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

首頁 魔法異界 赤血龍騎第五卷 我是大領主 第一千一百九十二章 君心難測(求月票)   
  
第五卷 我是大領主 第一千一百九十二章 君心難測(求月票)

"這不是挺聰明的嗎,怎麼這點小事就看不明白了?"茹德倫皇帝語帶雙關,瞟了洛林一眼,抬手向手指上那枚碩大鑽石戒指哈了一口氣,然後捏起衣角擦了擦.這才舉了起來,對著陽光仔細地檢查那枚價值連城的寶石的透光性.

"啊?"洛林愣了一下.心中不禁暗暗奇怪.因為他隱隱感覺到茹德倫皇帝雖然是在提醒自己,但是他的話語深處卻似乎藏著一絲絲的愧疚.

這很是令爵爺感到疑惑:這老家伙究竟是想要干什麼?

此時,茹德倫皇帝見洛林在沉思當中,不由爽朗的一笑,然後伸手一拍他的肩膀,道:"伯爵,如果你說正事的話,就找拉塞爾去.我剛給自己放了一個月的大假.要好好休息一下."

他一邊說著,一邊抬起頭來看了一下天空,然後輕快地笑道:"哈,正好到點了,今天也別走了,難得有機會,陪我吃頓飯吧."

然後一轉身,向著身邊的宮廷總管說道:"對了,史內普,你布置的時候,順便把雷歐給我拽過來.

要知道,梵帝諾大博物館的深刻教訓在那里放著呢.如果你不快一點兒的話,估計我就得去隔壁找我的珍藏了."

年邁的宮廷總管答應一聲,然後這才帶著一臉開心的笑容的離開——對于當初雷二爺扮小賊洗劫了光明教廷的大物博物館,一眾帝國的子民們非旦不以為恥,反而是極以為榮的.

在皇帝陛下的熱情招待之下,到了傍晚時分,洛林這才從皇宮出來.

只是馬車馳出了皇宮之際,他的心里依然迷惑不解.茹德倫一整天都沒有談起任何政事,總是不停的和凱瑟琳講述自己春獵的英勇事跡.每每當自己實在忍不住了,想要提出的時候,那老東西卻極其狡猾地將話題岔開.

看來真的是像他說的那樣,給自己放了個大假.

洛爵爺雖然一肚子問號,奈何這位大爺不說,他也一點辦法沒有.

但是洛林知道茹德倫說的話意有所指,卻怎麼想不通茹德倫皇帝是什麼意思.

不光洛林糊塗,凱瑟琳坐在馬車上也是一陣的沉思,雖然她也是一名合格的政治家.但是卻也弄不清楚,自己大伯到底是指洛林那點小事沒看明白.

唯一高興的當然是雷歐董事長和美琳娜.

兩個人玩皇宮大尋寶的游戲.如果不是那位盡忠職守的皇宮總管看的緊,估計早就將茹德倫辛苦藏起來的東西不是被一掃而空,就是被破壞殆盡了.

既使這樣,他們也是收獲頗豐,在車廂里扔了一個巨大而又沉重的包裹.分量重的洛林都差點提不起來.

而且,雷歐和美琳娜兩個人頭碰頭拱在一起.手里攥著一堆小玩意,不知道在說著什麼悄悄話.

不僅如此,他們還極其的警惕,時不時地就抬起頭來,看上這邊兩人幾眼.

儒略大公的府邸就在皇宮的隔壁,其實抄近路的話,十分鍾就能跑過去.不過正常的走要先出皇宮.繞到大道上,再轉到這邊的正門,極是複雜,因此上,雖然兩個院子離的極近.但是一路之上,也是趕了二十分鍾才回到大公府.

洛林進門的時候.發現除了羅琳娜和希爾梅li亞這兩位身有要事,實在走不開的,自己的女朋友們都在這里.鶯鶯燕燕的坐滿了大廳.

多日不見,她們也是飽受了相思之苦,沒少了提心吊膽的替洛林擔心.

因此上,一看到爵爺,眾女嬌呼一聲,不由分說先沖上來將洛林爵爺翻來覆去檢查一遍,看看自己男朋友有沒有缺了塊肉,問長問短的很是寒暄了一番.

