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

首頁 魔法異界 赤血龍騎第五卷 我是大領主 第一千一百九十三章 終于懂了(求月票)   
  
第五卷 我是大領主 第一千一百九十三章 終于懂了(求月票)

"果然混機關的公務員,各個都不簡單."洛林走出首相府的大門之後,猶在暗自感慨.

瞧人家弗里德里子爵說話的水平,禮貌周到,滴水不漏,什麼實質性的內容也沒說,自己還得領悟,卻承了他一個不小的人情.

也怪不得自己在地方的時候,每次聽屬下談起茹曼城的部門公職人員,無不是恨的咬牙切齒.

牛人,牛人啊∼!

既然是牛人,以後見他們,自己千萬要躲遠一點才行.

像這類人,都跟傳說當中那些大英帝國的公務員一樣.

不管是辦好事,還是辦壞事,最終能辦成對他們有利的事情.

想當年,縱橫天下,唯我不敗,牛叉的比東方不敗還東方不敗的大英帝國的海軍何等的牛叉.

結果在他們努力之下,卻讓航母連個艦載機都沒有.

而那些家伙們卻能huā四十億去裝修辦公大樓,掛二十萬的名畫,用五萬一卷的手紙,著實太過厲害.

雖然爵爺現在腦袋上也是頂著一大堆的光環,但是這些狗崽子絕不是爵爺能招惹的起的.

洛林一邊感歎著,一邊走了出了首相府.

他的腳剛剛踏出首相府,卻猛然發現周圍人的目光全都集中在自己身上,雖然爵爺早已習慣了被人圍觀.

但是眼前這些圍觀者的目光卻頗為怪異.大門前的幾個人還迅速退開幾步.好像是生怕離洛林爵爺太近了,傳染上了某種疾病.

洛林爵爺不由皺了皺眉頭,但是卻也並沒有在意,只是撇了撇嘴,心里暗罵:這幫茹曼人平常到底怎麼編排自己壞話的?居然讓爵爺不震虎軀都把他們嚇跑了.

不過,能成為淨街虎,每天出去欺男霸女,也曾經是爵爺意氣風發之際所寫下的'六十歲前四十個必須實現的夢想’之一.

因此上,他只是心中暗罵了幾句,然後大大咧咧的穿過人群.踏上等在門前的馬車.

那皇家的車夫也是一臉的傲慢,丟了人群一個白眼,揮起馬鞭喝了一聲.

馬車一掉頭,徑直駛往軍務部的大樓.

軍務部和首相府同在一條街上.實際上這條街道兩邊聚集了帝國各主要部門,被稱為王政大街.

只用了不足一刻鍾的時間,馬車載著洛林來到軍務部的大門前,和首相府比起來,門前要冷清很多,進進出出的也都是一身戎裝的軍人.

洛林發現這里和幾年前相比,沒有任何變化,甚至連守門的憲兵都還沒變.

在門衛處報上名之後,正低著頭記錄的憲兵嚇手一抖,筆在本子上劃了長長的一道.脫口道:"你……你是洛林……洛林伯爵?"

周圍的憲兵們同時一縮脖子,不約而同的向後躲去.

登記士兵好像被嚇傻了,直勾勾的看了洛林爵爺很長時間.

直到洛爵爺感到有些不耐煩,忍不住捏起拳頭,准備提醒那個狗崽子,如何向上級表示禮貌.那憲兵這才醒悟過來.

他急忙起身,啪的敬了一禮,然後恭敬的道:"大人,您可以進去了."

洛林不滿的哼了一聲,甩手走進軍務部的大門.

隨後出面接待的是一位校級的軍官.

可是看他表情像是要上法場一般.戰戰兢兢的和洛林爵爺問好,腳尖一直不停的搓著地板,似乎准備勢頭不對的時候隨時逃跑.

這也並不奇怪,只因為洛林爵爺在軍務部內的惡名太甚,當年砸了軍務部大鬧一場.結果砸也白砸,還讓那些軍官們很受了軍務總長披頭蓋臉的一頓訓斥.

要知道.平時他們連見軍務總長的機會都沒有,而得益于那一次爵爺的大鬧,這才有幸挨了軍務總長的一頓罵.

