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

首頁 魔法異界 赤血龍騎第五卷 我是大領主 第一千二百二十五章 軍營文化(求月票)   
  
第五卷 我是大領主 第一千二百二十五章 軍營文化(求月票)

"從今天起,你們就是加勒比第四師團的一員了."那軍官將馬鞭在手中一甩,臉上露出一個幸災樂禍的笑容.

隨即,向周圍的人揮揮手,大聲道:"小崽子們,把他們給我押進去."

"好∼!"大門口圍觀的士兵發出一陣哄笑.

他們上前將阿穆他們幾十個村民圍起來,毫不客氣的抬腳踢在他們身上,肆意的取笑,大聲恐嚇.

"哈,又有鮮肉來了……"

"起來,進去懶鬼."

"爬起來,笨蛋,給我爬進去."

"快進去,我們在里面准備了好東西陪你們玩玩."

"哈哈哈哈……"

那些兵痞們從四面八方擁擠過來,圍著那些村民們一陣大罵痛打.

他們全都是一臉猙獰的笑容,就好像圍在尸體旁邊,用利牙不停地撕扯腐肉的胡狼一樣,不停的毆打他們.

每時每刻都有好幾只腳踢在那些村民們的身上,疼的阿穆和村民們嗷嗷直叫.

阿穆他們這些人全都是老實巴交的鄉民.

很多人甚至一輩子都沒走出過漁村,也沒見過什麼市面.平生最大的樂趣也就是看看狗打架而己.

他們何曾見過這個情形,立時全都嚇破了膽子.

只能是依靠著動物的本能,雙手抱頭,護住自己的要害,然後縮在地上一動不動,任由那些老兵們的毆打喝罵.

在他們的踢打當中,地上揚起一片塵土,將阿穆他們完全籠罩在黃色的煙塵當中.

也不知過了多久,那些老兵們好像有些心滿意足了,這才漸漸罷手.露出被圍在正中心的那些個滿是灰塵的人形.

隨即旁邊有人揮舞著鞭子,沖上前去.對著那些村民們又是一陣的猛抽.

"爬起來,爬起來,快爬起來∼!"

"你們這幫賤民,快給我進去."

"……"

在那厲聲的喝罵和皮鞭的驅趕之下,那些村民們抱著頭,踉踉蹌蹌的從地上站了起來,互相擁擠在一起,向不遠處的營門走去.

只不過.這一路之上也並不太平.

那些老兵們依然圍在他們身邊.不停的對他們嘲弄大罵.

時不時的,就會有老兵極其惡劣地抬起腳,將當中某一個人絆倒,隨即看著其余的人被那人給絆倒在地,像滾地葫蘆一樣,一邊串的滾倒在地.

那些老兵們看著他們狼狽不堪的樣子不停的哈哈大笑.然後看著村民們掙所著從地上爬起來之後,再在後面,對著他們的屁股猛踹幾腳.就像趕一群下賤的牲口一樣趕著他們往里走.

阿穆此時所有的感覺都已經麻木了,就連心中那些憤怒也早就在這種折磨摧殘當中耗的一干二淨,腦子里一片的空白.就好像成了一個無意識的僵尸一樣.

此時此刻,只能盡力護著頭,彎著腰,保護自己,默默忍受著不停踢在他背上的腳.隨著人群一點點挪動.

終于,他們跌跌撞撞的通過營門,旋即又被一群頂盔帶甲的士兵攔在面前.

在那些士兵們簇擁之下,是一個身著華麗鎧甲的將軍.

他一臉的橫肉,臉上布滿了黑色的絡腮胡子,相貌丑陋凶惡.一雙眼睛瞪的如同銅鈴一般.左手按在腰間的長劍上,手指上帶著一枚鴿蛋大小的綠寶石戒指,在陽光下熠熠生輝.

那將軍抬起眼皮,看了一眼那些雙手抱頭,像看到了老鷹的小雞崽一樣驚慌失措的村民,臉上不由露出了嫌惡的表情.

他抬起手來,漫不經心的在戒指上哈了一口氣,然後右手拿起了一張絲綢手帕,仔細地擦了擦戒指.

旁邊的一名親兵當即上前一步,大聲喝罵道:"都蹲下,安靜."

"蹲下∼!"

"蹲下∼!"

"……"

那將軍身邊的士兵們隨即沖進了人群當中,一邊怒聲喝罵著,一邊揪住阿穆他們這些村民用力向下按.

