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

首頁 魔法異界 赤血龍騎第五卷 我是大領主 第一千二百四十六章 一筆生意(求月票)   
  
第五卷 我是大領主 第一千二百四十六章 一筆生意(求月票)

卡爾霍曼坐直了身體,眼中閃著冰冷的寒光,如惡狼一樣冷冷地看著那幾名商人,沉聲:"你們這些奸商,我這一次來並不是和你們講價錢的.

你們那一套漫天要價,著地還錢的本事,在這里也沒有絲毫的用處∼!.

所以,收起你們那偽裝可憐的假面孔吧∼!"

他伸手指了指頭頂,然後又接著道:"我這一次是奉了首相大人的親令.在他老人家的背後,還有偉大的亡靈大祭司.

因此,無論情況如何,無論布拉德怎麼掙紮,最後我們必然會獲得勝利,接管加勒比城."

聽到'大祭司’的名字,幾名商人不由打了一個寒戰,盡皆看到對方臉上顯出的不安.

大祭司對于他們來說,就是神明般的存在∼!

在他的面前,或許會有像洛林這樣的英雄人物拔劍而起,奮勇反抗,但是那絕對不會是他們這些戰斗力只有五的普通平民.

對于大祭司的恐懼,已經深深地植根于他們的心底.

生活在這片土地上的居民們,對于大祭司的恐懼已經到了如此的地方——哪怕只是聽到他的名字,也會嚇的瑟瑟發抖.

卡爾霍曼看到他們的丑態,不由心底暗罵了一聲:這幫賤民∼!

然後又接著說道:"到時候,大兵入城,為了嚴肅法紀,一切都要實行軍管.

像你們這些為富不仁的奸商所有財產全都要充公."

"充……充公……"有人忍不住低低的驚呼了一聲.

他們臉上盡皆一片的慘白.

這些商人們辛辛苦苦打拼了一輩子,甚至于幾輩子,這才攢下了身家和財富.

而現在,只是輕飄飄的一句話,就要全都化為烏有.

這樣一個結果,他們無論如何也是接受不了.

卡爾霍曼冷笑著反問道:"你以為呢?"

眾人不由一滯.

卡爾霍曼抬起手來,食指的指尖從那幾名商人的鼻尖上一一劃過,道:"你們以為大祭司就不知道你們干下的好事?

上一次的毒狼果爆炒風暴,你們有誰敢拍著胸脯說.自己沒有參與?嗯?誰敢?"

眾商人心中一陣的氣餒,紛紛心虛的低下頭去,躲避卡爾霍曼的視線.

卡爾霍曼一拍桌子,大發官威道:"你們知不知道.這件事情是由人族那個奸細,卑鄙,無恥,下流……的洛林挑起的?

他混入我們的隊伍,有計劃的破壞我們國家經濟,蓄意置國家經濟于死地.是罪不容天地的絕世大惡.

那是一條地地道道的人族帝國主義者的走狗.

而你們……你們這些奸商,看到他胡作非為,非旦不去盡一個閃族百姓應盡的義務.想盡辦法去阻止他.反而……

在激憤之下,他將桌子拍的梆梆山響,怒聲斥道:"反而為了自己那一點點兒的蠅頭小利,居然在後面上竄下跳,推波助瀾.給國家造成了無可挽回的重大損失.

光憑這一條,你們這些人的狗頭就是殺一百次也不為過∼!"

在他聲色俱裂的怒斥之下,一眾商人全都嚇的面無人色.

不管怎麼說,洛林那個人族的大壞蛋確實是從他們這里出去的.這是絕對不容置疑的事實.

而且就連加勒比之花的菲奧娜小姐,也被那個壞蛋給搶走了,這也是事實.

但是在眾人的心中.卻隱隱有著一絲的不滿.

那個洛林,可不光是騙了我們,他還騙了靈閃的眾多的官員,騙了雷閃的達官貴戚,而且連英明神武,目光如炬的大祭司也被他給蒙騙了過去.

那些平時日理萬機的大人物都沒有及時發現他的真面目,又怎麼能怪到自己的頭上?

現在他們全都沒事兒,而所有的罪責全都推到自己這小人物的身上了.

難道說,自己就是那傳說當中專背無敵大黑鍋的'臨時工’?

