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

首頁 魔法異界 赤血龍騎第五卷 我是大領主 第一千三百五十五章 給爺跪了(求月票)   
  
第五卷 我是大領主 第一千三百五十五章 給爺跪了(求月票)

當火箭彈拖著耀眼的尾焰,以一種不祥的姿態飛過梵蒂諾城牆的時候,巫妖馬塞爾心中頓時一驚,猛然跳出一個念頭:火雨流星∼!

能施展出如此威力火焰法術的,也只能是站在法師等級高端**師.

火箭彈長長的火焰和他記憶中的火雨流星一模一樣,那可是元素法師最強大的殺招之一..

曾經不知道有多少巫妖在這一招中飲恨,被炸成了碎片.

火雨流星不光是一個特大的火球,在靠近目標的時候它還會發生劇烈的爆炸,每一朵炸開的火焰都帶著強大的殺傷力.

經由**師以上的元素法師釋放出來,威力足以殺掉三名巫妖.

"梵蒂諾城內怎麼可能有元素法師,他們不是敵對的嗎?"巫妖馬塞爾心中恨恨的暗道一聲.

全世界都知道法師和牧師之間頗有積怨,老死不相往來.

但是法師怎麼會來支援梵蒂諾?

看到敵人倒黴,不是應該興災樂禍,坐一邊上,高高興興的喝冰鎮啤酒,吃羊肉火鍋的嗎?

這種情形完全顛覆了巫妖馬塞爾的認知,使的他的心中充滿了不解.

他只能是眼睜睜的看著火箭彈飛升,俯沖,落地,然後轟然爆炸開來.

桔紅色的火焰如同煙花一般爆裂開來,顯的格外的璀璨.

那耀眼的火焰是如此的明亮,在它的照耀之下,附近所有生靈全都顯的有些纖細,在身後拉出了長長,有些奇怪的影子.

在下一個瞬間,那桔紅的火焰一下子擴大開來,將范圍幾十米內的所有生物全都吞沒,消失不見.

緊接著,一道肉眼可見的空氣波紋在地面上迅速擴大.

此時.箭彈爆炸之時的如雷鳴般'轟隆’巨響,這才傳入耳中.雖然離的尚遠,但是那聲響是如此的巨大,震的他耳朵里嗡嗡直響.

還不等反應過來,沖擊波所形成的勁風已經呼嘯而來,凜冽的狂風吹的他的衣衫獵獵作響,站立不穩,幾乎都是倒在地上.

等他再次定睛看去.不由倒吸了一口冷氣.

只見原地升起了一團黑色的蘑菇云.近百米的范圍之內一片的乾淨,連片草毛都沒有,只有那團蘑菇云猙獰的掛在天空.

這個威力比他所熟悉的火雨流星更強大.

"魔導師,見鬼.是魔導師∼!"巫妖馬塞爾心中的震驚還沒有過去,隨好就見一枚接一枚的火箭彈從城中射出.

耀眼的火球如連珠一般連綿不絕的升上空中.

"還……還不止一個∼!"

剛剛只是吃驚,此刻巫妖馬塞爾心中已經是恐懼.看著爆炸的規模,釋放法術的魔導師至少超過二十個.可是這個世界上全部魔導師加起來也不到二十個.

此時,火箭彈接二連三的落在地上,然後爆炸開來.

轟轟轟轟轟……

那爆炸是如此的劇烈,就連大地也不停的顫抖.雖然離的很遠,但是馬塞爾卻仍然感到腳下的大地如同海浪一樣不停的起伏.

劇烈的爆炸只是持續了短短的半分鍾不到,但是在馬塞爾心中卻好像是經曆了半年的時間.

當爆炸結束之時.整個大地一片的安靜.

在戰場上原本密密麻麻人影全都已經消失不見,只余下了一片沖天的火海.在那火海之上,數十多個巨大的黑色蘑菇云不停的翻轉滾動.

那情形,如同末日降臨一般.

馬塞爾望著面前的一片火海,一陣迷茫.

能有如此威力的,已經不是法術,而是禁咒了.只有傳說中的'末日浩劫’.才有如此橫掃戰場的威力.

剛剛只是吃驚,此刻巫妖馬塞爾心中已經是恐懼:禁咒,不是說人類的禁咒魔導士只有一個嗎?

但是還不等他反應過來,隨即就見到城中又有火球騰空而起.

巫妖馬塞爾看到這里,頓時全身冰涼.低低的呻吟了一聲:這他娘的不科學∼!

