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

首頁 魔法異界 赤血龍騎第五卷 我是大領主 第一千二百四十二章 余震(求月票)   
  
第五卷 我是大領主 第一千二百四十二章 余震(求月票)

發生奈德爾股市中的一切,就像是一陣狂烈的颶風,在極短的時間內就刮遍了大陸.

就像是一個強烈的地震一樣,在整個世界都引起了不同程度的震動.

凡是關于股市的各種消息,全都極為搶眼.在老百姓當中極受歡迎.

出于資本家貪婪的本性——各大報紙新聞媒體自然不會放著黃澄澄的金幣不賺.再加上新聞從業人員的良心和職責.

他們紛紛將奈安股市的新聞,做為頭版頭條,發布出來,並且一直保持著持續關注.

畢竟這件事情極其重大,涉及到世界上規模和資產最為龐大的一家跨國托拉斯壟斷集團公司.

而且經營的業務還是聞所未聞的鐵路和火車運輸.

對于老百姓來說,他們當然不知道鐵路是什麼東西.只是從名字上理解,用鐵做的路.

這很是令那些文化水平低的老百姓們感到驚奇:修石板路就夠貴的了,還修鐵板路.

而且據說,這條鐵路一修就是上千公里長.

***,這也太有錢了∼!

這一幫敗家仔兒∼!

有錢了,吃點兒,喝點兒,多買幾個大胖媳婦兒……干點兒什麼不好?

非要把好鋼好鐵往路上扔,這不是腦殘嗎?

在無聊之余,有人略略算了一下那所需的鋼鐵量,隨即就驚的舌頭吐出來,半天都縮不回去.

的乖乖啊∼!

這里面得花多少錢啊∼!

光是用掉的鋼鐵,恐怕皇帝老子都不一定見識過.

因此上,每天黃昏,大家聚在酒館里面,灌著劣質的酒精,一邊眼紅飛鷹集團公司的巨額財富,一邊大罵飛鷹公司的那位董事長.崽賣爺田,光知道敗家.

不過.隨後,就有一些專家和叫獸們跳出來,替飛鷹公司洗地辟謠.告訴大家:這個鐵路和火車其是也是一個了不得的東西.

方便快捷,高效清潔……

什麼能改變大陸的命運.人類的未來,曆史的車輪……云云.

總之一大堆老百姓們根本聽不懂的新名詞,說的大家云山霧繞的.

唯一能聽懂的就是,據說只要有了鐵路,從最東面的帕提亞,到最西面的納維亞,只需要十幾天的時間——要知道.現在人們來往兩地,在陸地上要走上八個月,就是走海路也要半年.

這讓老百姓們又狠是咂了好幾下的舌頭:***,只要十幾天的時間,可以跑大半年的路程,真要是這麼厲害,這不就跟那魔法一樣嗎?

雖然相比起來,前些日子那一直吹的那個戰爭堡壘.上天入地,一日千里,好像更牛叉一點兒.

不過戰爭堡壘太貴.是大陸頂級人物的專屬,普通人一輩子都很難摸一次,而這鐵路卻是為普通人准備的,不管什麼人隨隨便便的都能上的.

到時候,大家這些老百姓也可以體驗一下魔法師的感覺,坐上火車,然後'嗖’的一聲,從這個地方跑到那個地方.然後再'嗖’的一聲,從那個地方再回到這個地方.

這倒也算不錯.

光明神在上.

自己活了這麼些年,可算是趕著好時候了.也可以體驗一下魔法師們感覺.到時候真要是修通了,可一定要去體驗體驗……

雖然大陸之上,對于鐵路褒貶不一,眾說紛紜.但是卻成功的引起了人們的好奇心.

更別說這中間還牽扯到高達近乎上億金幣的巨款∼!

鐵路的股票一上市,就引起了巨大的轟動.

那些金融大鱷們在股市中翻手為云,覆手為雨.操縱著幾千萬資金,每漲跌一點就盈虧幾十上百萬,光是想想就讓人熱血沸騰.

在奈安之外,能讀得起報紙最少也是個中產.

他們一個月幾個,十幾個金幣的收入和股市中興風作浪的巨資比起來,就像是皓月之與螢光一樣.

但是這不妨礙他們拿起報紙的時候在心中意淫一下,自己就是那些金融大鱷.

現在隨便一個稍微大點的城市,廣場酒館旅店等人流密集的地方,都能聽到談論奈安股票交易所的話題.

