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

首頁 魔法異界 赤血龍騎第五卷 我是大領主 第一千一百八十二章 絕密的會面(六千,求保底月票)   
  
第五卷 我是大領主 第一千一百八十二章 絕密的會面(六千,求保底月票)

求保底月票,求收藏,求推薦,求訂閱,謝謝.

xxxx

出現在鏡子中的,是一個微微發福的中年小商人.

臉頰上的肉膨脹松弛,微微下垂,眼角一片魚尾紋,眼皮也如同被拉長了一般,疊出幾道褶皺,眼睛下方是兩個黑色的眼袋.顯出了中年人勞于奔波所特有的疲憊.

嘴唇極厚,而且還略微發青,再配上一個大蒜頭鼻子,顯得整個人看上去,略有些憨厚.

膚色是經常在外奔波人才有的那種黃褐,頭發蓬松,中間夾著不少顯眼的白色頭發.

脖子上掛著一條粗大的金鏈子,同樣粗糙的手上帶著三枚純金指環,看起來就像是將所有的家產都帶在了身上.

怎麼看都像是一個隨便能在大街上遇到的中年人商人形象,更挺著一個圓滾滾的肚子.

任誰也看不出這位原來是一個身材勻稱健康的年青人.

洛林滿意的點點頭.看來,這位化妝師的手藝著實不錯.不管是從相貌到身材都和原來大相徑庭,除非是特別熟悉自己的人,不然就是面對面也不能認出自己.

雷歐好奇地圍著洛林轉了兩圈,然後上前一步,伸手拍了拍洛林鼓鼓的肚子,然後又拍拍自己圓圓的肚子,哈的一聲笑了出來,道:"手感一樣."

化妝師卻謙虛的道:"我們和阿黛兒夫人比.還是差了一點.這一行也是需要天分的.我從沒見過比阿黛兒夫人天分更高的人."

洛林苦笑著擺擺手,道:"這方面的體會我比你深刻."

身為一代妖姬,阿黛兒的化妝術可謂是出神入化,舉世無雙.入木三分.

雖然這樣一來,爵爺在關起門來,玩cosplay的時候,不管是采蘑茹的少女,牧羊女,希瑞公主什麼的,全都是扮什麼像什麼.極大地增加了新鮮感和刺激性.

但是奈何,那些女人們一個個全都冰雪聰明,開始玩了區區幾次之後,就開始開動腦筋.將將這一有趣的競技運動發揚光大,為了避免爵爺在外面沾花惹草什麼的.

很多時候,都是扮成了一個或者是多個陌生而漂亮的路人美女,假裝偶遇,然後借機和爵爺搭訕,而且還時不時的露露白花花的大腿,顫微微的酥胸什麼的,對著爵爺狂使美人計.

要是爵爺敢一答應,立馬就會翻臉,露出嬌美而猙獰的本來面目.然後逮著爵爺一頓暴搓,狂開批斗大會.

搞的爵爺苦不堪言.

化妝師和曼斯菲爾德科長忍不住微微一笑,作為秘密部門的特工,他們探聽秘密的能力非常傑出.

而且就像是英國死老百姓們對于英女王家庭的關切一樣,在奈安,在帝國,甚至在整個人類世界,出于人們對于八卦的愛好,他們對于身居高位的家庭中的瑣事,大家也全都是津津樂道的.

因此上.對他們老板洛林爵爺的家庭生活,大家多多少少都有些耳聞.尤其是爵爺家的女秘書全都是水桶腰大屁股的胖大媽這一項,已經成為了所有人談論的焦點.

看著洛爵爺臉上的苦笑,曼斯菲爾德科長心里感慨,只能說上帝是公平的.不會讓一個人將所有的便宜都占完了.

此時,化妝師基本已經將洛林的妝全數化完.後退了幾步.又仔細地檢查了一遍,上上下下全都沒有破綻,最後又拿出一瓶香水一樣的東西,在洛林的前胸後背噴了幾下,還特別抬起爵爺的胳膊,在腋下仔細地噴了噴.

