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

首頁 魔法異界 赤血龍騎第五卷 我是大領主 第一千一百八十章 無果的勸說(六千,求月票)   
  
第五卷 我是大領主 第一千一百八十章 無果的勸說(六千,求月票)

"人在哪兒?"馬雷頓侯爵的大手像是鐵鉗一樣抓住報信軍官的肩膀,表情緊張急切.

這種表情很少出現在馬雷頓侯爵的臉上.

報信的那名軍官頓時被嚇了一跳,心頭一陣的緊張.

在他眼中的北方戰區總司令一直都是一個典型的軍人.擁有著軍人所特有一切優秀品質,果敢堅毅,沉穩冷靜.哪怕是敵人殺到門口,他的眼角都不會挑一下.

但是現在,他卻這副模樣,以此看來這明顯是出了什麼大事∼!

由于聲音太大,就連那些地圖前埋頭作業的小參謀們也紛紛停了下來,驚訝的看著他們的大老板.

馬雷頓侯爵對自己屬下的遲鈍很不滿意,加重了聲音道:"在哪兒?"

軍官猛然醒悟過來,急忙雙腳一並,大聲道:"送信人的說他們住在鐵匠街三十五號."

"好,很好."馬雷頓男爵說著,豁然站了起來.

他一把推開軍官,大步走了出去,高聲令道:"備車∼!"

特倫托的城市在很久以前就是帝國駐北方的一個軍事要塞.

由于它是出于純軍事目的而建成的,因此與那些老百姓們自發形成的,大雜院一樣的城市不同.在建設之初,它的布局非常規整合理,如一塊方正的棋盤,街道縱橫交錯,將城市劃分為不同的地塊.

每一個地塊都有自己的用途.或是兵營.或是馬場,或者是軍需倉庫.

街道因此也用本地的功能來命名,鐵匠街顧名思義,街道上聚集了大量的鐵匠和鐵匠鋪子.

畢竟作為一座軍事要塞,自然是有地方維修鎧甲武器,各種戰爭機械的部件,車輛工具這些東西.因此上,對鐵匠的需求是非常大的.

久而久之就形成了這一條鐵匠們彙集的街道.

當然幾百年過去,這里已經變成了特倫托城內最大的居民區.

鐵匠街三十五號在街道的盡頭,是一座獨棟的大宅.雖然比起中心區和別墅區的房子差上一些,但是在特倫托城內算是頂級民居,地價最少也得要好幾百金幣一平米.

馬雷頓侯爵輕車簡從,只帶了自己的副官和幾名侍衛.只了不到一刻鍾的時間,來到這里三十五號黑漆漆的大門前.

大門敞開著,里里外外一個人都沒有,透著一種詭異的寂靜.

侍從們打量了幾眼,隨即紛紛謹慎的在大門前停下腳步.

其中一人回頭請示道:"大人,情況有點不太對頭啊.咱們是不是要小心一點兒?"

長期以來,一些對茹曼人懷有刻骨仇恨的野蠻人余孽,針對茹曼帝國官員和正規軍的恐怖襲擊活動,一直都沒有停止過,這也由不得侍從們不小心.

馬雷頓侯爵語氣微惱.道:"怕什麼?直接進去.沒人能吃了你們的.一幫子膽小鬼∼!"

侍從們對望了一眼,盡皆看到對方臉上的無奈.

大家可是出于對將軍的愛護,這才提出的建議.

要是這里面埋伏了敵人,大家伙兒可全都要吃不了兜著走了.

在此同時,他們也隱隱有些好奇:將軍今天接到那一張紙條上究竟寫了什麼,讓這老家伙跟吃了火藥一樣,神經兮兮的.

在無奈之下,他們只得簇擁著車隊駛入大門內.

不過在此同時,他們卻是握緊了手中的武器,睜大眼睛.警惕地注視著四周的情況.

馬車剛剛來到院內,還不等侍從們觀察好四周的情況,更沒有不等馬車停穩,馬雷頓侯爵就已經推開車門就跳了出去,徑直走向房門.