人們一邊感慨洛林爵爺和雷歐董事長的聰慧和貪財,這種'生兒子沒屁眼兒’的斂財主意都想得出來.一邊嘲笑在股市中輸掉了內褲的倒黴蛋,尤其是那些用國家稅收和公款,或者借債集資借高利貸炒股的笨蛋.

而經過各大報紙的爭相報導,德羅西公子的名字這回總算如他所願,真正響徹大陸了.

以前他因為陰謀從聯合國擠兌跑了維和部隊的副總司令洛林爵爺,在諸國上層小有名氣,不過老百姓知道他的不多.

畢竟萊里亞王國是個臨海的中等國家,普普通通.

但是現在就連街頭光著屁股玩耍的小屁孩,也知道有個大傻冒叫德羅西公爵,傻冒公爵有個更傻冒的兒子叫德羅西公子.

不光是把自己家的錢都虧光了,而且還把國家的公款也全都虧光了,在股市里面輸的連褲衩都沒保住.成了全大陸的笑柄——風險投資公司想要宣揚什麼消息,自然能在最短的時間內搞的人盡皆知.

尤其是在楓葉丹林內,光是他們控股的報紙就有三家.而且還全都是發行量巨大的著名報紙.

再加上那些整天吃飽了沒事兒干,唯恐天下不亂的學生們,可不管你什麼公爵不公爵,別說是背後滿世界的宣傳,縱然是當著面,他們也敢大聲嘲笑.

就像現在一樣,從德羅西公子的馬車邊走過的年輕男女,總是眼睛瞟著德羅西,拱在一起竊竊私語,臉上露出譏笑嘲諷的表情.

有的人還為了看清這位名聲大震的德羅西公子長什麼樣子,故意在德羅西他們面前來回的走.

還有的在街邊站著,指著他們哈哈大笑,道:""就是這個傻b∼!

大家快來看."

"跟我們洛林學長斗,讓你丫生不如死."

"萬幸,他沒在楓葉丹林上過學."

"為什麼?"

"拉低咱們學院的平均智商."

"***.這貨不愧是掃把星.光是看著他,我就已經覺的我的智商在下降了……"

"……"

楓葉丹林人肆無忌憚的嘲笑德羅西他們.

"你們不要這樣,會讓人說我們楓葉丹林人沒素質的."人群忽然有一個人憤憤的對周圍的同學們說道.

大家隨即一怔,都拿看外星人一樣的眼光疑惑的注視著他.

隨即開始懷疑這家伙是不是德羅西一伙派來的托兒.

有的人干脆擼起袖子.橫眉立目的湊上前去,准備揍他一頓.

一直以來,為了避免外交糾紛,楓葉丹林人一般不打外人,但是自己人打起來來可毫不猶豫.

那人看著四周的痞子們像惡狼一樣不懷好意的圍上來,卻也不慌,而是悠悠道:"同學們.罵人是很禮貌的事情,這時候咱們應該這樣."

著,那人猛地向上豎起兩根中指,對德羅西公子一伙人狠狠的比了一下,高聲叫道:"傻13,快滾吧∼!"

那人身後的幾個學生作出同樣的動作,高高的豎起中指,齊聲叫道:"傻13.快滾吧∼!"

"快滾回你們的傻13星球去吧."

"地球很危險的,不適合你們這些傻13居住的."

"……"

顯然這幾個人都是一個院系.

眼明的人早就看出來,這一群人是軍事學院戰略科的——這些狗崽子全部都是洛林爵爺的同學和後輩.

即將畢業的學生.即將退伍的老兵,馬上要離婚的老婆……一般情況之下,這些全都是窮凶極惡之輩.

和洛林爵爺同屆的戰略科學員再有幾天就要畢業了,畢業生離校前幾天是鬧的最歡實,最可怕的,連治安隊都躲的離他們遠遠的.

他們有事沒事還想找找治安隊的麻煩,出一出被管了四年的惡氣.

幾個人嚴重的挑釁動作也沒人上前來制止,雖然治安隊的人在旁邊.

看到戰略科人囂張的表現,其他人也不甘示弱,學著他們的樣子.豎起中指大聲叫道:"快滾把,傻叉∼!"

千夫所指,無疾而死.

處于眾多楓葉丹林人責罵當中的德羅西一伙人也不好過.

貴族的跟班和護衛當在馬車前面,將幾個人團團圍在中間,警惕的注視著在周圍的學生們.