結果就是,軍務部的公務員們全都顏面掃地,被財政部,行政部……等等等等的同行們很笑話了好幾年.

因此上,聽到洛林爵爺上門,有資格坐單獨一間辦公室,外面再配一個胸大屁股翹女秘書,頭上帶"長"的家伙都借尿遁了.

只剩下他一個排名最末管內勤的,實在是跑不了,結果被大家推出來送死.

看到那家伙戰戰兢兢的模樣,雖然對他的態度非常不滿,但是洛爵爺也不想難為一個小官.

畢竟現在爵爺也是位高權重,而且還被《帝國時代周刊》評為風靡萬千少女,改良社會風氣,提高青少年內涵的超級偶像類人物,不能再動不動就打人砸東西.那樣會帶壞小朋友的.而且就算是帶不壞小朋友,砸壞了東西,也是很不好的.

因此上,他只能是強忍著一口氣,直接說道:"我想求見總長大人."

"總長大人現在不在."那人一邊說著,一邊小心翼翼地看了爵爺一眼.

洛林嗤笑一聲,道:"難道也下基層去了?"

"這個,總長身體不太好,不是重要時候一般不到總部來了."

"哦"洛林了然的點點頭,軍務總長帕德雷斯已經八十多了,如果不是一直找不到合適的接任者,早就退休了,不在總部很正常.

現在夠資格擔任軍務總長的還真挑不出來,不是身份不合適,如儒略大公,就是資格不夠,壓不住那幫驕橫的將軍.

洛林退而求其次,道:"次長閣下哪?"

"次長說他也不在."那小軍官一張口立刻醒悟過來自己說錯話了,嚇的臉色慘白,好像馬上就要暈過去了.

洛林挑挑眉毛,心里暗道:這風向不對,自己找誰都躲起來了.里面一定有問題∼!

想到這里.洛林意興索然,厭煩的揮揮手,道:"行了行了,次長說他不在就不在吧.你丫給我站好了,不知道還以為我欺負你了,真是晦氣∼!"

白跑了一趟,洛林憋著一肚子火氣回到大公府邸.

一進屋就扔下外套,整個人倒在沙發上,悶悶的道:"白跑半天,什麼事也沒辦成."

凱瑟琳和阿黛兒.還有露露公主,正悠閑的喝著午前茶,聞言一抬頭,驚訝的問道:"怎麼了?"

洛林將今天的遭遇講了一遍.凱瑟琳秀美的眉頭皺了起來,斷定道:"我們不在茹曼的時候,一定發生了什麼."

洛林點點頭,肯定是這樣的,而且對自己來說不會是好事.

"我說大伯說話怎麼怪怪的"凱瑟琳支著下頜出神的思索著,眉頭微蹙,雙目有神,別有一番智慧女神的味道.

凱瑟琳忽然一拍桌子,道:"下午我和你一起出去."

"去干嘛?"洛林奇怪的問道.

"拜訪一下帕德雷斯總長."

阿黛兒怔了一下.對凱瑟琳的決定有些意外,道:"那個老爺爺不是已經半退休了嗎?"

凱瑟琳點點頭,道:"但是在茹曼城,他的影響力還是很高的,帕德雷斯總長說句話,拉塞爾也得掂量掂量.

洛林撓撓頭有心拒絕,這種牽扯到政治的亂七八糟事情,實在沒有必要讓凱瑟琳阻再操心,她這一個月也沒閑著,忙著收拾儒略大公留下的爛攤子.

但是想想還在北方吃冰的地精銀光.洛林最後還是點頭同意了.

好歹那也是自己的小弟,當老大不能不罩著.再怎麼樣,也不能看著那個家伙死在北方.

既然決定了,凱瑟琳當即派管家送上名片,然後在午飯之後.換上正式的服裝,也強迫洛林穿上自己副總司令的軍裝.帶上一大堆禮物,出門前往拜訪帕德雷斯總長.

不過,為了避免招搖,引起別人的注意,凱瑟琳並沒有帶上任何護衛.而是輕車簡從,極其的低調.

馬車在茹曼城繁華的大街上七拐八拐,最後來到一片幽靜漂亮的別墅區,在一所中等規模的庭院前停了下來.

知道長公主要來,帕德雷斯的管家領著傭人早早侯在大門前,馬車一出現就立刻打開大門.

