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

首頁 魔法異界 赤血龍騎第五卷 我是大領主 第一千二百九十四章 王侯將相(求月票)   
  
第五卷 我是大領主 第一千二百九十四章 王侯將相(求月票)

赤血龍騎1294.赤血龍騎全文免費閱讀.第一千二百九十四章 王侯將相(求月票)來自

"我會加倍封賞∼!"大祭司的話說的斬釘截鐵,口吻果斷肯定,顯示出他如鐵一般的決心.

德羅西公子……呃,德羅西皇帝陛下白皙的臉上帶著甜美的笑容,第一個鼓掌歡迎.

在燈光下,他那雙如毒蛇一般眼睛當中有水光閃過,好像被大祭司的話感動的要哭出來一樣,大聲贊美道:"大祭司英明.果然如傳說一樣,您就像一位偉大的慈父一樣……不,您就是我們的慈父.

一直關心著我們,愛護著我們.默默的守護著我們.

在您的領導之下,我們必將迎來一個嶄新的世界,一個偉大的新時代.

能成為您的助手,是我們全體德羅西帝國人的驕傲.是我們的光榮,是我們的榮幸.

你們說是不是?"

德羅西一轉頭,目光從自己手下貴族們的臉上一一掃過.

那些貴族們全都暗暗的一咧嘴.

雖然貴族們大多都是不要臉的,但是一個人能不要臉到如此的地步,卻還是越過了很多人的底線.

剛才光是聽德羅西皇帝的馬屁,很多人都惡心的忍不住想吐.

但是,站在他們對面的不僅僅只是一個德羅西,還有星空下第一強者,還有大批大批身穿黑袍,如噩夢一般的巫妖.

在這個時候,他們誰又敢說不?

強權即真理∼!

雖然這句話很法西斯,但是敢于置生死于不顧,悍然挑戰強權的英雄永遠都只是極少數.

對于絕大多數人來說,生命比起真理來更加可貴.

那些貴族們雖然心中全都是惴惴不安,但是他們還是硬生生從僵硬的臉上擠出了笑臉,然後開始鼓掌.

有了第一個帶著,隨即就有第二個,第三個……

大殿當中響起了如潮水一般的歡呼.

過了好一會兒,大祭司謙虛的擺了擺手.等掌聲消失之後,然後笑著向一眾貴族們說道:"女士們,先生們,我相信德羅西陛下的能力.也相信各位帝國精英的忠誠.

所以,就讓我們攜手,在這片大陸鑄造一個偉大的帝國."

在一邊,閃族將軍們全都黑著一張臉,輕蔑的看著洋洋得意,如小人得志一般的德羅西皇帝,異口同聲的低聲咒罵起來.

"馬屁精."

"死小白臉."

"娘娘腔."

"……"

他們的聲音雖然不高.但是卻也並沒有刻意的壓制.那竊竊的私語聲如同蜂窩的嗡嗡,傳到了德羅西的耳中.

德羅西的臉色不由一白,但是隨即心中冷笑一聲,然後高高的揚起了頭顱.

那些人之所以輕蔑,只不過是因為他們沒有這種能力,得到大祭司的重視.是羨慕妒忌恨的表現而己.

大祭司也早已發現了將軍們的不滿.

那些糾糾的武夫們過的是刀光劍影,浴血沙場的日子.出于他們特殊職業的習慣,全都是直腸子.高興了就喝酒吃肉,不高興了.就破口大罵,一刀子砍過去.快意恩仇,簡單直接.

因此上.一個個全都撇著嘴,將"我不高興"清清楚楚的寫在臉上.

而且,將軍們的小聲抱怨,他也全都聽的清清楚楚.

大祭司縱橫兩千年,治下生靈無數,早就見慣了各種的明槍暗箭,陰謀詭計,因此上,心中反倒不以為意:能把不滿直接表現出來,至少比那些心懷叵測,當面恭順.背後拆台的皇族貴族們強.

閃族軍方勢力實際上一直由皇族貴族牢牢掌控,這些軍人們和貴族的看法全都是一樣的.

這些狗崽子們對大祭司和亡靈族並沒有多少忠誠,只不是閃族那個穩固統治制里的一環.

大祭司一直迫切想要擁有一支他完全信得過,對他本人完全忠誠的軍隊.

因此上,當初為了撇開皇族掣肘,他曾經試過另起爐灶.建立新軍,但是令他苦惱的是,與他以前所做的各種理想豐滿的計劃一樣,那項計劃到目前為止收效不大.