面對學生們的挑釁,也只能黑著臉忍了.旁邊就是治安隊的人,好幾個法師都看著他們躍躍欲試,恨不得他們沖出來一下.

安德烈子爵像是一個智障一樣癱坐在座位上,表情癡癡傻傻,好像什麼都聽不到一樣,像個被嚇傻了的小孩.

高爾侯爵也沒有往日的意氣風發,捏緊了拳頭惱怒的瞪視著周圍的楓葉丹林人,看樣子如果不是害怕對方人多,他早就沖上去打人了.

不過這會他只能忍著,高貴的高爾侯爵從小到大何曾受過這樣的鳥氣,心中憋悶無處發泄,抬眼瞥到了旁邊軟弱無力的安德烈子爵.

看到他懦弱的樣子高爾侯爵就覺得氣不打一處來,照著安德烈子爵的腦袋上狠狠拍了一巴掌,指著他的鼻子罵道:"你小子有種一點∼!

不就是一點錢嗎."

安德烈子爵嚇得一縮脖子,躲進車廂深處,好像要哭出來了.

高爾肺都要氣炸了,准備上前好好教訓教訓這個長不大的安德烈.

德羅西公子伸手攔住了他,道:"由他去吧,第一次遇到挫折都這樣."

高爾侯爵哼了一聲,跳進車廂內.

德羅西公子筆直的挺立在車門前,看到周圍盡是對他豎起中指,叫罵他"傻叉"的人,眼睛中露出一道精光,卻忽然笑了出來.

一個充滿貴族氣派的溫和微笑.

對面叫罵的人忽然愣了一下,他們想不到還有什麼值得這位狼狽的公子笑的事情.

德羅西優雅的向周圍的楓葉丹林揮揮手,像是和朋友告別一樣,低聲道:"再見,我們會再見面的."

然後鑽進馬車.車隊迅速駛向鏡水湖的碼頭.

看著他們的馬車沿著大陸而去,剩下的楓葉丹林人湊在一起,疑惑的道:"這家伙有病吧?還笑的出來?"

"可能是被氣瘋了."

戰略科領頭的阿克蘇德搓著下巴,望著車隊的背影.若有所思的道:"這人有點意思……"

楓葉丹林發生的一切早就在洛林的預料之中.

捅了一個天大的窟窿,德羅西公爵和他兒子不會好過的了,回到萊里亞等他的絕對不會是好事,最少也要折騰他一個奄奄一息.

飛鷹鐵路的股價經過最後幾次調整,終于回歸理性,穩定在七八之間.

洛林和雷歐的目的已經達到了,從這一場炒作和增發中賺取了五千多萬現金.

這筆黃金立刻被投入道奈安的建設當中.

只要兜里有錢.洛林爵爺是從來不吝嗇于大項目的.

宏大的基礎設施建設,正是拉到居民生活水平最好的手段.

雷歐董事長灑下重金,飛鷹鐵路兩條干線同時多點開工.

奈德爾城的港口又一次開始擴建,同時擴建奈德爾城,建設新的衛星城,修築通往南方農莊牧區的道路.

在君士丁等東方諸省建設更多的礦山和冶煉廠,擴建蒸汽機的生產規模,擴大軍工廠和**生產量.

訓練更多的炮兵和半獸人裝甲擲彈兵.

同時制定投資優惠政策.吸引全世界的人來奈安興辦工場,向中小企業發放貸款,幫助他們擴大工廠規模.大批的招來移民,為他們提供簡單的住房.

等等等等.

需要洛林總督親自處理的事情多到數不過來,即便是有凱瑟琳和阿黛兒幫忙,洛林爵爺依然忙的腳不沾地,桌面上堆滿了文件.

每天都有開不完的會,見不完的官員,商人,他們排隊等候直到深夜,就為了能和總督談五分鍾.

黃金像流水一樣花了出去,其間露露公主還幫他表哥談成了一大筆招商引資的生意.從精靈王國拉來了大筆投資,深受表哥和表嫂們贊揚.

為了爭奪大筆的建設撥款,多個部門主管和城主還在洛林面前上演了全武行,打的熱鬧非凡.

奈安就像一列隆隆作響的火車頭,噴著濃煙向前猛沖.

xxxxxx

加勒比

加勒比大區第四師團的軍營里一片喧鬧.

盛夏的陽光無情的炙烤著地面,全師團上萬名士兵擁擠在軍營的校場上.在軍官的指揮下進行訓練.

"呼哈"的聲音不斷傳來.

