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

首頁 魔法異界 赤血龍騎第五卷 我是大領主 第一千三百五十一章 沉悶的戰斗(六千,求月票)   
  
第五卷 我是大領主 第一千三百五十一章 沉悶的戰斗(六千,求月票)

ww.x.om 閃族的士兵們一個個面如死灰一般,扔下了手中的武器,在鷹師官兵們的監視之下,雙手抱著頭,緩緩的走過來.

現在梵蒂諾四面被閃族十萬大軍包圍.

鷹師上下全都已經是坐困圍城之中,對抗超過自己五倍的敵人,可以說自身難保.

這個時候,再收留這麼多的俘虜,無疑是一個巨大的包袱,不管是關押他們,還說養活他們,都是個大麻煩.

甚至于他們本身就有相當的危險性.

因此上,梵蒂諾的上上下下全都沒有打算接收這些俘虜,只要洛爵爺一聲令下,他們就直接用機槍將包圍圈中的敵人全數掃倒.

死人是不會給他們添麻煩的.

縱然是最為嚴苛的戰時法律,也可以輕松的解釋過去——畢竟敵人沒有放下武器.

而且洛林爵爺還沒高尚到……或者說腦殘到用國際法去約束自己部隊的地步.

所謂的楓葉丹林國際公約,那不過是一張妝點門面的廢紙,殺光這些閃族人,保證全大陸沒一個人又意見.

洛爵爺最終卻還是下令,要那些閃族士兵們繳械投降,保他們的活命.

鷹師擁有遠遠超越時代的武器,此時的他們就像是一頭剛剛斷奶的乳虎,嘴角上開始沾血,學著狩獵.越是這個時候,越是不能放松.

一旦開了這個濫殺的口子,那麼最終他們就會變成一群嗜血的狂魔.然後會用血腥的殺戳清除掉擋在他們道路上的每一個人.

洛林和雷歐可以保證控制住這支超越時代的軍隊,但是洛林和雷歐之後的領導人哪?

洛爵爺需要的是一支紀律嚴明的軍隊,而不是一群染了狂犬病像二戰當中倭瓜小蘿蔔軍隊一樣的瘋狗.

而且無數的事實證明,靠著一群瘋狗,是打不贏任何的戰爭.而且更可怕是,做為瘋狗的主人,只要稍稍一放松,那些瘋狗就會在第一時間撲向自己.

越是強大.越是需要紀律和原則的約束.

在這種情況之下,他也必須要以身作則.

只要敵人願意投降,那麼他甯願著冒著那些閃族士兵們回頭發動暴亂的危險,也要在這個時候保證他們的生命安全.

更何況,對這些戰俘,洛林爵爺早已想好了用途.

不多會兒的工夫,那些閃族的士兵們已經全數解除了武裝,然後在一眾鷹師官兵們的監視之下.緩緩的向著光明神殿的方向走去.

此時看上去,他們的人數少的可憐.最多最多也不超過三萬人.其中不少人還是帶傷掛彩.

而當了戰俘,並不是結束,等待這些士兵們的將是教廷嚴厲的審判.一旦確定他們當中有人犯下不可饒恕的戰爭罪行,教廷所組建的軍事法庭將會毫不留情的把他們全數吊死.

只有余下的那些手上沒有沾過鮮血的人才能苟且活命.

洛林已經打算好了,還要將種種的案情向所有人公開,以警示余下的那些閃族人,使的他們在做惡之際,也得要考慮一下他們自己的性命,不至于太過肆無忌憚.

這場戰爭是無可避免的,但是通過這種方式,可以盡可能的減少戰爭給人們所帶來的傷害.

當城內所有的戰俘全都舉手投降.被收攏之後,一聲長長的號角聲響起,隨即整個戰場陷入了一片寂靜當中.

只有偶爾還可以聽到戰場上有重傷士兵們的呻吟聲,但是卻根本無人理采.

此時,不管是閃族還是人族的士兵們全都在抓緊時間吃飯.

當初韋拉普蘭強令前軍進攻,根本沒有給他們吃飯的時間,而中軍主力趕到之際.隨即也被韋拉普蘭給投入了戰斗.

