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

首頁 魔法異界 赤血龍騎第五卷 我是大領主 第一千二百零五章 注定要成為王牌間諜的男人(六千,求月票)   
  
第五卷 我是大領主 第一千二百零五章 注定要成為王牌間諜的男人(六千,求月票)

大雪山位于人類大陸的北方,其中大部分位于茹曼帝國北部.

如果有一張詳盡的地形圖的話,可以發現大雪山地區其實是一條狹長的東西走向的山脈地帶..

是數億年的時間里,由地殼的造山運動所形成的偉岸的山脈.

傳說其中野蠻人的聖山薩伯雷峰,就是這個世界上最高的山峰,也是他們最為接近神的地方.

如果穿過數百里寬的大雪山地區,再往北則是一片荒涼冰海.

那里遍地只有高大漂浮的冰山,終年吹著刺骨的寒風,是生命的禁地.

據故老相傳,在這種人跡難至的地方,只有一些不為人知的強大魔獸生活在那厚達上千米的冰層下面.

大雪山地區的環境惡劣,每年要因冰雪封山達八個月的時間.

在這期間,除了生命力頑強的野蠻人和雪豹,岩羊,還有傳說中的雪人,誰也不能在山區中活動.

直到來年的四月份,茹曼大陸上早已一片鳥語花香的時節,山谷中的冰雪才開始慢慢融化.

盡管如此,那些雪山峰頂上依然是皚皚白雪,上萬年都不會融化.

山腳下是積雪已經融化的差不多了,山腰上的積雪也消融了大半.

融化的雪水順著岩石的縫隙留下,形成一條條或明或暗的小溪,最終彙入山谷,流向遠方.

雪水滋潤了山谷中的土地,生命力頑強的小草破土而出,山谷已經是一片淡淡的綠意.

偶爾也會有小動物出現在山谷的河邊,靈巧的人影一閃而過.

隨著積雪的消融,建造在山谷中的奧德海姆城失去冰雪的籠罩,露出它真實的模樣.

這是一個極其粗陋的城市.

寬厚的城牆是粗糙的巨石堆積,沒有經過細心的打磨,城牆之間到處都是寬大的縫隙.

有些地方甚至形成了孔洞,從一邊可以輕而易舉地望到另一面的情況.

在那粗糙的城牆背後是一條條空曠的大街.

大街兩側全都是用原木搭建而成的簡陋房子,那些房子也是空蕩蕩的.看不出一點生氣.

整個城市寂靜的如同一片鬼城.

只留下冷風吹過門窗時發出如鬼泣的嗚咽聲響.

雖然高大的城牆可以阻擋人群,卻阻擋不了生活在這里的小動物.隨著原來主人的離開.它們現在成了奧德海姆的主人.

狐狸,老鼠,野雞,雪狼……

這些生靈們在空洞的房屋中追逐捕獵.或者忙于逃命.又或者正在發著春,進行著生物繁衍生息所必須的動作……

他們在這里盡情地享受著春天,上演著一幕幕生死時速的激情戲碼.

一只銀色的雪狐飛快地竄進了街道,消失在了街的另一邊,隨即就聽到幾聲吱吱的慘叫.

等那只雪狐再次出現的時候,它的口中已經叼了一只肥大的野雞.就在它得意洋洋地再次穿過街道之時,突然耳朵微微動了一下,然後停了下來.疑惑地回頭看向了天空.

此時,城中其他的東西也是覺察了不對,紛紛從各個角落里探出頭來.

只見原本藍色的天空出現了數道烏黑的煙霧.

它們速度極快.只是區區幾秒鍾的時間,就已經來到了城市的近前.

緊接著.一股狂風吹來.

那些滾滾黑霧已經漫過奧德海姆的城牆,隨即墜落在中心的神殿前.

當那些黑色的霧氣被風吹散,顯露出包裹在里面的人影.

盤踞在奧德海姆城中的動物,像是感覺到了末日降臨,紛紛從房屋的角落里躥出,沒命的向城外跑去.