那些侍從們想要擋在馬雷頓侯爵前面.但是全都被他不耐煩的一把推了過去.

隨即這位老將軍幾步跨上台階拉開房門,大大趔趔地走了進去——開什麼玩笑.這里是北方司令官的駐地,要是在自己家的後院,還要人負責警戒保護,這也說明,馬雷頓老爺太飯桶了.還當什麼將軍,自己找把快刀,抹脖子得了.

他來到房內,站定腳步,略略打量了一下.

屋子不算太大.

壁爐里的爐火燒的很旺,在熊熊燃燒的壁爐正前方,馬雷頓侯爵一眼就看到一個如肉山一樣巨大而奇怪的動物趴在那里,霸住了整個火爐,哼哼唧唧地烤著火,長長的鼻子一甩一甩,顯的輕松愉快.

爐火邊的沙發上,坐著一個年輕人和白白嫩嫩的小胖孩子.

那兩個人見到他也站了起來.

除此之外一個人也沒有,這讓馬雷頓侯爵有些意外,哪有大人物出遠門居然不帶隨從.

此時,那些馬雷頓侯爵的隨從們生怕有失,也是緊走幾步,湧了進來.但是看到房中情形,他們也是有些發愣.

'這……這是怎麼回事?’

'老大急急巴巴的趕過來,就是見他們兩個?’

'他們究竟是干什麼的?’

'還有,那個奇怪的動物又是怎麼回事?’

"……"

"在外面等著"馬雷頓侯爵對隨從交代一聲,砰一聲關上房門,將那些滿頭霧水的隨從們關在門外.留下他們在外面紛紛猜測房中兩人的身份.

"雷歐殿下"馬雷頓侯爵對沙發上的雷歐微微躬身,然後向洛林點點頭,頗有些複雜地道:"洛林伯爵閣下."

作為帝國重臣之一,馬雷頓當然見過雷歐和儒略大公,不過那也是好幾年前的事情了,所幸的是雷歐變化不大,馬雷頓一眼就能認出來.

經常帶著雷歐四處惹禍搗亂.讓他心服口服的.不用問自然就是大名鼎鼎的洛林伯爵.

雖然大家都沒有明說,但是不管是誰全都承認,只有這位多才多藝,知識淵博,用兵如神,思想深邃……集大軍事家,哲學家,政治家,經濟學家,發明家……于一身的,智慧大成者才能當上小公爺的導師.

而大家之所以沒有明說.就是因為所有人全都知道這個痞子雖然有著無數的優點,但是卻著實是太過貪婪,而且刮起地皮來,手段著實太狠.

如果正式給他冠以頭銜.指不定他像現在的楓葉丹林一樣,大聲叫喚什麼'教育產業化"然後直接按國庫的稅收比率來收學費.

因此上,很多人每每想到洛爵爺之際,也是感到一陣的頭痛.恨老天會如此的不公,將那麼多的知識和才能居然交到一個道德敗壞的人的手中.

雷歐擺擺手,道:"馬雷頓伯伯不用客氣,我們貿然來您的地盤上,打擾了.請坐請坐."

說著,笑嘻嘻地搬過一把椅子.放在馬雷頓的身後.

馬雷頓侯爵急忙道了一聲謝,然後這才坐了下來.

不過隨即卻發現雷歐站在他的身旁,也不說話,只是兩只黑漆明亮的大眼睛一直眼巴巴地盯著他腰間那把鑲著七顆寶石的匕首.

他不由苦笑了一下,看來,自己這家傳的匕首是保不住了.

他摘下了匕首,道:"小公爺,我來的匆忙,也沒帶什麼禮物.這個小東西,就送給你吧."

雷歐急忙拒絕.道:"這怎麼好意思,怎麼好意思呢.伯伯,我只是來這兒玩的,怎麼能要您的東西呢,不能要.真的不能要了,討厭.真的不能要了……"

一邊說著,卻一邊飛快地接了過去,然後對著窗前的陽光,很仔細地查看了一下那幾顆寶石的純度,這才笑眯眯的揣到了自己的懷里.