馬車徑直穿過大門,繞著中央的huā壇轉了半圈,停在大門前.

在門口迎接的是一位中年貴婦人,氣質雍容,說話溫柔客氣,正是帕德雷斯總長的大兒媳,負責咱家照顧年邁的總長.

凱瑟琳莊重的向她點頭致意,微笑著道:"溫迪妮阿姨您好."

溫迪妮夫人上前熱情的擁抱凱瑟琳和洛林,在他們的臉上貼了一下,拉起洛林和凱瑟琳的手,道:"快請進,父親一直在等待長公主和伯爵,他急得都每五分鍾就要問一次."

說話間將洛林和凱瑟琳領進客廳.

帕德雷斯總長三朝老人,茹德倫皇帝爺爺在位的時候,就已經是大將,在茹曼帝國內資曆極高,無人能及.

更是茹德倫和儒略的軍事導師,儒略到了他跟前,也得客客氣氣的當晚輩.

洛林走進房間的時候,帕德雷斯總長大馬金刀的坐在正中間的沙發上,手邊放著好幾份報紙,帶著一副玳瑁眼睛,正費神的閱讀報紙上的新聞.

見到洛林和凱瑟琳,帕德雷斯高興的向他們招招手,道:"快過來,小子."

凱瑟琳悄悄拉了洛林一把,臉上露出如小女孩一般甜美的微笑,坐在帕德雷斯的身邊,抱住帕德雷斯的胳膊,道:"爺爺您精神真好."

洛林老老實實的坐在另一邊.

帕德雷斯老懷大慰,大笑著拍拍凱瑟琳的頭,道:"老了,現在過了中午就打瞌睡,也許那天睡著就去見光明神了."

凱瑟琳一笑,道:"您一點都不老,我還得等著給您過一百歲生日哪."

帕德雷斯擺擺手,以一個睿智老人的特有的灑脫,自嘲道:"活那麼久就成禍害了,現在可有人急著我死了挪位置哪."

凱瑟琳一拍桌子.豎起眉毛道:"誰心思這麼惡毒.弄他∼!"

帕德雷斯暢快的大笑著拍拍腿,道:"果然是儒略家的閨女.說吧,上門什麼事?

平常沒事你可是不來的.這小子又惹什麼麻煩?"

"哪有∼!"凱瑟琳撒嬌道:"每次來茹曼我都要看看您的."

帕德雷斯呵呵一笑,道:"是啊,可你從不會第二天就來."

凱瑟琳嘻嘻一笑,道:"洛林有點專業問題想請教您,畢竟全大陸就您資曆最高."

洛林也跟著笑了笑,帕德雷斯總長對自己幫主良多,稱得上可親可進的長輩.

洛林思索片刻,道:"假如.我是說假如,有這麼一個計劃……"

北方山區的軍事機密不能直接透漏,雖然帕德雷斯總長肯定也清楚,夏季攻勢的計劃都是他的手下制定的.是要上報給他這個總長最後拍板的.

但是為了周全考慮,洛林也得拐著彎說話.

帕德雷斯帶著笑聽完洛林的敘述,閉上眼睛沉思起來.

洛林和凱瑟琳大氣也不敢出,關切的看著這位經驗豐富的老人.

好一會,帕德雷斯忽然"呵呵"一聲笑了出來,然後笑著搖搖頭.

凱瑟琳追問道:"爺爺?"

帕德雷斯擺擺手,制止凱瑟琳說話,一雙老眼明亮有神的看著洛林,道:先不說這個,你小子.從砸了我的軍務部,到現在有三年了吧?"

洛林不好意思的笑了笑,道:"差不多三年了."

"嗯"帕德雷斯緩緩的點頭,道:"上次砸的好,就該給坐辦公室的一次教訓,那幫家伙除了勾心斗角,屁本事沒有,看看他們搞的那個夏季攻勢計劃,什麼狗屁玩意.

要我說砸的還不夠.回來還得再砸他們一次∼!"

洛林苦笑一聲,無奈的一攤手,當年實在是愣頭青了點.

換做現在洛林爵爺就不會選擇那麼直接的做法,有的是辦法收拾他們屁滾尿流.

