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

首頁 魔法異界 赤血龍騎第五卷 我是大領主 第一千二百零六章 驚喜(求月票)   
  
第五卷 我是大領主 第一千二百零六章 驚喜(求月票)

奧德海姆的夜晚格外的漆黑.

夜空中沒有月亮,只有寥寥的幾顆星星,散布在深藍色的天幕中.

周圍黑黝黝的一片,真正的伸手不見五指.

偌大的奧德海姆城內沒有一丁點燈光,整個城市如同死亡了一般……事實上,是真已經死亡了.

原本城中的那些居民全都已經被黑暗法師們給殺戳一空,利用黑暗法術轉化成為了僵尸亡靈,然後在他們的驅趕之下,走上了百里之外的戰場.

這里只余下了一座空城.除了那些巫妖,黑暗法師,以及他們附屬的狗腿子之外,再沒有一個人.

是名符其實的一片死寂.

在這寂靜的夜里,只能偶爾聽到一些小動物踢倒石子的噼啪聲,間或傳來一聲悠長的狼嚎,或者不知名野獸的嚎叫聲.

那種種奇怪的聲音更是增添了這座城市的陰森與恐怖.

薇拉守在一間空房二樓的窗前,從空洞的窗口內小心的探出半個腦袋,緊張的向外張望.

此刻,薇拉大小姐臉上塗著一層油彩,頭上歪戴著一頂像瓜皮的鋼盔,完全罩住了那頭順滑的藍色長發.腳下踩著一雙高幫軍靴.那軍靴的鞋底是由某種柔軟的物質制成,走起路來,像貓一樣幾乎不發出任何的聲音.

在她玲瓏有致的嬌軀上套著一套深褐色的迷彩服,上面還罩著細密的偽裝網.

只是這套原本寬大的衣服還是遮不住她傲人的身材,飽滿的胸口高高鼓起,連衣服都被撐的繃了起來.

尤其是在那纖細柔軟的蠻腰間還紮著一條寬大的皮帶,上面密密麻麻地插滿了子彈.讓人一眼望去,端的是英姿颯爽,銳氣逼人.

只不過,對于薇拉那豐挺偉岸的身形曲線,這套原本寬松的衣服明顯不怎麼舒服.時不時就要用手拉一下胸口,或者整整下擺.

這套衣服的偽裝性能極佳,如果不是她那一雙比星光更明亮的秀眸,從薇拉身邊走過的人根本不可能發現到她.

即便距離很近,也只會將這一身奇怪的衣服當成一塊斑駁的石頭.或者是一堆雜草.

此時的夜色雖然漆黑,但是卻阻擋不了薇拉的眼睛,雖然視野沒有白天開闊,也沒有白天清晰,卻不影響薇拉看清周圍的情況.

此刻薇拉緊鎖著眉頭,臉上盡是焦慮和不安的表情,時不時就緊張的往城中的神殿方向張望一眼.

那里有薇拉大小姐最害怕……不.是討厭,最討厭的東西——巫妖.

縱然是在這個遠離城中心的地方,薇拉都能聞到神殿中巫妖那身的腐臭惡心的味道.

"少爺怎麼還不回來?"薇拉以只能自己聽見的聲音,低低的嘀咕一聲.

洛林自從進了那間地精的屋子,已經過了好一會.

帶一個地精出來可用不了這麼長時間.

"難道中了巫妖的陷阱?"薇拉在心中暗暗猜測.心里有些擔憂,猶豫著要不要跟過去看看.

不過洛林離開時留給薇拉的命令,就是在隱蔽在這里等著,不等洛林招呼,不管發生什麼事情,打死也不出來.

以她對洛爵爺的了解.想要收拾掉洛林,就算是大祭司親至,也不可能一點兒聲音都沒有.

就在她胡思亂想之際.就見不遠處的牆角下突然有一個黑影一閃而過,隨即藏在了牆厚的隱蔽處.

如果換個普通人,很難發現這種動靜,即便是看到了也會當作某種小動物.因為這個黑影的速度實在太快了,而且沒有發出任何聲息.

但是薇拉卻是眼睛一亮,頓時來了精神.

因為.來的正是洛林.

此時,洛林伏在最暗的牆角.先是謹慎的向外觀察片刻,側耳傾聽周圍的動靜.

直到確定附近沒有人,這才向薇拉的方向招招手.

雖然洛林看不到薇拉,但是可以肯定,薇拉那敏銳的視力可以清楚地看得到自己.