不過,在坐的全都是商場打滾多年的老油條.知道一旦說出來,勢必又是一通迎頭臭罵,因此上,全都知趣的全都沒有提出來.

一個個坐在位子上,低著頭,乖的跟三孫子一樣.一聲不吭.

卡爾霍曼看著他們全都俯首貼耳的,當下覺的心中這口悶氣出了不少,然後長長地出了一口氣,點指著眾人,道:"你們啊,你們,要我說你們什麼好呢?"

他的年歲沒有在座的任何一個商人大,但是這語氣卻好像是他們的長輩,而且還是恨鐵不成鋼的長輩.

雖然如此,他並沒有覺的有什麼不妥,而那些商人們雖然心中清楚,換做另一個人在他們面前如此叫囂的話,早就腦袋上套麻袋,拖到小巷子里臭揍一頓,說不得還要再喂上一大堆的大便.

這些奸商從來都不是什麼好鳥∼!

但是此時,在卡爾霍曼所代表的權勢面前,他們只能乖巧的連尾巴都夾著,更是不敢出聲.

卡爾霍曼說了這麼半天,早就有些口干舌燥了.因此上,端起面前的一杯水,狠灌了一大口,然後這才語氣一轉,又接著說道:"要知道,以首相大人的意見,是要將你們這些國賊全都滿門抄斬的.

不過,我看在你們還算懂事,沒有犯下更大的罪行.而且,你們為了加勒比繁榮也是做出過貢獻的.

所以我也是抱著挽救你們的目的,這才要了你們……只要了你們大半的財產.

這樣的結果,可是我在他老人家面前,一力爭取得來的.

畢竟,你們曾經犯了嚴重錯誤.對國家經濟造成過損害.如果不加以懲處.我閃族的威嚴何在?"

說到這里,他突然一笑,極其和藹的問道:"你們說是不是啊?"

***,不帶這麼欺負人的.

摟了自己的錢,還問自己是不是罪有應得?

而且更讓人惱怒的是,他們還只能打掉牙往肚子里咽.

眾商人們互相看了看,臉上盡皆顯出了苦笑,就好像有人拿著老虎鉗子拔他們的指甲一樣.

"看來,各位是想通了."卡爾霍曼長笑了一聲.然後站了起來,道:"夜已經深了,各位想來也困了,我就不和各位多聊了.再見."

說著.轉身就要離開.

但是隨即,他卻又轉身回來,看著那些商人,森然道:"對了,這件事情,絕對不許外傳,否則來日.我必然親提大兵,滅他滿門.知道嗎?"

在他森森然的目光之下,眾人面色蒼白的像鬼一樣,全都不迭的答應下來,然後紛紛起身離座,飛快的逃離了酒館.

卡爾霍曼冷眼看著他們,一直到他們背影消失在黑暗當中,這才輕輕地吐了一口氣.嘲弄地低聲罵道:"一幫傻瓜."

是的,一幫傻瓜.

剛才他的話並不全都是實話.

比如,首相大人並沒有要他動手抄這些商人的家財.反而是要他維護加勒比局勢的穩定,盡可能的安撫這些商人.

比如,成功之後,他只是加勒比城守的人選之一,而並不一定是新任的城守……

但是這些事情,全都是政府機構內部的事情,是首相對他發出的秘令指示,那些生活在底層的商人們怎麼可能知道?

因此上,通過這種恐嚇,他可以很方便的榨取那些商人的財產.在行動之前.先狠狠的撈上一筆錢再說.

對此,他並沒有半點兒的心理負擔:這些奸商們靠著重利盤剝,這才積累下的財產.就應該送給忠勇的閃族勇士們,做為他們忠于閃族的獎賞.

而這當中,做為閃族最忠誠的勇士的卡爾霍曼大人,自然理所當然的拿其中最大的一份.

看到他終于起身走來.那名早就等侯多時的少女急忙笑盈盈的迎了上來.

她看著卡爾霍曼,只見他顯出一臉的得意,不由好奇的問道:"大人,您剛才跟那幾位會長大人談什麼.怎麼這麼開心?"

卡爾霍曼笑了笑,神秘的道:"一筆生意,一筆生意而己……夜已深,月影西沉,天空只剩下幾顆寥落的星星.

