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

首頁 魔法異界 赤血龍騎第五卷 我是大領主 第一千二百六十七章 正義之劍(求月票)   
  
第五卷 我是大領主 第一千二百六十七章 正義之劍(求月票)

"你說什麼?"《紅楓葉》的記者埃恩斯特驚訝的看著朱莉.

"我不能走∼!"朱莉用力的絞著雙手,咬著嘴唇喃喃的道.

與其說是在向埃恩斯特解釋,她更像是在說服內心的自己,朱莉輕聲道:"我是一名記者,我的戰場在這里.身為一個記者,我……要留下來∼!"

說完用力地點了點頭,她那雙明亮的大眼睛放出異樣的光芒,在黑暗當中閃閃發亮,異常的動人.

這超出了他的想像,埃恩斯特只能呆呆的看著朱莉,像是看一個怪物一樣,道:"你瘋了嗎?朱莉."

朱莉用力搖搖頭,順滑的馬尾辮隨之晃了晃,堅定的道:"我這一輩子說不定就這一次機會,我要抓住它,不管付出任何代價.

我不想被人說成是個靠臉蛋和胸部成名的記者.我要證明我自己."

"這里很危險,你會死的∼!"埃恩斯特氣呼呼的揮舞著雙手道.

在埃恩斯特看來,一個女記者靠姿色成功才是正常的,畢竟現在就是一個封建時代.

在這個時代,以武力至上,誰胳膊大腿粗,誰就有實力.因此上,男尊女卑也是很自然的事情——當然洛爵爺那小白臉除外.

而且,這里剛剛發生了政變,置身其中,對于一個男人來說都是極其的危險,更何況是一個弱質女流.

朱莉看了看身邊的平凡木訥的飛鷹集團小職員一眼,篤定的笑道:"不會,我相信他們,他們是最專業的."

被朱莉稱贊的飛鷹集團小職員一挺胸,露出一個信心十足的笑容.

埃恩斯特急得團團轉,不停的想要說服朱莉.

他從心底喜歡這個充滿活力的小姑娘,她和別的女孩子不一樣,給人的感覺就像是陽光燦爛的草原一樣清新.

這段共患難的經曆說不定能成為兩個人走到一起的契機.

但是朱莉不願意離開,讓埃恩斯特很是著急.

朱莉一推埃恩斯特.道:"你快走吧,小心耽誤了."

埃恩斯特怔怔的看著朱莉,神色不停變化,內心劇烈掙紮.

留下來是機會.但更意味著凶險,一旦被德羅西的人抓到就會沒命.

猶豫了幾分鍾,埃恩斯特最後長歎了一口氣,無奈的一點頭,拍拍朱莉的肩膀,道:"那你保重."

朱莉攥緊白皙的拳頭在埃恩斯特面前揮了揮,反過來安慰他道:"放心.你不是奈安人,不知道我們奈安人的厲害,哈哈哈……"

朱莉爽朗的一笑,埃恩斯特只有搖搖頭,失望的轉身走出房間,看到大門關上的瞬間,他知道自己這輩子已經失去了追求她的機會.

"奈安人都是怪胎∼!"埃恩斯特心中暗罵一聲.

下了決心之後,朱莉整個人反倒輕松不少.嘴里哼著歌,像個小女孩一樣蹦蹦跳跳的返回了地下室內.

科比爾斯看到去而複返的朱莉驚訝的說不出話來,指著她啊了好半天.才脫口道:"你怎麼還沒走?"

"我不走了,"朱莉將包一扔隨手一扔,一屁股坐在床上,晃著雙腿,道:"我要留在這里繼續做我的報道."

然後眼巴巴的看著科比爾斯,柔弱的道:"你不會不管我吧?"

科比爾斯爽朗的大笑一聲,心里很欽佩這位敬業的小記者,敢留下來是需要莫大的勇氣,然後一拍手,道:"當然不會."

朱莉蹦蹦跳跳跑過來.抓住科比爾斯的手用力一握,道:"自我介紹一下,我叫朱莉,福斯特,奈安《經濟觀察家》的記者."

科比爾斯捏捏她柔弱的小手一握,朱莉的掌心火熱.笑著道:"我叫科比爾斯,沃爾夫,風險投資公司第一分公司五零二室的科長."

"風險投資公司?"朱莉歪著腦袋疑惑的道:"我怎麼從沒聽說過?"

科比爾斯意味深長的一笑,自豪的道:"我們的名字無人知曉,我們的身影無處不在."

