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

首頁 魔法異界 赤血龍騎第五卷 我是大領主 第一千一百八十三章 只因為多看了一眼(求月票)   
  
第五卷 我是大領主 第一千一百八十三章 只因為多看了一眼(求月票)

求月票,求收藏,求訂閱,求推薦,謝謝.

xxxx

"那些黑暗法師要將野蠻人全數變成亡靈,然後催使他們做戰∼!"

雖然地精一向是一個沒心沒肺的種族,為了銅板可以和魔鬼交易.

但是這一刻,銀光還是感到了全身一陣的冰冷.

銀光並不是沒有見過亡靈士兵,在奧德海姆黑暗法師為了恐嚇他,曾當著地精銀光的面,將幾個野蠻人活生生的變成白骨.

一想到奧德海姆中活著的十多萬野蠻人,都將在巫妖和黑暗法師的殺戮下,被轉化為亡靈.

銀光只感到寒氣從腳底直透頭頂,頭發都要豎起來.

黑暗法師們不僅僅要榨干那些可憐的野蠻人的最後一點兒血肉,而且連他們的尸骨和靈魂也不願放過∼!!!

這著實是太恐懼了.

也著實是太下賤了.

如果說以前地精對于那些黑暗法師們只是畏懼和害怕,那麼這一刻起,他心中對于那些亡靈法師們感到了厭惡.

殺人已經是天大的罪過,但是殺人之後還逼迫死者的靈魂不得安甯,這已經不能用邪惡來形容他們了.

這根本是喪盡天良.

活該黑暗法師們像老鼠一樣人人喊打,他們確實該殺.

厭惡這種負面感情也是很少會出現在地精這種'一個銅板掉進糞坑里面,也會毫不猶豫地跳下去撈出來’的種族的身上.

由于在大陸廣泛的受到歧視,地精們也對別的種族沒什麼好感,更不用說愛心泛濫去同情他們.

但是銀光現在心中充滿了憤怒和同情.

那是活生生的人,不是待宰的豬,養肥的雞鴨.

他們有感情,會說話,有自己的家庭和生活.

其中很多人和他說過話,和他做過交易.和他一起侃過大山,偷偷罵過黑暗法師.

銀光原本想要哀求洛林,希望爵爺能高高手,讓他早點兒從那個魔窟里面脫身的,在奧德海姆越待下去銀光就越害怕.

但是此時在一瞬間就堅定了自己原本有些動搖的信心.

像這種的邪惡的種族早就該被毀滅,他們一千年前躲了過去,一千年後無論如何也不能讓他們在躲過.必須乾淨徹底的將他們消滅乾淨,將這種邪惡的法術埋葬.

地精在這一刻甚至很高興自己也是給他們挖掘墳墓的一員.

在其中發揮了重要的作用.

因此上.銀光沉重地點了點頭,道:"好,我知道了.爵爺.還有什麼需要我做的嗎?"

洛林不由很驚訝地看了他一眼,在他的印像里地精們可從來都不是主動往自己身上攬事兒的主兒.他們最害怕的就是麻煩.因為對地精來說麻煩就意味著吃虧.

不過難得銀光如此的賣力,他想了一下,然後笑道:"也沒有別的了.只是想要提醒你,你首要的任務是要潛伏下來,所以一定要注意安全.

另外,為了讓你放心,我再告訴你一件事情.

我們還有其他人也打入了不死族的內部.而且他的位置比你還要高一些.不過出于保密,我不能告訴你他的名字."

地精眼中頓時閃過了一絲驚訝的光芒.

原來自己並不孤單啊∼!

還有人和自己是一樣過著這種戰戰兢兢的生活.

地精心里說不上是一種什麼滋味.有驚也有喜.

所謂的幸福就是比較出來的.

出于人們的所謂劣根性,一旦知道有人比自己過的更差,絕大多數人一下子就會感到自己生活的幸福了許多.

地精也是毫不例外,銀光心里面一下子好過了許多.

以前銀光可是無時無刻不在心里咒罵沙金,給自己找了個倒黴催的苦差事,然後哀嚎自己怎麼這麼命苦.

洛林接著道:"可惜的是,他是在敵人總部那邊混的.像奧德海姆這種小分部的事情.還不被他放在眼里."

地精不由倒吸了一口冷氣.