片刻之後,薇拉貓著細腰,躡手躡腳的順著牆根走了過來.

只是薇拉的動作差點沒把洛林的鼻子氣歪了.

這丫頭好像根本就不知道什麼叫隱蔽,正大光明的走大路,就算你是貓著腰,踮著腳,看上去鬼鬼祟祟的,可路邊這麼大一個活人,誰會看不到?

不過好在地精的倉庫比較位置比較偏僻.

那些高貴的黑暗法師們不屑于跟這些低等的種族住在一起,以免的被他們的汙晦給沾染了.因此上,他們全都住的遠遠的.

而且,平時也不會人來這個髒亂差的地方,更何況現在整個城市都已經空了.

薇拉一溜小跑來到洛林跟前,歡喜的趴在洛林肩頭,壓低了聲音,高興的道:"少爺我來了……"

隨即看到只是洛林一人,不由眨了眨眼睛,道:"咦……怎麼,那個地精呢?"

洛林卻抬手在薇拉腦門狠狠敲了一下,小聲:"低調,低調,告訴過你好幾次,走背街.小心把巫妖招來."

"哎喲∼!"薇拉捂著腦門叫疼,一邊揉著,一邊撅起小嘴,委委屈屈的道:"知道了啦."

"那個家伙不來了."洛林說話的時候,自己也覺得奇怪.

洛林印象中地精一直都是膽小怕事的代表,但是自己認識的兩個地精,卻一個比一個膽大心野,而且都有做間諜的天分.

一個地精間諜??∼!!!

洛爵爺雖然自覺從來都沒有什麼種族歧視,但是想到那地精居然會冒著生命危險,自甘自願地從事間諜這個高危行業,還是不由覺的有些可笑.

但事實上,沙金和銀光,都是優秀的情報人員.

看來.每一個種族都是有隱藏天賦,只不過平時沒有被激發出來啊.洛林心里暗歎道.

薇拉對地精來不來卻沒有多想,道:"少爺,既然沒事了咱們快走吧.?"

她可不願意在這個鬼地方多呆一秒鍾.

此時,洛林卻是呲牙一笑.拔出武器,道:"既然來了,怎麼說也要他們打個招呼.

跟著我."

薇拉不由一皺瓊鼻,還沒有來得及提出抗議,隨即洛林伸手一拉.拉著她的小手,沿著房屋和街道之間的暗巷悄無聲息的向城中心摸過去.

一路上寂靜無聲,奧德海姆如同死城,腳下傳來踩在石子上沙沙聲,耳邊是薇拉細細的呼吸聲.

直到靠近神殿的地方,薇拉忽然一拉洛林,比了個噤聲的手勢.悄悄指指頭頭頂的房間.

洛林凝神傾聽,隱約可以聽到幾個人說話時發出的聲音,還有沙沙的腳步聲,看來前路不通.

洛林拍拍薇拉的肩膀,轉向側面的小巷.小巷中是一間寬闊的像倉庫一樣的房子,兩個人控制住不發出一點聲音.

這時附近忽然傳來一聲嘎吱嘎吱的床板震動,同時還有急促的對話聲音,距離洛林和薇拉很近,很快腳步聲跟著傳出.

洛林左右看了看,只見小巷兩側並沒有可供隱蔽的地方.他毫不猶豫的緊緊抱起薇拉,一個縱身翻進了倉庫空洞的大門.

摟著薇拉伏在倉庫的牆角,耳邊聽到外面有兩個人嘀嘀咕咕的經過.漸漸走遠.

洛林松了一口氣,回頭看了一眼堆得滿滿的倉庫,卻忽然愣住了,然後猛吸了一口冷氣.

薇拉被洛林壓在身下,感到胸口一陣陣發緊,心髒砰砰砰的猛跳.小手不自覺的抱緊洛林.

這時看到洛林驚訝的表情,視線被洛林擋住.剛想抬頭看一眼,洛林卻忽然伸手捂住了薇拉的雙眼,低聲道:"沒什麼可看的,走吧."

攬著薇拉柔軟的腰肢拉起她,就這麼遮住薇拉的雙眼走出了倉庫.

當他們走出了倉庫之際,一縷幽綠的鬼火從地面上緩緩升起,照亮了整個倉庫.

只見那倉庫里面,堆滿了累累的白骨.大大小小的骷髏頭混在白骨中間.那些骷髏頭空洞的眼眶全都無聲無息地注視著前方.