馬雷頓侯爵很是惋惜地看了那把匕首一眼,然後一陣的苦笑:這小流氓跟著洛林果然學壞了∼!

在馬雷頓侯爵打量洛林的時候,洛林爵爺也在打量著這位老將.

洛林自己的奈安總督,就是接的馬雷頓侯爵的任.

馬雷頓侯爵因為在北方戰線上連續干了七八年,功勳卓著,茹德倫皇帝念在他勞苦功高,特意提拔他轉任了奈安總督.

但是這位侯爵就像是他外表表現出來的那樣,堅定,刻板,要求嚴格.

在軍事上這是一個優秀將領的素質,但是作為一個統治幾百萬百姓的政治家,因為缺乏靈活的手腕和對政治本質的認識,這種固執的性格難免處處碰壁.

兼且馬雷頓總督對屬下要求極嚴,惹得上上下下一片怨聲載道.

最後鬧出了少數民族抗稅的**示威,結果直來直去的馬雷頓總督差點直接上軍隊開進去平亂.

事情鬧到茹德倫那里,皇帝和首相這是才明白這位累世將門的侯爵不是整理地方那塊料,恰好北線打了敗仗,急需一位資曆威望都足以服眾的老將坐陣,所以又將他升一級調回北線.

這也算是給了馬雷頓侯爵一個體面的結果.當然北方戰線的軍團剛輕松兩年,結果到了他的手里下狠手一番的整治,惹的那些狗崽子叫苦不迭,在背後沒少罵娘.

嚴格來說,是他給洛林騰了一個總督的位置,要不然洛林爵爺說不定就得去東線或者北線當個普通的副軍團長.

而在馬雷頓侯爵眼里,正是洛林爵爺收拾了他留下的爛攤子,又對他留下的老人頗為照顧,所以他對洛林爵爺也有些好感.

但是一個帝國未來的皇帝,一個泛大陸聯軍的副總司令,兩個人一起登門,還是不動聲色的悄悄上門,這里面的味道就太古怪了.

他們絕對不會是為了游山玩水過來的,北方的二月,吐口唾沫都能凍上.

馬雷頓侯爵謹慎的問道:"請問,殿下和爵爺到我這里,有什麼事情嗎?"

洛林和雷歐對視一眼,然後聳聳肩,道:"我說個消息,您先不要驚訝."

馬雷頓侯爵心里頓時咯噔一下,暗道:壞了.准沒好事.

"在北方雪山里.潛伏著一直勢力龐大的黑暗法師隊伍,正伺機對我們發動進攻."洛林平淡的說道.

馬雷頓侯爵卻嚇直接蹦了起來,嚷嚷道:"什麼?怎麼沒有人告訴我?他們有多少人,多大規模?地方在哪?什麼時候來?"

馬雷頓侯爵拋出一長串問題,洛林只擺擺手示意他坐下,緩緩的道:"目前事態還可以控制.對方建了一座城市,奴役了十萬以往的野蠻人,至于其他的問題,我們也不清楚."

"什麼時候的事情?為什麼沒人通知我?"馬雷頓侯爵不悅的皺皺眉頭.

洛林耐心的解釋道:"北方情報總部已經被黑暗法師滲透,不通知侯爵是因為我們害怕您這里也有敵人的臥底."

馬雷頓侯爵氣憤的罵道:"戈爾那頭蠢驢.他這是要往死了坑我."

情報總部被敵人滲透.後果相當嚴重,哪意味整個作戰計劃都已經被敵人掌握,敵人可以輕松的設個圈套打敗他們.

雷歐排著扶手一樂,道:"關于這一點.我和您的看法一樣."

馬雷頓侯爵用力一拍桌面,果斷的道:"我需要敵人的詳細情報,現在就得修改作戰計劃,盡快將這一股黑暗法師們打掉."

洛林搖搖頭,道:"我和您的看法不一樣.現在敵情未明.暴露出來的只有一個敵人的基地,但是有沒有可能還有沒暴露出來的?"

