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

首頁 魔法異界 赤血龍騎第五卷 我是大領主 第一千二百四十章 崩盤(求月票)   
  
第五卷 我是大領主 第一千二百四十章 崩盤(求月票)

六月中旬,天氣是越來越熱了.

縱然是早晨時分,也不敢大量的運動,因為只要稍微動一動,就會一身汗.

尤其是在奈安,好像每年的夏季總特別的長.

每到這個時候,就該大家各出奇謀,比拼降溫解暑辦法.

奈德爾的股票交易大廳內,雖然窗戶全都打開了,讓遠處強勁的海風可以直灌進來,依然熱的跟蒸籠一樣,但是……

但是這絲毫沒有降低股民們的熱情.

不光大廳里人挨人,前胸頂著別人的後背,就連大廳門外都擠滿了等著進來的人.

一個股民只要走進大門,幾分鍾的時間衣服就會被汗水浸濕,尤其是擠在前面的,只要一會兒的工夫,衣服就會被浸個濕透,看起來好像剛從水里撈出來一樣.

數以千計的股民們一起,不停地低聲議論.那聲音彙聚起來,在大廳高大的穹頂之下形成一種低沉的,嗡嗡嗡的巨大回響.

希金斯主任矗立在大廳最前端一側的門前,注視著交易大廳內的人群.

在他身後就是員工通道.

由于還沒有到上班時間,工作人員正三三兩兩的從門內走出,准備前往各自的工作崗位,開始一天忙碌的工作.

他們剛一進來,驟然見到挺立在門前的希金斯主任,全都嚇了一跳.在向著他施禮問好之余,心中也不免暗暗驚訝.

自從入夏以來,這位大佬一向高高在上,躲在那個令人羨慕嫉妒恨的,放有巨大冰塊的辦公室幾乎從來都不露面.

據聽說為了納涼,大占公家便宜,他甚至連家都不回,晚上都在辦公室里睡覺.

但是……但是今天怎麼來親自到第一線來了?

雖然眾人心中奇怪,不過看到希金斯那張板的像死人一樣的面孔,沒有人敢多問一句.只是隱約猜測,即將可能會有什麼重大的事情發生∼!

眾人的心中隨即不由的一沉.

這幾天來.股市已經發生了太多太多的事情了.

股價時高時跌,就像是洶湧的海浪一樣,隨時可以將人淹沒當中.

其中激烈的程度,絲毫不亞于一個慘烈拼殺的戰場.

每一次漲跌都代表著數以萬計的金幣.每一次漲跌都有人成為巨富.或者淪為赤貧.

但是縱然如此,他們卻還是沒有見過希金斯會出現在大廳門前.

這更加說明,今天股市即將發生的事情非同尋常∼!

眾人在震驚之余,紛紛沉默不語的快步跑向自己的位置,開始努力工作,最起碼作出努力工作的樣子.

俗話說,"不打勤.不打懶,就打不長眼."

希金斯現在都跑到第一線來,這個時候,自然是要好好的表現.縱然不能表現的最好,但是最起碼也不能表現的最差.否則一旦落在他的眼里,說不定自己明天就得要下崗了.

不過此時,希金斯主任的注意力卻根本不在他們身上,他那雙狹長的灰眼睛一直盯著面前的大廳.怔怔的出神,好像正在思索著什麼.

此時,交易所當中那面巨大的飛鷹大鍾的指針指向了八點五十八分.距離開市只余下了兩分鍾的時間.

一眾工作人員們互相看了看.他們都已經在自己的位置上做好了准備.墨水,筆紙,交割協議書……無一不全.

現在只等著開市了.

一名副手悄悄地從一個角落里走了上來,將手里的股價單遞給希金斯主任過目.

希金斯主任點點頭,揮了下手,道:"就照這個,開始吧∼!"

副手隨即也掃了一眼數量龐大的股民,搖搖頭歎了口氣,一臉遺憾的表情,然後走了回去.將股價交給工作人員.

這讓跟前的普通職員大為驚訝,心中暗道:今天這兩位是怎麼了?神神秘秘的.

走時精確的飛鷹大鍾指針指向了九點.

緊接著,三聲銅鑼響起,股票交易所正式開市.

股市當中頓時喧騰了起來.

此時,萬眾矚目的飛鷹鐵路股價掛了出來,看到這個數字大廳內的頓時了無聲息.股民們都愣住了.