在閑談當中,凱瑟琳由于心中疑惑,因此將今天的經曆一五一十的講給阿黛兒和菲奧娜她們,希望著她們能幫著自己出出主意.

但是那位陛下是她的大伯,她還搞不清楚的事情,余下的眾人更不可能明白.

即便以德伊波勒的智商,也沒想不出茹德倫所指的是什麼意思.

女孩子們提出種種猜測,仔細討論後都被否決了.只能是紛紛哀歎:果然是君心難測.這玩政治的就是厲害,隨隨便便的說一句話,大家伙兒都得要猜上半天.著實不是人過的日子.

到了後來,洛林爵爺也惱了.一拍桌子,氣惱的道:"算了,不想了,明天我去找心里清楚的人.

現在睡覺∼!"

凱瑟琳嫵媚的大眼睛水汪汪的橫了洛林一眼,故意裝模作樣的伸了個懶腰,道:"在皇宮里吃飯最累人了,洗個澡去睡覺."

阿黛兒她們立刻意會,瞥了洛林一眼,慵懶的道:"也是,在天上飛了一整夜,身子都僵硬了,一起去吧."

德伊波勒立刻點點頭,飛洛林爵爺一個媚眼.

洛林爵爺幸福的傻笑起來——這是要玩豬八戒大戰蜘蛛精啊……呸呸呸,洛爵爺大戰狐狸精.

就在房中的氣氛漸漸開始變的曖昧不清的時候,這時露露公主忽然跳了起來,搶著道:"我要和姐姐們一起洗."

凱瑟琳,阿黛兒她們的表情同時一滯,然後目無表情地互相對視了一眼.

德伊波勒挑挑嘴角,勉強的笑了笑,道:"這個,那個……對了,好啊∼!"

德伊波勒眼珠一轉,計上心來,道:"那等一會洛林洗完了,咱們一起去."

"好,好∼!"凱瑟琳和阿黛兒她們立刻點頭稱是,一拍手贊揚德伊波勒的急智.

小別勝新婚,凱瑟琳,德伊波勒和洛林分開快一個月了,好容易見到自己男朋友,心中的情意熱的跟火一樣.

卻不曾想碰到這樣一個不解風情的表妹,這一刻她們終于理解為什麼洛林爵爺對這位送上門的表妹頗多怨言.

這丫頭實在太會壞事了.

露露公主看著凱瑟琳她們的表情,不由愣了一下,略略一想.隨即也像是忽然明白了什麼,俏臉頓時紅的像熟透了的蘋果一樣.

一時之間羞的無地自容,慌亂地四下掃了幾眼,然後干巴巴地道:"哎呀,我想起來了,有件東西忘拿了,你們不用等我了."

說著,一陣干巴巴的笑聲,緊接著,頭也不敢回.快步跑向自己的房間.就好像身後有條狗在攆著一樣,跑的飛快.

德伊波勒看著她那窈窕的背影消失在門外.終于忍不住"噗哧"一聲笑了出來,道:"這丫頭倒也有些意思……"

其余幾人也是嘻嘻哈哈的一陣輕笑.

洛林見最礙事兒的人已經走了,干咳了兩聲,然後一按膝蓋站了起來,道:"哪……那什麼.我先去了."

雷歐忽然一舉手,嚷嚷道:"老大等等我.我弄到好幾個好東西,正好可以放在浴缸里玩.

呀,痛,痛,美琳娜你掐我干嘛?"

雷歐正說話的時候,感到肋下一痛,回頭正看到美琳娜低著頭站在他身後.小手惡狠狠的掐著一塊肥肉,一臉恨鐵不成鋼的表情.

美琳娜看著雷歐咬咬牙,猛然醒悟姐姐們都看著哪,這個以天下第五溫柔賢惠女人自許的小女生,臉上露出純真燦爛的笑容.道:"雷歐,你說要我陪你一起玩的."

雷歐撓撓頭.疑惑的道:"我說了嗎?"

"說了,說了"美琳娜干脆硬拖著雷歐向樓上扯,急道:"都說了好幾回了."

雷歐用力抵抗美琳娜的拖拽,道:"可是我還是比較想和老大一起洗澡,你不知道,我今天拿到一個西微帆船的模型,放浴池里一定很漂亮."

美琳娜臉一板,嚴肅的道:"你來不了?"