馬雷頓侯爵猛然一滯,北方連綿的群山中就是藏上一百萬軍隊,不知道確切位置也不可能找得到,洛林說的情況極有可能.

馬雷頓侯爵沉吟了片刻,道:"可是我們的戰備已經接近完成.作戰計劃都已經制定下發各部,大部分軍團經過兩個月調動,都已經部署在出發位置.

物資准備了七成,兩個月後開戰已經是箭在弦上的事情了.我等得了,五十萬軍隊可等不了."

洛林一攤手,道:"我們甚至還不知道敵人的軍隊在哪?他們誇下海口要消滅整個北方軍,但是直到現在我們還沒有發現魔族軍隊的影子.

必須等我們拿到確切情報,才能采取行動."馬雷頓侯爵毫不客氣的道:"那要多久,一個月,兩個月?我們不能無限期的等下去."

洛林無奈的道:"我的人已經盡力了.他們在冒著生命危險工作.但是黑暗法師們很狡猾,他們直到現在都沒有露出馬腳,我們優先的選擇是等待准切的情報."

馬雷頓侯爵搖搖頭,道:"五月必須開戰,錯過一個月.我們北方戰區整整一年的准備就成了泡影.下一次再能組織起這樣強大的力量,不知道還有沒有機會?"

洛林也苦惱的撓撓頭.心里也明白馬雷頓侯爵說的有道理,從開戰到消滅野蠻人,再到全體返回出發地,三個半月的時間只是剛剛夠用,浪費一天都可能導致行動失敗.

但是洛林比誰都了解黑暗法師的手段,道:"別的不說,侯爵,我在愛汀島見到一種怪物,他由亡靈法師用老百姓的尸體做成,能無限吞噬活人,殺死他們,裹進怪物的身體中."

馬雷頓侯爵表情凝重的點點頭,他也聽說過.

"如果遇到這種叫尸魔的怪物,正規軍根本沒辦法對付他們."洛林道.

馬雷頓侯爵搖了搖頭,不贊同洛林的觀點,道:"我們每個軍團最少都有五門火炮.這點要感謝殿下和洛林爵爺,我相信我的士兵對付他們不成問題."

洛林有些苦惱,和這個老家伙說話頗有些費勁,只能搖搖頭,道:"您要對付的還有數量龐大的黑暗法師.瘟疫,投毒是他們最常用的手段,任何一個都是毀滅性的."

馬雷頓侯爵這才無話可說,沉默了片刻,道:"好吧,您還有三個月的時間,去搞清楚這一切,在這短時間內我會密切配合您的行動.

但是三個月後,不管情況怎麼樣,北方戰線都會按照計劃發動進攻.大不了我們先集中全力攻打黑暗法師."

馬雷頓侯爵說到後來,用力地一揮手,斷然道:"我就不信他能擋住我五十萬軍隊∼!"

洛林不由一陣的暗暗苦笑.

為將者.以正合.以奇勝.

憑心而論,這位老將軍說的也沒錯.管他有多厲害,多少的陰謀詭計,只要憑著強大的軍力,硬推過去.雖然可能費些工夫,但是絕對可以將對方推平.

當初,老和部隊打哈杜將軍,不就是這樣干的嗎?

憑著強大的軍力,不管哈杜使出什麼樣的陰謀詭計全都是毫無用武之地.最終只能是慘遭敗亡.

兩人又聊了一會兒.隨即馬雷頓侯爵拿著一份關于關于奧德海姆的詳細情報匆忙離開.

他要趕緊回去修改夏季攻勢的計劃.

要知道,詳細計劃已經從戈爾男爵那里泄露了.原計劃當然不能再用了.而且黑暗巫師的出現,也使的戰爭又增加了變數.只能是越加小心從事.

但是不管怎麼樣,馬雷頓侯爵堅持到時開戰的態度一直不變.

雷歐對這家伙也頗有些頭疼,他和老大一起出馬.都沒能拿下這個頑固的老家伙,只能無奈的感歎一句:"真是一個固執的人."