稍有不從的就立刻會被一頓拳打腳踢,將他們打倒在地.

他們也不管那些村民們是趴著還是蹲著,反正只要他們萎在地上就行.

"真倒黴,我怎麼攤上加勒比這群笨蛋."將軍四下掃了幾眼,眼光到處盡皆是蒼白驚慌的面容,不由沒好氣的罵了一聲,道:"費爾你這條老狗,老子白給你送了這麼多禮."

將軍口中的費爾,就是政變之後,新上任的軍令部部長.

人群很快安靜下來,阿穆他們膽戰心驚的看著面前的金甲將軍,嚇的瑟瑟發抖.

"你們這群下賤無知的刁民,自由散漫,白癡弱智的加勒比狗崽子們,全給我聽好了.本將軍只說著一遍."

將軍黑著臉高聲訓話,道:"我不管你們以前是干什麼,也不管你們以前的地方官是怎麼管你們的,但是……"

"這里∼!"他伸手用力一指腳下的地面,然後接著說道:"這里是第四師團,是我的地盤.

我會用最短的時間內將你們這些白癡訓練成合格的士兵."

"凡是不合格的,"將軍表情森森的看了他們一眼,道:"都會被自然淘汰.當然,如果你們膽敢逃走,他們就是你們的下場."

說著,隨手指了指一側.

阿穆他們順著他的手指望去,瞬間嚇的面如土色.

只見一旁的絞架上掛著一排尸體,尸體的脖子上套著絞索,脖子扭了一個怪異的角度.

幾只烏鴉停留在絞架上,瞪著血紅的眼睛,狡詐的看著掛在繩子上尸體,想要趁人不備的時候吃上一口.

被吊死的尸體在絞架上微微晃動,繩子與木架磨擦,發出一陣陣嘎吱嘎吱的聲響.

那聲音極其清楚的傳入耳中,眾人頓時感到一陣寒意從頭頂一直貫穿到腳底.

將軍對他們驚恐的表情很滿意,這就表示他的做法的有效的——對付這種死老百姓,尤其是一向不服王化的加勒比人.就該從嚴從重.

一直以來,他也很看不起大加勒比區的地方官,認為那幫家伙簡直太軟弱了,對于那些死老百姓們實在是太嬌慣縱容了.

"如果交到我手里,多砍幾個腦袋,早就把加勒比人給糾正過來了."將軍心里暗道.

不過反過來想想,一直占據加勒比區統治權的是七大皇族之一的伊斯坎德爾家族,他這個將軍雖然關起門來牛13到天上飛了.但是實際上.到人家跟前差遠了.

"遲早要你們好看∼!"將軍想到後來,頗有些意興闌珊.揮了揮手,對身後的士兵道:"把他們分下去."

說罷,轉身就走.

幾個軍官從後面走了出來.

他們一手拎著棍子,一手拿著花名冊,直接走入村民當中.點一個名就在人背上砸了一棍子,直接命令一聲"跟我走."

阿穆和同行的幾個人跟著一名小軍官走入軍營中,在雜亂的帳篷間繞了幾圈.隨即被一一分開.最後只有阿穆一人跟在那小軍官的身後,來到營地的角落.

這里搭著幾座簡陋到了極點的帳篷,蓬頂都是破破爛爛的.旁邊就是垃圾堆,發出一陣陣令人作嘔的刺鼻臭味.

那小軍官也忍不住掩住口鼻.

那小軍官轉眼一看,見阿穆還在門口發愣,當即抬起腿來,對著阿穆的屁股猛踹了一腳.將他踢進帳篷,然後罵罵咧咧的嘀咕幾聲,轉身走了.

阿穆失去平衡,一頭栽進昏暗的帳篷里,摔了個狗啃泥,觸動了全身的傷口,疼的他連爬起來的力氣都沒有.

帳篷內就在地上鋪了幾條白布當作床,幾個身穿普通服裝的人沉默不語的躺在布單上.

他們木然的瞥了一眼阿穆,然後就轉開視線,臉上一點表情都沒有.

過了好一會兒,一個看起來有四十左右的人從地上爬了起來,蹲在阿穆身邊推了推他,道:"死了沒有?"

阿穆有氣無力的呻吟一聲.

"造孽啊∼!"那人看到阿穆稚嫩的面容,不由長歎一聲,將阿穆拖起來,放在帳篷角落的一塊破布上.