禁咒之所以被稱為禁咒,就是它的施展困難,極其消耗法力.一個禁咒魔導士施展一次,然後跟得了腎虛一樣.最少也得歇個十天半個月的.

但是……但是梵蒂諾城中,這些人怎麼跟吃了偉哥一樣,剛剛干了一遍,然後就來第二遍?

如果說,難道說,城中有兩名魔導士?

就在此時.第三批,第四批……

尖利的呼嘯聲不斷的響起.

每一次當馬塞爾以為結束了,以為這已經到了梵蒂諾最後的力量之際,隨即就會又有新的火箭彈出來,擊穿他的心理底線.

這種心理上的折磨,令他很是痛苦不堪.

當第七批火箭彈打完之後,馬塞爾已經被虐的

ong

欲齤仙欲死

ong

,完全絕望了.如果不是因為那位爵爺是他的敵人,如果不是心中僅存的那絲驕傲,他都想直接給洛爵爺跪了.

終于,終于當火箭炮的聲音不再響起的時候,馬塞爾又足足等了好幾分鍾,一直到停了這才緩緩的睜開眼睛.

望著天地間那無數個黑色的蘑菇云,喃喃地道:"終于結束了嗎?"

隨即全身一震,警惕的四下看了看,出于巫妖的生存本能,他反應過來的第一時間就想到了逃跑.

自開戰以來,已經有多名大祭司座前的巫妖死于戰斗,巫妖馬塞爾可不像成為這些倒黴鬼中的一個.

這時,一道刺眼的白色光芒從梵蒂諾北方的黑暗中驟然亮起.

一聲巫妖淒戾的尖叫聲傳遍了整個戰場.

巫妖馬塞爾心中一顫,剛剛那道聖術的力量,他離著十幾里遠都能清楚的感覺到,出手的一定是教廷的終極武力,苦修士和銀翼衛隊.

這瞬間堅定了巫妖馬塞爾想法.

北方顯然已經失敗了,其他方向的進攻受阻,梵蒂諾人很快就將從北門殺出來,來尋找亡靈生物背後的操控者.

再呆下去,很可能會被牧師圍攻.

"撤退∼!"馬塞爾如夜梟一樣的聲音嘶啞著高聲叫道.然後轉身飛上夜空.丟下在炮火中僅存的尸魔和拼合怪,任由它們在聖光當中掙紮.

跟前的巫妖和黑暗法師聽到巫妖馬塞爾的命令,當即一刻也不停留,立刻抽身撤退.

他們也不是傻瓜,光是看看剛才的禁咒,就知道對面的敵人究竟有多厲害.如果不是因為畏懼大祭司的懲罰,他們早就夾著尾巴,拼命逃竄了.

失去黑暗法師的控制.尸魔很快被絞殺成碎片.

而此時,在梵蒂諾城內.

"進攻∼!"

聖殿騎士團團長雅克,莫萊舉起手中的聖劍,高聲吶喊一聲.一馬當先沖出城門.

"為了光明∼!"聖殿騎士團的聖騎士們慷慨激昂的高呼著口號,跟著殺了出去,徑直沖向黑暗當中.

而在夜空中,銀翼騎士已經搭載著苦修士在天上徘徊,仔細搜索地面上黑暗的氣息.

在一場痛痛快快的火力准備之後,梵蒂諾人一改守勢,抓住機會主動沖了出來.

遍地燃燒的尸體照亮地面,前方明亮的聖術為聖殿騎士團指明了方向.

聖殿騎士們縱馬狂奔,鐵蹄踏過地上的殘缺不全的尸體碎片.在牧師的配合下,圍攻殘存的黑暗生物.

就算是生命力強大的拼合怪,此時也只剩下一口氣.

痛打落水狗正是大家最喜歡的,面對這些曾經是恐怖的亡靈生物,牧師們各個奮勇爭先.

在幾十個牧師的圍攻中,它們很快被燒成了灰燼.

但遺憾是

,地面上沒有發現黑暗法師的蹤影.

隨即梵蒂諾吹響了全面

ong

反齤攻

ong

的號角.

四門轟然大開.城中的聖職者高喊著"為了光明"的口號,英勇無畏的殺了出來.

在發現了銀翼衛隊的身影之後,巫妖和黑暗法師們加速倉皇向西撤退,躲避苦修士的追殺.巫妖將注意力放在身後緊追不舍的銀翼衛隊身上,他們誰也沒有發現,頭頂的夜空中隱藏著六個更可怕的殺手.