洛林的身上頓時散發出一股汗味和酒味,皮革味等一下東西混雜在一起的味道,味道微微有些刺鼻,正如一個為了生活奔波忙碌的中年小人物一樣.

雷歐雖然忍不住捏著鼻子,但是眼睛一亮,看著化妝師手里的瓶子,習慣性的脫口而出,道:"這位大哥,你長的可真帥啊……"

化妝師被嚇了一跳,被這位小老板出其不意的這樣誇獎,完全超出了他的思考能力.

那化妝師一時間不知道該說些什麼,愣在原地,呆呆的看著雷歐小公爺.

洛林看了,不由歎了一口氣,然後好心的替雷歐向化妝師解釋道:"他看上你手里的東西了."

曼斯菲爾德科長心中暗暗稱奇,暗道:果然不愧是皇家教育出身.這政治家,雖然還只是一個未來的政治家,但是和一般人就是不一樣.

找人要東西之前,都先誇獎別人一頓,這樣一來,也能對方掏的更爽快,更心甘情願一些.

嗯,嗯.回頭找個小本記下來,回頭教自己閨女也一這麼說.在這個險惡的社會上生存,多長點兒本事,絕沒有什麼壞處.

他卻不知道這是雷歐小公爺的魔力咒語之一,楓葉丹林人深受這一句魔音之害.每每一聽到有人誇獎自己長的帥,全都條件反射一般伸手去掏錢包,給那幫小流氓們交保護費.萬一掏的慢了,就會被那幫小黑手黨們用鼻涕髒手什麼的,弄髒了自己的衣服.

但是,化妝師顯然有些不太適應雷二爺這樣贊美,他慌忙將手里的瓶子塞進雷歐手里,惶恐的道:"這……這些都是小東西.

董事長喜歡的話,我可以再多配幾瓶."

"那我就不客氣了.哈哈."雷歐喜滋滋的將裝滿古怪味道藥水的瓶子抱在懷里,高興的後槽牙都露了出來,道:"其他味道能配嗎?比如說酸的,臭的."

化妝師雖然心中奇怪,但是想了一下,卻還是連點了點頭,道:"當然可以.農夫.馬夫.苦力,他們身上的體味都可以配出來."

"好,好,真是太好了."雷歐董事長頓時龍顏大悅.他一拍桌子,如同彩票中了一千塊一樣,道:"每樣都給我弄幾瓶."

"幾……幾瓶……"化妝師不由一陣咧嘴.這玩意兒好配倒是好配,可是也是很費工夫的,而且異常的繁瑣,沒個十天半個月的,也下不來.

他一時頗有些後悔.自己嘴那麼快干什麼?這不是自己給自己找事兒嗎?

洛林同情的看了看化妝師,然後搖了搖頭:太善良的孩子是會倒黴的.

雷歐雙手捧著瓶子,瞪大了眼睛看著里面微微發綠的液體,神采奕奕的道:"以後妮可和黛兒,美琳娜那幫八婆再敢欺負我.我就用這個噴她們,她們是最怕異味了,哇哈哈……"

雷歐董事長想到自己終于拿到一件橙色武器,還是滿精煉滿附魔的法系神兵.

以後在面對可以凱瑟琳她們的步步追殺之際,如同變魔術一般,從身後掏出這個絕世神器,在瞬間改變戰局,扭轉乾坤.

殺的凱瑟琳她們尖聲驚叫,慘敗逃走,而自己就在身後英勇的追擊她們……

"那群暴力女依靠拳頭讓本董事長屈服.簽下種種不平等條約的日子,"雷歐憧憬著未來大聲宣布道:"一去不複返了∼!"

然後一手叉腰,一手將瓶子夾在腋下,仰著頭哈哈大笑.

小白卻在旁邊連連的搖頭.

它可是極不看好自己老大的作戰計劃,自己老大每隔三五天就要起義一回,但是每次剛剛起兵,隨即就被家里的列強們給聯手鎮壓了.而且還得要割地賠款,付出極其慘痛的代價.

不過好在自己這個老大也是個記吃不記打的貨.每每打敗仗,每每都會重新振作起來,繼續斗爭.要是換成自己早就投降了.