一眾的閃族官兵們早就已經餓的前腔貼了後背.

而人族的士兵們為了應對戰斗,也是沒有顧上吃飯.

雙方全都是抓緊時間,吃飯休息,積極備戰.

他們全都知道,雖然經曆了上午慘烈的戰斗,但是這一場戰斗才剛剛開始.

到了下午三點時分,吃飽喝足的閃族軍再次發動了攻擊.

在韋拉普蘭將軍的親自指揮之下,閃族軍分成三面.向著鷹師的防線沖來.

號角聲催,殺聲震天.

洛林站在光明神殿的頂上,舉著望遠鏡看著對面敵人的進攻,卻忍不住輕輕的歎了一口氣.

經過了上午的戰斗之後,那些閃族的軍官們仍然沒有學的聰明一些.他們依然極其克板的指揮著士兵們排著整齊的隊伍,向著沖鋒.

不過這也無可厚非.畢竟送死的不是那些軍官們,他們才懶的改變什麼戰術,只要上官沒有命令,他們甯願用以前慣用的方法來指揮戰斗,而且還可以美名其曰:'嚴格服從命令’.

對于這場戰斗,洛林幾乎已經喪失了觀戰的**.

這是一場沒有絲毫玄念的戰斗.

雖然鷹師在數量上處于絕對的劣勢,但是他們手中的加特林機關槍卻使的他們擁有絕對的發言權.

在火力上,自己占據絕對的優勢.

當閃族的士兵們沖到了三百米距離的時候,各個防線上的機關槍紛紛開火.

在一連串'突突突突'的槍聲中,一條條紅色的火鏈從槍口處噴出,將對面的士兵們掃倒在地,如同割草一般.

洛林在望遠鏡中清楚的看到,在正對面的閃族軍團當中,有一面巨大的旗幟被機槍子彈無情的掃倒.

但是隨即就有旁邊的士兵英勇的站出來,重新將那戰旗豎起.然後挺起胸膛,高舉著旗幟,引導著士兵們繼續前進.隨即再次機他被掃倒.然後再有旁邊的士兵站起來,重新舉起旗幟前進……

這個過程不斷的重複重複.

那些士兵們無一例外,全都是異常的英勇,但是在機關槍這種大殺器的面前,他們所能留下了,也只有英勇.

那種行為是如此的愚蠢,令鷹師的官兵們全都感到極其的不可思議:他們為什麼和自己的性命過不去?這麼爭先恐後的來送死?

一直到整個方陣全數打光.閃族軍後方才傳來了撤退的號角.

雖然整個進攻過程只不過用了一個小時,但是這種慘烈而無謂的進攻,卻給鷹師官兵們留下了極其深刻的印像.

那些魔族的士兵們和他們一樣的英勇,但是卻因為軍官們的無能,而只能白白的死去.

雖然是和那些閃族人身處于不同的陣營,卻還是令人感到有些壓抑.

畢竟這樣屠殺對鷹師的士兵們來說,也有心理負擔.

在此之後,閃族又發動了兩次進攻.

經過挫敗之後.他們略略有些改進.

第一次雖然依然排著隊列,但是這邊機關槍一響,隨即就調頭撤退了.

而另一次,則開始學著在地上匍匐前進.略略有了一些近代化戰爭的跡像——戰爭是最好的老師.

因為凡是考不及格的.全都是死翹翹了.

不過,由于他們剛剛學習這一方法,顯的極其笨拙.

爬行的速度著是太慢了,而且頭頂上機關槍的子彈嗖嗖嗖的飛過,令士兵們產生了極大的恐懼.

由于沒有建立起一套完整的士官制度,閃族軍中全都是靠著軍官們來維系.這也使的基層的指揮體系極其的薄弱.

這也是舊時代軍隊中,為什麼一直使用方陣列隊的原因——組成方陣之後,軍官們可以一目了解,便于指揮.

這一套在舊時代可以很好的運轉.但是當進入到了自動武器時代,就不行了.這個時代,為了避開敵人的槍林彈雨,士兵們只能以班組為單位,以散兵線的方式作戰.

因此上,一個以士官為主的良好的基層指揮體系就顯的極其重要.