片刻之後,爆出一片的唉歎之聲.

飛鷹鐵路剛剛開盤,價錢就從十四點一,暴跌到十三,比昨天直接低了一金,顯然有人在大筆的拋售股票.

往日股價還要在糾纏一番,今天卻不知道為什麼,連纏斗的功夫也省下了,托盤的人好像消失了.

拉格納等人聚集在他們的包廂中,各個垂頭喪氣,雙眼無神的盯著地板,如同到了世界末日一樣.

眾人說的最多的一句話就是"怎麼辦""怎麼辦,怎麼辦"

他們像是壞掉的留聲機一樣,用嘶啞干澀的聲音不停地重複著這一句話.

但是……沒有人知道該怎麼辦.

當初新股發行之際,他們不得不大量購入,以免的股價降低,使的手中的股票縮水.

僅此一項,他們就陸續投入了兩千萬金幣,這才勉強維持平衡.

在隨後的屢次交鋒當中,他們前前後後又折進去了近一千金幣.這樣統共算下來,他們已經損失了將近三千萬金幣.

三千萬啊∼!

那可是純金的金幣.

除了茹曼這樣的老牌帝國主義國家之外,大陸上絕大多數國家一年的收入也達不到這樣的數字.

如果一開始,他們還是為了賺錢.那麼到後來,他們就像是輸急了眼的瘋狂賭徒一樣在拼命掙紮了.

而現在,別說是他們,就算是他們背後的老板,幾位國王,公爵,全都把家底搜刮乾淨,也再拿不出一萬個金幣,來投入到這場慘烈的金融戰爭當中.

這也就意味著這場黃金游戲……

他們已經輸掉了∼!

而且徹底輸掉了∼!

有人仍然心有不甘,上前抓住拉格納.搖晃著他,絕望地叫道:"拉格納,你想想辦法.想想辦法啊……"

但是平時智計百出,精明過人的拉格納只會木然的搖搖頭.一言不發.

這會兒,他那有什麼辦法?

前幾天他們還在舉杯慶祝,現在都成了喪家之犬,人生的大起大落,實在是太刺激了.

此時此刻,拉格納心里考慮最多的是該……該怎麼逃命∼!

如果股市賺了錢,這自然好說.德羅西公爵一高興.說不定會重重的獎賞他.

但是一旦虧損,德羅西公爵和他那個陰毒的兒子,是絕不會放過他的.

更別提現在這種巨額的虧損∼!

他們絕對會暴跳如雷.然後將他扒皮抽筋,碎尸萬斷∼!

"逃命,必須要逃命."拉格納心中暗道,同時抬眼四處看了看,一直監視的那個人根本不在這里,這回應該還躲在放有冰塊的包廂里等著.

這令他看到一絲的生機∼!

在此同時.也是暗暗感謝洛爵爺,他給包廂又是冰塊調溫,又是沙發.美酒的,做的太舒服了,讓人都不忍心離開.

"先到妓院去,自己還在那里還存有一些東西."拉格納在心中暗暗盤算.

作為一個聰明人,深知江湖險惡的道理,拉格納就像個狡猾的兔子一樣,早就准備好了退路,在妓院藏了一筆現金.

"鄧克爾勳爵,鄧克爾勳爵在哪?"忽然有人想起作為組織者的鄧克爾勳爵.

人群後一個人譏笑一聲,道:"他是不會再來了.那家伙好幾天前就在割肉逃跑.他把我們都騙了.可笑我們居然還相信他∼!"

"怎麼可能?"

"見鬼,他背叛了我們."

"那幫貴族就沒一個好東西."

"現在大難臨頭,大家各自飛吧."有人大聲嚷嚷一聲,甩手走了出去,顯然也准備忍痛割肉.

又有聲音如鬼魅一樣,幽幽的道:"拋的越早.虧的越少."

眾人恍然醒悟,立刻向外沖去,想要拋掉手中的股票.人群甚至擁堵在門口,往日這些彬彬有禮的紳士們不惜出手,推搡左右人的想要領先一步.

拉格納看到眾人正六神無主,也沒有注意到自己,悄悄的移步道窗口,往下看了一眼,這里距離地面並不高,地面上還是一片茂盛的草地.

拉格納翻身從窗口跳了出去,沿著草地一路狂奔向股市外的街道.

