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

首頁 魔法異界 赤血龍騎第五卷 我是大領主 第一千二百五十七章 欠錢的才是大爺?(求月票)   
  
第五卷 我是大領主 第一千二百五十七章 欠錢的才是大爺?(求月票)

洛林和雷歐認為已經窮途末路的德羅西公子,正在黑夜中策馬狂奔.

此時此刻,他身邊只有高爾侯爵和兩名親信侍從..

夜空中一片的寂靜,只有清脆的馬蹄聲.

'得得’的蹄聲傳了開去,時不時驚起路邊夜宿的飛鳥.

涼爽的夜風吹動德羅西公子的頭發和衣衫,一時間,德羅西公子感覺自己仿佛乘風飛了起來一樣舒爽.

他心中異常的歡快,就如同大汗淋漓時暢飲了冰凍的美酒一樣.

只要逃脫包圍,就如同龍入大海,鷹上長空,任其遨游.

想到這里,德羅西公子忍不住仰頭痛快的大聲狂笑.

"哈哈哈哈……"

旁邊高爾侯爵也忍不住哈哈大笑,在馬背上站立起來,迎著風大聲呼哨一聲,高叫道:"痛快.真痛快,哈哈哈哈……"

"那群笨蛋,還想困住本少爺我."德羅西公子得意的一笑,道:"略施小計而已,就捉弄的那幫蠢貨團團轉."

高爾侯爵湊了過去,大拍馬屁,道:"大哥,您實在是英明.只是喊了一聲,果然不出所料,他們立刻都跟著跑了.

現在那幫下賤的東西肯定是全都傻眼了."

德羅西哈哈大笑了幾聲,然後看了身後的侍從一眼,頗有些贊賞地道:"這也是多虧了布施,要不是他在外面接應咱們,哪兒走的這麼順利."

布施當即大聲叫道:"小人不敢居功,主要還是公子爺功勞.要不是公子想出這麼個妙計,對小人暗示一下,以小人的智慧怎麼可能會想到這個辦法?"

三人對望一眼,隨即再一次的哈哈大笑了起來.

原來,當時德羅西交給布施的戒指根本不是什麼印簽戒指,只是某個情婦送的小禮物而己.

布施也是極為機靈,接到了東西.當即就明白了德羅西的意思.

在眾目睦睦之下,他也是裝腔作勢的帶幾個人走開,但是卻並沒有走太遠,而是繞了大圈.又悄悄的回到附近埋伏起來.

而那些債主們雖然焦急心切,但是他們卻是一幫烏合之眾.

而且也太過麻痹大意.雖然有人提醒過德羅西可能要逃跑,但是這些善良到傻13的人們卻以為著好歹那位也是一國的公子,自然很有貴族的尊嚴和驕傲,怎麼可能做出逃跑這種事情?

因此上,在前半夜的時候,大家還有些精神.但是到了後半夜,一個個也就開始發困,東倒西歪的.完全放松了警惕.

後來,到了半夜四點,這正是一天中人們最困的時候.

布施看到那些人基本全都已經呼呼大睡了,立時知道這機會來了,當即給德羅西發信號.

德羅西一聲令下,直接驅趕車隊向前沖.而自己帶著高爾侯爵換上傭人的服裝,趁著夜色和混亂,步行混入人群.再從反方向沖出包圍,最後彙合布施之後,跳上快馬逃離.

不得不說的是,德羅西公子雖然為人草包了一點兒,而且也不懂的什麼兵法,但是卻也算是一個小陰謀家,這一手玩的著實漂亮.

區區一個逃跑,就連著使了,金蟬脫殼,聲東擊西.混水摸魚,三個計策.

三人笑了好一會兒,高爾侯爵隨即想到了什麼,頗有些遺憾咂了咂舌頭,道:"可惜,沒把安德烈帶出來.可惜啊∼!"

完.又忍不住長長歎息了一聲.

德羅西微微一皺眉頭,不滿的道:"那個飯桶,身為貴族居然連馬都騎不好,活該他倒黴,讓他吃點教訓.以後也可以長長記性."

聽到他話中的狠厲,高爾侯爵臉上不由閃過一絲擔憂,然後道:"他不會被那些人宰了吧?

如果安德烈出點事,我舅舅會殺了我的."

德羅西怔了一下,看著高爾臉上的愁容,心中很有些不悅:自己使了這麼漂亮的計策,還救了他,不好好的稱贊一下自己,卻說這些掃興的話.