抱著賺外快思想的龍族人早就在空中等著他們.

六個人緊緊盯住在天空中倉皇逃竄的巫妖,為首的年輕人向他們打了一個眼神,鄭重的道:"記住布拉克老爺子說的.只打悶棍,絕不正面交手∼!"

其他幾個人嬉皮笑臉的答應一聲,道:"知道了知道了,弗洛里你真嗦."

被稱為弗洛里的年輕人沒好氣的撇撇嘴,然後一揮手,道:"上∼!"

拉起黑色的斗篷將自己一繞.縱身化為一顆炮彈,向巫妖的隊伍急沖而下.

弗洛里的目標是吊在隊尾的巫妖.

他的速度非常快,巫妖正慌了神的趕路,根本沒注意在他們頭頂還有人.

當他看到飛下來的黑影時已經晚了.

弗洛里手中一柄銀劍兜頭就砸了下來,直接將巫妖從空中敲了下來.

巫妖的身體重重摔在地上,這點傷害對巫妖來說還不算什麼.

正當它掙紮著起身,五個年輕人不知道從那跳出來,將巫妖團團圍住,掄起刀劍就是一陣猛砸,完全是街頭流氓斗毆的招數.

巫妖正要聚集法力,直接干掉這幾個可惡的小鬼,他的命匣忽然傳來一陣震動.

巫妖的精神跟著恍惚一下,這表示他命匣被打破,精神力正在外泄.

"這到底是什麼人?"不等巫妖開始思考答案,他眼中的綠光驟然熄滅.

弗洛里抬起手中的銀劍,滿意的笑了一聲,將插在劍上的巫妖命匣取了下來,捏在手里掂了掂,道:"一千塊到手了."

幾個人都露出興奮的表情,道:"這錢來的也太容易了."

"下一個我來,我來∼!"

說著一個年輕人直接飛上空中,追著落在最後面的巫妖尾部而去,抖手甩出一根長鞭.

這條鞭子明顯是一件魔法武器,在甩出去的瞬間,像靈蛇一樣敏捷的長鞭猛然變長了很多,一下子就纏住了巫妖的脖子,在巫妖還沒有反應過來的時候,將他拉向地面.

xxxxxx

洛林仔細觀察著整個戰場.見四面的威脅都已經接觸,此時終于松了一口氣,要說剛剛心中不緊張是假的.

他可親眼見過尸魔怪恐怖的破壞了,愛汀島的慘狀回想起來仍曆曆在目.

這里可是十幾個尸魔,數不清的拼合怪.

好在火箭彈的威力就像預想中的一樣.

洛林爵爺在心中暗暗提醒自己,就算是擁有超過這個時代的武器,面對大群法師,也不能放松警惕.

天知道.他們都會些什麼稀奇古怪的東西.

說不定什麼時候掏出來一個,就打自己一個措手不及.

"看來以後得重點研究如何打純法師的隊伍."洛林爵爺心中暗暗思忖.

馬佐維亞興奮的老臉通紅,在洛林身旁手舞足蹈的連聲嚷嚷著道:"爵爺,大勝啊.大勝∼!"

巫妖和黑暗法師逃跑了,戰場上的亡靈生物自然不攻自破,這一仗應該說是已經勝利了.

但是洛林爵爺心中總覺得好像缺了點什麼,還不夠圓滿.

"到底還有什麼是我沒有想到的?"洛林皺起眉頭緊張的思索,眼角忽然瞟上閃族大營的方向.

一敲手掌,興奮的高聲道:"對了,我怎麼把它給忘了∼!"

馬佐維亞愣了一下,不解的問道:"爵爺您忘了什麼?"

洛林一指黑暗中閃族大營,笑著道:"還記得幾個小時前閃族大營的騷動嗎?"

馬佐維亞點點頭.道:"因為害怕黑暗法師,敵人都撤走了."

"你說現在敵人的大營里還剩有什麼?"洛林拍拍馬佐維亞的肩膀,大笑著道:"老馬,撿便宜的時候到了∼!"

然後高聲命令道:"出城,咱們去端了魔族的大營."

帕特勞德大聲的答應一聲,道:"是,命令一團跟我來."

洛林轉身走下城頭.忽然停下腳步,笑眯眯的道:"哦,對了,別忘了給魔族帶點紀念品."

帕特勞德愣了一下,然後冷笑一聲,顯然是明白了洛林所說的紀念品是什麼東西,陰惻惻的道:"是,大人您不說我都忘了.我們還有那種玩意."