因此上,許多人無師自通的開始偷奸耍滑.趴在地上,雙手抱著腦袋,一動不動.

反正這個時候,沒有哪個軍官敢冒著彈雨跑過來踢自己的屁股,逼迫自己沖鋒.

沒有軍官敢在密集的彈雨中站起來.

沒了喊殺,沒有了沖鋒,沒有了號角,也沒有軍官們嘹亮的呼喊.戰場上顯的極為沉悶和單調,只余下了機關槍'突突突’的聲響.

偶爾還有狙擊手的冷槍響起,而每每這個時候,都會有閃族的軍官倒下.

而這使的閃族的進攻更加緩慢,那些軍官們全都嚇的遠遠躲開,更沒有人去督促那些士兵們進攻了.

戰場上的情況幾乎停滯了下來.閃族的士兵們爬在地上一點一點兒的向前靠近.但是看他們蠕動的速度,估計到了2012年,才能爬到壕溝旁邊.

而且這還是在機關槍沒有打中他們一個人的情況下,以至于洛林懷疑敵人是不是在故意消耗自己的子彈.

到了下午四點多的時候,僵持的情況突然被閃族後方的歡呼聲給打破了.

洛林急忙看去,只見天空處出現了近百個黑點兒,然後在瞳孔當中急速放大.

那是不死族的戰爭堡壘∼!

他們終于出現了.

見此情形,洛林當即一陣大喜:***,不枉老子等了這麼大半天,這幫狗崽子終于來了.

鷹師雖然擁有強大的火力優勢,但是爵爺卻讓他們守在城中,絕對不出城一步,擔心的就是不死族的這些戰爭堡壘.

鷹師雖然火力牛叉,但是面對來自空中的打擊,卻還是無能為力.

在爵爺來的那個時代,制空權代表著一切.

因此上,沒有取得絕對的制空權之前,他絕對不會冒險把自己的寶貴兵力派到野外,給敵人增加經驗值的.

而且這也是為什麼,爵爺甯願把他那幾艘重型戰艦爛掉,也絕不出航的原因.

此時,奈安的戰爭堡壘也早就在後方待命.

隨即一聲令下,命令自己後方的戰爭堡壘出兵迎戰.

雙方的戰爭堡壘在空中展開了一場激戰.

各式的戰爭堡壘在空中你追我趕,無數道的魔法與炮彈在空中競相綻放,異常的漂亮.

時不時的,就有戰爭堡壘拖著長長的黑煙,墜向地面.

奈安的戰爭堡壘機動靈活,防禦力高.火力強大,但是不死族的戰爭堡壘卻占著數量的優勢.

雙方乒乒乓乓的打了半天,最終不分勝負,只是由于能源耗盡,而紛紛撤離.

此時天色己暗,地面上的進攻也完全停滯,韋拉普蘭尼無奈之下,只能傳令收兵.

入夜之後.經過白天一整天的激烈戰斗,士兵們經過拼死搏殺,一個個全都累的像狗一樣.

此刻,不管是梵蒂諾城內的鷹師士兵.還是城外的閃族大軍,俱都是靜悄悄的,只有亮起的燈火表明,那里有人值守.

一片陰云緩緩的飛過,遮住了天上暗淡的月光,大地一片漆黑,白天那片被爆炸的火焰熏烤的戰場上,傳出夜梟刺耳難聽的不祥叫聲.

昏暗的夜空中,幾十道黑色的身影安靜的懸浮在半空中.面向著梵蒂諾的方向.

寬大的黑色長袍隨著夜風搖擺,如同張開雙翅的蝙蝠一樣的,帶給人一種恐懼的感覺.

偶爾撩起的長袍下,露出慘白色的骨架身體,這些人正是亡靈大祭司手下的巫妖.

幾十個巫妖齊聚一堂,無疑是在策劃一件大事.

更何況在他們身後的地面上,還影影綽綽的矗立著數百名黑暗法師.

僅僅這些黑暗施法者的力量就不可小覷.攻打一座人類的城市是絕對夠了.

韋拉普蘭尼率領著一隊騎士,陰沉著臉緩緩走了過來.

