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

首頁 魔法異界 赤血龍騎第五卷 我是大領主 第一千三百二十八章 最後的防線(求月票)   
  
第五卷 我是大領主 第一千三百二十八章 最後的防線(求月票)

當看清遠方的黑點,紅衣主教不由大驚,眼中灰se的瞳孔驟然緊縮成了一個小點,心中暗道一聲:不好∼!

敵人的數量遠遠超出了他的預計..

"這……這怎麼可能?"紅衣主教握著法杖的右手顫抖了起來.

敵人怎麼可能還有這麼多戰爭堡壘?

教廷潛伏在前線的密探偵查的清清楚楚,經過連番作戰和被閃電中隊轟炸之後,亡靈族現在手頭上應該只剩下一百出頭的戰爭堡壘.

這些兵力堪堪能夠拖住楓葉丹林的空中力量.

而且根據戰前的推演,那些戰爭堡壘肯定會去找攻打楓葉丹林,就算他們明知打不下來,也不得不去.

楓葉丹林人雖然全都是該死的知識份子,傲慢自大的法師,但是他們的骨子里卻極其的好戰,睚眦必報,被人瞪一眼也會一刀子砍回去,從來都不缺乏進攻jing神.

就算是尿尿,他們也要盡可能的往遠處滋.僅此就可以知道,他們是種什麼樣的德xing.

如果亡靈族不去主動進攻楓葉丹林,牽制住楓葉丹林的力量.那麼楓葉丹林就會主動進攻,再上演一次轟炸萊德城的好戲.

楓葉丹林學院雖然沒有自己的情報系統,但是他們用的是飛鷹集團的情報體系.

那幫狗崽子可不是吃干飯的,一個個手眼通天,消息靈通.甚至于連大祭司每天召見的人都有誰,都調查的一清二楚.

一旦魔族露出破綻,楓葉丹林人肯定會毫不猶豫的抓到機會,撲上去狠狠的給亡靈族再來上一下.而且也絕對會比上一次的轟炸更狠.

因此上,就算亡靈族明知楓葉丹林是個吞噬血肉的戰爭磨盤,他們也不得不往跟著往里面跳.

除此之外,亡靈族還得在萊德城留下足夠的力量防空,防備洛林的飛行聯隊,這樣算下來.亡靈大祭司應該抽不出多余的戰爭堡壘為閃族軍隊提供支援.

在教廷護殿騎士軍團的預估中,即便敵人能得到戰爭堡壘的增援,也是個位數的,教廷的聖職者應該可以應付的了.

但是眼前突然出現的戰爭堡壘數量,大大超出了所有人的預計.

一千年前的那場席卷大陸的戰爭中,亡靈族滿打滿算,也不過才三十幾個戰爭堡壘.

在那時,光是這個數量已經足夠讓人類絕望了.

在戰爭初期.亡靈族只需要用幾座戰爭堡壘,就足以讓幾十萬人類軍隊無計可施,在戰場上被他們趕的像兔子一樣逃跑.

直到法師和牧師豁出命去聯合作戰,情況才好了一點.

"比想像中的多啊……"紅衣主教露出一個苦澀的笑容.

望著天空戰爭堡壘密密麻麻的身影.它們在半空中組成了一片烏云,居高臨下俯瞰著整個羅特加隆城.

紅衣主教略略打量了一下,那數量大概有一百座.

眼前這一股強大的力量,大概足以的蕩平大陸上任何一座城市.

他不由得歎息了一聲:大祭司還真是瞧的起我啊.甯願冒著後方被突襲的危險,也要進攻我的防線.

此時,一名祭司長神情慌張的走上前來,顫聲道:"大……大人,敵人勢力過大,咱們是不是要暫時躲避……"

紅衣主教冷冷的盯了他一眼.

祭司長頓時覺的心中一寒.余下的話再也說不出來了.在剛才的那一刹那,他幾乎都以為,如果再多說一個字,那紅衣主教要將自己當場格殺.

此時,紅衣主教神se一松,然後苦笑了一下,道:"我親愛的祭司長.我們還能逃到哪去?"

他無奈的一指城外正在奮勇追逐敵人的教廷護殿騎士.道:"難道你讓我們丟下他們."

祭司長猛然一滯,吶吶的說不出話來.

臨陣脫逃,可是重罪.

教廷不是一支軍隊,而且平時對于教士們貪汙受賄,搞些很黃很暴力很少兒不宜的事情也全都是睜一只眼閉一只眼.但是在大是大非的問題上,卻從來都不含糊.

