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

首頁 魔法異界 赤血龍騎第五卷 我是大領主 第一千三百四十六章 兵臨聖城(求月票)   
  
第五卷 我是大領主 第一千三百四十六章 兵臨聖城(求月票)

ww.x.om 十月末,天氣微寒,萬物凋零,已經是深秋時節.草木相繼變得枯黃,大地一片單調的色彩.

在瑟瑟的秋風中,一片枯黃的樹葉打著旋兒,緩緩的落在地上.混雜在了一片同樣枯黃的雜草中間.

隨即一只鐵蹄從半空落下,重重的踩在了落葉之上,將那片本來就已經脆弱的樹葉踩的粉碎.碎末隨著凜凜的秋風飄散

那是一匹身形高大的純黑色戰馬.

光是蹄足就足足有碗口大小,四肢細長,全身上下充滿了鼓脹肌肉,看起來就知道蘊含著爆炸性的力量.

光亮的毛皮在陽光下閃閃發光,如同刷了一層油墨.

在它的正額前有一個白色的劍形斑點,顯得異常神駿,神話中戰神的坐騎也不過如此.

如果是懂馬的人,在第一眼就可以通過那個顯著的斑點,知道這匹戰馬是來盛產戰馬的阿伯丁地區,是大陸品種最好的戰馬.

如果是專業人士的話,說不定還可以從它優美的長頸,長長的鬃毛,短小的頭部,發達的四肢清楚的指出,那匹戰馬還擁有最為優秀,最為純正的皇家血統,它的祖先曾經無數古代帝王所寵愛.

這種名馬全天下也 寥寥無幾,無一不是價值連城,只有大陸最有權勢的人才能擁有.

在那戰馬上端坐著一名身披猩紅大氅的高大騎士,他全身貫著厚厚的重鎧.

鎧甲锃亮,造型優美細致,上面刻畫著精美的花紋和圖案,充滿了藝術氣息,絕對不是凡品.

騎士腰間挎著一把寶劍,劍柄上鑲著一塊巨大的寶石,幾乎和雞蛋一樣大,晶瑩剔透的寶石在陽光下反射著刺目的光滑,是真正的價值連城.

在他的身後,一面大旗迎風招展.上面繡著一個巨大的金色閃電.

那騎士回坐在馬上,志得意滿的側頭望了一眼.

目光所到之處,是一片旌旗的海洋,甲胄如海,刀光如雪.長槍如林.

裝備精良的士卒鋪滿了整個大地.他們排著整齊的隊列,組成的一個個方陣,傲氣的面向東方,整個隊伍異常的壯觀.

他們身上的黑鐵鎧甲反射著寒冷的光芒.令天空中的太陽都黯淡了下來的.

行軍之際的腳步聲如雷鳴一般隆隆作響,驚天動地,響徹了云霄.

時不時的,有悠長的號角聲響起,穿透那巨大的喧囂.清楚的傳入耳中.

看著那一隊隊的士兵如同潮水一般湧過了平原,韋拉普蘭尼心中不禁生出了一絲驕傲.

這些就是他所率領的閃族軍團.

隨著自己的一聲令下,這些閃族最為精銳戰士們將毫無畏懼的跨山越海,東討西殺,將面前的一切變成瓦礫廢墟和無盡的血海∼!

一路形來,他們所向披靡,攻城數百座,掠地兩千里,激戰數十場而未曾一敗.

人類所謂的精銳在他們面前.就像是一群雞狗一樣孱弱.

此時此刻,看著那一排排的士兵們,他忍不住生出了一絲錯覺,好像自己是一個高在云端之上,隨意決定萬民生死的神祗一般.

此刻.自己主宰著這片大地.

原本心中對于大祭司的那些怨恨,早就已經隨風消失的無影無蹤.

在大祭司的面前,韋拉普蘭尼將軍並不像剛剛死去的馬斯奇諾特將軍那樣得寵.

究其原因,大概是他不像馬斯奇諾特那樣口舌伶俐.討人喜歡.

因此上,在戰爭當中.他只是在西線指揮,負責對付來自于茹曼帝國的進攻,一直在基爾王國和茹曼帝國的士兵打拉鋸戰.

那是一項出力大,而且又討不了多少好處的工作.

茹曼帝國的名將馬雷頓侯爵也是一個經驗豐富,老奸巨滑的對手.