他有心想要訓斥兩句,但是隨即卻是想到了什麼,然後勉強笑了一下,然後道:"應該不會吧.那些人只是要錢,安德烈又不欠他們的.而且又是一個貴族.相信他們不敢亂來的."

不過,他話中的語氣卻輕飄飄的,顯有很有些不太在意.

身為一個皇室貴族的典范,德羅西公子一向自私自利,而且極為刻薄.只是關心他自己而己.

雖然安德烈和他也算是朋友,但是這種朋友,他隨時隨地可以再找上一百個.因此上,根本不在乎對方的死活.

只不過,現在高爾這個和安德烈一樣的朋友在身邊,這些話他並沒有辦法說出口而己.

"但願如此吧."高爾侯爵喃喃的道,"願光明神保佑."

德羅西覺的高爾一直提安德烈,頗有些掃興,他略略停頓了一下,然後轉開了話題.

"親愛的高爾,東方有句諺語'生死由命,富貴在天’.相信安德烈會沒事的.好了,別說這些不開心的了."他輕咳一聲,然後抬起手來,用馬鞭遙指著遠方,一臉豪邁的叫道:"咱們加把勁,爭取天亮之前越過邊境.爭取明天早上在咱們的土地上吃早餐."

眾人頓時精神一振.

越過了國境線,就是萊里亞王國了.那可是自己的地盤.

到了那里,那些狗崽子們就不敢這麼堵著自己要錢.自己也不用這麼蹩屈的逃跑,而是繼續過自己酒林肉池,奢侈腐化的貴族生活.

xxxxx

一路狂奔,馬不停蹄,德羅西他們用了一整天的時間回到萊里亞王國的德羅西公爵領.

德羅西公爵領的中心是萊里亞東部城市,巴塔莉亞,這里是德羅西父子的天下.

穿過城門,越過大街,眼見離家越來越近,風塵仆仆,一身土色的德羅西公子和高爾侯爵心中松了一口氣.

到了這里,就沒人能把他們怎麼樣了.

位于巴塔莉亞的最佳地段的公爵府已經在望.遠遠的就可以看到三層純白色宮殿建築的尖頂.

但是隨著距離越來越近,德羅西公子卻皺緊了眉頭.

他發現這座華麗漂亮的總督府好像有點異常.

高爾侯爵慢慢也發現了不對勁的地方,忍不住"咦"了一聲,然後道:"大哥.好像,有點不對頭."

德羅西心中一沉,揮起馬鞭狠抽了幾鞭,加快向公爵府沖了過去.

到大門前,德羅西勒緊馬缰,駿馬"嘶"一聲停了下來.

抬頭望著對面的在公爵府,馬背上的德羅西臉色大變.氣得面皮漲紅,坐在馬背上微微顫抖,氣得哆嗦著道:"誰,誰干的?

……我要弄死他∼!"

在他的嘶聲咆哮當中,眾人凝目看去.

只見原本裝飾奢華的公爵府此刻變成了一棟爛尾樓.

正面所有的門窗全都消失了,一扇都剩下,只留下黑洞洞的門洞,窗口.

外牆上原本漂亮的裝飾物也都不見了,牆上留下一片片如同癩痢疤一樣的黑牆底.就像被撕破了漂亮包裝一樣.

庭院中以前是精美的花草,剪成別致的形狀,中間散布著真人大小的雕塑.每一尊都是高超的藝術品.

但是出現在德羅西公子眼前的,是一片如洪水過後的庭院.

草坪被踐踏的稀稀落落,已經干枯的草葉灑了一地.

原來整齊漂亮的常青樹全都被整顆挖走,留下地上一個個土坑,一叢叢的鮮花也消失不見,徒留下被翻過的地皮,露出已經被曬干的黃土.

所有的雕塑都沒影了,就好像他們變成真人逃跑了,順帶還搬走了安置雕像的底座.

"***∼!"德羅西氣得大罵一聲.

雕像帶上底座就幾百斤重,想要弄走它們得上很多人.而且還得用上大車,地上深深的車轍應該就是這麼來的.

庭院正中應該是一座三層的噴泉,造型別致,落成的時候德羅西公爵還請了滿城的客人來參觀.

但是此刻,那座足足有二十尺寬的噴泉消失了.