一時間城中到處都是它們黃色,黑色的身影.

一名攙扶著海洛德的巫妖瞥了一眼慌不擇路,從腳下跑過的老鼠,骷髏頭中的綠光一閃.氣憤地尖聲叫道:"這些討厭的東西∼!"

著,一揮手.灑出一片綠色的毒煙.

綠色的毒煙低貼著地面滾動,迅速地擴展開來.

凡是被毒煙籠罩地方,那些小動物俱都翻倒在地,狂亂的掙紮幾下之後一動不動.

看到眼前一下子清靜了許多,那巫妖這才感覺心里好過一點.

看到同伴泄憤式的行為,海洛德無力的歎了口氣:堂堂的巫妖居然只能靠著殺小動物來泄憤.

他苦澀的搖了搖頭,然後嘶啞著說道:"扶我進去."

那巫妖攙扶著海洛德一瘸一拐的走進陰暗的神殿內,在神殿中的椅子上坐下.

在不久前的戰斗當中,海洛德是吃了大虧.

只見他半邊身子只剩白骨,另半邊身體呈現被燒焦的黑色,臉上也只剩下半邊肉,一個眼睛里有眼珠,另一個則是綠色的光電,被燒光的臉頰露出一顆顆牙齒.

不過,這傷勢,對于一名巫妖,這些不算什麼.

唯一令他心痛的是,當時被暗算之際,他瞬移的還是慢了一些,很是被幾道聖光給照了一下,被那該死的聖光給淨化了不少的法力.

想要重新積攢起來,回複到原來的狀態,還需要很長的一些時日.

此時,那些黑暗法師們也跟在海洛德的身後,窸窸窣窣的走了進來.

地精銀光也混在人群當中,弗林特的手一直死死的抓住銀光的肩膀,生怕這個狡猾的地精半路跑掉了.

事實上,為了帶上地精,他可是連當初吃奶的力氣都使出來了.如果不是因為地精的身小體輕,帶起來不那麼累贅,他已經在將這個家伙從空中扔下去了.

神殿內一片死寂,所有的人都不說話.

巫妖和黑暗法師們士氣低落.

巫妖們陰沉著臉孔,兩眼當中綠色的鬼火閃爍不定.不知在打著什麼算盤.

而那些黑暗法師們低頭看著地面,頭也不敢抬,心中俱都是惶恐不安.氣氛十分壓抑.

積攢了大半年,這才攢下的不死族大軍,結果這一下子全都報銷了.

只余下他們這些人逃了回來.

雖然亡靈法師們厲害,但是他們和法師一樣,有一個致命的弱點.遠程輸出強大,但是貼了身.他們就是一幫菜包子.

而且,所有的施法全都是需要准備時間.

沒有不死大軍和黑暗騎士們的保護.他們可以輕松地干掉十個,二十個,甚至是上百個的野蠻人.但是他們卻無法干掉一支軍隊.

那些野蠻人一旦沖到近前,縱然像海洛德這樣強大的巫妖也能被他們給砍成碎片.

想要獲勝.就必須重組一支大軍.而想要重新組建一支亡靈大軍.這又是一件不可能完成的任務.

亡靈們將人類全都變成死尸,這才組成的大軍,而死人僵尸是不會像人類一樣生育孩子的.所以,他們也就根本不可能有什麼後備的兵源.

因此上,現在擺在一眾不死族面前的只有兩條路.

一條就是坐在這里,洗乾淨脖子,等著野蠻人殺上來,砍了他們的腦袋.

另一條,就是承認失敗.趁現在趕緊跑路.

但是,一旦承認失敗.

就意味著.所有人都要承擔失敗的責任.

而失敗者是沒有什麼前途的.

亡靈族的精英們一直低著頭,在心頭不住地打著小盤算.而此時地精銀光偷偷的四處瞥了瞥.能看出黑暗法師們悲涼的心情,他們各個都像是被拋棄的小狗一樣.