他原本以為著自己打入了敵人內部,成為一名三面間諜,獲得了大量珍貴的情報.而且已經很牛叉了,代號前都可以掛個雙零,享受貴族領導干部待遇.

沒想到還有人比自己更牛叉.

人家都已經混到了敵人的心髒里面去了.說不定還能和大祭司一起共進晚餐.

這才叫間諜呢∼!

在此同時,看到洛林如此信任自己,居然將這種珍貴的情報告訴自己而感到一陣的感動.

銀光可以肯定,知道這個消息的,就算是在風險投資公司內部都不會超過三個人,其中一個還是自己.

這是風險投資公司真正扣在手里的王牌.

洛林看著他的模樣,不由心中一陣的感慨.

不過這個間諜的消息卻是真的,當年爵爺在奈安混的時候曾經安排過一個人打入了教廷內部,在後來的刺殺當中,起了極其重要的作用.

而到了後來,希爾梅莉婭當上了教宗,得到了魔族入侵的消息,面對著新的危機,那人毅然放棄了原本可以得到了舒適生活,選擇繼續掩蓋身份,通過走私路線,逃亡到魔族那邊.

一路上吃了不少的苦頭,好幾次都險些沒命了.

而據粉紅豹傳來的消息,他已經被不死族看到,並且得到了重用.

畢竟從人族流亡叛逃過去的千年以來也沒有多少,大多是時候過去的都是想要長生不老的法師們.這些學者性強者帶過去的大都是專業知識.

真正主動叛逃投靠的真沒幾個.

而且那人還是一個教廷主教級牧師.

他不僅熟知人族的各種情況,長期在梵蒂諾活動.對教廷的高層和內部事務了如指掌.

而且能力超群,個人履曆經得起檢查,從頭到尾都是被洛林迫害過去的.

得到重用也是自然而然的事情.

這全靠的是他的個人能力.

從這個意義上說,爵爺當年出于好玩給那人起的'峨嵋峰’的代號,倒也算是名符其實——從一個潛伏地,到另一個潛伏地.

一直持續不停地從事著間諜的工作.而且每次都直接打入對方的中樞.

只能是讓人感歎,有些人果然天生就是干這一行的料∼!

洛林略略失神了一下,隨即回過了神來.

他看著地精.沉聲道:"我之所以告訴你這個,是讓你用來保命用的.將來萬一你被敵人識破了……

到時候,要殺你的時候,你可以用這個消息來交換保命.我相信以你的智慧,能把握住機會."

地精感動的眼圈一紅,差一點兒沒有哭出來.

這爵爺實在是太好了,為了讓自己保住性命,居然設想的如此周到.

難怪風險投資公司內的員工士氣如虹.鐵了信的為爵爺賣命.

在這個任命不值錢的年代,現在這種將下屬安全放在第一位的老板很難遇到了.

地精知道最多的是,是那種後面排著督戰隊讓手下往前沖的老板.

他心中暗暗打定主意,將來哪怕是死了,也要將這個消息爛在肚子里,絕對不會透露出一星半點兒.

那個人能發揮的作用也許比自己更大.

但是……

地精隨即想到黑暗法師們的恐怖手段,不由打了一個寒戰.

落在他們手里,怕是連死都死不了,黑水池中聲嘶力竭幾個野蠻人聲嘶力竭掙紮的場景又出現在地精眼前.

黑暗法師們心中根本就沒有一點人性,地精銀光隨即改變了主意.暗道:"或許透露出那麼一星半點兒,也應該是不礙事的……"

此時.洛林一彎腰,爬在了桌子上,盯著銀光,快說的道:"笑,快一點兒,和我一起大聲笑."

說著,他已經放開喉嚨.哈哈大笑了起來.

銀光怔了一下,隨即反應過來,也是急忙哈哈大笑了起來.

兩個人在一起.笑的前仰後合,極像是一起冒壞水的作案同伙.

就在此時,就聽身後的房門吱扭一聲,打了開來.

緊接著,一個滿面陰冷的面孔從門中探了出來.

他站在門口處,一言不發,只是惡狠狠地盯著洛林,眼中滿是懷疑的神色.

洛林的笑聲當即嘎然而止.

他很是仔細的看著那人,又疑惑地眨了眨眼睛,然後粗魯地問道:"你找誰?進來不知道敲門嗎?沒一點兒禮貌."

那人正是黑暗法師弗林特.