"來,來."看著美琳娜咬牙切齒的模樣,雷歐瞬間作出了最明智的選擇.

xxxxx

第二天,當命令的陽光通過玻璃窗照射進房間內的時候,洛林眼睛動了動,睜開眼睛醒了過來.

還沒有清醒過來的洛林茫然的看著頭頂的天huā板,迷糊了好一會才想起自己現在是在茹曼城,昨天夜里做了一夜的很黃很暴力很少兒不宜的事情,而今天還有正事要做.

洛林小心的捏起搭載自己胸口圓潤白皙的手臂,身側的阿德玲含糊的嘟噥了一聲:"累,我要睡覺."

然後翻個身,留給洛林一個滑如凝脂的玉背.

洛林小心的從床上抽出身,光腳踩上柔軟的地毯,從地上撿起自己的睡袍,打開房間溜了出去.

後宅內靜悄悄的,一個人都沒有,好像侍女們也知道今天不用起的太早.

洛林不得不走出三樓,才在客廳內找到一名正在忙碌打掃的小侍女,吩咐她道:"去跟管家說一聲,拿我的名片去首相府,我今天要去拜訪下拉塞爾."

小侍女也被嚇了一跳,領了命令頭也不回的跑了出去.

洛林抬頭往往窗外,才七點多的光景,自己睡了不足五六個小時.

"這時候嗎?"洛林爵爺猶豫了一下,然後下定決心,道:"當然去補個覺了."

洛林爵爺打扮整齊出現在客廳的時候,已經是日上三竿,看起來精神飽滿,所有的疲勞一掃而空.

不光是洛林,凱瑟琳,阿黛兒她們也容光煥發,好像剛做了全套的水潤護膚一樣.

但露露公主卻好像沒睡好的樣子,微微顯出一點疲倦,但還是和凱瑟琳一起,將自己洛林表哥送上馬車,目送著他離開大公府,前往首相的辦公室.

拉塞爾首相的平常工作的地方,也緊貼著皇宮.

首相府門前車馬如龍,人流來往不息,僅停在門前的馬車就不下一百多輛,沿著大路排開,一眼看不到盡頭,無所事事的車夫們聚集在一起聊天打屁.

還很有熟絡的幾個狗崽子盤坐在一塊空地上打著撲克牌.旁邊更是圍著十幾個更無聊的家伙在那里看他們打牌.

中間,不斷的有人離開,也不斷的有人加入進來.

盡管如此,那些馬車卻都很守規矩的按照順序停在路邊.

但是偶爾也有大牌的,肆無忌憚的插隊,從車流中直接闖過去.每每這時,卻不敢有人抱怨.

因為一般敢插隊的,車里座的肯定都是茹曼城內的大人物.遠遠不是他們能招惹的起的.

洛林所用的這輛馬車就是.

由于爵爺手眼通天,根本不需要到帝國的首都來跑項目,所以奈安行省也就沒有在這里設辦事處,更沒有什麼出行馬車之類.

所以,爵爺來了之後,出于節儉,只能是暫借凱瑟琳的馬車代步.

也就是說,那馬車上面是儒略大公的皇家標志.而且那車夫也是皇家禦用.那貨也著實是秉承著皇家特有的傲氣.

雖然有那麼多人等在門前,他卻驅著馬車.徑直變道,生生地從車流中插過去,停在首相府的門前.

這時在他的對面,同樣駛過來一輛插隊的馬車.

兩輛車相向而行,眼看就要堵在路上的時候.對方一看車上的標志,明智的停下腳步.然後避讓到一邊.

這就是茹曼城內獨特的風景,一種另類的比大小.

錯身而過的時候,洛林瞥了一眼對方的家徽,看起來是應該是皇室支脈的一個公爵,但具體是誰,洛林爵爺這個對于紋章一竅不通的鄉巴佬就看不出來了.

馬車大大咧咧的停在了首相府大門前,在眾人驚訝的目光中.洛林下車走進首相府內.

如此大牌的作風引得周圍的人紛紛側目,猜測這個年輕人到底是誰.

"某個年輕人的公爵?"正常的人一般會這樣想.

"首相的親信?"公務人員們會從這個角度考慮.

"皇帝的私生子."骨子里燃燒著八卦雄魂的閑人腦子里才會蹦出這樣的想法.

