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

首頁 魔法異界 赤血龍騎第五卷 我是大領主 第一千一百八十九章 史無前例的聯合(求月票)   
  
第五卷 我是大領主 第一千一百八十九章 史無前例的聯合(求月票)

露露公主穿著一身寬松的家居袍,將頭發隨便挽在頭頂,用一根普通的木簪固定.

此刻露露公主正悠然的趴在火爐前那張厚厚的地毯上,手邊放著一本厚厚的小說,兩只光潔的小腿翹在空中,頑皮的來回擺動..

當一個姿勢保持的太久,露露公主感覺到疲勞的時候,她就會輕巧的翻個身,拿起放在一邊的鮮榨果汁,輕輕地喝上一小口,然後靠在一旁小白那圓滾滾的身上,繼續翻著手里的年度十大暢銷小說.

"唉……"就在露露公主全神貫注地看著手里那本小說的時候,旁邊突然傳來一聲歎息聲.

那聲音極是清柔甜美,還充滿了莫名的擔憂.

而且那個聲音像是會傳染一樣,旁邊跟著連續響起了幾聲不同的歎息聲.

露露公主奇怪的眨了眨眼睛,然後從書本上探出頭來,瞟了一眼跟前的眾人,心里暗暗奇怪道:這幾個女人是怎麼了?每隔五分鍾就要歎一口氣.

這種怨女一樣的神情,可不應該出現在洛林家女人的臉上.

露露公主和凱瑟琳她們厮混了這麼多天,對這群女人的強悍早就習以為常,個頂個的全都是禍國殃民的狠角色.

如果把她們放出去,而不是在洛林家里做一個小女人,憑這幫女人的本領,早就足以征服半個世界了.

當然現在也不差.坐在家里洗白白了,什麼都不用干,就有人乖乖地跑過來,把辛辛苦苦賺來的幾乎半個世界的錢.拿出來供她們隨意揮霍.

當然,從經濟學角度來講,這種方式更加合理.畢竟辛苦打拼,遠遠不如現在更加舒服省力.

有時候,連她都有些疑惑.自己是不是也應該學她們一樣,過這種腐朽墮落,萬惡的資本家的生活.

阿黛兒優雅的蜷著腿坐在沙發上,長裙下露出一雙精美的玉足,在扶手上也攤著一本被出版界稱為本世紀最佳的腐女文學.

但是盡管那小說是她的最愛之一.但是此時阿黛兒卻一直心不在焉,低頭在書上瞥一眼,然後抬起頭望著窗外.

同樣還有阿德玲和薇拉她們,都顯的很不專心.

尤其是薇拉大小姐,每次用自己兩根纖細的手指夾碎一個核桃,都要抬頭往窗外看一眼.

美琳娜則干脆坐在窗前,手托著紅潤的香腮.直愣愣地看著窗外,每當聽到馬車粼粼的車路聲,都要站起來看一看.

窗外此刻是黑沉沉的夜色,整個城市當中,只有三兩個地方亮著燈光.而其余的地方全都已經陷入了深深的黑暗當中.

習慣了精靈王國夜夜笙歌的生活,對露露公主來說,維濟城的夜晚顯得格外的空曠寂靜.

"但就是這樣,也比那個無聊的家里要好上一萬倍."露露公主想到了什麼,低聲的咕噥一聲.

"我說你們呀,"露露公主隨即甩了甩頭.然後看著屋內的女孩子們,笑話她們道:"放心了,在這塊地方.沒人能打得過表哥和那個小流氓.

他光靠那一張大嘴巴,就能把人活活的毒死."

阿德玲丟個露露公主一個白眼,道:"我們才不擔心這個."

"哪你們……"露露公主不解的問道.

美琳娜撅著小嘴,道出了眾女的心聲,道:"姐姐是擔心洛林哥哥去喝花酒."

露露公主不由滯了一下,隨即啞然失笑.搖搖頭,對美琳娜道:"就算她們擔心表哥做壞事.美琳你又擔心什麼?"

美琳娜憂慮的道:"雷歐說不定會跟著學壞的."

"還用學,他已經夠壞了."露露公主想到今天下午時候,那小流氓惡毒入骨的話,不由得咬牙切齒地恨聲道.