加勒比港籠罩在陰沉的黑夜中,伸手不見五指.

已經是深夜十分,正是人們熟睡的時候.

就連晝夜燈火通明的紅磨坊里,也安靜了下來,偶爾能聽到幾聲如同貓叫般的呢喃.

暗淡的豔紅色的燈光籠罩著紅磨坊,為這個醉生夢死的銷金窟填上幾分旖旎的色調.

客人們早已散去,要麼喝的醉醺醺的倒在床上不省人事,要麼抱著用金錢換來的女人,一夜逍遙.

熱鬧的大廳內此刻靜悄悄的,只剩一片狼藉的桌椅.

就連酒店的伙計撐也在櫃台上,腦袋一點一點的打瞌睡.

這時候雖然不會有客人上門,不過留宿的客人還是有要求,他們也不能休息.

就連紅磨坊的大門也半掩著,透出的燈光照亮了大門前黑暗的地面.

門前伙計無聊的打了哈欠,低聲咒罵一聲"該死的老婆娘,吸血鬼∼!"

紅磨坊的老板娘夜里還要查上好幾次的崗,只要被他發現就偷懶就扣光一個月的獎金,端的是十分可恨.

只是這個伙計卻擋不住睡魔的困擾,能在這里上班的都不是什麼良人,他白天也玩了一天,已經是凌晨四五點,睡意襲來,伙計雖然強打精神,還是慢慢的閉上眼皮,腦袋一點點沉了下去.

忽然一陣清風從他身邊掠過,伙計好像感覺到有什麼東西,猛然抬起頭來,睜開朦朧的眼睛四處張望.

大堂里靜悄悄的,什麼都沒有.

伙計看看半敞的大門,心中暗道:大概是夜風,然後手支著腦袋又開始打盹.

大堂後面就是紅磨坊的賓客房間,走廊里掛著暗紅色的小燈籠,照的一切朦朦朧朧.

周圍似乎飄著一陣陣異樣的低語聲,帶著某種能加熱男人血液的魔力.

時不時還會傳來一聲女人的尖叫和高笑聲,即便是走在這里,對正常的男人都是一種折磨.

再往里是紅磨坊等級最高的客房,那里有最好的裝飾,最舒服的大床.當然也有最漂亮的姑娘.

卡爾霍曼長期將這里包了下來,每周中有兩三天的時間是在這里度過.

走過寬大的客廳,更衣室,後面就是精心裝飾過的臥室.

牆角一只放在玻璃杯中的紅色蠟燭.亮著如豆一般的光芒,將房間內照的朦朦朧朧.

加了料的蠟燭燃燒時發出特別的香味,讓人感覺輕飄飄的如在云端.

遞上散亂的扔著幾件衣服,其中幾件性感半透明的女士內衣尤其紮眼.

玫瑰紅色的大床上,兩個***的人體緊緊糾纏在一起.

房間里一片的甯靜.

忽然響起"嗤"的一輕笑聲.

卡爾霍曼豁然睜開眼睛從夢中驚醒.

他一直對于自己的警惕引以為傲.他腦子里的弦一直繃的緊緊的,時刻警覺著身邊的風吹草動.

而這一聲嗤笑實在是太清晰,就像是在耳邊響起.

卡爾霍曼的第一反應就是去抓枕頭下的短劍.但是他飛速抬起的手卻猛然滯在空中.

任憑卡爾霍曼如何用力搖晃,手臂都能活動.

卡爾霍曼心中大駭,扭動身體想要從床上跳起來,猛然挺了一下腰,剛從床面躍起,卻被什麼東西往下一拽,墜回床墊上.

卡爾霍曼扭動四肢,發現他的手腳都被牢牢的捆住了.任憑他怎麼掙紮,沒有絲毫的松動.

"糟糕∼!"卡爾霍曼心中暗道一聲,仰起脖子看到床尾對面的陰影中坐了一個人.

朦朧幽暗的燈光中.只能看到那個人的黯淡的輪廓,他正一條腿搭在另一條腿的膝蓋上,雙手十指正對搭在胸前,黑乎乎的面部沖著卡爾霍曼.

"噓……"黑暗中的人豎起食指,比了個安靜的手勢,低聲道:"你會把姑娘吵醒的,那我就得多殺一個人,真不劃算."