"時間過得真快∼!"帕德雷斯總長感歎一聲,道:"三年前.你在楓葉丹林,帶著雷歐那個小流氓.還有幾百個毛都沒長全的學生,頂住了七萬阿爾摩哈德精銳.

驚才絕豔∼!"

帕德雷斯拍手叫好,道:"老頭子我知道後,高興的開了一瓶二一年的皇家禮炮慶祝."

"哪是……"

洛林剛想說話,帕德雷斯擺擺手攔住他,摸摸頭頂稀疏銀白頭發,道:"這麼多年了,帝國終于又出了一個會動腦子打仗的人,好,很好.

然後咱們和楓葉丹林反攻,你是不知道,我們這一輩的軍人,和哈杜打過,做夢都想攻上阿爾摩哈德土地,你帶著人去了.

不到一個月打下阿爾摩哈德首都,活抓了對方的兔子國王和首相,刮的他們喝了整整一年的稀粥,也非常好."

凱瑟琳不自覺的得意一笑,自己當初找上洛林這樣一個男朋友,也承受了不少壓力,畢竟兩人身份差的太遠,當時洛林只是一個鄉下文藝小青年貴族.這種人在貴婦人的沙龍里一抓一大把.

不過這兩仗打下來,再也沒人對她的選擇說三道四了,剩下的只有羨慕和嫉妒,長公主挑衣服的眼光好,挑男人的眼光更好.

帕德雷斯總長板著指頭,道:"然後你就去了奈安是吧?拉塞爾那個小混球,這麼好的人才放去當地方官,簡直是瞎了眼."

洛林重重的點點頭,表示贊同.帝國內敢罵六十歲的拉塞爾為小混球的,也只有這位了.

"不過他沒想到,你上任就把半獸人給治了."帕德雷斯總長笑著道:"以一個省的實力,自己huā錢雇援軍,領兵防守反擊,征服了三百萬半獸人,開辟了兩個奈安那麼大的新疆土.

這種的功績是四百年來獨有的一份.

然後哪,茹曼就不夠你小子折騰了,一蹦蹦去了魔族,折騰的他們雞飛狗跳,打破了他們的聯盟不說,俘虜戰爭堡壘,硬抗亡靈大祭司.

消息港傳回來,我老頭子嚇了一跳,心說這小子厲害的沒邊了."

洛林謙虛的一笑.

帕德雷斯繼續道:"回來你屁股還沒坐穩,就跟著儒略去打哈杜,你知道,這可是老頭子二十年的夙願,你幫我完成了,一路安安穩穩的將哈杜逼死了.

這下我這個老頭子終于可以死的安心了,更別說還有火炮這種劃時代的武器.

現在你又忙著折騰野蠻人的事,東南西北你要打一遍了.

你小子知道嗎,我在軍務部聽到一句話,他們說,還要保留軍務部干嘛?都交給你洛林伯爵一個人都辦了.

和你比起來,我們這些茹曼帝國的將軍,簡直就是一群飯桶."

帕德雷斯總長笑吟吟的看著洛林,道:"現在,你明白了吧∼!"

洛林心里如一道電光閃過,用力一拍腦門,恍然大悟.

自己擋了別人的路了∼!

怪不得拉塞爾硬要擠開自己,馬雷頓侯爵也不願意自己出力,軍務部的人如此不喜歡自己.

自己都把活干了,讓別人怎麼賺取軍功,升官發財.

所以茹德倫皇帝才會又無奈又遺憾,還不能明說出來,只能讓洛林自己領悟.

洛林表現雖好,但皇帝手下可不止洛林一個將軍,統治帝國靠的也不是洛林爵爺一個兵.

靠的是近百萬軍團和數千名將領.

作為皇帝,他也需要去平衡,安撫其他人.

帕德雷斯探過身來拍拍洛林的肩膀,循循善誘,道:"有時候,表現太好也不行."

洛林如好學生一般點點頭,道:"懂了∼!"

"懂了就好"帕德雷斯悠悠的道:"下面你知道該怎麼辦了吧?"(未完待續!~!

新 ,首發手打文字版.新域名新起點!更新更快,所有小說電子書格式免費下載.

上篇:第五卷 我是大領主 第一千一百九十二章 君心難測(求月票)    下篇:第五卷 我是大領主 第一千一百九十四章 送瘟神(求月票)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