什麼瀆神了,傳播異教了,臨陣脫逃了……向來都是交給宗教裁判所.

那幫狗崽子們簡直就是一幫變態.對自己人一向比對敵人更狠.

進去了,先是什麼辣椒水老虎凳,鐵處女,滿清十大酷刑什麼的,把人伺候的舒服了,然後再架十字架上.放火燒成香噴噴的烤肉.

因此上,在宗教裁判所這一大殺器的激勵之下,教士神甫們的頭腦全都異常的清醒.雖然平時也是貪個汙,受個賄,調戲個婦女或者男人什麼的,但是在關系到大是大非的問題上,也全都能堅持立場,毫不動搖.

敢動搖試試,裁判所那幫家伙的黑勢力在教廷上下也是無孔不入的.

看到祭司長不再說話,紅衣主教不由深吸了一口氣,定了定神,然後回頭看著身後那一群身穿白衣的牧師和祭司,揚聲道:"我們是神的侍者,是光明的傳播人,今天是證明我們對神的信仰的時候了,這里就是我們的戰場.

為了光明∼!"

"為了光明∼!"他身後的聖職者們立時也全都舉起了右手,高聲呼喊起來.

在紅衣主教身後,聚集了來自附近幾個教區所有的聖職者,人數多達數千,大都是地方神殿的聖職者.

而在教廷中,越是低級神職人員,他們的信仰也越是堅定.

面對亡靈族壓倒xing的優勢,這些聖職者也毫不退縮,他們心中想到的也首先是戰斗.

即便是在和黑暗勢力的戰斗中壯烈犧牲,對他們來說反倒是至高無上的榮耀.

"為了光明∼!"數千名聖職者齊聲高呼.

他們洪亮的聲音仿佛有一種魔力,瞬間提振起城內守軍的士氣.

那嘹亮的聲音穿透了戰場的喧囂,清楚的傳到前方騎士們的耳中.

那些騎士們看到天空中的戰爭堡壘,一開始的時候也有些動搖,但是聽到那嘹亮的呼喊,眼中頓時閃耀起堅定的光芒.

騎士守則的第一條,就是敬畏上神,用生命和鮮血捍衛光明.

如果面臨著強敵.不敢戰斗,那麼他們就不配稱為騎士.

光輝高潔的教廷,是靠著騎士們的熱血來捍衛的.

以往的先輩們曾經用他們的鮮血證明了他們的忠貞,而現在,終于輪到他們了.

戰死沙場,是一個騎士最好的歸宿.

因此上,他們也是紛紛舉起了手中的武器,高聲吶喊:"為了光明∼!"

就算今天黑暗會籠罩大地.但是明天光明必然會來臨.

就像是千年以前那一場戰爭一樣,在未來,關于他們的詩歌,必然會被無數的人傳唱.

"為了光明∼!"

"為了光明∼!"

"……"

那一聲聲的吶喊彙聚在一起.如同怒海狂濤一般響徹了天地.

在那吶喊聲中,一個尖利刺耳的聲音從半空中傳來:"那就成全你們∼!"

一個黑se的人影懸浮在紅衣主教對面的天空,白骨骷髏頭中閃爍著森冷的鬼火.

那巫妖用力向下一揮手,尖叫著道:"殺,殺,殺光他們∼!"

就像黃蜂沖出蜂巢一樣,從羅特加隆頭頂上百座戰爭堡壘,源源不斷的飛出黑暗法師,他們尖嘯著沖向地面的聖職者.

作為勢如水火的兩種職業.黑暗法師和聖職者從骨子里討厭彼此的味道.

亡靈族的戰爭堡壘則換了一個方向,掉頭向城外追擊敵人的教廷護殿騎士軍團飛去.

"聖光∼!"

"淨化∼!"

"天堂守護∼!"

"……"

聖職者們的呼喊不絕于耳.

一道道耀眼的聖術從地面上升起,和空中落下的黑暗法師撞在一起,一黑一白兩種能量在羅特加隆頭頂激烈交鋒.

絢爛的光芒傳遞出幾十里遠.

xxxxx

距離羅特加隆七百里之外的德隆城.

拉姆,桑多斯紅衣主教抹了一把額頭的汗水,看著手背上流淌著的黑se泥水,無奈的歎了一口氣.

心中暗道:自己現在的樣子一定很狼狽.怎麼十月的天氣還這麼熱.

桑多斯紅衣主教勒緊缰繩,從馬鞍上摸出水壺猛灌了一大口,看著從他身邊經過的教廷護殿騎士團軍團.

