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

首頁 魔法異界 赤血龍騎第五卷 我是大領主 第一千一百七十八章 我也有女秘書了(求月票)   
  
第五卷 我是大領主 第一千一百七十八章 我也有女秘書了(求月票)

月底了,有票的,投一下吧,謝謝.

xxxx

借著昏黃的燈光,地精銀光看著舞台正中央的那幾名輕歌曼舞的女子,不由低下頭,暗暗不屑的撇撇嘴.

在他的周圍全都坐滿了帝國北方的達官顯貴.一個個放浪形骸,酒興正濃.或是和旁邊的人不住地大聲說笑,又或者色眯眯地看著舞台上那幾名表演的女子.

整個房間里充斥著燈紅酒綠,醉生夢死的頹廢與奢迷.

這里就是戈爾男爵北方情報總部的後宅,也就是戈爾男爵的私人住宅.

與絕大多數帝國高官的別墅一樣,這個建築從外表看只是一座其貌不揚的二層別墅,建築風格甚至有些死板.極其的低調,但是內部卻別有洞天.

地精銀光在這里混了這麼久,對于帝國北方官員的混蛋德性極其的了解,不過,雖然他也有著心理准備,但是剛剛走進房間的時候,卻被內部奢侈的布置給驚呆了.

走南闖北十幾年,也進過洛林花大價錢裝修的總督府.地精銀光的眼光可是很毒辣的.是不是贗品,抬眼一瞥就能看明白七八分.

銀光剛一進門,一眼就認出了擺放在門口處,那兩對半人多高的青瓷花瓶.

那是從東方塞利斯進口的青瓷花瓶,僅這一個花瓶就價值連城,而且還是有價無市,極難買到.

傳說帝國皇宮里面也曾經有過兩個,但是凱瑟琳長公主小時候調皮打破了一個.後來茹倫德皇帝嫌只有一個不好看,就把另一個也撤了.

這麼多年,那位只是位于眾神之下的至尊一直想要再湊一對擺出來,但是卻從來都沒有如願.

可是,戈爾男爵表面上不顯山不露水的,在他的客廳里擺了兩對.

而在地上是一塊寬大柔軟,可以陷入腳脖子的撒馬爾罕的地毯.

那是由少女們最嬌嫩可愛的芊芊玉手精心編制而成,花紋精美繁複.描繪著一個完整的神話英雄故事.

這麼寬的一幅地毯,需要二十個女工編制整整三年的時間.

但是最顯眼的,是正對客廳大門,整整一面牆寬的魚缸.那魚缸中養著幾十只色彩斑斕的魚,顏色鮮豔,體型各異,有大有小.

銀光知道人類之中有一句諺語,窮玩馬.富玩表,豪門才懂玩魚鳥.

弄匹什麼純正血統名馬,出來妝點面門的,只能算是小有錢人.會通過名表名鑽來體現品位的,那才叫富豪.

而不管是馬,還是表,對于世家豪門子弟來說,懂的玩這些,才只能算是剛剛小學畢業,想在成為一名真正的紈绔子弟.還必須得要懂得玩魚,玩鳥,玩花,玩草,玩字畫,玩古董.

因為嚴格區分的話,那些都是屬于藝術的范疇當中.

眾所周知.藝術是一個很王八蛋的東西,只要和它沾上一點兒邊兒的,那全都是很浪費錢的.

也只有十幾代,幾十代傳下來的底蘊深厚,屹立不倒貴族世家,他們的子弟才有這個能力,也有這個眼力.為幾只在其他人眼里不值一錢的小動物一擲千金.

地精不知道戈爾男爵的家族傳了多少代,但是銀光怎麼看,眼前這位戈爾男爵.怎麼也不像個豪門子弟.

要是他爆發戶還更像一點,尤其是他在用手里的絲帕使勁地甩大鼻涕的時候,那虎軀一震,狂散爆發戶所特有的外強中干的氣質.

只能說這位男爵是有錢燒的.

餐桌就擺在正對著魚缸的地方.

參加晚宴的客人也就是地精和弗林特兩個,陪客的倒有十七八個人,不用問這一次的宴請,肯定是公款消費.

各種地精聽到沒聽說過的山珍海味擺了滿滿一桌.

宴會一開始,在那靡靡的音樂聲中,一隊舞女從後堂內走出,全都是一身豔紅色的薄紗,絲巾蒙面,透過單薄的紗衣可以看到里面白嫩的**.

那些年輕的舞女們以寬大的魚缸為背景,舒展著曼妙身材,在地精銀光面前表演起充滿了火熱激情的舞蹈.