就在這時,窗外忽然傳來了馬蹄和車輪聲.

美琳娜跳起來,高興的叫了一聲,道:"回來了,回來了∼!"

然後提起裙腳,輕快的跑出房間.

整個房間的氣氛就像是回了魂一樣,頓時一下子熱鬧了起來.

阿黛兒她們也精神一振,然後扔下手頭的東西,胡亂穿上拖鞋,跟著美琳娜走出房間.

露露公主吃驚地看著眾女,心中暗恨:這幫女人,聽了男人回來,一個個全都是活蹦亂跳的,還有沒有一點兒的身為女人的尊嚴,真是把女同胞的臉全都丟盡了.

"你們……"在氣憤之下,她剛要義正詞嚴的譴責幾句,但是還沒來得及說話,忽然背後一空失去靠背,然後一頭躺倒在地上——給她做靠背的小白也歡快的跑了出去.

露露公主痛的失聲驚呼了一聲,然後皺著黛眉,揉了揉自己頭部被磕痛的地方.

此時,耳聽著大門打開的聲音,然後沉重的腳步聲走過大廳,"咣咣"的踏上台階,然後洛林和雷歐出現在門口.

兩個人臉上都是一副不痛快的表情,沉默著將帽子,圍巾,手套摔在一旁.

露露公主見此,不由心中一沉.

她也顧不得去找小白的麻煩.驚訝的道:"怎麼了,表哥,事情沒辦好嗎?"

洛林無奈的聳聳肩,然後搖搖頭.

旁邊雷歐也是歎了口氣,一屁股摔倒在沙發上,悶悶不樂的道:"全亂套了."

阿黛兒此時端了一杯熱茶塞進洛林的手里,道:"怎麼了?和馬雷頓侯爵談的很不愉快嗎?"

"何止很不愉快,"雷歐撇撇嘴,雙手抱在胸前,道:"老大和馬雷頓侯拍桌子吵起來了."

"怎麼回事?"女孩子們同時關切的問道.

洛林一攤手,道:"我對馬雷頓說,拉塞爾那種打法是不對,是在給巫妖免費送人頭.

但是馬雷頓侯爵說.這事不歸他管,只要拉塞爾不來干涉他的行動,他也不會去反對拉塞爾的行動.

反正對他來說,他的任務就是要在六月解決掉野蠻人和奧德海姆."

雷歐悻悻的道:"那老家伙還說,當時要我們坐視野蠻人和巫妖狗咬狗的是老大和我.現在要他去制止狗咬狗行動還是老大和我.

翻來覆去的這是要鬧什麼?甚至還質疑老大的業務水平,說老大一點都不專業.根本就不是一個合格的指揮官……

總之他說話很不客氣就是了."

洛爵爺很是長長歎息了一聲,那老家伙說話何止是不客氣,明里暗里全都是挾槍帶棒的.

只差著沒有指著爵爺的鼻子,說爵爺混到現在的位子.就是靠著一張小白臉,又是泡長公主,又是泡魔導士,又是泡教宗陛下,靠著女人的支持,這才爬上來的.

想到這里,爵爺不禁又是恨恨地猛灌了一口酒.

***.打人別打臉,罵人別揭短.

雖然爵爺長的帥,但是這也不是爵爺的錯啊.有本事,你個老東西也長帥一點兒啊∼!

此時,就聽雷歐繼續說道:"那老家伙還說了.咱們提供戰爭堡壘和聖職者的支援,他要上,咱們不提供戰爭堡壘和聖職者的支援,他還是要上.

總歸一句話,他現在是王八吃稱砣,鐵了心了."

阿黛兒貼著洛林坐下來.溫柔的抱著洛林爵爺的手臂,道:"那你現在准備怎麼辦?"

洛林苦惱的搖搖頭,心里暗道:這要是在自己地盤哪還有這麼多麻煩.小小一個奧德海姆,自己還不是想怎麼虐就怎麼虐.

自己征服半獸人的時候,他們也有黑暗法師助陣,還不是三兩下就被爵爺一鍋端了.

雖然說現在面對的高寒山區,地形複雜,和奈安的一馬平川的草原地形沒有可比性.不過也不至于如此麻煩.