連片渣子都沒有剩下,原地只剩下一個深深的大坑.

坑中心一個黑窟窿還在往外冒水.順著被挖開的溝溝壑壑流出庭院.

這還不是讓德羅西公子最生氣的,最讓他生氣的是,大廈房頂上竟然片瓦不留.

露出下面和禿子頭一樣白光光的木板.

"算你狠∼!"德羅西公子氣得差點吐血,然後一踢馬腹,走進庭院內.

這一路之上,德羅西不得不駕馭著駿馬小心的躲過地上的深坑,慢慢來到房屋的大門前.

空曠的庭院中一個人都沒有,兩只野狗公然的在走廊下進行著很黃很暴力很少兒不宜的戰斗,而且戰況還異常的激烈.

最為可恨的,它們看到德羅西公子的到來,非但沒有逃跑,反而是異常的坦然的繼續著它們的繁衍行為.

德羅西公子氣得怒吼道:"人呢?人都死哪去∼!"

他的聲音異常的嘹亮,瞬間傳遍了整個寂靜的府邸,引起了一陣陣的回聲.

從大門內突然響起一聲驚呼,道:"公子爺,公子爺回來了∼!"

"快出來,公子爺回來了."

"快出來啊……"

"……"

隨著一聲聲的驚呼,從洞開的大門內湧出一大群人,都是德羅西家的傭人侍衛.

原本德羅西家的傭人也是城里的頭面人,自視甚高,權貴家的侍女可比地主家的小姐過的都好.

不過他們現在的樣子淒慘無比,衣服破爛不堪,有些胳膊還吊在脖子上,顯然被手臂斷了.

還有幾個拄著拐杖,一腿蹺起,一跳一跳的走路,一看就是被人打的.

賠錢了,德羅西公子不在乎,臭名昭著了,德羅西公子也不在乎,他心中有大抱負.

但是被人打上門來,德羅西公子出離的憤怒.

他甩蹬下馬,沒想到腳下不再是平整的地面.一腳踩脫,整個人趔趄一歪,要不是跟前的傭人手快扶住了他,只怕德羅西這個專門練過的帥氣下馬動作.就變成狗啃泥.

德羅西公子抓住自己的傭人,表情凶狠,大聲道:"誰?誰干的?不要命了,居然敢打公爵府的人,這是要造反啊∼!

誰,是誰,老子帶人抄他的家……"

"公子爺.您可回來了,嗚嗚嗚……"那傭人竟然一仰鼻子哭了起來,道:"都是要債的,要債的干的.他們上千號人."

德羅西愣了一下,喃喃的道:"要債的?"

"您是不知道啊,"傭人哭嚎著道:"他們太狠了,沖進來見什麼就搶什麼.我們上去攔他們就打人,打的可狠了∼!

胳膊腿都打斷了.

他們一直搶了三天.三天啊.公子爺,連口鍋都沒給咱們剩下,我們已經大半個月沒吃頓安生飯了."

德羅西和高爾侯爵兩人面面相覷.像是聽神話一樣,高爾侯爵驚訝的道:"就沒人來管管,城衛軍?護衛哪?都死哪去了."

傭人抽噎著道:"沒用,大人,沒用,帶頭的是王太子,王太子讓人搶的,能搬的,能拆的,都弄走了.半夜還有人往院里扔磚頭."

"王太子?"德羅西面目猙獰.咬著牙大道:"馬蒂亞斯,你給我等著∼!"

王太子馬蒂亞斯出面的,巴塔莉亞城內還真沒人敢管.

傭人垂淚道:"還有趁火打劫的,城里城外的死老百姓聽說之後,都上咱們家搶東西,圍牆都拆了一半.要不是小人們護著,房頂都差點讓他們拆走."

"好,好∼!"德羅西松開傭人,道:"我進去看看."

和高爾侯爵一起走進大廈內.

剛一進門,腳底就響起喀喇喀喇的聲音,地上滿是掉落的碎片和灰塵.

大廳內空空蕩蕩.

腳下的帕提亞地毯,一側的真皮沙發,牆邊的椅子和茶幾,牆壁上掛的名畫,頭頂的水晶吊燈,都沒有了.

牆壁上被刮的一條一條,頭頂留下一個通透的窟窿.

乾淨的如同蝗蟲啃過一般.

德羅西公子氣得笑了,自言自語道:"真不知道他們是怎麼把吊燈拆走的."