不看著這些風姿出眾的美女,地精銀光卻提不起一點興趣來,客套的陪著戈爾男爵干笑兩聲,暗暗腹誹:"你們不知道地精和人類的審美觀不一樣嗎?"

但是戈爾和其他客人們卻非常陶醉.

他們喝的通紅的臉上帶著放蕩的笑容,隨著音樂扭動身體,眼睛緊緊盯住舞女們雪白的胸口和纖細的腰肢.

當一曲終了,戈爾男爵就在嘴里叼著粗大到奇怪的雪茄,大聲的鼓掌歡呼.然後抓起旁邊盤子里的金幣,一邊哈哈大笑著,一邊向著那些只著輕紗的少女們身上砸去.

聽到她們那連連的嬌呼驚叫,然後更加高興的放聲大笑.

其他幾人也是一陣興起,在一邊拼命地鼓掌叫好.

場上一時極其的混亂.

借著這個機會,弗林特隱蔽的向銀光使個眼色,然後朝戈爾的酒杯努努嘴.

地精銀光捏捏衣袋里的紙包,猶豫看看弗林特,又看看戈爾.

這包藥粉是弗林特在赴宴之前交給地精的,據弗林特自己說,就是一點讓人更快眩暈和麻痹的小東西,能讓人的意識保持在清醒和不清醒之間的狀態.

但是銀光不確定這個黑暗法師給自己的東西,到底有沒有他說的那麼好用,銀光自己就是一個下蒙汗藥的大行家,卻從來沒聽說過有這種藥劑.

弗林特在桌子下面用力踢了地精一腳,臉上卻對地精溫和的微微一笑.

銀光撇撇嘴,無奈的低聲說了一聲:"好吧."

然後主動端起酒瓶為戈爾男爵倒了滿滿一杯酒,手掌掩蓋著將藥粉灑進戈爾男爵的酒杯里,然後主動端起酒杯,道:"老板,為了我們未來的合作,來干一杯."

戈爾男爵哈哈一笑,和地精一碰,毫不猶豫的一口喝干杯里的紅酒.親熱的攬住地精的肩膀,道:"我親愛的兄弟,眼前的機會不多了,我們要趁著還有時間再大干一票."

"當然,老板.當然了……來,咱們再干一杯……"銀光一邊應付戈爾男爵,一邊信心觀察戈爾男爵的舉動.

果然幾分鍾之後,戈爾男爵的醉意越來越明顯.整個人如同喝高了一樣,倒在椅背上打著酒嗝.

銀光側頭看一下旁邊的眾人.

此時,舞蹈又起.

這一次是那著名的大腿舞.

雖然這個舞蹈是當年洛爵爺編排出來,專門用來惡心人的.但是不得不說,如果舞者不用那些摳腳的粗胚大漢,而用漂亮嬌美的少女,這舞蹈表演起來,絕對賞心悅目,震落一地的眼珠.

在那激烈歡快的樂曲聲中,那些舞女們雙手晃著裙子.用力地將那雪白的長腿踢向空中.

那些人們全都直著了眼睛.伸長脖子,張著大嘴.看著那舞女們的表演.根本沒有人注意到地精這邊.

因此,他小心翼翼靠了過去,然後拉著戈爾男爵,輕聲叫道:"男爵,男爵大人……"

戈爾男爵忽然一下子醒了過來.

他迷迷糊糊地看著地精,然後咧開嘴一笑,緊接著使勁用力拍拍地精的肩膀.嘴里含混不清的道:"銀光老弟,是你啊.你可真是我戈爾的福星,大福星啊……咱們比親兄弟還要親啊……回頭咱們就學著東方人的樣子.斬雞頭,拜把子.不求同年同日生,但求同年同月同日死……"

弗林特的嘴角翹起來,露出一個滿意的笑容,看來藥已經起作用了.如果光是喝酒,就是將桌上的皇家禮炮全喝光了,戈爾男爵估計也醉不了.

戈爾男爵左右搖晃的抱著地精,幾乎和地精是臉貼著臉,道:"好兄弟,我咯……"

說著,打了一個酒咯.

沖面而來的酒臭味,薰的地精急忙別過頭去,差一點兒就中毒身亡了.

此時,戈爾男爵繼續說道:"咱們……再干一票,就一票,我們就可以退休了,退休了∼!"

戈爾男爵拎起酒瓶舉起來得意的左右搖擺.

他的屬下們正全神貫注地看著舞蹈,偶爾掃了一眼,看到自己老板狂放的樣子,只是略有些奇怪,今天老板醉的比往常都厲害,並沒有發現有任何異常.

想想看,不管是誰坐在家中不動,二三百萬金幣的巨款從天而降,估計都會高興的跟戈爾男爵一樣.