朱莉驚訝的合不攏嘴,指著科比爾斯的手指激動顫抖,道:"你們真的是飛鷹集團的特工∼!"

"而且還是洛爵爺麾下最好的狗崽子."

朱莉不由一下子瞪圓了眼睛,心中很是奇怪:還有人居然這樣誇自己的?

但是看著科比爾斯一臉自豪的模樣,卻只能是干笑了兩聲.心中暗暗驚歎:雖然知道那位爵爺很牛叉的,但是卻沒有想到,他居然能牛叉到如此的地步.贏得手下們如此忠心的愛戴.

科比爾斯此時也是笑了笑,又補充道:"對了,朱莉小姐,對于我的這個身份,還請您保密."

朱莉也是哈哈一笑,道:"那您回頭得要請我吃飯……

xxxxxxx

當房門在埃恩斯特的身後關上,盡管心中很舍不得,在飛鷹集團職員的招呼下,埃恩斯特還是立刻登上一輛普通的馬車,車夫毫不猶豫的趕車走上大街.

車廂內職員從底板上摳出一個暗格,從里面掏出一套萊里亞的軍裝甩給埃恩斯特,面無表情的道:"趕快換上."

等埃恩斯特七手八腳的換好衣服,馬車停在一條小巷中,小職員拉開車門跳了出去,道:"呆在這里,別出聲."

埃恩斯特緊張的貼在車廂上,他自己都能聽到心髒跳動的聲音,仿佛是過了一個世紀那麼久,其實只是幾分鍾,小職員又返回來,一招手,道:"跟我走."

埃恩斯特冒著雨,深一腳淺一腳的跟著他穿過幾條狹窄雜亂的小巷.

眼前忽然出現一片影影綽綽的身影,大概有二三十個人,擠在雨夜寒冷的牆角旁.

人群中傳來小聲的飲泣,還有人壓低了嗓音說話,氣氛緊張壓抑.

正當埃恩斯特也被這種氣氛感染,心中漸漸恐懼的時候,肩膀忽然被人用力拍了一下.

埃恩斯特嚇的差點叫了出來.

一個人熱情的用力擁抱他,在他耳邊說道:"學長,謝謝你."

聽到這熟悉的聲音.埃恩斯特才松了一口氣.

說話的正是蒙岑伯格伯爵,他身上也穿著一套普通的軍裝,加入逃離萊里亞的隊伍.

蒙岑伯格伯爵很感激埃恩斯特帶上他一起撤離,還是埃恩斯特特別找了飛鷹集團的人.蒙岑伯格才獲得了離開的機會.

蒙岑伯格小聲的道:"現在人心惶惶,傳說會有一場大清洗,我和太子關系不錯,也不敢留下來."

埃恩斯特握著蒙岑伯格的手,激動的不知道該說什麼,這時候有個熟人比什麼都好.

這時隊伍前方傳來聲音,一個低沉的聲音嚴肅的說道:"排好隊.跟著我.路上不要說話."

一群人在他的帶領下走出小巷,光明正大的走上大路,向萊里亞的東城門而且.

路上遇到了兩隊巡邏兵,領隊隨口和他們打聲招呼,抱怨這見鬼的天氣,然後錯身而過,一路平安無事.

半個小時之後,眾人來到城門前.德羅西明顯加強了城門的防禦,這里的士兵比原來多了好幾倍.

城門緊閉,一隊士兵擋在大門之前.埃恩斯特心中立刻忐忑不安,對方可是他們的十幾倍.

領隊的人卻凜然不懼,邁著大步走到城門口,語氣傲慢的高聲道:"誰是你們的頭,出來見我."

一名身穿禁衛軍服裝的軍官走了出來,上下打量著對方,道:"是我,你們……"

領隊掏出一份文件隨手遞了過去,以愛理不理的語氣,道:"上峰命令.出城抓人."

禁衛軍遲疑的道:"可是,我們的命令是誰都不能出入."

領帶氣得用手指點著禁衛軍的胸口,破口大罵道:"睜開你的狗眼瞧瞧,看清楚做這是誰簽的∼!耽誤了上峰的大事,扔你全隊去苦役場,混蛋."

禁衛軍就這燈光瞥了一眼文件上的簽名.立刻立正敬禮,大聲道:"屬下有眼無珠."

然後一招手,大聲命令道:"開門∼!"

旁邊一名副手走了上來,低聲道:"大人,這樣不好吧?我們是奉陛下的直接命令."

