一個地精."

然後,四十九號動手消除兩個人留下的痕跡,解開拴在陽台上的繩子,翻身跳出了陽台,消息在夜幕當中.

銀光裝作什麼事也沒有的樣子,施施然從台階上走了下來,黑暗法師一直盯著樓梯.

見到銀光的第一時間就攔住他,拉到旁邊的花盆後,緊盯著地精問道:"得手了?有沒有被發現?"

地精拍拍硬邦邦的胸口,那里裝著從四十九號手里拿到的文件,道:"都在這里了.上面一個人也沒有."

黑暗法師露出滿意的笑容,拍拍地精的肩膀,道:"干的很好,找個借口,趁早離開這里."

知道風險投資公司隱藏在自己身後,銀光看著黑暗法師,覺得自己的再也不像以前那樣感到恐懼驚慌了,心里暗道:"小樣,我先忍你幾天,你要是再給我得瑟,我就讓公司的特工直接崩了你."

銀光不耐煩的拍開黑暗法師的手,低垂著眼簾,雙手整了整衣領,咕噥著道:"好,我知道了."

這時戈爾男爵從門外走進來,嘴角帶著微笑,如沐春風一般.

銀光向他告辭的時候,戈爾男爵也沒有過多挽留,當即命令手下套車將地精三人送回溫特里斯.

一路上黑暗法師顯得非常焦急,眼睛一直盯住地精的胸口,看的地精心里毛毛的.

回到旅館之後,黑暗法師立刻推著地精走進了房間內,同時命令旅館內所有人都不得進來打擾他.

關上房門離開硬扯開地精的衣服,粗暴的將文件從地精懷里掏了出來,然後將地精踢在一邊.

"春季攻勢,方案一,"黑暗法師看著文件低聲讀了出來,然後雙手撫摸著文件,得意的縱聲大笑,連聲道:"好,很好,非常好∼!"

看著地精道:"你立下了一件大功,銀光,我會在海洛德大人面前為你請功."

地精銀光眼珠轉了轉,想想公司的特工們就在他們腳下,聽著他們的對話,心思一轉,作出一臉憂慮的表情,道:"不過這麼重要的文件丟失,戈爾難免會起疑心."

黑暗法師很是驚奇地看了他一眼:這件事情,他這自詡聰明的人沒有想到,而這個地精居然想到了.看來這貨也挺聰明的.值的好好的用一下.

"這倒是一件麻煩的事情……"他皺著眉頭思索了幾秒,點頭贊同道:"你說的是,看來晚上我還得再跑一趟,去放上一把小火.

哈克,你這個懶鬼,去讓他們送一瓶好酒上來,等我回來之後,咱們要好好慶祝一下."

這個夜晚,地精銀光第一次睡了一個安穩覺,直到天明才睜開眼睛,卻看到黑暗法師雙眼熬的通紅,桌上的蠟燭流了厚厚的一灘蠟油,顯然是熬了一個通宵.

黑暗法師看到銀光第一句話就是:"我們必須盡快返回奧德海姆."

銀光疑惑的道:"發生了什麼事情嗎?"

黑暗法師拍拍地精"竊取"文件,道:"戈爾這個笨蛋,提議派出戰爭堡壘去巡查野蠻人部落.拉塞爾已經批複了."

xxxxx

求月票,求收藏,求推薦,求訂閱,謝謝.

新 ,首發手打文字版.新域名新起點!更新更快,所有小說電子書格式免費下載.

上篇:第五卷 我是大領主 第一千一百四十六章 間諜們最基本的接頭方法(求月票)    下篇:第五卷 我是大領主 第一千一百四十八章 成功潛伏(求月票)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