左右那種陰森的氣氛讓他十分難受,他感覺就自己就如同在一群死了幾十年腐爛干枯的尸體中穿行.

如果可以選擇,韋拉普蘭尼一分鍾都不願意在這里多呆.

但是經過今天一天的戰斗,他明白僅憑他手中的閃族大軍,想要拿下梵蒂諾是非常困難的.

他手中的兵力再加一倍還差不多.

但是大祭司的命令是盡快攻下梵蒂諾,盡快,也就是說越快越好.

所以當巫妖馬塞爾找上門.說要出手幫助他攻下梵蒂諾的時候,韋拉普蘭尼沒有猶豫就答應了.

實際上,他也沒有不答應的膽量,因為這是大祭司直接下達的命令.

韋拉普蘭尼心中對此頗有些腹誹,這表示大祭司對他的進展已經感到不滿了.尤其是在前鋒的五萬大軍全軍覆沒之後,他已經沒有其他選擇.

韋拉普蘭尼穿過黑暗法師的人群.提著馬摸黑來到人群前方,高聲叫道:"馬塞爾大師."

但是沒有人應答.

一分鍾之後,一對好像螢火蟲散發出的光點,在韋拉普蘭尼馬前晃了晃.

心情煩躁韋拉普蘭尼正想揮起馬鞭將它們趕開,剛抬起手臂,猛然想起來,那就是巫妖的眼睛.

一聲嘶啞的聲音在韋拉普蘭尼的身前幾尺之外響起,緩緩的道:"將軍閣下."

"馬塞爾大師,"韋拉普蘭尼在馬上恭敬的欠欠身,道:"我來了."

巫妖馬塞爾漂浮在韋拉普蘭尼馬前,只是隨意點了點頭,道:"我們已經准備的差不多了."

韋拉普蘭尼精神一振,不管怎麼說,能拿下梵蒂諾,總跑了不了他的功勞,恭敬的道:"感謝大師."

"不過,你最好將你的手下向後撤一段."巫妖馬塞爾自顧自的說道.

韋拉普蘭尼有些不解,疑惑的道:"向後撤?"

馬塞爾不耐煩的道:"我們釋放的東西喜歡吞噬活人的血肉,你不會希望它們奔你的營地去吧?"

韋拉普蘭尼悚然一驚,連忙點頭,黑暗法術的詭異歹毒,他也知道一些,心中卻暗暗氣惱,暗道:這幫骨頭棒子也太不靠譜了,既然晚上策劃好行動,為什麼白天不通知他撤退.

現在大部分士兵都睡下了,才想起來告訴他撤離,下面的士兵鐵定一肚子怨氣.

不過巫妖們就是這種傲慢和不可理喻的性格,還想起來通知他一聲就不錯了.

在閃族,巫妖們做什麼事情的時候,從來不屑于向閃族人打什麼招呼.

干了就干了,他們閃族人還敢有意見.

韋拉普蘭尼為難的道:"不過,撤退需要時間."

巫妖馬塞爾不滿的哼了一聲,不耐煩的道:"一個小時.最多一個再給你一個小時."

韋拉普蘭尼恨的暗暗咬牙,心中暗罵:我給你一個小時,你給我撤十萬人看看,媽的∼!

不過表明上還只能恭敬的道:"需要撤多遠?"

巫妖馬塞爾思索了片刻,道:"十幾里吧."

然後一擺手,道:"快速准備吧,你們只管明天來給人類收尸就行了,不過.也說不定你們連一具尸體都找不著."

說罷巫妖馬塞爾發出比夜梟更尖利的笑聲,笑的韋拉普蘭尼和閃族士兵們毛骨悚然.

巫妖帶著"桀桀"的尖笑聲飛回空中,韋拉普蘭尼一撥馬頭,看著身前模糊的身影.喝罵道:"還愣著干什麼,沒聽到嗎?去通知各部,一個小時內向西退十五……不,二十里,立刻∼!"

摸黑的情況下,一小時當然跑不出二十里,能走出五六里就算非常厲害的,不過他們也明白,韋拉普蘭尼的意思是讓大家離這里越來越好.

閃族的將士們慌亂的轉身.各自快速奔向營地.