幾方勢力全都攪在這里面,搞得自己也欲罷不能.風險投資公司全力投入在北方的情報工作上,現在是想走也走不掉了.

"還能怎麼辦?看著吧,"洛林無奈的道:"我總不能任坐視他們一頭紮進和巫妖戰爭的泥潭.

露露公主在一邊胡亂地安慰道:"往好處想想,也許不會有什麼問題哪?說不定野蠻人一雄起,還能把巫妖給滅了."

雷歐翻了個白眼,道:"這個笑話一點都不好笑,我和老大去過閃族大陸,知道那些黑暗法師和巫妖們到底有多厲害.一個黑暗法師就壓了閃族兩千年.

不信的話你問問阿德玲姐姐,看野蠻人有沒有勝算."

阿德玲苦笑一聲,搖了搖頭,道:"除了聖職者,否則沒人能在巫妖面前討到好處.他們不光法術陰毒,更重要的是數量眾多."

巫妖們自稱永生者,不被不殺死就會一直活下去.

法師中不想死的人實在太多,有的是怕死,有的是為了繼續鑽研魔法.

一千年積累下來,數量可想而知不會少.

雖然確切的數字可能只有亡靈大祭司知道,不過洛林估計三千人總是有的,五千人也極有可能,再多就不好說了.

露露公主了然的點點頭,德魯伊教團和精靈族的生命法師,都是黑暗法師的死敵,對黑暗法師和巫妖,露露公主多少也了解一點.

洛林沉吟了片刻,道:"關鍵咱們和前方的情報員只能單向聯系,目前也只有走一步看一步,希望事情不會壞到無法控制的地步,不然,就只有……"

"只有怎麼樣?"露露公主好奇的問道.

洛林只是聳聳肩,搖了搖頭,透過窗戶望向北方黑沉沉的夜空.

在這片星空下,經過北方戰區一年的精心准備,一切都已齊備,五十萬茹曼正規軍耐心的等待道路干燥.

夏季攻勢的作戰計劃也早已為將士們熟知,但是他們還不知道,北方的山區已經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他們將要面對的敵人早不是頭腦簡單的野蠻人.

xxxxxx

薩伯雷聖山,是野蠻人傳說中戰神洛汗的神宮所在地.

因為它高聳入云,是整個大雪山區最高的山峰,鷹也不可能飛躍的地方.

峰頂經年籠罩在云霧當中.從沒人見過是什麼樣子,因而野蠻人就認為洛汗的戰神宮位于峰頂的天空之上.

盡管一直有人嘗試,卻沒有人能攀上薩伯雷的峰頂,大多是登山的人都踏上了一條不歸路.

故老相傳,凡是在英勇戰斗中死亡的野蠻人.靈魂都將升入薩伯雷聖山,進入洛汗的戰神宮,在那里永享溫暖的夏天,年輕的少女和醇厚的烈酒.

在這個美麗神話傳說的支撐下,野蠻人崇尚戰斗.不懼死亡,也崇拜強者.

今天,在這個風吹在身上不再寒冷的時候,一直寂靜的薩伯雷山下變得熱鬧非凡.

數不清數量的野蠻人從四面八方彙聚而來,有單身而來的戰士,有三五成群的同伴,也有族長帶領著全族的勇士.

並且仍有人在路上向這里趕來.

他們聚集在薩伯雷山的腳下.搭起簡陋的帳篷或者干脆席地而臥,等待舉行一次從來沒有過的盛會,聯合起來,消滅魔王紮德的走狗.

三月底的那場大敗之後,野蠻人開始用腳板傳遞消息紮德和魔鬼降臨的消息.他們殺死生人,吸走靈魂,並驅使尸體戰斗.

消息很快傳遍了多半個野蠻人山區,並且還在向外擴散.

接到消息的野蠻人都知道,奧德海姆被紮德的魔鬼占據,就像傳說中的那樣.他們是來毀滅世界的.

野蠻人並不怕死,卻害怕靈魂無法升入仙宮.吸取戰士靈魂的魔王紮德引起了所有野蠻人的憤慨.

紮德的魔鬼們一直在向外推進,所過之處生靈死亡.草場枯萎.

所有的野蠻人都被要求向薩伯雷聖山彙集,准備迎戰魔鬼,然後再消滅該死的茹曼人.