洛林第一眼看到時嚇的差點叫了出來,從心底生出一道寒氣.這麼大一座倉庫,不知道填滿了多少野蠻人的尸體.

他雖然只是看了一眼,卻也清楚地發現那些尸骨上或多或少全都有著缺陷或者毛病.

很顯然,這里全都是那些黑暗法師們儲存失敗作品的地方.

在此同時,爵爺心中更生憤恨:怪不得所有人一提起不死族來全都恨的咬牙切齒.

這些喪盡天良的東西,真是沒有一點兒的下限.

這種種族間的對立,不共戴天.根本沒有,也不容許有一點兒緩沖的余地.

世界雖然博大,但是對于生者與亡靈來說,卻又太小了.只有其中一個可以生存下去.

不死你死,就是我活∼!

接下來一路有驚無險.

洛林特意拉著薇拉繞了一個大圈,盡量避開這種黑暗法師存放殘次品的倉庫,從背後悄悄的接近神殿,准備殺海洛德一個措手不及.

洛林知道自己要是帶著戰爭堡壘,光明正大的殺過來,盡管可以將奧德海姆夷為平地,但是海洛德這幫巫妖一准又是逃跑.

一個巫妖要是鐵了心逃命,尤其是在這茫茫的大雪山當中,自己還真不好追.

因此上,最好的辦法,就是偷襲一下.看看海洛德又給自己一個什麼樣的驚喜了.

來到了神殿的後門處,洛林微微地吸了一口氣,然後向薇拉做了一個准備的手勢,握緊手中的槍柄.

薇拉點點頭,掣出霰彈槍,喀喇一聲推上子彈.

上彈的聲音在寂靜的夜空格外清晰刺耳.

薇拉也被霰彈槍上膛的聲音嚇了一跳,縮著脖子,一吐香舌,歉意的看著洛林.

洛林氣得狠狠瞪了薇拉一眼,知道不能再等.狠狠的一腳踹開房門沖了進去,

左手端著手槍,同時戰魂劍一閃,出現在右手上,橫劍在胸.照亮了狹小的室內.

這里空空蕩蕩,只有一對簡陋的桌椅,桌面上面攤著幾張紙,上面扔著一只墨水筆.

薇拉跟在洛林身後,小聲的解釋道:"對不起少爺.我不知道聲音有這麼響."

洛林低低的悶哼了一聲,這時忽然聽到前面大殿中傳來的聲音,扯扯薇拉的小手,謹慎的步入前殿.

神殿是閃族慣常見到的樣式,但是這里的氣氛格外的陰冷,壓抑,戰魂劍的光輝甚至照不透整座前殿.殿內鬼氣森森.

洛林和薇拉背靠背,緩緩的走向殿門,海洛德和巫妖都不在這里.

這時門前忽然亮起一片綠光升起.

那慘綠色的光芒在瞬間也照亮了遠處幾個人的身影.

在此同時,示警的訊號傳遍整座奧德海姆,聽到動靜的黑暗法師迅速的向這里集中.

"洛林∼!"大殿里面.其中一個黑影兩眼閃著綠光,喉嚨里發出蛇一樣的嘶嘶聲,語氣中帶著刻骨仇恨:"你好大的膽子."

洛林肅然凝視著對面的幾個巫妖,正當氣氛一觸即發的時候,他忽然笑了出來,然後悠悠然的道:"我要是你.就不會發那顆信號彈."

堵住大門的巫妖愣了一下,他忽然想到一個嚴重的問題.

"不想知道我是怎麼過來的嗎?"洛林呲牙一笑,道:"要不是跟著你們.這地方還真不好找."

巫妖忽然想到自己忽略了什麼,洛林能在這麼短的時間內,緊跟著他們直到奧德海姆,很顯然是用了戰爭堡壘.

洛林在這里,那麼……戰爭堡壘在哪?

"壞了∼!"巫妖心里暗叫糟糕.

原本地面上一片漆黑,什麼都看不到.自己發出一枚信號彈.剛好給敵人的戰爭堡壘指示了座標.

就在他思付之際,洛林身形一閃.已經猛沖向門前的巫妖,同時抬手連開數槍.

薇拉在洛林身後提供火力支援,對准巫妖開火,響亮的槍聲瞬間充滿了整座神殿.

在以前,因為科技的落後,除了魔法武器之外,很少有什麼東西可以攻破他們的防禦.

因此上,經常可以看到巫妖們到處的耀武揚威,四處耍流氓.