令他不得不重新考慮拉攏這些兵痞們.

而現在正是一個大好的機會.

此時與以往不同.這些軍人們遠離故土,在一片陌生的大陸上戰斗,同樣也遠離了閃族皇族貴族們的操縱和掌控.

大祭司看著這些剛剛經曆過一場大戰的閃族將軍們,表情和藹,真的如同一個准備給兒子安排工作的慈父一般道:"這個條件對我們閃族人,同樣有效.

我們的軍人打下哪里,哪里就將是屬于你們的土地."

閃族將軍們集體愣了一下,驚訝的看著寶座前的大祭司.一個個的臉上全都是難以置信的神色.

大祭司如智珠在握,緩緩的道:"馬斯奇諾特,韋拉普蘭尼."

兩名將軍對望一眼,隨即越眾而出.

他們上前幾步,然後抬手敬了一個軍禮,聲音洪亮的道:"是,神座陛下."

大祭司伸出手掌指著這兩位將軍,朗聲道:"你們兩位率領先鋒保衛德羅西帝國,浴血沙場,居功至偉,是我們閃族的大英雄."

大祭司頓了一下,觀察著兩位將軍的表情.只見那兩人全都漲紅了臉,在燈光下閃閃發亮,如同塗了一層豬油.

他不由滿意的一笑,道:"有功就要嘉獎,馬斯奇諾特將軍."

"屬下在∼!"馬斯奇諾特高聲應道,緊張的望著大祭司,心中期待他的獎勵.

"我封你為卡斯蒙利亞國王."

大祭司一語石破天驚,震的馬斯奇諾特將軍當場就傻住了.

要知道,能率先鋒出陣,也是響當當的悍將.不然的話,也不會面對二十萬維和部隊攻城臉上也沒有絲毫變色.

但是現在,這貨卻被這猛然而來的幸福閃電給擊暈了.

"這個……我……可是……"馬斯奇諾特驚訝的都說不成話,吱吱唔唔了半天,才說出一句完整的話,道:"卡斯蒙利亞還是人類的?"

"對,"大祭司高興的一笑.道:"攻下來就是你的了,有沒有信心?"

"有∼!"馬斯奇諾特大喝一聲,興奮的臉色通紅,樂的嘴都合不攏.

這可是貨真價實的國王.有自己的土地,有自己的臣民百姓,想干什麼就干什麼.想搶誰家的糧食就搶誰家的糧食,想睡誰家的女人就睡誰家的女人.

拿什麼皇族貴族和國王比……弱到他***爆了∼!

馬斯奇諾特做夢都沒有想過,自己能當上國王.

在激動之下,他右手在胸前重重的一捶,行了一個軍禮.然後高聲叫道:"只需請大祭司撥我十座戰爭堡壘,三個師團足以,我保證在半個月內拿下卡斯蒙利亞."

大祭司贊許的點點頭,道:"好,要的就是你這種男兒氣魄,准了."

馬斯奇諾特將軍大喜過望,單膝跪地,然後拉起大祭司的長袍.在袍角上虔誠的一吻,顫聲道:"誓死效忠神座陛下."

大祭司微微一笑,滿意的點點頭.虛抬一下手,示意馬斯奇諾特起身,然後:"韋拉普蘭尼將軍."

韋拉普蘭尼這時已經興奮的兩要流鼻血了.

他出身皇族貴族旁系的旁系,自己連個爵位都沒有,硬生生是爬上來,有一大半靠的是自己的能力,一小半靠的才是家族幫助,要不然也不會率領敢死隊性質的先鋒軍.

沒想到大祭司的封賞竟然如此豐厚.

"我封你為里波爾國王,同樣.國土需要你自己帶人打下來."大祭司笑吟吟的道:"你們治下的貴族,將由你們自行決定分封,我不干涉."

"果然是國王∼!"韋拉普蘭尼心中驚喜的暗道,他剛剛心里還是惴惴不安,擔心自己的封賞有沒有馬斯奇諾特豐厚,心中看來大祭司果然公平.

"感謝神座陛下.卑職誓死追隨大祭司您的麾下."韋拉普蘭尼聲音顫抖著,表達自己的忠心.

他們這些軍人都是大老粗,心中想什麼就說什麼,表情真切.

大祭司很滿意自己的布置,許出兩個還沒有到手的王國土地,就拉攏了兩位能打的猛將.

大祭司也相信,給他們國王王冠之後,閃族皇族貴族也斷難指揮的動他們.