原來他在不遠處,看銀光和那中年商人聚在一起,一直小聲說著什麼,心中不由起發疑心,隨即就過來打探.

但是他卻沒想到,還沒有來得及張口,就被對方劈頭蓋臉的一頓訓斥.

這高傲的黑暗法師何曾受過這氣,頓時勃然大怒,就要動手.

旁邊銀光急忙打了一個哈哈,然後解釋道:"這是我手下,我手下.叫弗林特.小地方來的,不懂事,哈哈,哈哈哈……"

那話的聲音其大,表面上是對洛林說的,但是實際上,卻更是對弗林特的提醒.

弗林特這才想起了自己的任務,以及自己在這任務當中所扮演的身份,他是地精的下屬,是地精的手下.

如果因為這一點兒小事,就在這大廳廣眾之下動手,行動肯定會敗露.

先不說他能不能逃的出去,到時候,等待他的,必然會巫妖的嚴厲懲罰.

就像地精怕他一樣,他同樣害怕巫妖,從靈魂深處都感到害怕.他太了解巫妖們對付不聽話人的手段.

想到這里,他不由冷哼了一聲,強忍怒火,緩緩地低下了僵硬的脖子.

洛林上下打量了那人一眼,然後冷哼了一聲,向著銀光說道:"我說銀光老弟,不是我說,咱們這些當老大的,絕對不能對手下太好了,慣了他們.

那些手下全都是賊,咱們時時刻刻全都是睜大眼睛看著他們.

要是讓他們逮到點兒空子……哼哼.那幫賊骨頭不是偷你的東西,就是想法子偷懶."

弗林特聽了.胸中怒火狂升,幾乎都要吐出血來.他堂堂一個黑暗法師,在閃族打橫走的人物,居然被人罵成是賊骨頭.

他拼命地兩只拳頭捏的緊緊的,捏的骨頭都啪啪作響,心里不停的告誡自己"大局為重",這才勉強壓下了心頭的火氣.

他從眼皮底下看了洛林一眼,將洛林偽裝出來的樣子.牢牢地記在了心里,暗暗發誓:"這該死的奸商∼!

回頭待我大軍攻破了人族,哪怕是找遍天涯海角,我也一定要將這個該死的奸商找出來,千刀萬剮,碎尸萬斷,好好地折磨一番,這才抽取他的靈魂∼!"

洛林發現他看自己,當即也是勃然大怒.

他重重地一拍桌子,怒聲喝道:"你個小崽子.看你們家大爺是什麼意思?什麼意思?

難道你還想要報複大爺嗎?

真真是……真真是混帳之極∼!"

洛克菲勒老爺氣的胸口一鼓一鼓的,幾乎都要炸了.

他一轉頭.看向了地精,道:"我說老弟,你這是怎麼教的手下?嗯,沒規沒矩的.

要是再這樣,你要的那些個魔法原料,我還就不供貨了.

知道老爺我是誰嗎?

我和商會會長卡耐基是鐵哥們兒,好的不能再好的好朋友.

索羅斯見了我也得恭敬的叫聲大哥.比爾大門和我經常喝酒.

得罪了老爺我.就是得罪了卡耐基.得罪了我們整個北方商會.

到時候,別說是一個小小的戈爾男爵,就是拉塞爾本人來了.也不好使∼!"

他一邊放著狂言,一邊轉頭看了弗林特一眼,見對方撇了撇嘴,當即更加惱怒起來,一挽袖子,高聲叫道:"嘿,不信是嗎?

好,今天洛克菲勒老爺我還在這里拍胸脯,打下保票.從今天起,在我們北方,你們的商隊連一包手紙都買不到∼!

***,老虎不發威,當老爺我是病貓啊?

啊∼!"

最後一個字提的聲音尤其之高.連旁邊包廂的人都探出頭來,向這邊探看.

此時,洛林說完,然後甩手就要走.

銀光也是急忙上前,陪著笑臉,哈哈笑道:"洛克老爺,您別生氣,這下人不懂事,我回頭一定狠狠的教育教育他還不行嗎?哈哈,哈哈哈哈……"

說著,上前一步,拉住了洛林的衣袖,道:"坐,洛克老爺,咱們是什麼交情,有什麼話還不能坐下說?何必為了個粗鄙的下人生氣."

洛林看了他一眼,然後重重地哼了一聲,這才一臉不情願地坐了下來.