幾分鍾之後,拉格納的助手久不見他歸來,一路尋過來,向房間內探探頭,卻見這個包間里一個人都沒有.

助手頓時臉色大變,大聲吼道:"他跑了∼!"

股市內,恐慌性拋售不可避免的發生了.

為了能盡快套現離場,飛鷹鐵路的股價飛速下挫,只用了幾分鍾的時間就擊穿了十三的價位.

希金斯眼睛眨也不眨的注視著股價牌,心里默默回想著雷歐董事長的交待,務必不能讓這些攪風攪雨的金融大鱷全身而退,這次要徹底的打死他們,讓他們的虧的當褲子.

想要割肉也沒那麼容易,不死也要從他們身上拆下幾十斤骨頭.

希金斯按照指令控制股價再次主動下跌,堵上了炒家們想要逃跑的退路.

飛鷹鐵路的股價就如同崩盤一般,在一個上午從十二降到十,在下午從十降到八,在收市前穩定在八點左右的價位.

持有大宗飛鷹鐵路股票的炒家們,只能眼睜睜的看著股價牌上不斷下降的數字而欲哭無淚.

每一分每一秒,他們的財富都在以萬為單位消失.

散戶們甚至也不敢出手,剛剛接觸股票沒多久的奈安股民也被狂降的勢頭嚇住了.

一些原本打算在股價跌過十就出手的散戶打消了念頭,開玩笑,誰知道下一秒,股價會跌倒什麼地步.

現在就是說飛鷹鐵路能跌過發行價,他們也會相信.

親眼看到股票也可以這樣暴跌的散戶股民,終于深刻的理解掛在大門上哪一行鎏金字體的意義,"股市有風險,入市需謹慎".

這給他們上了最為重要的一課,那就是.不要指望在股市中暴富.

休市之後,大多數股民如同失了魂一樣,癡癡呆呆的走出了股票交易大廳.

傍晚的海風一吹,這些散戶們才忽然清醒過來.今天一天中發生的一切.足夠他們銘記一輩子.

他們可親眼看到,好幾個往日被人眼紅羨慕的所謂的大戶,虧的已經面無人色,如同僵尸一般的走出了交易大廳,就像眼前這一個.

看著人如同死人一樣,臉色刷白,雙眼空洞.走路僵硬,好像關節鏽死了,扳著腿邁步一樣,口中好像還喃喃自語.

不用問,這就是在飛鷹鐵路上把老本都賠進去了.

"幸好我不是他."兩旁的路人心里大都在幸災樂禍.

作為散戶,他們對這些操縱股票的大鱷非常厭惡.

就是他們將好好的飛鷹鐵路炒到天價,又是拋又是吸,坑掉了他們散戶手中的股票.想要大發其財,虧的都是他們散戶的利益.

"活該∼!"有人在他背後惡狠狠的罵道.

被罵那人回頭掃了一眼眾人,他的眼神空洞的可怕.嚇的路人往後退了一步.

隨後他作出一個出人意料的動作,忽然快速的沖進了車水馬龍,異常繁忙的街道當中.

街道上立刻一陣人仰馬翻,馬的嘶鳴聲,人的吼叫聲響成一片.

大街上正是下班的高峰期,道上全都是馬車.

那人被一輛疾馳的馬車撞倒,馬蹄踐踏過之後又被車輪壓過.

人群圍攏過去,低頭看著一身鮮血,趴在地上一動不動的人.

車夫在旁邊焦急的道:"都看到了,是他突然沖上來的."

"死了……"一個同樣剛從股市走出的人摸摸他的脖子,站起來遺憾的搖搖頭.道:"他剛在股市失去了一切."

同一時刻,拉格納徘徊在奈德爾的城門前,茫然的抬頭看看天邊最後一道紅霞,不知道該往哪里去.

他逃離股市之後就以自己最快的速度沖向城外的紅舞鞋.

拉格納留了一個心眼,沒有在紅舞鞋門口下車,而是在兩個街區之外下車.沿著彎曲的小巷,謹慎的向紅舞鞋摸了過去.

但是拉格納在門口發現他最不想看到的事情,兩個跟隨他一起來人,正守在大門前,仔細的觀察進入的客人.

拉格納急忙縮回小巷,繞了一個大圈,一路狂奔向紅舞鞋的後門,但是這里也有一個人壯漢無所事事的蹲在後門邊,十分可疑.