馬雷頓侯爵雖然實力不及,兵力不足,打起來顯的捉衿見肘,在韋拉普蘭尼的猛烈進攻中屢戰屢敗.

但是他率領的茹曼帝國防禦起來,卻像一個烏龜一樣堅固,而且還有該死的火炮助戰,令韋拉普蘭無計可施,難有寸功.

所以,在東線這邊,馬斯奇諾特他們因為對手實力太弱而不斷的高歌猛進,又是搶地盤搶錢搶女人,又是封官許爵的,大把大把的灑出世襲爵位的帽子.

閃族軍內一片贊譽之聲,人望一時無兩.

韋拉普蘭尼那邊卻是毫無動靜,令他極是難受,稍有不慎,還會被馬雷頓那只老狐狸狠狠的反咬一口.那種感覺,就像是一個太監上青樓一樣,心中火燒火燎的,但是卻又無處發泄.如果再呆下去,他都快要給逼瘋了.

而現在,突然一個晴空霹靂.

戰功赫赫的馬斯奇諾特將軍被人給掛了,就那樣在誰也想不到的情況下,突然死在了戰場上.

而他手下的將軍們一時之間也是群龍無首,亂做一團.

說起來,那些狗崽子們也真夠涼薄的,馬斯奇諾特將軍的尸骨未寒,那幫將軍們為了他腦袋上卡斯蒙利亞國王的王冠,就開始了明爭暗斗,甚至于就要大打出手.

那可是國王的帽子,統治上千里的土地,治下俱是肥沃的平原,黎民三千萬,操縱著他們這些貴族的生死.

馬斯奇諾特麾下的數名大將,每一個都認為這頂王冠該是自己的,西線的統帥也該是自己的,互不相讓.

在德隆城下,他們差一點兒就要進行大規模的火拼了,這幾位大將來自不同的閃族部族,就是同一個部族的,家族也不一樣,誰都不買誰的賬.

虧的巫妖們發現情況不對,極力壓制了下來,

在此同時,這場官司也打到了大祭司的跟前.

大祭司震怒之下,將那幫將官們狠狠的訓斥了一頓.

韋拉普蘭尼自己也因禍得福,從西線調了過來,指揮這場戰斗.

而且大祭司也許下了諾言,只要拿下梵蒂諾,自己就是卡斯蒙利亞的國王∼!

相比起來自己現在那個里波爾國王的頭銜,真是小的可憐.還沒有卡斯蒙利亞三分之一大.

想到這里,韋拉普蘭不禁又一次開心的笑了起來,就像這幾天來一樣,樂的他幾乎都合不攏嘴.

什麼叫日久見人心,什麼叫守的云開見明白.什麼叫不經曆風雨.看不到彩虹……

看看韋拉普蘭將軍的個人經曆,就可以知道,將軍大人是如何艱苦奮斗,並且最終取得成功的.

就在此時.有一騎快馬從前方馳來.

那騎士來到了近前,急忙一勒戰馬,停了下來.他向著韋拉普蘭將軍一禮,然後高聲叫道:"報將軍,我軍前鋒已經抵達梵蒂諾城外十里.請將軍指示."

"梵蒂諾城外十里?∼!"韋拉普蘭頓時精神一震.

強大的閃族軍團已經到達了人類精神的支柱.他們的聖城城下∼!

只要攻下了此地,人類的抵抗精神就必然會被粉碎.

而他做為率領大軍攻入人族聖城的人,也必將名垂青史∼!

"梵蒂諾的征服者,或者是,人類的征服者∼!"

韋拉普蘭尼在心中暗暗思忖著這個稱號,在自己的名字前面加上這個定語,感覺著實是不要太好啊∼!

自己不就成了閃族第一人,什麼皇族貴族,到時候來給自己提鞋都不配.

想到這里.他當即用力的一揮馬鞭,高聲令道:"傳我的命令,全軍加快前進.務必于午時之前,抵達梵蒂諾城下."

說完,一抬手.在自己戰馬屁股上狠抽了一鞭.

那匹戰馬吃痛之下,當即暴嘯一聲,人立而起,然後四蹄蹬開.一騎絕塵,向著軍隊前進的方向.快速奔了下去.

旁邊的旗手見了,不敢怠慢,也是急忙一催戰馬,高舉著大旗,追了下去.