"嗯"洛林點點頭,評價道:"意志堅定,行為果斷,也是一個好將軍."

"真把五十軍隊扔給黑暗法師,讓人一鍋給燉了?"雷歐沒好氣道:"真出了這種打敗仗,這個國家就得改名了."

洛林哈哈一笑,道:"當然不會,到跟前你大伯一句命令就可以停下來.算了,這個問題就先扔給拉塞爾頭疼吧.咱們還有兩個半月的時間.

這只是大棋盤上一小步,連將軍還早著哪.

與其在這里干耗著,我倒要是想去會會黑暗法師."

xxxxxxxx

地精銀光皺著眉頭,手里無意識的轉著一只漂亮的簽字筆,純金的筆尖,最上等檀木的筆杆,上面還用金字雕著制作者的名字.

市面上這樣一直筆要賣出三個金幣的天價.

但是銀光一失手將筆甩在地上,卻連眉毛都沒有動一下,要知道平常銀光就是掉片面包屑都心疼整整一天.

嬌俏的小秘書坎蒂斯敲敲們.手里端著一個茶盤走了進來,將一杯熱茶和幾封信件放在地精的手邊.

對坎蒂斯小姐來說,她簡直是謀到一個絕佳的位子.每天只要上班接到自己老板,端杯茶送上文件,這一整天都沒有事情可作.

下班之後再打掃一下銀光的辦公室.一天就算結束了,不用擔心上司的咸豬手.也不用陪著領導去應酬,聽一些下流的黃色笑話,讓男人們猛灌自己烈酒.

自己這位上司除了長點有點難看之外,倒是沒什麼太大的缺點.

地精低頭看著桌面上精美的信封,疑惑的道:"這是什麼東西?"

"請柬,邀請函"坎蒂斯小姐答道:"全部都是邀請您赴宴的."

地精了然的點點頭,道:"不去可以嗎?"

"當然"坎蒂斯小姐微微一笑,想著這位地精可能不熟悉人類的禮儀,善心的解釋道:"不過要把禮物送上,再附上一張表示歉意的卡片."

地精咧咧嘴,自己這還沒拿到工資哪,就得先往外掏錢.

苦笑著搖了搖頭,道:"交給你來辦吧,坎蒂斯小姐,對了,弗林特在哪里?"

坎蒂斯小姐一臉嫌惡的表情,道:"他和那個髒兮兮的野蠻人都在職員辦公室.那兩個人上著班都喝酒,您也得讓他們注意一下影響."

"算了"地精銀光郁悶的擺擺手,道:"由他們去吧."

坎蒂斯小姐扭著小蠻腰准備走出房間的時間,銀光忽然叫住了她,道:"等等."

"您還有什麼吩咐嗎?"

"我問你一個問題"銀光搓著下巴,道:"什麼東西明明就在你的眼前,你看不到,但是他蹦出來會嚇你一跳?"

坎蒂斯小姐皺著秀美的眉頭苦思了片刻,道:"您是說……納稅嗎?"

銀光啞然失笑,揮揮手讓自己的秘書出去,肚子里暗暗嘀咕道:"果然胸大無腦."

半個小時之後,地精銀光忽然感覺到肚子里一陣翻江倒海,急忙跑向衛生間,沖進了一個隔間的里面.

弗林特一路緊跟著地精,但是當天聞到一股刺鼻的臭味之後,在面前揮揮手退了出去.

銀光坐在馬桶上尋思怎麼會吃壞肚子,想來想去一定是早上的海鮮大餐吃多了.早知道就不該抱著公款報銷的目的吃那麼多.

這時旁邊傳來一聲低低的聲音,道:"七號你好∼!"(未完待續)!~!

新 ,首發手打文字版.新域名新起點!更新更快,所有小說電子書格式免費下載.

上篇:第五卷 我是大領主 第一千一百七十九章 北方諜影(求月票)    下篇:第五卷 我是大領主 第一千一百八十一章 無間道(求保底月票)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