禁衛軍軍官重新打量了領隊一眼,猶豫了片刻,果斷的道:"我帶著幾個人看著他們,開門."

緊閉的城門嘎吱吱緩慢打開,領隊哼了一聲,道:"要來就來吧,只要不怕被嚇到."

說著帶人徑直走出大門.

禁衛軍軍官點了幾個人,徑直追了上去.

走出萊德城的大門,埃恩斯特心中長長的松了口氣,暗道終于成功了.

這時禁衛軍軍官忽然一停,猛然指著領隊大聲喝到:"你是奸細∼!"

埃恩斯特的心髒驟然一縮,嚇的汗毛都豎了起來,暗叫:"不好,被發現了,怎麼辦?"

他們這一群人都是四體不勤的讀書人,可打不過士兵.

領隊卻轉頭平靜的看了軍官一眼,沒好氣的道:"你不也是."

禁衛軍軍官上前笑著一拍領隊的後背,道:"你戲演的不錯."

領隊一把推開禁衛軍軍官,笑道:"滾,以前我怎麼沒有發現你有這天分."

禁衛軍軍官得意的一笑,看著四周的眾人全都臉色煞白,幾乎都要被嚇尿了.這才意識到自己剛才玩笑好像有點兒大.

他不由干咳了兩聲,然後一招手道:"快走,最多半個小時,他們就反應過來了.德羅西那小子在城門派了三支不同的部隊,鬼的很."

聽到此言,埃恩斯特他們顧不得和那禁衛軍官計較,當即加快速度,在泥濘的大路上跌跌撞撞的跑了起來.

不時有人摔倒,被人扶起來之後繼續狂奔,每一個人身上沾滿泥水,狼狽不堪.

不知過了多久,領隊忽然一揮手,道:"停,安靜."

埃恩斯特他們倉促的停下腳步,閉上嘴面面相覷.

"你聽."領隊對軍官指指後方.

和他們一起叛逃的禁衛軍軍官閉上眼睛仔細傾聽,然後驚懼的道:"是騎兵,他們追上來了,見鬼.比我想的要快的多."

領隊用力的揮揮手,焦急的道:"快跑,馬上就到了."

眾人俱都大驚失色,互相攙扶著加速狂奔.

漸漸的他們身後傳來越來越清晰的馬蹄聲.顯然追兵越來越近了.

逃亡者們則奮力的在泥水中掙紮.

"別讓他們跑了∼!"

"抓到陛下有賞,追啊∼!"

"……"

身後已經傳來騎士的叫喊聲,埃恩斯特心中一片死灰,顯然是跑不掉了.

他們說不定離萊德城還不到五里.

領隊回頭看了一眼,一咬牙道:"不能等了,就這里."

領隊從懷中抽出一根紙筒,拿在手中擺弄了一會.忽然一顆刺眼的白色光點從紙筒中射出,直沖天空.

領隊望著那緩緩升空的白光,雙手合十,一臉虔誠的祈禱著:"你們可一定得看到."

這時,眾人身後傳來一聲暴喝,道:"抓到他們了∼!"

一大隊騎兵從雨幕中沖了出來,將逃亡者團團圍在中間.

為首的騎兵隊長抽出長劍指著人群,得意的大笑道:"光明神保佑.我今天可逮到幾條大魚,瞧瞧這是誰,馬克西姆大隊長."

叛逃的禁衛軍軍官冷哼一聲.

"把他們都給我抓起來."騎兵隊長威武的大喝一聲.

埃恩斯特心中哀嚎.這是徹底完了,還不如和朱莉一起留下來,誰策劃的撤離計劃,簡直是個愚蠢的豬頭.

領隊一直抬頭看著天空,忽然高興的哈哈大笑起來,指著騎兵隊長戲謔的道:"誰抓誰還不一定呢."

騎兵隊長揮刀一指領隊,罵道:"死到臨頭還嘴硬,我就先宰了你."

說著,一抖缰繩就要沖上來.

這時眾人頭頂忽然天光大亮,將附近照的纖毫畢現.如同正午驟然降臨一樣.

奇怪的異象讓眾人都驚呆了,傻傻的抬頭望著頭頂.

一顆刺眼的小太陽懸掛在空中,緩緩下降.

白光照耀下,在眾人頭頂,一個巨大的陰影緩慢的壓了下來.

巨大的轟鳴聲,如雷霆一般響徹了大地.遠遠的傳開.

騎兵的隊長的坐騎頓時受驚,戰馬嘶鳴一聲人立而起,將騎兵隊長拋在地上,然後瘋狂的跑進了黑暗中.