一個小時之後,韋拉普蘭就已經來到了前軍.

此時,前軍已經在距離梵蒂諾城十里處紮下了營盤.

韋拉普蘭雖然一身的灰塵,但是卻並沒有下馬入營休息.而是徑自穿營而出,來到了不遠處的一個小丘之上,這才停下了馬來,仔細的觀察遠處的那個城市.

在陽光的照耀下,遠處的城市如同一片淡青色的云朵,看的不太清楚.

唯有城中心,有一片耀眼的金色光芒,光暈照亮了半空,仿佛是神跡一般.

韋拉普蘭只是看一眼,隨即清楚的知道,那究竟是什麼.

事實上,每一個閃族的將軍們對此也全都一清二楚.

那是每一個英勇的閃族軍官夢寐以求的三個目標,甚至是不犧出賣靈魂要征服的三個目標:第一,楓葉丹林的三座高塔,它們代表著人類元素法師的最高成就.

第二,就是這里,梵蒂諾城中的那座宏偉的光明神殿,這里代表著全人類的精神聖地.

第三,是茹曼帝國茹曼城中的那座著名的城堡,那代表著茹曼帝國這個天下最強大的國家.

此時,他所看到的金色光芒其實就是光明神殿那個金頂的反光∼!

據說,不少的人族死瘟生們將'金頂反光’當做了聖城的十大景觀之一.為此他們還很是發騷,又是喝酒,又是念詩的,惡心的人連飯都要吐出來了.

不過此時,韋拉普蘭心中卻是一陣的激動.

這是千年以來,閃族人所能到達距離敵人最近的地方.

而明天,這個地方就將變成一堆的瓦礫∼!

他已經得到了情報,光明教廷的軍備動員極其的緩慢.他們可以動用的先頭部隊,也在不久前的戰爭中損失殆盡.

因此上,此時的梵蒂諾可以說的是一座空城,除了一大幫的死禿頭和修女之外,再無可用之兵.

以將近二十萬大軍,進攻一座空城……

雖然它是一座著名的城市,也必將倒在自己的腳下∼!

望著遠處的城市,想像著它陷入一片火海當中,韋拉普蘭將軍不禁突然升起一絲的惋惜:這樣美麗的城市要是能保留下來,那該多好啊.

可惜的是,大祭司已經下了嚴令,梵蒂諾必須要被毀滅∼!

而且連一片完整的瓦片都不可能留下來,要乾淨徹底的,將梵蒂諾這個名字.永久的抹去.

他略略的思付了一會兒,隨即聽到身後有號角聲響起,不由自主的回頭望去.

隨即就見前軍的營中已經燃起了一道道的炊煙,顯然那些士兵們正在埋鍋造飯.

韋拉普蘭見狀不由勃然大怒,一撥戰馬.厲聲喝道:"前軍統領塔爾馬將軍何在?"

見他突然暴怒.他身邊的幾名軍官一時面面相覷.

人群中也不知是誰低聲說道:"知大人要來,塔爾馬將軍正在營中,親自為大人准備午餐."

韋拉普蘭目光如電,冷冷的掃了一眼.卻並沒有發現說話人是誰——在這個時候,還冒險替塔爾馬說好話的,絕對是他的死黨.

他冷哼了一聲,然後厲聲道:"吃飯,這個時候.他還有心思吃飯.傳令,要他十息之內來見我,否則軍法從事∼!"

說完,重重的一甩大氅,轉頭看向了梵蒂諾.

在他的身後,一眾軍官們偷偷的互相看了看,盡皆不敢出聲.

所謂新官上任三把火.

不管什麼時候,這新官上任之際,這威風得要立出去.不然的話,下級們會看不起自己,以後也會指揮不動.

而韋拉普蘭上任之後,大家伙兒也一直在偷偷的猜測,究竟他會拿誰開刀立威.可是一直卻也不見動靜.

如今看來.塔爾馬算是倒黴,撞到他的槍口之上了.

不過這也是在意料之中,在馬斯奇諾特將軍死後,在他所有的繼任者當中.原本就屬塔爾馬的呼聲最高,因為他手下的軍隊也最多.

結果大祭司空降一個韋拉普蘭將軍來了.不收拾他,又該收拾誰?

旁邊早有侍衛縱馬向著軍營沖了過去,傳達韋拉普蘭的命令.