幾分鍾後,閃族的大營內響起響亮的集合鼓號聲.

此時睡的正香的閃族士兵驟然驚醒,慌張的從地上跳起來,抄起武器就往外跑,驚慌的大聲叫道:"怎麼了怎麼了?"

"敵人在哪?"

"集合,快集合∼!"

"人類打過來了∼!"

營地內頓時騷動起來,士兵們以為是人類發動了夜襲.正慌張的尋找敵人.

閃族的軍官們對此早有准備,他們高舉著火把照亮自己,敲響軍鼓,大聲叫道:"沒有敵人打過來,不用緊張."

"緊急集合,列隊,列隊∼!"

一聽沒有人類夜襲,只是當官的戲耍他們這些小兵玩緊急集合.白天頂著人類的槍炮子彈打了一整天的士兵們當即就惱火了,氣憤的大聲嚷嚷道:"你們還讓不讓人活了?"

"***太欺負人了,白天拼命不說,晚上還得玩命,狗日明天你們當官的自己打仗去."

"誰他媽出的餿主意,老子們揍死他∼!"

猛然間一聲雄渾的聲音在士兵面前響起:"都給老子閉嘴∼!"

帶著威嚴的聲音讓吵吵鬧鬧的閃族士兵很快就安靜下來.因為他們借著火光看清,說話的人是韋拉普蘭尼國王陛下.

韋拉普蘭尼一甩馬鞭,喝道:"法師們正准備對梵蒂諾施法,不想跟著一塊陪葬的,就給老子立馬往西跑."

閃族的士兵們頓時慌亂起來,他們都知道黑暗法師施法意味著什麼.

就像日本的正牌武士在大街上隨便拿老百姓試刀不犯法一樣,巫妖和黑暗法師在閃族內抓人殺人,根本就沒人敢管.

閃族人懼怕他們,就像老鼠怕貓一樣,見到趕緊就要躲起來.

黑暗法師釋放的法術和那些恐怖的亡靈生物,都是要命的東西.

大營內的閃族士兵慌慌張張的列隊,扔下他們的包裹和輜重,如同屁股著火一樣,快步向西方跑去.

韋拉普蘭尼來回在大營中巡視,用了足足半個多小時,才將所有士兵都趕出營寨,命令他們向西移動二十里,然後等待命令.

巫妖馬塞爾早已等得不耐煩,對他來說,這種枯燥的等待十分無聊,尤其還是為了那些下賤的普通閃族人.

大祭司為他布置了重要的任務,巫妖馬塞爾一門心思的只想立刻成功的完成它,這對鞏固他在大祭司坐下的地位非常重要.

看著閃族的大營內的士兵撤的差不多了,巫妖馬塞爾也不管此時是否夠他答應韋拉普蘭尼的一個小時,一揮手,激動的道:"開始吧,用黑暗的力量摧毀這座可惡的城市∼!"

黑暗中,有巫妖嘶啞的嗓音大聲叫道:"一個沒有牧師的美妙世界."

"也沒有元素法師."

"也沒有生命法師,更沒有該死的德魯伊."

巫妖們發出興奮的尖笑,如同宣言一樣高聲叫道:"讓黑暗籠罩大地,唯永生者不滅∼!"

地上忽然出現比夜幕更黑的黑霧,黑色的霧氣貼著地面盤旋,如龍卷風一樣旋轉,吹去一陣帶著透骨寒意的陰風,飛快的向四周擴散.

後方的黑暗法師也在同時念起咒文,一陣陣澎湃的法力波動傳出.

很快,從凝聚的黑霧中傳出一陣陣咔咔的聲音,中間還夾著如野獸一樣低沉的吼聲.

一具骷髏搖晃著從黑霧中走了出來,緊跟著,無邊的白骨從黑霧中緩緩走出.

ps: 求月票,求推薦,求收藏,求訂閱,謝謝.

wxs.o

新 ,首發手打文字版.新域名新起點!更新更快,所有小說電子書格式免費下載.

上篇:第五卷 我是大領主 第一千三百五十章 實戰檢驗(六千,求月票)    下篇:第五卷 我是大領主 第一千三百五十二章 骷髏海(求月票)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