洛林率領鷹師一部縱馬馳出城門,徑直沖向閃族在城西的大營,為了顯示自己的勇敢,馬佐維亞不顧疲倦也跟了上來.

一路上.牧師正在淨化亡靈生物的尸體,他們吟誦著鏗鏘有聲的禱文,用聖光將一具具破碎.焦黑的尸體化為灰燼.

洛林穿過戰場,來到閃族大營前勒住戰馬,就像自己猜測的那樣,閃族的大營內靜悄悄的一片,毫無聲息,一點活人的氣息都沒有.

不過帕特勞德還是不放心,一揮手,高聲道:"第一營,仔細檢查,肅清這里."

一隊士兵從馬上跳下來,拉起背後的霰彈槍就沖了進去.

十幾分鍾後,終于確定閃族的大營確實是空了.

洛林和馬佐維亞才縱馬走了進去.

地上還散亂的扔著鍋碗瓢盆,有些帳篷倒在地上,可見敵人撤退的非常匆忙.

在大營中心,輜重車輛整齊的擺在一起.各種物資就堆積在露天.

洛林甚至看到堆起來五六米高的面粉,上面就搭著一張雨布,可見閃族人對它們並不重視.

平常糧食都是有專門的軍需帳篷存放的.

這些物資肯定不會是從閃族大陸運過來的,應該都是從占領區征集的.

風險投資公司在占領區的情報站依然活躍,前方的消息洛林知道的一清二楚.

目前看來,因為有德羅西這個人奸的配合,亡靈大祭司以戰養戰的辦法還是成功的.

帕特勞德轉了一圈之後,到洛林跟前請示,道:"大人,這些物資要怎麼處理?"

"這還用說,統統燒掉."洛林哼了一聲,道:"別忘了咱們給魔族朋友准備的禮物."

帕特勞德哈哈一笑,道:"我把壓箱底的貨全都拖來了."

鷹師的士兵立刻開始有計劃有效率的防火,閃族的大營內很快躥起火頭,火勢擴展的飛快,沒多久整座大營都變成了一片火海.

洛林和馬佐維亞掉頭返回梵蒂諾,剩下的鷹師士兵從他們帶來的馬車上卸下一個個沉甸甸木箱.

士兵們拎起工兵鏟在地上刨坑,小心的將什麼東西埋了進去,然後後退幾步,再挖一個小坑.

馬佐維亞看的奇怪,道:"爵爺,這是在埋什麼東西?"

洛林向身後瞥了一眼,之間鷹師這幫家伙們也是越來越猥瑣了.淨挑些閃族人的必經之路.

這幫家伙甚至故意留了幾垛糧食不燒,而將糧食剁周圍挖的密密麻麻,就等著閃族人主動送上門.

可想而知,大營被燒毀之後,剩下的這點糧食就成了閃族人的寶貝,他們不會放著不管,這些糧食會變成致命的魚餌.

"都是蹲坑猥瑣流的."洛林爵爺心中暗笑一聲.

在洛林自己和雷歐董事長毀人不倦的教導中,鷹師的作戰風格承襲了兩人的作風,一邊拼命的強調火力,鷹師參謀們常說的一句話,如果你拿不下來,那是因為你火力不夠.

更大口徑的火炮,更大殺傷力的武器一直是鷹師的追求.

但是在戰術部署上,卻總是玩蹲坑陰人那一套,最喜歡將敵人引誘進火力網中消滅.

洛林笑著搖搖頭,道:"地雷,跟炮彈一樣,不過踩上就會爆炸,有高爆,有鋼珠雷,還有一種跳雷.

被人踩上之後會飛上一人高的空中,向周圍五米范圍內打出兩百片指甲蓋那麼大的刀片.就是打不死也終身殘廢."

馬佐維亞轉頭看了一眼布雷的士兵,立刻策馬向前快跑了兩步.

洛林忽然一拍腦門,道:"帕特勞德將軍,記得將布雷區域畫下來記錄,打完仗了咱們還得清理."

然後望著西方的夜空,微笑著道:"東西給你們准備好了,希望你們喜歡."

(未完待續)

新 ,首發手打文字版.新域名新起點!更新更快,所有小說電子書格式免費下載.

上篇:第五卷 我是大領主 第一千三百五十四章 文明人的武器(求月票)    下篇:第五卷 我是大領主 第一千三百五十六章 地雷(求月票)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