他們邁著整齊的腳步,沿著大道排成兩列,在金se十字大旗的引領下,大步向西方走去.

這些教廷騎士各個臉se黝黑,皮膚粗糙,衣服上沾滿了塵土.

白se的護殿騎士罩袍也已經變成了灰se的.顯得風塵仆仆,一看就知道他們連續趕了很長時間的路.

路邊擠滿了圍觀的當地人,他們驚訝的看著這一群威武的大兵.

有人問道:"你們要干什麼去?"

士兵們就會的高聲回答道:"我們去打魔族人∼!"

"去踢亡靈大祭司的屁股∼!"

"……"

每當這個時候,就會有士兵快活的唱起自己的編的歌曲,諷刺笑話亡靈族和亡靈大祭司.

每每這個時候,總是引來一陣暢快的哄笑聲.

盡管一路從大後方的拜爾地區行軍過來.走了上千里,風餐露宿,

i曬雨淋,條件艱苦,但是他手下這些教廷的士兵依然士氣高昂.

這讓桑多斯紅衣主教非常滿意,就讓世人看看,這可是他訓練出來的士兵,個頂個的都是jing銳.

從阿爾摩哈德征討哈杜結束之後,桑多斯這朵教廷內大放光彩的明星,立刻成為梵蒂諾重點培養的對象.

雖然和神眷之女希爾梅莉婭沒有辦法相提並論,但是在三十多歲的年齡晉升紅衣主教,這在曆史上都是少見的.

而且,在此同時,還被命令負責在拜爾地區,征集組織一支十萬人規模的正規軍,由他出任統帥.應付即將到來的大戰.

桑多斯紅衣主教一躍而成了教宗尼奧多斯陛下的親信,背後又有洛林爵爺罩著,可謂是chun風得意.

而桑多斯也立志要報答教宗陛下的知遇之恩.

沒有希爾梅莉亞在關鍵時期的支持,他說不定承受不住那巨大的壓力.像膽小鬼一樣當了逃兵,然後背著一身罵名,在眾人的笑話中度過這一輩子了.

一想到那種情形,桑多斯都感到不寒而悚.

領命之後,桑多斯紅衣主教以飽滿的熱情投入了工作,吃住訓練都在軍營中,和士兵們打成一片.又是解衣推食,又是噓寒問暖.反正怎麼惡心怎麼來.終于贏得了所有士兵們的尊重和愛戴.

他原本率領的一個軍團被拆散分配在增支部隊中,以老兵帶新兵的方式訓練全軍.

打過仗,尤其是打過那麼多敗仗之後,桑多斯紅衣主教對戰爭的認識非常深刻.

知道打仗不是光靠著勇敢和熱情就足夠的.戰爭一件非常專業的事情,牽扯到方方面面.

士兵的征集,編組,訓練,喂飽他們吃飯,給他們合適的衣服和鎧甲,軍官的訓練和素質.

如何完善後勤保障,如果獲得敵人的情報……等等等待這些作戰之外的事情,都和指揮戰斗同樣重要.

就連紮營和飲水中都有一大堆專業學問.

經過大半年的訓練.他成功的將這些教廷的護殿騎士們變成了合格的士兵,而不是一群來自各方的騎士,一幫烏合之眾.

護殿騎士本身的底子就不錯,他們再怎麼說也是經過數年的考核,拿了證書的正規騎士,而且為了保證戰斗力,教廷每年還都要對他們進行訓練和考核.

因此上.桑多斯和軍官們的任務相當的簡單,光是教會了他們如何像個士兵一樣聯合作戰就行了,不像拉壯丁拉來的那些個死老百姓們,光是一個左右轉,都得要一個月的時間.

因此上,從看拜爾軍團士兵的jing神面貌和行軍隊列,桑托斯現在統帥的拜爾軍團在教廷護殿騎士當中,應該是排行前幾的.

這倒不是桑多斯紅衣主教謙虛.教廷這麼大,里面臥虎藏龍,有能耐有關系的人多了.

se薩利區大主教,德爾菲,卡蘭巴卡紅衣主教,在軍事上也是個人才.本領比他這個半路出家的厲害多了.

桑多斯敢說se薩利區的軍隊一定就不比他差.

望著身前源源不斷開過的士兵,桑多斯滿意的笑了笑,大聲道:"弟兄們,再加把勁,埃瓦里紅衣主教正等著我們的支援."

"是∼!"身旁的軍官大叫一聲,高聲喝道:"弟兄們,走起來,最先趕到德隆的人可有床睡."