雖然不一定是守自己的,拉格納卻不敢冒這個險,無奈之下只能轉身逃離.

他又無處可去,只有回到了奈德爾城內,蹲在城門邊一個房屋的角落里,思索著未來要怎麼辦?

賓館是絕對不能回去,哪里一定有人在看著.

現如今他也到了山窮水盡的地步,身上沒剩下幾個錢.

未來萊里亞是回不去了.

"天下之大,哪里有自己的容身之處."拉格納心中悲戚的暗道.

忽然靈光一閃,拉格納想起了鄧克爾勳爵,那個老狐狸把大家都騙了,找找他說不定有希望.

拉格納跳起來拍拍衣服上的灰土,扭頭就往城外走去,鄧克爾勳爵住在城外的一家的高檔賓館內.

到達門前時拉格納躲在街角觀察了很長一段時間,確定周圍沒有可疑的人物才走了進去.

但是在門口就被幾個身穿號衣的家丁擋了下來,幾個家丁滿臉橫肉,凶惡的瞪著拉格納,毫不客氣的呵斥大:"滾開,滾開."

拉格納後退一步,整整衣服一臉諂笑,打躬作揖道:"大哥,勞駕通報一聲,拉格納求見勳爵大人."

家丁上上下下仔細大量了他一陣,看他的衣著打扮不像是普通人,最後勉強點點頭,道:"你等著."

轉身走了進去.

拉格納在外面焦急的等了一刻鍾,家丁才慢悠悠的走了出來,昂頭看了他一眼,嘲笑著道:"我們老爺說了,不認識什麼叫拉格納,快滾."

拉格納瞬間傻眼了,呆呆的道:"怎麼可能?我……我,"

前兩天鄧克爾勳爵還送給他頂級的雪茄,拍著他的肩膀稱贊他有前途,忽然間就不認識他這個人了.

拉格納眼珠轉了轉,在門前來回徘徊,忽然一縱身,向大門內沖了過去.

家丁們反應雖然滿了一步,不過他們手腳麻利,在台階上攔住了拉格納.

幾個家丁罵道:"你小子想死嗎?"

拉格納一邊掙紮著,一邊扯著嗓子大聲叫道:"鄧克爾勳爵,鄧克爾勳爵,我是拉格納啊∼!"

"給我打∼!"家丁惱怒的大吼一聲,一拳砸在拉格納的眼眶上.

拉格納哎喲一聲,應聲而倒,幾個家丁全都圍上來,對著他拳打腳踢.

直到拉格納抱著頭蜷的跟大蝦一樣一動不動,家丁們才停下手.

四個人分別抓起他的手腳,將拉格納從地上抬起來,走幾步扔在大街上,然後拍拍手哈哈大笑著回去了.

過了好一會,拉格納才從顫顫巍巍的地上爬起來,雙眼血紅的瞪著鄧克爾勳爵的賓館,呸一聲吐出一口帶血的唾沫,一瘸一拐的沿著街道向城內走去.

半路上忽然對面傳來一聲暴喝:"他在那里,別讓他跑了∼!"

聽到耳熟的聲音拉格納猛然一驚,抬起頭看到自己的助手帶著幾個人正飛快的沖向自己,臉上的表情恨不得將拉格納生吃了.

拉格納扭頭就跑,腿也不痛了,腰也不軟了,入一陣旋風一樣沖過昏暗的街道,一頭紮進旁邊的小巷中.

拉格納心里很清楚,被他們追上就沒命了,因而使出了吃奶的力氣,狂沖過幾條街道.

漸漸的聽不到追兵的聲音,拉格納回頭看了一眼,緊緊追在後面的人終于沒影了.

剛剛松了一口氣,忽然眼角一道黑影飛了過來,"嗚"一道風聲響起.

"不好∼!"拉格納心中暗叫一聲,腦袋上重重的挨了一棍,眼前一黑就什麼都不知道了.

打暈他的人隨手扔下棍棒,呼呼的喘著氣,道:"這小子還真能跑,老子差點都沒追上,把他叉回去見老板."

新 ,首發手打文字版.新域名新起點!更新更快,所有小說電子書格式免費下載.

上篇:第五卷 我是大領主 第一千二百三十九章 新股發行(求月票)    下篇:第五卷 我是大領主 第一千二百四十一章 這不腦殘嗎∼!(求月票)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