尤其是弗林特,在沒有往常高高在上的姿態,而是臉色慘白,嘴唇發青,眼神呆滯,嘴唇一直不停哆嗦.

雖然銀光臉上沒有表現出來,心中卻暗暗得意,看他們如喪考妣的樣子.銀光心里像是在土耳其桑拿蒸汽浴室里面泡透了,然後美美地做了一個全身按摩一樣舒服.

"該.活該,讓你們小看我銀光大爺."地精銀光心中充滿勝利的快感.

他知道洛林領導的這一場勝利,是在他提供的詳細情報支援上達成的,論功行賞的話,他銀光可是首功.

在戰斗中,光是看黑暗法師如同下丸子一樣從天上往下掉,摔在地上變成一趟肉泥,銀光就知道他們的傷亡不小.

"這已經是從洛林大老板大鬧魔族之後,僅次于大老板,人類取得對黑暗法師又一大勝利."地精銀光心中暗暗思忖,盤算著憑借這個功勞,自己能得到什麼樣的獎勵.

"論情報刺探,我不比沙金去野蠻人那一趟差.論戰績,我也不必沙金對付半獸人哪一仗差.獎賞應該和沙金差不多."銀光心中美滋滋的暗道:"果然就像老板說的,富貴只向險中求."

如果不出意外,沙金退休之後,風險投資公司二部的總經理,就應該由他銀光繼任了.

此外還有配發的住宅,私人秘書,生活助理,豪華療養院,報銷一切開支,等等一大堆福利.

但是銀光心中還是有些不甘,沙金那個家伙,看樣子再活個十年二十年的不成問題,自己豈不是還要再等個十年二十年.

這段時間內還要一直給沙金打工.

"靠,沙金你個老混蛋."銀光在心中暗罵一聲,心道,怪不得那麼多下級買凶殺上級的,搞得我也想干掉沙金那個老賊.

至于封爵,銀光覺得好像還有點勉強,畢竟他只是提供了情報支援,上陣殺敵的還是大老板洛林.

憑這項功勞,要說服茹曼帝國元老院那幫腦子鏽蝕的老頑固,封給一個地精世襲的帽子,好像還不太可能.

不能繼承的榮譽爵位倒是問題不大,皇帝隨手一簽就行.

關鍵是銀光本人還看不上有名無實的榮譽爵位,銀光咂摸咂摸嘴,心里暗叫可惜.

容易爵位一點用都沒有.既不能在馬車上畫上紋章,又不能出席大貴族們的宴請.在貴族眼里還是一個平民.

"算了,保住命就好."地精銀光轉過頭來自己安慰自己,心里暗道:我已經是銀光家族四千年來最有出息的地精了,媽媽也該滿意了.

正當地精銀光思索著如何從巫妖的手下逃跑的時候,海洛德虛弱的聲音響起,道:"我們,還有多少人?"

他身旁的巫妖沉默了片刻,最終談了口氣,苦澀的道:"都在這里了."

又趕忙補充道:"不過可能還有掉隊的.說不定等候還有人."

不過巫妖也知道這是自己安慰自己.

海洛德抬頭掃視著神殿內的黑暗法師.心中一陣氣苦,如果不是沒血的話.早就一口老血噴出來了.

大殿里就站著一兩百人.

這和奧德海姆鼎盛時期的上千名黑暗法師,上百名精英弟子比起來,簡直是天地之別.

"謝帕德,根基盡毀.六百年根基盡毀啊∼!"海洛德哭喪著臉.緊緊抓住身旁巫妖的手,帶著哭腔出神的喃喃自言自語道.

巫妖謝帕德也無言以對,連安慰海洛德的話都說不出來,他知道,這時候不管說什麼都沒用了.

海洛德完蛋了,他們這幾個海洛德親密的朋友,也跟著完蛋了.

海洛德在亡靈大祭司座下六百年,培養門生弟子無數,因此積累下深厚的人脈.