又過了好一會,阿穆才慢慢回過氣來,眨眨眼睛,看著那漆黑的帳蓬,終于意識到這是什麼地方,不由放聲大聲哭了起來.

旁邊一個人閉上眼睛,翹著腿,喃喃的道:"省省力氣吧,沒用的."

那人從地上拽出一個又黑又髒,露了一個豁口的破碗,從一個沒有提手的木桶里舀了半碗水,扶起阿穆送到他嘴邊,道:"喝吧,小伙子,你叫什麼名字."

"阿穆,阿穆,艾爾菲."

"我叫西爾維,西爾維,皮拉德,"西爾維指指自己道,有指指旁邊的人,一個個介紹道:"那是拉米,那個是安德森……"

將帳篷里的幾個人都介紹了一遍,西爾維坐在阿穆身邊,道:"你是哪里人,小伙子?"

"伯,伯克丁村的."

西爾維回憶了一下,然後搖搖頭,道:"沒聽說過."

旁邊一個人道:"就在加勒比城附近,離城沒幾里."

"他們拉兵都拉到加勒比城下了?"西爾維喃喃的感歎一聲,道:"小伙子,你是干什麼的?"

阿穆的眼淚又流了出來,紅著眼睛道:"我准備去城里做海員,他們就把我捆來了.大叔,你是做什麼的?"

"我?"西爾維指指自己,苦笑一聲,道:"我是一名鄉村教師.拉米是貨郎,安德森是魚販……"

這個小帳篷里的人,全都是加勒比最普通的底層民眾,從事著各種各樣的工作,年齡普遍偏大.

西維爾哀歎一聲,道:"我兒子前幾個月剛剛被他們征走,現在又把我拉來,家里只剩我一個懷孕的兒媳婦和我老婆,她們可怎麼活啊∼!"

西維爾的話引起了大家的共鳴,周圍的人同時歎了口氣.

他們都是家里的頂梁柱,做點小買賣領著一家人過日子,現在不管不顧被征了過來.留下一家老小,要靠什麼吃飯穿衣?

"該死的亡靈大祭司∼!"拉米狠狠的一拳砸在地面上,詛咒著罵道.

西維爾撲過去捂住拉米的嘴,驚惶的道:"可不敢說,被人聽到的會被絞死的."

拉米的臉上也露出驚慌的表情,趕忙搖了搖頭.

阿穆抹了一把臉上的眼淚,道:"那要怎麼離開這里."

"離開?"一直不說話的安德森嗤笑一聲,道:"除非你死了.變成一具尸體.否則就別想離開."

阿穆怔怔的道:"可是,我那個嚇人的兵說,不合格的會被淘汰."

話語中隱隱透出一絲絲的期望.

安德森翻身做了起來,表情森冷的看著阿穆,陰惻惻的道:"所謂的淘汰,就是死∼!"

阿穆嚇的手里的破碗都丟了.呆呆的看著安德森.

旁邊的西維爾苦澀的搖了搖頭.

"進了這個門,除非是出征,你就別想著能活著離開."安德森道:"當官都是內陸來的死貴族.和亡靈法師勾結,拿人都不當人看.想活下去,只有靠你自己."

之後阿穆瑟縮在帳篷的角落.雙眼呆呆的看著外面陰沉的天空.

不知過了多久,帳篷外響起"梆梆"敲木桶的聲音,外面一個粗魯的聲音叫道:"開飯了,都給我滾出來."

一個胖的圓滾滾的伙夫將一個木桶往地上一頓,桶里的黑褐色的水灑了一地.

西維爾他們立刻爬了起來,找到各自的破碗快步跑出帳篷,爭搶著擠在一起,將各自的碗探進木桶中舀上一碗水.

再從旁邊的籃子里拿出一個黑乎乎的東西,蹲在地上大口大口的咀嚼起來.

西維爾看到像個木頭人一樣縮在那里的阿穆,又看了看自己的飯碗,歎了口氣端到阿穆面前,碰碰他道:"吃吧,吃了才有力氣."

阿穆低頭看了一眼,之間發黑的水里飄著幾根草葉一樣的東西,碗中散發出了一股奇怪的味道.

西維爾另一只手里是一塊黑的像石頭一樣的面包,不知道是用什麼面做成的,露出大塊大塊像是草籽一樣的顆粒.

阿穆看的一陣反胃,嗓子里"呃呃"的干嘔幾聲,搖了搖頭,道:"我吃不下."