地精小心謹慎的問道:"剩下的時間還夠干一票?"

"夠∼!"戈爾男爵搖搖晃晃的道:"怎麼不夠?我老大,就是拉塞爾首相,拉塞爾首相你知道吧?

咱們帝國第二大人物.

拉塞爾首相親自對我下的命令,今年,就今年五月對野蠻人動手.能抓就抓,不能抓就殺,一定要清他們個干乾淨淨."

弗林特眼睛一亮,臉上露出喜悅的笑容:很好,只是喝一個酒,就套出了敵人的出征日期.

他對地精使了個眼色,示意繼續.

"五月啊,"銀光喃喃的道:"時間有點倉促?"

戈爾男爵一擺手,道:"不倉促,不倉促.出征的日子定在五月二十號,等他們開到山里也六月了,時間足夠你再跑一趟."

銀光連連點頭,應道:"那是那是,看來這一趟咱們帝國是志在必得了."

"當然,"戈爾男爵拍著桌子大笑道:"咱們老板,拉塞爾首相,心里憋著一口氣哪∼!一般人我不告訴他,當然咱們哥們的關系.

我告訴你們,儒略大公當上維和部隊總司令,領了六十萬人滅了哈杜,咱們老板嘴上不說,心里可嫉妒的很.

我是誰?我是咱們老板肚子里的蛔蟲,老板臉上不說,心里怎麼想的,我清楚的很."

銀光臉上露出了然的表情,心道,原來如此,怪不得拉塞爾跟打了雞血一樣,非得一次推平了野蠻人不可,原來是存了和儒略大公較勁的念頭.

戈爾男爵五指箕張,在銀光臉上晃了晃.道:"五十萬∼!"

"什麼?"銀光不解的問道.

"五……五十萬大軍∼!"戈爾男爵激動的大聲吼了出來,道:"一百個軍團∼!

要統統派上去.一舉蕩平野蠻人."

地精回頭看了弗林特一眼,只見弗林特神態輕松的端著酒杯,好像一點都不擔心數量多達五十萬的人類軍團.

銀光的眼珠腳滑的轉了轉,道:"這麼說來計劃已經擬定了?"

戈爾男爵點點頭,道:"咱們老板請了軍部的高級幕僚們,用了整整半年時間來制定了戰爭計劃.聽他們說,按照計劃打.就一定不會失敗,十拿十穩.

咱們的關系,等會我將計劃送你一份,你一看就知道了.

那幫肮髒下賤的野蠻人,他們完了,沒得跑了."

"好,好,"銀光得到弗林特想要的東西,高興的好像要哭出來了,道:"銀光我……感激大人您的信任.啥也不說了,今後我這條命就是老大你的了."

戈爾仰頭大笑.抱著地精道:"來,干了."

還不等他端起酒杯,腦袋猛的向下一栽,重重的碰在桌面上,然後打著響亮的呼嚕睡著了.

幾個舞女連忙跑過來,圍著戈爾男爵一陣鶯鶯燕燕,然後駕著他走向後堂.

戈爾的手下和地精打了招呼.各自散去,晚宴算是到此結束了.

第二天一大早,當地精打著哈欠.揉著因為宿醉而發脹的腦袋走出臥室的時候,猛然看到客廳的沙發上坐著一個陌生的人影.

銀光尖叫一聲蹦了起來,驚訝的叫道:"你是誰?"

雙腿並攏傾安靜的坐在沙發上的年輕女人優雅的站了起來,雙手互握放在小腹的位置,向地精三十度一躬身,軟軟的聲音道:"站長您好,我是從今天開始為您工作的秘書,您可以叫我坎蒂斯."

"秘書?"地精驚訝的張大了嘴,愣了半晌之後用力揉揉鼻子,喃喃的道:"我也有秘書了,真該讓沙金那個老混蛋親眼看一看,我銀光也有秘書了……"

坎蒂斯疑惑的眨眨眼睛,奇怪的看著這個傻乎乎的又老又丑的地精.

聽說新老板是個地精,她可是好不容易從秘書室一群猛人手中搶到了這個位置.

給一個地精做秘書,當然好處多多,首先這個新老板不會對她毛手毛腳,或者強迫秘書做一些本職工作之外的事情.

其次聽說這個老板絕大多數時間都在外面出差,她有的是時間可以劃水摸魚,工作輕松自在

但是這會她發現,這位地精好像有些怪異,坎蒂斯小心翼翼的問道:"您怎麼了?"

銀光笑著搖搖頭,沖自己秘書擺擺手,道:"沒事,"

坎蒂斯道:"站長,您的專車已經在樓下等候了."

"專車?"銀光驚訝的道:"我還有專車了?"