可謂門生故吏遍布天下,再加上他高強的本領.這才獲得亡靈大祭司坐下最強巫妖的稱號.

也是因此,海洛德才看不起沒有根基.卻比他更得大祭司信任的愛德伍德,認為愛德伍德是一個嘩眾取寵的小丑.

黑暗法師們的培養和人類的元素法師不一樣,黑暗法師沒有楓葉丹林,沒有法師學會,也沒有遍布各地的皇家法師學院.

他們是靠老師帶徒弟的方式成長起來.

一旦被發現有魔法天賦,就可以選擇投靠不同的黑暗法師或者巫妖.

因此黑暗法師之間是牢固的師徒關系,除非學生的本領超過老師,不然做老師的黑暗法師或者巫妖,直接控制著學生的生死.

六百年的時間.培養了無數弟子,海洛德才獲得一呼百應的地位.

才能為了自己的計劃.從閃族大陸拉上上千名黑暗法師.

這些黑暗法師都是師從海洛德一系,是他的班底.

現在辛辛苦苦的積攢六百年的勢力一朝覆滅.

沒有這些戰斗力,誰還會認識他海洛德是那根蔥?

巫妖謝帕德猶豫再三,安慰道:"至少我們還活著,我的老友,根基沒了,再建就是,弟子沒有,再招就是,

六百年前我們一無所有的來到閃族,大不了從頭開始."

海洛德搖搖頭,淒涼的道:"就怕是大祭司不會再給我六百年."

巫妖謝帕德沉默了下來,海洛德一場大敗,損失了數百名黑暗法師,致大祭司的計劃落空,回去自然會被處罰.

海洛德因為行事張揚,性格強硬,在巫妖中沒少樹敵,大祭司那一關估計不會好過.就算大祭司不與追究,但是那些死敵們到時候,肯定是會落井下石的.

謝帕德歎了口氣,道:"好在泊瑟死了,咱們有充足的時間,想想該怎麼對大祭交代."

海洛德猛然抬手,驚訝的問道:"泊瑟,死了?"

巫妖謝帕德點點頭,仍心有余悸的道:"他中了敵人的圈套,被淨化了."

"活該∼!"海洛德咬著牙惡狠狠的罵道:"居然向大祭司打我的小報告."

"他本來就是大祭司安排過來監視咱們的."謝帕德巫妖幽幽的說道.

底下的黑暗法師們第一次聽到這個消息,驚訝的抬頭看著謝帕德和海洛德兩人.

他們現在才知道原來高層也有斗爭.

"有了,"海洛德興奮的一拍桌子,道:"咱們就將失敗的責任全推在泊瑟身上.是他讓咱們暴露的."

巫妖謝帕德也跟著一笑,贊同的道:"本來就是,那家伙一直鬼鬼祟祟,明顯是沒安好心."

海洛德不顧重傷的身體站了起來,道:"我這就寫封信,向大祭司陳明情況.在這之前……."

海洛德望著跟前臉上驚魂未定的黑暗法師,道:"大家准備撤離吧."

黑暗法師沉默的躬身施禮,倒退著從神殿內走了出去.

他們在門前互相望了望,卻都不知道該說些什麼,搖搖頭各自散去,收拾東西准備逃跑.

誰也不知道人類的戰爭堡壘什麼時候會殺過來,滿載著教廷的牧師,再殺他們一個全軍覆沒.

地精銀光耷拉著腦袋走回自己的屋子.表面上看起來心情低落,實際上心中正緊張的盤算著怎麼逃走.

心里暗道自己還藏有不少寶貝.以後就靠它們養老哪,難道就這樣全都放棄了?不甘心啊∼!

銀光推開自己塵封的木門,晃晃悠悠的走了進去,然後倒頭就睡.

半夜時分.奧德海姆一片的死寂.地精睡的正香.猛然間突然感到有些不對,他剛剛睜開眼睛,就感到眼前出現了一個黑影.

地精不由大驚,忍不住就要失聲驚呼,就在此時,只見那黑影猛然探出一只手,如閃電一般箍住地精的脖子,然後緊緊的捂住地精的嘴.