這樣說起來.這老大能當上老大,果然是有他當老大的道理……

"喂,我說你……人哪?"雷歐高興完了之後,隨即一轉頭,去找自己的武器供應商.卻發現那個化妝師已經極其神奇地消失不見了.

"哦,"洛林毫不在意的道:"那家伙說他大姨夫來了.要好幾天不能工作."

雷歐納悶的道:"他大姨夫來就來唄,跟工作有什麼關系,我找他還有事哪.那個誰……"

看著雷二爺那雙閃閃發亮的眼睛盯著自己,曼斯菲爾德科長不由打了一個寒戰,然後猛然一拍腦門,推著洛林爵爺道:"該出發了,再不出門就要遲到了."

旁邊的人也是拍著手,大聲地催促道:"弟兄們行動起來,布控組,跟蹤組,監視組,行動組,開工了,快點快點∼!"

一屋子特工們手忙腳亂的亂跑一通,在區區幾秒鍾的時間就已經收拾好各種東西,然後簇擁著洛林走出閣樓,只留下雷歐和小白在空蕩蕩的房間里面大眼瞪小眼.

出了門之後曼斯菲爾德科長摸了一把額頭上的汗水,心有余悸地歎道:這位小爺這是要玩死我們啊.

這種皇家宮廷政治,是他們這些小人物能摻合的起的嗎?

雷歐董事長真的拎著瓶子沖回家大鬧一通,勝敗暫且不說,惹的幾個老板娘龍顏大怒,追查到這種怪味藥水的來源,他們哥幾個說不得就得要收拾鋪蓋,去陪著野蠻人吃一輩子烤土豆.

洛林爵爺連亡靈大祭司都不怕,尚且惹不起自己的女朋友,何況他們這些打工仔.

洛林腆著大肚子,晃晃悠悠的從店里走出來,隨手攔下一輛出租馬車,吩咐一聲駛往城內一家珠寶行.

在這里停留一下,買下一個幾十金幣的鑽石蝴蝶,讓店員包好之後,出門跳上了另一輛馬車——這雖然有些繁瑣,但是卻是特工人員出行和掩蓋的必須手段.

一來可以觀察身後有沒有尾巴.

二來,就是事後對方循著路線倒著追查過來,也不可能一下追查地方.

馬車駛過維濟城熱鬧的大街,在車流中來回穿梭,直到後方人員打來信號,確定沒有人跟著洛林.

馬車這才一轉頭,離開大街.駛入旁邊的巷道繞了幾個圈之後.終于在一處環境幽靜的地方停了下來.

洛林從馬車上跳下來,驚訝的看著這片街區.

馬車停靠的位置是一片橡樹林之外,一條碎石小路通向樹林深處,在小路的盡頭有一扇鐵藝大門,掩映在繁茂的灌木中間.

通過稀疏的大門,能看到里面是一座貴族莊園一樣的建築,好像隱隱約約有優美的音樂聲傳來.

洛林爵爺疑惑的問道:"這里是哪?"

偽裝成馬車夫的曼斯菲爾德科長低聲道:"秘密花園."

洛林眼睛瞪的溜圓,驚訝的看著自己這位科長.

曼斯菲爾德科長神秘的一笑,沖自己老板眨眨眼睛,道:"為了保護我們的特工.這次行動是最高級機密,絕對不會留下任何記錄,碰頭地點也只有我和四十九號知道.

今天的事情從來沒有發生過,沒有人會知道."

說完.他又像畫蛇添足一樣,又加了一句,道:"尤其是……呃,不,包括咱們總部也不會有人知道."

什麼叫貼心?

這才是真正貼心啊.

洛林笑著伸出手來,點了點自己的下屬的肩膀,偽善的道:"你呀你呀,下回不許了."

"是,"曼斯菲爾德科長嘿嘿一笑,道:"我向您保證."