這更是立下了一個規矩.

國王,他大祭司本人可以隨便封,當然他也可以隨便撤,這一點尤為重要,在閃族大祭司可沒有這麼大的權力.

當初,那幫該死的貴族們叫喚著什麼選舉自由,沒少了吵三吵四的.

大祭司上前親自將兩位將軍攙扶起來,溫和的道:"兩位陛下,請起."

他熱情的握緊兩個人的手,然後抬起頭,看著台階下那些喜出望外的閃族的將軍們道:"從今往後,只要你們能打,我,就能封∼!

一個新的時代在等待你們開創,我與諸君共勉."

閃族的將軍們一個個兩眼全都冒著綠光,如同惡狼一般.激動的熱血上頭:王候將相,甯有種乎?

大家雖然是丘八出身,但是未來說不定就能掙到一頂王冠戴戴.

就算是指望不上王國,一個世襲貴族也跑不了,大祭司已經將封貴族的權力交給兩位國王,他們可以肯定,今天這里的人人有份.

這事兒,他們曾經連想都不敢想的.

"大家歡慶吧,今天是屬于你們的勝利日."大祭司微一擺手,登基和分封慶典正式開始.

驟然聽到大祭司將兩個鄰國封給了閃族將軍,德羅西的臉色瞬間變得很難看.

在他的宏大的構想中,里波爾和卡斯蒙利亞兩國是他偉大德羅西帝國的一部分,可是大祭司張張嘴,就把他視為囊中的東西送給別人了.

德羅西皇帝的偉大帝國夢還沒有開始,就已經終結了.

不過,這位皇帝心中也清楚,里波爾和卡斯蒙利亞一南一北,正是監視困住他德羅西帝國的意思.

因此上,當大祭司望過來的時候,德羅西皇帝臉色一變,瞬間又是一幅人畜無害的笑容.乖巧的向大祭司笑了笑.

那模樣溫馴如羊,就像是見了干爹一般.

輕快的音樂響起,大殿內莊嚴的氣氛漸漸變得輕松,漂亮的侍女們端著酒盤走入會場.

一身錦衣華服的淑女名媛在音樂聲中的走入大殿.去迎接德羅西的"解放者"和創始者.

大祭司向人群的哈杜看了一眼,表情莊重的向他點點頭.

這種種拉攏安撫的手段,都是哈杜深思權衡之後的謀略,大祭司本人在權謀方面的經驗稍有欠缺.

哈杜在這一方面卻老謀深算,將方方面面考慮的周到詳細,即安撫人類,又拉攏閃族軍隊.

今天一番手腕施展下來.效果非常不錯.

"一個好的謀士頂百萬大軍."大祭司心中暗暗感慨,道:"花費那麼大的代價將他拉攏過來,果然是值得的.愛德伍德看人的眼光不錯.

大祭司緩步離開了大殿,他並不喜歡宴會慶典這種氣氛,他的背景消失後,大殿內的眾人心中就像搬開一塊大石一樣,長長的松了口氣.

和這個亡靈族的首腦,星空下第一強者.活了兩千多年的老怪物在一起,誰都放不開手腳.

直到這時,眾人才敢用平常的聲音說話.

德羅西這個新登基的皇帝陛下放下架子.主動找到兩個新晉國王大獻殷勤,一幫子貴族嘻嘻哈哈的互相吹捧.

哈杜本來也准備離開,眼前歡樂的晚會和他沒有什麼關系.

但是巫妖埃內斯快走幾步上前攔住了他.

巫妖埃內斯一上來,先是一躬到地,向哈杜行了一個大禮,對驕傲的巫妖來說,這已經是最隆重的禮節了.

"感謝先生救我一命."巫妖埃內斯真切的說道,今天要不是哈杜那一句話,他鐵定已經死過了.

哈杜笑了笑,坦然的受了這一禮.然後擺擺手,平靜的道:"我只是就事論事罷了."

"不,不,"巫妖埃內斯搖搖頭急道:"先生的恩情我是不會忘的,實際上,我還有一件事情要求先生幫忙."

哈杜道:"大師盡管直說."

巫妖埃內斯苦著臉歎了口氣.道:"大祭司將重任交給我,但是我自己知道,我實在不懂的如何打仗,我知道先生是位大家,懇請先生教我一二,我定有重謝."

"哦?"哈杜有些意外,沒想到巫妖也有求人的時候,道:"大師客氣,我一定盡心盡力的幫忙."