銀光嚇的瞬間神魂出竅,心里驟然一涼,寒毛都豎起來.拼命的晃動四肢,想要掙脫.

但是卡住他的人手臂卻像是鋼筋一樣堅固.任憑地精怎麼掙紮都沒有用處.

"噓∼!"地精脖子後面傳來一聲熟悉的聲音.

聽到這個聲音,地精身體一震,隨即慢慢地安靜下來,雙眼瞪的大大的,一臉不可思議的表情.

"我放你下來,不要出聲."身後的聲音壓低嗓音,底層的說道.

地精用力的點點頭.

卡住地精的人緩緩松開手臂,將地精放回地面.

銀光一轉身,表情緊張焦急的道:"老板.您……"

正是地精的大老板洛林爵爺,只見洛林身上穿著一身褐色的迷彩服.臉上塗著暗色的油彩,頭頂還帶著一頂亂七八糟的褐色帽子.

這身裝扮說不出的奇怪.

"噓噓,"洛林趕忙示意地精小聲.

銀光趕忙捂住自己的嘴,又打開門往外看了看,縮回來將房門鎖好,看著洛林道:"老板,您怎麼來了,危險∼!"

"既然我來了,危險的就該是黑暗法師."洛林自信的說道:"但是在那之前,我得先帶你出去."

銀光不敢相信,傻傻的道:"您是,專門來救我的?"

洛林肯定的點點頭.

"太好了∼!"地精小聲的歡呼一聲,忍不住哭了出來.

他原想還要自己冒險逃出去,卻怎麼也想不到風險投資公司的大老板,會親自深入魔窟來拯救自己.

銀光想起沙金找到自己,拉自己入伙的時候,自己笑話他沒吃夠人類的虧,居然跟著人類干.

沙金卻只說了一句:這是一個可以信賴的老板.

看來那個老家伙又說對了.

洛林仔細傾聽了一下附近的聲音,道:"准備好了就走吧,跟緊我,我就帶你出去,回頭在端了敵人的老巢."

正當洛林要拉開房門的時候,銀光突然按住洛林的手臂,搖搖頭,道:"我還不能走,我……"

洛林回頭驚訝的看著地精銀光.

銀光喘了口氣,想起自己從帶著幾個人,幾匹馬深入大雪山,直到成為雙面間諜,一路跌宕起伏的精彩經曆.

銀光忽然發現,自己有點舍不得離開這樣的生活.

雖然每天都冒著掉腦袋的風險,但是……但是,銀光覺得他喜歡這種生活.

將所有人都掌握在股掌之間,欺騙他們,愚弄他們,看著他們隨著自己的指揮起舞,笑話他們的愚蠢,這讓銀光很有成就感,很滿足,也很快樂.

忽然要離開這種驚心動魄的生活,雖然明知外面有榮華富貴在等著自己,銀光心中還是有些不舍.

"我的任務還沒有完成."地精磕磕巴巴的組織自己的語言,盡力想要將自己的想法講清楚,道:"巫妖還相信我,我還可以,還可以……"

洛林替他說道:"發揮更大的作用."

"對,"地精銀光鄭重的點點頭,緩緩的道:"發揮更大的作用."

洛林不得不用新的眼光審視銀光,沒想到這個家伙居然玩上癮了.難道他天生就是一個做間諜的料.

"決定了?"洛林認真的問道:"你想清楚."

地精抖抖破爛的衣襟,然後一臉的堅決,沉聲道:"決定了,我是注定要成為海賊王的男人……呸呸呸,我是注定要成為王牌間諜的男人∼!

絕不會就此放棄的."

新 ,首發手打文字版.新域名新起點!更新更快,所有小說電子書格式免費下載.

上篇:第五卷 我是大領主 第一千二百零四章 交稅與吃飯(求月票)    下篇:第五卷 我是大領主 第一千二百零六章 驚喜(求月票)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