各個房間的房門也不見了,門框上連一點殘余都沒有,可見拆的非常認真.

德羅西在一層繞了一圈,走到樓梯前發現連扶手都被人卸走了.

走上二樓自己的房間,那張可以同時滾四五個人的大床不見了,陽光從空無一物的窗口照進來.

如果不知道的,還真以為這里是已經廢棄多年的鬼宅.

德羅西捏著拳頭,賭咒發誓道:"搶了我的,我會讓你們加倍還回來."

完全忘了是他借了別人大筆錢還不了,人家才來拆他的房子.

高爾侯爵道:"不行了就去我家吧,我那可沒人敢胡來."

德羅西搖搖頭,道:"也只能這樣了,這里看來是廢了."

正當這時傭人急匆匆的跑了上來,驚慌的大叫道:"不好了公子爺,不好了,有人把咱們門給堵了."

"什麼?"德羅西好像不敢相信,驚訝的道:"你說有人怎麼了?"

傭人上氣不接下氣,道:"外面來了一大群人,把咱們院子給堵了."

德羅西快步走到窗前,側身隱蔽在牆後悄悄的向外觀看.

就這一會功夫,原本空蕩蕩的大門前聚集了一大群人,男女老少都有.

他們沖著大院內整齊的高聲叫道:"德羅西∼!"

"還錢∼!"

"德羅西."

"還錢."

一唱一和,甚是整齊.

眼瞅著還有更多人的正往這邊趕.

德羅西公爵在國內欠的錢更多,債主們在門前早就派有眼線,就等著德羅西父子回來堵著他們要債.

一看到德羅西公子,他們立刻回去報信串聯,上門討債來了.

德羅西氣得狠狠一砸牆,道:"反了,我不去找他們算帳,他們還敢上門,抄家伙,跟我走∼!"

他打算著用實際行動表明一下'欠錢的才是大爺’這一巔不破的真理.

德羅西和高爾侯爵怒氣沖沖的拔出佩劍,帶領著還能行動的傭人走出大廳,迎面向院門口的討債人迎了上去.

到跟前,德羅西一晃佩劍,大罵道:"滾開,搶的我家我還沒跟你們算帳,還敢上門."

高爾侯爵罵道:"再不滾宰了你們."

"欠錢的還有理了∼!"債主中傳來一聲大罵:"你們答應不答應."

"我們不答應∼!"院外的人群同聲高喊道.

"我們要怎麼辦?"

人群有一個高聲叫道:"揍他個狗娘養的∼!"

"打他個半死."

"打不死就行了."

看到圍觀者比自己更加激憤,更加凶狠,好像打算玩真的,德羅西和高爾侯爵當即嚇的連退幾步.

百十人一旦一起沖上來,德羅西就算功夫在了得也擋不住.

德羅西一晃明晃晃的佩劍,指著眾人喝道:"誰敢上來,少爺我宰了他∼!"

眾人遲疑了一下,德羅西這個狗崽子橫行霸道,素有惡名,他可真敢殺人,誰也不想上前去送死.

"怕什麼?抄家伙∼!"人群中傳來一聲大喝.

十幾個舉著木棍的壯漢從人群中殺了出來,虎視眈眈的包圍著德羅西和他的傭人.

大漢們攥著手里一人多長的木棍,對准圍在中心的德羅西,只等一聲令下就一起沖上去暴打他一頓.

德羅西心中發狠,決定拼著挨幾棍,也好捅死幾個不開眼的賤民.

什麼時候平民可以膽大的攻擊貴族了,這可是要掉腦袋的.

殊不知如果不是他頂著一個貴族的頭銜,欠這麼多錢不還,早就有人把他弄死了.

這就是貴族社會的現實.

平民攻擊貴族就是謀逆,貴族殺掉一個平民頂多賠點錢.

石頭砸死人就是死刑,馬車撞死人就是罰款.

竊鉤者誅,竊國者侯.

正當眾人准備上演全武行的時候,人群後一個嘹亮的聲音高聲叫道:"住手,我們是禁衛軍傳令兵,命令你們住手."

新 ,首發手打文字版.新域名新起點!更新更快,所有小說電子書格式免費下載.

上篇:第五卷 我是大領主 第一千二百五十六章 窮途末路(求月票)    下篇:第五卷 我是大領主 第一千二百五十八章 攤上事兒了(求月票)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