阿穆和他母親的生活雖然窮困,但是每天還能保證兩頓菜粥,幾塊粗面面包,從來沒見過這樣惡心的食物.

安德森瞥了他一眼,道:"你不吃連這個東西都沒有了."

阿穆不可置信的道:"當兵就吃這個?"

"誰讓東西都被師團長給克扣了."安德森端著碗湊到阿穆身邊,低聲道:"我聽說上面給我們每天的伙食費是十五個銅幣,到了統領手里就被扣了十個銅板.管後勤的又拿走了一半,伙夫們還要在倒走一部分.到咱們手里,就剩下每天兩頓泔水了."

拉米呼呼嚕嚕幾口將自己的飯吃光,甚至將伸出舌頭將湯碗細細的添了一遍,戀戀不舍的放下飯碗,道:"你真該去看看當官的吃的什麼,昨天我給那個豬頭小隊長掃地,看到他居然吃四個菜,配的白面包,***還有一瓶酒.

該咱們吃的東西,全進那些狗官的肚子里了.就這還想讓我去給他賣命?

我呸∼!"

安德森看看外面的人群,表情凶狠,低聲的道:"等真上了戰場,我就在背後一刀捅死他個王八蛋."

西維爾斯斯文文的小口啃著面包,含混不清的道:"還是先活到那天再說吧."

這時外面忽然想起一陣鼓號聲,跟著領來阿穆的軍官出現在帳篷門口,一腳踢翻門口的湯桶,陰沉著臉,罵道:"賤民,給我爬起來,校場集合訓練,快,快,快點."

西維爾他們趕忙連滾帶爬的跑出帳篷,飛快的向外跑去.

只有阿穆一個人還傻傻的呆坐在原地,茫然的看著軍官.

"混蛋∼!"軍官大罵一聲,走到跟前一腳踢飛了放在地上的湯碗,灑出的湯水濺了阿穆一身,阿穆猛然一震,好像清醒過來一樣,驚恐的看著面前的軍官.

軍官掄起木棍劈頭蓋臉的打在阿穆身上,道:"賤種,懶鬼,給我起來,爬出去."

阿穆像是嚇傻了一樣尖聲驚叫,滾在地上躲閃軍官的棍棒,連滾帶爬的向著門口跑過去.

"對,就是這樣."軍官看著他的狼狽相在背後哈哈大笑,追上去在阿穆撅起的屁股上踢了一腳.

營地外的校場上,數千名新兵散亂的聚集在這里,在軍官們粗暴的大罵聲中奔跑.

最後面跟著一群坦胸露背的老板,只要是掉隊的,他們就會圍上去狠狠教訓他一頓,然後在將他推回隊伍里.

加勒比第四師團的統領在高台上看著如同難民一般的新兵,忍不住又將收錢不辦事的費爾咒罵一頓.

"靠這群蠢蛋,老子怎麼建功立業."統領暗罵一聲,對侍立在身後的軍官招招手指,道:"給我加大強度.狠操死幾個讓這群賤民們看看."

"是∼!"軍官領命而去.

這時一名全身裹在黑衣當中的人在台下對統領招招手.

統領眼睛一亮,快步走下點將台,拉著黑衣人來到角落里,緊張的問道:"都准備好了?"

黑衣人甕聲甕氣的道:"都准備好了,這兩天就動手,希望大人信守承諾,事成之後讓弟兄們在這里躲躲,那里的人不敢到您的地盤上放肆."

統領露出陰鷙的笑容,眼睛望向北方,點頭道:"好說好說.您是首相面前的紅人,咱們,都是同一條船上的."

黑暗人嘿嘿一笑,湊到統領耳邊,道:"只要將……拿到手,必然少了不大人您那份.我聽說他們家在買賣毒狼果當中,可是大發了一筆."

統領臉上露出貪婪的表情,為了這個新編師團統領的職務,他可是破盡家財,上下打點了一通,才好不容易拿到手的.

買官還不就是為了升官發財,靠著和兵血才能攢幾個小錢,正苦惱著沒錢往上送,不能繼續往上爬.

他的眼睛早就盯著更大的財源.(未完待續)

新 ,首發手打文字版.新域名新起點!更新更快,所有小說電子書格式免費下載.

上篇:第五卷 我是大領主 第一千二百二十四章 兵車行(求月票)    下篇:第五卷 我是大領主 第一千二百二十六章 頭版頭條(求月票)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