"這是?"蒙岑伯格抓緊身旁的埃恩斯特,驚慌的問道.

眾人頭頂的陰影越來越低,好像要將他們壓扁一樣,埃恩斯特一群逃亡者忍不住慌忙躲避.

"是戰爭堡壘,"埃恩斯特忽然大笑著歡呼起來,激動的跳著高叫道:"是戰爭堡壘,楓葉丹林的戰爭堡壘∼!

我們有救了.

我們有救了……"

逃亡者壓抑不住心中的喜悅,盡情的大聲歡呼.

戰爭堡壘可是楓葉丹林的終極武器,有它壓陣,眼前這點追兵弱的就像渣滓一樣——怪不得飛鷹集團的人自信滿滿,能將幾十個人平安的從萊里亞送出去.

騎兵隊長掙紮著從地上爬起來,想要悄悄逃走.

那位領隊一直盯著他,在他剛爬起來的時候上前一把抓住他的衣領,在他奮力的掙紮的時候一掌切在他的脖子上,將他打暈.

戰爭堡壘緩緩的降落在地上,一名法師出現在門口,本來想要出門,剛邁出一步,看到地上的泥水又縮了回來,只是向眾人揮揮手,打了哈欠,懶洋洋的道:"都上來吧,大爺我在雨天等你們好一會了,真是的,怎麼不挑一個好點的天氣,我的絲綢外套要是受潮了怎麼辦?"

以往埃恩斯特最看不慣裝腔作勢的法師們,這是一幫拿鼻毛看人的傲慢鬼,最是讓人討厭.

但是現在埃恩斯特覺得眼前這個絮絮叨叨的法師居然這樣可愛.

如果不是大家性別相同,埃恩斯特都會忍不住上前重重的親他一口.

領隊從地上拖起騎兵隊長,卻發現追來的騎兵都不知道在什麼時候已經跑的一干二淨.

埃恩斯特和蒙岑伯格互相扶持著,連滾帶爬的走上戰爭堡壘,直接躺在地板上呼呼大口喘氣.

隨後兩人忍不住互相擁抱著大笑起來.

逃亡者的人群中有人哭也有人笑.

法師卻在一旁急得跳腳,道:"我的地毯,我前天剛洗乾淨……"

領隊清點了一遍人頭,松了一口氣,跌坐在一旁的椅子上,對法師揮揮手,道:"可以出發了."

戰爭堡壘陡然拔起,在距離地面三十米的高度,向萊德城內沖了過去.

如同黑影中的一道魅影,在萊德的街道上空略過.

地面上的一間閣樓里,科比爾斯和朱莉抬頭看著戰爭堡壘龐大的身影在他們頭頂飛過,帶起呼呼的風聲.

科比爾斯松了一口氣,道:"撤離成功."

朱莉則喃喃的感歎道:"原來是這樣撤離,楓葉丹林還真是舍得下本錢."

科比爾斯嗤笑一聲,道:"這是我們集團的,不是楓葉丹林的."

朱莉吃了一驚,道:"咱們飛鷹集團也有戰爭堡壘?"

科比爾斯眨眨眼睛,道:"你不知道的事情還多著呢,走吧,這里已經不安全了,咱們轉往下一個密室."

戰爭堡壘經過一夜的飛行,于天亮時分到達楓葉丹林.

聯合國當即舉行了最高級別的聽證會.

來自萊里亞王國的代表們,在會場上聲淚俱下的講述德羅西篡位的經過,博得了會場諸國大使們的一致同情.

有些人甚至留下了鱷魚的眼淚.

聽證結束後,鑒于德羅西令人發指的殘忍行徑,為了拯救陷入水深火熱中無辜的萊里亞人民,懲罰邪惡,伸張正義,消滅殘酷的暴君,為萊里亞人們帶去自由和民主……

聯合國大會以史無前例的第一次全票贊成通過,一致決定,派遣多國組成的維和部隊,前往萊里亞王國平定德羅西的叛亂,恢複王室正統.

行動名"正義之劍".

從聽證到決議,整個過程只用了三天時間,堪稱聯合國曆史上最有效率的一次集體協商.

新 ,首發手打文字版.新域名新起點!更新更快,所有小說電子書格式免費下載.

上篇:第五卷 我是大領主 第一千二百六十六章 維他的和(求月票)    下篇:第五卷 我是大領主 第一千二百六十八章 又便宜了那幫混蛋(求月票)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