在薩伯雷山腰的平地上,豎立著一面巨大的旗幟.

旗幟非常簡陋,就是一面純白的大旗,周圍幫著白色的狼尾.

但是這是野蠻人都知道.這是聖山薩伯雷的標志,在這面旗幟下.大家應該放下武器,坐下來聽聽對方講話.

久而久之也成了野蠻人和談的標志.

在這面旗幟下,數百人圍坐著坐在地上,面對著中心的一個石台.

魁梧的棕熊海格族長,站在石台上握緊拳頭,以憤怒的聲音,向這里的野蠻人大聲吼道:"我親眼見過魔鬼,我親自和魔鬼戰斗過,他們並不可怕,只要我們團結起來,團結起來∼!"

"吼∼!"一大部分人振奮的高舉起拳頭,齊聲高吼響應海格族長.

"我們野蠻人為什麼會失敗?一個野蠻人明明可以戰勝三個茹曼人?因為我們不團結∼!"海格族長用力的揮舞著雙臂,以高昂的激情大聲叫道.

他**著上身,腰間只圍了一塊熊皮,健美的上身不滿了長長短短的疤痕.

戰斗的傷痕是野蠻人的勳章,威武霸氣的雄風,讓海格族長的話更有說服力.

自從在奧德海姆吃了一個打敗仗之後,海格非但沒有被同胞們唾罵,聲望反倒比以前更好了.

大家都敬佩海格率先發現魔鬼城奧德海姆的睿智,和敢于跟魔鬼戰斗的勇氣.

至于失敗,他們一萬人打不過二十萬魔鬼是很正常的,正是這一場敗仗提醒野蠻人他們所面對的危險形勢.

"說的好,"周圍的族長們興奮的大聲附和.

有識之士們早就知道野蠻人的失敗的根源是內斗,但是所有的人都對此都沒有辦法,野蠻人天生帶著互相殘殺的本能.

海格向天高舉手臂,聲嘶力竭的吼道:"我們是洛汗的子孫,我們流著戰斗的血液,只要我們聯合起來,沒有人是我們的對手,紮德不是,茹曼人更不是."

"好∼!"歡呼聲一次高過一次,野蠻人的熱情和雄心完全被海格幾句話點燃.

"紮德有二十萬魔鬼,薩伯雷腳下也有二十萬野蠻人,讓我們出發,用我們的劍,我們的斧消滅他們.

然後再消滅該死的茹曼人,奪回我們的祖居之地,奪回留著蜂蜜和牛奶的黑森林."

這一次豪邁的宣言換來的確實一陣沉默和竊竊私語的質疑.只因幾百年來他們已經被茹曼人打怕了,每次茹曼進山掃蕩的時候,野蠻人就拖家帶口的匆忙逃亡.

凡是停下來抵擋的都被茹曼人消滅了.

一個少年不自信的問道:"我們可以嗎?"

海格肯定的道:"我們可以,茹曼人用三萬人,五萬人,欺負我們一個部落,兩個部落,現在我們有二十萬人,二十萬野蠻人可以干什麼?

可以干掉六十萬茹曼人.

們要打敗茹曼,走出大雪山,我們要殺光他們的男人和孩子,奪取他們的糧倉,他們的酒窖,他們的土地,還有他們的女人.

只需要我們團結起來,團結∼!"

每當海格呼喊一聲團結,台下的野蠻人也跟著高喊一聲"團結",慢慢這個聲音從山腰傳到山腳,從山腳傳到山谷.

被感染的野蠻人放下他們對同胞的警惕和敵視,同聲高呼團結,他們戰斗的熱情如火焰一樣劇烈燃燒.

終于在魔鬼進逼的共同威脅下,野蠻人史無前例的開始一次聯合作戰.

"奧德海姆就是我們的第一步,這是野蠻人的聖戰,出發,向洛汗證明我們的勇氣."

新 ,首發手打文字版.新域名新起點!更新更快,所有小說電子書格式免費下載.

上篇:第五卷 我是大領主 第一千一百八十八章 過河拆橋(求月票)    下篇:第五卷 我是大領主 第一千一百九十章 不為人知的戰爭(求月票)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