地精轉過了頭來,向著弗林特訓斥道:"你看你,看洛克老爺氣成了什麼樣?還不快過來給洛克老爺道個歉?快一點兒."

他一邊說著,一邊卻是向著殺雞抹脖子一樣向著弗林特使著眼色.

弗林特此時早已經氣的暴跳如雷.

一個區區的賤民商人,明顯還是不怎麼有錢的商人,居然要堂堂的黑暗法師,弗林特老爺向他道歉.

***,還有沒有天理王法了?

要知道,在閃族,高貴的黑暗法師們從貴族的門前走過,他們都得要燒高香慶賀.更別說那些個下賤的商人們.

哪兒想到,在這里居然顛倒了過來.

而且……而且……而且要是有正當的理由也算了,對面那狗東西居然仗著他的權勢,橫行霸道.

仗勢欺人.只是多看了他一眼,就這樣搞經濟封鎖.這也太過混帳了.

這個該死的小人∼!

他在心中將洛林罵了足足一百遍,但是卻忘記了,剛才他還發誓要將洛林找出來碎尸萬段.

不過他也清楚地知道,在這里,人家是地頭蛇.

上至總督府,下至接頭流氓無賴,都是人家的人.

自己這條龍再強,也壓不過他們.而且像這種猖狂的小人雖然成事不足,但是壞起事來,卻是綽綽有余的.

真被他使壞,自己負擔的艱巨任務說不定就全毀了.

因此上,他雖然恨的咬碎了牙,但是卻也只能在心里默念了好幾遍,"大局為重,大局為重……"

然後向著洛林深深地躬身一禮,生硬地道:"小人不懂事,得罪了洛克菲勒老爺,還請洛克老爺原諒."

說完之後,感到喉頭一咸,有一股溫熱的液體從胃中反了上來——他用力地咽了下去,然後伸手在唇間抹了一下,低頭看到一絲的鮮紅.這才意識到,自己生生被洛林給氣的吐了血.

洛林心中卻是暗叫一聲可惜.

要知道爵爺還從來都沒有氣死過人呢.想當初,有諸葛亮罵死王郎,氣死周瑜.何等的牛叉.

要是爵爺也能將這個黑暗法師給氣死了.說不定又能增添一項史詩成就.

但是為了避免做的太過,引起對方懷疑,當下他哈哈一笑,然後揮了揮手道:"哈哈,不用多禮,不用多禮.其實洛克菲勒老爺我心胸寬大,這點兒小事兒根本就不會往心里面去的.剛才只是和你開個玩笑而己,哈哈,哈哈哈哈……"

銀光小心翼翼地道:"那咱們的生意……"

洛林一揮手,大大咧咧地道:"你看你這個人,我剛才都已經說了,是開玩笑嘛.這生意自然是照舊,照舊了.給你們跳樓,吐血,揮淚,割肉,大甩賣……的全宇宙最優惠價,九點九折."

旁邊弗林特不由暗罵一聲:這該死的奸商∼!九點九折也敢死不要臉的在前面加那麼多的定語.真真是太不要臉了.

"呃,對了……"洛林此時繼續說道:"我剛才那個笑話不錯吧?哈哈哈……我再給你講一個.說兩個烏龜比賽耐力,誰動誰就輸.這時候一專家過來,看一只烏龜,說:經我多年研究積累下來的豐富經驗,可以看出這烏龜死了.

另一只烏龜當即大罵:mbd∼!死了也不出一聲.

這時候,那只烏龜探出頭來,說:sb,專家的話,你也信∼!

哈哈,哈哈哈……"

這笑話,地精和弗林特兩人早就已經聽過.但是此時卻也只得附和著笑了幾聲.

洛林又講了幾個老笑話,兩人全都得要裝做沒有聽過一樣,在一邊陪笑,累的都跟吃了苦瓜一樣,心力交瘁的.

最後洛林這才起身,道:"好了,今天咱們就聊到這.我走了."

說著站起身來,但是隨即又想到了什麼,然後轉過了頭來,好像是有意無意地道:"對了,銀光老弟,你會玩鷹嗎?"

新 ,首發手打文字版.新域名新起點!更新更快,所有小說電子書格式免費下載.

上篇:第五卷 我是大領主 第一千一百八十二章 絕密的會面(六千,求保底月票)    下篇:第五卷 我是大領主 第一千一百八十四章 鷹是這樣玩的(求月票)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