但是隨著火器之後,世界原本的平衡卻被打破了.

在火藥的推動之下,高速運動的金屬子彈可以依靠它巨大的慣性,蠻橫不講理地撕開他們的身體.重擊他們深藏在體內的命匣核心,甚至于撞出裂縫和缺口.

每一發槍彈的攻擊力比起堂堂劍聖的全力一擊都不讓許多.

而從來沒有誰敢誇口,可以憑借自身,硬接劍聖的全力一擊.

那巫妖也不能.

在彈片編織的暴雨中,巫妖的身形不住地顫抖後退,身上的骨頭被打的四散飛濺.

眼看著洛林的戰魂劍已經到了跟前,他知道不敵,不由淒厲的嚎叫一聲,在門前撒下一片黑色的煙霧,向後飛退.

等洛林和薇拉沖出煙霧追出去,門前的巫妖早已跑的沒影.

"洛林來了∼!"

"人類追過來了."

"快跑∼!"

"……"

四處傳來黑暗法師們的驚呼聲.

在剛剛的戰斗當中,他們已經被洛林率領下的戰爭堡壘轟的破了膽子,如同一群驚弓之鳥,在黑暗中沒頭沒腦的四處亂竄.

這時洛林頭頂響起戰爭堡壘飛行時特有的嗡嗡聲,一個照明法術從戰爭堡壘內扔出,照亮了附近的夜空.

龐大的戰爭堡壘就懸浮在神殿頭頂,戰爭堡壘內,苦修士和法師們緊張的注視著四周.

陰影中到處都是黑暗法師飛竄的影子,他們也顧不得辨別方向,只想逃的離戰爭堡壘越遠越好.

苦修士無奈的放下法杖,憤憤的罵了一聲:"膽小鬼."

夜空中根本抓不到黑暗法師的身影,至于巫妖就更別提了.

聖伯利安尤其郁悶,沖著地面上的洛林喊道:"說好了這個歸我的,你小子一點都不認真,看,跑了吧."

洛林也只能無奈的向他攤攤手.

巫妖和黑暗法師已經被打怕了,只怕這下會逃的更遠.

戰爭堡壘准備緩緩落地,接上洛林和薇拉就打算離開這個鬼地方.

誰也沒有注意到,在高空中,一個黝黑的金字塔身影,緩緩的飛臨戰爭堡壘頭頂.

巫妖海洛德扶著法杖,硬挺著站在這座黑暗法師制造的戰爭堡壘門前,俯視著降落中的人類戰爭堡壘.

破空聲響起,一個巫妖的黑色身影從夜空中飛來,徑直的落在海洛德身旁,興奮的道:"周圍沒有發現其他人類的戰爭堡壘,可能只有這一座,我想他們可能也是能源不足."

海洛德眼中的綠光大亮,只剩半邊的臉露出猙獰的表情,嘶啞的聲音惡狠狠的道:"洛林,這是你自己送死.給我打∼!"

海洛德身邊的黑暗法師露出同樣猙獰的面容,他們看著地面上被照明法師照亮的戰爭堡壘,心里充滿了准備複仇的快意.

他們都認為這是洛林在戰勝之後驕傲自大,根本不會想到,他們還在奧德海姆留有後手.

黑暗法師控制著戰爭堡壘緩慢無聲的降低高度,魔能炮緩緩轉動,瞄准地面上的戰爭堡壘.

黑暗法師打出瞄准完畢的手勢.

"不,再近一點."海洛德看著地面停止不動的戰爭堡壘轉頭命令道,獰笑著:"第一炮必須打准."

黑暗法師控制戰爭堡壘一直降到距離地面三百米,這一跑可以保證萬無一失.

"充能完畢,准備發射."黑暗法師將手放在魔能炮的擊發位置.

海洛德上前一把推開控制魔能炮的黑暗法師,大聲道:"我親自來."

然後將手按在魔能炮上,臉上露出得意的笑容,喃喃的道:"洛林,沒想到吧."

篆刻的法陣猛然一亮,魔能炮炮口吐出一團綠色的火焰,筆直的沖向地面懸停的戰爭堡壘.

新 ,首發手打文字版.新域名新起點!更新更快,所有小說電子書格式免費下載.

上篇:第五卷 我是大領主 第一千二百零五章 注定要成為王牌間諜的男人(六千,求月票)    下篇:第五卷 我是大領主 第一千二百零七章 成就:一血(求月票)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