洛林扭頭看著樹林深處的大門.提了提腰帶,清了清嗓子,邁著四方步踏上了碎石道,同時心里暗道:誰說特工不會拍馬屁來的?看我的人多知道為上級分憂.這麼好的下屬回頭一定給他升官,不過也得把這家伙調的遠遠的.

"我這不是逛妓院,我這是批判的欣賞娛樂文化"洛林站在大門前,在心里給自己鼓勁,抬起頭正要推門,大門忽然無聲的向兩側打開.

一個身穿貴族傭人號衣的躬身道:"請問這位老爺您找誰?"

果然高等夜總會連龜公的素質都不一樣,洛林心里暗暗感慨.這一口倫敦腔,不,茹曼腔比自己還標准,然後道:"我是洛克菲勒,我預約了."

"原來是洛克菲勒老爺."傭人又一躬身,道:"請您跟我來."

在傭人的引領下.洛林穿過修建的整齊的草坪和花叢,走進了主宅的大廳.

這里聚著不少的人.

一眼望去,人頭攢動,黑壓壓的一大片.

男男女女分成或大或小,各種不同的圈子,聚在一起輕聲談笑,時不時有人發出一陣暢快的大笑.

舞台上樂隊正演奏者輕柔緩慢的樂曲.

洛林對眼前這個場景非常熟悉,一般貴族聚會就是這種場景,只不過這里的女人多了一點,衣服也鮮豔了一點,而且透光度也略略好了一點兒.極其的賞心悅目.

二樓被隔層不同的隔間,每個隔間內擺著一張桌子,桌邊的人可以俯瞰一樓大廳,或者觀看舞台上的表演.

再往上應該就是包房了.

洛林發現這里的布置和茹曼城著名的玫瑰園如出一轍,心里暗忖:mlgbd,這背後說不定還是同一個股東.

玫瑰園的幕後股東洛林也有所耳聞,據說是皇家里面幾個不成氣的家伙在里面摻有股份.皇帝陛下對于他們也是恨鐵不成鋼,極不待見.最後也只能是睜一眼閉一眼,任由著他們胡鬧.

那名傭人將洛林送到這里之後,躬身一禮,又退了出去.改由一名風韻猶存的女人接待,臉上用各種化妝品盡力將自己變的年輕,但是眼角的魚尾紋出賣了她的年齡.

老鴇只瞟了洛林一眼,從洛林的穿著打扮,就判斷出這是一位不怎麼有錢的人.

尤其是那眼神,就好像從來都沒有進來過的鄉巴佬一樣,兩眼放光,四下里胡亂打量.看什麼都覺的新鮮.

這一看就知道,要麼是在家做妻管嚴做久了,被老婆管的厲害.要麼就是真正的鄉巴佬,從來都沒有見過市面.

這種就是把他釣上鉤,也榨不錯多少油水,平時姑娘們都懶得應付這類吝嗇的小商人.

老鴇將洛林領進包廂,扔下一份菜單轉身就走.

洛林叫住想要離開的老鴇.奇怪的道:"就這些?你們就沒有其他項目?"

老鴇性質寡寡的應付洛林.道:"您還需要什麼?"

"比如,比如……"洛林思索了一下,猛然醒悟自己還真干不了什麼.

習慣了家里的絕色,這里的女人還不入洛林爵爺法眼,再說洛林也沒有偷食的愛好,對歡場中的女人敬而遠之,那些很黃很暴力的事情就免了.

聽見夜總會的時候光顧著興奮了,都沒仔細想想要在這里娛樂些什麼.

不干這些,來妓院還有什麼意義?

難道思考人生?

洛林爵爺想了半天,才吶吶的道:"比如唱個歌.跳個舞了."

老鴇臉上毫不掩飾的露出嫌惡的表情,只差直接罵土老冒了,不悅的道:"樓下就有歌舞表演,在這里看的也很清楚."

然後一甩袖子留下一股濃重的香粉味.飄然而去.

洛林爵爺被她給嗆的胸口發悶,一個人坐在那里愣了足足半天.心中暗想:也許這里就是這個規矩?