上完雙腳將整個場地踏的塵土飛揚,如同被霧氣籠罩.

在太陽下曬的一身臭汗的士兵,有染了一身浮灰,頓時一個個灰頭土臉.

時不時還要臥倒匍匐,或者在地上滾幾圈,髒的如同被泥水澆過一樣.

軍官們倒是各個衣著整齊氣派,背著手在士兵當中轉悠,一旦發現有偷懶的就上去一頓拳打腳踢.

校場的高台上,加勒比第四師團的提督高坐在椅子上,頭頂撐著一把遮陽傘,好整以暇的看著士兵們操練.

新兵拉米抬眼看了一眼,忍不住罵道:"老雜毛,倒是挺會享受∼!"

安德森也跟著氣憤的罵道:"什麼玩意,除了會喝兵血,屁本事沒有,我聽說……"

"噓∼!"西爾維警告一聲,道:"惡狗來了."

幾個人當即拿出力氣裝模作樣的操練.

一名軍官晃晃悠悠的走到他們附近,懶洋洋的抬起眼皮掃了他們一眼,隨後卻一皺眉頭,臉板的跟一只斗牛犬一樣,撥開人群走了進去.

西爾維他們心中暗歎,都知道有人要倒黴了,這個軍官可是以刻薄凶狠出名的,最喜歡有事沒事的時候找新兵的麻煩,欺負人取樂.

軍官野蠻粗魯的直接推開當在身前的新兵,徑直來到阿穆跟前,瞪著他道:"你小子,沒吃飽飯嗎?"

士兵們操練的時候,阿穆手腳軟軟的,一點精神都沒有.

阿穆嚇的臉都白了,哆哆嗦嗦的低下頭不敢看他.

"我命令你抬起頭,看著我∼!"軍官凶狠的叫道.

阿穆小心的抬起頭,膽怯的看著他.

軍官剛想說話,忽然肚子里一陣脹氣,忍不住"咯……"打了一個響亮的飽嗝.

一股混著酒味的腥臭味鋪面而來,阿穆被熏的不由自主的往後退了一步,周圍傳來一陣低低的哄笑聲.

軍官的臉色瞬間漲的通紅,他惱怒的瞪著阿穆,罵道:"看什麼看."

抬腿照著阿穆的肚子一腳重重的踹了上去.

阿穆往後飛了出去,重重的摔在地上,閉上眼睛一動不動,臉色嚇人的慘白.

周圍一陣騷動,新兵們立刻散開,將阿穆圍在中間,低頭看著他.

旁邊過來一個看熱鬧的軍官,哈哈大笑著拍拍同僚的肩膀,道:"你慘了,又把人打死了.等著挨罵吧∼!"

軍官表情悻悻的,道:"明明是這小子太不經打."

因為在艱苦折磨的訓練中死亡的士兵太多,第四師團的統領悲劇的發現,要是接著這麼下去,不等開戰他的師團就要少三分之一的人.現在嚴格控制手下軍官虐待士兵.

西爾維擠開人群跑到阿穆身邊,探了探他的鼻息,驚喜的道:"長官,他還活著.不過好像中暑了."

軍官松了口氣,不爽的擺擺手道:"晦氣,送醫務室."

拉米和安德森立馬沖了過來,和西爾維一起抬起阿穆就走.

其他人還想搭手,這可是逃避訓練的好機會,結果被軍官一腳踢了回來,道:"三個人就夠了,其他人繼續訓練,今天做不好取消午餐."

西爾維他們抬著阿穆,送進營地後面的大帳篷,帳篷外幾個軍醫坐在遮陽傘下閑聊,手邊放著幾瓶酒.

看到他們軍醫隨口問了一聲:"怎麼回事?"

"中暑,長官您給看看."

軍醫不耐煩的擺擺手,道:"放哪吧,現在沒空."

西爾維他們將阿穆抬進帳篷,然後同時躺在地上呼呼喘氣,乘機偷個懶.

帳篷內地上躺著幾個士兵,無力的呻吟著.

拉米看看左右無人,捅捅安德森,神神秘秘的道:"我聽說一個驚天的大消息,想不想知道."^-^^-^

新 ,首發手打文字版.新域名新起點!更新更快,所有小說電子書格式免費下載.

上篇:第五卷 我是大領主 第一千二百四十一章 這不腦殘嗎∼!(求月票)    下篇:第五卷 我是大領主 第一千二百四十三章 風頭不對(求月票)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