巫妖埃內斯心中一喜,有這位名將給自己幫忙,打起了起碼心中有數,他熱情的抓住哈杜的手臂,道:"先生請."

隨即,和哈杜相攜走出大殿.

今夜的萊德城注定是一個不眠夜.

消息傳出之後,整座城市陷入徹夜的狂歡之中,大祭司的公開發言,也隨著在城市內外擴散開.

這個消息乘著清風,又隨著飛鷹鐵通的電信號,以最快的速度傳入大陸上各位大佬的耳中.

奈安風險投資公司的總部內,不大的會議室內的人頭濟濟,擠滿了衣衫不整的男人.

洛林的襯衣也解開了好幾個扣子,手指間夾著一根燃燒的雪茄,輕煙緩緩升騰.

其他人也和洛林一眼,嘴里叼著或者手里夾著一根雪茄,皺著眉頭苦思冥想.

室內的煙霧濃的就像大霧一樣,房內的門窗全都緊閉著,窗簾也都拉起來,靠眾人頭頂的吊燈照明.

室內悶熱的如同蒸籠一樣,風險投資公司的總經理和分析師們,身上都帶著一股濃重的汗味和煙味,也就是他們自嘲的男子漢的味道.

這些人全都面帶疲容,顯然是很長時間沒有休息了.

寬大的會議桌上扔滿了文件,和煙灰缸,煙頭,酒杯這些東西混在一起,顯得亂七八糟.

貝倫的雙眼赤紅,下巴上一片短短的黑須,臉色憔悴,眼圈都是黑色的,他已經兩天兩夜沒有好好休息過.

那些分析師也不比他好到那去,每當有新的消息,他們都要動用手邊的資料刨根問底,深挖事件的意義,推演以後的發展.

"亡靈大祭司怎麼突然開竅了?"貝倫將煙頭將煙灰缸里用力撚滅,感慨著道:"早一千年他要是有這麼聰明,就沒我們什麼事了."

他抓起放了冰塊的酒杯猛灌一口,又從盒子里摸出一根雪茄,直接咬掉頭部,捏起桌上的打火機點燃,狠狠的抽了一口.

洛林的心情也頗為沉重,幽幽的道:"攻城為下,攻心為上.這是要瓦解他們的抵抗意志."

洛林可不認為大陸上那些國王會和自己是一伙的.

貝倫板著臉點點頭,道:"可以肯定,會有不少軟骨頭,在敵人大軍壓境的時候投降."

洛林忽然想起了自己曾經在電視里常看到的偽軍形象,輕歎了一聲,然後道:"這一次我們要打的,可就不光有閃族隊伍了."

這一點讓貝倫尤其氣悶,用人類來對付人類,想想就讓他恨的咬牙,但是因為鞭長莫及,他們現在只能眼睜睜的看著.

敵人出現的太突然了,就算他們現在調動軍隊反攻,從集合隊伍至開到前線,最快也得四個月時間,足夠亡靈族站穩腳跟,組織幾萬人的偽軍.

"看來大祭司身邊也有高人."洛林吐出一口煙霧,悶悶的說道.

雖然很多人都以為敵人太弱了沒有什麼搞頭,巴不得敵人強大一些.但是對于爵爺這樣一個打游戲的時候就喜歡蹲坑守小號,守尸體,看到有帶著大部隊報仇的過來了,就無敵爐石的爛人來說,敵人越弱小才越好.

貝倫忽然撓撓亂糟糟的頭發,吶吶的道:"我怎麼感覺,這風格有點眼熟……"

他心中在一瞬間好像忽然捕捉到一絲亮光,細想又毫無頭緒.

貝倫仰躺在椅子上,瞪著空洞的雙眼盯著天花板,手無意識的在腿上畫著圈,大腦在緊張的工作.

"像哈杜∼!"貝倫忽然從椅子上彈起來,表情古怪的脫口叫道.

正在討論的分析師驚訝的轉頭看著這位總經理.

貝倫猛然一拍大腿,大叫道:"沒錯,就是像哈杜.像極了哈杜二十年前那一仗∼!"

赤血龍騎1294.赤血龍騎全文免費閱讀.第一千二百九十四章 王侯將相(求月票)更新完畢!

新 ,首發手打文字版.新域名新起點!更新更快,所有小說電子書格式免費下載.

上篇:第五卷 我是大領主 第一千二百九十三章 人間喜劇(求月票)    下篇:第五卷 我是大領主 第一千二百九十五章 大國責任(求月票)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