最後只能坐在桌邊,無聊的看舞台上一群舞女跳著極其無聊的流行的民俗舞蹈,心里暗暗腹誹,這還不如爺們在地下酒吧看那種衣服以余切函數減少,或者與鋼管有關的舞蹈.

正百無聊賴的時候,包廂的大門忽然被人推開,一個衣著光鮮的人走了進來,他進門就抱拳拱拱手,笑著道:"抱歉老哥.工作耽誤,來晚了來晚了.哈哈,哈哈哈哈……"

直到他讓開門口,洛林才看到被這人擋住的地精.

洛林曾經在奈安見過銀光一面,那是沙金剛剛將他招入風險投資公司的時候.

那時的銀光看起來就是一個平常的地精,矮小,肮髒,猥瑣,總是弓著腰低著頭,但是那一雙小眼睛如老鼠一樣賊光四射.不停亂瞟.

洛林還記得當時銀光身上穿著一件嶄新的卻很不搭配的衣服,畏畏縮縮的站在自己面前,連自己的名字都說不出來,直到被沙金狠狠踢一腳才停止發抖.

但是眼前這個銀光就像是變了一個人一樣,面色紅潤.臉上帶著微笑,一身剪裁合體的服裝.胸前掛著一條寶石鏈子,挺胸仰頭走在老鴇殷勤的恭維聲中.

菲利普斯副站長微微一笑,熱情的拉住洛林的胳膊,對銀光道:"來,銀光站長,我來為你介紹,這位就是我老家的親戚,洛克菲勒表兄.

表兄和我的關系可非常好.

這位就是我對你說起的銀光站長,他本領可大著那."

銀光面色如常,和洛林客套一番,同時眼神向後瞥了一眼.

洛林心中一動,然後借著機會,向後望了一眼.只見隔過人群的不遠處,一個普通人打扮的人無精打采地坐在包廂對面的長椅上——那里專門留給隨從們的地方.

洛林敏銳地記起,自己曾經見過那人跟在地精的身後寸步不離.看來,那就應該就是跟著地精,負責監視他的黑暗法師.

不過此時,看著他的模樣,很顯然這種過慣了苦行僧一樣生活的黑暗法師對于這種場燈紅酒綠的場合極不適應.

不知為什麼,爵爺一想到這一點,突然感到心里踏實了許多.也很有些理直氣壯了.

隨後,菲利普斯副站長點了一桌子菜.

大家坐在一起,有的沒有的一陣閑聊.給外面的人看了,好像是洛林這個小商人在拍地精的馬屁,想要找找發財的門路.

過了好一會兒,菲利普斯副站長揉揉肚子,說了一聲"哎呀,喝高了,我去趟衛生間."

然後徑直離開,包廂里只剩下洛林和地精銀光.

"老板好."銀光回頭瞥了一眼包廂門,小心謹慎的道.

洛林點點頭,親切的拍拍地精的肩膀,道:"辛苦了,你干的很漂亮,非常漂亮."

銀光一時心中感慨萬千,沉默了好一會,才鄭重的道:"我一直在打探他們的軍隊,門外那個黑暗法師說,他們的軍隊我早就見過,但是再見的時候會嚇我一跳,我不知道他說的是什麼意思."

"別急,"洛林安撫銀光,道:"你在那都見過什麼,慢慢想."

"巫妖海洛德,其他五個巫妖,上百個黑暗法師……"銀光集中精神一點點會議著道:"還有就是野蠻人,數以十萬計的野蠻人."

洛林忽然一笑,道:"他說的沒錯,你真的已經見過了."

銀光疑惑看著洛林.

"既然他們叫亡靈法師,你說會是什麼?"洛林冷冷的道.

銀光皺皺眉頭,喃喃的道:"亡靈,亡靈生物,野蠻人∼!"

心中如一到電光閃過,銀光嚇的從座位上蹦了起來,驚恐的看著洛林.

新 ,首發手打文字版.新域名新起點!更新更快,所有小說電子書格式免費下載.

上篇:第五卷 我是大領主 第一千一百八十一章 無間道(求保底月票)    下篇:第五卷 我是大領主 第一千一百八十三章 只因為多看了一眼(求月票)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