過了不多一會兒,就見一個身披紅氅,盔帶紅白纓的將軍縱馬飛奔而來.

他剛一到近前,隨即滾鞍落馬,單膝跪地,規規矩矩地在韋拉普蘭將軍面前一禮,高聲叫道:"將軍,塔爾馬前來報到."

韋拉普蘭這才回過頭來,上上下下打量了對方幾眼.發現塔爾馬一臉的恭敬,態度極其的端下.

見此情形,韋拉普蘭反倒是不好發火,禦下輕重他得掌握好,不然會造成屬下心懷怨恨.

他冷冷的哼了一聲,然後沉聲道:"塔爾馬將軍,告訴我,你現在在哪里?"

塔爾馬不由怔了一下.

還不等他回答,韋拉普蘭此時伸出馬鞭,用力的一指遠處的梵蒂諾城,然後厲聲喝道:"你是在人類的聖城梵蒂諾城下,縱馬入聖城,火燒光明神殿.成就不世功業,就在眼前.可是你卻停了下來.

身為一名將軍,知不知道什麼叫兵貴神速?"

塔爾馬愣了一會兒,吃吃的道:"可是將軍,我軍長途跋涉,一路急行軍,人困馬乏,飯都還沒有吃……"

韋拉普蘭恨鐵不成鋼的看著他,道:"敵人不也沒有吃飯.他們只是空城一座,距離最近的人類軍隊還被我們包圍在德隆,我都不知道你在擔心什麼?"

塔爾馬猶豫了一下,然後爭辯道:"將軍,據騎兵探馬回來稟報,前方似乎看到了洛林的鷹旗.

極有可能他已經率領軍團到達,所以……所以……"

眾人乍然聽到那個禁忌的名字,不約而同的齊齊低呼了一聲,隨後面面相覷.

人族的飛鷹戰神.

可惡的小白臉.

他不僅搶走了靈閃第一美人,給雷閃的王子殿下戴了綠油油的綠帽子.而且據未經證實的消息,他還曾經和大祭司硬拼一記.設下埋伏,將大祭司擊傷.

在眾人的心目當中,大祭司是神魔一般的偉大存在,縱橫天下,所向無敵.但是,這樣一個偉大的神明卻在那個人的手底下吃了虧.

他在擊碎了大祭司無敵的神話,將他拉下了神壇的同時,也創造了屬于他自己的神話.將敬畏和恐懼深深的植根于閃族人的心中.

韋拉普蘭也是一怔,隨即氣的暴跳如雷,厲聲喝道:"放屁,放屁∼!

洛林遠在奈安,這麼短的時間,他如何能率領大軍前來?難道是飛來的不成嗎?

就算他是坐著戰爭堡壘飛來的,但是戰爭堡壘的能耗有多高,你們又不是不知道.如此長途跋涉,能梵蒂諾的又能有多少的人?"

眾人不由對望一眼,盡皆露出若有所思的神色.

是啊,戰爭堡壘的載重量有限,一次最多也就運幾十個人.洛林就算是使出了吃奶的力氣,在這麼短時間內,又能運多少人過來?

最多最多也就是一個團的模樣.

那一點兒兵力對大家來說,真還不夠塞牙縫的.

這些軍人們也是這個時代的精英份子,但是他們卻因為知識的缺失,而陷入了認識的誤區,並不知道,這個世界有一種叫什麼火車的強大運輸工具.因此上,也就根本無從判斷洛林所能運來的真實兵力.

而實際上,縱然是知道,洛林所運來的真實兵力,他們也並不會在乎,區區一個師,不過是一萬來人.對于擁兵近二十萬的他們來說,也根本不放在眼里.

此時,韋拉普蘭一指梵蒂諾,厲聲喝道:"塔爾馬將軍,現在馬上,給我進攻.如果再晚一些的話,恐怕我們的敵人就已經逃光了∼!"

ps: 求月票,求推薦,求收藏,求訂閱,謝謝.

wxs.o

新 ,首發手打文字版.新域名新起點!更新更快,所有小說電子書格式免費下載.

上篇:第五卷 我是大領主 第一千三百四十五章 你知道我在等你嗎?(六千字,求月票)    下篇:第五卷 我是大領主 第一千三百四十七章 誘敵深入(求月票)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