已經風餐露宿了大半個月的士兵們聞言jing神一振,甩開大步向前疾走,德隆就在眼前了,他們十萬士兵當然不可能都住在德隆城,擠爆了裝不下這麼多人.

只有少數的幸運兒能在城內混上一張舒服的床,何況還不光是有床.

在城里就意味著能上酒館喝一杯,能去餐廳好好吃一頓,或者……逛逛城里的紅燈區.

只能駐紮在城外的人當然就沒這待遇.

心中熱切的士兵甚至快步跑了起來,越過他們的同伴,引起周圍人一片叫罵聲.

前方的幾個軍團爭先恐後的向德隆沖了過去.

桑多斯微微一笑,一踢馬腹正要前進,迎面沖來一隊狼狽不堪的騎士.

他們身上的鎧甲畫著醒目的金se十字,表明了身份也是教廷的護殿騎士.

但是這幾個人各個帶傷,頭上,胳膊上,腿上都包著紗布.鎧甲上滿是利刃砍過的痕跡,和已經干了暗紅se血跡.

後面還有一個人被繩子固定在馬背上,顯然已經昏迷過去,背上還擦著兩根羽箭.

一望而知,這些人都經曆過激烈的戰斗,就連戰馬上也是血跡斑斑.

領著他們過來的拜爾軍團軍官上前一敬禮,道:"大人,他們要求見大人."

為首的一名中年騎士到跟前緩緩舉起受傷的手臂,道:"我們是羅特加隆區第六十三軍團一大隊的基諾大隊長,請問,您是那位大人?"

騎士們身上的傷痕觸目驚心,桑多斯心中咯噔一下,這可不是什麼好兆頭,他沉聲道:"我是拜爾軍團的司令.羅特加隆……發生了什麼?"

"原來是桑多斯大人."基諾在馬上一躬身,語氣有些激動,道:"羅特加隆,羅特加隆沒有了."

"什麼∼!"桑多斯脫口驚叫一聲,高聲道:"怎麼可能?"

基諾一臉沉痛的表情,道:"魔族糾集了上百座戰爭堡壘,我們……"

桑多斯喃喃的道:"上百座?不應該有這麼多∼!

情報上不是說他們只剩一百座了."

基諾肯定的道:"大人,這是我們親眼所見."

桑多斯焦急的追問道:"你們家大人那?埃瓦里紅衣主教在哪?羅特加隆的十幾萬人這麼樣了?"

"大人,應該已經……"基諾回頭看了一眼西方,苦澀的道:"殉教了.我們最後看到大人時,他被一群黑暗法師包圍.

整個羅特加隆軍團,可能只剩下我們這幾個人了."

桑多斯瞬間大腦中一片空白,羅特加隆教區十幾萬人居然全軍覆沒了,梵蒂諾還認為沒有戰爭堡壘,敵人不可能輕易突破羅特加隆,再加上拜爾軍團的十萬人,將敵人擋在梵蒂諾千里之外應該沒問題.

現在看來,他們的一切估計都太樂觀了.

"怎麼辦,怎麼辦?"桑多斯在心中反複的問自己,此刻他的大腦里一片混亂,什麼都想不出來.

"大人,大人."旁邊的侍衛小心的推了推桑托斯,旁邊的士兵也停下來,驚訝,不安的看著他們的司令.

桑托斯猛然一震,清醒過來,急道:"敵人距離我們還有多遠?"

"戰爭堡壘隨時可到,"基諾一臉憂慮的表情,道:"魔族大部隊,兩天,最多三天."

桑多斯一轉頭,死死的盯著德隆的城牆,一時之間對于自己的這個動作,心中也頗為奇怪.

但是在下一個瞬間,他突然一下子明白了過來:現在∼!這里∼!這里就是梵蒂諾之前最後一道防線了.

而他和他的拜爾軍團,是阻攔在梵蒂諾和魔族大軍之間唯一的教廷力量∼!

想到這里桑多斯打了一個冷顫,腦子忽然靈光一閃,大聲道:"找最近的電報站,向梵蒂諾發信∼!

前鋒增派一倍兵力,向前偵查.大軍立刻進城.

通令全軍,魔族馬上就要殺到了,無論如何,我們都要守住德隆城,給梵蒂諾爭取時間∼!"

新 ,首發手打文字版.新域名新起點!更新更快,所有小說電子書格式免費下載.

上篇:第五卷 我是大領主 第一千三百二十七章 戰五渣    下篇:第五卷 我是大領主 第一千三百二十九章 形勢危機(求月票)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