卡爾霍曼低頭看看旁邊赤條條的女人,他剛剛折騰出這麼大的動靜,女人一點都沒有覺察.閉上眼睛熟睡.

"來人,救命∼!"卡爾霍曼忽然大聲叫喊起來,同時曲起膝蓋,狠狠的撞了女人兩下,在他大聲吼叫中,這個女人如同睡死了一樣.一點反應都沒有.

"來人啊,有刺客∼!"

卡爾霍曼連聲大叫,拼盡了全力呼喊救命,同時驚懼的觀察者對面黑衣人的舉動.

對方只要上來一刀就能結果了他.

出乎他的預料,在他大吼大叫的時候,黑衣人一直無動于衷,反倒像是觀眾一樣,興致勃勃的欣賞著他的表演.

歇斯底里的吼叫了片刻,卡爾霍曼發現外面一點反應都沒有,很顯然不起作用.

最後閉上嘴冷冷的看著對面的黑衣人.

"哈哈……"對面的人發出一聲嘲諷的輕笑,道:"你叫啊,就是叫破喉嚨也不會有人來救你的."

說完黑衣人咂摸咂摸嘴,喃喃的道:"這句話感覺怎麼怪怪的.算了.

你這間房間選的位置不錯,隔音效果很好.

你也別指望這個女人,我們一般不殺女人,所以我剛剛給她加了料,你就是在她耳邊敲鼓她都不會醒過來."

卡爾霍曼心中一沉,露出絕望的表情,心中悔恨萬分:自己為什麼挑了這個豪華套間.

對方口中說的是我們,而不是我,顯然是有備而來,而且不止眼前這一個人.

"你是誰?你想干什麼?"卡爾霍曼沉聲問道.

黑衣人"啪"一聲打了一個響指,興致勃勃的道:"這個問題問的好,你是誰?你想干什麼?"

"我?我是一名商人,是來做生意的,你想要錢嗎?我都給你."卡爾霍曼焦急的道.

黑衣人撇撇嘴,不屑的道:"不得不說,你的演技可真差,卡爾霍曼先生.你不說,不如我來說吧.

卡爾霍曼,霍根庭人,在阿卡德琳長大,十六歲進入維斯特珀恩軍校,十九歲進入阿卡德琳大區第九軍團,見習少尉.積功至少校,現在應該是上校了吧?

不得不說,有個給首相當親兵的叔叔就是好,唉……"

黑衣人搖頭歎了口氣,道:"我父親只是一個漁夫,所以你看我就是一個天生勞碌命,別人玩妞時候只能眼睜睜的看著,簡直太命苦了,***,回去就讓他們換人,老子我不干了……"

黑衣人在那里不滿的碎碎念,發泄對工作的不滿,卡爾霍曼的心一下子沉底.

對方將他的履曆來曆說的絲毫不差,就連他那個早年給政變上台的首相當親衛的叔叔都知道,顯然在阿卡德琳內部有人,而且那個出賣了他的內線位置極高.

這個關系除了首相的親信都沒有知道.

如此看來他的行動早就被人掌握的一清二楚,一想到剛剛成功政變上台的堅定愛國者中間,居然隱藏有敵人,卡爾霍曼就心急如焚.

"你倒底是誰∼!"卡爾霍曼氣憤的大叫一聲,道:"誰派你來的?是不是伊斯坎德爾家族?"

黑衣人搖了搖頭,道:"伊斯坎德爾?

那幫笨蛋連跟蹤都不會,沒拿四六級就敢出來跑江湖,這種家伙就該打一悶棍扔陰溝里反省."

卡爾霍曼驚訝的道:"不是伊斯坎德爾家族,你淌這趟渾水干嘛?你要錢嗎?我們可以合作,我可以給你三百萬,不,五百萬.

你要權嗎?我可以讓你當官,當貴族,很大很大的官."

黑衣人輕輕一歎,幽幽的道:"我要的你給不了."

新 ,首發手打文字版.新域名新起點!更新更快,所有小說電子書格式免費下載.

上篇:第五卷 我是大領主 第一千二百四十五章 黑貓(求月票)    下篇:第五卷 我是大領主 第一千二百四十七章 我的願望:世界和平(求月票)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