最後懂行的一個人一副高手風范,向眾人解釋道:"一群笨蛋,看家徽明明是儒略大公,這時候能從儒略大公家里出來的二十多歲年輕人.還能有誰?

只有咱們帝國的首席小白臉."

"洛林啊∼!"眾人頓時恍然大悟.

"不是說他被排擠到楓葉丹林去做光杆司令,那小子又回來了?"

"悄悄告訴你們.這兩天離他遠點."肚子里有貨的人神秘的說道.

眾人的好奇心像魚一樣被釣了起來,紛紛湊到跟前問道:"怎麼了?"

這個龐大機構中的小辦事員豎起食指,指指天頂,道:"上面這麼說的,我也不知道."

洛林自然聽不到這句話,實際上他剛走進首相府的大門,就被人攔了下來.

而伸手攔住洛林爵爺,熱情的和他寒暄的也是熟人,拉塞爾的私人秘書,弗里德里子爵.

一個和洛林差不多年紀的年輕人.

洛林曾在儒略城和他有一面之緣,知道他是拉塞爾的親信.大貴族家庭出身,不管是外表,還是氣質做派,都比洛林爵爺更像一個小白臉.

弗里德里子爵面對著比自己還要小三四歲的洛林爵爺非常謙虛,絲毫沒有一個少年得志者的驕傲,見到洛林第一句話就說道:"閣下,終于又見到您了,真是太高興了."

洛林也熱情的笑了笑,道:"我也是,弗里德里子爵閣下,我今天早上已經提出預約,想要見一見首相大人."

"首相大人已經知道了"弗里德里子爵客氣的道:"但是非常不巧,首相閣下今天一早就帶著人下基層去了,是早已計劃好的行程."

哪老家伙不在,洛林心里暗道一聲.

弗里德里子爵道:"在出門之前,首相命令我在這里,專程等候閣下的到來,您有任何時候都可以先告訴我,我會一字不漏的轉告首相大人."

洛林撇撇嘴,事情牽扯到最高級別的軍事機密,當然不能隨便告訴一個小秘書.

這麼簡單的道理,拉塞爾心里當然清楚,這個老家伙留自己的秘書等著自己,明顯就是不想和自己說什麼.

洛林撇了撇嘴,決定也不再自討這個沒趣,干笑一聲,道:"如果首相回來請轉告我已經來過了."

弗里德里子爵明顯松了一口氣,愉快的笑道:"當然,請您放心."

洛林笑著搖搖頭,道:"有空的話,我想請閣下一起喝一杯."

弗里德里子爵愣一下,無奈的歎了口氣,遺憾的道:"我也很想,可是首相不在,我這個秘書一步都不能離開首相府,改天一有空,我會主動邀請副總司令閣下."

洛林聳聳肩,心里暗道:這家伙也是在避嫌,不好辦.

告辭後洛林轉身准備離開首相府.

看著洛林的背影,弗里德里子爵猶豫了一下,他還有遠大的前程,不值當因為公務與洛林爵爺交惡,這位爺無疑將是未來帝國最有權勢的人之一.

"洛林閣下"弗里德里子爵忽然出生叫住洛林,幾步走到洛林跟前,警惕的看了一眼周圍,低聲道:"其實閣下有什麼事我也略微有些耳聞.

這種事情您找其他人比找陛下和首相更管用."

洛林怔了怔,疑惑的問道:"比如?"

"比如……"弗里德里子爵頭一側,目光投向窗外遠處一棟建築的尖頂,向洛林眨眨眼睛,道:"專業人員∼!"

順著他的視線,洛林看到遠處從樹木空隙間露出一排樓,那里是軍務總部.

洛林恍然明悟,親切的拍拍弗里德里子爵的臂膀,道:"多謝提醒,我記住了."

出了首相府的大門,洛林心里暗暗感慨,果然這混機關的公務員,各個都不簡單.

以後見他們要躲遠一點.(未完待續)!~!

新 ,首發手打文字版.新域名新起點!更新更快,所有小說電子書格式免費下載.

上篇:第五卷 我是大領主 第一千一百九十一章 官場老油條(求月票)    下篇:第五卷 我是大領主 第一千一百九十三章 終于懂了(求月票)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