坎蒂斯解釋道:"分區的情報站長,都有自己的專屬服務人員.包括清潔工,廚師,車夫和一名花匠."

銀光咂摸咂摸嘴,心里暗道:怪不得大家都搶著要當官,就這點福利待遇都沒得說.不進官場,永遠不知道官場人過的是什麼好日子.

"那還等什麼?我們出發,"銀光一拍大腿,豪邁的道:"本站長要坐車上班去."

坎蒂斯取下大衣,親自為服侍地精穿上,然後邁著優雅的職業腳步,跟在地精身後,一邊告訴地精今天的日程安排.

賓館正門停著一輛飛鷹集團制造的豪華限量版行政級轎車.

門童用羨慕眼饞的目光的盯著這輛高級官員們喜歡的座駕,猜測這是那個大人物的配車.

這時坎蒂斯扭著自己的小腰,帶著一陣香風從門童面前走過,殷勤的打開了側門,年輕的門童的緊張的猛吞口水.

然後銀光挺著肚子走了出來,抬手捏著大衣的領子抖了抖,滿意的哼了一聲,走上馬車.

門童的瞬間眼球掉了一地,狠狠的掐了自己一把,終于知道自己這不是在做夢,然後用一雙悲哀的眼睛看著靚麗的坎蒂斯——一顆水靈靈,嬌滴滴的大白菜,卻被這麼一頭豬給拱了∼!

坎蒂斯白了門童一眼,跟著銀光跳上馬車,砰一聲關上車門.

弗林特出現在門口,快步走向馬車,揮揮手示意銀光等他一下,坎蒂斯小姐卻只當沒看到弗林特,啪的一聲關上車門,然後拉拉鈴通知馬車起步.

在車後留下了發呆的門童和氣憤的弗林特.

而在車廂內,坎蒂斯小姐還循循善誘,對自己的新老板道:"您現在是站長了,要注意和你的副手,下屬保持合適的距離.和他們太親密會影響您的工作."

銀光用力的點點頭,表示虛心接受自己秘書的勸告.

三分鍾後,一身正裝的銀光從自己的專車上跳下來,抬頭看著北方情報總部的大樓.

然後抬起自己的小短腿,邁開腳步走進大樓內,從今天開始,這里也有地精銀光的一席之地了.

一路上不斷的有員工停下來向銀光問候,還有同級別的官員親熱的和地精握握手,拍拍地精的肩膀,和地精打聲招呼.

這一切都讓銀光有一種飄飄然的感覺,他銀光已經是一個大人物了.

坎蒂斯帶著銀光直上二樓,推開一身黑褐色實木大門,道:"這里就是您的辦公室了."

銀光慢慢走了進去,腳踩在柔軟的地毯上,圍著自己足有八尺長的辦公桌轉了一圈,手指撫摸著辦公桌光滑明亮的桌面,然後緩緩的在椅子上座了下來,環顧著自己這間足有五十平方的辦公室.

一切皆如夢幻一樣.

繼沙金之後,他銀光成了第二個當官的地精.

就在銀光手肘支在辦公桌上發呆的時候,坎蒂斯敲敲門,端著一杯熱茶放在地精的手邊,同時將一份厚厚的文件袋放在地精面前,道:"這是戈爾男爵閣下命令送您過目的,但是不能帶出這棟大樓."

銀光垂下頭,看著這封文件袋上打著鮮紅的"絕密"字樣.

這時辦公室的大門砰一聲被從外面猛的撞開,弗林特怒氣沖沖的出現在門口.

坎蒂斯瞪了弗林特一眼,斥責道:"出去,沒通報不許進來,一點規矩都不懂."

弗林特猛然轉頭,眼神凶狠的瞪著坎蒂斯,手掌如同抽搐一般晃了晃,似乎忍耐不住想要出手.

地精倒在椅子上,雙手搭載自己的肚子上,慢悠悠的道:"沒關系的,坎蒂斯,你先出去吧,我和弗林特有話要說,不要讓人進來."

小秘書高傲的冷哼一聲,一甩頭丟給弗林特一個白眼,轉身走了出去.

弗林特沖到地精的桌前,雙手按在桌子上俯身低頭凝視著地精,表情因為憤怒而扭曲,惡狠狠的道:"搞清楚你的身份,你這只該死的地精."

>-- 文字首發,歡迎讀者登錄 . 閱讀全文最新章節.

新 ,首發手打文字版.新域名新起點!更新更快,所有小說電子書格式免費下載.

上篇:第五卷 我是大領主 第一千一百七十七章 惹不起的大爺(求月票)    下篇:第五卷 我是大領主 第一千一百七十九章 北方諜影(求月票)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